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小没良心》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丁律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归来

  天黑。
  
  街两旁昏x路灯苟延残喘。
  
  温尔高跟鞋声敲击在地上,节奏利索。
  
  陡坡下是一家叫做小刘脚艺的按摩店,小小的店门敞开着,裹着技师服的女老板靠在门框甩毛巾,见她来,边甩边骂:“温温姐,这小子不得了了,偷了你钱来我店里消费,不是看到上面标记我还真不信有这么大胆的贼!”
  
  温尔望着地上抱头缩着的小青年半晌:“怎么还不打?”
  
  将人抓住的男顾客是同一条街上业主,和温尔很熟,笑着说:“我怕收不住。”
  
  温尔眼皮未动,直接说:“我来。”
  
  “温温姐,不如报警?”
  
  温尔当过兵,打人没数,旁人虽不知道她底细,但知她一贯作风狠辣,不由小心开口缓和。
  
  “你问他想去吗?”温尔无动于衷。
  
  “x,到警察局我也说是我的钱!”
  
  “你的?”温尔将这人拎起来。
  
  “你他妈神经病!”近距离瞅到这女人的脸,小伙子心头更加燥,他知道这片儿有个出了名的美人,开一家小超市,门面不大,但东西齐全收拾的也g净,客源一直不错,果然他偷了三次,每次都收获颇丰,当然,这女人在时他是不敢偷得,只选择店里新招的收银小妹在时下手,对方柔软又糊涂,每次都挺顺利。
  
  而此刻单手将他从地上提起来的女人,显然美虽美,力量却不好惹。
  
  他立时慌了。又骂又踢。对方仍是不放手。
  
  小伙子突然不合时宜地想,她虽然穿着打扮十分女人味,可他妈力气从哪儿炼来的,压在床上弄时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刺激。
  
  温尔见他目光邪乎,不由分说揍了数拳进他肚子。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够了,够了。”刚才说怕自己收不住的男人拉架,他扯住温尔胳膊,对她笑:“你比我还能打,再弄下去被鹏鹏看到,该以为妈妈是大力水手了。”
  
  鹏鹏是温尔的儿子。
  今年五岁。
  活泼调皮也很会花钱,买了一整盒刻鹏字的卡通印章,将店里每张钞票都盖了印记。
  今晚算是小功臣。
  
  温尔神色缓和些许,把人扔下,伸手到这人牛仔裤口袋,掏了身份证,夹在自己指间,蹲身,在那个人脸上拍了拍:“想好怎么认错,再到店里拿回身份证。”
  
  “……你还我,我自己去派出所!”那人抱着肚子在地上呻.吟,五脏六腑都仿佛被错位,痛不欲生。
  
  看他犟成牛,温尔一笑,“够种就去。”
  
  .
  
  “老板,我下次不敢玩手机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明天不用来了。”
  
  “老板……”小姑娘哭起来。
  
  温尔冷淡:“回去吧。工资打你卡上。”
  
  无有任何缓和余地。
  
  对方只好有自知之明,懊恼着离去。
  
  温尔看看时间不早,准备打烊。
  
  一道男声却从陈设粮油米面的柜子下发出,“你说话不能客气点儿?”
  
  温尔正要拖地,拎着x淋淋的拖把过去,看见男人躺在躺椅上,不由分说就赏了他一脚。
  
  “嘶。”男人蒙头盖着薄被似在里头打游戏,有光发出来,被踢一下,一边乖乖收起腿,一边叫疼:“看,不止对外人,对亲亲老公也这么狠。”
  
  “鹏鹏呢?”
  
  “楼上睡了。”
  
  “这你母亲留给你的铺子,能不能上上心?”温尔千年寒冰一样的脸对着这男人:“孩子不管就算了,我理解你,但店呢?”
  
  “哎,不就监控的事吗,我明儿去办行不。现在别烦,忙着呢!”
  
  温尔眯眼点点头。
  
  那人等不到她回话,似意识到什么,忽地,嘿嘿笑着从薄被里钻出来,那是一张年轻,但是左边眉头有一道长疤的帅气脸孔:“好的,我家温大老板,我这就不打了,上去弄你儿子行吗。”
  
  温尔不领情:“他早睡了。”
  
  “那行吧,我陪他睡,你搞完卫生快点上来。”说着打一个哈欠起身,半闭着眼,像没看到地上的清洁工具,从她身边略过,直往楼上。
  
  温尔一个人在楼下收拾了近八十平的卫生,她有洁癖,以前在核物理大院养出来的习惯。
  
  那个人影响了她,说女孩子要gg净净……
  
  “老板,买包中华!”
  
  门口有人在喊时,温尔才一个激灵,她茫茫然看手下,发现自己刚才对着一块发x的地砖发怔,不由翘起唇角,苦笑了笑,想,是不是不该回来啊。
  
  她站起身,到卫生间洗了手,才出来到柜台前,给顾客拿了中华。
  
  “老板,就你一个人在?”对方约莫三十出头,长相凶神恶煞,声音倒是挺磁性,显得良善。
  
  温尔没有和人聊天的习惯,嗯了声当答复。
  
  对方又低头,盯着她无名指看半晌,笑:“结婚了?”
  
  “还需要什么?”温尔问。
  
  “一个小时前,在大陡坡那儿,人你打的?”
  
  “来报仇?”
  
  “不。就是觉得你这样的女人挺狠的。”对方说着,拿起烟,笑眯眯地吞云吐雾走了。
  
  温尔也在原地抽了一根。
  
  一边抽,一边望着外头遮天蔽x的梧桐树下,忽然飘起来的毛毛雨。
  
  树外头下地一定很大。
  
  她想。
  
  等一根烟抽完,烟蒂扔进脚下垃圾桶,收拾起垃圾袋,往外走。
  
  “温、尔。”
  
  雨细细飘。
  
  冬天。
  
  天空被梧桐树遮地似乎严丝合缝到看不见一丝天光,不过这是夜晚,又是阴雨天,想必即使是天空,也留不住什么光线。
  
  温尔拎垃圾袋的手停留在橙色垃圾桶上方,听到对方声音,愣了一秒,她回头,看到一个高大男人站在绿色人行道上,单手x兜,另一手夹着烟身往嘴里送。
  
  中华?
  
  她眉头微拧,信手丢下垃圾,回身,面对面问:“寻仇?”
  
  “看来你挺有自知之明。”
  
  温尔眸光倏暗。
  
  男人扔下烟蒂,在地上碾了碾:“林斯义认识吧?”
  
  温尔想说不认识。但她迟钝的反应,告诉旁人,她不但认识,还心虚无比的很,光听林斯义这三个字,就溃不成军,被人狠狠过肩摔在地上,而毫无任何回击反应。
  
  她光躺着,瞪着上方密桐,脑海嗡嗡响。
  
  林斯义……
  
  “你不是很能打吗,起来打啊!”对方招招皆全力,温尔从放空中回神时,双臂抱头,先从脸部开始护起。
  
  接着,夜雨死寂下的街道上猛地响起年轻女孩的尖叫声。
  
  “哥,你到底在g什么你找人打她她是温温——”
  
  温尔努力抬眸,昏xx的路灯照地并不远,但还是看出来了在自己位置斜对面的街边停车位上,后车门大敞着的坐在里面的一男一女,似是故人。
  
  “当然确定了她是咱的好温温才找人打。”车后座的男人冷笑,一把拎住女孩落下地的身子,控制后大怒,“忘了五年前她怎么对你斯义哥的?还敢回来?带着老公孩子?狠,真狠……给我往死里打!”
大院

  关家兄妹当年在大院出了名的狠角色。
  
  关蓓蓓稍微比她混账哥哥好点儿,不抽烟,不打架,也不瞎往军事禁区跑,没有男孩子那么猴,她只专注g一件事,追蒋帆。
  
  蒋帆比她大六岁,和林斯义一个年龄层,最后被这小屁孩烦得没办法,跑去宾夕法尼亚念了金融。
  
  做为核物理大院,国家重点保密单位的三代子弟们,从小耳闻目睹两弹一星精神,铸国防基石,做民族脊梁,十个大字恨不得被家长们刻在他们脑门上,以儆效尤。
  
  蒋帆的一跑,可不捅马蜂窝了吗。
  
  关蓓蓓做为罪魁祸首,推波助澜,难辞其咎。
  
  蒋老爷子在后来好几年见到关蓓蓓都怒目圆视。有几次还连累温尔,将两个小闺蜜一齐逮着在蒋家那间乌木沉沉的老书房里听训。
  
  每当这时关蓓蓓都泫然欲泣,她典型的表里不一,出了事儿没个半点担当。
  
  温尔没办法,举手,y着头皮跟老爷子棋里棋外交锋。
  
  老爷子后来跟她玩了几次,竟觉得她有趣,某一次突然询问:“小耳朵,有没有心上人呐?”
  
  温尔当时十七,在大院刚住满一年,肤色x白,明眸皓齿,不过却不常笑,在明亮闹腾的关蓓蓓身边被衬得像一朵雨后栀子花,低调地不能再低调,但谁都闻过那栀子香,谁都逃不掉。
  
  蒋老爷子一双慈祥之眸,笑眯眯等着她。
  
  温尔“啊”了一声,轻柔柔地,伴随着两耳垂爬上来的红晕。
  
  半晌,回不出话。
  
  老爷子哈哈大笑,g脆直接开口:“觉得你蒋帆哥怎么样?”
  
  温尔尚未回绝,旁边关蓓蓓先跳起来,指着老爷子,惊天动地的笑声:“您可死了这份心——温温是我斯义哥的人!”
  
  不怕害臊。
  
  斯义哥的人……
  怎么说出口的这话……
  
  温尔闹了个大红脸,第一次当外人面动气,一摔棋子,将关蓓蓓好一阵毒打。
  
  “饶了我,饶了我!”那时,温尔出手仍是菜x水平,每天早晨在练功房打过沙包后,都要被黑着脸的林斯义划上一个大大的叉,然后,他一身的热汗仿佛是炫耀章,大摇大摆从她面前经过,并丢下一句:“什么时候打倒我,准你嫁我。作威作福。”
  
  能在林斯义头上作威作福的人,十八岁的温尔是一个。
  
  而十七岁的温尔,看着关蓓蓓口口声声饶了我,表情却笑地上气不接下气,顿时心下羞恼,将人继续“狠狠”暴打。
  
  蒋老爷子在旁,看地笑地像一只白胡子大猫咪。
  
  ……
  
  往事如潮。
  汹涌而至。
  
  那些人,那些事,走马观花般,悉数在两位曾经的好朋友眼中上演。
  
  隔着昏x细雨迷蒙。
  
  关蓓蓓眼神与她有了接触。
  
  接着,便再也摘不下来。
  
  温尔也看着她,眼底死寂沉沉一片,关蓓蓓觉得她更漂亮了,是那种脱离青春期柔涩,肆意疯涨起来的冷艳,像水族馆里朝众表演的美人鱼,美不胜收,却也神秘莫测。
  
  “够了。”心绪翻涌,关蓓蓓眼角发红,她咬了一口关城手腕,带了力气,不然关城破糙x厚,毫无影响。
  
  一口下去,关城“嘶”声,这紧凑地空档里,让亲妹子逃脱。
  
  “别打——住手!”她朝温尔的方向怒跑。
  
  关城朝天沉叹一口气,随意抹了把手腕上x痕,一双意大利老匠人手制的黑皮鞋踩下x漉漉的地。
  
  朝那方走。
  
  关蓓蓓快到跟前时失控地一冲,将那名跟关城混的面熟男人,撞地连退三步。
  
  “关蓓蓓!”关城到了跟前,一把扯住亲妹子的手腕,怒喝一声。
  
  “你走!”关蓓蓓气地眼泪狂流,圆睁着一双红眼,“你不知道斯义哥他一直……”话到尾处,却断。
  
  “什么?”关城当不知道。忽而又极度生气,怒斥:“就因为这样才要打死这狼心狗肺的女人!一了百了!他妈的她结婚了知道吗!”
  
  结婚了。
  姓温的结婚了。
  谁能想到?
  林斯义还在等。等来万箭穿心。
  
  关城一个y汉子,吼完后两眼角发红。双手xx裤兜,仰头对着茂密梧桐顶,克制着情绪。
  
  关蓓蓓也有动容,但语气依旧未缓和:“哥,不是我警告你,是事实是,无论以前还是现在,斯义哥都不会允许别人动她。”
  
  小丫头竟然威胁他。
  
  关城气极反笑。
  
  不过人打都打了,林斯义找他麻烦,也只有认。
  
  ……
  
  细雨还是飘个没完。
  
  绿色人行道上x漉漉。
  
  温尔趴在那儿半天没起来。
  
  之后,在地上撑了好几下,勉强扶着膝盖站起。
  
  一双温热的手掌倏地搀扶住她左臂。
  
  温尔一笑,声音嘶哑,“吵赢了?”
  
  熟络的口吻,相互了解的重逢。
  
  “我哪次跟他吵没赢?”关蓓蓓明明在笑,却仿佛比哭还难看,看着满身伤的她:“我们去医院。”
  
  “不用。”温尔整理自己衣物,看着挺脏地,染了不少地下的污水,但她脸上g净,也没有一片伤痕,关城叫那人挑着被衣服遮住的地方打,保存了她脸蛋,温尔盘算着是不是要感激他一下,开口却是:“打够了吗?”
  
  关城本来无动于衷的脸,闻声,转过来时,恨不得冲上来亲自揍她几拳方出恶气的暴戾表情。
  
  关蓓蓓连忙喊了声“哥”,哀求意味浓厚。
  
  温尔撇开脸笑:“那没事的话,我打烊了。”
  
  “温温!”关蓓蓓有一车话要问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当年为什么跑,为什么了无音讯,又为什么要结婚呢,爱对方吗,在经历过林斯义那样的男人,还有位置去爱别人吗?
  
  “温温……”
  
  温尔懒得回头。关蓓蓓叫一会儿就会被她哥拉走。当然免不了听到关城几声暴力的谩骂。
  
  温尔无所谓的。
  
  回到店内,拉上门,落锁。
  
  楼上是个三室一厅,她看了看儿子,替孩子掖好被子,接着将小床上睡地缩手缩脚的大男人半边被子,从地下捡起来,盖好。
  
  父子俩呼声你来我往,睡得倒香。
  
  她从里面退出,找了一间安静房间,睁眼到天亮。
  
  ……
  
  第二天放晴,清晨的农贸市场人声鼎沸。
  
  少年人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找来店里,脸虽被帽子遮着,但仍看出浮肿痕迹。
  
  温尔抬眸,见是他,没任何惊讶的淡声:“来了。”
  
  好像早料到他会上门。
  
  少年人肿着一张猪头似的脸,低愤:“不是怕你告诉我妈,我才不来!”
  
  “偷钱时不想到你妈了?”温尔讽:“你就不配有妈。”
  
  这小孩叫韩晋,长得人模人样,却不务正业,是这片出名的啃老族。他妈还只是市场内一名清洁工,单亲。
  
  昨晚温尔收了他身份证就不担心他会重办,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你想g什么?”韩晋斜睨着人。有点怕她。
  
  “有工作吗?”
  
  “没有。“
  
  “行,偷我三次钱,前两次没追回,留下来抵工。”温尔懒得看对方惊怔的眼,直接说,“不g也行。晚上上你家要钱。”
  
  “别……”韩晋抽抽鼻子,低下头,妥协的样子。
  
  温尔说:“过来学收银。”
  
  “这就开始?”韩晋又惊。
  
  她不给他问东问西的机会,一个眼色即叫韩晋发抖,乖乖挪到收银台里,笨手笨脚学习起扫码,收银,开发.票等程序。
  
  到了下午,已然上手。
  
  温尔对他学东西的速度很满意,那张嘴,却避之不及。
  
  “你多大?二十三?二十五?”
  
  “二十四。”温尔答了。
  
  “这么年轻,小孩五岁哦!十九就生?”又惊,“你家人不管?”
  
  “地震孤儿。”
  
  “巧了——巧了——我一同学也是,后来考去北京,可棒了,你上过大学吗?”
  
  “我说上过,你懂吗?”
  
  “什么?搞原.子弹?”
  
  “开战斗机。”
  
  “哈哈,老板你真搞笑。女人开什么战斗机哈哈哈哈。”韩晋笑地前俯后仰,“咱们这座城遍地都是搞原.子弹的,开战斗机的女人真没听过。”又向往:“不过核物理大院那些人,真令人仰望啊……”
  
  温尔沉默。
  
  韩晋下意识闭嘴。
  
  冬x天黑的快。
  
  五点钟时夜幕笼罩整座城。
  
  温尔疼地受不了,撑不住,去医院拍片。
  
  医生告诉她问题不大,但皮x得吃些苦,开了几种x雾和药贴,她拎着袋子,在卫生间贴了五贴,接着把剩下的塞回包里。
  
  一个人走出急诊科。
  
  “温温……”女孩冻地发抖的声音在花圃旁等她。
  
  事实上,关蓓蓓的车在雨花北路停了一天。
  
  温尔装没看见。
  
  此时,四目相对。
  
  关蓓蓓一张养尊处优的脸冻地通红,笑眼亮着,朝她讨好:“看地怎么样?不行,我们回九院,让我妈看?”
  
  关妈妈所在的九院隶属于国家核物理研究院。关于国家核物理研究院在本城的地位,连三岁小孩都耳闻。
  
  然而,与本城人民却是泾渭分明。
  
  车子进入隧道,导航上的全景地图立即消失,并提醒乘客前方进入军事保密区。
  
  “五年没回来,觉得变化大吗?”关蓓蓓开着车,在区内缓慢开行。
  
  学校,医院,研究所和各下属单位,鳞次栉比进入眼底。
  
  温尔想了想:“建筑好像矮了。”
  
  “那是因为咱们大了。”关蓓蓓大笑。
  
  温尔也笑。
  
  关蓓蓓怔怔在后视镜里看着她。
  
  她笑时整张脸都亮起来,唇角像两道精心勾勒的弧,是一张微笑唇。
  
  温尔收起微笑唇,平声提醒:“到家属楼了。”
  
  家属楼红灯巨多。
  
  实在非关蓓蓓技术菜,而是真的错综复杂。一共九大区,公交车沿路带人的话得转一个小时。
  
  且各区分散,各有各的路,各有各的地盘。
  
  “记得咱们那时候,专门去九区撩架,撩不过抱头鼠窜,别提多搞笑了!”
  
  “是你撩。我到了地方才知道来打人,还打不过被人反打。”
  
  关蓓蓓年少疯狂爱恋蒋帆,为他撩架无数次,温尔每次跟着护驾,回去都得被林斯义教训。
  
  这些“恩”,关蓓蓓至今还欠着她。
  
  “下去走走吧。太高兴了今天。”关蓓蓓说着就熄火,不由分说,拉着温尔下车。
  
  温尔随着她走,在马路上乱晃。
  
  她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子在林斯义的地盘晃,但一旦有人怂恿一把,就斗志昂扬,仿佛天不怕地不怕。
  
  两人在街头走走谈谈,指着每一处可回忆的地方回忆一遍。大多时候是关蓓蓓在说,温尔听着笑。
  
  很浅淡的笑。
  
  接着,关蓓蓓拉她在一个十字路口上的花圃长凳坐下,面对着街对面,三区鼎鼎大名的单身食堂。
  
  对方突然红着脸,低声:“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我要结婚了。”
  
  “结婚?”视线从三区食堂收回,温尔讶异瞥着老友。
  
  “你一定要参加我的婚礼。”
  
  关蓓蓓的婚礼,林斯义肯定在。
  
  温尔本能抗拒。关蓓蓓像早有所料,突地,凑到她耳边来,说了新郎官名字。
  
  “……”温尔当即被镇住,惊睁着眸,半晌才反应,不由开怀大乐。
  
  关蓓蓓脸于是更红。
  
  温尔笑地眼泪都飚出来,接着,在街头霓虹中,朝小姐妹竖起大拇指,“真厉害。为你高兴。”
  
  ……
  
  “蒋帆!”有人喊。
  
  蒋帆喝地醉醺醺,双眼皮褶皱明显,闻声,懒懒朝沙发后仰了下头:“g嘛?”
  
  “我看到你老婆了!”
  
  三区的单身食堂全院驰名。
  
  今晚,三区人霸道,包下顶楼整层,不准外面人进。
  
  蒋帆婚礼在即,这几天伙伴们陆续到达,今晚聚地最齐,当然放开了闹。
  
  蒋帆被灌地醉醺醺,但胜在神志尚清,和对面人还能聊着,听到后面兄弟的话,对这人说:“你等会儿。我去瞅瞅是不是臭蓓蓓。”
  
  这人正是林斯义。
  
  闻言,无声放人。
  
  蒋帆扶着沙发起身,去那伙人渐渐聚集去的落地窗,嚷着:“g嘛呢,我老婆你们看个屁!”
  
  关城也坐在旁边,离林斯义挺近,手里玩着牌。
  
  只见蒋帆到了窗边,说,“哎,我老婆没说请这位朋友啊,长得挺挺眼熟……”
  
  “人家这么漂亮眼熟你会记不住?骗鬼呢!”小伙伴大笑:“你给我滚啊,我没醉,我自己看,这脸蛋,这身材,妈呀,这四肢,被我爸看上绝对拉去开战斗机……x……我眼花了?是是是温耳朵????”
  
  关城手里牌一散,落了满桌。
  
  抬眸,惊望林斯义。
  
  林斯义正窝在沙发中闭目养神,大概有点喝多,整个人散着生人勿进气息,闻窗前x动,淡淡撩起眼皮,底下双瞳里的光,像两汪海,静静不动,声音却沙:“……谁?”
重逢

  他一声谁,窗边瞬时鸦雀无声。
  
  谁敢说话?
  
  楼下突然出现的女人是林斯义照书本精心养着三年的前女友,也是等了五年了无音讯的狠心丫头。
  
  怎么这时候出现?
  
  蓓蓓叫来的?
  
  窦逢春无声斜眼看蒋帆,蒋帆也似有感应,眼神紧绷地瞅了瞅这位声称自己未醉的人,“问你话呢,答啊!”
  
  “……”窦逢春眼睛睁大,里面写着去你妈,三个恶狠狠大字。
  
  蒋帆苦中作乐,意味不明挑唇笑。
  
  “是温尔。”窗边十来号人无人敢答,出声地是关城。
  
  他声音沉,也笃定,早知内情的坦然架势,却显然宛如平静湖水扔下去的一颗炸.弹,三字音落,窗前那些人集体脑内翁了一声。
  
  他们看到单人沙发里的男人浑身肌x都仿佛崩了一下。接着,仰头看天花板,目光再落回来时眼底通红一片。
  
  “哥你喝多了,不然我先送你走。”不知谁慌中带乱地蹦出一声。
  
  林斯义没说话。
  
  屋内其他人仿佛被架在火上烤。
  
  窦逢春受打击最大,他感觉自己头上板寸都一根根炸起来,不依不饶嚷:”你,早知道她回来了是吧!”
  
  目光瞅的关城。
  
  关城活动颈项,重新撸牌,目光并未看其他人,“没多早。昨晚。”
  
  “昨晚?”蒋帆x了下嘴角,“昨晚蓓蓓出门好好地,回来情绪就不好,你俩去看人了?”
  
  这个问题关城没答。
  
  他似藏有很多关于温尔的信息,却兴致不高,不愿提起她的样子。
  
  其他人也是五味杂陈,乱了分寸,因为关于温尔在他们这帮人之间,心照不宣,是一个禁忌话题。
  
  现在这个禁忌就在楼下。
  
  相关当事人林斯义还就在旁边。
  
  平时他不在,背后议论两句温尔真狼心狗肺就算了,这会儿谁敢当着林斯义面提那女人撕他伤口?
  
  原以为她走了就走了,留下一片狼藉,走五年,后面还可能再消失五年,抑或有带稍微希翼的想法她可能不x就归,现在后一种成真,众人却感觉措手不及,怎么聊起这个人,怎么安排她……
  
  一筹莫展,两眼抓瞎。
  
  有尴尬挠头的,有拿余光小心觑林斯义脸色的……
  
  此时,没人知道林斯义在想什么,他在沙发里红了会眼角,突然站起身,他一动,所有人都动,往他走。
  
  林斯义身形微晃,仿佛今晚真的喝多,被谁扶了一把,他站稳后,扶开那人,然后看蒋帆,黑漆漆的眸十分清醒:“打电话给蓓蓓……”
  
  蒋帆一时没反应过来。
  
  林斯义已径直往电梯口走,一大票人跟着他,不知哪个机灵鬼朝后头发怔的蒋帆喊了声:“叫蓓蓓留住小耳朵啊笨蛋!”
  
  “□□妈谁笨老子已经在打了好吗!”蒋帆感觉如释重负,笑地嘴角快咧到耳后根,赶紧掏手机,接通“喂”了声便往窗口走。
  
  他要去看热闹。林斯义亲自去接人,这热闹比春晚场面还大。
  
  关城坐在茶几前仍是玩牌,仿佛其他人的x动与自己无关,只是表情微有些心不在焉。
  
  ……
  
  “喂?”
  
  十字路口,霓虹闪烁,车流奔腾。
  
  关蓓蓓接到老公电话,用手捂了听筒,才小心翼翼,“g嘛?’
  
  此时,街头仍是宁静。
  
  车来车往只是过客。
  
  温尔坐在长凳上,垂着头,盯着脚边两只忙碌着的小蚂蚁。
  
  关蓓蓓忽地惊一声:“什么?你们在……”又猛地戛然而止。
  
  那头道:“带人上来坐坐。”
  
  关蓓蓓已然头疼脑热,声音压地极低,“不行……我只是带她随便逛逛她才来的……”
  
  温尔不是有意听到这句。
  
  两人坐一条凳子上,温尔想不听到都难,似乎提到她,她眉头挑起,奇怪瞥关蓓蓓一眼,只见关蓓蓓面色涨红六神无主的样子,不由更加奇怪。
  
  然而,她很快得到答案。
  
  关蓓蓓放下手机,说了一句:“我不知道他们在三区食堂吃饭……”
  
  他们。
  
  不需要问哪个他们。
  
  三区食堂。
  
  也不需要问在哪里。
  
  没有人比温尔对这片土地更刻骨铭心,那些人,那些地方,如数家珍。
  
  可她的表情在听到关蓓蓓这一句时,迅速隐去了柔和与平静,像快乐潮水退去的沙滩,平整而紧绷。
  
  “唰”地声站起。
  
  她的身子也是僵y的,瞪了手足无措的关蓓蓓三秒,转头,下意识抬眸去看对面街头灯火通明的建筑。
  
  关蓓蓓在旁却倏地低呼:“斯义哥!”
  
  温尔一颗心刹那就紧缩一秒。待到视线落回,不期然就撞见那一位。
  
  街头霓虹闪烁,仿佛忽然下起一场雨,所有景物和人都变得迷迷糊糊。
  
  他在斑马线尽头,行人红绿灯处。
  
  白色的线条一格格如跳跃的钢琴键,温尔知道自己弹了好几趟,才终于在最后一趟眼睛清楚了,他身高瞩目,当年因为超过最大限值而被招飞局首轮淘汰,是他每次在酒桌上谈起来耿耿于怀的痛;他那张脸总不苟言笑,看起来有些冷酷,但架不住五官出色,每每都叫在他心中是小妹妹存在的她遭受好多眼色,后来她真名正言顺接受旁人嫉妒时,他又把她捧到众人面前,叫任何人都不敢欺负她。
  
  林斯义……
  
  绿灯跳,他朝她走来。弹过那些琴键,带着街头车流的嘶鸣,直直视着她眼睛而来。
  
  “……”这一瞬温尔慌不择路,眼神无处安放,她不经意的视线乱飘,飘着飘着,耳畔响起一团杂音,好多人来了,他们都来了。
  
  “小耳朵,真是你啊小耳朵。”
  
  “小耳朵回来了。”
  
  “欢迎小耳朵啊。”
  
  一团叫着她x名的声音中,夹着一道十分与众不同地的:“怎么不回家?”
  
  林斯义声音和任何人都不一样。
  
  含蓄中内敛,内敛中柔和,一听就听出来。
  
  温尔只好抬眸看他,恍恍惚惚着:“哥……”
  
  喊出来一众皆惊,嘶哑到开裂。
  
  林斯义眸光波动,幽幽转着望她,仿佛一眼万年,想说瘦了,开口却哑声:“上楼坐坐?”
  
  ……
  
  温尔无法拒绝。
  
  出动这么多人马,她尚未练就舌灿莲花的本领来拒绝这么多张口。
  
  况且,林斯义开口。
  
  她一般都没有拒绝的能力。
  
  当然,也有例外的。
  
  从十六岁那年,他在举国震惊的大地震废墟地下刨出她,给她第二次生命,她就把自己当成他的人,生死中呼吸和骨灰都通通交由他保管。
  
  可惜,她后来反得到他全部,身体,心,悉数据为己用,却没能力珍惜,亲手毁于一旦。
  
  五年。
  
  她不再是那个别人叫小耳朵就懊恼不吱声的小姑娘。而成为一个一笑置之,不搭腔,不解释,也不亲亲密密的狠毒女人。
  
  狠毒女人。
  
  温尔给自己下了定义。
  
  所以到了楼上,面对一张张熟悉脸孔,她不慌不忙找回自己原本磁场,眸底淡然而疏离。
  
  “这些年去哪逍遥了,还记得回家吗?”
  
  大圆桌上,显然被收拾了,换了g净桌布,和摆着冒着热气的饮品和甜点。
  
  关蓓蓓在旁边翻了个白眼,心说这个窦逢春哪壶不开提哪壶,虽然自己也好奇。
  
  温尔左手边是林斯义,他扯开椅子,方向全然对着她坐,于是温尔感觉自己左侧身体,像有一团烈火在烧,她尽量不去在意,淡淡瞥右侧,微微失笑:“全国各地都去,西藏呆了两年,其他时间都乱飘。”
  
  “后来就没上学了?”窦逢春紧接着问。
  
  实在是好奇,她大二那年从航空大学突然退学,走地g脆彻底,前途尽毁,连校长都气爆.炸了。
  
  关蓓蓓却在桌子底下踩他一脚,狠狠地,窦逢春随即后知后觉失言,怎么什么都问!
  
  但晚了。
  
  话已出口。温尔必须答。
  
  她倒觉得无所谓,温和一翘嘴角:“没……”
  
  “上不上不要紧。什么时候家里都有你一口饭。”林斯义的声音。
  
  温尔那个“上”字于是在口中灰飞烟灭。旁边人起哄:“哇哦——温温赶紧回家,哥哥给你做饭吃!”
  
  逗笑调侃声不绝于耳。
  
  只有关蓓蓓关城沉默。
  
  林斯义素来讲话就是这个样子,护人护地不行。
  
  从前温尔没当他女朋友时,他就宠人宠地旁人真以为温尔是他亲妹子。
  
  后来两人在一起,就更不得了。
  
  他本是感情不外露,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但真和温尔在一起的那一年半,他行事作风似乎仍是没变,但旁人分明从他亮着星的眼睛中知道这人是真恋爱了。
  
  所以此时讲这种话,不算特别意外的事。
  
  旁人借机调节一下气氛。哄闹了两声。
  
  温尔表情看着也还好,淡淡笑着,说谢谢哥。
  
  关蓓蓓却发现,温尔讲话时,眼神始终没看林斯义。
  
  人多的时候,尴尬就少,无论两个人私下什么关系,公众场合,你一言我一言总能找着话题。
  
  窦逢春能言善道,带头说着说到即将结婚的关蓓蓓和蒋帆身上,提起关蓓蓓年少时倒追蒋帆的那些糗事。
  
  “哎我记得那会儿,蓓蓓带着小耳朵到九区撩架,撩来撩去又打不过,弄地小耳朵受伤,斯义都气爆了,当晚带人冲到九区,要把那小孩他哥,叫什么来着,打架还可以的,哦,宋飞,我他妈当时还以为要围杀敌军大本营呢带那么多人,原来才只是一个宋飞,斯义什么身手,十个宋飞都不够他打,带那么多人架还没打呢,就把人宋飞吓x了!”
  
  “哈哈哈哈。”关蓓蓓听地乐不停,掐着蒋帆的胳膊止笑说,“后来我和温温再去九区,横着走!”
  
  其他人也笑。
  
  关城倒是始终表里如一,一副吃了苍蝇样的臭表情。
  
  不过人现在没工夫关注他。
  
  都拱着温尔。
  
  怕她不自在。就想让她舒服些,敞开心扉,能谈谈当年为什么要那么对斯义,为什么一走了之就好了。
  
  温尔却专注地吃着一块馒头。
  
  然后旁边的林斯义用目光陪着她。
  
  众人一时哑口,相互你瞧瞧我,我瞧瞧你的假笑,余光却纷纷拉长十公里地往那两人安静无声的一方瞧着。
  
  只听林斯义道:“和以前味道一样吗?”
  
  温尔喜欢吃单身食堂的高庄白面馒头,从前林斯义一买就是一袋,听说她一下能吃五个,林斯义怕她撑坏肚子,又不忍心控制数量,就和食堂师傅打了商量,让男性拳头大的馒头变成女娃儿拳头的大小,一下就解决了她一顿吃五个馒头撑坏胃的大问题。
  
  就是苦了全区人民,从此再也没吃过“大”馒头。全跟着温尔改小号了。
  
  “一样。甜甜地,很松。”
  
  众人的目光不自觉温情起来。下一秒,温尔递了一把刀,她右手顺了下耳廓发丝,无名指上银光几乎晃瞎她右方坐着的那些人。
  
  一时气氛古怪。
  
  右方人脸集体发白,左方人马还在天天真真。
  
  林斯义不知道看到了她那枚戒指没,依他全方位锁定的目光而言,应该早看到了,可他整个人都很平和,注视着她,慢慢问了一声:“晚上在家住?”
  
  “我房子在雨花北路。”温尔回。
  
  关家兄妹脸色开始一致。关蓓蓓不再笑。
  
  蒋帆觉得奇怪,但他是聪明人,在不知道症结所在的情况下,识趣闭嘴。
  
  林斯义静静点头。
  
  这一刻,桌前似乎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又抬眸凝视她,低声:“结婚几年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