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怀了男主短命哥哥的崽》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银河祁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
第 1 章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踩空了。”病床上的沙暖苦着脸:“然后摔断了腿。”
  
  “啧啧,那你可真够倒霉的,多吃点好的补补。”沙暖的朋友把一束花放在她床头:“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知道了,天都黑了,你快回家去吧。”沙暖朝她摆摆手。
  
  送走了朋友,沙暖拿出手机,一边看小说,一边伸手捏了个葡萄吃。
  
  看到剧情高|潮处,沙暖忍不住一拍大腿:“哈哈哈,爽!”
  
  然而下一秒,她脸色一僵,两手捂住脖子,栽倒在床上。
  
  “不好了不好了,十号床的病人窒息昏迷了!”
  
  …..这是沙暖在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咳咳咳。”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沙暖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喉咙非常g涩,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一睁开眼,纯黑色的天花板便映入眼帘,沙暖不禁愣了一下,医生怎么还给她换了个病房?
  
  再一转头,沙暖懵了,这房间不光天花板是黑的,地板和墙壁也是黑的!就连身上盖着的被子都是纯黑色,要不是窗帘拉开着,想必她现在根本看不到东西。
  
  这是什么病房啊,居然这样设计,不怕患者心理压力过大不适合病愈吗?
  
  沙暖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下,然后一股疲惫感和疼痛感涌上来,她皱了皱眉,又闭上了眼睛,好困啊,想睡觉。
  
  真是倒霉,不光摔断了腿,吃个东西也能窒息。
  
  不过刚闭上眼睛,在这静谧的房间里,她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不属于自己的呼吸声,而且呼吸声就近在耳边。
  
  她疑心自己是幻听了,不过这呼吸声一直不停止,她不得不睁开眼睛,往旁边看去。
  
  这床….好像还挺大的哈。
  
  刚才就稍微转头看了那么一眼,没有看仔细,现在这一看…..好像旁边的被子拢高了一点,xx像是还睡着一个人?
  
  不是吧!双人病房也不能这么搞啊!!
  
  不行,她要举报,她要换病房!
  
  沙暖颤巍巍的伸出一个胳膊,准备掀开旁边的被子看看。
  
  嗯?我怎么光着胳膊?我的病号服呢?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她咽了口口水,轻轻的掀了掀被子。
  
  “谁?”
  
  下一秒,她的手腕被人一把抓住,沙暖甚至都没有看清这人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随之而来的是一张异常英俊的男人的脸,他的眼眸漆黑,看起来深不可测。此时他的脸上带着薄怒和惊疑,还有几分不可置信。
  
  “你!”待看清了沙暖的脸之后,他的怒气更甚,似乎下一秒就要爆发,把沙暖看的心惊胆战,自己还断着腿,打不过他啊!
  
  “病友病友,稍安勿躁啊。”沙暖使劲抽了抽手腕,没有抽动:“都是这狗比医院的错,我刚醒过来,跟我没关系啊,回头咱俩一起去投诉,怎么样?”
  
  她伸出另一只手指了指男人裸露在外看起来很好摸的x肌:“要不,你松开我,咱们先穿上衣服?”
  
  闻言,男人的脸更黑了,他g脆把沙暖的另一只手腕也抓住,压低声音怒道:“你都做了些什么!”
  
  沙暖被吓到了,完全搞不清状况:“我、我什么也没有做啊,我腿断了,然后吃葡萄窒息了,然后……哎呦!”
  
  还没等她说完,一大波不属于她的记忆挤进脑海,让她头痛欲裂,晕了过去。
  
  谭景看着说话说了一半突然闭上眼睛睡过去的沙暖,松开她的胳膊,几乎是咬牙切齿一般:“少给我装蒜,我数三声,你要是不起来,我就去叫谭泽过来,看你怎么办!”
  
  “三,二,一。”
  
  三声过后,沙暖毫无反应。
  
  谭景烦躁不已,低头看了看身无寸缕的自己,自责和后悔交织开来,一向果断的他现在犹疑起来。
  
  也不怪沙暖对自己的这个威胁没有反应,谭泽是自己的亲弟弟,而沙暖,是谭泽的准未婚妻。
  
  再过几天,他们就要订婚了。
  
  现在他俩的这个样子如果被谭泽看到,别说沙暖怎么办了,他这个做哥哥的要怎么办?
  
  他完全回忆不起来昨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他睡觉一向警惕,沙暖是怎么跑到他房间里来的?
  
  难道,是他睡前喝的那杯茶有问题?
  
  看着旁边这个先是胡言乱语、现在又装鸵鸟的女人,谭景压下怒气,沉心思考了一下。
  
  沙暖对谭泽的感情他清楚,她是很痴情的,肯定做不出对他下药这种事,要下药也是给他弟弟下。
  
  自从父母去世以后,他担起做哥哥的责任,对谭泽的事情很是关心。
  
  为了即将到来的订婚典礼,他特意在家里为沙暖留了个房间,好让沙暖和谭泽好好商量一下即将到来的喜事。
  
  也是因为这个,最近沙暖时不时就要到家里来留宿。
  
  比起沙暖的热情,谭泽倒是矜持的多,谭景了解自己的弟弟,知道他生性内敛,不善于表达自己,估计订婚以后会好一点吧。
  
  可是现在…..这女人在装晕,看来是打定主意要逃避了。
  
  想必沙暖心里也不比自己好受,谭景将心比心,没有再x沙暖醒过来,而是转身找到自己的衣裤穿上,然后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准备跟沙暖好好商量一下该怎么办。
  
  天色已经大亮,光线照在沙暖露在外面的双臂上,更显得肤如凝脂,谭泽看了一眼,昨晚一些本应该不记得的记忆突然涌现,这双白嫩手臂的触感…..他拒绝再想下去,转头移开了眼睛。
  
  这件事已经发生,他要想办法,以确保对沙暖和谭泽的伤害降到最低。
  
  好在沙暖和谭泽还没有订婚,不然的话,他就算以死谢罪都不够了。
  
  “现在不是逃避的时候。”谭景放轻了语气,看着墙壁:“我会查出做这件事的是谁,你现在回忆一下昨晚发生了什么,想想有没有可疑的人。”
  
  父母去世之后,家里只剩下他和弟弟。不过因为房子比较大,所以雇了八个阿姨负责卫生和饭食,外面还有五个保镖,这些人都用了多年,可人心易变,搞不好就有被收买反水的人。
  
  这人…..应该是铁了心不想让沙暖和谭泽订婚。
  
  至于这人是谁,他暂时没有思绪,总不能是谭泽吧?不,他弟弟不是这种人。
  
  其实在谭景说这句话之前,沙暖就已经醒了。不过就像谭景想的那样,她在装鸵鸟,不愿意醒过来。
  
  在她消化完那股陌生的记忆之后,沙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穿书了,关键是这本书她看过,书里面的女配对男主死缠烂打,虽然有‘准未婚妻’这个名头,但男主不喜欢她,心里有自己的白月光。
  
  女配为了保险起见,在订婚前几天,准备给男主下药,生米煮成熟饭她才好安心。
  
  谁知道阴差阳错之下,这药被不知情的阿姨给掉了包,下给了男主大哥。
  
  男主大哥谭景,谭家年轻的掌门人,今年25岁,身患不治之症,经医生诊断,活不过三十。
  
  女配就这样跟男主大哥春风一度,然后还怀孕了。
  
  怀的孩子不是心上人的,女配很不乐意,果断瞒着所有人打胎。
  
  谁知道这事被男主发现,并以此为借口,取消了和她的婚约,顺利和女主在一起。
  
  而沙暖,现在穿成了这个女配。
  
  在看书的时候,沙暖就很为这个同名女配的死脑筋气愤,但是现在她成了女配,置身其中,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对男主当然是没有什么想法的,作为女配,当然是要坚持‘男女主坚决不能拆’的原则才行。
  
  但现在的问题是,她跟男主大哥已经不可描述了,按照剧情,她这肚子里…..已经揣了个崽!
  
  沙暖欲哭无泪,她一个未婚少女,她容易吗?
  
  不过想起男主大哥昨晚那生龙活虎的样子,真是很难想象,他居然是活不过三十岁的人。
  
  而男主大哥谭景也像书里描述的那样,为人很是冷静,并没有随意迁怒于她,也相信她没有做什么手脚,现在看她装晕,居然搬了小板凳跟她认真商量起来。
  
  在原著里,原身就是靠着男主大哥的信任成功脱身,本来这件事只要隐瞒起来就万事大吉了,毕竟男主大哥也是以男主的幸福为重,就算查出事实,也不会轻易说出来,更不能找沙暖这个弟妹秋后算账。
  
  可偏偏她怀孕了,偏偏男主那边,还在焦头烂额的想要找到一个退婚的理由。
  
  这下正好让男主抓到把柄,彻底断开和她的关系。
  
  而原身后来虽然受到男主大哥的暗中照拂,但是失去了心上人,对她来说就像是失去了生命,一下子像行尸走x一般,没了生气。
  
  不过谭景毕竟是个短命的,也照顾不了她太久,在谭景去世以后,原身没撑几年,就把自己给消磨死了。
  
  现在面对谭景,沙暖很难跟他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药确实是原身下的,她要是现在把事实说出来,谭景会不会气的当场扭断她的脖子?咳,法治社会,应该不会吧。
  
  她不愿意对谭景撒谎,毕竟以谭景的能力,早晚会查出来是她所为,到那时候就太尴尬了。
  
  要不…..g脆就说了吧,然后找个理由赶紧跑路,远离男女主,过自己的小x子?
  
  嗯,这是个办法。
  
  想到这里,沙暖睁开眼睛:“那个,景哥,我有话要说。”
第 2 章

  看沙暖终于愿意醒过来,谭景松了一口气:“沙暖,这件事我会查清楚,你……”
  
  “景哥,我没事。”沙暖抽抽鼻子,眼圈红红的,看起来楚楚可怜:“其实这件事吧,都是我的错。”
  
  先示弱总没错,沙暖发挥自己的演技,尽量让自己显得可怜弱小又无助,希望一会谭景得知真相,能不要太生气。
  
  “这怎么能是你的错。”听她这么说,谭景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他转过头,看到沙暖小兔子一般的红眼睛,以及露在外面的大半个瘦削的白皙肩头,叹了口气。
  
  他起身帮她拿了衣服,放在她枕边:“你先穿衣服吧。”
  
  他转过身,背对着沙暖。
  
  这是示弱成功了吗?沙暖心里有些没底。
  
  她抓起衣服刚一起身,一股钻心的疼痛传上来,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疼。”
  
  谭景听她呼痛,心里一颤,拼命忍住才没有转身:“没事吧?”
  
  “没事没事。”沙暖咬牙忍住,然后快速穿好衣服站起身:“景哥,我穿好了。”
  
  谭景转过身:“你先坐吧,我们先商量一下,看这件事要不要让谭泽知道。”
  
  谭景心里自然是偏向自己的弟弟的,并不想有意欺瞒;但他更加不想因为这件事让弟弟受到伤害,所以到底说还是不说,这是个问题。
  
  至于沙暖这边,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弥补。
  
  就他这身子骨,虽然撑不了几年,但在他有生之年,他会负起自己的责任来。
  
  “其实都是我的错。”沙暖坐到凳子上,把漆黑的长发撩到肩膀后面,诚恳道:“昨天晚上,我本来是准备去他屋子里的,可是王姨弄错了茶,所以…..”
  
  她抬眼,小心翼翼的觑了一眼谭景,然后伸手捂住脸:“景哥你不原谅我没关系,我知道自己错了,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谭家。”
  
  她说的比较隐晦,不过以谭景的智商,想必知道是什么意思。
  
  果然,沙暖从指缝里看到谭景的脸色一下子僵了,怒意浮现在他脸上:“三天,还有三天,你们就要订婚了!在这个关头,你这是…..”
  
  谭景果然很生气,沙暖悄咪咪的挪了挪xx,准备见势不对就跑路。
  
  谁知谭景刚说到一半,突然捂住心口,面色痛苦的弯下腰去。
  
  “景哥,你没事吧?”沙暖不偷看了,连忙起身扶住谭景。
  
  谭景这是…..犯病了?
  
  她穿的这本书名叫《云心的逆袭之路》,主要讲的是女主祝云心从一步步逆袭成为人生赢家的故事,谭景作为书里的一个短命男配角,对他的描写并不是很多,只说他得了绝症,具体是什么绝症也没说,更没有他犯病的描述。
  
  所以沙暖并不知道,自己说这番话,居然能把谭景刺激成这样。
  
  这下她是真的慌了,现在这里只有她这个外人,要是谭景出了什么事,男主肯定要拿自己开刀,到时候她就真的跑不了了。
  
  谭景觉得眼前阵阵发黑,呼吸有些不畅,他轻轻推了推沙暖:“不、不要碰我。”
  
  “好好好,我不碰你,你要不要吃药?”沙暖往后退了一步:“药在哪里?”
  
  谭景伸手指了指床头柜,沙暖赶紧走过去,拉开抽屉,拿出一个药瓶。
  
  药瓶上面贴着四个大字:每次两粒。
  
  沙暖倒出两粒药,走过去直接塞进谭景嘴里,然后去找水。
  
  这里虽然一片黑,不过沙暖还是找到了通往里面的门,她打开后,发现这里是一个小小的茶室。
  
  里面有很多不同种类的茶壶和茶杯,陶瓷的玻璃的,应有尽有。看来喝茶应该是谭景的一个爱好。
  
  门口最显眼的茶盘上放着一个略微眼熟的玻璃杯,杯子里还剩了一点罪恶的茶水,沙暖心虚的避开它,用另外的茶杯倒了点水,转身离开茶室。
  
  等她走回卧室,谭景已经自行咽下药,恢复了正常,他坐在椅子上,深沉的眸子看着沙暖一步步走近。
  
  他伸手接过茶杯,勾起唇角:“你端的茶,我都不敢喝了。”
  
  沙暖讪笑两声:“我不是有意的,不过我保证知错就改,以后绝对不会来这里了。”
  
  谭景把茶杯里的茶喝尽,沉声道:“你舍得离开谭泽?”
  
  “我…..”我舍得啊!沙暖在心里道。
  
  不过她知道,按照原主以前的表现,是个人都知道她对谭泽的深情,她现在突然转性,想必谭景不会相信。
  
  “你是成年人,既然做出了这种事,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谭景道:“这件事你最好向你父母说明,你和谭泽的婚约…..”
  
  他没有说完,抬头等着沙暖的回应。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药的她下的,他对她这种行为很不满。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她和谭泽的婚约最好不要再继续履行下去,否则对谁都不好。
  
  沙暖也听出来了,她心里狂喜,不过还是努力做出后悔的样子,脸上泫然欲泣,低头轻声道:“我知道了,我会告诉我妈妈的,我对不起谭泽,我们的婚约应该取消。”
  
  原主和谭泽的婚约,其实是两家长辈做主定下的。
  
  三年前,刚满十八岁的沙暖向自己父母坦白,自己喜欢谭泽,希望以后能跟他结婚。
  
  对于她的心意,她爸妈是非常乐见其成的。一是她家跟谭家交情比较好,二是跟谭家联姻,对家族的生意也很有帮助。
  
  两家长辈一拍即合,谭泽的父母回家跟自己二儿子商量,见他没有反对,便正式跟沙暖的父母做了约定。
  
  他们约定三年后,在谭泽满二十二周岁的那一天,就让他们俩订婚。
  
  然而就在约定之后的一个月,谭泽的父母出了意外,在一场车祸中双双殒命。
  
  谭家大乱,生意上跑了很多合作伙伴,谭泽的叔叔当即决定分家,和自己的亲信一起拿走一小半生意,独立出去另立门户,给谭家的两位公子留下一堆烂摊子。
  
  彼时谭家的大公子谭景只有二十二岁,身患绝症,活不过三十;xx谭泽十九岁,还没有毕业。
  
  任谁都觉得谭家完了,沙暖的父母也很后悔,准备去解除婚约。
  
  是沙暖坚决不从,一定要嫁给谭泽,这才没有解成。
  
  而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年轻的谭景居然神奇般的挑起了重担,用短短三年的时间,就把谭家上上下下管理的井井有条,生意更上一层楼。
  
  可惜就是命不长,不然的话,想嫁给他的姑娘估计要排成长龙。
  
  沙暖父母直夸她押对了宝,反正等谭景去世之后,这偌大的谭家,可不都是谭泽的?
  
  而谭景对于沙暖一家当初的不离不弃也很是感激,这也是为什么就算他知道了沙暖对自己弟弟下药的事,也只是说了几句重话、让她同意解除婚约而已,并没有对沙暖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惩处。
  
  这要是换成别人,恐怕收获的就不只是这不疼不痒的几句话了。
  
  沙暖也是算到了这一点,知道谭景虽然生气,但看在两家的交情上,并不会对她怎么样,所以才大着胆子把事情告诉了他。
  
  事实证明,她的决定是很正确的。
  
  “你真的愿意解除婚约?”对于沙暖的g脆,谭景非常意外。
  
  沙暖对自己弟弟有多痴情,他可是看在眼里的,在他看来,说出解除婚约这种话的可能是他弟弟,但绝对不会是沙暖。
  
  刚才他已经做好长时间劝说沙暖的心理准备了,实在不行,他还打算动用一些手段,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让沙暖同意取消婚约。
  
  “我、我这段时间想了很多。”沙暖抹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谭泽他根本就不爱我,只是因为长辈们的约定,才一直强撑着,强扭的瓜不甜,我爱谭泽,所以不想让他为难。”
  
  沙暖说完这话,使劲的掐了把自己,才没让自己笑出声。
  
  怎么会这么x麻啊啊啊啊。
  
  谭景也被她这番话弄的差点眼抽筋:“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心里也有了底,这件事我就不告诉他了,这样对你也有好处。”
  
  既然沙暖同意解除婚约,谭泽那边就由他做好工作,以后他们俩没了这层关系,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必要让谭泽知道了,不然徒增尴尬。
  
  至于沙暖下药这件事情…..看在两家的交情上,他暂且原谅她,毕竟她一个女孩子,名声还是很重要的,他就不再追究了。
  
  沙暖点点头,抽噎了一下:“景哥,那谭泽那边就交给你了。”
  
  沙暖说的凄凉,心里确是彻底安心了。她也不希望谭景把事情告诉谭泽,万一男主因为她睡了他哥哥而记恨上她,那她就完了。
第 3 章

  “行,我知道了,这边你放心,你先把解除婚约这件事告诉你父母。”谭景道:“然后再联系我,我会亲自跟他们商议。”
  
  谭景很自觉的担起了谭泽‘大家长’的角色。
  
  “好的。”沙暖点点头,有几缕长发又回落在x前,她低垂着头,一副乖巧的样子。
  
  谭景伸手,想要拍拍她的肩,不过到了半路又生生停下,把手收了回去。
  
  放弃一个深爱的人是什么滋味,谭景不懂,不过看沙暖这个样子,应该很不好受吧?
  
  看她态度诚恳,现在又这么难过,他刚才生的气早就烟消云散了:“我先出去看看,要是外面没人,你就先回自己房间去,等吃早餐的时候再出来。” 
  
  谭景打开房门,左右看了看,转头道:“没人,出来吧。”
  
  沙暖松了一口气,麻溜的窜了出去。
  
  走到谭景给自己准备的房间门口,沙暖跟做贼似的,轻轻开门,轻轻关门,不发出一点声响。
  
  因为她那个准未婚夫谭泽,也住在这二楼。
  
  给她准备的这个房间比谭景那个黑窝不知道明亮了多少倍,沙暖这才觉得,自己浑身跟散了架似的难受,特别想去泡个热水澡。
  
  她是这么想的,当然也这么做了,沙暖躺在暖暖的浴缸里,思索着接下来的路。
  
  原主除了恋爱脑之外,其实是有自己的事业的,她是个…..演员。
  
  当然,因为原主一心都在谭泽身上,在事业上并不是很努力,所以她只是个十八线演员,平时通告很少,一个月时间有大半个月都是闲的,偶尔需要演戏的时候,才会工作的久一点。
  
  泡完澡,她觉得轻松多了,擦g身体后,她站在大大的落地镜前面,欣赏着自己现在的模样。
  
  原主真的很美,虽然长着跟原来的自己相似的脸庞,但看起来比她美了一倍不止。
  
  沙暖有意忽略掉昨晚在身上留下的青紫痕迹,看着原主白皙润泽的皮肤、好到让自己嫉妒的身材,纤腰□□就不说了,这身材比例也太好了吧!怪不得能做演员。
  
  要是原主能稍微提升一下自己的业务能力,这跻身一线根本不成问题啊。
  
  欣赏完之后,沙暖穿上衣服,梳理了一下头发,然后化了个淡妆。
  
  刚化完妆,手机响了,是她的经纪人打过来的。
  
  这就有工作了?沙暖心里一喜,接听:“喂,楠姐,怎么现在打过来?是有戏找我了吗?”
  
  原主其实是属于那种‘不好好演戏就要回家继承家业’的人,不过她除了对演戏和谭泽有点兴趣之外,对其他的东西一概不关心,所以她很早就向父母说明了,不会继承家里的生意。
  
  沙暖不禁要在心里吐槽一下原主,实在是太傻了!
  
  不过没办法,这种女配其实智商普遍不高,就是为了衬托女主而存在的。
  
  因为原主对演戏并不是太上心,所以她随便签约了一个很小的公司,并且在公司快要倒闭的时候,自己拿钱拯救了一下,现在算是公司的合伙人。
  
  这个公司真的很小,小到只签约了三个艺人,并且都由一个经纪人来带。
  
  经纪人楠姐知道原主的家底,加上她是公司的‘救命恩人’,所以对于她的懒散那是睁只眼闭只眼,平时都努力的去带另外两个艺人,除了有特别合适的工作才会来找沙暖。
  
  “你怎么知道?”楠姐笑道:“有一个电视剧里女配的角色,我真的觉得你非常合适,你要是去试镜,百分之百能通过,你要是不演,那简直是全人类的损失,怎么样,要不要尝试一下?”
  
  “当然,我可不想让全人类蒙受损失。”沙暖也笑了:“什么时候去试镜?”
  
  看楠姐这费尽心思的样子,就知道原主平时有多不努力了。
  
  没想到她居然答应的这么爽快,楠姐差点没反应过来:“后、后天。我先把角色资料发给你,后天再去你家接你?”
  
  “好,没问题。”沙暖道:“我等着。” 
  
  挂了电话,沙暖捧着手机,等楠姐发资料过来:“没想到啊,我居然还有重x旧业的一天。”
  
  沙暖以前是电影学院的学生,只不过做演员不仅需要实力,也是需要些运气的,她最终还是转行了,没做成演员。
  
  现在穿书了,居然还让她有了展示专业的机会,真是造化弄人。
  
  不过在她好好发展事业的道路上,还有一个阻碍,那就是…..她肚子里的这个崽!
  
  按照书里的剧情,她这回肯定是要怀上的,不过因为他们昨晚才那啥,所以还能补救,只要在三天之内吃了避孕药,她就能一了百了一身轻松了。
  
  但是沙暖现在有点犹豫,她还有一点其他的想法。
  
  在以前的世界,她八成是已经凉凉了,要不然也不会穿书。现在穿来这个世界,虽然她知道剧情,但她对这里的感觉还是有些陌生疏离和不自在的。
  
  这里没有她熟悉的人,也没有熟悉的物。
  
  不过现在肚子里揣着一个便宜孩子,要是生下来,那她可就多了一个跟自己真正血脉相连的亲人,要是有了这个孩子,自己以后的生活岂不是更有滋味?
  
  更何况,孩子的爹也活不了几年了,自己也没啥后顾之忧,不用担心有人来跟她抢。
  
  不过她也明白,怀孕生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要是决定生下这孩子,少不了要耽误工作。
  
  唉,真是难办啊。 
  
  “沙小姐,早餐好了,可以下楼吃了。”
  
  在她选择困难症的时候,门外有阿姨叫她吃早餐,沙暖应声:“马上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