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文】《士多啤梨[娱乐圈]》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折星辰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 1 章

  第一章
  
  月底,各大营销号开始冲击KPI,某赏花博主微博被送上热搜。
  
  #盘点那些在影视剧里惊鸿一瞥的演员们#
  
  这种场合就是各家粉丝拼命安利的好时机,被顶上热评的都是圈内流量名气兼具的成名女星。
  但出乎意料的,热评第一居然是个完全没有姓名的十八线女演员。
  
  【这里这里!提名这个妹妹!拍戏快两年了,演过很多剧,明明长得很美,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火!!图片.jdp】
  配图是一张看着镜头正在吃x莓的生活照,皮肤x白,乌润的大眼睛,眼尾微微上勾,眸色深黑,睫毛又浓又密,五官分开来看明明都是美艳卦,但偏偏整个人看上去却又纯的不行,有一种天真又生机的媚。
  鼻尖上还有一颗淡褐色的小痣,明艳又清媚。
  
  点赞数已经到达六万,底下跟评的也已经有一万多条。
  
  【三分钟内,我要这个妹妹的名字和微博!!】
  【给楼上,叫温绵绵,@温绵绵最美最美】
  【哈哈哈哈,这个id,妹妹很知道自己的美嘛】
  【悄悄说一句,有没有人觉得她长得很像楚歆啊?】
  【????怎么哪里都有你们?烦不烦啊,给老子爬!】
  【眼瞎吧,这妹妹满脸的胶原蛋白,看看你们家那老x瓜皮整容脸!】
  【惹,这新人什么来头啊?一上来就碰瓷影后?】
  【签了营销公司吧?长得也就一般般啊。】
  【对啊,没什么辨识度。】
  【?好看?不就一张网红脸吗?】
  【u1s1,这他妈还叫一般般??请让我长得这么一般般好吗?!!】
  【姐妹别气,可能看惯了垃圾整容脸的确实体会不到我们妹妹的美】
  【如果这叫一般般,请让我也一般般!】
  【+1】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10086】
  【+身份证号】
  【还说没签营销公司?这不水军都赶来了吗?】
  【我知道这个妹妹,背景不简单,我上一个微博说她有营销结果给我炸号了,各位小心吧】
  【。。。。。同,我上一个微博夸她好看,结果也炸号了……】
  【???这他妈是夹总亲闺女吧?】
  【各位溜了溜了,我转发的微博已经不见了。。。改名跑路吧,赶紧的】
  【靠!刚刚退出去看,原博已经炸号了!!】
  
  ——
  影视城,
  《长生》剧组今天下午即将杀青,剧组上下正忙的一片热火朝天。
  片场不起眼的角落,
  温绵绵正趟在一张与剧组环境格格不入的粉色摇摇椅上,仰头刷手机。
  屏幕页面正好停在那条提到她的热评微博上。
  “哎,果然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伸手从旁边的糖盒里抓了一颗糖含在嘴里,刚准备点赞,立刻有消息提示——【对不起,您所点赞的用户因为违反微博用户管理条列已被注销。】
  又是这一x!
  温绵绵起身,啪嗒一下把手机摔倒小桌子上,气鼓鼓的瞪脚在x地上乱踢一通。
  
  与此同时,另一边男女主演正演到动情处,终于迎来本剧最后一场吻戏,外边围观的粉丝群发出一阵不小的惊呼。
  温绵绵臭着脸好奇的转过头去看,从她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见身高不太够的男主角正踩在纸箱子上跟女主角接吻。
  摄像机里浪漫唯美,但她这边看来却滑稽的不行,她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动作稍微有点大,手中糖盒子里的琥珀色水果y糖哗啦哗啦掉了一地,x丛里蚁群一阵哄散。
  她撇撇嘴,扔掉糖盒,重新躺回去,随手拿一边的道具假发盖住脸遮太阳,闭上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绵绵,看看给你买什么啦!”
  叶渝手里拎着几包东西过来,一样一样拿出来在小桌子前摆好,炸x、x茶、小龙虾、烧烤,满满当当摆了一桌面。
  温绵绵闻到香味,拿掉假发,慢吞吞起身,兴致怏怏看了一眼,又歪回去。
  “怎么了?”叶渝诧异,温绵绵平常最喜欢吃的就是这些东西了,但因为邵总的吩咐她一般都严格控制着她吃油腻食物的量,今天趁着杀青特地去山下打包了一大包。
  温绵绵摇摇头,语气有点悲伤,“没胃口。”
  “啊?没胃口?“叶渝赶紧起身,伸手摸了摸她额头,”是不是最近天气转凉生病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哎呀,”温绵绵拍掉叶渝的手,皱巴着一张小脸,伸手拿了一杯x茶,做作的咬着吸管x/进去。
  嘴里嚼着珍珠瓮声瓮气道,“被憋的!”
  叶渝了然,知道是小公主气性又上来了,拉了小板凳在一边坐下,开始给她剥小龙虾。
  “不好玩吧。”
  “邵总早说了,娱乐圈不适合你,随便玩玩就行,她可以私下给你安排跟你的小爱豆吃饭见面的机会。”
  “而且你不是也体会到了吗,拍戏也很无聊啊,你看这一个月下来,我们天天在山上过得都是什么x子?”
  叶渝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
  温绵绵不想听她说,把x茶往她坏里一塞,伸手捂住两只耳朵,背过身子去不看她。
  
  叶渝闭了嘴,知道再说下去铁定生气,起身道,“有点凉了,我去给你拿件衣服。”
  
  脚步声走远,温绵绵愤愤的转过身,把摆满炸x烧烤的小桌子挪过来。
  真是太让人难过了,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比邵女士更狠心的母亲!
  不让她吃炸x喝x茶就算了,明明答应让她进娱乐圈,结果还出尔反尔打压她!
  越不让她进娱乐圈,她就要进就要进!不让她吃炸x,她就要吃就要吃!
  
  温绵绵拿起一块炸x,刚张嘴准备吃,忽然听到有人提到她的名字。
  在这剧组待了一个月,所有人都拿她当透明人似的,杀青这天终于有讨论度啦?
  温绵绵放下炸x,有点激动的循着声音的方向,兴致勃勃的打算听下去。
  
  “哎,你说那个什么绵绵是什么来头啊?”
  连姓什么都不知道,吃瓜不合格!
  
  “居然能挤掉钟言的女二号?”
  那是,带资进组呢!
  
  “长得还怪好看的。”
  还挺有眼光的!
  
  “是还不错,就是不知道动没动过。”
  纯天然的!
  
  “她金主谁啊?进了剧组也没见怎么加戏,天天搭个小帐篷在一边看,不知道以为她是来剧组看直播的呢。”
  你才是来看直播的呢!你全家都是来看直播的!
  “嘁,不知道是不是功夫不到位……”
  那边声音渐渐小了起来,转为刺耳的笑声。
  温绵绵皱眉,什么功夫?
  
  “你们两个哪家公司的?”
  一道冷厉的声音骤然从头顶响起。
  “叶姨?”温绵绵抬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渝已经站到她旁边,手上捧着从车上拿下来的毛毯,脸色铁青的看着那两个说八卦的小龙x。
  不过才稍微离开一会儿,居然都有人嚼舌根嚼到这里来了。
  “你们老板是谁?”叶渝把毛毯放下,冷着脸走过去。
  温绵绵吐吐舌,知道事情闹大了。
  这两个人也都只是十八线小龙x,其中有一个在剧里还演过她的丫鬟。
  “叶姨,算了,我也没听见他们说什么啦。”温绵绵起身,挽住叶渝的胳膊往回拉,笑嘻嘻的满不在意,“你快来给我剥小龙虾,都凉啦。”
  叶渝回过头,有些无奈又心疼的看着她,那边两个小龙x趁机立刻溜掉。
  
  “你啊你,”叶渝坐回去,塞了块炸x到温绵绵嘴里,“让你不要进娱乐圈你偏不听,听听这话说的多难听!。”
  温绵绵皱起脸,腮帮子鼓鼓的,“我觉得没什么啊,我们以前饭圈空瓶的时候,更难听的话我都见过呢!”
  就是,想当年她追星那会儿,经常凌晨三四点都还在微博上跟人唇枪舌战呢。不过,她是个好孩子,从来不x脏。
  叶渝:“……”
  
  “行吧,”叶渝头疼的看看她,低头又剥了两只小龙虾,无奈道,“谁让邵总让我跟着你呢。”
  “嘿嘿嘿,那叶姨你要不要考虑站在我这边呀,”温绵绵伸出手,往叶渝嘴里塞了一串脆骨,“我保证比我妈对你好一百倍。”
  叶渝剥完最后一只小龙虾,擦了擦手,“趁早断了这心思,玩一圈就回去好好上学。”
  “哼,”温绵绵低下头,又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
  叶渝拿她没办法,“赶紧吃啊,晚了赶不上今天晚上剧组杀青宴,可别又怪我。”
  
  ——
  《长生》作为臻秦2020年度开年大制作,杀青宴不少业内有名的媒体都过来了。
  剧组让所有演员都穿着剧里的戏服接受采访,温绵绵被安排站在女主旁边,从脸蛋到身形,任谁一看都是妥妥的颜值吊打,但所有媒体都跟约好了似的,没有一个人来采她。
  温绵绵站在台上,捧着叶渝提前买好的花,站在一边,尽管心里委屈屈,但脸色却清清冷冷,站得笔直。
  
  女明星自我修养第一步,人设不能倒。
  因为剧组早早通了气,现场粉丝非常多,不止男女主演甚至几个配角都有应援粉,各自手里举着制作的灯牌,喊得真情实感,叶渝也站在人群里,不知道从哪里也弄来了一张海报,上面印着她的照片,诺大一行字:绵绵放心飞,叶姨永相随。
  
  嘤,为什么她的应援词都这么俗。
  越想越难过,不是说娱乐圈很多潜规则吗?
  怎么就没有人来潜她呢?
  片场的时候刚才那两个人说什么来着?
  金主?金主是吧?
  眼神微微坚定,温绵绵握握拳。
  邵女士,别怪我六亲不认!
  此处不捧绵,自有捧绵处!
  ——
  媒体采访环节结束之后,剧组组织了所有主创人员都一起聚餐。
  叶渝帮温绵绵挑好晚上吃饭的衣服,领着人往包厢去,路上一直低着头在手机上给邵莉汇报温绵绵这一周的近况。
  
  温绵绵一路臭着脸,本来下午发布会的时候就受了气的,刚才选衣服的时候又闹了通脾气。
  粉嫩嫩的荷叶裙,齐肩的黑色长发,白色小皮鞋,死亡芭比粉,怎么看怎么都是没长大的小屁孩!
  啊——她都十九岁零十个月啦!
  
  “绵绵,绵绵,”叶渝伸手在她跟前晃了晃,“想什么呢?进去啊。”
  
  温绵绵别过脸,哼一声推开门快步走进去。
  叶渝一脸懵,只当她又是耍性子,摇摇头没放在心上。
  
  “绵绵啊,坐这边来。”一进门导演就拉开一边的位置亲切的招呼她过去坐。
  温绵绵抬头看他一眼,平常在剧组就知道砍她的戏份,不去!
  
  看了眼桌子,只有四个空位,叶渝旁边她不想坐,导演那边也不想,只有一个铺了黑色垫子的位置旁还有空位。
  温绵绵想都没想直接坐下。
  叶渝皱眉看着她,不好意思的冲导演笑了笑。
  
  应该是在等什么人,菜都没有人动,趁着叶渝不在一边,温绵绵偷偷倒了三四杯酒。
  甜甜的,涩涩的,真好喝,就是头有点晕。
  过了会儿,似乎有人进来,桌上的人都站起来打招呼,有叫陆总的,有叫陆先生的,陆总还是陆先生她都不认识,温绵绵头晕乎乎的,感觉到旁边椅子被人拉开,一股清冽的雪松淡香味传来。
  鼻子有点痒。
  
  温绵绵揉揉鼻子,眯着眼转头看过去。
  好帅。
  他坐的位置刚好是在灯光下,头顶的白炽灯打下来,男人半垂着眼,睫毛侧面看上去又密又长,眸色偏浅,灯下有点像深棕色,鼻梁挺直,下巴棱角分明,唇线崩的紧紧的。
  
  好帅,比她之前搞过的所有爱豆加起来都帅!
  
  似是察觉到被人盯着看了许久,男人掀起眼皮,下巴微抬,目光冷淡投过来,只敛着眼看了一瞬,又移过去。
  
  被发现了,好尴尬。
  温绵绵抿抿嘴,背过身子又往酒杯里倒了小半杯酒,壮胆壮胆!
  
  “陆总,能请到您可真是不容易啊。”旁边有人道,“这次怎么会到影城这边来?”
  “碰巧。”低沉深哑的嗓音,回答的很简洁。
  气氛有点尴尬,在座的都知道,臻秦的陆总,年纪虽轻但手段却是出了名的雷厉风行,平常也鲜少出席什么饭局,偶尔活动碰上面也没人能跟他多说上几句话,今天会出现在这饭局上也实属意外,碰了一鼻子灰来人也有点尴尬,笑着站起身,“我敬您一杯。”
  
  “嗯,”陆行扬显得热情不太高,细长白净的手指沿着杯壁敲了敲,举了举酒杯,轻抿了口。
  
  温绵绵又喝了杯酒,感觉胆子更大了些,又开始侧过脸来正大光明的瞧着人,男人喉结滚了滚,侧面凌厉,眼睫微微遮住下眼敛,唇角从始至终抿成一条直线。
  不知道饭桌上的人又说了些什么,他似是轻扯了扯嘴角,一边唇上隐隐陷出一个浅浅的梨涡。
  
  “欸,”温绵绵晃了晃脑袋,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样,往人跟前靠了靠,仰着头眼神微微有些迷离,“你,你……”
  
  男人停顿了下,稍稍转过脑袋,下巴微抬,一边眉毛微微上挑,眼神里似乎有点小不屑,就这样淡淡望着她。
  
  温绵绵愣住,脑袋一懵,突然想到刚才片场那个嚼舌根的小龙x的话——如果真的有一个金主可以捧她的话?
  等等,胃,好难受——呕
第 2 章

  第二章
  影城酒店。
  “哗啦——”窗帘被猛地拉开,太阳刺拉拉的落到酒店床上。
  温绵绵翻了个身,整个人又重新埋进被子离里。
  叶渝打开手机,找到林舟的新歌,将音量调到最大。
  床上的人终于动了动。
  
  “啊,叶姨,”温绵绵艰难的从被窝里爬起,头发乱糟糟扎在睡裙里,闭着眼睛哀嚎,“这才几点啊。”
  叶渝掀起被子,把衣服扔给她,“赶紧起床洗漱,下午三点的飞机回x市。”
  
  “这么快?”温绵绵一下子睁开眼睛从床上跳下来,撒娇道,“这才刚刚杀青,我都还没玩够呢。”
  叶渝把切好的水果递过去,斜她一眼,转身去冲麦片,“再不回去谁知道你要g出什么事来?”
  温绵绵赤着脚踩在地毯上,跟在她后边,“我能g什么呀,这一个月我要多乖有多乖好吧。”
  “是吗?”叶渝转身,把冲好的麦片塞进她手里,面带微笑看着她。
  
  温绵绵愣了愣,昨天晚上的记忆零零碎碎往脑子里钻——她喝醉了,然后看见了一个超帅的男人,然后想让他捧她,然后……吐了人一身。
  “啊,”温绵绵吐吐舌,有点不好意思,“我想起来了……”
  
  叶渝哼哼两声,点了点她额头,“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温绵绵摇头,她真的不知道,就知道他长得好看。应该还挺有钱的。
  “臻秦的陆总,陆行扬。”
  “是吗!”温绵绵眼睛一亮,那真的很有钱,可以捧她做大明星了!她果然没看错人!
  
  叶渝皱眉,“你这么兴奋g什么”
  “有吗?”温绵绵低头舀了一口麦片放到嘴边。
  “刷牙了没?”叶渝拍掉她的手。
  “嘶……疼呢。”温绵绵放下杯子,娇气道,转身跑进浴室。
  
  叶渝头疼的按按太阳x。
  “叶姨!”温绵绵探出半个身子,“那个陆……”
  “陆行扬。”叶渝边收拾行李箱边回答。
  “嗯嗯,就是那个小陆啦,”温绵绵嘴里含着泡沫,口齿不清道,“他有没有女朋友或者小情人呀?”
  叶渝瞥她一眼,“你管这个g嘛?”
  
  “唔,”温绵绵对着镜子呲牙,真白!“我就是好奇问问嘛。”
  
  “没听说,”叶渝压根没想到她的心思,把知道的全说了出来,“我也不太清楚,但这些年也确实没听过什么关于他的绯闻,他年纪也不小了,快三十了吧,”叶渝顿了顿,声音放低了些,“听别人说,他好像还没谈过恋爱。”
  
  三十?这么老!
  还没谈过恋爱?
  不能叫小陆了,得叫叔叔。
  
  温绵绵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真漂亮!发张自拍营业去!
  【今天也是素颜的一天呢/害羞】
  点击发送之后,还给自己带了话题#长生温绵绵#
  整个娱乐圈绝对找不出第二个比她更努力营业的女明星了!
  所以,温绵绵不火天理难容!
  
  给自己打完气,温绵绵从浴室出来。
  “叶姨,”
  “嗯?”
  温绵绵走到她旁边,眼睛亮闪闪的看着她。
  叶渝警惕的后退,“你想g什么?”
  “不g什么呀,”温绵绵弯起眉眼,神色认真,“你觉得他会不会喜欢我呀?”
  
  叶渝一愣,停下手上的动作,转身严肃看着她,“温绵绵,你可别给我胡闹啊,让你妈知道别说娱乐圈,明天就得把你送回美国去。”
  温绵绵捡了一颗x莓塞进嘴里,满不在意道,“叶姨你紧张什么啊?他年纪那么大,我才不喜欢呢。”
  “你最好是。”叶渝看了她一眼,继续收东西,“陆行杨有洁癖,你昨天吐他一身,别说喜欢你了,下回见面还不知道这么着呢。”
  
  洁癖?
  温绵绵坐在餐桌前吃早餐,忽然想到他单身三十年的原因,一下子被脑补的画面逗笑。
  
  “咳咳咳咳咳咳……”
  “怎么了?”叶渝转身,“呛到了?”
  “没事没事,”温绵绵强忍着笑意。
  这孩子,叶渝无可奈何的看着她,“赶紧吃,吃完就去机场。”
  
  温绵绵起身走到她身后,撒娇的环着她,“叶姨,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少来。”
  “哎呀叶姨叶姨叶姨叶姨叶姨!”温绵绵耍赖,“我就多留一天就一天嘛,”
  “留下来g什么?”叶渝声音缓和了一些。
  温绵绵想了想,“就吃吃喝喝拍拍照打打卡呀,顺便看看能不能搞个大新闻。”
  
  叶渝瞪她一眼。
  “嘿嘿黑,开玩笑啦,”温绵绵垂眼,微微露出有点悲伤的表情,“其实我就想自己待一会儿。这些年不管我在美国还是回来,我妈总是找人管着我……”
  叶渝最是见不得她这个样子,立刻心一软,“好了好了,只许这一次。”
  “叶姨我爱你!”温绵绵立刻跳起来抱住叶渝。
  
  叶渝被她撞的往后连退几步,忍不住笑,“别贫,我先回去给你收拾一下,明天这个时候必须回来。要不然我就给邵总打电话了。”
  “嗯嗯嗯嗯嗯!”温绵绵用力点头,“一定!”
  叶渝低头看了看时间,“那我先走了,要不然赶不上飞机。”
  “嗯嗯!”
  
  “不准胡闹。”
  “嗯嗯!”
  “不准吃垃圾食品,炸x烧烤碳酸饮料不准喝!”
  “嗯嗯!”
  “我把航班给你改成明天两点,我会在机场接你,到时候如果……”
  
  温绵绵把人推到门口,打开门,“好的我知道,不胡闹,不吃垃圾食品,不喝炸x烧烤,不吃碳酸饮料!叶姨再见,叶姨么么哒!”
  
  “嘭——”
  啊,自由的空气!
  
  温绵绵跳到床上,打了几个滚,立刻翻出手机,打开某外卖软件。
  炸x可乐x茶烧烤不点不点,每个点十份!
  
  又在床上滚了两圈,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跑到镜子前照了照。
  身上的衣服是刚才叶渝给她挑的,碎花裙针织衫小白鞋。
  三十岁老男人应该不喜欢这款吧?
  
  幸好早有准备,温绵绵翻身打开衣柜,她早就不满叶渝的审美好久了,早早就开始自己偷偷买了好多东西了。
  地毯上散了一堆,化妆品、小裙子、各种小首饰,连假发也有呢!
  不过,陆行扬现在在哪里呢?
  
  ——
  
  “让她走。”
  与此同时,酒店同一层的豪华包间里,陆行扬面无表情开口。
  
  屋内开着灯,落地窗窗帘紧拉着。
  宋执有点为难,透过窗帘缝隙侧头看了一眼楼下成群的记者,“可是夏小姐已经叫了好多记者过来了,她现在就在楼下大堂,只要你一出去她就会在媒体面前跟你求婚。”
  陆行杨手里翻着公司的报表,从书桌前抬起头,一边眉毛往上挑了挑,神情淡漠望着宋执,冷道,“所以?”
  宋执:“……”
  气氛沉默的尴尬。
  
  宋执扶了扶额,小心翼翼开口,“陆总,五点了,我让xx送餐上来?”
  陆行扬头也不抬,“不吃。”
  “那给您泡杯咖啡?”
  报表翻动,“不喝。”
  “那要不……”
  陆行扬抬头。
  宋执立刻闭嘴,往后退了两步。
  
  气压很低,不能惹。
  看来是昨天的事情还没消气。
  宋执轻轻叹了口气,想到昨天晚上那位喝醉酒吐到陆行扬身上的小姑娘。
  
  昨天的饭局是临时安排的,宋执有事没跟过去,考虑到陆行扬洁癖的事情特地在他旁边空了位置,事情发生的时候宋执正好进门,小姑娘整个人都倒到陆行扬身上去了,也不知道是吃了多少东西,陆行扬的西服上沾了一片。
  
  宋执过去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老板整个身子都僵住了,甚至都忘了把人推开,可以想象得到,这件事对于他来说是多大的阴影。
  
  陆行扬低着头不说话,手头文件越累越高。
  宋执低头看了看手机,夏蔚正在疯狂轰炸,她没有陆行扬的私人电话,只能通过他来联系。如果不解决,照这架势下去,明天妥妥热搜预定。
  犹豫片刻,宋执开口,“陆总,夏小姐一直在打电话找你。”
  陆行扬动作稍顿,皱了皱眉,冷声到,“你下去,让她走。”
  宋执如释重负,点了点头,“好。”
  
  ——
  
  晚上七点,陆行扬处理完堆积的文件,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酒店外的暖x色灯光透过深棕色的窗帘透进来,外面隐约传来零碎的噪音。
  
  吵死了。
  陆行扬起身解开扣子,走到窗前拉紧窗帘,转身进了浴室。
  
  半个小时后,浴室水声停息,陆行扬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头发还没来得及吹g,黑发濡x,有几缕搭在眉骨上,敛起了几分凌厉,显得清俊不少。
  
  宋执还没回来。
  陆行扬皱了皱眉,起身走到窗前,拉开一丝缝隙,楼下记者还在。
  夏蔚那边处没处理好不知道,但这些记者们今天来一趟,如果挖不到想要的料,是肯定不会走的。
  早知道跑这边一趟惹出这么多事。
  
  门口门铃声响起,陆行扬侧头看了一眼,估计是宋执又忘了带房卡,他随手拉上窗帘,走到门前。
  “嗨!又见面啦!是我,我叫温绵绵,昨天晚上……”
  面前的女孩,乱蓬蓬的绿色短发,眼皮上抹着深紫色的眼影,嘴上涂着不知道什么颜色的口红,妆容怪异浓艳。
  
  陆行扬皱起眉,眼神在她脸上停了三秒。
  
  鼻尖上有一颗淡褐色的小痣。
  
  哦,是她。
  陆行扬眉头微挑,面无表情,往后退了一步。
  “嘭——”的一声门关上。
第 3 章

  第三章
  温绵绵僵在原地,愣了两三秒才缓过来。
  QAQ,他好凶。
  
  温绵绵垂下头,犹豫了一会儿抬起手继续按。
  好不容易才摆脱邵女士的监视,这次不成功下次还不知道得到什么时候。
  长得帅,脾气坏一点,人凶一点,也很正常嘛。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
  “叮——”
  
  “咔嚓……”
  锲而不舍按了将近两分钟,门终于打开。
  
  陆行扬站在门口,唇角抿成一条线,神情冷淡又有点不屑,居高临下看着她。
  
  嘤,他好帅。
  
  陆行扬看着面前的女孩,这种眼神他见太多了,语气冷淡又有点厌恶道,“我对你没兴趣。”
  
  啊?
  温绵绵一愣。
  
  陆行扬垂眼又上下打量人一番,抬起下巴冷冷道,“别白费心机。”
  
  温绵绵皱皱眉,“可是我……”
  
  走廊外传来一阵喧哗声,还夹杂着摄像机的咔嚓咔嚓的声音。
  “让我进去!我要自己见他!”
  “让他当面跟我说!”
  “夏小姐,真的不行!”
  “你们别拍了!”
  “拍!都给我拍!今天我一定要让陆行扬跟我说清楚!”
  
  陆行扬目光看向温绵绵身后,眉头拧起,神情沉了沉。
  宋执没处理好。
  
  温绵绵没发现他的不对劲,继续道,“我很有潜力的,而且我不在乎片酬的,你只要让我做大明星就行,钱都给你。”
  
  “你给我让开,我要见他!”
  “陆行扬,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你!”
  走廊声音越来越近,跟前的女孩也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如果等夏蔚带着记者过来,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
  
  “真的,我不骗你,我可以给你写保证书的,不信你……”
  陆行扬低头看了看跟前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什么的的杀马特小姑娘,皱了皱眉,伸手扯住她的外x直接将人拉进门。
  
  “嘭……”
  屋里一片漆黑,陆行扬平常住酒店的时候都不喜欢开灯。
  
  温绵绵被人一把拉进门抵在墙上,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发……发生什么了?
  
  温绵绵抬起头,黑暗中男人身上淡淡的雪松味飘到她鼻尖。
  咚咚咚——咚咚咚——
  温绵绵按了按月匈口,屏住呼吸。
  心跳好快,脸好烫。
  
  “那个……”温绵绵眨眨眼小心翼翼开口。
  “闭嘴。”陆行扬低下头,神情淡淡瞥她一眼。
  “……”
  
  眼睛已经适应黑暗,温绵绵仰着头能清楚的看见男人的脸,双眼皮褶皱很浅,鼻梁挺直,唇角抿成一条直线,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上去就知道不好惹。
  可是,
  他真好看。
  凶起来也好帅。
  
  昨天她好像还看见他有小梨涡。
  温绵绵抿了抿唇,稍稍踮起脚尖,想看看还能不能看见。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门铃声。
  “陆行扬,开门!”
  “陆行扬你给我开门!”
  “陆行扬!你是不是男人,你敢不敢面对我把话说清楚!”
  女人的声音夹杂着哭腔,嘶哑的让人心疼。
  
  是他的女朋友吗?
  可是叶渝不是说他没有女朋友吗?
  温绵绵抿了抿嘴,悄悄抬头又看了人一眼。
  
  陆行扬抬着下巴,唇线绷的紧紧的,面无表情。
  “她好像在叫你哎?”温绵绵轻声开口。
  陆行扬没有反应,像没听见一样。
  “你为什么不开门啊,你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吗?”
  “其实你也不用逃避,直接开门跟她说一下就行了啊,我以前……”
  
  吵死了。
  陆行扬眉头拧起,终于低下头认真看了一眼跟前的女孩。
  深紫色的眼影覆在眼皮上,上面还涂了亮片,眼尾的眼线勾的夸张,嘴上不知道擦的什么颜色的口红,皮肤白的晃眼,甚至还能清楚看见脸颊上细微的小绒毛。
  真难看。
  
  “你……你看什么啊……”温绵绵这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低下头正在盯着自己看。
  脸颊瞬间开始发烫。
  
  还知道害羞?
  陆行扬微微挑了挑眉,表情淡定,目光慢吞吞移开,声音缓慢一字一顿道,“再开口说一个字我就把你从窗口扔下去。”
  
  温绵绵:“…………”
  真的好凶。
  
  “嘭嘭嘭——”
  “陆行扬开门!你给我开门!”
  “开门啊!”
  直接开始踹门了。
  “夏小姐,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
  宋执的声音响起,“五分钟后警察就会上来,如果你不想明天因为进警局而上热搜就请马上离开。”
  “你!”夏蔚显然气急败坏,“你居然报警?!”
  “抱歉,夏小姐。”宋执平静道,“您还有四分钟。”
  
  终于解决了。
  
  陆行扬抬了抬眉,松开手准备转身。
  “啪嗒……”
  一声细微的轻响,不知道什么东西掉了,一股熟悉又恶心的味道顿时在屋内蔓延开。
  
  “啊,我的炸x……”温绵绵轻呼,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拎着的炸x袋子翻了,里面装着的x块全撒了出来。
  陆行扬低下头,看见自己刚刚换好的衣服上沾了一片油渍,有两块炸x从西装内衬里掉了下来。
  “…………”
  
  来的时候因为想着讨好一下人,所以把没吃完的炸x也带来了,温绵绵沮丧的看着地上的炸x,心里可惜极了,她多久才能吃一次啊。
  陆行扬看着面前女孩的反应,眉毛拧的更紧,炸x味道直往鼻子里钻。
  
  门外还在吵吵闹闹。
  “你报警,你报啊!你报!我告诉你我夏蔚不是吓大的!”
  “喂,是110吗?我在影城酒店,我们这边……”
  “啊!你居然真的敢报警!”
  
  陆行扬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压住脾气,
  三两下解开扣子,一把脱掉外x,直接朝着半蹲在地上的女孩甩过去,转身进了浴室。
  
  头顶一黑,雪松味夹杂着炸x味传过来,男人的外x很大,直接罩住她大半个身子。
  温绵绵身子一僵。
  
  他……他g嘛脱衣服……
  “哗啦哗啦……”与此同时浴室传来水声。
  温绵绵:“…………??”
  拉她进房间、壁咚、脱衣服、洗澡…………
  
  一串连联系起来……
  他该不会是想要睡她吧?!!
  
  这个想法一下子在脑海中炸开,温绵绵脸又腾的一下红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要不她现在拉开门就走?
  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啊……
  而且,他真的好帅……
  算了,睡就睡吧!
  还不知道是谁占谁便宜呢!
  这么一想,温绵绵站起身,朝着房间里面走过去。
  
  房间很大,窗帘紧紧拉着,办公桌前开着一盏灯,微弱的灯光隐隐传过来。
  温绵绵打量了一圈房间,心扑腾扑腾直跳,好紧张。
  第一次之前要做什么?温绵绵皱了皱眉,想了想,拿出手机点开浏览器,输入搜索之后,最高赞答案写着,“可以喝点酒,能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
  喝酒,喝酒。
  哪里有酒?
  温绵绵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办公桌后的架子上摆着一排酒。
  温绵绵目光定了定,深吸一口气,朝着书架走过去。
  
  ———
  
  陆行扬洗完澡出来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门口人已经不见了,他皱了皱眉,系上浴袍带子往里面走过去。
  
  床头柜上摆着两三支酒瓶,地上有一双粉红色的小球鞋,目光再往上,白色的床单皱成一团,温绵绵仰面躺在床上,皱着眉似乎很难受样子。身上的外x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脱掉了,露出里面鹅x色的小背心。
  陆行扬:“…………”
  
  他有些烦躁的闭了闭眼,把手上的毛巾扔过去搭在女孩身上。
  
  毛巾搭到脸上,温绵绵掀开,一睁开眼睛就看见站在床头神情复杂的男人。
  
  “你怎么这么慢!”小姑娘声音软糯糯的,带着醉酒后的无法言明的暧昧黏稠。
  陆行扬皱了皱眉,目光瞥开尽量不去看她,声音冷冷道,“你在做什么?”
  “睡觉啊,”温绵绵从床上爬起来,拧着眉往他这边挪。
  脖子上忽然环上一双手臂,陆行扬偏过头,女孩脸蓦地在眼前放大,眉眼上的妆已经被蹭的掉的差不多了,露出原本清艳明媚的模样,一双含水的眸子正迷蒙的望着他,带着一股天真的媚意。
  
  “你真好看。”女孩望着他,忽然认真道。
  陆行扬微怔,伸手想推开她,但还没来得及动作,嘴上忽然贴过来一片xx软软的唇。
  并没有什么深入的动作,她好像不会接吻,就这样贴着他的唇。
  陆行扬整个身子僵住,两只手臂垂在两侧。
  
  “嗯?”贴了五六秒,温绵绵疑惑的挪开,“你为什么不亲我?”
  陆行扬神色僵了僵,终于缓过神来,一把推开她转身要往外走。
  
  “哎,你去哪里!”温绵绵一着急,人走了就完啦!她一皱眉直接从后面跳上男人的背,死死抱住人不让走。
  陆行扬整个人被人从身后紧抱着,浴袍被扒开,露出紧实精瘦的x膛。
  他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转身朝着大床走过去,扒开肩上的手一把将人按倒床上。
  
  “啊!”温绵绵吃痛的惊呼,皱着脸道,“好痛!”
  两个人一起倒在床上,陆行扬喘了喘气,低头神情严肃的盯着身下的人,“你知道你在g什么吗?”
  
  温绵绵被压在身下,点了点头,睁着雾蒙蒙的眼望着身前的人,带着点软糯的鼻音轻声道,“跟你睡觉啊。”
  
  陆行扬愣了愣,脸上似乎浮起很淡的粉色,拧着眉道,“说了我对你没兴趣。”
  
  温绵绵皱了皱眉,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似乎有点害羞,拖着绵密的嗓音轻声道,“可是我对你很有兴趣啊,”
  陆行扬:“……”
  
  “你不想做我的金主也行,我可以做你的金主,”她一本正经道,“我也很有钱的!”
  陆行扬看着她唇瓣一张一合,刚才覆上唇的柔软感又袭来,他眸色暗了暗,嗓音微哑,盯着她道,“松手。”
  “不要……”温绵绵又抱紧了点。
  
  空气里流动着甜腻的暧昧,两人对视。
  “你放心,”温绵绵抿了抿唇,“我会对你负责的!等明……”
  陆行扬神色沉了沉,捉住她的手,一把将人拉过来,覆身压过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