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文】《祝你单身一辈子》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蜜雨恬言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 1 章

  昨晚结束直播时已经十二点,等秋意回到家,卸完妆洗完澡再躺在大床上,时钟指向一点一刻。
  
  早上七点半,生物钟准时把她叫醒,她赖了十分钟床就爬起来换衣服。
  
  虽然一整个衣帽间都是当季的新款,但秋意每天早上挑衣服还是陷入选择困难症。她翻了几下,挖到一条闺蜜池安安送她的吊带裙,趁着夏天的尾巴,还是让它亮相一下。
  
  把裙子换好,她开始洗漱化妆,等把自己收拾得漂亮大方,她才拎着包出门上班。
  
  刚走到车子旁边,她的电话就响了,翻出来一看,是池安安。
  
  她滑下接听键,刚放在耳侧,就听到池安安焦灼的声音从电话那头穿了过来,“阿意,十万火急,你马上来G中医大附属中医院。”
  
  听到“医院”两字,秋意的心像是坐了升降电梯,一下子提到了喉咙,声音微颤地问:“安安,你发生什么事了?”
  
  “阿意,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求求你赶紧过来吧。”池安安好像要哭了。
  
  话落,电话没了声音。
  
  秋意精致的眉毛皱了皱,没顾得上给池安安拨电话就立刻启动车子,踩下油门就朝附属中医院赶。
  
  大概是人的潜能在紧急关头会爆发出来,正值上班车流高峰期,秋意用她超炫的车技,仅花20分钟就赶到了医院。
  
  可等她下车,站在医院大门口时就懵圈了,这么大个地方,她上哪儿找池安安。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这时手机又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池安安发来的微信:马上到门诊二楼中医内科导诊台。
  
  秋意不疑有他的,穿过大门,踏上手扶梯就往二楼去。
  
  这是她第一次来G中医大傅舒中医院,她不清楚科室的分布,好在指示牌清晰,她很快找到了中医内科导诊台。
  
  导诊台对着候诊区,她环视了一圈,没找到池安安,正想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喊:“秋意,秋意在不在?”
  
  秋意循着声音望过去,发现是导诊台一位二十岁出头的护士在喊“秋意”。她没有挂号,觉得护士应该不是在喊自己,大概是有人同名同姓或者名字同音。
  
  年轻的护士又喊了几声,仍旧没人应。
  
  秋意突然想起池安安让自己来这边的导诊台,猜想是不是池安安通过护士找自己,于是马上走到护士面前,自报名号,“你好!我是秋意。”
  
  喊了老半天才过来,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年轻护士,眼神里分明染上了不满,开口时的语气更是不客气,“都说今天的叫号系统坏了,让你们多留意,偏偏玩手机玩得叫你都不知道,个个都像你这样的话,我嗓子今天就要报废了。”
  
  “……我……”这锅秋意不背,她欲想解释却被护士给打断,“你现在去六号室门口等。”
  
  秋意:“??”
  
  让她去六号室g嘛?是池安安在六号室吗?秋意想多问两句,但年轻护士已经连余光都不给她一个,扯着嗓子喊:“吴德娴、吴德娴在不在?”
  
  “在。”
  
  秋意看年轻护士一副不想搭理自己的态度,也懒得问了,转身往诊室方向走去。
  
  她刚走远,导诊台另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护士跟年轻护士聊了起来。
  
  “喂,你刚才那态度,不怕被投诉吗?”
  
  “哼……怕什么?这女一看就不是来看病,肯定又是冲着明教授来的花痴。”
  
  “看你酸的,你哪只眼睛看得出人家不是来看病的?”
  
  “我两只眼睛都看得出来。”年轻护士屈起右手的食指跟中指,戳向自己的双眼,不屑又不甘地说:“看她的心机裸妆,装成纯素颜美女,一字露肩吊带掐腰连衣裙,x口那里若隐若现,哪里有半分病人的样子,这不是明摆着去勾引明教授吗?”
  
  “噗嗤……你分析得还挺到位的。但是,这个女人的底子是真的好,五官精致、眼睛虽然是单眼皮但够大,而且眼睫毛又长又翘,扑闪扑闪的。身材就更不用说,Cx翘臀A4腰,名字也好听,我要是明教授,肯定被她勾得号脉都号不准了。”
  
  “要是明教授是这么肤浅的男人,那他就不是明教授了。”护士不服气地叉腰,“这女肯定从头到脚都整过了。”
  
  “没整过。”
  
  “你怎么知道?”
  
  “你忘了我那口子是整形医生了?耳濡目染的,我的眼睛现看得比X光的穿透力还要强。”
  
  “……切,明教授又不是没见过美女,千篇一律得早就让他审美疲劳了,这个女人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这可不一定哦……这个秋意身上有一个特勾/人的地方,你有没有发现?”
  
  “……哪里?”
  
  “她左x上有一颗小痣,在白嫩嫩一片中特别显眼,你说能不勾/人吗?”
  
  “……”
  
  秋意不知道自己成为别人的谈资,她现在满心满脑都是池安安,甚至脑补出她患上了什么其难杂症或者一夜情中/招。
  
  她左顾右盼地,终于来到了六号诊室。
  
  此时,诊室的大门是紧闭的,她不知道池安安是不是在里面,她掏出手机,给她发了条微信:你是不是在六号诊室?
  
  微信发出去之后没有回应。
  
  “咿……”的一声,诊室大门就在这时被拉开,一位阿姨从里面出来,秋意抬头朝里面看去。
  
  诊室内部g净简约,一位年轻的男医生坐在电脑面前注视着屏幕。他戴着口罩,秋意辨不清他的模样,只看到他理着清爽的板寸头,露出光洁的额头。虽然他坐着,但不难看出海拔很高,至少一米八五往上。
  
  键盘在“啪嗒啪嗒”地响着,秋意视线往下移,便看见一双修长有力的手在键盘上飞舞。作为手控的她,一时间被这双指节分明却又带着细腻的手给吸引住了。
  
  大概是察觉到门口有人站着,男医生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进来,把门带上。”
  
  秋意的思绪被这道温和的声音给拉了回来,她为自己的过度打量感到害臊,好在男医生根本没看她,她马上收回视线,应了句“好”,把门关上就往诊室里面走。
  
  莫名地,她觉得这位医生的声音有些熟悉,应该在哪里听过,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大脑在不停地搜索跟这道声音匹配的人物,等她走到就诊椅面前,她才想起,她不是来看医生的,她是来找池安安的。
  
  突然,诊室大门被推开。
  
  秋意扭过头,就看见刚才导诊台那位年轻护士走了进来。跟刚才周身散发着不爽不同,她此刻眼睛带笑,不过不是对着她,而是对着男医生,“明教授,挂号处打电话来问,今天下午还能不能加号啊?”
  
  光听这矫揉造作的嗲音,秋意已经推断出年轻护士对男医生的爱慕之情。
  
  男医生闻声,视线离开屏幕,在抬眸的那一刻,恰好秋意也抬眸了。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四目相对。
  
  他双眼狭长,双眼皮非常明显,眸子深邃漂亮。
  
  秋意的心弦突然被拉紧,她慌乱地垂下眼帘,躲开他的眸光,视线却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的x牌上。
  G中医大附属中医院
  姓名:明竟
  科室:中医内科
  职称:教授
  编号:06201
  
  她紧绷的心弦“嘭”的一声,断了。
  
  难怪她觉得声音熟悉、眼神好像也在哪里见过,原来是碰到……老同学了。
  
  “不加了,我今晚有事,看完这些号就下班,你回复挂号处一声。”明竟跟护士交代了一句,护士应下便出去。
  
  护士经过秋意的时候,赏了她一个充满敌意的侧颜。秋意不明所以,但她也懒得计较,她现在只想随着护士趁机溜走。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抬脚就已经被点名,“你是秋意?”
  
  即使此刻心里慌得一批,但她好歹是T宝的十大主播,临危不乱的能力还是杠杠的。
  
  她朝明竟露出一个得体地笑容,其实目光焦点不敢落在他的眸子上。她睁眼说瞎话,“我想应该是,不过我不叫秋意,我叫禾火意,大概是挂号处输入资料的时候弄错了,其实这也不是我第一次名字被弄错了。”
  
  “弄错了?”明竟顿了两秒钟,又说:“那你等会去挂号处把资料更正过来。”
  
  他语气平静,口罩盖住了他的表情,但秋意从他微微上挑的眉毛,接收到令人不安的信号。
  
  “要不我现在就去更正资料,等会再上来。”直觉告诉秋意,此时“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但明竟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他亲切地说:“没关系,我给你看完再去也不迟。”说着,他把号脉枕往外推了推,“我先给你号脉。”
  
  “……麻烦你了。”
  
  秋意面上镇定自如,施施然地坐下,然后伸出自己的左手,手腕正面朝上,搭在了号脉枕上。
  
  她垂着眼帘,余光落在他x前,“明竟”两个字又晃入她的视线,与此同时,他的食指、中指跟无名指轻放在她手腕的脉搏处。
  
  如同羽毛拂过一般的轻触,她却感受到他指尖的温热。她有些紧张,大概是出于心虚的原因。
  
  她的眼帘垂得更低了,盯着自己裙子上的碎花在默默数数,诊室很安静,只听得见墙上钟表的滴答声跟自己的心跳声。
  
  “你经常熬夜。”在气氛安静得快要让人窒息之际,明竟终于开口说话。
  
  “你怎么知道?”秋意惊讶抬头。
  
  她不得不跟他再次对视,她看到他平静的眸光里饱含自信,又道:“经常不按时吃饭,睡眠质量不好。”
  
  “……你到底是医生还是神算子,怎么什么都知道?”秋意小声嘟喃着。
  
  明竟有耐心地解释道:“中医诊病讲究“望、闻、问、切”,我通过望、闻、切诊推断出来的。当然,对你的情况进行全面了解还需要问诊。”
  
  秋意不懂中医诊病,但她听懂了他需要向自己提问,她想尽快结束这次看诊,于是说:“那你有什么要问的?”
  
  “平时胃口好吗?”
  
  “还行,看菜吃饭,对我胃口的就多吃,不对胃口的就少吃。”
  
  “那就是挑食了。”
  
  “……”您老说是就是吧。
  
  “大小便正常吗?”
  
  “……正……常吧。”自问遇事镇定的秋意,也被这个“有味道”的问题弄得面露尴尬之色。
  
  明竟眼神平静地点了点头,秋意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这种重口味的问题对于医生来说,跟讨论天气一样稀松平常。
  
  “有性/生活吗?”在秋意以为问诊要结束的时候,明竟又轻飘飘地抛出一个问题。
  
  “什么?”她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嘴巴微张地看着他,然后他眼神毫无波澜地重复一遍,“有性/生活吗?”
第 2 章

  秋意以前听说过大学毕业还是处女是一件很丢脸的事,那时候她认为这个很毁三观。可今天这件事情落在自己身上,她突然有些身同感受。
  
  在一个陌生的男医生面前承认自己是处女本来没什么,但在一个曾经拒绝过自己的男同学面前,她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
  
  毕竟,这是间接证明了她没有魅力,他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只要这么想想,她的心就有些堵。
  
  “这个问题不是看妇科才需要了解的吗?”秋意快速敛起自己没见过世面的表情,问。
  
  明竟仍旧一本正经地说:“不一定,你脉细数,是肾阴虚的表现。造成肾阴虚的原因有很多种,其中房/事过度,耗精伤阴是原因之一,且多发于你这种年龄段。”
  
  “……”
  
  “没有。”这个问题不回答怕是不能翻篇,秋意只好目无表情地说。
  
  “是没有性/生活还是没有房/事过度?”
  
  明竟揪着这个问题不放,秋意气得想甩脸偏偏这人道貌岸然,让她师出无名,除了咬紧牙关明确答案,别无他法。
  
  “没有性/生活。”
  
  “清楚了,我现在根据你的情况给你开三天的中药进行调理,你吃完之后再过来复诊。当然,药不是万能的,你若想身体好,就要尽量改掉不良的生活习惯。”明竟一边敲打键盘一边谆谆教诲,宛若一个x心的长辈。
  
  秋意本想反驳两句她工作性质决定了她的生活作息,但她忍住了,毕竟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间诊室是目前的明智之选。
  
  再待下去,怕有暴露的危机。
  
  明竟的动作很快,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乱弹”一番后,便让秋意去一楼交钱取药。
  
  秋意的视线快要黏在这双手上,离开的时候还有些不舍,多瞧了两眼才起身出去。
  
  等走出诊室,把门带上,秋意才狠狠地呼了一口气。不过以防万一,她觉得还是去把名字改了比较稳妥。
  
  她下到一楼,瞪走到缴费处才想起自己没有门诊卡也没有门诊号,拿什么去改资料?
  
  不对,确切来说,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刚才被明竟一搅和,她竟然把池安安给忘了。
  
  她掏出手机,微信都懒得发了,直接拨了通语音电话过去。
  
  这次,池安安马上接了起来。
  
  “阿意,看完医生了吗?”池安安那声音已经讨好得不能再讨好了。
  
  “给你两分钟时间解释清楚是怎么回事?否则这塑料姐妹做不下去。”秋意再意识不到这是池安安给自己挖的坑,那她活该被卖了。
  
  “阿意,你别生气,你听我解释。”池安安慌了,气都不带喘地把“犯罪”事实供认出来。
  
  原来,今天她家给她安排了相亲,对象是明竟。她本来对医生这种无聊的物种没兴趣,更何况是沉闷的中医。
  
  她推不掉,就把秋意给推了出去。
  
  “池安安,你真是专业坑闺蜜呀。你把我推出去当箭靶就算了,挂号时不应该用你的名字吗?”其它就算了,秋意现在在意的是明竟到底有没有认出她来。
  
  池安安理所当然地说:“当然得用你的名字,要是你俩看对眼了,因为名字弄错而错失缘分,那不是很可惜吗?”
  
  开玩笑,她跟明竟会错失缘分?他俩在八百年前已经有缘无分了好吗?
  
  没听到秋意说话,池安安又问:“听说那个中医很帅,是不是呀?”
  
  “这么好奇你怎么不自己来?”
  
  “我知道错了,快告诉我,帅不帅,你看上了没有?”
  
  “戴着口罩,跟蒙面超人一样,我哪知道他帅不帅。”秋意不想再讨论有关明竟的任何话题,问:“你给我办的门诊号是多少?”
  
  “你要门诊号g嘛?那中医给你开药了?我也不记得了,反正就医实名制,你报xx份证号或者手机号,你的名字跟门诊号自然就出来。”池安安说。
  
  秋意一听,小心脏忍不住抖了抖,顾不上继续□□池安安,说了句“我有事先这样”,就匆匆把电话挂掉,然后三步并两步地走到一楼的服务中心。
  
  她心急如焚,逮了个工作人员就问:“请问一下,如果办理门诊卡时,身份证号填错了,名字是对的,门诊卡能办理成功吗?”
  
  “不能的。”工作人员热情地回答她,“我们医院的系统跟公安系统联网,输入身份证号之后,对应的名字就自然出来,录入员只要核对患者填写的名字与系统自动生成的是否一致,就能辨别出患者的资料填写是否正确无误。所以,这方面,你可以放心。”
  
  “……谢谢!”
  
  她一点都不放心好吗?
  
  秋意有些郁闷地走出医院,刚才工作人员说的话,明竟作为医生应该也清楚。为什么她刚刚说名字弄错的时候,他没有指正她呢?
  
  难道他已经认出她了?如果认出她了,为什么要跟她一样装作不认识呢?
  
  她脑子被绕得有些打结,索性不想了。明竟真认出她又怎么样?G市这么大,从她高三转学之后他们都没碰见,这次纯属偶然,以后也不会再遇见。
  
  隔天,秋意跟团队十几个人一起去海南出差,做一场公益扶贫直播,帮助当地的农民销售农产品。
  
  虽然已经九月,但海南比广东还热,一群人上山下海,回来的时候又是黑了一圈又是瘦了一圈。
  
  从机场大厅出来,天边已经染上灰蓝色,傍晚的微风拂过脸颊,带着秋高气爽的温度跟气息,秋意深深吸了一口气。
  
  即使呼吸体验不佳,但她就是喜欢这股属于家的味道。
  
  公司的车已经候在外头,一行人放好行李,陆续上车。
  
  等车门一关上,司机陆哥没有立刻踩油门。他笑眯眯地转过身来,对大伙说:“下周x,南林酒家,大家早点到。”
  
  这会儿众人才注意到陆哥的手上捏着一叠“红色炸弹”。
  
  “陆哥,可以呀,找到第二春了。”
  
  “我酸了酸了,你看陆哥都二婚了,我连女朋友都没有。”
  
  “……”
  
  瞬间,整个车厢闹哄哄的。
  
  陆哥是公司里的老大哥,今年五十,别说“哥”了,让这群平均年龄二十五不到的年轻人喊自己一声“叔”都不过分。不过他老小孩的性格,年轻人玩的社交软件、手游等等,他一件不落,一直以来都能跟他们玩到一块去。
  
  这群人开起玩笑来就没边,甚至连陆哥喜当爹都出来。
  
  陆哥被闹得面红耳赤,把手上的喜帖往坐在最前面的秋意一塞,然后火急火燎地朝一车厢的人吼,“你们瞎说什么?不是我结婚,是我嫁女儿了。”
  
  大家都清楚,陆哥性格虽闹,但是个纯情得不能再纯情得纯情xOY,他老婆当年生他女儿的时候难产走了,他一直守寡,又是爹又是娘地把女儿拉扯大,这些年多少人劝他续弦,多少人给他介绍对象,都在他这里吃了闭门羹。
  
  陆哥在卖力解释,大伙就可得劲地继续逗他,秋意早已习惯了这个吵闹的团队,也不劝,恰好放在最上面的喜帖写着她的名字,她便翻了过来打开。
  
  喜帖不是传统的红色,而是充满少女心的粉色,它的设计很新颖,看得出新人很用心。
  
  秋意瞥了一眼婚礼的时间地点,便把喜帖收好。
  
  这时,众人闹得差不多,陆哥坐正身体系好安全带,踩下油门离开。
  
  虽然被围攻调侃,但人逢喜事精神爽,陆哥一路心情飞扬,主动谈及自己女儿跟女婿的情况,最后还化身x心老父亲,对一车厢未婚男女催婚。
  
  本就是个年轻的团队,不是刚毕业就只工作了三两年,青春得很,催到最后,压力自然而然就落在了28岁的秋意身上。
  
  “阿意,听陆哥一句劝,钱是赚不完的,人生大事还是得抓紧。”
  
  秋意是一名T宝主播,主播名叫“火火”,上至直播间粉丝,下至公司员工都习惯喊她“火火”或者“火火姐”,但陆哥是个地道老广,典型的“广东亲切称呼体”,平时叫人就喜欢叫最后一个字,前面加一个“阿”。
  
  秋意笑了笑,开玩笑地自嘲:“陆哥,男人无论是18还是88,都喜欢找18岁的卜卜脆,像我这种28的已经没人要了。”
  
  此话一出,助理温馨马上拆台,“火火,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疼吗?就我知道的,被你拒绝的合作商大佬就有几个,算上我不知道的,简直不计其数。”
  
  “哇哇哇……馨馨要爆料,吃瓜群众已经在前排围观。”
  
  后面的人纷纷伸长脖子、竖起耳朵,准备洗耳恭听。
  
  既然温馨已经说了个头,以免这群孩子私下脑补得不像样,秋意也就随她说了。
  
  得到默许,温馨就开始噼里啪啦地说个不停,什么著名家电企业富二代继承人、某国际大牌的中国区高管、全村希望创一代,但凡有些苗头的,都被她添油加醋地谱写出一部又一部浪漫又虐心的追爱剧。
  
  “馨馨,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这样,上次做豆浆机活动的时候,我就不用跟孙子似地跟对方要货要折扣。”
  
  “是呀,馨馨,那回跟某国际大牌谈赠品,我都卑微到尘埃里去了。”
  
  温馨哼哼两声,赏了两人一个大大的白眼,“你们都是托了火火的福才谈到这些的好吗?之前不告诉你们,就是不想你们对自己的工作能力自我否定。”
  
  “……”
  
  热热闹闹地又聊了一会儿,话题过去之后,车厢便安静下来了。毕竟折腾了几天,大家都累了,靠在椅背上闭眼休息。
  
  “陆哥,前面路口把我放下吧。”秋意向前倾身,压低声音说。
  
  “好。”陆哥应了一声,问:“回爸妈家?”
  
  秋意笑着点头,“是的。”
  
  五分钟后,她下了车,拉着行李箱往老小区里面走。
  
  回到家,掏出钥匙开了门,预料中的饭菜香味没有飘出来,她往里头一探,就看到秋惠民戴着老花镜在看报纸。
  
  察觉到门口的动静,他也只是抬了抬头,有气无力地说了句,“回来了?”
  
  ???
  
  “老豆,你怎么了?”秋意把行李箱搁在玄关,换了拖鞋往里面走,“我妈这次去了小姨家,你放飞自我,爽得连饭都不做了?”
  
  “我哪儿爽了?”秋意这句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意外地激起秋惠民的情绪,他把报纸往边上一扔,气汹汹地抬眸盯着她。
  
  秋意一脸莫名其妙。
  
  在两人视线对上的那一刻,原本炸毛的狮子突然红了眼,表情以x眼的速度变得委屈,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都哽咽了,“囡囡,我好想你妈呀!”
  
  秋意:“……”
第 3 章

  “我跟你妈三十年了,从没有分开过这么长时间,晚上睡觉抱着她的枕头,闻着她的气味才能入睡。”
  
  “……”秋意瞪着一双大眼睛,瞧着眼前一双手臂满是纹身的老秋哭得不能自已,一时被震撼得不知该如何反应。
  
  秋意曾经听她小姨说过她父母年轻时的恋爱故事,据说他们是乖乖女跟古惑仔的组合,两人一见钟情,迅速醉入爱河,恋爱三个月后决定结婚,也理所当然遭到了她外公外婆的反对。但商玲珑铁了心要嫁给秋惠民,把户口本从家里偷了出来跟他去领证。此后,秋惠民对商玲珑更加珍惜,金盆洗手,脚踏实地找正经的工作,但没文化只能在早餐打工,但他偷偷学了一年的本领,然后自己开了一家肠粉店。
  
  小姨当初跟秋意说的那番话话,她是不信的,因为在她的印象里,父母一直是互相嫌弃的。
  
  老秋嫌弃玲珑啰嗦,屁大点的事情能反反复复说个不停。玲珑看不惯老秋没文化还装得跟市/委/书/记一样,天天跟早餐店的食客侃,上至国际形势,下至民生物价,比从机关里退休的老街坊还能吹。
  
  但今天,她好像信了。
  
  看着失落又沧桑的老秋,秋意这天晚上没好意思让他做饭,但也不能让自己把厨房给烧了,于是叫了外卖。
  
  饱餐一顿之后,老秋心情平复了许多。
  
  第一次在女儿面前流马x,何况他年轻时还是小混混,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他担心秋意追问让他尴尬,就先发制人,摆出老父亲的架势,说:“囡囡,老豆不是催婚,只不过你28都没谈过一次恋爱,没有享受过恋爱的甜蜜,实在有些遗憾。”
  
  在催找对象这件事情上,老秋的态度比商玲珑好太多了。礼尚往来,秋意的反应也温和许多,神秘兮兮地说:“爸,其实我以前谈过恋爱,但分了。”
  
  老秋一听,斜了她一眼,就差在额头凿上“不信”两字,扔下一句“你这吹牛x的毛病到底是遗传了谁”,就起身去洗澡。
  
  秋意:“……”可不就是得到你老人家真传了吗?
  
  虽然被老秋鄙视,但秋意还是一个有良心的孝顺女,这天晚上留在家里睡觉,因为放心不下快要变成“望妻石”的老父亲。
  
  秋意第二天晚上有直播,她如常起来洗漱化妆穿衣服,打算回公司做直播前的准备。
  
  等她把自己收拾好,老秋回来了,手里拎着南林酒家的袋子,嘴里哼着张学友的《有个人》。
  
  “同行共创造时势运气
  相识一天算起
  我敢担起各样危机
  有背后人是你
  同行共领会人世道理
  假使一天不再飞
  到公园中散步年纪
  有结伴人是你”
  
  老秋春风得意得好像昨晚那条丧家犬只是秋意的错觉,不过不得不承认,老秋这翻版张学友嗓音,的确很勾人,对年轻时的纯情少女商玲珑,更是致命一击。
  
  “囡囡,老豆给你打包了虾饺g蒸排骨凤爪。”老秋边喊边转身,一看见秋意身上穿得吊带裙,他眉头紧皱,声音也c了两分,“你直播的时候可不能穿成这样。”
  
  “老豆,我知道啦!”秋意解释道:“我刚从海南回来,那边那么热,不是吊带裙就是吊带衫,今晚直播的时候肯定不穿这一x。”
  
  老秋听着,眉头舒缓过来,朝她摆摆手,“不是赶着出门吗?快点过来吃。”
  
  “好的。”已经几个月没去南林喝早茶,秋意对他家的点心也是馋得很,屁/股还没粘上椅子,就徒手抓了个虾饺往嘴里塞。
  
  虾x的爽脆夹杂着麻油春笋的香味,充斥着整个口腔,一只虾饺下肚,秋意还不满足,接过老秋递过来的筷子又夹起一只,但往嘴里送之前,没忘了问他,“老豆,你今天心情好像很不错?”
  
  “还……行。”老秋极力控制自己上扬的唇角,假装云淡风轻地说:“你妈子说明天回来。”
  
  难怪了……秋意故意问:“那今晚不需要我陪你了?”
  
  “我一个大男人哪里需要你陪了?”老秋吹鼻子瞪眼掩饰自己的难为情,“你等会上班的时候把行李拎走,今晚不要再回来了。”
  
  “当然不回来了。”秋意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一x不见如隔三秋,妈子去了小姨那一个星期,你俩五年多没见面,我当然不会那么不懂事当高瓦电灯泡。”
  
  “行了,赶紧吃完去上班。”老秋被说得老脸一红,直接用一只凤爪堵住秋意的嘴。
  
  吃过早餐之后,秋意就出门了,想着时间还早,她索性先回公寓换衣服然后再回公司,免得中午吃完饭又跑一趟。
  
  秋意住的公寓是位于G市新城市中心的高端一线江景楼盘——写意阁,无论白昼黑x,源远流长的江面、高楼耸立的现代化标志性建筑都能勾出一副又一副美景。
  
  这x房子是她17年年底时购入的,当时一平方已经去到10万,两百多平的房子让她把过去一年多当主播所赚的钱全投进去了。
  
  她本来是打算跟父母一起住,但老秋跟玲珑守着开了二十多年的肠粉店,说搬过来不方便早起开店。她劝了几回没成功,就作罢了。
  
  房子虽大,但她一年到头只有一半x子呆在这里,而且呆在家里的多数时间都是睡觉,倒不会觉得寂寞。
  
  写意阁都是一梯两户的设计,秋意搭乘电梯到了26楼,刚走出去就听到有人在说话。
  
  她走近一看,发现对门开了,门口还堆着箱子跟家具。
  
  秋意在这里住了一年多,对门从来都是大门紧闭,现在这样子,应该是有人搬进来。
  
  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她正琢磨着要不要去打个招呼,就听到屋内传出一道女声,“师傅,麻烦你们轻拿轻放,别把我家宝贝的几箱东西碰坏了。”
  
  宝贝?好奇心使然,秋意朝里面张望了一下,就看到一位穿着优雅的女人正在指导工人摆放家具。
  
  女人侧对着秋意,她只看到对方的侧脸,但不难从她的侧脸跟气质判断出来,她年龄跟商玲珑差不多,但保养比商玲珑好上太多了。而她的举手投足,一看就知道是个优雅的富婆。
  
  富婆一副心思都放在里面,并没有察觉到外面有人。
  
  秋意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从富婆那一声声饱含爱意的“宝贝”以及充满宠溺的眼神当中,已经推断出这个“宝贝”肯定是个年轻的美男子。
  
  她突然觉得自己真应该努力赚更多的钱,即使将来年老色衰,也可以包养几个“宝贝”哄自己开心。
  
  等秋意换好衣服再次出门时,对门还忙得热火朝天,她也不打算去跟富婆打招呼了。毕竟,包养鸭鸭的人一般都不想跟邻居有过多接触。
  
  回到公司,她就开始熟悉今晚直播产品的资料。
  
  秋意的记忆力很不错,要不然当年高三转学后冒险从化学班转到历史班,她仍能在高考逆袭。
  
  她闭关了一个早上,直至中午,温馨给她送午餐进来,“火火,趁热吃。”
  
  说完,温馨转身出去,却被秋意给叫住了,“温馨,我给你看点东西。”
  
  “什么东西呀?”温馨莫名觉得这东西应该很神秘,让她有些兴奋。
  
  秋意在电脑上打开网盘,然后找了一张照片出来,问:“你觉得这个女孩怎么样?”
  
  温馨弯xx,就看到一张女学生的照片,她穿着校服,留着齐刘海波波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五官长得不错,就是被发型跟眼镜给遮掩了。
  
  “挺清纯的,这是要招进我们团队吗?还穿着校服,是高中毕业吗?学历会不会太低了?”温馨说。
  
  秋意没有回答温馨的问题,抬起头盯着她看,看得温馨都有些发毛了,“火火,怎……么……了?”
  
  “你没看出这个女孩就是我吗?”秋意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电脑屏幕中的图片。
  
  “什么?”温馨尖叫,看了看秋意,又看了看照片,几个来回之后,她弱弱地问:“火火,求整容医院地址。”
  
  “大学呀,你可以回炉重造。”秋意唇角上扬地说。
  
  她心情愉悦起来,不是因为自己变漂亮,而是因为温馨没把她高中的照片跟现在的自己对上号。
  
  这几天她一静下来就有些不安,老纠结明竟是否认出自己,所以索性把高中的照片拿出来让温馨认认。
  
  “大学这所美容院再厉害,也不会变得让人认不出来。”温馨不死心,端着秋意的脸跟屏幕对比了半天,才终于说:“细看这个高中生还真的是你,五官没变,但摘了眼镜跟换了发型,再上了妆,的确让人认不出来。别说我眼拙,你以前的同学走在路上也未必认得出你。”
  
  温馨最后一句话让秋意悬着的心放到了肚子里,这天晚上直播时的心情都特别雀跃,粉丝都在评论问她是不是遇到什么喜事了。
  
  直播结束,晚上回到家已经接近凌晨一点,秋意卸了妆洗了澡就蒙头大睡。
  
  这一晚睡得还不错,至少没有醒来再难以入睡的情况,所以她第二天比平时起得也早些。
  
  昨天吃了一顿点心就撩起她的早茶瘾,秋意起来收拾好自己之后便出门,她打算去公司的路上喝个短暂的早茶解解馋。
  
  她换上高跟鞋,拉开大门的那一瞬间就听到对门也被拉开了。
  
  她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男人站在对面。
  
  男人穿着白衬衫黑西裤,她偷偷打量了一下,剪裁得体,衣料上盛。最关键的是他的身材很好,典型的黑白配也没半点房产中介的味道。
  
  秋意的视线略过男人的脸,跟昨天的白大褂形象相比,此刻摘掉口罩露出英俊脸庞的他,更让人赏心悦目。
  
  难怪前些天那个富婆这么宝贝,有颜有高度有身材有学识的鸭鸭,换她也宝贝。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