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文】《我有三个大佬叔叔》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一碗叉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200210

  “这就是当初的全部了。”白傅生眼眶微红的说完这些过往,像个好不容易从回忆中走出来的深情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后,努力让自己露出笑意,重新抬头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女,脸上神情像个失而复得的父亲。
  
  好像她真的是自己寻了多年的珍宝一样。
  
  不得不说,这副模样,配上他不错的样貌,着实会令不少人跟着生出共情,进而感动。
  
  可惜。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这点对她苏溪没什么用。
  
  “原来是这样啊……”她脸上带了些许笑和恍然,慢慢点头。
  
  这个反应倒是让白傅生愣了一下,不由又暗地里观察了几眼,坐在自己对面的苏溪,心里略泛嘀咕。
  
  怎么没有他预料中的感动呢?
  
  难道现在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孩儿……都这么冷情了吗?
  
  白傅生偷偷观察的时候,自然苏溪的模样也再一次落在他的眼里。
  
  和照片上比起来,整个人多了一股子灵气。
  
  说实话她的样子更像苏母一点,只有眼角眉梢,能看出点儿自己的影子。
  
  清秀灵气,g净剔透的模样,一看就……很好骗。
  
  在商场打滚那么多年的白傅生,是真的没将这么个小女孩儿放在眼里。
  
  但现在看她的反应,却让自己又有些犹豫。
  
  迟疑着……自己的“工作”是不是做得太少了一些?
  
  但下一秒白傅生立刻抛开这些迟疑,身体微微前倾,眼神灼灼的看着苏溪说,“小溪,跟爸爸回去吧?这十几年来你没有的,爸爸都会逐一补偿你的。啊?”
  
  这话语落,还不等苏溪开口,一旁便传来一声冷哼,然后是状似冰块突遇热水,突然裂开的声音。
  
  比起白傅生满脸疑惑,倒是苏溪一脸了然。
  
  她冲白傅生一面笑一面推椅而起,开口说,“稍等,我去倒杯水。”
  
  “?”白傅生听了苏溪的话,第一时间低头看向放在自己面前的水杯。
  
  杯里是满当当,一口都没动过的热茶。几片嫩嫩的茶叶芽,俏生生的立在水面下,茶水颜色翠绿澄清,倒是格外好看。
  
  就连茶香……也不错。
  
  白傅生微吸了口气,对这茶香扑感到有些诧异。
  
  像是没想到苏溪能拿出这么好的茶。
  
  哎,这样一看,这丫头刚才的表情……说不定只是他们这个年纪的别扭?
  
  指不定心里为自己的出现,有多感动呢。
  
  想到这儿白傅生心中有些得意,便忘记了自己先前还怕杯子不g净,所以一口没动的茶,下意识的端起便喝了一口。
  
  等茶香下肚后他才回神,连忙低头又仔细看了看水杯,确定gg净净后这才又松口气。
  
  正欲将水杯放下又顿住,重新抬手,又喝了一口茶。
  
  品了品后微微点头,微低头吸嗅,似想品出这到底是什么茶叶一样。
  
  不过他这副样子,苏溪并未留意,她正走到荣凤敛的身边,冲他嘻嘻笑着,重新拿了个杯子倒上水,然后这才开口说,“大叔叔,你再用力,杯子就要碎了。”
  
  被苏溪叫大叔叔的荣凤敛听了,这才扭头看向自己的手,果然杯子已经被他捏出了裂痕。
  
  手一松开,杯上裂痕就越发清楚。
  
  “……哼。”荣凤敛轻哼了一声。
  
  不过这声轻哼,即便荣凤敛不开口解释,苏溪也明白这是针对白傅生的。
  
  自己当亲闺女,从一个小团子养到大的乖女儿,现在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个亲爹,说要带回去?!
  
  凭什么?
  
  荣凤敛觉得他现在果然是脾气太好了。
  
  早知道刚刚就该把白傅生几个,统统踢出门去。
  
  免得自己在一边听了一耳朵,独自生气。
  
  苏溪看荣凤敛这个样子,忍不住笑,拉着他的手将荣凤敛往后厨赶。一面赶一面说,“哎呀,中午我们做土豆炖排骨吃吧?大叔叔你去处理一下?”
  
  洗洗切切什么的,等弄好了估计自己这边也差不多了。
  
  再让荣凤敛听下去,估计他要过去掀桌了。
  
  虽然知道苏溪现在是想把自己支开,但荣凤敛还是依言起身。
  
  只是被苏溪推着后背,推进厨房时,偏头朝白傅生的方向冷冷瞥了一眼。
  
  恰好白傅生也刚好扭头看来,这一对上眼,直接让他背脊一凉,忍不住就扭头看了眼,自己带来此刻守在蛋糕店门口的两个保镖。
  
  大约是看见保镖后,心里又有些底了。这才又重新微挺了x膛,拿起刚才的上等人气质。
  
  荣凤敛?
  
  荣凤敛将白傅生的表情看在眼里,又在心里冷哼了一声,这才收回眼。
  
  ……三只弱x。
  
  “不好意思。”苏溪将荣凤敛赶到后厨去后,这才重新折回来,一面坐下时,一面冲白傅生笑,“我叔叔没吃早饭,有些低血糖。所以暴躁了一点,相信你不会介意哦?”
  
  这话出口堵得白傅生一窒,原本想出口试着挑拨一下的话,便因为苏溪的“不会介意哦?”堵在了嘴里。
  
  不得不端起温和的笑,微微点头附和,“当然不会介意了。”
  
  顿了顿后又皱了眉头,叹了口气又开口,“其实小溪你不用解释的。哎,我也很明白你养父……心里是怎么看我的。都怪我当初……”
  
  白傅生说到这儿,脸上又露出追悔莫及的表情,顿了顿后重新抬头看向苏溪,满眼期待,“可是我现在知道后悔了,所以……”
  
  “哦。我明白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脸恍然的苏溪又打断他的话。然后带了点儿小心翼翼的味道,上下打量白傅生后,微微前倾,压低了声音饱含同情的宽慰他,“人终有一死,所以……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了。”
  
  “???!”
  
  ……不是,几个意思呢?!
  
  白傅生一脸懵,有些瞠目结舌的瞪着苏溪。
  
  苏溪?
  
  苏溪冲生父露出节哀顺变的表情,叹气宽慰,“你的临终忏悔,我收下了。”
  
  所以你就安心的去吧。
  
  爸爸。
  
  )
  
  我特么……
  
  白傅生一时之间,竟感无言以对。
20200210

  “我明白的。”苏溪像是看不见白傅生明白她的意思,突然难看的脸色,继续往下说,“电视上都是这样演的,作恶多端的配角到了要洗白的时候,都会得绝症,然后幡然醒悟,各种忏悔,然后就死了。”
  
  苏溪说得相当真挚,她又生得乖巧。一看就是那种好骗,g净到一眼就能让人看透的小白兔好学生。
  
  所以白傅生虽然心里气得不行,却又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压着气。
  
  但……苏溪越是一脸天真无辜的模样,就越是让人火冒三丈。
  
  那股子无辜的劲儿,在这种时候反而成了一种催化剂一般。
  
  见她还要往下说,白傅生不得不赶紧出声打断她。
  
  再说下去,感觉自己不仅是得癌症了,说不定还要得什么稀奇古怪的病。
  
  “小溪。”他一出口,苏溪立刻闭嘴。
  
  “啊?”了一声后抬眼重新看向白傅生,眼带询问。
  
  “我很健康。”白傅生笑得有些勉强,话……也比之前显得y邦邦了些。
  
  看样子是被苏溪这“不着调”的一通乱说,给弄乱了节奏。
  
  “这样啊……”苏溪听了,吧唧吧唧嘴后点点头。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脸上略带了点儿……“遗憾?”的神情,还是让白傅生心里突然感觉被堵了口气。
  
  “那……”苏溪脸上表情微正,看着白傅生说,“不如我们开门见山点?”
  
  说完到这儿,她又扭头看了眼挂在蛋糕店的时钟,重新看向白傅生说,“我和大叔叔等会儿还有好多事要做,您……简洁点儿?”
  
  白傅生后面想说的话,可以说完全被苏溪打乱了。
  
  所以这个时候也只xx着头皮往下说,“爸爸确实没什么事,就是想好好补偿你。到时候等你住到家里后,你妹妹,还有……美琴阿姨也会很欢迎你的。”
  
  白傅生口中的美琴阿姨,就是他的妻子钟美琴。
  
  顿了顿后他又补充说,“到时候,我还能带着你去看看你哥哥。他现在一个人在医院,早就想见见你这个妹妹了。”
  
  总算说到重点了。
  
  苏溪听到这儿,都替白傅生松口气。
  
  但面上却微微偏头,有些疑惑的看着白傅生,“……哥哥?”
  
  她还有这号东西呢?
  
  “对。”白傅生点点头,“是爸爸这边的亲戚,论辈分……是你远方堂哥。”
  
  顿了顿后满脸愁思说,“他年纪也就比你大个几岁,现在却得了白血病,哎……实在很可怜。”
  
  说到这儿后白傅生又抬眼看向苏溪,趁机偷偷看她的反应,“我和你妹妹,为了救你堂哥,都试着去匹配过了,却发现完全不合适,哎……医生说,最好是找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试试。”
  
  白傅生说完这句,又抬眼看向苏溪,脸上带了些期盼。好像很希望这个时候她会主动开口,说点儿什么似的。
  
  但,苏溪听完却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端起自己面前的水喝了一口,之后将杯子重新放回桌面,这才又抬眼看向白傅生,脸上有些疑惑。
  
  好像在说“您怎么不往下说了?说呀?”一样。
  
  半点没主动说点儿什么的意思。
  
  白傅生被苏溪x得没办法,只好自己y着头皮演下去。
  
  他微微前倾看着苏溪,满是真诚的再次开口,“原本我们都不抱希望了,只想让你这个堂哥实在没找到匹配的时候,能过得舒心一点。但刚好我一直找了那么多年的消息来源告诉我,你找到了。”
  
  “小溪,以前是爸爸错了,是爸爸对不起你和你妈妈。”白傅生微低了头,显得愧疚但依旧要实话实话的模样,微吸了口气继续开口,“爸爸是真的想要补偿你,但……如果可以,也希望你……能不能抽空去医院,试试……和你堂哥合不合适?”
  
  “我知道这个时候提出要求是件很过分的事,但是……爸爸是不想骗你,想将真相都告诉你,让你自己选择。”
  
  总算是说到重点了。
  
  苏溪听到这儿,都忍不住替白傅生松口气。
  
  点点头后微微向后靠向椅背,换了个更轻松的姿势后双手抱肩,看着白傅生说,“这样说话我就觉得舒服多了。”
  
  打那么多感情牌做什么呢?浪费时间。
  
  “不如……”苏溪看着白傅生,微微偏头笑言,“您再说点儿实际的?”
  
  “小溪?”大概是苏溪这话太直接,让白傅生听了忍不住愕然。
  
  苏溪见状,又翘着二郎腿,笑眯眯的好心补充,“你说你会对我好,那……比如?”
  
  实际行动拿出来一点嘛。
  
  白傅生当然明白苏溪的意思,点点头后立刻开口说,“现在不是还在放假吗?我想……你要是现在跟我回去,那等开学的时候,我可以让你上最好的高中,‘博洋’你知道吧?你妹妹也在那儿读书,到时候你们就可以作伴了。”
  
  从苏溪初三开始就时不时在她面前晃悠,中考一结束立刻捧了高额奖学金登门的忠武校长,要是听见白傅生这番话,说不定能立刻用忠武课间武术x,将他练一遍。
  
  同样的,已经在C市最好的高中,忠武读书的苏溪,在听完白傅生的话后,缓缓的。打了个?
20200211

  博洋国际高中的名气,苏溪当然听过。
  
  不过与其说它是最好的C市最好的高中,不如说是C市最贵族气的国际高中。
  
  在里面读书的,家庭条件最差的也是年入百万的中产家庭。
  
  不过校资雄厚倒也确实吸引了不少有本事的师资,所以教学方面确实排得上C市前二。
  
  但。也只是二了。
  
  毕竟C市真正的第一高中忠武,它要是说自己是第二,估计也没谁敢轻易认下这个第一。
  
  不过这几年,博洋和忠武确实一直在暗中较劲,憋着股子气想比个高下。
  
  无论是师资还是品学兼优的学生,都是两所学校互相争取的重点。
  
  当然苏溪也算当过吃瓜群众,看过两位校长互别苗头的。
  
  估计两位校长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之间的较劲,在学生群里,早就被偷偷组成CP了吧?
  
  闲话暂时摁下。
  
  总之苏溪在听了白傅生的“好处”后,是半点儿感觉都没的。
  
  毕竟……半年前两位校长互相扒拉她家门板的样子,到现在还历历在目呢。
  
  “……就这样?”苏溪等了等,没等到白傅生的下文后,忍不住主动开口。
  
  倒是白傅生在听了苏溪的话后,满脸诧异的强调,“那可是最好的学校,非常难进的。”
  
  “?”苏溪听了又忍住在心里打了个问号。
  
  那是对别人,而不是她。
  
  不过她从白傅生的对话中,也算了解了一点。
  
  那就是面前这个人,根本连“功课”都没做齐,就迫不及待的来了。
  
  苏溪在心里默默吐槽后,也懒得再说什么,点点头后又开口,“学校的事先放一边,您只是想让我跟你回去,顺道有时间的时候,去医院看看那位我从来没见过的远方堂哥吗?”
  
  太多吐槽的地方了,所以苏溪这段话里,不少地方都咬重了音来说。
  
  而白傅生在听了苏溪的话后,满脸愧疚,带着迟疑开口,“如果到时候匹配成功的话……希望你可以帮忙。”
  
  话说得吞吞吐吐,但却一点儿没耽误表达清楚里面的意思。
  
  所以他这话一说完,苏溪便挑了下眉峰。
  
  大约是她这个举动,所以白傅生见了赶紧补充又说,“当然最后的决定权在你手上,毕竟……爸爸实在没有什么资格要求你什么。”
  
  这话到最后,越说越低,带了些丧气。
  
  跟真的一样。
  
  苏溪这个时候也懒得再说什么,她扭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重新看向白傅生说,“那暂时先说到这儿吧?有时间去匹配可以,但要是成功后要不要帮忙,再另说?”
  
  “这……好吧。”白傅生虽说对苏溪这个答案不太满意,可这个时候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这种时候还是先打感情牌比较好。
  
  所以他顿了顿后,又看着苏溪,带了点儿能被人看出来的小心翼翼又开口说,“那要不……这几天你跟爸爸回家?你美琴阿姨,还有妹妹,都想见见你呢。小溪你放心,什么都不用带,家里都给你准备好了。”
  
  白傅生恨不能立刻和苏溪拉近关系,明天就哄得她跟着去医院匹配。
  
  但他这话刚说完,就被苏溪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给惊了一下。
  
  好像……自己在打什么主意,已经被坐在对面的小姑娘看穿了似的。
  
  ……不能吧……
  
  白傅生暗自嘀咕了一句,再细看却发现苏溪脸上没了刚才一闪而过的d悉,松口气的同时也觉疑惑。
  
  倒是苏溪的再次开口,暂时阻断了他的暗思。
  
  “先不急,距离开学还有半月呢。等寒假快结束的时候……你再来接我吧?而且,你不是说想给我转校吗?这个应该也需要一些时间吧?”
  
  “这个……”
  
  白傅生迟疑了一下,刚想说什么便被苏溪打断。
  
  “再说了,您说的哪位堂哥,都病了这么久了,我想……他应该也不急这么几天?”
  
  白傅生现在有求于人,对于苏溪的话虽不赞同,但也不得不点头答应下来,“那好吧,我就过几天来接你?”
  
  “嗯。”苏溪点点头。
  
  既然来意已经说完,白傅生也不打算再多待。
  
  他起身后朝门外看去,一直留意店内情况的保镖见了,立刻走进店里。并将一直拎在手里的小提箱和一纸袋子放在桌上。
  
  做完这些后,才在白傅生的随意挥手中又重新退出去。
  
  “小溪,这是爸爸送给你的礼物。”白傅生将纸袋推到苏溪面前,带了些欣慰开口说,“你也十六了,该有些女孩子的小首饰了。这不,里面都是当季的新款,我让你美琴阿姨帮你挑的,你看看喜不喜欢,要是不喜欢啊……我们还能换。”
  
  顿了顿后他又拍了拍银色小皮箱,继续说,“另外还有这里的二十万,是给你……大叔叔的见面礼。”
  
  说到这儿后,白傅生抬头看了看只有十几平方的蛋糕店,简单环顾后这才又看向苏溪说,“你大叔叔这家店啊……也该装修一下才是了。”
  
  白傅生在说这些话时,脸上带着同情怜悯,眼里则藏着处于高处的俯视和得意。
  
  可惜这阔绰的出手,在苏溪这儿,也只是顺着白傅生的话,左右看了看他带来的小礼物。
  
  点点头后抬头看向白傅生,笑容礼貌的开口,“谢谢。”
  
  谢谢???!
  
  ……就这样???
  
  白傅生听了忍不住又瞪了苏溪一会儿,感觉自己有些混乱迷茫。
  
  大约是白傅生带出来的情绪过于明显,所以苏溪见了,想了想便推椅而起,一面朝玻璃橱柜走一面开口对他说,“那……我送您些蛋糕吧?今天早上才做的,很新鲜,刚好可以带回去让阿姨她们尝尝。”
  
  “好……好的,谢谢你啦小溪。”白傅生即便心里再不舒服,也不得不冲苏溪笑得像个好爸爸。
  
  而苏溪则回他一个“客气了”的微笑。
  
  不过原本打算多拿些蛋糕的苏溪,却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手伸到一半的时候顿了顿,然后原本准备拿大纸盒装的手,便一偏转到小纸盒子上。
  
  慕斯蛋糕、芝士蛋糕还有天使蛋糕,每一种都拿了一块。
  
  约么七八个纸盒子,苏溪想着估计白傅生不好拿,便又拿了个大盒子统统装进去。
  
  倒有些月饼礼盒的意思。
  
  等这些弄完后,苏溪这才从玻璃橱窗后绕出来,将手里的东西递给白傅生。
  
  白傅生推辞了几次,见苏溪很坚决,这才笑得有些勉强的收下。
  
  又寒暄了几句后,白傅生这才带着他的保镖离开蛋糕店。
  
  等那辆豪车开走后,苏溪这才挂出“暂休”的牌子后,拎了白傅生留下的钱和礼物,直径朝后院走去。
  
  这家蛋糕店也就十几平而已,放各种糕点的玻璃橱窗和收银台相连,除了勉强够两人通过的通道外,进门靠左手边摆放了两张小圆桌,便没其他了。
  
  实在是个很简单的小蛋糕店。
  
  不过虽小,却温馨g净,很受附近学生和年轻人喜欢。
  
  尤其是蛋糕店里,不定期销售的手工咖啡,也相当受欢迎。可惜咖啡是另外一位老板的绝活,偏偏他又经常到处旅行,能不能喝到,全凭运气。
  
  等苏溪打开后厨的门,才发现这看似小小的蛋糕店里另有乾坤。
  
  里面竟然是个空间不小的中式庭院。
  
  白色圆形小鹅卵石铺成的小径,每隔半步距离的青石板路,甚至还有一间玻璃房暖房。
  
  现在是冬天,那些不耐寒的植物便统统搬进暖房里。所以即便现在天气寒冷,但暖房里的各种鲜花,却开得花团锦簇,热闹缤纷。
  
  这才是养护在温室里的傻白甜呢。
  
  苏溪经过花房的时候,隔着玻璃对准一朵半开的粉色玫瑰,轻弹了一下。
  
  带了些逗弄的意思。
  
  这个院子的另一个出入口,通往的地方便是C市最大的武馆。
  
  而她的大叔叔嘛,便是这所武馆的大师父。
  
  不过这个时候,让整个武馆的学生们都战战兢兢的大师父荣凤敛,正听他家侄女儿的话,乖乖的在位于武馆和蛋糕店中间设置的厨房里,默默剁着排骨。
  
  嗯。
  
  下刀利落,声音狠沉,看样子气劲儿不小。
  
  苏溪在走进小厨房时,一面听着里面的声音,一面默默吐槽。
  
  不知道大叔叔这个时候去武馆,能不能把新招的拿群小朋友吓哭?
  
  武馆小师父苏溪,莫得良心的暗搓搓想着。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