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恋】《微醺》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一条颜狗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1章

  《微醺》
  2020.02.24 
  -
  
  A城,著名娱乐会所。
  
  秦婉踩着高跟鞋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邵宇作为秦婉今x的男伴,紧跟其后,但也很规矩地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
  
  邵宇作为秦婉公司旗下的艺人,一直都清楚秦总的为人处事和外界相传的有些不同。虽然她的花边新闻不少,但实际上极为讨厌有不知分寸的人往她身上凑。
  
  高跟鞋停在了一辆火红色的保时捷旁,邵宇刚停下脚步,眼前的秦大小姐便突然转身,朝他冷漠地说道:“自己打电话给助理来接。”
  
  话音刚落,邵宇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女人头也不回的坐进了保时捷。不出片刻,引擎轰鸣声响起,几秒后,保时捷便消失在了原地,只留给邵宇一个炫酷的车xx。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邵宇有些懵,摸了摸自己这张粉丝六千万的脸,下意识地反问道:谁说秦大小姐对帅哥都很友好的?
  
  ……
  
  实际上,若是秦婉接下来没事,她也不介意送邵宇一程,只可惜她和人约了在MOON酒吧集合,于是也只好‘不解风情’地将邵宇扔在了会所的停车场。
  
  今晚是城北王家大小姐的生x聚会,而那姑娘恰好是邵宇的骨灰级粉丝。
  商业场上的那点人情世故秦婉早已驾轻就熟,所以这次参加聚会也顺带将他给捎上了。
  
  半个小时之后,火红的保时捷停在了MOON酒吧的门口,秦婉坐在驾驶座重新将高跟鞋换上,这才开门下了车。
  
  秦婉作为MOON的常客,一下车就有保安恭敬地迎了上来。秦婉神色淡然地将手中地钥匙扔给了保安,转而便直接走进了大门。
  
  MOON作为会员制酒吧,门口向来都有严格的安检,就是为了避免乱七八糟的人混进去。不过秦婉一直以来都是酒吧的VIP会员,和老板的关系更是不错,因此每次来的时候都没人敢拦她。
  
  秦婉刚进酒吧,老远就看见了坐在远处卡座上冲她挥手的女人,嘴角微微一勾,踩着高跟鞋便直径往那卡座的方向走去,全然不顾周围人带着惊艳的视线。
  
  “啧,怎么每次出场都那么拽呢?”杨菁不服气地撇了撇嘴,带话语中却不带半分嫉妒,只有女儿家的娇嗔。
  
  “是吗?”秦婉不以为意地撩了撩头发,随后端起了茶几上的酒杯便微微抿了一口,一系列动作游刃有余,光是坐在那儿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你一进来,这场子里所有男人的眼睛就黏在你身上了,你说呢?”
  杨菁是知道的,从小到大,秦婉的桃花就不少,毕竟长了一张人间尤物的脸,又揣着秦家大小姐的身份,前仆后继的男人从初中开始就没断过。
  
  而秦婉也很上道的,从成年以后,身边的男人是换了一个又一个,颇有几分‘万x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味道。
  但她也不是说来者不拒,虽然谈过的恋爱对象凑在一起大约能组建一个世界杯足球队,但起码各个都是长相俊美身材又好的帅哥,口味挑得很,大多都入不了她的眼。
  
  秦婉没说话,对于杨菁这种夸张的言辞不给予任何回应。
  
  杨菁也不在意,下一秒就转移了话题,开口问道:“你不是带邵宇去参加王家生x宴了吗?他人呢?”
  
  “我让他走了。”
  
  “走了?怎么不叫他来玩玩?人家好歹是个大明星,长得也很帅啊!”
  杨菁是个重度颜控,当初借着秦婉的光去她娱乐公司逛了一圈,看上了个练习生弟弟,后来又迷上了个小歌手,喜欢的对象三天两头换一个,最近这段时间大约是对邵宇比较有感觉。
  
  不过也是,近段时间邵宇拍的几个电视剧轮番上映,一跃成为今年最火的流量小生,不少女孩子都钟爱他那款。
  但却不是她的菜。
  
  “没兴趣。”秦婉冷淡地说着,坐在这儿也不禁觉得有些无趣。
  
  “害,不过他来不来不重要!重要的是……”杨菁说着,神秘兮兮地笑了笑,一把搭上了秦婉的肩膀,强迫她往吧台的方向转去,随后指着远处正在调酒的男人,兴奋地低声道:“那个新来的调酒师是不是很帅!”
  
  秦婉本不对杨菁口中的人抱有期待,然而在她抬眼后的一秒,映入她眼底的身影,竟是令她有片刻失神。
  
  “简直了!完全就是极品!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差点合不拢腿!”
  “瞧瞧这脸蛋,瞧瞧这腰,xx都翘在了我的G点上!”
  “太犯规了!我真的要死了!”
  ……
  
  秦婉被杨菁的聒噪给拉回了神,看着男人的眼神微闪,眼底闪过一丝兴味。
  抬杯又喝了一口酒,冰凉的杯口压着嘴唇,进到喉腔却是一片辛辣。秦婉x了x嘴角,视线落在了男人冷清的面容以及精瘦的腰肢上,内心开始有些蠢蠢欲动。
  
  嘶,感觉有点烈。
  
  杨菁看了一眼秦婉,知道她是提起了兴趣,于是便又凑到了女人的耳边,怂恿道:“这种极品,还是你上比较适合,我就不凑热闹了。”
  
  秦婉对上了杨菁的视线,没有错过她眼底的那抹狡黠。
  
  “赌什么?”
  
  杨菁笑得更欢了,“C家新出的包包。”
  
  “成交。”
  
  话音刚落,秦婉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毫不墨迹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直径往吧台的方向走去……
  
  .
  MOON作为A城有名的酒吧,室内装潢一直透着一股低调又奢华的风格。因为这儿的规矩不少,所以场子向来都挺安分的,在这儿喝酒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身份,谁都不敢惹事,生怕一不小心踢到了铁板。
  
  秦婉真的算是老顾客了,当初在美国就喜欢和同学几个去当地的酒吧玩,回国后因为空降到了分公司,倒是少了些娱乐时间,后来花了点功夫终于将那帮老顽固的嘴给堵上了之后,便时不时地会来这儿消遣。
  
  这段时间公司里在谈个项目,她已经有半个月没来MOON了,没想到这才过去了几天,竟是招到了这么个‘新人’?
  
  秦婉坐在了男人身前的椅子上,修长纤细的手指微曲,在吧台上轻点了两下。
  
  下一刻,男人的视线挪了过来,不带一丝情绪的瞳孔宛若深不见底的悬崖,孤傲中透着几分冷冽。
  
  秦婉对上了他的眼睛,呼吸不由得微微一滞。
  
  说实话,刚刚站的远,光是c略的一眼就能感受到他的不凡,如今近距离观察他的脸,那棱角分明的五官还有漆黑深邃的眼眸带给了秦婉极为强烈的正面冲击,使得她情不自禁地在心里附和了一句——
  
  还真的有些犯规!
  
  但秦婉毕竟经验丰富,又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于是迅速地收拾好了情绪,面带微笑地盯着他,倒也不准备先开口说话。
  
  男人看上去极为冷淡,轻描淡写地瞥了一眼秦婉之后便收回了视线,其间停留了不到一秒钟,这让秦婉都有些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下降了。
  
  “点什么?”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伴随着酒吧的背景音乐,让秦婉的耳朵微微一痒。
  
  啧,怎么连声音都是她的菜?
  
  秦婉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一勾,盯着男人的视线没有半分转移,“一杯‘天使之吻’,谢谢。”
  
  男人不吭一声,冷漠地开始了手上的动作,服务态度并不算良好,但恰恰就是这冷艳漠然的气质才惹得人有些心痒痒。
  
  说实话,秦婉见过的男人真的不少,因为负责家里的娱乐产业,所以圈里的那些男明星她没少接触。帅的是真有,但却从没有一个像眼前这位一样,从五官到肤色再到身材甚至于一根头发丝都长在了她的喜好点上。
  
  男人不矮,起码一米八五起步,与他锋利的五官截然不同的是他那冷白的皮肤,在暧昧的灯光下透着清冷和疏离。鼻梁英挺,紧闭的嘴唇微薄,浓密的眉毛偶尔一蹙,男人调酒时小臂微微用力,明明看上去有些清瘦,但那微股的肌x却昭示着他暗藏的蓬勃力量。
  
  秦婉以前不是没有看人调酒过,而眼前这位说不上堪比世界顶级,但动作利落g脆,倒不喜欢整一些花里胡哨的来炫技。
  
  不出一会儿,一杯‘天使之吻’便推到了秦婉的面前。
  
  秦婉的指尖落在了杯座上,视线却依旧黏在对方身上,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火热和浓浓的兴趣。
  
  将酒杯反向推到了男人的面前,秦婉的眼神微闪,开口道:“请你喝的。”
  
  天使之吻,口感甘甜而柔美,尝在嘴里的感觉就像是丘比特之箭s中了恋人的心。
  如此甜美的名字放在酒吧却是带上了几分暧昧的含义,就比如说……一见钟情。
  
  男人的视线落在了那杯刚调好的酒上,眉头微皱,但不过片刻就恢复到了原来的冷若冰霜。
  
  “账记我名上。”秦婉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的笑意不减,眼中目光流转,带着几分蛊惑,宛若黑夜女神。
  “我叫秦婉。”
  
  流程走完,秦婉转身便往杨菁的方向走去。
  
  然而没过多久,舒缓的背景音乐之中却是突然传来了突兀的水流声。
  秦婉脚步一顿,半路回头,却恰好看见男人微微弯腰,面无表情地将那杯‘天使之吻’倒进了水池里,慢条斯理地将杯子洗净……
  
  空荡荡的杯子被放在了它原来的位置上,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第2章

  秦氏分公司——
  
  总裁办公室里一片寂静,唯有钢笔的声音摩擦在文件上发出的‘沙沙声’。
  
  助理方杰毕恭毕敬地站在办公室旁,等着将刚签好的文件下达到财务部。
  
  方杰:“秦总,何皓轩昨x最后一场巡演结束,今x下午四点抵达机场。”
  
  秦婉手里的动作不停,g净利落地签完字之后便‘啪’地一声将文件夹合上,递到了方杰的面前。
  
  “以后他的事情你不必汇报给我。”秦婉说着,脸上的表情不变,带着一如既往的冷酷。
  
  方杰微微一愣,但也清楚秦婉的脾气,于是不敢多问,接过文件夹便准备离开办公室。
  
  “等等。”似乎是突然记起了些什么,秦婉突然开口道。
  
  方杰走到一半的脚步停了下来,“秦总,请问还有什么吩咐?”
  
  “买一个C家的新款包寄给杨菁,账记我头上。”秦婉头也不抬地说着。
  
  “是。”
  
  不出一会儿,办公室里响起了关门声。
  秦婉拿着钢笔的手微微一顿,面上不禁闪过一丝疲惫,抬手揉了揉眉心,脑子里却莫名其妙地闪现出了前两天在酒吧里的那一幕。
  
  那位‘新来的’当着她的面把酒倒进了水池里,动作不紧不慢,尤其是擦玻璃杯时还带着几分专注,透着一股浑然天成的优雅。
  说实话,遇到这种情况她本应该是生气的,可不知为何,回想起他清冷的面孔还有那漠然置之的眼神,竟是升腾不起半分气愤,反而还隐隐觉得有些刺.激。
  
  秦婉拿舌尖抵了抵上颚,眼底闪过一丝兴味的光芒。
  
  果然,是个真烈的。
  
  放在以前,秦婉和杨菁没少玩过这种无聊的小游戏。在酒吧里锁定目标,拿到联系方式的人可以向对方提出任意一个要求。只是以往大多是杨菁主动出击,秦婉出手的次数不多,但无一例外都是以对方主动请求添加联系方式为结局告终。
  
  秦婉本以为这一次也是如此。
  
  二十万的包,她送的心甘情愿。虽然以前和杨菁打赌从没输过,但是这次输的似乎并不亏,毕竟找到好玩的东西是得付出点代价的。
  
  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一震,秦婉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一眼便看见了屏幕上某人发来的消息——
  
  何皓轩:秦总,我回来了,晚上一起吃饭?
  
  秦婉看着这条消息,眼神微微一深,半晌后,还是拿起了手机,回复道:晚上约了人。
  
  何皓轩:是凯瑞?
  
  秦婉悬在屏幕上方的手指顿了一会儿,顿时觉得眉心又有些酸了。
  
  秦婉:是。
  
  得到了秦婉肯定的回答,那头的何皓轩彻底没了消息。
  实际上,秦婉不是不知道何皓轩对她有意思,但她对他是真没那方面的感觉,所以一直以来都保持着装聋作哑的状态。
  
  小孩总是会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而感动,而这种感动又会衍生成其他的情愫,譬如说依赖。
  二十岁的小伙子分不清什么叫做.爱情,因为说不清道不明,所以就自作主张地将他认成了所谓的爱情。
  
  她第一次见到何皓轩的时候是在公司的练习室,当时她刚从美国回来,空降到了分公司当总裁,上上下下承担了太多太多的压力。她急于想要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以便于能堵住那几张整天在董事会里叭叭乱叫的嘴。
  当时何皓轩也是新来的练习生,相比较其他同伴来说,他似乎除了长相突出些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
  
  初见何皓轩的那一刻,男孩正对着镜子跳舞,整个人大汗淋漓,而其他人却是坐在地上休息,看起来也颇为疲惫。
  他太过想要证明自己,就一如当时的她那样。
  
  或许当初选择捧他的确是有这么一点私情,但作为商人来说,大量的投资只会是基于利益。
  她看好他的商业前景,看好他未来能带给公司的好处,所以不遗余力地捧。
  
  事实证明她的眼光是对的,何皓轩也已经成为了如今当之无愧的流量小生,完全称得上是公司的摇钱树。
  
  她一直都是以上司和下属的方式来和他相处的,却不知他曾几何时竟是产生了那种念头。
  
  秦婉觉得,她是时候该和他保持些距离了。
  毕竟,她还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二十岁的弟弟,着实吃得烫嘴。更何况,何皓轩虽然长得帅,但也真不是她的菜。
  
  她以前也不知道自己好的是哪口,现在看来,就那位‘新来的’,似乎很对她胃口。
  
  .
  傍晚六点,秦婉下班后便开车直奔仙居阁。
  
  她和何皓轩说‘约人’不是假的,只不过约的不是‘凯瑞’,是其他人罢了。
  至于凯瑞这人,一个星期以前已经成功‘荣升’成为了她的前男友,但对方似乎是有继续纠缠的意思,三天两头就打电话发短信,倒真的有些令她恼了。
  
  秦婉抵达约好的包厢时,对方正坐在了椅子上慢悠悠地喝茶。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大,西装革履的模样外加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只是意不达眼底,透着几分斯文败类的感觉。
  
  而他也的确是斯文败类。
  
  “祁总来得这么早?”秦婉挑眉道,语气带着几分熟稔。
  
  因为要上班,所以秦婉穿的是一身C家的职业装,正经中也不失时尚感,脸上化着淡妆,使得原本就精致的五官变得越发夺人眼球。
  
  祁安易看到来人,脸上的笑意愈深,倒是多了些真心。
  
  “婉婉,下班时间就无需那么拘谨了吧?”
  
  “但这次谈的是公事。”虽然是这么说的,但秦婉的神情却放松了许多,就连姿态都比在公司里的要随意些。
  
  祁家和秦家是世交,两人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祁安易比秦婉要大五岁,因此一直以来都是以哥哥的姿态和秦婉相处。只是没想到后来,处着处着,就处成了情哥哥。
  
  “婉婉,你这话可就说的令人伤心了。”祁安易说着,脸上却没半点难过的情绪,“咱们好歹也是一起长大,我还是你的初恋呢,难道除了公事就没别的话题可以聊了吗?”
  
  是的,秦婉和祁安易谈过,而且还是初恋。
  
  说实话,现在的秦婉也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答应和祁安易在一起。
  当初谈恋爱的时候,大家心里多少都有点数。秦家和祁家是世交,如果两家联姻的话,那x后对于公司的发展绝对百利无一害。
  
  当初秦婉十八岁成人之后,祁安易已经开始接管公司了。对方先表的白,而她也纯是想要尝试一下恋爱的滋味,所以便顺水推舟地应了下来。
  然而事实上,秦婉自然清楚这其中的功利性,但秉着各取所需的原则,到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以分手为结局,秦婉和祁安易太熟了,熟到知道彼此根本没有任何暧昧的气息。两个人在一起的相处模式就和没谈恋爱前一样,毫无半点怦然心动的感觉。
  有些人,一辈子可能也就只能当朋友。
  
  不过幸运的是,两家人对孩子的婚姻并没有多大要求和管束,谈成了是乐享其成,谈不成也不会影响两家人的关系和合作。
  
  今天要谈的合作是有关秦氏旗下的影院在佳宜百货上线的事,自从秦婉上任副总之后,两人倒是时不时会以合作伙伴的方式相见。生意场上是不含私情的甲方或乙方,但私下里的关系却没有任何改变。
  
  大约是四十分钟之后,餐桌上的菜不少已经见底了,而关于合作的具体细节也在谈话间有了个大概。
  
  结束用餐的同时,两人也放下了‘秦总’和‘祁总’的身份,开始谈论些无关于工作的私事。
  
  “下个月城东的商场开了,我想邀何皓轩去剪个彩。”祁安易说着,看着秦婉的笑容带着几分深意,“你帮我出面问一下?”
  
  秦婉下意识地忽略了男人眼中的调侃,面无表情地说道:“到时候我帮你问问,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小孩的心思你也应该知道的吧?”
  
  秦婉轻笑一声,“你也说是‘小孩’,小孩能有什么心思?”
  
  女人的言辞颇有几分无情,这让祁安易不由得在心里为那位何皓轩感到一丝同情。
  
  “要我说,你如果真没那方面的想法,还是应该早点说清楚,免得一直给人家妄想。”
  
  秦婉沉默了一会儿,回想起了下午方杰向她汇报关于何皓轩行程时的场景,以及何皓轩发给她的消息,一时间开始有些怀疑自己。
  ……她什么时候给人留遐想了?
  
  “我知道了。”
  
  “还有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总不能一直玩下去,也是时候找个人收心了。”祁安易说着,不由自主地摆出了一副大哥哥的姿态。
  
  秦婉低垂着眼眸,抬杯抿了一口茶,嗤笑一声道:“能让我收心的人还没出现呢。”
  
  恍惚间,秦婉的脑子里又突然蹦出了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举杯的手微微一停,顿时愣了神……
  
  她这是魔怔了?
  
  秦婉是知道自己对那‘新来的’有点兴趣,可一连好几次记起那张脸,这也似乎太过不寻常了些。
  
  一顿饭用完,祁安易提出要送秦婉回家,秦婉没说话,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车。见此,祁安易也没强求,只是嘱咐了一句‘路上小心’。
  
  秦婉时刻记着祁安易的话,一路上车开得并不快。
  
  然而,就在红色的保时捷被第三个红灯卡住的时候,女人终是一打转向灯,再次踩下油门时方向一转,与公寓背道而驰的方向驶去……
  
  嗯,拿二十万寻来的乐子,不找有点亏。
第3章

  秦婉抵达酒吧的时候店内的人并不多,来MOON也是临时起意,不然秦婉是绝不可能穿着一身职业服来酒吧的。
  
  在下车前,秦婉还特地将外x给脱了,露出了内衬的丝绸衬衫。领口解开了两颗扣子,精致的锁骨中央点缀着宝格丽项链,使得雪白的皮肤平添几分性感。
  捋了捋一头的黑发,秦婉对着后视镜补口红,淡雅的妆容配上她正红的色号竟是丝毫不显突兀,反而还多了几分妩媚。
  
  直至认为自己挑不出错处,秦婉又将平底鞋脱下,换上高跟鞋后才下了车。
  
  在秦婉看来,高跟鞋就是女人的武器,毕竟是去捕猎的,什么样的猎物配什么样的装备。
  而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上心过了。
  
  进酒吧之后,秦婉一如既往地坐在了角落边的卡座上,点了些不含酒精的饮品,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站在吧台处正在调酒的男人。
  
  秦婉知道MOON的调酒师是会换班的,今x她来找人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可能会扑空。但幸好,她运气还不赖。
  
  女人只身一人坐在价格不菲的卡座上,曼妙的身体曲线外加一张秀雅绝俗的脸惹得店内不少人频频侧目,最主要的是那一股矜贵中又带着几分魅惑的气质,仅仅是一眼就让人有些挪不开眼。
  
  常来的顾客都清楚她的身份,因此也不敢去招惹。而新来的也不蠢,看她一个人坐在那么贵的卡座上,周围工作人员对她又是一副恭恭敬敬的姿态,摆明了身份不一般。
  
  秦婉虽然是为了某人而来,但似乎并不急,气定神闲地坐在了沙发上,毫不掩饰的目光就这么直直地落向吧台处,倒是全然不顾周围人的视线。
  
  优秀的猎人向来都是有耐心的,他们通常选择藏于暗处蛰伏待机,在关键时候给予猎物最致命的一击。
  
  而恰好,她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虽说今x这是第二次见面,但看着站在吧台內的男人,秦婉的眼中还是不免闪过一丝惊艳。
  
  几天没见,他似乎是把头发剪得短了一些,明明是极为普通的发型,但放在他身上却总有种独一无二的味道。
  
  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衬衫被扎进了裤子里,外围一件黑色的围裙系在腰间,使得腰身越发明显。男人的身材比例是近乎男模级别的,宽肩窄腰长腿,虽然穿地规规矩矩,但落入秦婉的眼里,却总有种若有似无的勾.引。
  
  秦婉的眼神微深,喝了一口冰冷的饮料,压在了舌底,也将心中的燥.热给压了下去。
  
  说实在的,男人的‘生意’不错,光是冲着那张脸,半个小时里就有快五个人上前点酒了。但男人的性子冷,那些本是想来勾搭的女人在对方冷漠无情的态度中也都败下阵来。
  在这儿喝酒的顾客大多兜里有点小钱,虽说男人长得好看,但她们心里都存着几分‘傲慢’,总觉得自己拉下脸的主动已经算是够给面子了。
  
  稍微聪明点的,自讨没趣之后便离开了,只是无奈人群中总有那么几个傻子,自持甚高,被人拂了脸之后还要纠缠不休。
  
  “啪——”
  
  玻璃破碎的声音在酒吧里响起。
  然而,酒吧面积大,这会儿又放着背景音乐,角落的这一出‘戏’似乎并不能引起多少人的关注。
  
  虽然秦婉做的位置比较远,但她的注意力可都放在了吧台那儿,以至于一发生什么动静,她便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样。
  
  不知何时,站在吧台前的女人已经换了一个,隔着大老远都能感受到她脸上的戾气。
  秦婉微微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饮品放下,踩着高跟鞋往吧台的方向走去。
  
  那位新来的性子烈,和以往在这儿工作的调酒师都不一样。
  
  因为每调一杯酒都是有分成的,所以大多在这儿工作的调酒师都是性软嘴甜的类型。虽然偶尔也会遇上一些难缠的,但很多情况下都会选择打迂回战术,再怎么也不会和顾客撕破脸。毕竟g的是服务行业,更何况MOON还是会员制酒吧,提倡的是上帝般的服务,因此一旦惹了顾客的不快,辞职是大约没跑的了。
  
  “呵,不过是一个卖酒的,给你脸就已经不错了,你还在这儿给我摆什么谱儿?”
  
  秦婉刚走近的时候,听到的便是这样一番带有人格侮辱的话。
  
  眉头微微一蹙,看了一眼站在吧台内神色冷峻的男人,又扫了一眼脚边蔓延的酒水和玻璃碎渣,顿时就摸清了事情的大概。
  
  也对,就冲着人家这张招蜂引蝶的脸,自然是免不了吸引一些不知所谓的臭虫。
  
  “十万,怎么样?”
  站在吧台前的女人并没有发现身后的秦婉,看着男人沉默不语的模样,还以为是怕了,脸上的气焰越发嚣张,眼神里多了几分洋洋得意。
  
  “十万买你一晚。”女人说着,不知道从那儿掏出来了一张卡,直接扔在了吧台上。
  
  毫不掩饰的优越感,那高傲的姿态宛若天生高人一等,看着男人的视线透着几分鄙夷以及深藏在心底的‘欲.望’。
  
  不过是被自己心底卑劣的情绪给支配了头脑,惨遭拒绝之后又开始恼羞成怒。
  对于这种跳梁小丑般的戏码,秦婉以前倒是从来不放在眼里的。然而这一次,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也被那点七情六欲给占了上风。
  
  男人的神情很冷,笔直地站在那里,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面对女人带着羞辱成分的话语,他的表情似乎没有半点波动,就连眼神都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女人独自站在那儿叽叽喳喳说了许久,眼看对方还是一副置若罔闻的态度,顿时又觉得自己被打了脸,有种火辣辣的难堪。
  
  “呵,果然是不知好歹的人,真是给脸不要脸!把你经理叫过来!今x不让你开口求我,我就不姓陈!”
  
  女人话音刚落,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轻蔑的嗤笑。
  
  “大妈,酒吧可不是菜市场,嗓门大搁这儿没用。”
  
  秦婉说着,挪步到了吧台旁,下一刻,那张被甩在吧台上的银行卡便被一双纤纤玉手拿了起来,漫不经心地在指尖把玩。
  虚虚靠着吧台,秦婉淡淡地扫了一眼对方,脸上的笑意不减,但眼底的讽刺却宛若是一把刀,将那位陈女士的骄傲自大的虚势给击地粉碎。
  
  不等陈女士开口,秦婉的表情顿时一冷,手中的银行卡也被猛地甩在了女人的脸上,‘啪’地一声,比那玻璃杯落地的声音还要来得令人爽快。
  
  被银行卡甩了一巴掌的陈女士有点懵,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面色闪过一丝狠戾,就连表情都开始变得有些狰狞。女人愤愤地瞪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秦婉,怒吼道:“你疯了?!你他妈谁啊!”
  
  对方的声音有些尖锐,惹得秦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背对着吧台的秦婉并没有发现,站在她身后的男人终于从死寂中抬起了头,漆黑的瞳孔微闪片刻,便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眼前这位陈女士看起来似乎三十出头,全身上下清一色的名牌,但都是经典款,充斥着暴发户的气息。脸上皱纹不多,可面部肌x看起来很僵y,还透着一丝不自然,明显就是打了针后还没恢复过来。
  
  呵,就这样的姿色还敢肖想她的猎物?
  
  “叫经理过来!今x要是不给你们两个点教训,这事儿就没完!”
  
  秦婉冷笑了一声,余光瞥见了正往她们这儿赶来的酒吧经理,随后整个人往后靠,双肘搭在了吧台上,懒洋洋地说道:“喏,经理来了。”
  
  其实在最开始这位陈女士摔酒杯的时候,就已经有服务人员去找经理了,不过那个时候经理恰好手头上有事,等到解决完后赶来之时,事态已经发展到有些一发不可收拾了……
  
  来人脚步不紧不慢地往吧台的方向走去,在看清站在吧台旁的人后,脸色骤然一紧,脚下的步伐也快了许多。
  
  陈女士看着往自己方向赶来的经理就像是找到了什么靠山,先前的底气又重新拾了回来,正准备开口让经理将两人都赶出去的时候,却见那西装革履的经理直接略过了她,走到了秦婉的面前,毕恭毕敬地开口道:“抱歉秦大小姐,给您造成任何不便,由我代表MOON向您表示最诚挚的歉意。有什么不愉快的地方…… ”
  
  秦婉可没心思听那些长篇大论,直接出声打断了对方的话,指了指眼前这位一脸懵x的‘陈女士’,开口道:“我听说MOON的会员都是严格筛选过的,所以她这种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什、什么?!”
  
  陈女士瞪大了双眼,正准备反驳却又被站在一旁的经理给夺了话:“十分抱歉,给您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这件事情MOON绝对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话音刚落,还没等陈女士出声质疑,身后却突然出现了两个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一左一右将她‘请’了出去,根本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
  
  经理再三道歉之后便也跟着保镖走了出去,而周围人则是将这一幕尽收眼底,面面相觑之后也收回了视线,不敢再吭一声。
  
  外人都走光了,秦婉这才转过身,视线直辣辣地看着全程一言不发的男人,嘴角勾出一抹妩媚的笑容,挑.逗似的开口道:
  
  “帅哥,英雄救美过后,是不是该以身相许了?”
  
  只见男人的眼神微深,侧头对上了秦婉闪着微光的眼睛,半晌后,薄唇微微一掀,记忆里那般低沉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
  
  “离我远点。”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