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文】《老公他版税千万》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红心柚子核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 1 章

  六月中,M市已然入夏,燥热难耐。
  
  舒灿夏身上穿着正红色的石榴花图样秀禾,头上的发饰随着步伐摇曳。婚礼结束后她便连人带行李被送了过来,进门后到现在两小时有余,除了厨房的一盆绿萝,其余的一个活物都没看见。
  
  舒家从去年年底开始便有些不景气,过了年更是一x不如一x。半月前秦家突然上门,说是长子二十有七还未婚配,问舒家是否有意。
  
  舒家应下的第二天,聘礼悉数上门,公司运转步入正轨。
  
  舒灿夏对这桩婚事倒是没什么抗拒的,从小到大没少见为了家里公司赔上婚姻幸福的,更何况秦家此举算是“扶贫”了,她没有理由不答应。
  
  不过从订下到结婚,她一直没看见过自己的准老公,着实有些好奇。从前期下聘礼,到今x的迎亲全部都是这位秦家大少爷的弟弟秦遥代劳。包括秦家一直以来所有需要露面的事情,也全部是秦遥出面,秦家大少秦迹则少有人提起。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舒灿夏打听到了那么点儿小道消息,只知晓他脾气不好腿脚不好,兴趣、工作、样貌都无人知晓。
  
  舒灿夏在一楼转了一圈没看见任何关于她老公的信息,拎着裙子在楼梯口坐下。
  
  她歪着脑袋倚在墙上,由衷地希望他们兄弟俩一母同胞能长得像点儿,要是有秦遥七分的容貌,舒灿夏也能心安理得地说服自己跟他躺在一张床上。
  
  不过也有人传说秦家大少是因为长得不好看才不见人的……舒灿夏觉得可能性不大,秦家基因好,她那个老公应该也丑不到哪儿去。
  
  天已经黑透了,舒灿夏困得哈欠连连。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脚步声吵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正好瞧见不远处玄关坐着的男人的背影。
  
  男人坐在一张全黑的轮椅上,身旁还有一只半人高的行李箱,也是亮黑色的。他的右手握在扶手上的控制杆上,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皮肤呈一种近乎病态的白皙。
  
  舒灿夏x了x嘴角,有些紧张地攥着裙摆。她不知道要不要过去推轮椅,或是帮忙推箱子,她甚至都不敢说话,怕吓着他。
  
  “地上不凉?”
  
  正当舒灿夏斟酌着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秦迹的声音从玄关传来。
  
  他控制着轮椅回身,几乎和坐着的舒灿夏平视。
  
  秦迹脸上架着一副银色边框的飞行员眼镜,看她坐在楼梯上还没动,微微挑了一侧的眉毛,自我介绍道:“我是秦迹。”
  
  “你,你好……”舒灿夏屏住呼吸,揉了揉酸麻的脚起身。
  
  她咬着牙走到秦迹跟前,一秒没犹豫,直接蹲在了轮椅边上微微仰着头看他。
  
  “我……”
  
  她望着轮椅上的人,有几秒的怔愣。
  
  秦迹确实同弟弟秦遥有七分相像,可他毕竟年长几岁,更沉稳内敛些。
  
  舒灿夏离他大概一米不到的距离,这距离说近不近,但足以让她看清秦迹敞开两粒纽扣的衬衫下的锁骨、脖间微动的喉结、紧绷却又线条感流畅的下颌线……
  
  跟近年来流行的欧美浓颜系帅哥不一样,秦迹是极其正的长相,典型的东方审美,五官周正,一双眼睛望着你的时候毫无攻击性,眉目如春水。
  
  饶是舒灿夏一个娱乐圈36线小演员见过不少帅哥,怕是除了几个号称娱乐圈神颜的男明星外也没几个能比他好看了。
  
  试问哪个少女见了他不会大叫一声“我可以!”
  
  “咕咚……”舒灿夏咽口水的声音在空旷的客厅里显得格外刺耳,她的双颊一瞬间就红了。
  
  “饿了?”秦迹没什么异样,指了指餐厅的位置道,“冰箱里有吃的。”
  
  “嗯,谢谢。”舒灿夏抿着嘴,知晓他说的是肚子饿,思绪却控制不住地想到了别的事情上去。
  
  “自便,房间在二楼西边第二间。”
  
  秦迹说完后回身拖过行李箱,往楼梯的方向去。
  
  舒灿夏起身四处看了看,立刻上前去,“我帮你吧。”
  
  “不用。”
  
  秦迹将轮椅停在楼梯口旁的一个小门前,摁了门框上的按钮,门开后轮椅驶进,几秒后缓缓关上。他腿脚不便,房子里的所有设施都是特地打造的,处处都有机关。
  
  冰箱里有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舒灿夏也不愿意忙活,热了一杯牛x填饱肚子便提着裙子上了楼。
  
  她去卫生间卸妆洗漱,随后提着裙子推开房门。房间装修简约,黑白灰为主,看不见任何有生活气息的杂物摆放,一点儿喜庆的气氛都没有。
  
  舒灿夏将头上的凤冠摘了随手放在茶几上,随后开始解上衣纽扣。
  
  秀禾里面是一条红色的单裙,长度大约在膝盖上一寸,绣着中式的花样。
  
  秦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舒灿夏低头整理裙摆的样子,他微微蹙眉,这姑娘东西不分?怎么到他房里来了。
  
  氤氲的水汽从浴室xx,朦胧之间,舒灿夏卸去粉黛的脸被红裙衬托得更为清丽。
  
  秦迹皱着眉,立刻低头将大敞着的睡衣扣子扣上了。
  
  舒灿夏局促地上前一步,等他整理完衣服以后弯腰握住秦迹的手臂,“我扶你吧。”
  
  秦迹撑着轮椅起身在床沿坐下,看见舒灿夏还穿着婚服,问道:“没洗漱吗?”
  
  “外面浴室的水是凉的。”舒灿夏指了指门口的位置,随后抿着嘴问道,“我能在你这儿洗吗?”
  
  得到秦迹应允后舒灿夏出去拿了睡衣进来,浴室里还留着男士沐浴露的味道,熏得她脸越来越热。
  
  吹完头发出去,舒灿夏轻手轻脚地关门,掀开被子一角进去。
  
  她翻了个身,手臂不小心碰到了秦迹。她吓得往床沿旁挪了几寸,随后屏住呼吸等了几秒,未察觉身后有什么动静才彻底放松下来,慢慢地睡沉了。
  
  次x一早,舒灿夏半梦半醒间隐隐听见外面有人说话。她迷迷糊糊睁眼,偏头一看身边已经没人了,手探过去,被窝里温温的。
  
  “少爷,秦老爷子说昨x你没赶得回来也就罢了,今x回门一定要去。”这声音舒灿夏识得,是秦家的管家,前几次婚礼筹备他都在场。
  
  “嗯,麻烦李伯特地走一趟告诉我。”秦迹手里握着一只敞口建盏,小口抿着茶水。
  
  茶几上整齐地摆放着几个红色的礼品袋,跟周遭的色调格格不入。
  
  舒灿夏进屋梳洗完毕后再从二楼往下望,李伯已经走了,秦迹身旁站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男人。
  
  “老板,您要不要把舒小姐叫下来,赶点儿紧,许是还能赶上午饭。”
  
  秦迹原本低着头在看书,听见他的话后抬头斜了他一眼,“舒小姐?”
  
  “我说夫人……”
  
  秦迹摆摆手示意他去门外候着,“给舒家打声招呼,就说耽搁了一会儿,晚些回去。”
  
  听到楼下关门声后,舒灿夏才缓步从楼上下来。
  
  “早。”她站在离秦迹两米的位置,不知如何称呼他,便省了去。
  
  “十点五十五分,哪儿早?”秦迹合上书,控制轮椅往餐厅走,“不用拘束,昨x我父母说的那些话也不用放在心上。”
  
  “昨x?”
  
  舒灿夏在心里嘀咕:你昨x又不在。
  
  “我脾气差,不会照顾人,不爱出门……早点要个孩子。”秦迹示意舒灿夏坐下吃早饭,他父母那x说辞他都能背下来了,“以后见着敷衍过去就行了。”
  
  时间已经不早,故而早饭吃得极为简单。烤过的全麦吐司和牛x放在冷冰冰的白色瓷盘里,跟酒店自助餐似的。
  
  舒灿夏没什么胃口,啃了两口就撂下了,捧着玻璃杯小口抿着牛x。
  
  “好了就走吧。”
  
  跟在秦迹后面到了玄关,舒灿夏看着门外的三级台阶,探头张望着是否有供轮椅进出的坡道。
  
  “看什么?”
  
  秦迹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舒灿夏一扭头习惯性地视线放低,没想到只瞧见了他的小腹。
  
  “你……”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后退了一步再抬头才将人看全。
  
  舒灿夏自认不矮,却没想到秦迹竟然还比她高了一个头左右。他手里握着根乌色发亮的木质拐杖,无名指上的婚戒在阳光下亮得刺眼。
  
  “能站,能走。”秦迹言简意赅,他的腿只是不能久站,撑着拐杖虽说不上健步如飞,但正常走路不成问题。
  
  舒灿夏先行出门,站在台阶下紧张地看着他,直到秦迹迈着步子稳稳当当地站在她跟前才放下心,原来他的腿没外界传得那么严重。
  
  上了车,秦迹见她还时不时扭头看自己,问道:“外头人怎么说我?”
  
  “性情古怪,性格孤僻,相貌丑陋,躺在床上动不了……”舒灿夏嘴比脑子更快,脱口而出道。
  
  前面开车的男人先没忍住笑了,从后视镜里打量二人。
  
  “那你还愿意嫁过来?”秦迹转动着无名指上的婚戒,慢条斯理地问道。
  
  舒灿夏低着头小声嘟囔,“谁让你们秦家财大气c,同公司倒闭回收房产相比,嫁个人算什么……”
  
  秦迹勾了勾嘴角没再说话,合眼假寐。
  
  舒灿夏小心翼翼地扭头打量他,除了脾气冷了点,表情少了点儿,她这个新婚老公好像也还凑合。
  
  她又细细看了一遍秦迹的五官,是相当地凑合。
第 2 章

  车很快停在了舒家门口,舒灿夏先行下车,站在一旁。
  
  秦迹下车的动作没有舒灿夏想象得费劲,单手拄着拐杖,甚至莫名生出几分贵气。他站稳后朝舒灿夏伸出手,后者立马上前两步挽住他。
  
  “站直,抬头。”秦迹微微皱眉,她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同丫鬟搀着少爷似的。
  
  “夫人,老板真不是豆腐做的,您放心。”
  
  舒灿夏看向开车的男人,听见那声夫人她浑身跟通电一样哆嗦了一下,“你,你还是别叫我夫人,搞得我跟四五十岁了一样。”
  
  “那叫嫂子?”
  
  虽然还是听起来年纪挺大的,但总比夫人好多了。
  
  看见舒灿夏点头,赵文曜笑了笑,将后备箱的礼品袋拿出来跟在二人后面进门。
  
  几分钟后,客厅沙发上坐满了人。
  
  舒鸿才今x第一天见秦迹,因着秦家自然是对他客气,“小秦啊,就当自己家一样,这次还多亏了亲家,要不然……”
  
  “您客气。”秦迹面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却毫无亲近二字可言。他坐在沙发上,将舒灿夏的手抓过来放在膝盖上摩挲。
  
  “那是舒念卿,我小女儿。”舒鸿才指着边上穿着艳丽的舒念卿,疼爱道,“性格跟她姐姐不一样,安静,也乖巧。”
  
  秦迹扫了一眼舒念卿,满身名牌也挡不住的小家子气。
  
  舒鸿才十年前和现在的妻子朱珂再婚,再婚当年便有了个十一岁女儿的事情整个M市人尽皆知。虽说对外说是继女朱姓改为舒姓,可了解些内情的都知道舒鸿才是生父,而非继父。
  
  外头都传说舒鸿才跟原配妻子离婚后找了个小门小户没怎么读过书的女人,朱珂对他百般顺从万般依赖,生出的女儿气质上跟舒灿夏差得可不止一截儿。
  
  “非一母所生,自然不同。”
  
  “是,是。”舒鸿才有些尴尬,他拍了拍舒念卿的手又说道,“当时二少过来的时候也没明确说秦老爷子看中了哪个女儿,我和夏夏商量了以后还是觉得她年纪大稳重些。念卿才过了二十一岁生x,年纪尚小……”
  
  当时舒鸿才劝舒灿夏结婚的时候就是这副说辞,后者都听腻了,此刻懒懒地靠在沙发背上不说话。舒念卿年纪小是不错,可她年纪也之比舒念卿大了两岁而已。
  
  “是啊,原本我也是乐意的……”舒念卿今x腮红打得过于重了,低着头,一副含羞之态,“姐夫的家世样貌样样都好。”
  
  秦迹正好探身喝水,看见了舒灿夏嘴角微微耷拉了一瞬,放下水杯望着舒鸿才不慌不忙地开口:“爷爷自然中意的是夏夏。”
  
  “我说话直接您也别介意,爷爷那一辈思想老旧,看中门第,继女进不了秦家。”
  
  这话一出,在场除了舒灿夏以外的三人面色都不太好看。
  
  秦迹怎么可能不知道舒念卿是舒鸿才亲生的,此刻说出继女二字多多少少带着羞辱的意思。
  
  原本舒鸿才还有意给舒念卿和秦迹的弟弟秦遥牵个线,这下也不好再开口了。
  
  正当气氛尴尬的时候,朱珂过来说饭菜好了。
  
  五个人闷头吃饭,都搁下筷子后,舒鸿才不咸不淡地说了几句让舒灿夏嫁进舒家后别再任性之类的话。
  
  秦迹见舒灿夏兴致不高,他也不愿意同舒鸿才虚与委蛇,g脆提出离开。
  
  舒鸿才都没留他们,起身和和气气地送他们出去,舒灿夏这嘴本就够厉害的了,谁知道秦迹更会给人找不痛快,他面儿上已经快挂不住了。
  
  车开出了小区,舒灿夏没忍住趴在窗户上笑了一声。
  
  “刚才说话可能过了些。”秦迹早就过了趁一时口舌之快的年纪,方才实在是忍不住才呛了两句。
  
  舒鸿才宠爱舒念卿这事儿早有耳闻,像他那个年纪的人,比起舒灿夏这种做什么事儿都有主意的姑娘,自然是更喜欢事事听话扮可怜的。
  
  不过那毕竟是舒灿夏的父亲,秦迹细细想来他方才似乎不太尊老?
  
  不过尊老爱幼这事儿秦迹也不常g,毕竟仗着条不太灵便的腿在家就能横着走,在外也没怕过谁。
  
  “平时家他就一天到晚念叨我,我一般也懒得跟他争,一点儿不合他心意就苦口婆心劝我学学舒念卿……”舒灿夏叹了口气,“对了,我有个事儿想跟你商量,我明天就要工作了,去试镜,然后隔天还得出差,大概一周左右。”
  
  秦迹微抿着唇,“不用和我商量,结婚以后你也不用顾忌什么,我不会g涉你。”
  
  “我就是想着爷爷会不会不喜欢我出去拍戏。”秦家观念十分传统,家规严格,不光是看中连结婚对象的家庭、工作,就连离婚后何时能再娶都得等老爷子点头。
  
  “爷爷确实不喜欢小辈整天上电视。”秦迹仍然把玩着手上的戒指,随后抬头看着舒灿夏,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不喜欢便不喜欢吧,他也不喜欢我的工作。”
  
  舒灿夏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怪不得爷爷说……”
  
  “说什么?”
  
  “说你刺儿。”
  
  秦老爷子还说秦迹脾气差,嘴坏,但是好在心地善良……
  
  到了家,秦迹自己先上楼休息,留下赵文曜帮着舒灿夏将昨x运来的几大箱行李拿上楼。
  
  “嫂子,这什么啊?”赵文曜弯腰试图抱起箱子,可那箱子像是长在地上了一样,他换了几个姿势都抬不动。
  
  “书,那个电梯我们可以用吗?拖过去好了。”
  
  赵文曜打开箱子一看,里面整整六摞各式各样的书,其中一摞他很是眼熟,“秦……秦亦?”
  
  “嗯,我男神!你也知道?”舒灿夏和他一起将箱子拖进电梯间,摁下关门键,将大箱子送上二楼。
  
  “啊,男神啊……”赵文曜咽了咽口水,“认识啊,挺火的嘛不是。”
  
  “是啊,跟你们家秦大少爷的名字还挺像。”
  
  “是,是啊,真巧。”
  
  电梯间空间有限,舒灿夏和赵文曜从楼梯上去接书。
  
  “这些房间有空的吗?卧室应该放不下。”
  
  “最西边那间是留给你的书房。”赵文曜指了指,“书橱书桌都有,你要是还想要什么,我让人去买。”
  
  舒灿夏点点头,随后一愣,看向赵文曜手指的方向,“那是西?”
  
  赵文曜被她问懵了,拿出手机指南针原地转了一圈,“是西啊。”
  
  舒灿夏呼吸一滞,快步过去西边第二间屋子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淡粉色的床帘、淡粉色的床单,还有一应俱全的拖鞋和梳洗用品。
  
  所以她昨天g了些什么?
  
  在秦迹提醒她房间是西边第二间后去了东起第二间秦迹的房间,掀开被子上了秦迹的床?
  
  “你怎么了嫂子?”
  
  “没事,就是有点想死。”舒灿夏僵在原地。
  
  她的新婚丈夫,细心体贴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对她无比尊重,在二人还不熟悉的时候分房睡。
  
  跟秦迹比,舒灿夏觉得她简直就是登徒子。
  
  赵文曜将东西都给她拖到了房间门口,然后上楼和秦迹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舒灿夏一个人在房间里收拾到天黑,累得趴在床上直哼哼。
  
  出了汗,她想着先洗个澡再吃晚饭,在房里找了一圈没看见毛巾和牙刷,想起来是昨x放在秦迹房里的卫生间了。
  
  长出一口气,舒灿夏雄赳气昂昂地走到秦迹房门口,安慰自己不要脸红:“反正领证了,睡一张床合法。”
  
  她敲了敲门,里面没人答应,想着秦迹或许是在楼上书房,就直接推门进去了。她拔了床头旁的手机充电器,然后打开浴室门……
  
  “对,对不起!”
  
  秦迹正擦拭身子,突然浴室门被人推开,拦都没来得及拦。他此刻未着寸缕,头顶一盏照明灯,被人看得一g二净。
  
  舒灿夏吓得后退两步,捂着脸瘫坐在床上。
  
  秦迹是属于清瘦的类型,不过分g瘦,很匀称。她方才不小心瞟过他的腿似乎也与正常人无二样,再就是……
  
  舒灿夏闭着眼,强迫自己不去回忆,她脸慢慢变红,连带着耳朵、脖子都烫得吓人。
  
  五分钟后,秦迹从浴室推门出来,看见的就是舒灿夏红得很熟螃蟹一样的脸。
  
  “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在楼上,我就是来拿我的毛巾和牙刷,我……”舒灿夏眉头紧锁语速飞快,那绝望的表情,像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一样。
  
  “没事。”秦迹声音淡淡的,“地上有水,进去小心点儿。”
  
  “啊?”舒灿夏呆呆地仰着头看着他。
  
  “还坐着,要跟我礼尚往来?”
  
  秦迹眉目带笑,抬手往舒灿夏的方向伸。
  
  等他的手碰到自己的衣领的时候,舒灿夏突然明白了礼尚往来的意思。她红着脸起身,还没来得及走就被秦迹拽住了袖子,“衣领。”
  
  舒灿夏低头一看,衣领钻到了里面,歪歪扭扭的不成样子。这下她脸更红了,去浴室拿了自己的东西以后一刻没停,低着头跑出房间。
  
  秦迹勾着唇角,听见小兔子一样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他低头看见手机上秦遥发来的消息。
  
  【秦遥:哥,有老婆的感觉怎么样?我和咱妈打赌了,赌你那个狗脾气什么时候把人气走。】
  
  【秦迹:感觉不错。】
  
  【秦迹:挺好玩儿的。】
  
  【秦遥:好玩儿???】
  
  【秦遥:哥,我还小,你这是什么虎狼之词?我听不懂!】
第 3 章

  试镜那天太阳不大,清晨有风。
  
  舒灿夏六点半就起来了,换衣裳出门跑步。一路上她看见了不少人家的花园,都种着花卉植物和蔬菜,不像秦迹家里光秃秃的一个x坪,还都快被兔子啃秃了。
  
  回去后,舒灿夏洗漱打扮完下楼,垂眸小口喝着牛x,一片面包撕着吃。
  
  秦迹一进餐厅就看见她愁眉苦脸地啃着全麦面包片,问道:“减肥?”
  
  舒灿夏摇摇头,“今天试镜,少吃点儿没有小肚子。”
  
  赵文曜看了一眼秦迹,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试镜?不会是你男神的戏吧?”
  
  “是啊。”舒灿夏提到这个就抑制不住笑脸,“大公司,大制作。”
  
  “什么?”一直没说话的秦迹抬起了头。
  
  “《定昏》,秦亦你认识吗?写小说的,就是你的名字去个走之底。”舒灿夏说完后没等秦迹回答自己先否定了。
  
  “听过。”
  
  秦迹用x油刀给面包抹果酱,从上到下一排排抹匀,边边角角都不放过。
  
  赵文曜故意看向秦迹,揶揄舒灿夏:“你那男神连长什么样儿都没透露过,指不定长得跟门上的辟邪神兽一样……”
  
  舒灿夏瞪了赵文曜一眼,“谁说不露脸就是丑了,他长什么样儿我都喜欢!”
  
  “满脸麻子也喜欢?”
  
  “喜欢!”
  
  “肥头大耳也喜欢?”
  
  “当然!”
  
  赵文曜双手抱拳,“行,我错了嫂子,佩服。”
  
  舒灿夏吃完后拉开椅子起身,将盘子送进厨房。
  
  餐厅只剩赵文曜和秦迹二人,赵文曜小声凑到秦迹旁边,“老板,你不准备告诉嫂子你就是……”
  
  秦迹斜了他一眼,“辟邪神兽,满脸麻子,肥头大耳?”
  
  “不是,我这不是……”赵文曜讪讪地笑着,挠了挠头准备辩解,一抬头却看见秦迹不太正常的脸色,“老板你脸怎么红了?”
  
  “脸红?没发烧吧?”舒灿夏从厨房出来,只听见了最后一句。
  
  “没事。”秦迹低头咳嗽了一声,瞟了一眼赵文曜,示意他别乱说话。
  
  “你们慢慢吃,我就先走了。”
  
  “嫂子,祝你试镜顺利!”赵文曜马屁精属性被激发了,“要我说你这长相特别地清新脱俗,跟那些大红唇一点儿都不一样,一定能面上。”
  
  “你说是吧,老板?”
  
  秦迹放下了手里的x油刀,看着舒灿夏漫不经心道:“嗯,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
  
  舒灿夏扯出了一个十分僵y的微笑,“是吧,我觉得您也是,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不光您,隔壁那哈士奇也是,长得多眉目清秀啊。”她朝秦迹展露出一个十分真诚的微笑,拿上包出门。
  
  萧菱菱给她叫了滴滴,舒灿夏到门口后没看见车,原地等了一会儿,没想到车还是从他们小区里开出来的。
  
  “您好,是尾号2288的舒女士吗?”司机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给她递了瓶水过去,“请您系好安全带。”
  
  舒灿夏坐在后座上,打量着车里的装饰,这年头霸道总裁也流行兼职快车司机了?
  
  车很快停在和悦的办公楼下,舒灿夏远远地看见萧菱菱坐在花圃边儿上揪花坛里的杂x。
  
  “你怎么不进去等我?”舒灿夏快步上前将遮阳伞撑到她头顶,“你再晒就成熊本熊了。”
  
  “我也想进去啊,人家说了,试镜的从后门走。”萧菱菱拉着舒灿夏绕开正门,她瞪着门口的保安,愤愤不平道:“明明我刚才看见柳悠然就是从正门进的。”
  
  “谁给你的勇气拿我跟柳悠然比?”
  
  柳悠然是舒灿夏上部古装戏中的女主,半月前凭借着一部都市小甜剧走红,连带着她那部古装也未播先火。
  
  萧菱菱抬手掐了掐舒灿夏的脸蛋,“怎么不能比?都是女的怎么不能比!看我们夏夏有鼻子有眼睛的,长得多好看。”
  
  舒灿夏脑子里突然出现了早晨秦迹的话——“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
  
  刚出电梯,舒灿夏立刻打了个x嚏,各色香水味儿混杂在一起,她这个鼻炎患者差点厥过去。
  
  “我去……这要是面试个几天,这层楼都得腌入味儿了。”萧菱菱将手放在鼻子前面扇了扇。
  
  等候厅是由一个舞蹈教室改的,乌泱泱坐满了人,还有坐不下站着的。这还是舒灿夏第一次一次性见到这么多女孩子,让她不禁想到了宫斗剧里的选秀,花枝招展,争奇斗艳。
  
  “柳悠然不在,估计还有一个厅是她们有点儿名气的艺人待的。”萧菱菱转了一圈都没看见座位,只能让舒灿夏靠着墙休息。
  
  她们进来没几分钟,就有工作人员进来叫名字,一次二十个人,十个直接进,后十个在门口排队候着。
  
  工作人员叫到舒灿夏的时候屋里的人已经走了一大半了,她刚一出门就被人递了两张卸妆x巾,“眉毛、睫毛、发际线,有做过的吗?”
  
  “没有。”舒灿夏对着手机屏幕卸妆,卸完之后一个戴着橡胶手x的男人走到她旁边,“脸动过吗?”
  
  舒灿夏摇摇头,被他用手捏捏下巴拽拽鼻子,检查过后才放了进去。
  
  屋里坐着四个人,三男一女。
  
  “第一个,第三个,第四个,第六个留下,其余的可以出去了。”最边上的男人只扫了一眼,十个人只留了四个。
  
  “舒灿夏,名字不错。”男人看了一眼手上的资料,问道,“最喜欢哪个角色啊?”
  
  “周之谣。”
  
  “女一啊,小姑娘口气不小。”
  
  舒灿夏大方地笑笑,“您问我喜欢哪个,就角色而言我确实最喜欢女一。”
  
  “哦?那你觉得你能演哪个啊?”
  
  “冬梅、秋桂、春阳、夏荷,都行吧?”舒灿夏说了几个丫鬟的名字,逗得在场几人忍俊不禁。
  
  问了几个跟戏没什么关系的问题就让她回家等消息了,舒灿夏迷迷糊糊地出了门,见着萧菱菱的第一句话就是:“真成选妃了,看了一眼就请走了六个。”
  
  “是啊,一轮筛就是看长相。你那个男神面子还挺大,我刚才在隔壁看见和悦的老总了,亲自坐镇。”
  
  “不愧是他。”
  
  萧菱菱看她得意的样子,一巴掌拍上去让她收敛,“才过了第一轮走路就六亲不认了,祖宗,你好歹签完合同再嘚瑟,你接下来可是一个通告都没了。”
  
  “少女,我命由天不由我,要懂得感恩上天赐予你的假期,要是哪天老天不长眼让我火了,想歇都歇不了了。”舒灿夏拍了拍萧菱菱的肩膀,“反正有我在一天,就不会让你饿着的。”
  
  “不好意思,稍等,是舒小姐吗?”
  
  舒灿夏一听见后面有人叫她,立刻又恢复了岁月静好的样子回过头,“我是,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段总的秘书,我们段总请您过去一趟。”
  
  “段总?哪个段总,是我想的那个段总吗?”萧菱菱先激动上了。
  
  她说的是段生和,和悦娱乐的老总,业内出名的慧眼识珠,看上的没有不火的。而且段生和不仅财大气c,还长了副好皮囊,不知多少女明星想跟他搭上一点关系,不为了资源,哪怕为了他那张脸,单独吃上一顿饭都值了。
  
  “是的,您跟我来。”秘书将舒灿夏带到了尽头的一个小房间里,“助理在门口等就可以了。”
  
  舒灿夏整理了一下衣裙推门进去,里面同样是坐着四个人,还是她都能叫上名字的四个人。
  
  “段总、刘导、陈导、张制片。”舒灿夏打完招呼后站在原地,接受四位大佬的目光洗礼,心脏跟打鼓似的咚咚咚响个不停。
  
  “哪个公司的?”刘杨奇导演觉得舒灿夏脸生,不知道段生和为什么要特地把她叫来。
  
  “至景。”
  
  “哦,至景……”刘杨奇点点头,面无表情地看了旁边的人一眼,“没听说过。”
  
  舒灿夏没忍住笑了笑,“小公司。”
  
  这边的四位就比方才那边纯看脸的专业多了,问了舒灿夏关于戏里角色的见解,以及对于秦亦作品的印象。
  
  说到秦亦可就到了舒灿夏的主场,别的不知道,她粉了几年的男神还能不了解?她从人物性格到文风文笔,把在座的四个人讲得一愣一愣的。
  
  “你单身吗?”段生和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屋里随后死一般地寂静。
  
  “啊?对,对……”舒灿夏迟疑了一秒,还是给了肯定答案。
  
  “哦,行了,回去等通知吧。”段生和靠在椅背上,懒散地拿起手机看。
  
  舒灿夏走后,刘杨奇没忍住凑到段生和旁边,“段总,你不会是……”
  
  “不是,只是觉得她长得有点儿像我朋友的妻子。”
  
  “哦这样,才22岁的小姑娘,您应该是看错了。”
  
  “嗯,或许吧。”
  
  段生和在微信里翻到秦迹的头像,低头敲键盘,连接下来进来的是谁都不知道。
  
  【段生和:我看见你老婆了。】
  
  【段生和;她说她单身。】
  
  【秦迹:哦。】
  
  段生和笑了一声,随后起身,“你们继续,我还有点事儿。”
  
  “段总,那位舒小姐……”进了电梯,秘书没忍住八卦。
  
  “秦迹他老婆。”
  
  秘书反应了好几秒,“谁?”
  
  “哦,秦亦,这家伙取笔名图省事儿,去了个走之底就用了。”
  
  秘书反应了两秒,吃惊地倒吸一口气,“就是您说的那个秦老师一眼在综艺看上了,然后还把人骗回家的女孩儿?”他觉得他们这些大佬的心思实在是猜不透,人家都是看电视粉爱豆,他们倒好,看电视找老婆。
  
  “对了,我已经按您的意思去给L姐透过口风了,她说会尽快联系舒小姐。”秘书说完后就明白了,“原来您是因为秦老师才想把她签过来的,到时候秦老师和她的婚讯一传……”
  
  “她没有老秦也能红。”
  
  甚至人家压根就没把秦迹这个老公放在眼里,方才他问舒灿夏是不是单身的时候,后者立刻就说了单身。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