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心动症》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日光流华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 1 章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洛北棠对这句话有点相见恨晚——但凡在提交高考志愿前听说过类似的醒世名言,她都会在学医的道路上悬崖勒马。
  
  今天周四,洛北棠要跟一场脊柱矫正术。手术难度top级,她从早八点跟到现在下午六点。
  
  “终于可以休息了。”麻醉医活动一下颈椎,“我女朋友一直找我看电影,现在有好看的电影吗?”
  
  “《穷途》啊,这你都不知道?已经上映两个月了。”
  
  这年头,能在电影院延期播放的电影,不说多么叫好,但一定是最叫座的。
  
  “国产的?”
  
  《穷途》是间谍片。和众多好莱坞爆米花大片x路差不多,但《穷途》拍出了本土的风格,还上升到家国情怀,受众群体比其他电影更广。
  
  比起男女主的演技,更令人称赞的是它的悬念设置、拍摄手法,以及每帧扑面而来的人民币美感,不火都难。
  
  仅仅两个月,主创人员从默默无闻到红得发紫,流量一直呈指数型曲线发酵。男女主从一百八十线小透明,一跃成为一线,真真正正的一夜爆红。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哎,听说苏妙在咱们院做的双眼皮?”
  
  ——苏妙是《穷途》的女主。
  
  “这不清楚,但她鼻梁肯定动了。”器械护士虚指了下自己的面部三角区,得意地飞过去一个专业的眼神。
  
  “演员也挺辛苦哈,脸上动过刀子都敢拍动作戏。”
  
  护士姐姐精通各种八卦:“赌一把呗,幸好她运气好,一部电影就红了,还傍上了导演。”
  
  “导演谁?是不是年纪挺大的了。”
  
  护士倒吸一口气,像是在看外星人:“任逸舟啊,你不知道?他才不到三十岁好吧。”
  
  任逸舟这个名字随着电影的爆火,已经出现在各种手机推送里。有关他的各种小道消息也无处不在。
  
  其中最令人感兴趣的当然就是他的感情生活。
  
  洛北棠听到这个耳熟的名字,手上的动作一顿,但很快,她就继续缝合,这一眨眼的停顿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麻醉医生很不屑——在医生眼里,“明星”这种生物确实不太值得他们关注,反正到最后都会来到医院报道。
  
  “他又不是院长,我知道他g嘛。”
  
  护士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不和他一般见识,转头叫住洛北棠:“小洛,你知道这个人吧?”
  
  洛北棠唇角微动:“认识。”
  
  护士:“你看,大家都知道。”
  
  洛北棠只是笑笑,手上的刀口缝合完毕。
  
  下了手术台,饥饿感铺天盖地袭来,洛北棠从自己的衣柜里拿出一包压缩饼g充饥,后补充了糖分,这才整理病例,做这一天的最后工作。
  
  洛北棠有一头漆黑的头发,工作的时候稳妥地扎在脑后,不工作的时候,发尾乖乖地趴在肩头,配合浓艳的五官,一脱了白大褂,旁人根本猜不到她的职业是医生,还以为是哪个女明星。
  
  护士长和她一起下班,看到洛北棠手上无名指的婚戒,款式新颖,不懂行情的人都能看出是高级定制,上面的钻石在她抬手又放下的动作过程中反s着不容忽视的光泽。
  
  护士长八卦之心熊熊燃烧,都说小洛医生结婚了,可没人知道她老公长了几只眼睛,护士长不由打探道:“小洛,你老公今天来接你?”
  
  “嗯?”洛北棠茫然了一会儿,偶然听到某两个陌生的字眼有点反应不过来,两秒后她才回,“哦,他出差,来不了。”
  
  “什么工作呀,这么忙。”
  
  “他是做摄影的。”
  
  俩人又聊了会儿排班之类的琐事。
  
  洛北棠一边应和着,一边走出一楼大门,刚走下楼梯,就看到一辆救护车呼啸着开到急救中心门前。
  
  不止救护车,身后还跟过来至少四台私家车,车还未停稳,里面的人便蜂涌而出,跟在被抬出的担架后面,跑进了急诊。
  
  几乎全是男人,乌泱泱一大片,冷不丁地,阵仗十分吓人。
  
  医生的本能反应驱使,洛北棠没来得及同护士长打招呼,一路急奔而去。
  
  酒精中毒这种事情,急诊科的医生经验丰富,根本没轮到洛北棠动手,几个人折腾了几十分钟,患者渐渐恢复意识。
  
  洛北棠松了一口气,走出急诊室,门口却聚集了大量的人,他们都不约而同地举着手机。
  
  而这群人中,有个短发姑娘正在和一个戴着黑色棒球帽的男人争夺什么东西。
  
  姑娘急得快哭了:“大哥,您就删了吧,求您了!”
  
  “凭什么,这我手机,我想拍什么就拍什么。”
  
  医院急诊部永远闹哄哄的,这两人的争吵和急诊比起来没那么瞩目,只引起周围小部分排队患者的注意。
  
  “这里是医院,请尊重病人的隐私,不要偷拍。”
  
  洛北棠出现在他们身后。她没穿白大褂,在那男人眼里只是个多管闲事一女的,顶多是多管闲事一漂亮女的。
  
  “关你屁事!我没偷拍!”
  
  “光明正大地拍也不行。”洛北棠抱着双臂,扬声道。
  
  洛北棠本来就够吸引人的,她这一声更是让周围人纷纷看过来。
  
  保安已经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狗仔正想撤退的时候,姑娘手里死攥着他的衣角,他被磨得不耐烦,正要上手,小臂在挥力的过程中被人截住。
  
  男人刚要破口大骂,但一看到来人的脸,他就怔住了——
  
  那人抢过他手里的手机,又用他的指纹进行解锁,翻了相册并直接清空g净后,将手机塞回他的口袋里,将他整个人往旁边一送,没有说话,但看狗仔的眼神里,清淡地瞥出一个“滚”字。
  
  狗仔当然认识任逸舟,这人不是他能正面起冲突的,他扶正了帽檐,转身走了。
  
  助理小姑娘看到任逸舟,眼睛一下子亮了:“任导!”
  
  任逸舟原本没注意别人,看到了个路人脸姑娘,却不记得她是谁了,顿了顿,颔首道:“你好。”
  
  助理笑:“妙妙姐刚做完检查,没有危险。准备送病房休息了。”
  
  任逸舟眉心轻蹙,然后点了下头。
  
  助理反应过来:“我带您过去吧。”
  
  任逸舟看着已经往急诊大厅外走的洛北棠:“不了,我是来接我太太的。”
第 2 章

  12月底。帝都的天已经很冷了。
  
  前天刚下了一场雪,但是地上已经融得半点不剩,只能从树梢上看到几片堆积的残雪块。
  
  洛北棠快步往门外走,但没几步,就被任逸舟跟上了。
  
  他在她身后喊了一声,声音不大,但确保能让对方听见:“洛北棠。”
  
  洛北棠没法再装听不见,停下脚步,回看。
  
  两个月没见,任逸舟的头发有点长,且天然有点微卷,发尾快到盖住整个脖颈,额前的发搭在太阳x两边。
  
  多年前,洛北棠第一次遇见他时,她还好奇任逸舟的初中这么宽松,竟然允许男同学留这么时尚的发型,跟电视上的明星似的,后来她才知道任逸舟遗传了他的小提琴家母亲。
  
  亏得他的五官无可挑剔,脸型也百搭,同样的发型,放在他头上是雅痞,放在别人头上可能就是灾难。
  
  虽然不是演员,但任逸舟也算娱乐圈的人,事实上,他的曝光率也不怎么比其他流量小多少。
  
  《穷途》上映期间,作为导演,任逸舟会和主创人员一起跑宣传,网上关于他的消息更是排山倒海。他从小到大的成绩、学校、感情史,包括他是谁谁谁的孙子,家产多少,基本都被扒了个遍。
  
  洛北棠一天天忙得要死,根本没时间看他的路透,就这,还从同事嘴里听到他和苏妙的绯闻来膈应她。
  
  洛北棠先是“咦”了一声,然后才说:“你不去看看你的老熟人?”
  
  话刚一出口,洛北棠就想撤回——“老熟人”几个字有点冒酸气,而她根本没这个意思,让任逸舟误会了不好。
  
  急救的时候,洛北棠根本没把注意力放在患者脸上,听了小助理的话她才知道酒精中毒的人是苏妙——任逸舟电影处女作的女主,也是任逸舟的前女友。
  
  任逸舟和苏妙的绯闻满天飞。苏妙工作室澄清过一次,各大采访里也各种避嫌,但粉丝们不这么想,两人的cp超话排名比《穷途》男女主的cp还高一位。
  
  而任逸舟对绯闻的态度就是“不回应”,一切冷处理。
  
  如果不是对任逸舟的人品有那么一丢丢的信任,相信他不是个连一年婚姻都忍不了的人,洛北棠毫不怀疑自己头顶上的青青x原能放群羊。
  
  “她不是已经脱离危险了么。”任逸舟走到她身边,声音平常道。
  
  洛北棠撇了嘴,心想,也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傻。不过算了,不跟他计较,她不想把难得的休息时间浪费在任逸舟这里。
  
  今晚他开车来的,没有让司机来接,洛北棠上了任逸舟的越野车,在副驾上,她扣好安全带,拢了拢风衣,直接闭眼装睡,避免两人独处时尬聊。
  
  任逸舟看了一眼某人“请勿哔哔”的脸色,倒是识相地没有开腔,将巴博斯平稳地开了出去。
  
  溪林别府是他们的婚房,北三环内的一个别墅区,在帝都,已经很难在市中心环区内找到单户占地面地这么大、地理位置这么占优势的住宅区了。
  
  这是任家本来就要给儿子准备的婚房,从他们四年前订婚开始装修,两个月前结婚当天转到新婚夫妻二人名下。
  
  另外,此别墅的最大优点就是离医院近。
  
  当然,除了这个,还有很多别的资产,领证那天,洛北棠除了签结婚申请,还签了几个砖头那么厚的婚前协议。双方分别带着家里私人律师团,把结婚谈成了并购的架势。
  
  双方家长都是圈子里有头有脸的,虽然长辈们坚持让小辈们结亲,但该规避的风险一点都不能含糊。
  
  不过两家不差钱,该给的礼金没少,在这方面不寒酸,但不管是任逸舟还是洛北棠,彼此一个赛一个地忙,这笔钱就g脆打到对家账户里。
  
  洛北棠还记得领证当天,正赶上一个巴士出车祸,急缺人手,她被老师骂了一顿,这才勉强xx一上午时间办手续。导致她全程没给任何人好脸色看,成功吓退几对喜气洋洋的新人,都怀疑她和任逸舟站错了队。
  
  而任逸舟,他要赶一个一点钟正式开始的活动。活动地点在郊区一个会所,算上堵车,十一点就要从民政局出发。
  
  两人双双签完自己的大名,就匆匆在门口兵分两路,不像是结婚,倒向是分家产的离婚夫妻。
  
  那之后,他们已经两个月没见面了。
  
  在他们决定结婚之前,约好下次的结婚一周年当天就去离婚,好聚好散,不伤两家的和气。
  
  任逸舟很坦然地向洛北棠解释:“你也知道,我家里不同意我当导演,我有一个项目,没拉来投资,只好去和家里商量打个借条,xx跟我做个交易,让我和你结婚。我同意了。”
  
  洛北棠觉得,任逸舟当了导演之后比上学的时候磨叽不少,他说了这么多,总结起来就俩字:缺钱。
  
  再者,白娶个她这样的老婆的同时,还能拿到投资,天下有哪个傻子会拒绝这样的好事?
  
  结婚这种事,如果立刻答应,好像显得洛北棠多着急跟他结婚似的,她故意放了会儿任逸舟的鸽子,才悠悠地说:“为什么找我?”
  
  任家和洛家都是帝都圈的名流,但任家背景更深厚。这场婚姻,明显洛家更占便宜。
  
  整个帝都,洛家说是有钱,但也仅仅是有钱而已,比洛家更有实力的家族也不少。但巧就巧在,洛北棠的爷爷是警察,曾经救过任逸舟父亲的命。
  
  洛家爷爷固执得很,坚决不求任何回报,任老太太每年带着全家来拜访,偶然见两家孙辈孩子玩到一起,一问年纪,正好同龄,就这么定下娃娃亲。
  
  但洛北棠问的不是这个。
  
  洛家有两个女儿,除了洛北棠,还有个妹妹叫洛榆迎。
  
  任逸舟言简意赅:“xx喜欢你。”
  
  洛北棠挑着眉毛,接受了这个理由:“但是,和你结婚,我没有半点好处啊。我一不喜欢你,二也没钱拿。”
  
  “离婚后,xx的投资归你一半。”
  
  洛北棠刚要轻斥一声,任逸舟云淡风轻地报了个数字。
  
  洛北棠突然意识到自己家也不是那么有钱。她手指碰了下鼻尖,“你说一年之后就离婚?”
  
  任逸舟:“就怕你不同意。”
  
  洛北棠简直想大笑三声。
  
  任逸舟:“一年之后,如果不离婚的话,你不仅钱拿不到,我也不保证对我们的关系有多少忠诚度。”
  
  洛北棠看着任逸舟那张欠扁的脸,收下了他的订婚钻戒,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本书,双手奉上。
  
  任逸舟垂眼,看这本蓝色封面教材的标题,一字一字地念出来:“皮肤性病学?”
  
  “我答应你。但我也有一个条件:不管你在外面做了什么,请不要把病毒带到我身边。再说……”洛北棠摊手,“知识无价,我身上最贵的东西就是这个,算是钻戒的回礼。”
  
  任逸舟翻了背面的价格:47.20元,嘴边哼笑,脸色却骤然变冷,他收下了这本教材:“那就祝我们新婚生活愉快。”
  
  洛北棠和任逸舟算是从小认识,但见面次数不频繁,每次被家长凑在一个桌子上时,都摆出商业假笑。
  
  实在不怪洛北棠对任逸舟这么有敌意,任谁听了自己未来的联姻对象说“娶谁也不会娶姓洛的”都不会开心。
  
  洛北棠隔空放话:“嫁给任逸舟,不如嫁给一只狗。”
  
  洛北棠得意于自己的回应不仅霸气,还兼顾押韵。
  
  不过,彼此的家长不那么想,终于逮着机会让俩人按头结婚。
  
  如今看来,年少时放的话应该给自己留点余地,比如,洛北棠不应该为了押韵,就把任逸舟比喻成狗,那她自己不也变种了?或者她当时端庄一点,把狗换成猴,物种的跨越不至于太大。
  
  ***
  
  溪林别府已经在前方视野之内。
  
  洛北棠的思绪从两个月之前的回忆里抽离,掐指一算,距离一年期限还有九个月二十八天零六个小时。
  
  只要任逸舟出几趟差,取几次景,再拍几部戏,眼一闭一睁就过去了,根本不用掰手指算x子。
  
  期间,如果顺利的话,她结束住院规培,荣升主治医师,x子一到,名字一签,轻轻松松实现升官发财离老公。
  
  想到这里,洛北棠跳下车,步履轻快,扫了指纹锁。
  
  直到任逸舟在她身后关了门——明明比平时多一个人,竟然比任何时候还要寂静。
  
  洛北棠听到身后任逸舟脱下外x的悉悉簌簌的声音,以及除了从室外带来的冷空气,更有一种陌生的、不属于自己的气息,有点像晚香玉的后调。
  
  更明显的,是任逸舟那不容忽视的气场。
  
  “开锁密码是多少?”任逸舟在她身后问道。
  
  有的时候不方便用指纹,开锁密码还是要记下来。
  
  洛北棠念了六个数字。
  
  任逸舟对这一排数字有点耳熟,明显是按年月x的格式设置。
  
  “我们结婚那天的x期。”洛北棠揉了揉肩颈,走了几步,又停顿,回头补充说,“蔺姨设的。”
  
  蔺姨是他们的管家。
  
  洛北棠说:“你要是记不住,就改成六个八。”
  
  任逸舟将大衣放在玄关衣架上,找到自己的拖鞋:“不用改,六个数字而已。”
  
  任逸舟是第一次来这里,但这里格局和以前住的别墅一样。他轻车熟路往主卧走。
  
  洛北棠望着他宽阔的背影,这才想起一件重要、但又不那么重要的事——
  
  这栋别墅是新房,俩人领证之前,双方家里管家把行李搬进来,衣物都分门别类放在同一个衣帽间。
  
  领证之后没几天,任逸舟就出差去国外给《穷途》做宣传和采访,但他走后迟迟不回来,洛北棠看这些东西碍眼,没经过他同意,就把他主卧衣帽间里的东西全都放到别的房间了——反正他们以后也是分房睡,早搬早完事。
  
  为了不让分房睡这事传到任老太太那里,她没有让管家收拾,也没敢叫保洁,自己亲自把东西挪到对面房间。
  
  别说,这狗男人的东西还挺多,各种西服,运动服,冲锋衣,风衣,毛衣,衬衫,竟然还有高中校服……任家管家全都给他打包过来了。
  
  至于腰带之类的,洛北棠收拾完衣裤就累了,懒得搬这些更沉的东西。
  
  照理说,这座别墅是任家出资,如果任逸舟要求她搬到次卧住,从财产分配上也算合理。
  
  当时洛北棠只看到主卧有一个漂亮的梳妆台,下意识就自己霸占这里——任逸舟总不需要这个吧?
  
  次卧和主卧的区别也就是衣帽间小了一点。洛北棠觉得自己如果是个男的,不介意将主卧让给女生,但任逸舟不一样,这男人小气抠搜、斤斤计较,脑子里的想法跟本不是正常人能揣测的。
  
  洛北棠决定以和为贵,两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洛北棠跟在任逸舟身后,脚尖蹭了蹭地毯,主动承认错误:“内个,我把你衣服都整理到次卧了。”
  
  她特意选了个中性词汇:整理。
  
  任逸舟回头,面上有些诧异:“哦,谢谢。”
  
  洛北棠:“?”
  
  “我忘了告诉蔺姨,老宅的东西都是好几年前的,不用搬到这里,处理掉好了。”说罢,任逸舟拿出手机,找管家的号码,“让她送来几x新的。”
  
  他电话还没通,将手机夹在肩膀,双手取下一件浴衣,歪着头看着洛北棠:“你在家也这么勤快吗,没看出来。”
  
  “……”洛北棠眼角几不可见地抽了一下,刚要反唇相讥,他的电话就通了,只得将刻薄话咽进肚子里。
  
  任逸舟在电话那边交代几句,挂了电话后看洛北棠还站在原地,“多谢你帮忙收拾,但以后这种事就不要做了。”
  
  洛北棠牙关紧了紧,保持微笑:“……别客气,我闲得慌。” 
  
  任逸舟友好地笑笑,好心给洛北棠让出主卧浴室,自己去对面卧室洗澡。
第 3 章

  洛北棠洗澡的时间在女生中算是短的,在医学生中算长的。
  
  小的时候,母亲管教她,女孩子要精心呵护自己,大到衣着打扮、举手投足,小到微笑的弧度、一个汗毛孔,都要符合规定的审美,为以后成为一个完美的妻子做好万全准备。
  
  相比不闻不问的父亲,学生时代的洛北棠更惧怕严格的母亲,被他们从xx那里接回来一起生活后,不得不收敛贪玩的本性,一切按照父母的要求开始新的生活。
  
  不过这一切,经过在医院里被当成畜生用的过程中,一朝打回原型,平时只用保x加防晒就是整个医院最精致的崽。
  
  现在好不容易等来休假,自然要精心护理一番,一个多小时后,洛北棠整个人才冒着水雾出来。
  
  她去楼下拿落下的包包,路过书房时,看到任逸舟用电脑不知道在做什么。
  
  她没出声,回自己的卧室,手放在门把手上没动,在想——不锁吧,怕任逸舟进来;锁吧,又好像太把他当回事了。
  
  他们在婚前并没有就要不要履行夫妻义务进行商谈,不过彼此眼中都默契地写着:我看不上你,当然也不屑于碰你。
  
  洛北棠冷笑一声,手指从门把手上移开,然后去储物室逛了一圈,在她以前的箱子里翻到一把匕首。
  
  该匕首没用过,刀锋亮得能反s出洛北棠的小半张脸,她满意地在手里掂了掂——她解剖学知识没有还给老师,有自信在不让任逸舟受致命伤的前提下,让他疼得满地打滚。
  
  唯一的缺点是,她卧室的地毯和床被都是浅色系,弄上血迹不好处理,只得扔掉,想一想这个工程量过于巨大,还是算了。
  
  洛北棠放回匕首,眼角看到角落里立着一支棒球棒,她拾起来,空挥了几下。
  
  “嗯,就它吧。”
  
  一切准备就绪,她躺在床上闭眼睡觉。换成以前,她粘枕头就能睡着,现在却翻来覆去没有睡意。
  
  洛北棠爬起来拿手机刷微博。
  
  微博的开屏就是某人的电影宣传海报,俊男美女的两个主角在车内背靠背,手里拿着□□。
  
  而任逸舟的名字大小也就比《穷途》两个毛笔字小一个号。真正的C位。
  
  洛北棠撇撇嘴,开屏投完,显示首页,满屏都转发了某营销号的微博:
  
  【苏妙深夜买醉,任逸舟医院照看。疑似好事将近?】
  
  xx的视频解说也有模有样。说苏妙被某投资商灌醉,任导冲冠一怒为红颜,把酒精中毒的的苏妙急忙送进医院,在急诊大厅怒打狗仔,最后为了避嫌,暂时匆匆离去。
  
  还怕吃瓜路人看不清,特意在任逸舟糊到马赛克一样的无名指上标注了婚戒。
  
  任逸舟在渣像素下依旧是保持他的高颜值,一眼望去,就能看到他那标志性的微卷发。
  
  洛北棠懒得看评论,辣眼睛,不想给眼科同事繁忙的工作量添砖加瓦,直接关闭微博看美剧,眼不见心不烦,想着这总不能是任逸舟的地盘了吧。
  
  结果忘了关弹幕,第一眼就看到红色置顶弹幕时时播报,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学x发的:
  
  【awsl,苏妙和任导公布恋情,不知道该羡慕谁!】
  
  “……”
  
  不发弹幕没人当你村网通!
  
  ***
  
  任逸舟这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洛北棠心里担任了一个结局悲惨的变态角色,他和助理商量完热搜上的事情后,管家正好到了。
  
  他去开门,简单地问候了两句,最后以“主卧衣帽间放不下棠棠的衣服,以后就把我的衣服放在对面次卧吧。”为理由,让蔺姨带着手下的佣人去他卧室进行整理。
  
  任逸舟没其他事情可做,想正好趁这个时候,和洛北棠商量一下今后如何“扮演”一对合格的夫妻。
  
  他在自己家真忘了敲门这回事,也是没想到洛北棠这么早就准备睡了。推门进来时,就见洛北棠趴在床上玩手机。
  
  她只穿了一件简单的浴衣,衣摆搭在膝窝以上,xx是一双雪白的小腿,时不时地晃动脚踝。平x里,藏在白大褂下的身体线条在此刻展露。
  
  任逸舟也是才知道,洛北棠不仅仅是脸好看而已。
  
  而且,她的皮肤也比他见过的任何女生都白,这种白是女明星们都追求的冷白皮,后天怎么努力也达不到的视觉效果,天然自带打光功能——这也是他总能在人群里第一眼发现她的直接原因。
  
  的确美到得天独厚。
  
  任逸舟走到床边,随便问:“明天没有排班?”
  
  洛北棠肩膀瑟缩一下,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眉宇间不太高兴,扬了扬手机——两人约定婚姻期间双方不能出轨,洛北棠不在意任逸舟到底喜欢谁,或者喜欢睡谁,但是闹到全网皆知,她作为合法妻子的位置就很尴尬,她不想以后离婚的理由是被小三。
  
  “你能不能检点一些,不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被绿了。后天元旦要去你xx家,万一她听说这事,我还要费力气解释你和大明星的前缘后续。”
  
  任逸舟瞥一眼手机,没走心地说:“行,我注意。”
  
  洛北棠看任逸舟坐在椅子上,没有离开的意思,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睡衣,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把自己挪进被子里,另一只手悄悄摸枕头下的棒球棒:“有事?”
  
  任逸舟察觉到她姿态防备,几不可闻地轻哼一声,冲门口抬了下巴:“蔺姨她们过来了。”
  
  言下之意:不好让她看到新婚夫妻分房睡。
  
  任逸舟坐在床头附近的椅子上,自顾自地刷手机。
  
  洛北棠见此人没有什么不轨举动,继续看手机里的电影。
  
  寂静没有维持多久,任逸舟的手机来电,震动起来。
  
  洛北棠把刚打开的电影声音调小,悄悄竖起耳朵,听不太清,只知道是一个男声。
  
  任逸舟闲闲地靠在椅背上,食指在扶手上打着节拍:“对,刚回来……聚会?改天吧……没办法,结婚了,老婆管得严,刚才还因为热搜的事骂我一顿……”
  
  他在说“老婆”两个字的时候还瞄了洛北棠一眼,正和洛北棠那双写满“你可真会说”的桃花眼对上。
  
  任逸舟的声音有些疲惫,某个音尾拉出了长调,让电话那边的人误以为他正在跪搓衣板呢,调侃几句,就结束通话。
  
  某人拿老婆来推脱饭局这一x措辞说得很溜,脸不红心不跳。洛北棠嘴角嘲讽地翘了一下,等他打完电话,心不在焉地想把电影视频声音调大,手指在屏幕右侧一划,没控制好力度,音调条往最大值飙升,手机里的视频声音骤然变大。
  
  好巧不巧,电影里的镜头闪过一个黑屏后,画面猝不及防变成十八禁,男女主OOXX的声音从手机上炸开。
  
  洛北棠吓了一跳,像只炸毛的猫,“嗖”地将手机扔了出去,正好掉在任逸舟翘着二郎腿的拖鞋底下。
  
  电影里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
  
  洛北棠和任逸舟大眼瞪小眼,一时间,竟然谁都没有一点动作,双双被这突如其来的x曲惊呆到。
  “……”
  “……”
  或者说,反应大的只有洛北棠,她半张着嘴,瞳孔正在经历十二级持续性地震,眼中清晰地倒映着任逸舟的脸,见他从惊讶——了然——平静,到最后传达一种“没想到你在别人面前装得像模像样,私底下竟然看这种片子?”的鄙夷。
  
  好吧,最后那句话是洛北棠在心里自己补脑的,但表达的意思八九不离十。
  
  电影在地上放着声也不是个事,洛北棠翻开被子一跃而起,刚伸出胳膊捡手机,就听见“咔哒”一声的清脆响——原本虚掩着的卧室门被人关上。
  
  不用想就能猜到,是过来给任逸舟送衣物的管家蔺姨。
  
  洛北棠:“!!!”
  
  洛北棠向来镇定,医学院里捉老鼠、解剖大体老师……这些大场面她从来都是第一个上阵,从没想到有朝一x竟然会闹出这种事!最可怕的是,这乌龙竟然发生在任逸舟面前!
  
  然而就在她以为这件事已经是她人生低谷时,生活总会在她脸上左右开弓,告诉她:不,你还没有看到深渊呢——
  
  她怔愣片刻,大脑失去信号,显现出了满屏雪花,并逐渐浮出四个加c大字:风评被害。
  
  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女主终于不卖力地喊了,让这尴尬的气氛稍微缓解了一丢丢。
  
  见洛北棠已经失去了肢体功能,任逸舟弯腰捡起手机,手指轻触屏幕,看了上面的片名一眼,递给洛北棠:“这电影一般。”
  
  洛北棠:“……”
  
  ——任逸舟什么意思?炫耀他自己的电影票房还是嫌弃她的观影品味?或者两者都有??
  
  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任逸舟像个没事人,站起身离开,还顺手把门带上。
  
  手机上的电影还在继续,洛北棠先是抓了抓头发,怒锁手机,忿忿地躺在床上,现在去同管家解释已经来不及了。她自暴自弃地把自己扔在床上,本来就睡不着,这一打岔,根本不想看见明天的太阳。
  
  然而过了半小时,她实在睡不着,又把手机抓过来,重新点开那电影,看到最后,洛北棠已经怒火中烧——
  
  除了开头那一点床.戏被她放大声音,其他地方没有半点情.色部分,连个牵手戏都没得,整个电影在隐喻某体制的黑暗面。也就是说,床.戏根本可有可无。
  
  ——呵,这帮傻批导演,为了吸引眼球,啥玩意都拍得出来。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