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摇兮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难逃
  天空上的云层浓重密布,天气阴沉沉的,窥不见丝毫晴朗的迹象,又是年后返工高峰期,火车站里外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各种嘲杂声响掺着空气中丰沛的水汽,仿佛下一秒就要凝结成水珠滴下来。
  
  逃亡计划实行的第二天下午两点,焉玉绾拖着个18寸的行李箱从另外一辆列车上下来,又跟随拥挤的人群,终于在发车前,艰难地挤上了前往西藏拉萨站点的班次。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这是她计划中的终点路线,盘算着去到那边以后,地广人稀的,随便找个角落一蹲,指定一时半会儿的,没人找得到她。
  
  她特意从临江镇赶到市里,转了几趟车才来到这里,那帮人能寻着她就怪了。
  
  只是得辛苦一下,坐七/八个小时的火车,还不是卧铺。
  
  没有抢到一等座的票,在不是那么安静和平的普通车厢里,焉玉绾的座位靠窗,她把行李箱塞进行李架上,人就走进去坐,头顶的鸭舌帽被挤得歪七八扭,就差再碰上那么一下,掉地上被人踩了。
  
  “姑娘,你放包吗?”对面是一对穿着藏服的夫妻,女人客客气气地瞧着她询问。
  
  焉玉绾循声抬起头,除了满手的行李,夫妻俩身边还带了三个小孩,不争不抢有秩序地把其余座位填满,其中最小的一个张着圆溜溜的黑眼珠子,老盯着她看。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焉玉绾看着他们失了十几秒钟的神,瞄了眼面前窄小的桌子,她身上没有包,东西全塞行李箱了,衣兜里就手机和一副耳机,她嘴角快速弯了下,摇了摇头。
  
  “谢谢啊姑娘,带小孩出门太不方便了,什么都得倒腾上,”女人一边笑着说,一边嘱咐三个小孩,“你们少闹腾一点,别挤到姐姐啊。”
  
  “碰到一下,就打xx!”焉玉绾玩心顿起,就怒目横陈地吓唬一番,三个小孩立马动作一致地呆滞住。
  
  女人笑了笑,也附合:“姐姐舍不得打,妈妈可是舍得的哦。”
  
  焉玉绾挑挑眉浅淡一笑,目光顺道扫了一圈车厢里的情况,大多是提溜着大包小包的乘客,个个脸上尽显惫态,并无一看就很奇怪的人员,焉玉绾便将鸭舌帽整理好后,压低,靠着椅背眯眼小憩。
  
  车厢里吵闹一会儿,广播播报列车即将行驶,熙攘的声音逐渐小了很多。
  
  晚上19:00,晚饭时间。
  
  有列车员推着餐车一路吆喝着过来,泡面味,一次性加热的餐饭味道,还有不知道是谁带了臭豆腐,各种味道糅杂在一起,直让人胃里一阵翻滚。
  
  兜里手机锲而不舍地响了起来,焉玉绾睡得不是很好,头昏脑涨的,还想呕,她拧着眉心拿出来看了眼,便起身,旁边的两个小孩在睡觉,她一手撑着椅背,贴着桌沿小心挪出去。
  
  跟列车员买了瓶水,焉玉绾就朝洗手间那边走。
  
  “喂。”
  
  “啊喂……喂喂喂,能听得见我说话吗?你不是在火车上吗?怎么听着像在花鸟市场?”那边传来发小赵巍巍的喊声。
  
  身后有辆餐车在叫卖,车厢里又吵,能不像花鸟市场么。
  
  焉玉绾叹息,摸出耳机,戴在耳朵里,x上手机就把手机揣回兜里,走到洗手台前站着,一面拧开水瓶盖子,喝了口涮一下空虚的胃,“是在火车上,人多,听着就感觉吵。”
  
  “哦,让你坐飞机你不坐,非得转好几趟坐火车,瞎折腾自己,”赵巍巍知道她此行的目的,早已在西藏等着她过去投奔,逃亡方式都是他给制定的,只是没想到焉玉绾最后挑了条费时费神的路线,“你吃东西了吗?”
  
  “没呢。”焉玉绾把水瓶搁在洗手台上。
  
  “怎么不吃,我现在给你微信转两百,你赶紧给老子买点东西吃去。”赵巍巍说。
  
  “不用了,网速不好,你转过来也白搭,我随便啃点面包就行了。”焉玉绾在衣兜里翻找出一张百元钞,餐车恰好过来,她随便拿了份夹心的面包,递钱给列车员等退的时候,余光似乎扫到车厢里有几个西装男在盯着她。
  
  她下意识警觉起来,等撩开眼皮看过去时,车厢却如常,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母亲在给孩子喂饭喂水,吃泡面的吃泡面,聊天的聊天,还有人在一手抠脚丫子,一手挖鼻孔。
  
  是她这几天在临江镇被全方位监视,太敏感以至于出现幻觉了么?
  
  她费尽心思转了几趟车,也买了其他交通工具的票来混淆视听,不该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吧。
  拿了退回来的零钱,焉玉绾就站在车厢衔接处,一直没说话。
  
  赵巍巍等了半天,纳闷地喊了她一嗓子:“喂,怎么了不说话?火车钻山d没信号了吗?”
  
  去西藏的路一望无垠,哪里来的山d。
  
  “赵巍巍,我总觉得车厢里有人一直在盯着我,”为不打x惊蛇,焉玉绾尽量表现得很平常随意,撕开包装纸就啃面包,“但是又看不出来是谁,你的计划是不是出现纰漏了呀?”
  
  “屁的纰漏,老子可是年级排名第一的学霸,反侦查这种小技俩爸爸早就玩腻了,”赵巍巍义愤填膺道,“你给我说说,车厢里都有些什么人?”
  
  “有背包客,拎着大包小包去西藏打工的,返乡的一家人,”焉玉绾想了下,又道,“这一家人没问题,还有一个中老年旅游团,其他的穿得像销售,正在给车厢里的人发传单讲哪个x金地段好。”
  
  赵巍巍琢磨一会儿,“你去问问那些销售,拉萨哪块地段最好,我去买下来开民宿,咱俩一块儿当老板混x子得了!”
  
  焉玉绾想骂人:“……再不靠谱,我就挂了。”
  
  “我开玩笑的,活跃活跃气氛嘛,怕你紧张,”赵巍巍的语气马上变得一本正经起来,“你再看看他们跟普通人有什么不一样。”
  
  焉玉绾的眼神随即扫向那几个销售,只观察了半晌,她心神一动,“他们每个人都带着蓝牙耳机,身形和神态比我平常看到的销售人员确实不太一样,像练过的。”
  
  赵巍巍响指一打,x有成竹的:“恭喜焉玉绾小姐,您可能中大奖了,不信的话,您走去其他车厢,看看他们会不会跟来。”
  
  赵巍巍这人平时虽然满嘴的跑火车,没个正形,但发小也当了有十多年,他哪句话是认真的,还是能分辨得出来。
  
  按照赵巍巍的指示,焉玉绾把没吃完的一半面包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趁着现在来上洗手间的人多,她身材又瘦挑,栽进人堆里,很容易就能找到掩体离开。
  
  焉玉绾成功过渡到另外一节车厢里去,没有马上跑,而是十分自然地走着,时不时往后瞄几眼,只是才过去一半,她发现这节车厢里也有“销售”。
  
  “怎么样?有跟踪你来吗?”赵巍巍在电话那头问。
  
  焉玉绾:“被你猜中了,侦查学渣。”
  
  赵巍巍坚持己见:“那可不,老子可是我们侦查学院的院x霸霸,然后按照江湖规矩,我觉得你还是跑吧,列车员和乘警选一个,拿出你的影后演技去卖惨,说他们想欺负你,我保证没人敢动你,或者……”
  
  话音未落,焉玉绾的手机偏巧在这种时候电量过低自动关机,她咒骂一句:“关的还真是时候。”
  
  焉玉绾郁闷地摘掉耳机,揉进衣兜里,没办法,她只能继续往前,刚跑没两步,身后的“销售人员”立马放下手里的工作,一窝蜂追了上来。
  
  不止几个,是他妈十几个!
  
  所幸前面不远处就有巡逻的乘警,焉玉绾以为天降正义,救星驾到,却在她酝酿好说辞扑上去求救的那一刻,乘警拐个弯,假装看不见车厢里正在发生一起恶劣追赶事件,眼瞎似的进了洗手间。
  
  焉玉绾:“……”
  
  乘警不作为,其他列车员们也都集体装瞎,把焉玉绾当空气,被收买得太明显了点。
  
  以为她看不出来,在侮辱她的智商吗?
  
  四面楚歌的焉玉绾不得不自救,拼命往车头跑去,跑着跑着她发现竟然有一节车厢完全是空的。
  
  里面只有两名衣着亮丽整洁、脸上化着精致妆容的女列车员,正在互相给对方整理领花和发型,桌上放了一份精美的晚餐,像是为了一个重要的人而精心制作的。
  
  焉玉绾没时间看这两位“铁姐”沉迷打扮,她脚底如生了风一般,跑得飞快,撩开厚重的门帘就冲进了一等车厢里,外边亮,里边黑,焉玉绾忽然间进入视线盲区,视力还未适应过来,就撞到了一个y挺的后背。
  
  与此同时,有股沉香调子的气味窜进焉玉绾的鼻子里,闻着很舒服,将她浑身的不适和烦闷化开了。
  
  “哎!怎么有人闯进去了,快别弄了,再弄咱俩工作不保了!”
  
  其中一位年长有经验一些的铁姐连忙别别两鬓间的碎发,迈着小步子和另外一位追了进来:“祁先生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有意要放她进……”
  
  两位铁姐跟焉玉绾一样,都被眼前漆黑的场景给吓到了,车厢里只有不远处的一张小桌上,亮着一盏欧式台灯,明明灭灭的。
  
  正常人哪会这样坐火车。
  
  门帘被掀开,外面明亮的灯光便洒了进来,车厢里的场景被照亮大半,焉玉绾震惊,居然也是个空车厢……不对,有个奇怪的男人在。
  
  焉玉绾条件反s般往后踉跄了两步,抬头看男人。
  
  男人站在过道中央,身上挂着件黑色及膝呢大衣,身材颀长挺拔,头发略短,嘴边叼着支香烟,脸稍稍往后偏了一些,光线暗淡,侧脸轮廓上多了一层朦胧晕染,却依然能看出他侧脸鲜明的棱角,线条流畅而分明。
  
  他正右手握着手机在听电话,左手拿着火机要点烟,被这么一打断,深邃的眸子便就低沉下来,对上矮了他一头半的焉玉绾的目光。
  
  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势,焉玉绾心尖不由颤了下,无意间瞥见他左手虎口上有一个半个太阳的深青色纹身,神秘而禁欲,整个人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架势。
  
  两名铁姐似看出男人的不悦,定在门帘下边没敢吭声。
  
  外边急躁的脚步声渐近,前面又无路了,这里是最后一节车厢,焉玉绾g脆死马当活马医,看着男人请求道:“他们要抓我,哥哥你可不可以救救我,我就躲一会儿。”
  
  唇边的香烟往下坠了一点,男人的脸再偏过来一些,抬眸看向外边追来的“销售人员”,目光又落回焉玉绾的身上,在审视她,像是不信那帮人这么大张旗鼓的,只是为了抓一个x毛丫头。
  
  “哥哥。”焉玉绾喊他。
  
  男人脸色淡淡,没应。
  
  此时,销售人员们已然黑压压地靠近过来,带头的看见里面站着的男人,马上止步,后面跟来的人不明所以,一帮人你撞我我撞你的,挤得像年前春运。
  
  趁这空档,焉玉绾厚着脸皮藏到男人的身前去。
  
  她太瘦了,没有稍加故意遮挡,完全看不出她藏在那儿。
  
  没见过这种电视剧里才有的场面的两名铁姐面面相觑,乘警竟还没来维持秩序,门帘差些就拉不稳,年长的那个颤抖着腔调就看向男人:“实在是抱歉祁先生,打扰到您休息了,我们这就叫人把这帮乘客赶回……”
  
  “为什么会追一个小姑娘?”男人终于开口质问,音色是极好听的,幽谷流风,高山清涧,带着些许烟嗓,太抓人心。
  
  不是问她俩,两名铁姐松了口气,怯生生地转移视线去看那帮“销售人员”。
  
  带头的弯腰鞠了一躬,站得笔直了才回答:“是董事长要的人,犯了点错,董事长就命令我们前来把她抓回去问问。”
  
  “这样啊。”
  
  焉玉绾听见男人轻轻自喃了声,仰头要看他的时候,后脖颈突然就被他扣住,给揪了出来,“绑走吧,省得再逃。”
  
  焉玉绾:“……”

难逃
  带头的光头大叔得了话,往后使了个眼色,人堆里马上走出来两名女保镖,祁湛松了手,就转身往车厢深处走去。
  
  焉玉绾后脚跟着地,整个人噔了一下,女保镖像怕她还能在众目睽睽之中凭空消失一样,忙上手抓住她的胳膊:“抱歉焉小姐,失礼了。”
  
  随后俩女保镖就将她架了起来,直接带走。
  
  双脚离地的焉玉绾:“……”
  
  他大爷的。
  
  有这么欺负人的么?
  
  焉玉绾回头看时,厢口的门帘被铁姐慢慢放下来,漆黑的缝隙里,焉玉绾眼中突起一束火光,男人像是喜欢偏头点烟,火光熄灭,被咬在嘴边的香烟便明明灭灭地燃了起来。
  
  门帘全部落下,收回了无意逃进去的光亮。
  
  焉玉绾郁郁寡欢地回到原本的车厢里,两个小孩坐在里侧,盯着外面的夜色瞧得正起劲,女人见她回来了,忙满脸抱歉地催促两个小孩让开,她摇摇头说不用,就挨着过道坐下来。
  
  那两名女保镖就在过道对面,时刻紧盯着她的举动,其他人都各居各位,继续若无其事地跟周围乘客打成一片,毕竟是公众场合,有些行为不能做得太过火,容易引起关注和讨论。
  
  仍然存在着一丝侥幸心理,焉玉绾仔细扫了一眼周围,前后都有保镖守着,中间掺杂着三四个,也是这时候才发现,原来从她上车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是一只落入虎口的小羊羔。
  
  手机还没电了。
  
  彻底陷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窘境。
  
  焉玉绾烦躁躁地压下帽檐,双手x在衣兜里,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刚才带头抓她的光头大叔走到座椅旁边,弯下腰来递上手机,笑嘻嘻对她道:“焉小姐,董事长的电话。”
  
  焉玉绾双臂环x,抬头打量了一会儿面前的光头大叔,光头大叔被盯得尴尬,两只圆溜溜的眼睛飞快移到一边去,不看她。
  
  焉玉绾拿走手机来接,那边说话的正是祁家老爷子祁千洋。
  
  “别再跑了绾丫头,你躲不掉的,乖乖回来,然后和爷爷去四九城。”
  
  焉玉绾老气横秋地揉揉眉心,浑身顿时腾起了无数的抗拒之意。
  
  躲不掉这事儿,还得从三天前说起,当时焉玉绾接了个拍摄团队的乡野写真,取景地就在临江镇,下午拍完回到家,她发现家里多了一帮人,就是祁千洋带来的。
  
  起初她以为是来找xx焉明许叙旧的老朋友,各方面礼数都做到了最好,不让祁千洋有什么微词,谁知道后来,祁千洋对她百般称赞的同时,此行的另外一个目的是为了带她走。
  
  要离开生活了十八年的家,到另外一座城市去寄人篱下,她自然是不愿意的,而且听xx说,她和祁家二儿子的婚约是商业联姻性质,老早就定下的,必须得履行,她琢磨着家里也没什么产业集团要继承,怎么跟联姻扯上关系了?
  
  要说这事儿是xx无聊然后撺掇祁千洋瞎整出来的,为了找个理由管住她的野性子,她还相信一些。
  
  于是便有了这个不太靠谱的逃亡计划,不过看现在抓她回去的阵仗,极有可能是跟她来真的了。
  
  焉玉绾狡黠地咧咧嘴,笑得十分敷衍道:“祁爷爷,我哪有躲啊,我只是想出来旅旅游,采采风。”
  
  祁千洋特意规避她的话,兀自说:“一个小时后火车会在站点停靠,你就和许牧下火车吧,他会安全地把你送回来。”
  
  许牧就是那个光头大叔,还在临江镇时,许牧就每天带着人监视她的一举一动,上报给祁千洋。
  
  焉玉绾鼓着腮帮子,“就不能再商量商量?”
  
  “也正好来医院一趟,看看你xx。”祁千洋又自个儿说自个儿的。
  
  焉玉绾愣了半秒,连忙询问:“我xx怎么了?”
  
  祁千洋声音放低,叹气道:“今早旧疾复发,这会儿正在医院里住着,医生说得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下一站我就下火车跟他们走,”焉玉绾说,“祁爷爷,麻烦您先看着我xx,我暂时找不着人能帮我照顾xx,等我回去了就能接手。”
  
  祁千洋欣然点头答应下来,“好,你放心,明许也是爷爷的老友,我会派人时刻注意她的情况的。”
  
  ……
  
  彼时,一等的空车厢里,手机电筒照亮了一隅天地,一件属于男人的外x随意撂在软椅上,犹见他那两只修长白皙的手在捣鼓着桌上那盏欧式台灯,修好了,他拉下开关,台灯比方才还要亮了好多。
  
  但是男人的神情依然冷静淡漠,毫无情绪起伏,唯有长睫稍稍扇动了两下,在眼脸处落下一层薄薄的阴影。
  
  跟随他多年的管家张原端来半盆水放在桌子上,“先生,洗洗手吧,灯上的污渍我来擦就好。”
  
  “查到了吗?刚才那个小姑娘是怎么回事?”祁湛询问,双手伸进古铜色水盆里,动作轻柔地揉搓着。
  
  “查到了,她就是董事长要您娶的焉家小姐,焉玉绾。”张原掏出一张手绢,一边擦拭灯身一边回答。
  
  “多大了?”他轻声又问。
  
  张原迟疑了几秒钟,看着祁湛小声回道:“焉小姐今年……刚满十八,父母双亡,家里只有一个xx,从小在乡下长大。”
  
  气氛诡然缄默下来,等了会儿,没听到祁湛有说话,张原把手绢收回衣兜里,便试探地征询道:“怎么了先生?”
  
  “呵,爷爷还真是什么人都能找个理由往我这里塞,我这里可不是收容所。”
  
  祁湛寡淡一笑,想到焉玉绾那副嫩样儿,分明就是个x臭未g的丫头,他眼底不带任何笑意,洗好手,张原将g净的毛巾递给他,擦g后,他起身,拿上外x往外走。
  
  没有事做,焉玉绾百无聊赖地盯着进出口顶上的时间瞧了好久,才过去二十分钟,她真想自己去把时间调了,然后好下车,赶去找xx。
  
  从她记事起,陪在她身边的只有xx一个人,虽然xx现在不讲道理要将她送去别人家,但毕竟是她唯一的亲人啊,说什么都得好生供着。
  
  越想着回去,心情就越焦躁,焉玉绾怎么坐都不舒服,xx跟长了刺儿一样,坐不住,一站起来,一直坐在她后面位置的许牧立马也跟着拔地而起。
  
  焉玉绾有点尴尬:“……那个许叔叔,我只是想透透气,随便走一走,你不用这样的其实。”
  
  许牧知道她不会再逃跑,站起来仅仅是职业病,许牧挠挠他光亮的头皮,说:“你去你去,我就站站,活动一下筋骨。”
  
  焉玉绾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的意味,背着手调戏他:“要不你跟我一起去透气?”
  
  说到底许牧也是个年方三十的单身x金汉,就这么不依不饶地追在一个小姑娘身后,方才带焉玉绾回来的时候没少被这周围的眼神盯着,不被骂成臭变态才怪,他笑了笑就拒绝道:“不用这样焉小姐,我远远地看着你就好。”
  
  “既然你不跟我一起,那我可走喽。”焉玉绾抄着衣兜,大摇大摆地从一帮保镖的视线里走了出去。
  
  许牧真的没有跟得太紧,离她有半节车厢那么远,焉玉绾便当许牧不存在,顾自在车厢与车厢之间散步。
  
  活动一下筋骨让血液流通,果然舒服了许多。
  
  走了一会儿,快到头了,再往前,就是那个怪男人的地盘,焉玉绾停下脚步,瞅着那被门帘遮挡得严严实实的进出通道。
  
  这里不是很吵,耳边只有火车行进的声音和呼啸的北风,偶尔传来几道隔壁车厢的人声,添上一些人气儿。
  
  脚下吱悠悠地晃动着。
  
  焉玉绾无聊至极,就靠着洗手台边沿在脑子里琢磨着那怪男人,许牧好像认识他,还很怕他……
  
  突然“咔哒”地一声,对面洗手间的门被从里推开,焉玉绾吓了一跳的余光里闯进来一双黑色磨砂面的靴子,裤腿扎进靴口里,线条帅气利落。
  
  焉玉绾歪头,出来的正是那个怪男人。
  
  这会儿光线充足,倒是把他瞧了个gg净净,剑眉星目,脸部轮廓分明深邃,线条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很帅,是那种富家公子矜雅温和的帅气,却x着一副审视端量的眼神盯着她,眼神很冷,像把冒着寒光的剑,从下往上,无一不看,包括她的……
  
  对视了有七八秒钟,焉玉绾感觉受到了不怀好意的眼神侵犯,双手忙挡在x前,“你看什么?”
  
  祁湛一眼就看出了她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却不以为然,收回目光,人转身往前走去。
  
  而焉玉绾从小就是镇上公认的美人胚子,越长大,不俗的品貌就愈发明显起来,后来阴差阳错进了野模的圈子,x常空闲会接拍一些写真或者短视频,接触过许多不同年龄层段的男性,她肯定男人刚刚的眼神,一瞧就是男人对女人的……无耻!
  
  一般来说女孩子遇到这种事,大都选择沉默,但焉玉绾骨子里偏生是个不怕事的刺头儿性子,故意在他身后叨叨:“看什么看,没见过小姑娘啊,亏你长得帅呢,品性有缺陷也白搭。”
  
  祁湛忽然停了脚步,转过身体,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场随即扑面而来,余光一瞥大敞着的洗手间门,他又折了回来。
  
  侵略性地,强势地x近,高大的男人身躯罩住了她。
  
  焉玉绾的神色明显一怔,舌头像打了结,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她警惕地瞧着他,双手紧紧抓住洗手台的边沿,身体往后挪,右手藏在腰后使劲摆动,向许牧求救。
  
  “啊——!”
  
  许牧还没来,焉玉绾的后脖颈就被他伸来的大掌揪住,整个人被轻巧地提了起来,给拉去洗手间里。
  
  “放开我,你想g什么?!”
  
  门“啪”地一声,锁死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