【穿书】《九零之恶妇当家》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老胡十八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001
  林凤音是被一阵哭声吵醒的。
  
  高亢的童声在空气里绕个弯,急转直下,令人心尖儿发颤——“弟弟疼”。
  
  “鸭蛋给x往死里揍,十岁就知道偷x蛋,以后还不得偷人?”
  
  林凤音气极了虽然也会乱骂,可骂十岁的小丫头偷人……嘴可真够欠的,诶等等,鸭蛋?!
  
  这不是她儿子小名吗?整个羊头村鼎鼎有名的向鸭蛋,出名有二:帅气,打老婆。
  
  打老婆还是她亲自下场撺掇的,“功不可没”。所以现在终于轮到她还债的时候了吗?林凤音如释重负,她短短的三十五年生命,在天杀的“恶妇”系统绑架下,终于成功的英年早逝了。
  
  回想自己这一生,总是活在别人的口水和偏见里。十六岁正在上初三的她,因为怕她抢了弟弟的读书机会,被父母以一百块钱“卖”给向家。
  
  十七岁生下儿子鸭蛋,本以为人生从此按部就班。谁知婆婆嫌她鲜嫩娇俏,担心不跟儿子安生过x子,不是言语侮辱就是上手教训,孕期让她大冬天挑水,踩滑后孩子保住了,手肘却脱臼了,月子里天天饿得她脚下无力x.水不足。
  
  丈夫向东阳虽然高中毕业,却没啥主见,没本事替她主持公道。正好市粮食局有g部要招保姆,眼看着家里穷到没米下锅,林凤音狠狠心,含泪留下刚满月的儿子进城——反正都是带小孩,带城里小孩不止吃饱穿暖还有工资。
  
  也就是在进城的第二天,她脑海中“叮”一声,突然多了个“恶妇”系统。她不知道系统是g嘛的,为啥找上她,只知道不遵照系统指示就会受惩罚。譬如城里小孩哭闹,系统要求打xx,一开始她不敢也不忍心打,于是莫名其妙的走路摔楼梯,上街丢钱包。
  
  主家两口子吵架,系统要求从中作梗破坏夫妻关系,她要敢不从,女主人莫名其妙的就会诬陷她偷了金戒指,莫名其妙头痛欲裂。
  
  和主家说,他们都以为她偷懒,故意找借口。
  
  报警,警察说她搞封建迷信。
  
  找神婆看过,“魔”没祛成反倒被骗光三个月工资。
  
  没人相信她脑海中有“系统”,她被绑架了。
  
  当然,任务完成度高的话,也会得到一点点奖励,譬如肤白貌美,身段婀娜,青春常驻。村里人说,瞧吧,抛夫弃子进城过好x子,把自个儿养得油光水滑。却没人关心她的无奈和苦楚,作为母亲,谁愿意跟自己孩子分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八年后,主家两口子离婚,男主人突然头脑一热要跟她结婚。村里人都说她是八年保姆熬成女主人终于上位了,可却没人知道她跟王大军之间清清白白,连独处一室的机会都没有,怎么……知道是“恶妇”系统作妖,吓得连夜跑回农村。
  
  可惜这么多年,她在城里g的“好事”早传回村里,丈夫向东阳也在第二年进城找她的途中摔死了,向家老两口吃了她的心都有,回去x子只会更难过。
  
  有娘家不能回,明明才二十五岁,她却已无路可退。
  
  这时候系统告诉她,只要完成“恶妇”这一终极任务,就能自动解除绑定重获自由,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于是,林凤音走上对内虐待老人教坏儿子家暴儿媳,对外恃靓行凶兴风作浪的坏女人路线,成了十里八村有名的恶妇。
  
  这天杀的系统!
  
  林凤音气得双拳紧握,虽然美貌让她获得不少便利,物质生活不是那么艰难,可十里八村的口水都快把她淹死了。养废的儿子,从小命苦的儿媳妇,死前面皮发紫的窒息感……她是恶妇她罪有应得,没人会关心她的苦衷。
  
  “亲爱的主人,请注意时间,您的任务完成度为10%,请问是否清楚任务失败的处罚?”
  这熟悉的,直到她死前还在绑架她的贼系统,居然还在!
  
  林凤音气得双眼发红,咬牙切齿,“老,娘,跟,你,拼,了!”反正都已经死了,不信它还能怎么着。
  
  谁知却听“砰”一声,带风的脚步声冲过来,“你要跟谁拼命呢,啊?”
  
  林凤音心道:怎么死了还听见婆婆的声音?接着身上一凉——活生生的,精气神十足的张春花就站在她面前。
  
  她艰难地咽了口口水,老太婆三年前已经死了。因为去小姑子家吃杀猪饭,回来天黑路滑,滚下山崖摔死的。
  
  张春花没想到她居然一反常态的没出声,倒有点儿不习惯,冷哼一声:“回来不是让你当姑xx的,赶紧吃了进城。”
  
  “进城?”双脚落地,阳光下还有影子。
  这是张春花,不是鬼。
  
  “过完两天假,赶紧回去上班,鸭蛋的学费还没交呢。”斜着眼看她,就差直接伸手要了。
  
  林凤音反应过来,她在城里当保姆每个月能休两天,寒暑假开学前,她都会攒着回来一周。鸭蛋的学费和衣食住行由她供着,老两口头疼脑热也是她给钱。
  
  但自从“恶妇”任务开启,她就被迫走上坏女人路线,所有向家人休想见到她的一分钱。是有这么一回,城里主家刚离婚,她回家给孩子送学费,违背了系统规则,莫名其妙头疼得昏死过去,在床上躺了一天。
  
  等等,莫非她回到了十年前?
  
  林凤音激动不已,“老……鸭蛋鸭蛋快来,把x历拿来!”
  
  她也想自个儿动手,可奈何一动就天旋地转眼冒金星。
  
  半晌,鸭蛋小崽子才慢悠悠进屋,嘟着嘴,“妈要啥x历,我家没有。”要不是浓眉大眼红嘴唇颇为养眼,林凤音都想揍人了。
  
  “那今天是1990年8月25号吗?”
  
  鸭蛋翻个白眼,“不知道,反正是星期六。”
  林凤音一顿,“那你开学上几年级?”
  
  鸭蛋掰着黑黑的手指头,数了数,“一……一年级?不对,二年级?”
  
  林凤音暗叹一声,她这辈子最大的失误不是被系统绑架,而是生了个傻儿子。真正又傻又笨稳坐倒数第一的儿子,只上到小学毕业就回家种地娶媳妇儿了……在城里,十六岁的男孩正上中学,向鸭蛋却结婚了。
  跟向家给他买的童养媳。
  
  别说啥婚姻法未成年保护法,羊头村是连警察都进不来的悬崖峭壁,娃娃普遍十六七岁办酒席,结婚证到年龄再领,或者一辈子不领,浑浑噩噩就这么过去了。
  
  她也是去了城里才知道,闭塞落后的羊头村有多愚昧。
  
  “是的,是1990年,后天开学弟弟上二年级。”不知何时,门口站着个瘦瘦的小女孩。
  裤腿只到膝盖下,衣服黑黑的看不出黏了啥,头发跟鸭蛋一样长……要不是五官秀气,还以为是个男孩。
  
  这就是未来“恶妇”系统的最终目标——向红花。想到种种,林凤音不敢与她对视。这孩子真是个苦命人,本名叫啥谁也说不清,只记得好像是张春花在半路捡来的,到家才六岁,对外说是花六百块买的,慢慢培养着给鸭蛋做媳妇儿。
  
  可以说,他们培养得很“成功”。长大后的向红花吃苦耐劳,勤俭持家,逆来顺受,鸭蛋说东她绝不敢往西……就这样好好一媳妇儿,天杀的系统还不肯放过。
  
  十岁的红花小心翼翼看着她,不知自己哪句话说错了,惹得她咬牙切齿,“妈……妈妈早饭吃啥?”
  
  张春花在旁心头火起,恨声道:“有啥吃啥,给她热面糊。”
  
  红花得了“圣旨”,一溜烟跑了。
  
  鸭蛋在她床前踢着脚尖走路,“妈怎么没给我买旅游鞋?我班王大强都有了呢,他妈也是在城里给人当保姆,吃得好,穿得好,还……”看着林凤音脸色,他机智的闭上嘴巴。
  
  说起来,这也是个可怜孩子,从小爹不疼娘不爱,真正的留守儿童。作为老向家唯一一根独苗,老两口把他当眼珠子疼,惯出一身坏毛病。等她从城里回来,想矫正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被系统x着将错就错。
  
  幸好,她真的重生了。勤勤恳恳唯唯诺诺是恶妇,那就当一次名副其实的恶妇吧!
  
  “亲爱的主人,请您再次确认,是否清楚任务失败将接受的惩罚?”
  林凤音咬牙切齿:“滚你丫的!”
  
  祖孙俩被吓得倒退两步,“妈不买就不买,骂我g啥?”
  
  “就是,别人进城当保姆,一个月往家捎二三十,你倒好,半年才能见钱,孩子喜欢买给他又怎么着?东阳要还活着,鸭蛋怎么会受这种苦?我可怜的东阳啊,你要是不去找媳妇……”
  
  林凤音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又变着法儿要钱了。
  
  但城里那两口子刚离婚,承诺娶她的男人也快死了,她压根不想再进城,现手里有多少钱还不清楚,不能大手大脚。
  “先吃饭再说。”
  
  家里只有她没吃早饭,红花给热了半小碗x白相间的玉米面糊,又掏几根黑漆漆的咸菜,摆小方凳上,递过一长一短两根黑漆漆的筷子。
  
  林凤音低头一看,长筷子尖头还沾着片不知是哪一顿挂的韭菜叶儿……嘴角抽搐。

002
  重生后第一顿饭,林凤音的筷子洗了两次。
  红花吓得手足无措,“对不起妈妈,我没看清楚,筷子昨晚才洗的……”
  
  整个羊头村还没通电,向家的晚饭又是九点才吃,黑灯瞎火没洗g净也正常。况且鸭蛋和老两口都邋遢惯了,吃过的碗筷乱扔,和没吃过的混一处,小姑娘忙着热早饭,没注意也情有可原。
  
  “请注意,不要错过一次惩罚目标人物的机会,你的任务完成度只有8%,低于3%将接受‘中度疼痛’惩罚一次。”
  
  林凤音手一抖,被系统支配的恐惧涌上心头。
  
  “砰”一声,鸭蛋在红花腿弯踢了一脚,邀功的嘴脸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小姑娘“噗通”跪地,“对不起妈妈,是我不好,求妈妈不要打我。”
  
  她的五官非常秀气,小小的嘴巴,恰到好处的鼻子,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里头写满了害怕。
  
  林凤音长叹一声,系统爱咋咋地吧!
  她拉起红花,弯腰帮她拍g净膝盖上的泥土,后腿弯的鞋印却分外刺眼。
  
  “鸭蛋,过来。”
  
  向鸭蛋见她板着脸,预感大事不妙,立马恶人先告状,“说话不算话,答应好的旅游鞋……哇啊!呜呜……”小脸被恶狠狠的拧了两把,眼泪大颗大颗的落。
  
  终究是自个儿亲生的,林凤音怎么可能不心疼?可一想到未来他会成为打老婆小能手,再不教就来不及了。
  又在他xx上重重地打了两下,“为什么踢姐姐?”
  
  鸭蛋号得更响亮,也更委屈了,“她不是我姐,她是买……买来的!”
  
  什么童养不童养媳,林凤音知道:g翻系统第一步就是阻止他们结婚!没有婆媳关系,也就没有终极任务。
  
  这可把张春花心疼坏了,冷脸瞪着林凤音,“吃完快滚,回来是让拿钱,不是让你打我孙子!鸭蛋不哭了啊,这死丫头,x帮你打回来。”
  
  红花害怕的抖了抖身子,也不敢躲,缩着脖子……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她悄悄睁眼,原来是“妈妈”拽住了xx的手。
  
  “警告,警告,目标人物对你好感度飙升,任务完成度3%,惩罚开始。”
  
  于是,所有人都愣了。只见林凤音忽然双手抱头,眉头紧皱,顷刻间额头唇周全是冷汗,嘴里还“嘶嘶”呻.吟着。
  
  张春花难以置信看了看自己的手,刚才没碰到她啊。
  
  鸭蛋也被吓住,收了哭声,“你……你怎么了?”
  
  林凤音心里把系统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惩罚以“疼痛”为主,分为轻、中、重、极四度,疼痛位置不定,有时是头,有时是x腹,有时是四肢。轻度疼痛持续三分钟,跟蚊虫叮咬小猫抓挠一样。中度疼痛持续五分钟,跟手指被门夹坏一样,伴随冷汗。重度疼痛持续十分钟,程度与刀切手指无异,伴随冷汗呕吐甚至昏厥。极度疼痛据说比生孩子还痛,身体被活生生从中劈开,五脏六腑仿佛被人撕扯,甚至会发生休克,直接痛死过去。
  
  还是红花懂事,用瘦小的身躯把她搀回床上,脱鞋,抬腿,盖被一气呵成。
  
  等她清醒过来,蠢儿子还嘟着嘴,在旁站着。
  
  至少他没像长大后那样躲着她,还有救。林凤音叹口气,“鸭蛋过来。”
  
  小崽子一步一挪,“不……不痛了吗?”
  
  “不痛了。”她喝了一口红花递过来的水,温声对小姑娘说:“谢谢你。”
  
  小丫头眼睛一亮,迅速的,偷偷的看了她一眼,赶紧退到一边。
  
  林凤音自个儿靠坐在床头,想让他们坐床边,看见黑乎乎的裤子,还是打消念头。“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第一,鸭蛋打姐姐不对,必须道歉。”她的语气不容置疑,比班主任还严厉。
  
  鸭蛋虽然横,可今年才八岁,父母在他心目中还是绝对的权威。况且孩子亲近母亲是天性,他想了想,嘟着嘴,不情不愿照做。
  
  当然,打个巴掌要给个甜枣。“第二,旅游鞋明天去买,你和姐姐一人一双。”
  
  鸭蛋终于露出一口小x牙,红花难以置信看向她,“我,妈妈我不用,还有穿的,给弟弟买就行了。”
  
  林凤音看看她露脚趾的布鞋,虽然是夏天,可也太寒碜了,“听话。”
  
  歇口气,话锋一转,“第三,妈妈城里的工作已经辞了,以后咱们要勒紧裤腰带。”
  
  俩孩子也不知道什么辞职不辞职,第一反应是:“那妈妈以后会常常在家吗?”
  “会去开家长会吗?”
  
  林凤音心头一软,上辈子的她一味责怪公婆惯坏儿子,可她这当妈的又尽到几分责任?除了给钱,真正的生而不养,不配为人母。
  “会。”
  
  有了她的保证,两个孩子明显开心不少,红花一面扫地一面哼唱“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完了又把所有碗筷收到盆里,舀四五瓢清水,准备再洗一遍。
  毕竟,“妈妈”可是在城里过惯好x子的呢。
  
  鸭蛋也被林凤音使唤去帮忙,但凡表现出一丝不愿,就使出“旅游鞋威胁”大法,得让他体验g家务的辛苦,才会知道珍惜别人的劳动成果。
  
  两娃实在是太太太脏了,林凤音找出他们所有的衣服裤子鞋子,上小河边清洗。好在她回来时买了好几袋洗衣粉,管够,鞋子让他们自个儿刷,她只用搓衣服就行。
  
  红花几次争夺洗衣“大权”失败后,半是气馁,半是高兴,真希望这位“妈妈”能天天在家。
  
  羊头村顾名思义,因地势陡峭,位于整个大河乡最高处,像山羊高昂着的头颅而得名。村子四周都是悬崖峭壁,村口是一条小河,因地势高,水流往下冲刷形成了一片小型“瀑布”,大家都喜欢去那里洗衣服。
  
  没多久,来了几个村里女人,见到林凤音也不不屑跟她打招呼,只探照灯似的打量一圈,凑一处嘀嘀咕咕,反正不会是好话。
  
  林凤音对着清澈的水面发呆,倒影里的女人鲜嫩娇俏,眼睛又大又水灵,跟会说话似的,弯弯的眉毛浓淡皆宜,挺翘的鼻子,红艳艳的嘴唇……再配上一身雪白皮儿,大山女人谁不羡慕?
  
  羡慕,嫉妒,又恨。
  
  就连城里女人也羡慕。可就跟高个儿不在乎身高,卖西瓜的不稀罕吃瓜一样,再多的美貌于她已无用,只想好好过x子。
  
  原有的晒衣杆是根脏兮兮发霉的竹子,她指挥着两个孩子重新搭了一根,用x抹布里里外外擦两遍,才把衣服晾上。
  
  当然,向家不止孩子和碗筷脏,粮食乱放,老鼠乱窜,桌椅板凳黑得看不出原样,x鸭散养,不小心还会踩到“炸.弹”。林凤音实在看不下去,指挥着他们从里到外收拾一遍,累得她老腰都快断了。
  
  说实话,在城里当保姆虽然也没闲着,可主家房子不大,左右百来平,又是天天重复,活少,每次花半小时就完了。
  哪有这么累?
  
  完事烧两大锅洗澡水,搓出厚厚一层汗泥,娘仨才算收拾g净。直到此时,她忽然反应过来,“鸭蛋你x呢?”
  
  “下地。”臭小子不知从哪儿搜刮来一把蚕豆,怕再被妈妈支使着g活,溜了。
  
  林凤音揉揉腰,见红花还要抢活g,也让她出门玩耍去了。
  
  待确定院里没人,她赶紧把院门一关,从里闩上,回屋脱.裤.子。
  
  因为在城里丢过几次钱包,她学精了,专门在内.裤前部挨着小肚子的地方缝了个小兜。果然,兜里满满登登塞着一沓钱,她兴奋得满脸通红。
  
  最外头是三张蓝紫色的百元大钞,里头裹着一张五十,三张十块,五张绿色的两块,还有红色的“壹圆”若g,拢共412块五毛。
  
  因g活勤快,又面容姣好上得台面,主家每月开她四十块工资,逢年过节还有压岁钱。她平时也不爱逛街买东西,卫生纸啥的女主人买来跟着用,开源节流,每年能攒下千把块。
  
  1990年的千把块可不是小数目,存个八.九年也是妥妥的万元户……可惜都被张春花掏空了。以前觉着自己愧对孩子,只要婆婆把钱花鸭蛋身上,她就当弥补了。可现在细想,鸭蛋小学毕业就没读书,媳妇儿是童养的,压根花不了几个钱,也没见置办啥大件,她这么多钱花哪儿去了?
  
  上辈子,这是个未解之谜。
  
  林凤音扯扯嘴角,这辈子还想从她身上吸血?休想!
  
  于是,可以预见的,当听说她辞职了,还不愿交出最后半年工资的时候,张春花炸了。哭爹喊娘,捶x顿足,千声万声让她滚。
  
  林凤音可不是当年受不得气的新媳妇了,反正她骂随她骂,自个儿心安理得该吃吃,该睡睡,现在还不是彻底决裂的时候。
  
  老太婆虽然不是个好婆婆,但还算好xx,牙缝里有块x都会抠出来给鸭蛋。有她帮忙带孩子,比请保姆还放心,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挣钱。

003
  怀揣着412块巨款,趁老两口下地,林凤音带俩孩子进城了。
  
  羊头村穷是有原因的。从陡峭的山口到大路要走一个小时,来到大路才能看见人烟,偶尔有辆拖拉机呼啸而过。多年不走这么远的山路,她实在受不了,狠狠心花一块五搭拖拉机。
  
  一个小时后,孩子们满眼新奇的打量街道,这儿看看那儿瞅瞅,独留老母亲面如死灰。
  幸亏没吃早饭,吐不出东西来。
  
  红花很细心,走了两步见“妈妈”没跟上来,连忙拽了拽弟弟。
  
  “妈慢死了,别忘了我的旅游鞋。”
  
  林凤音翻个白眼,又想揍蠢儿子了。但也知道答应的事必须以身作则,只能忍着移位的五脏六腑,带他们上百货商店,每人买了一x新衣服,一双新鞋。想想没几个月天要冷,又给买了两双袜子。
  
  羊头村穷是穷,但好在村里有小学,孩子们不用跋山涉水上学,饭盒雨伞啥的不用买,只给鸭蛋买个蓝黑色的双肩书包,红花的是淡紫色。县城也没啥高档货,全x配置下来,才花了三十块不到。
  却把他们乐得,走路都一颠一颠的。
  
  “妈妈,我会好好学习哒!”小红花红着脸保证。
  
  就连鸭蛋也若有所思,“你别走我也好好读,但考成啥样可不负责,我x都说了我不是读书的料,早点儿毕业结婚才是正事。”虽然,他不懂啥叫结婚。
  
  一瞬间,林凤音的笑凝固在嘴角,真希望来个人贩子。
  “警告你,向鸭蛋,就是跪着也得读到高中毕业,不到二十五岁不许提结婚。”
  
  鸭蛋撇撇嘴,偷看红花一眼,似乎是想到跟她结婚的场景,立马害怕的点头:“好!”
  
  在他心目中,红花可一点儿也不好看。
  跟她结婚,简直就是灾难。
  
  这倒提醒林凤音了,红花自从来了向家没买过新衣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保持同一个发型,能好看到哪儿去。“走,带你买发卡。”
  
  红花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是村里小女孩戴的那种吗?很漂亮的耶!她偷偷看过无数次,也曾幻想过别在自己头顶的模样。
  
  所以,她贪心的没有拒绝。嗯,就让她小小的,暂时的试一次,就一次。
  
  小丫头审美不错,不喜欢那些花花xx,挑了一对粉红色的小蘑菇。林凤音帮她厚重的刘海夹上去,露出饱满白皙的额头,“真漂亮!”
  
  小姑娘红着脸,看着脚尖不敢抬头。
  
  林凤音揉揉她头顶,软乎乎的,手感不错,g脆搂住她,“咱们红花是全村最漂亮的女孩子,以后可是要去大城市上大学的哦!”
  红花的头愈发低了。
  
  她虽然不记得六岁以前的事,但村里人都说她是向家童养媳,以后是要嫁给鸭蛋生儿子的。xx还告诉她,鸭蛋揍她,是男人揍婆娘,天经地义。
  
  还好林凤音不知道这茬,不然非得一口老血x出来不可。
  
  娘仨走进“利民饭店”,点了三碗酸甜可口的凉米线,拌上红油辣椒,焯过水的韭菜豆腐皮,还有不少醇厚入味的x丝……香得舌头都快吞下去了。
  
  红星县在十年后是有名的辣椒产地,全县人民上至八十岁老翁下至三岁小儿无辣不欢。就连鸭蛋和红花也吃得“呲溜”响,还嫌辣椒油不够,又加了半勺。
  
  孩子们长这么大别说进饭店,连县城都是第一次来,这一碗鲜香爽口的凉米线,够他们怀念很久了。
  
  中途,老板娘看林凤音漂亮,店里不论男女的目光都投她身上,还特意送他们三小碗x汤,喝进肚暖融融的,正好中和米线的凉。
  
  至于x啥的,林凤音也想给孩子补身体,可一想到买回去不知又要被老两口送谁做人情她就来气,不买了。
  
  “妈妈,你也买件新衣服叭。”
  
  她所有的衣服和洗漱用品还在主家,林凤音摇摇头,“我不用,过几天去城里拿回来就成。”
  
  两个小人精对视一眼,妈妈连衣服都要拿回来,那就是真的要回家咯?永永远远不去城里咯?姐弟俩前所未有的第一次达成共识,当即一边一个拽住林凤音的手晃:“妈妈妈妈,今天就去收东西叭!”
  
  林凤音:“……”
  
  好吧,择x不如撞x。
  
  她打工的那户人家在市东区,男人名叫王大军,是粮食局中层领导,今儿张家打麻将明儿李家吃酒席,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前女主人名叫张雪,是市医院的内科医生,工作特忙,又正在准备考在职研究生,每天早出晚归,即使回家也是躲进书房。可怜他们家八岁的妞妞,从小由保姆带大。
  
  林凤音回王家,收东西事小,跟妞妞正式道别事大。
  
  踏进粮食局家属院那年,她刚出月子,妞妞也刚三个月断x,一颗无处安放的慈母心全投注到她身上,情同母女。
  
  后来的事实证明,妞妞也确实把她当长辈孝敬,每年寄年节生x礼物,后来考上大学还专门写信告诉她,在她痛风下不了床的时候,也是妞妞不远万里来探望。
  
  王家这几天正不得安宁,因为财产分配的问题。王大军工资高,油水多,比张雪不是多的一星半点,张家人觉着自家闺女为他生过孩子,怎么也得补偿青春损失费和以后的养老钱,房子他们不要,现金三万块就成。
  
  王大军虽然有钱,可也一次性拿不出这么多,所以张家人三天两头上门堵人。上辈子林凤音被系统x着“表忠心”,争着替他冲锋陷阵,没少被人骂,甚至还被张雪母亲扇了两个耳光。
  
  真他妈该!
  
  林凤音叹口气,先在家属区溜达两圈,确保张家人没来,才迅速上楼。
  
  “凤音阿姨?!”开门的是个浓眉大眼的小姑娘,穿着灯芯绒背带裤,上身是一件花格子衬衫。
  
  小姑娘一脸惊喜,“阿姨回来真好,我外婆和舅妈刚走。”她悄悄吐吐舌头,“咦,这两位小朋友是……”
  
  林凤音眼眶x润,妞妞是个好孩子,以为她跟以前一样从老家回来上班,还不知道她是回来辞职的。
  
  “这是我家鸭蛋,红花。”
  
  红花的心被冲击得半天回不过神,原来“妈妈”照顾的小主人是这么漂亮这么洋气啊!她的眼睛和头发一样又黑又亮,她的脸蛋比苹果还好看!
  
  鸭蛋的关注点却不在这儿,东张西望,再配上那高原红的双颊,像只误进油缸的耗子。林凤音恨铁不成钢,才刚教育了一路,谁知进门又上不得台面。
  
  好在妞妞替她解了围,“红花姐姐,鸭蛋弟弟,欢迎你们来我家做客,快进来吧。”拿出瓜子和水果糖,又帮他们泡了两杯浓浓的豆x粉。
  
  虽然家里有保姆,但她天天看,时不时跟着学,基本的待人接物都不差,甚至比向家姐弟强。
  
  林凤音再次叹气,任重而道远啊。
  
  “阿姨不用叹气,叹气会老的快。别担心,姐姐和弟弟可以在我们家多玩几天,玩到开学再回去的呀。”妞妞以为她是舍不得自己的孩子,以前每次从老家回来都会失魂落魄,好几次偷偷哭她都看见了。
  
  林凤音勉强笑笑,不知要怎么跟懂事的她告别。只能转移话题,“你爸爸还没回来吗?”
  
  妞妞仿佛泄了气的皮球,“嗯。”
  
  没回来也好,省得见面尴尬。
  其实她上辈子虽然差点跟王大强领了结婚证,可却真清清白白,没啥男女龌龊。她后来想通,他之所以想娶她,只不过是看在她这么多年兢兢业业的份上。他对妻子的要求只要做好家务带好孩子就行,至于职业是医生还是保姆还真不重要。
  
  她把妞妞叫进房间,正襟危坐。
  “阿姨怎么啦?”
  
  “我回来,是想跟你道别,因为家里的事,不得不回老家……”话未说完,就见晶莹的泪珠从小姑娘红肿的眼眶滚落。
  
  “为……为什么……是因为妞妞不好吗?”
  
  林凤音心头酸楚,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像八年来的每一次,轻轻的拍她后背。这丫头怪得很,两边肩膀不一样高,每次拍右肩都能以最短时间安抚好她。
  
  此时也不例外。见哭声收了,林凤音看着她的眼睛,不躲不闪,“妞妞是世界上最好最优秀的孩子,妈妈不是离开你,只不过是要去国外读书没办法带你过去,三年毕业就会回家,你知道的对不对?”
  
  妞妞点头。
  
  “阿姨这次回家,发现忽略了鸭蛋和红花,他们没有爸爸……阿姨不是不要你,而是要回去承担一个母亲的责任……能陪妞妞八年,阿姨很开心,也很幸福。”
  
  妞妞是个共情能力很强的孩子,解释起来不费劲,剩下的伤痛只能交给时间。林凤音自身难保,也顾不上照顾别人的孩子了。
  
  她进自己的小屋,被褥是王家的,要拆下来洗g净。谁知却在卷铺盖的时候发现一个小手帕包。
  
  帕子里是两张崭新的百元大钞。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十年前爱藏私房钱的自己。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