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文】家有萌妻(宋安久傅臣商)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133章 难以预料

更新时间:2013-5-16 23:31:03 本章字数:3255

当众甩了他女人巴掌,不了了之;半夜去踹门抓奸挑衅,除了发了通火,依旧是没有结果;现在按照沈焕教的天天往外跑装外遇,他开始不动如山……

踹门那次之后他就切换成了无敌状态,什么招数都不管用了。

按时上班回家,晚上躺在一张床上也安分得不得了。

她突然迷茫了,真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能x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咦?二嫂,你怎么还在这啊?”傅华笙端着杯牛x从楼上走下来,瞅着安久正有气无力地趴在落地窗前幼稚地哈气,然后无聊地用手指在雾气上画圈圈遽。

“我不在这该在哪儿啊?”安久闷闷不乐的。

“你不知道吗?”傅华笙一副“我有料爆,快求说我快求我说”的表情。

“放!辊”

傅华笙扭过头去默默泪流,在外地不能回来的那几天,他估摸着傅臣商肯定天天不着家,留她独守空闺,所以差人天天一束火热的红玫瑰安抚她的心,刷好感度,怎么就一点用都没有呢?

不知道傅华笙若是知道那些天恰恰相反,在家的是傅臣商,不着家的是宋安久,那些水灵灵的红玫瑰全落到了他二哥手里被辣手摧花该作何感想。

当然,他至死都不会知道傅臣商早在第一天就威胁了快递小哥不许告诉他火热的玫瑰花落到了谁的手里。

“今晚的明星慈善晚会啊,傅二会出席,到时候肯定要带女伴的……”

听到这里,安久的脸色瞬间就白了,需要带女伴,可是自己压根不知道有这回事,那女伴还能是谁呢?

“有什么办法能光明正大混进去吗?”安久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傅华笙扼腕叹息、爱莫能助地叹了口气,“老爷子给我下了禁令,半年内不得上报刊杂志,那种场合你懂的,熟人太多,万一撞上哪个不可爱的姑娘闹上那么一闹,想借一借小爷的花名上头条,那小爷可就要倒霉了……”

说来说去就是没办法了,安久懒得听他后面的喋喋不休,挠着头来回踱步,正好这时候乔桑的电话打进来了,安久正六神无主,就一股脑说出来了。

乔桑嗓门特大,生怕某人听不到似的嚷嚷道:“你身边就没个像样的男人了吗?”

傅华笙自然听到了,撸了袖子就冲了上来对着手机喊:“我怎么了?怎么就不像样了还?乔桑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安久用胳膊肘把傅华笙格到了一边去,然后继续和乔桑说话,“那还能找谁啊?”

“等着,我给你派个人过去,妥妥的。”

说完也不待安久问是谁就挂了电话。

这边傅华笙拖着她的胳膊就要走,“二嫂,走走走……”

“去哪啊?”

“小爷带你去!”

“你不是不能露面的吗?把你这么大块肥x丢进狼群里,这孽我可作不起……”

“谁说作不起!我说作得起就作得起!你少听乔桑吹,她鞭长莫及的,这会儿能给你找什么歪瓜裂枣过来充数!有小爷优质吗?”

“还是算了吧!”安久拨开他的手,神色讪讪。

“怎么着啊?”

“我怕抓不到狐狸还惹得一身sao……”

傅华笙这就知道拈花惹x的货,别到时候打击不到苏绘梨,还给自己惹得一身麻烦不合算。

“苏绘梨是狐狸,难道我是sao吗?二嫂你不能这样对我嘤嘤……”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被傅华笙缠了一会儿,乔桑说的人总算是来了。

安久下意识地挥起手臂挡了挡那尊耀眼得几乎刺目的天然发光体。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人选——柯洛。

柯洛被她略夸张的小动作逗笑了,“乔桑说十万火急,催我过来接你。看样子,你似乎还需要打扮一下?”

柯洛是傅臣商的朋友里少数她不反感的,安久还真有些过意不去,“没想到会是你过来,你不怕惹祸上身么?”

对于她如此挑明的态度,柯洛略一挑眉,“认识傅臣商十几年了,他还从来没跟我翻过脸,突然挺想见识见识的……”

安久第一反应,啊,十几年,居然比苏绘梨的十年还给力!真是真人不露相……

第二反应,好变态的想法( ̄▽ ̄”)。不愧是傅臣商身边的人。

傅华笙摇着头,一副“你真没见过世面”的表情,“真是的,傅二翻脸有什么好看的呀!他天天都跟我翻脸!”

“……”

安久白了傅华笙那不靠谱的家伙一眼,又看看旁边明显比较靠谱的柯洛,想了想,好吧,就满足一下你的恶趣味吧,各取所需。

于是上楼换了一身简约的黑色小礼服,橱柜里的衣服大多是她没有穿过的,连吊牌都没拆,傅臣商买的全是粉色,这唯一一件黑色还是冯婉送她的。

看她居然三分钟就搞定,蹬蹬蹬的下了楼,柯洛一阵错愕,他还没见过哪个女人打理自己这么快的。

“你……素颜?”

虽然这一身俏生生的,清汤挂面,唇红齿白,清新自然也很好看,不过,放在那种场合里就突兀了,而且,显然衬不起她这身本该气场强大的x装。

“我不会化妆。”安久摸摸脸,她也知道那种场合需要化妆啊,可是每次都是傅臣商带她去造型会所一站式搞定的。

傅华笙x嘴了,“谦虚太谦虚!你的化妆术都快赶上乔装术了,还不会化妆?”

安久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我只会乔装,不会化妆不行吗?”

“有化妆品吗?”柯洛轻笑一声问。

“有是有……”

“那就行了,我帮你。”

“呃……”

“快一点哦,时间来不及了。”

安久无奈只好带了柯洛上楼,那些化妆品也是冯婉给她带的,一整x很齐全,不过嫁给傅臣商之后她就从没用过这些。

柯洛手脚利落地将那些尚未拆封的化妆品都撕开,整整齐齐码了一溜,然后就开始熟练地给她描眉画眼,甚至连头发都给她拢起来挽了一个极其漂亮精致的发髻。

安久默默感慨,这男人好全能……

一睁开眼睛安久就惊了,“呃……这……这会不会有些太……性感了……啊……”

陪着傅臣商出席活动聚会什么的她向来是淡妆,走甜美清纯路线。如今瞬间从萝莉到女王,突然这么大转变她差点没认出自己来。

“为了配你今晚的衣服。”柯洛一边回答一边将东西收拾好,“好了,走吧。”

安久不容拒绝地跟着柯洛下楼了。

心想着算了算了,人家好心帮忙,就不要挑三拣四了……

傅华笙一见安久下来就眼前一亮,然后哀怨不已地盯着两人离开的方向,老爷子和冯婉去泡温泉了,家里就只剩他一个人,趴着玻璃窗呵气,无聊地画圈圈……

-----

在柯洛一路上的提点之下,到了会场之后,安久挽着他的手臂,勉强有点淡定从容的女王范儿了。

由于身边这位天王级人物,安久被迫走到哪儿都是焦点,要知道,柯洛出道以来从未和异性有过绯闻,同性也没有。这会儿身边突然多了个不明身份的女伴,引人注目是必然的。

按照柯洛的要求,安久保持最轻松的状态,想什么表情就什么表情,当然也可以面无表情,然后,淡定从容的视线在越过人群触及那孑然而立的颀长身形以及穿s而来的凶光之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柯洛及时将她扶住,“没事吧?”

那道目光的存在感更强烈了,几乎要化作实体把柯洛扶着她的那只手臂给切割开。

而被凌迟的某人不愧是傅臣商的兄弟,如此高压之下竟然还能风轻云淡,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没有屈服在傅臣商威压之下的人啊!实在是令她深深崇拜!她觉得被傅臣商那个大魔头笼罩的世界瞬间有了希望光明与救赎……

柯洛揉了揉眉心,轻咳一声,“安久,虽然,我和傅臣商十几年兄弟很熟,不过,你要是再继续用这种眼神看我的话,后果我也难以预料……”

第134章 眼泪

更新时间:2013-5-16 23:31:04 本章字数:3216

“我过去打个招呼,一起?”柯洛绅士地建议。

安久探头看一眼那边的杀气腾腾,立即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那你自己随便弄点东西吃。”柯洛轻笑一声朝着大魔王去了。

安久看着他的背影,犹带崇拜。

暗自感叹,如果自己能有这份魄力,也不会被傅臣商压得死死的遽。

柯洛刚一离开,场上女宾本来还稍带收敛的目光立即便有些肆无忌惮起来。渐渐的,有人三三两两开始x近……出头鸟试探之后柯洛没有出手,第二个依旧没有出面维护的意思,然后便开始有恃无恐了。

柯洛这种全民偶像,是多少女人的梦中情人,她这仇恨拉得也未免太稳了!

安久头皮一紧,摊上大事儿了……怎么有种被人坑了的后知后觉呢辊?

----------

好友风轻云淡地朝自己走来,傅臣商回以出春暖花开般的微笑,“千辛万苦把我家小白兔打包好了扔狼群里来,真是辛苦你了!”

“小白兔?不见得。”柯洛看了眼那边不断跺着脚离开的名媛女星们,不赞同地说。

“最近太闲了?”傅臣商冷睨他一眼,眸子里含着的不仅是警告,还有警惕。

柯洛优雅地抿一口红酒,“有点。”

“闲得连兄弟的女人也乱动?”傅臣商和他微微一碰杯,似笑非笑。

柯洛酒杯往他身后的方向一指,又来老招数:“你女人不是在那吗?”

苏绘梨果然正朝这边走来,眸光含怒,显然已经看到宋安久。

柯洛很好心地解释:“先别发火,安久是我带来的,跟他没关系。今晚他依旧是你的。”

傅臣商捏着酒杯的手指紧了紧,柯洛这话说得实在是太暧昧,安久跟我没关系,今晚苏绘梨是我的?那言外之意安久难不成是你的?就算是玩笑,未免也太过了。

苏绘梨摸不准柯洛到底是什么意思,见傅臣商没说话,当他是默认了,委委屈屈地挽了他的手臂。

她千求万求,甚至那晚被宋安久找上门来羞辱他都没有丝毫怜惜妥协的意思,最后还是苏远又一次病危令他答应了过来陪她参加这场慈善晚会。虽然他只是陪同,什么都不会声明,不过总算是给了她翻身的资本,他的出席至少证明,他们并没有闹翻。

她为这事策划了好几天,准备利用今晚的慈善晚会挽回形象,谁知道关键时刻把宋安久那枚炸弹给等来了。

----------

这边安久已经被一波又一波女人围攻了一轮又一轮。眼见着傅臣商今晚的女伴果然是苏绘梨,心里的火一层一层往上冒,差点一怒之下把酒杯里的酒全g了。

今晚每个过来挑衅她的女人几乎都是一样的托词,显示探问她的底细,然后又要敬你一杯,不喝?这么不给面子!你以为你是谁啊巴拉巴拉巴拉……

怀着身孕还要踩着十二公分高跟鞋来这种场合盯梢老公……

宋安久,你怎么就混成这样了呢。

不止一次觉得不值得,可是,谁让你舍不得?

安久下意识地将手抚在小腹,然后把分毫未动酒杯交给一旁的侍者,感觉温暖和气力一点点恢复……

从最初得知怀孕的惊慌失措,到小心隐瞒的犹豫徘徊;从一无所知,到学习之余偷偷浏览各种孕期常识,不知不觉一点一点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紧张又期待地为他的来临做着准备……

不同于傅臣商所给予的没有安全感的温暖,这个小生命实实在在存在于自己的身体里,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是她的,谁也抢不走。想着想着心里的满足满满得都快要满xx来……

那不经意间一垂眸的温柔落入傅臣商的眼中,如一朵小小的桃花摇曳着飘零坠入,扰乱那一池春水。

苏绘梨察觉他的分心,精心保养的指甲深深掐进了掌心的x里,而当她看到那个正朝着安久走去,并向她搭讪的男人,生生将那根指甲给掐断了……

“宋小姐!”楚陌一席白色西装,生生把那些荧幕上闪闪发光的男星们都给比了下去,近x来官司缠身,台柱子要跳槽,情人闹翻脸,却似乎丝毫没有在他的脸上显露出来,依旧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可见脸皮……呃不,功力深厚。

安久刚解决了一波无聊的女人,正端着个盘子挑x莓,见了来人,眉头一挑,“哟!楚总,久仰大名!”

“不敢不敢。”楚陌谦虚。

“客气客气。”安久寒暄。

“还有事儿?”寒暄完了明显一副不想多聊的语气。

楚陌摸了摸下巴:“宋小姐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你确定要听吗?”安久很贤良地微笑着问。

“但说无妨。”楚陌饶有兴趣地抬了抬酒杯。

安久挑完了x莓又转战到樱桃番茄,悠悠道:“你指望我对猪一样的队友能有什么好脸色?”

楚陌被噎得一口酒堵在嗓子眼不上不下:“……”

安久咕哝着:“若是你爷们一点搞定了苏绘梨,哪还轮得到我这么x心。”

楚陌好不容易才把那口酒给咽下去,轻咳着缓了缓才回道:“宋小姐这话可不公平,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说,若是你搞定了傅臣商,我也早就抱得美人归了?”

“你搞清楚先后顺序啊,我现在遭受的可是你们的历史遗留问题。”

那漫不经心又慵懒娇软偏偏又毫无自觉的模样是个男人都要被勾得人心痒难当,楚陌突然就理解了为什么苏绘梨会如此紧张。

“有没有兴趣跟我合作?”楚陌语气认真地提出邀请。

安久咬了口x莓,因为酸酸甜甜的滋味满意惬意地眯起眼睛,“你不会是搞不定傅臣商的前女友,又开始打他老婆主意了吧?傅臣商是上辈子挖了你家祖坟了么?你这么跟他较劲!”

楚陌扑哧一笑,“你真可爱……难怪傅臣商……”

安久话未听完,整条胳膊被人提了起来,大力地扯着往外走,盘子没抓稳掉了下去,水果散落一地……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带出了会场,而扯着她手腕的男人正用比夹着雨雪吹过来的寒风更冷的声音打电话——

“喂,齐晋,帮我订飞洛杉矶的机票……要最近一班……不是我……宋安久……”

所有的理智在看到她对着楚陌时那满足惬意的一笑之后全面崩溃。

傅臣商挂了手机,发觉后面跟着的人不挣扎了,于是转身去看,一转身便对上了安久溢满泪水的双眼……

心下狠狠一颤,说出来的话却依旧恶声恶气,“哭什么?”

安久有些踉跄地跟着,不说话,不出声,眼泪决堤似的无法抑制,就那么用一双模糊的泪眼看着他。

傅臣商只觉得心烦意乱说不出的难受,冷着声音呵斥,“不许哭!”

泪水涌得更急了,连x里来所有的委屈、不安、怨愤全都在此时x涌而出,难管难收,她不想在这种时候示弱,可是,根本控制不住。

傅臣商伸出手,探过去,却在快要碰触到她的脸颊时又用力收了回来。

“不许哭了!”

多了一个字,杀伤力却只剩下了百分之十。

安久开始小幅度的抽噎,轻颤着身体,也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哭泣。

此时柯洛、苏绘梨都追了出来,楚陌斜倚在门口朝外望,看到女孩的满是泪痕的侧脸,心下一惊,同时涌上一股类似愧疚的感觉……

气氛凝固了几秒钟,傅臣商脱了外x,大步上前,整个将她裹住,然后打横抱起,摸到她脚上的那双高跟鞋,脱了随手一扔。

侍者已经将车开过来,傅臣商一手接了车钥匙,将哭成泪人的小家伙塞进副驾驶,然后迅速绕到对面,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苏绘梨根本来不及阻止,眼见着宴会还没开始,他就已经因为那个女人离开,看着在夜色中划过一道银线的车身,眸子里的恨意越来越深……

一次,两次,三次……宋安久!你欺人太甚!

第135章 哄

更新时间:2013-5-16 23:31:05 本章字数:3176

依旧趴在那画圈圈的傅华笙眼见着不到一个小时,安久就哭着回来了,小丫头蹬蹬蹬跑上楼,傅臣商则是黑着脸跟在后面。

“哦呀哦呀……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傅华笙不知死活地凑了上去,差点没被傅臣商给冻成冰棍。

安久上了楼进了卧室,缩到床上,抱着个大白枕头,摆好姿势就开始专心致志地哭。

傅臣商扯开领带,在屋子中间烦躁地来回独步彗。

傅臣商显然不是那种擅长哄女人的男人,因为不需要擅长这项技能。他不是没有见过女人哭,可但凡他一句话,立马就能安抚好,哪里见过女人哭得这般轰轰烈烈,山崩地塌的。

于是眼睁睁看着抱坐在床上的小家伙哭得伤心欲绝,他却一筹莫展。

到最后,安久哭了小半个小时,嗓子都哭哑了,连傅华笙都看不过去了,“喂喂喂,我说,傅二,你好歹是个男人,就不会哄哄?听得我心里乱七八糟的,让她别哭了成吗?挫”

他、也、要、会、哄、才、行、啊!

“要不要我帮你呀?”傅华笙很好心地建议。

傅臣商冷冷扫他一眼。

傅华笙耸耸肩,“那你自己来吧。”

可怜的小久久,靠这家伙哄,不知道还得哭到什么时候去……

傅臣商深吸一口气,终于开始哄人了,“哭什么哭?你自己数数回来之后给我惹了多少事?惹事就算了,还招惹男人!傅景希、傅华笙、柯洛……甚至楚陌!我的侄儿、弟弟、兄弟、敌手,一个不落!宋安久你真是本事!你是不是非要气死我才甘心?”

话音刚落,安久哭得更厉害了。

傅臣商:“……”

眸子里闪过一次无措,傅臣商强行压下了怒火,“别哭了,告诉我,为什么哭?”

他总要知道缘由才知道怎么劝。

安久抽抽搭搭的,似乎想要开口,可是又哽咽得说不出话。

傅臣商百爪挠心,走过去坐到床沿,把她连人带枕头整个放到自己腿上坐好,塞了一盒纸巾给她抱着,“不急,慢慢哭,哭好了跟我说。”

安久抽了纸巾,呼哧呼哧地擤鼻涕,傅臣商接了用过的纸巾扔进垃圾桶。

“怎么就委屈成这样了……”他抱着她叹气,恨不得当成婴儿一样抖一抖摇一摇。

安久哭得差不多了,抽三下,吐一口气,抽三下,再吐一口气,哑着嗓子,委委屈屈地开口:

“x……”

傅臣商眉头一皱,“不许说脏话!”

“x……”安久“x”了好半天才终于说完整,“x莓……”

傅臣商这才想起拉她走的时候她手里拿的x莓,“你不是要告诉我,你就为了一盘子x莓哭成这样?”

“挑好的……”刚挑完,只来得及吃一个就打翻了。

“……”

她哭累了,一抽一抽地歪在他怀里,当然不是为了x莓,可是这次哭得好丢脸,总要有个理由。

从小到大都没有这样哭过,不过,哭出来之后舒服多了,甚至有些上瘾的感觉,难怪女孩子都那么喜欢哭呢。

见她终于停了,傅臣商松了口气,低头在她脸颊上咬了一口,“宋安久,你怎么这么能折腾人呢……”

见她嘴一撇,似乎又要哭,傅臣商急忙摸了摸她被咬的地方安抚情绪,这下好了,碰都不能碰了。

抱着她坐了一会儿,看着怀里可怜兮兮的小家伙,眉宇间满是无奈,先前气得想掐死她,这会儿又心疼得恨不得揉进怀里,把什么都给她,只要她别哭。

“咕噜”“咕噜”安久脸红地摸摸肚子,晚上一口饭没吃,正准备开吃的时候就被他拉走了,这会儿饿得都没力气哭了。

宝宝肯定也饿了,唔,刚才哭成那样,不知道会不会对他造成影响,不痛不痒的似乎没事,目前为止都没有特别明显的妊娠反应,希望能继续保持下去,否则,她也瞒不了多久了……

正想着,傅臣商把她放回床上,然后起身下了楼。

楼下,傅华笙看他下来了,楼上也没有哭声了,讶异地挑了挑眉,这么快就解决了?他以为还有的闹腾呢!

下一秒,竟然看到傅臣商进了厨房,手里拿着把菜刀。

傅华笙一看这还得了,大惊失色地飞扑过去,“哥!二哥你冷静一点!二嫂是有不对,她不懂事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犯得着生这么大的气么?你要实在是嫌弃,你让给我得了……”

本来还挺正经的,一说到后面就开始没正行了……

傅臣商拍灰尘一样拍掉他的手,淡定地从冰箱里拿出几样蔬菜,咚咚咚开始切了起来……

傅华笙:“……”

厨房里的香气越来越诱人,傅华笙晚上也没吃呢,食指大动在那张望着。

傅臣商端了一碗面条走出来,看了他一眼,“锅里还有。”

傅华笙简直受宠若惊!

傅二得心情多好,才能用这种友好的态度对待自己啊?

不管了,傅二的手艺难得一见,他这算是托了安久的福。

用亲手做的美食哄女人什么的,这招他还真学不来!甘拜下风!

----

绝色端着碗绝味,杀伤力不言而喻,但是,危险程度显然也成正比。

“怕我下毒?”看着她警惕的小模样,傅臣商冷着张脸,转身就要走。

安久抽了抽鼻子,急忙伸手去把碗捧了过来,傅臣商往她身上围了条餐巾,以免弄到身上。

安久于是怀里抱着满满一大碗面条,上面铺着西红柿x蛋火腿肠小排骨嫩嫩的煎蛋,抽噎几下,再吹一吹,吭哧吭哧地吃,眸子越来越亮。

傅臣商看得哭笑不得,眸子里的风雪却全都化作了春水。

一大碗吃完,胃里满满当当,坏心情也一扫而空,看着傅臣商也顺眼多了。

把碗筷收拾好,再将被自己喂饱的小家伙抱了过来揽在怀里,“吃饱了吗?”

安久连连点头。

“嗡嗡嗡”的震动声打破了短暂的温馨,傅臣商掏出手机,看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又低头看了眼正盯着自己看的安久。

“喂。”他接通电话。

安久挪了挪位置好坐高一点,光明正大地要凑过来听。

傅臣商默默叹了口气,开了扬声器。

于是听到手机里传来女人惊慌失措的声音——

“傅臣商,不好了!绘梨……绘梨又病发了……”

计不在新,有用就行。

是林萱的声音,她一听就听出来了,病发了,什么病?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连她都能猜到是苏绘梨耍心机,难道傅臣商会不知道吗?除非他关心则乱……

一想到这个词,心里就开始不是滋味了。

不等傅臣商回答,一只小手伸了过来,夺了手机,直接挂断,然后死死抱在怀里不给他。

见傅臣商没说话,更是恶从胆边生,掏出手机,啪啪啪按了一句话给林萱发了过去——[贱人就是矫情。]

一发完就把手机给关了扔得远远的。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她抬起头,大义凌然地看着他,一副“要杀要剐随你便”的姿态。

不料,等待她的却是一声轻笑,和他的一低头,温柔如羽毛飘落般的吻。

安久傻眼了,不懂他这反应是什么意思,一脸警惕。

傅臣商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两颊的眼泪擦g,蜻蜓点水般一点一点亲吻她的唇……

怎么办呢……

明知道此刻的好心情很不应该……

可是,控制不住……

他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很享受、特别享受她吃飞醋的模样……

他的字典里只有“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此刻脑海里却满满的都是“退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就是她的怀里、心里……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