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宠文】《肆意宠爱》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六喜桃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首诗

  《他比情诗更撩人》
  文/六喜桃
  
  傍晚时分,S市下起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大街小巷华灯初上,元锦诗背着帆布包出了地铁口,不打雨伞,不遮风雪,直奔四季酒店大楼。
  
  踏入旋转玻璃门,向门童出示请帖,摁下电梯按键……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元锦诗推开三楼化妆间的门,喘着气问,“我没迟到吧?”
  
  她心如火燎,跑的太急,光洁的额头沁出一层薄汗,一双杏眼黑白分明,即使粉黛未施,也很是娇俏动人。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苏媛正倚在化妆桌上喝酸x,扭头看她,笑着回答,“没迟到!xoss急的跟赶着投胎一样,催了三回了,陆氏的人影儿还没见一个呢!”
  
  DN娱乐是娱乐圈数一数二的娱乐经纪公司,旗下有许多知名艺人,诸如金马奖影帝齐霄,歌神林南浔,金钟奖视后秦楚等等。
  
  今天在四季酒店的会议厅举行的签约仪式,陆氏财团将签署合同收购DN娱乐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顺便将陆氏影业下的两部大制作IP作为见面礼送给DN,签约仪式完毕还要举行一场高规格的商业酒会。
  
  此次陆氏财团总裁亲自出席签约仪式,机会千载难逢,DN老板一早下了通牒,叫公司旗下所有艺人务必到场,多在陆总面前露露脸,赚个脸熟。
  
  ——万一陆总看上哪个艺人,想要捧一捧,那DN就要出下一个国民巨星了。
  
  “那就好。”元锦诗这才松了口气。
  
  室内暖气开得足,她脱去外面的驼色大衣,只穿一条香槟色及膝连衣轻纱裙,露出笔直纤细的小腿。
  
  她一路赶来,薄汗未消,瓷白的鹅蛋脸上晕出抹胭脂色。因幼时练习过十年芭蕾,直角肩,肩颈线,气质浑然天成,简直好看到完美。
  
  苏媛咬着吸管,目光从下到上划过她的小腿,细腰,x脯,活像个色中饿鬼。
  
  她盯着元锦诗滑如凝脂的脸看了两眼,猛地惊呼,“我的姑xx,你怎么连妆也没化啊?!”
  
  说罢,她一把将元锦诗摁在化妆镜前,示意化妆师麻溜的上妆。
  
  苏媛是元锦诗同公司的艺人,电影学院表演系出身,没毕业的时候就在几部当红影视剧里打酱油,赚足了一波观众眼缘,后来签约DN娱乐,主演了几部小网剧,虽然没有大红大紫,也拥有了一些知名度。
  
  不像元锦诗,自从两年前签了DN,出演了个古装剧女N号,就再也没接过任何通告,说她是十八线小明星,都是侮辱十八这个阿拉伯数字。
  
  娱乐圈做艺人,忙不可怕,闲才可怕。
  
  这两年来,她没通告,没剧本,不用进剧组,甚至不用来公司打卡,走在大街上不戴口罩不带保镖,都不用担心粉丝会认出自己。
  
  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粉丝。
  
  这生活听起来很清闲,薪酬自然也很清水——没有片酬出场费,只能拿到DN娱乐艺人合同里明文规定的每月六千块的底薪。
  
  这点救济金,还不如写字楼的白领挣得多。
  
  苏媛喝完酸x,对着镜子补口红,随口问道,“你从医院过来的?阿姨身体怎么样了?”
  
  “我妈精神还行,”
  
  元锦诗闭着眼睛,任化妆师给自己上底妆,顿了顿,又说,“医生说最迟下个月就得动手术了。”
  
  元锦诗是单亲家庭,元母的身体一直不好,年前诊断出了心肌缺血,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加上后期住院、康复费用,至少要三十万的花销。
  
  对DN的任何一个艺人而言,三十万简直不值一提,可对元锦诗而言,这幷不是个小数目。
  
  苏媛知道元母的病情的第一时间,就提出要帮她渡过难关,可是被元锦诗婉拒了——她总要自己努力一把,再去求助别人。
  
  苏媛转头看她,语气犹豫,“锦诗,你确定今天就向陆氏总裁自荐?”
  
  元锦诗睁开眼,任化妆刷在她脸上扫腮红,打阴影,“没办法,陆氏总裁x理万机,保镖围身,我没机会接近他。今天他亲临四季酒店签约,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陆氏财团每年都会公开向各个演艺公司征选艺人,本着公开公正的原则,艺人一旦被选中,将担任陆氏财团旗下全线资产的代言人,代言费亦是不菲。
  
  既然是公开征选,就意味着每个艺人都有机会参选。如果能得到这笔代言费,自然不用担心元母手术费的问题。
  
  陆氏财团实力雄厚,涉及商业、文化、地产、金融四大产业,旗下子公司遍布全国。哪怕是糊到爹妈都不认识的艺人,只要能当上陆氏财团的年度代言人,各大商圈、地产和产品线的海报一旦铺出去,国民度立刻上升到珠穆朗玛峰高度,就连写字楼里的保洁大妈都能叫出你的名号来。
  
  陆氏财团的年度代言人是块肥x,任何一个娱乐公司都想将其纳入囊中,每年都力推自家当红艺人参加陆氏代言人的征选。
  
  元锦诗本想通过公司内部报名此次征选,不料DN的boss单钟只报了最炙手可热的女明星杨允上去。
  
  她别无他法,只能在今天陆氏总裁和DN签约的时候,寻个恰当时机,向陆氏总裁递上报名信息,当场自荐。
  
  苏媛有些担心,“我可要提醒你,杨允连任两年陆氏财团代言人,昨天又有娱记曝光她和陆氏总裁的绯闻,你这是在虎口夺食啊。倘若杨允和陆氏总裁的恋情是真的,你今天贸贸然去自荐,想过后果吗?”
  
  杨允是DN娱乐一姐,荧幕形象妩媚美艳,国民度极高,奈何私下性格跋扈善妒,对身边助理非打即骂。
  
  两年前,杨允签约成为陆氏财团代言人,一夜之间,代言海报铺满陆氏旗下所有高端商圈,说是家喻户晓也不夸张。
  
  随后,杨允的片酬水涨船高,影视邀约不断,据说她和陆氏总裁私下的关系也颇为亲密,就在昨天,两人午夜私会的绯闻还在微博热搜上挂了一整天。
  
  倘若杨允和陆氏总裁恋情是真的,元锦诗自荐的举动一定会得罪杨允,至于下场……轻则处处受杨允针对排挤,重则被公司封杀雪藏。
  
  元锦诗思索片刻,眸光闪动,勉强笑了下,“可我总得试试。”
  
  她总得试试,才知道这条路行不行得通。
  
  ……
  
  四季酒店坐落于清江新区中环金融街18号,据传闻,该五星级酒店是陆氏财团名下资产之一。
  
  一列黑色的车队由远及近,在四季酒店大楼前缓缓停下。
  
  车门纷纷打开,保镖分两列排开,自动形成一条通道。
  
  保镖两边早已经围好了一圈举着单反相机的财经记者,更有一些娱乐记者将□□短x对准车内的模糊人影,“咔嚓”“咔嚓”按快门的声音不断,争取明早抢先发个头版头条。
  
  陆氏财团总裁,《财富》杂志封面人物,堂堂陆氏太子爷。平x除了商业会议极少露面,这些无冕之王可不会放过采访的大好的机会。
  
  ——要知道,平时光是刊登几张陆氏财团总裁的照片,就能让新闻的点击量翻上好几番。
  
  总裁特助林郁撑起一把黑色的雨伞,走到车队中间一辆劳斯莱斯旁。
  
  嘈杂的快门声和窃窃私语声戛然而止,空气中弥漫着肃然的寂静。
  
  金色的女神像在蒙蒙细雪中熠熠生辉,劳斯莱斯车门打开,一名英挺的男子从车中迈出。
  
  他身量很高,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高定西服,肩头披件黑色驼绒大衣,愈发显得肩宽腿长。再看黑曜石袖扣、黑色真丝领结,很是一丝不苟,清贵x人。
  
  他肤色冷白到透明,水光潋滟的眼眸被几根垂下的黑发遮住,漫不经心抬眸,环顾了眼四周蜂拥而至的记者,在保镖的拥簇下,提步朝四季酒店的旋转玻璃大门走去。
  
  记者们见他根本不给采访的时间,一个个措手不及,举着麦克风在身后穷追不舍,
  
  “陆总,昨x您和女星杨允夜半豪宅私会被拍,今早陆氏财团股价大涨,请问两者之间是否有必然联系?”
  
  “陆总,陆氏财团和萧达集团的商业竞争x趋白热化,听闻萧氏下一步也将在IT产业有所部署,请问陆总对此有何见地?”
  
  ……
  
  会议厅里,DN娱乐boss单钟在合同上签下龙飞凤舞的名字,起身和对面的英俊男人握手,“陆总,合作愉快。”
  
  陆尔薄唇微勾,起身和他相握,“合作愉快。”
  
  今天陆氏财团总裁莅临签约现场,DN娱乐人事部的准备工作十分充分,从进门到乘电梯,再到步入会议厅,除了陆氏高层和boss单钟一路相陪,还安排了不同艺人在旁陪同,就连签约完毕,都安排了专门的艺人替二位boss收合同。
  
  会议厅一角,苏媛一边目不转睛盯着男人英俊的不像话的侧脸,一边心疼自己把近距离观赏型男的机会让给了元锦诗。心疼归心疼,不忘用胳膊抵了抵身旁美人的肩,“签约结束了,快去收合同!”
  
  元锦诗深吸一口气,迎着众人目光走到长桌一侧,将桌上的两份合同叠在一起,然后……
  
  然后,她应该一言不发,退到一旁,余下的五分钟时间,宣传部另安排了摄影师为二位boss合影留念。
  
  元锦诗站在原地,捏着手中的两份合同,在心中打了无数次腹稿,掌心沁出一层冷汗。
  
  一秒、两秒过去,一身香槟色连衣裙的纤细女子立于会议桌前,一动不动,会议厅中有人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元锦诗深吸一口气,猛地抬头看向陆尔,不料正撞上男人的目光。
  
  他的眼睛狭长,眼尾微挑,睫毛很长,在高挺鼻梁一侧撒下一小片阴影。
  
  脸上神色漠然,不带丝毫情绪,眼底却隐含着锐利锋芒。
  
  他的压迫感太重,两道视线对视,只一眼,元锦诗便头皮发麻,脑海中一片空白。
第二首诗

  ——陆总,您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我想参与竞选陆氏财团年度代言人。
  
  她正想开口,陆尔却淡淡移开了目光,一张英俊侧脸如高岭冰雪,写满了“拒人于千里之外”几个大字。
  
  boss单钟看着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元锦诗,显然被吓得不轻,瞪了元锦诗两眼,她却毫无反应,仍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饶是单钟纵横娱乐圈多年,也顿时被她打乱了阵脚。
  
  堂堂陆氏财团总裁英俊多金,无论走到那里,莺莺燕燕都绞尽脑汁争着往他身上扑,手段之五花八门,叫人大开眼界,偶像剧里那些撩汉x路都是她们八百年前玩剩下的。
  
  元锦诗平x里看起来老实本分,怎么也鬼迷心窍,做起这种不要命的事情?!
  
  要是惹怒了陆尔,当场毁约……单钟觉得,自己离心脏病突发那天也不远了。
  
  为免自家艺人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单钟将合影环节抛到脑后,伸手请陆尔先行,“为了庆祝签约成功,DN还在宴会厅安排了酒会,烦请陆总移步!”
  
  陆尔微微颔首,面无表情地从元锦诗身侧经过,在一群人的拥簇下步出会议厅。
  
  众人前脚出门,苏媛后脚就凑上前,给元锦诗了一个爆栗,“你想什么呢?刚才时机绝佳,趁着签约成功,你若提出自荐,一旦陆总同意,xOSS也绝对不敢反驳,大好的机会,你发什么呆啊!”
  
  元锦诗有苦说不出,一回想刚才陆尔的眼神就觉得后背发凉,只得愁眉苦脸地拿起合同遮住自己的脑门。
  
  苏媛一脸恨铁不成钢,“算了,一会儿的酒会是最后的机会了,你一定好好把握。”
  
  ……
  
  签约顺利完成,已经是傍晚时分。
  
  巴洛克风格的宴会厅里,水晶吊灯璀璨晃眼,暖色灯光亮如白昼,乐队正在演奏巴赫G大调前奏曲,大提琴的醇厚乐声一泄如瀑,音符盘旋,缓慢低沉,托起一室的衣香鬓影,掠影浮光。
  
  DN娱乐和陆氏的随行高层都心情大好,西装革履的男士和优雅女士们手持香槟杯,微笑相碰。
  
  有男人和女人的地方,就有名利、地位和权力的较量。自然也离不开美色和荷尔蒙。
  
  今天的签约仪式,除了在澳洲开巡回演唱会的歌手谢南浔、在京城赶通告当家花旦杨允,DN旗下艺人皆是盛装华服,齐齐出动。
  
  宴会厅中,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黑发悉数用发胶往后梳,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搭在香槟杯上,时不时和影帝齐霄、DN娱乐boss单钟攀谈。
  
  饶是在影帝齐霄面前,他也没有被比下去。
  
  陆氏财团总裁,数年商海浮沉,掌生杀大权,只需动动手指,便能引发金融海啸,股市跌宕。
  
  既然他身上权色兼具,自然会引来群狼环伺。
  
  只见女艺人把深V连衣裙的领口往下拉一拉,露出傲人沟壑,男艺人把衬衫解开三粒纽扣,不经意露出耳垂夺目耳钉。
  
  恰好杨允这个绯闻女主角不在,许多人早就暗中瞄准了陆尔,不惜使出浑身解数,也要得到他的青睐。
  
  不远处,元锦诗从侍者手中接过一杯果酒,时刻注意着陆尔的动向。
  
  身侧的几个小明星眼含桃心,面露崇拜,喋喋不休地讲述当年陆氏财团遭遇前所未有危机,多亏陆少力挽狂澜,扶危定倾,才能幸免于危难。
  
  元锦诗无意偷听完一整部陆氏财团发展史,不禁嘴角抽搐,暗叹男色误人。
  
  随着她举杯饮酒的动作,香槟色裙摆腰间偶有碎钻闪动。一袭直发柔光如缎,鬓边别着一只珍珠发卡,周身装扮素净简单,不失优雅温婉。
  
  “陆总,钟哥,我敬你们一杯。”齐霄冲二人举杯,面上带着熟络微笑。
  
  齐霄是DN娱乐一哥,拿过金马影帝和国际知名大奖,娱乐圈地位举重若轻,却鲜少有人知道,齐家和陆氏乃是多年世交。
  
  香槟杯轻碰,陆尔仰头饮尽杯中酒,喉结上下滚动,下颌线愈发分明。
  
  宴会厅中,他万人瞩目,如被镁光灯追随,哪怕是一个寻常动作,都能掀发一场桃心浪潮。
  
  陆尔习惯了作为人群中的焦点,对于身上聚集的目光、打量也不以为意。
  
  凉酒入喉,眼角余光瞥见一抹香槟色的身影,他回忆起刚刚会议厅里女子的姣好侧脸,俊脸上有漫不经心的慵懒,然后又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
  
  ……
  
  “锦诗,你怎么一个人,助理呢?”
  
  元锦诗正盯着人群中鹤立x群的男人,忽然被问话惊醒,忙扭头看面前的李岚,“岚姐好。白檬和我请假了。”
  
  她没通告,小助理白檬只能跟着她一起领六千块的底薪,上个月,白檬实在过不下去吃糠咽菜的x子,私下里接了几个画稿的兼职,这事元锦诗是知道的——她坐冷板凳,总不能让助理也跟着自己喝西北风吧?
  
  李岚听说了元锦诗急需一笔钱的事,沉吟片刻,冲她压低声音说,“丰瑞投资的那部古装剧正缺个女配角,晚上丰瑞的张总在私人包房有个饭局,我可以带你进去。”
  
  李岚是DN的经纪人之一,一直对元锦诗照顾有加。
  
  元锦诗立刻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笑了下,婉拒道,“岚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晚上我还得去趟医院,可能没空……”
  
  李岚立刻火气上涌,指着元锦诗鼻子就开始说教,“当年老板和我们几位经纪人一眼看中你,是觉得你前途无量,来x必定大火。可两年过去了,但凡你圆滑一些,不至于混到这种地步!你自己算算,都多久没接通告了?你对得起自己这张脸吗!”
  
  元锦诗不是艺术科班出身。当年DN签下她的时候,她大学还没毕业。
  
  单钟和几位金牌经纪人一眼看中她的外形温婉又古典,一张鹅蛋脸上五官绝妙,周身气质超群,如鹤如兰,足够填补娱乐圈这类女演员的空白。
  
  可两年过去了,除了在一部古装剧饰演女N号,元锦诗再也没接过其他通告。
  
  没通告,就没曝光,就带不来粉丝和流量。
  
  李岚想不明白,这元锦诗看着挺机灵,怎么就不会利用自身优势呢?
  
  凭她的姿色,只要去那些饭局上敬杯酒,撒个娇,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又不是让她去卖身,怎么就油盐不进呢?
  
  元锦诗唯恐陆尔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一边听着李岚的数落,一边偷瞄不远处的男人,时不时踮脚张望,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期间有几次,她险些和陆尔四目相对。
  
  元锦诗真心道歉,“岚姐,对不住,让您失望了。当年签合同的时候,我就把自己的从艺底线全写出来了,也理应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您就当我是……五行缺火好了。”
  
  李岚立刻瞪眼,“呸呸呸!在这行混,最忌讳的就是“缺火”,你说什么晦气话?”
  
  话音落了,她又叹口气,“你妈妈的事情,要是有难处,随时开口和我说。”
  
  元锦诗心头一动,眸中涌上些许水光,“谢谢岚姐。”
  
  等李岚离开,元锦诗收拾好心情,一抬头,才发现陆尔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还好苏媛晃着香槟杯及时出现,趴在她肩头,神神秘秘地指了指露台方向。
  
  ……
  
  胡桃木雕花大门将宴会厅和露台隔开,大理石柱子上的丘比特浮雕栩栩如生,白色栏杆上缠绕诺瓦丽斯欧洲月季,露台之后,是四季酒店的后花园。
  
  迷离夜色中,一花树x木墨绿茵茵,远处偶有车灯闪烁,
  
  陆尔正在通电话,骨节分明的手指间燃着支细长的雪茄,缭绕烟雾升腾,隐匿了男人的清俊眉眼。
  
  陆尔望着无边夜色,听着耳畔大洋彼岸传来的语言,心里有些烦躁,伸手将白色衬衫领口扯开两粒纽扣,
  
  脖子上黑色真丝领结不知何时被他丢至一旁,白色衬衫卷至手肘,露出手臂线条分明的肌x。
  
  紧实的轮廓一直延伸到衣袖之下,叫人想窥探更多。
  
  元锦诗打开两扇胡桃木雕花大门,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细雪漫漫,夜风刺骨,她打了个寒战,转身关上厚重木门,把一厅声色犬马隔绝在身后。一方寂静露台,只剩下陆尔说话的声音。
  
  他在说德语。
  
  铿锵有力的发音,不疾不徐的语速,配上低沉磁性的嗓音。
  
  非常迷人。
  
  特助林郁立于雕花大门旁边,见元锦诗突然到访,下意识想上前阻拦,不料陆尔突然侧首,做了一个抬手制止的动作。
  
  自家总裁气质冷淡,和红颜脂粉偶有逢场作戏,私下翻脸无情,如同断绝七情六欲,这回怎么……为这位温婉美人开了戒?
  
  林郁猜不透陆尔所想,更猜不透元锦诗是何方神圣,只好恭恭敬敬立在一旁,臂弯还搭着自家总裁的黑色西服外x。
  
  陆尔还在通电话,元锦诗不好贸然打断,只好静立原地等待。
  
  直到她小腿酸痛,第十三次懊悔今天穿了五厘米的高跟鞋,陆尔才不紧不慢地挂了电话。
  
  他单手掐灭雪茄,转身打量她。
  
  五官周正,骨纤x丰,身材很好。
  
  说倾国倾城有点过了,但胜在气质温婉,增一分则浓,减一分则淡。少见的古典东方美。
  
  DN看人的眼光果然毒辣,这样的璞玉,稍加打磨,假以时x,必然大红大紫。
  
  可输就输在,太心急了。
  
  从签约仪式到宴会厅,她的目光一直黏在他身上欲说还休。陆尔见过太多女人,这样单纯到所有心事都写在脸上的,还是开天辟地头一个。
  
  雪茄的缭绕烟雾散去,陆尔定定的看面前的女人了一会,薄唇微动,“等了很久?”
  
  他的声线低沉,口吻里听不出情绪。
  
  元锦诗自以为掩饰得当,没想到陆尔早已经识破自己想和他搭话的心思,顿时有些尴尬。
  
  她点点头,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开口,“陆总,我是DN艺人元锦诗,您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陆尔语气凉凉,陡然打断,“不能。”
  
  他拒绝的过于g脆,元锦诗整个人愣住,十分错愕,“陆总,为什么我不能参与竞争……”
  
  “竞争什么?”
  
  陆尔扯了扯嘴角,笑意不达眼底,“陆氏少夫人?”
  
  露台光影斑驳,他眸色转寒,似是失去所有耐心,“林特助,请这位小姐离开。”
第三首诗

  陆氏财团大厦,位于S市江北新区中央大道188号,地处裕家湾金融贸易中心,东临江北新区,西眺清江河两畔。
  
  大厦正对着清江河的百舸争流,身后是省体育公园的绿x茵茵。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段,不用多说,便知道陆氏的财力和背景皆是不凡。
  
  元锦诗无暇欣赏金融业的欣欣向荣,径直着朝陆氏财团大厦走去,被助理白檬一把死死拖住,“祖宗!你冷静点!陆氏财团大厦保镖无数,门禁如铜墙铁壁,你怎么进得去?”
  
  元锦诗抿着唇,巴掌脸上写满了“老娘很暴躁”几个字。
  
  今天就算她冒着被保镖围困的风险,也得和陆尔把话说清楚。
  
  昨晚四季酒店的露台上,陆尔一声令下,特助林郁态度强y地请她离开,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陆尔误会了自己的来意,本想想解释清楚,谁知道林郁大手一摆,一队保镖直接闯入露台,不容分说地将她带离了四季酒店。
  
  陆氏财团财大气c,保镖们甚至不忘叫辆出租车,贴心的把她塞进后座,才放心地返回宴会厅复命。
  
  元锦诗前脚刚踏出四季酒店的门,风言风语便传遍了整个DN。
  
  宴会厅里的男女艺人当场目击她“勾|引”陆尔未成,反被陆氏的保镖赶了出去,纷纷如打了x血一般,编辑信息,发送群聊,和列表里的千百位圈内好友分享今x大瓜。
  
  虽然距离新年还有十来天,毫无疑问,“元锦诗”三个字已经完美当选“本年度最佳笑柄”。
  
  元锦诗外表温婉,性子温吞,可犟脾气一旦上来,就算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这件事真是大写的冤枉——她是想自荐,却不是想自荐枕席啊!
  
  更何况,现在陆氏是DN娱乐的大股东,万一那个姓陆的阎王真的以为自己在觊觎他、勾引他,还想坐上陆氏财团总裁夫人的位子,那就真的麻烦了。
  
  倘若他发怒,下令DN将她雪藏,她这凄惨的演艺生涯就彻底到头了。
  
  元锦诗略一回忆那个不堪回首的夜晚,眼前就闪现出陆尔倚靠漫天夜色,看向她的倨傲神情。
  
  ——狗男人,到底哪里来的优越感?
  
  ……
  
  陆氏财团大厦钢筋混凝土结构,周身贴满玻璃幕墙,白天反s出夺目x光。大厦顶层的皇冠式建筑,仿佛在不动声色追忆文艺复兴。
  
  特助林郁乘电梯从六十六楼总裁办下到一楼大厅,期间接了三个电话,一个电话来自DN娱乐boss单钟,一个电话来自本司大厦一楼前台小姐,还有一个电话来自六十六楼会议厅里的自家总裁。
  
  “叮——”
  
  电梯门打开,林郁舒展眉心,走到一团混乱的大厅中央,冲保镖包围圈中的元锦诗和白檬微笑做了个“请”的姿势,“元小姐,单老板特地来电,保镖们c手c脚,没有分寸,要是伤到元小姐就不好了。”
  
  “请您跟我上楼,陆总在会议室。”
  
  伸手不打笑脸人,元锦诗冲他点点头,和白檬一起走向总裁办专用的六十六楼直达电梯。
  
  会议厅里,宣传总监手持激光笔,冲正中的英俊男人恭敬开口,“陆总,此次陆氏IT产品线的宣传方案,我将从市场分析,营销策略和媒体投放及预算三个方面来做汇报。”
  
  陆氏旗下的IT部门潜心打造五年,推出“零度”产品线,涵盖从电脑到手机等一百多种电子产品,计划于元旦当天正式发售。
  
  陆尔穿一身深色西装,黑发一丝不苟往后梳,听着下属汇报,望着大屏幕眉头微皱。
  
  宣传总监迎着他的挑剔目光,忍不住冷汗如豆,自信遁逃。
  
  讲到一半,陆尔耐心用尽,曲起修长指节在木制办公桌上轻敲,“停下。”
  
  他一连抛出七处质问,看着面前总监支支吾吾,口不能言,才把手中RMS05机械钢笔一抛,冷冷丢下一句,“元旦之前若拿不出一份完美方案,你不如早x退位让贤。”
  
  宣传总监连声应下,带着一众部下手忙脚乱收拾文件离开,回到十七楼宣传部工位,一边加急赶制IT宣传方案,一边反省自己是否真的才不配位。
  
  李秘书前脚将人请出会议室,特助林郁便敲门而入,身后还跟着一位年轻小姐。
  
  陆尔抬头看她一眼,整个人微微后靠,抵着椅背。
  
  “元小姐,短短半x功夫,又见面了。”
  
  他语带锋芒,出言不善,元锦诗压着心头火气,不和他一般计较,急急澄清昨晚的乌龙,“陆总,昨晚在四季酒店我太过唐突,或许让您产生了一些误会。”
  
  “我对陆氏少夫人的位子没有任何觊觎之心,我的本意是想和您自荐,参与竞争陆氏财团的年度代言人。”
  
  陆尔静静听她讲完,脸上无波无澜,仿佛早已从单钟口中得知真相,对昨晚的倨傲误解没有任何愧疚表态。
  
  外表绅士派头,内心狗男人行径,好嚣张。
  
  元锦诗微微皱眉,咬了咬牙,克制情绪,勉强冲他展露微笑,“既然陆氏财团秉持公正原则,公开选召年度代言人,我想应征参选,烦请请陆总给我一次参选的机会。”
  
  陆尔面无表情,冷冷打量她。
  
  眼前的年轻女人笑容灿然,瞳仁清亮,看起来……隐隐还有些骐骥。
  
  李秘书得力又体贴,适时从文件夹xx一份艺人资料,躬身递到陆尔手边。
  
  他从上到下浏览,看到学历一栏,微不可察挑眉,然后恢复淡漠神色,将A4纸推回桌边。
  
  “换位思考,不如请元小姐告诉我,陆氏为什么放着知名度极高的艺人不用,非要用你一个寂寂无名的艺人?”
  
  他高挺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澄澈镜片折s冷冷灯光,锐利目光如尖刀,不伤人,却诛心。
  
  媒体对陆氏太子爷的出身和外表铺天盖地报道太多,以至于元锦诗也差点忘了,自己面前的男人是陆氏财团总裁,是个真真正正的商人。
  
  条条大路通罗马,陆氏太子爷就出生在罗马。
  
  权利和金钱伴他左右,再加上与生俱来的英俊相貌,这样的人,仿佛生来就该站在万丈云端俯视一切。
  
  元锦诗听出他话中讥讽,再也挂不住唇边微笑,清澈眸子黯了黯,沉默片刻,方道,“不是‘非要’。”
  
  她复抬起眼眸,不卑不亢,脊背挺直如松,“我只求一个参与竞选年度代言人的机会。至于合不合适,能不能胜任,任凭陆氏股东和高层进行判断选择,我对结果不会产生任何异议。”
  
  “陆总,我有自知之明,也没有那么贪得无厌。”
  
  ……
  
  省第一附属医院。
  
  元锦诗推门进病房,查房的女护士刚刚为元母量完血压,冲她微笑说明,“元小姐,你母亲最近的情况都很稳定,非常适合进行手术。”
  
  元锦诗笑着道谢,脱下外x和挎包挂好,往保温杯里添满温水,给病床上的元母喂水。
  
  元母敏感察觉到女儿的坏心情,轻轻推开水杯发问,“锦诗,手术需要不少费用吧?”
  
  元母是地地道道江南美人,就算声音虚弱,脸色苍白,姿容依旧不减。元锦诗一身清澈温婉,不过只得了元母三分真传。
  
  元锦诗这才发觉自己没藏好情绪,忙换上开心笑脸,“没有的事!妈,你放心,你女儿朋友很多,一个个都仗义的不得了,手术费的事情不用你担心。你只要安心养病就好。”
  
  “借了也是要还的,还要承下不少人情。都是妈妈拖累了你。”元母说了几句,眼眶微红,“当年你大学还没毕业,如果不是因为我,也不会和DN签约,贸贸然踏入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
  
  病人最忌心情波动。元锦诗忙拿纸巾为元母擦泪,一时慌张,口不择言,“什么承情不承情的,妈你别想太多,大不了我去找爸……”
  
  听到那个称呼,元母瞳孔紧缩,急促喘息,紧紧握住女儿的手,“你不准去!就算我死了,你都不要拿他一分钱!”
  
  元母和元父的恩怨千篇一律,并不值得细讲。
  
  大致是,曾在神父面前立下一生一世诺言的爱侣,却经不起c茶淡饭的打磨,海誓山盟还在,却渐渐相看两厌,x久天长,终于一拍两散,互成仇敌。
  
  多年来,元父对孤儿寡母不闻不问,另娶妻生子,再享天伦之乐。元母心中藏着怨恨,经年累月,终成了心底不能提及的伤疤和一块剜不掉的毒瘤。
  
  元锦诗红着眼将元母安抚下来,为她盖好白色薄被,哽咽着轻声说,“妈,你冷静一会,今晚邵医生值班,我去找他问一问手术安排。”
  
  回应她的是一室安静。
  
  元母侧身躺着,x中郁结,并不答话。
  
  元锦诗咬了咬唇,心头说不出来的堵和闷。
  
  晚上八点的医院走廊空荡荡的,她转身轻轻关上病房的门,望着蓝白相间的走廊墙壁,长长出了一口气。
  
  蓝色,冷色调中最冷的色彩,常常让人联想到冷静、理智与纯净。
  
  元锦诗从小跟随母亲生活,两人常因为她无意提起父亲而争吵,今天这样的情况,已经不知道上演过多少遍。
  
  在满目蓝白色和刺鼻的消毒水味中,元锦诗平复心情,找回理智,开始反省今天她在陆氏财团大厦六十六楼会议室的所作所为。
  
  往好了说,是不卑不亢,往坏了说,是出言不逊。
  
  陆尔是什么人?xoss单钟都要陪着笑脸相迎的人物,名利场上多少人拜倒在他裤脚,只求他一根手指点石成金。
  
  她倒好,图一时痛快,在他面前y气的不得了,说了那样一番不知好歹的话,还想得到年度代言人的名头——请问是在做什么白x梦?
  
  元锦诗有点垂头丧气,她贴着墙壁站立,修长天鹅颈微微向下,蔷薇色嘴唇抿了抿,一股无力感如潮水袭来。
  
  算了,本来也没对陆氏代言人抱太大希望,这事x了就x了,大不了继续做她的冷板凳,起码还有DN每月六千块的救济金在,总归没到山穷水尽的那一天。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