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文】《重生成男神后》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少音书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01

  清晨,一束光透过玻璃进到卧室,阳光落在床上少年的脸上,少年有着一张清俊的脸,这张脸几乎找不到死角。
  
  那双闭上的眼睛睁开,少年醒了。
  
  只是那双眼睛里透露出的情绪却像饱经岁月沧桑后的练达与沉稳,与这具应该只有十七八岁的身体有些格格不入。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叹了口气。
  
  她叫杨宁,不过那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却附身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上,不只换了时空,连性别也换了。
  
  当了四十多岁的女人,陡然变成男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难以接受。
  
  好在前世她做了二十多年,演了上百个有名有性的角色,做演员做久了,对于如何扮演别人倒是颇有心得。
  
  就当是接了个新角色!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从数天前进入这具身体开始,他便是傅清时了。
  
  傅清时是少年的名字,他附身时吸收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一名家世显赫的高三应届毕业生。
  
  更具戏剧性的是这具身体竟然是前世的杨宁高中时暗恋的男神,一时间他竟有种哭笑不得之感。
  
  傅清时是少年杨宁喜欢的人,但同样也是她惨淡学生生涯的源头,因为喜欢一个她高攀不上的人,所以承受了整整一年的校园暴力。
  
  直到母亲患癌晚期去世,少年杨宁辍学,成为南下打工的一员,在二十岁时机缘巧合进了演艺圈。
  
  从最底层的群演开始,一路摸爬滚打二十余年,在四十岁时拿下了三金影后。
  
  曾经喜欢的少年模样已经模糊,而如今她成了他,再感慨命运神奇的同时,有些影响她一生遗憾他想要弥补。
  
  今天是高三第二学期开学第一天,洗漱过后,换了有些厚重的校服,他迅速调整了自己的状态,比如男女一些外在差异,言行举止都要注意。
  
  好在有着傅清时十多年的记忆,而且上辈子做演员时因为有女扮男装的角色,有专门训练过男性的体征。
  
  加之一个寒假的学习适应,所以他已经完成从一个女人到男人的转变。
  
  住的地方离学校不远,他直接步行过去的。
  
  学校内外人流不息。
  
  傅清时的到来瞬间吸引了无数少女的目光。
  
  少年眉如刀裁,一双清冷凤眸不见悲喜,鼻高挺,唇薄且抿,只余一条弧线。
  
  这也是为什么杨宁暗恋傅清时的x记被人恶意传开后,她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话,活在淤泥的臭虫却肖想着天上的皓月。
  
  傅清时忽略了周围人或倾慕,或嫉妒的目光,径直走向了高三一班的教室。
  
  开了空调的教室比外面不知暖和了多少。
  
  因为是新学期伊始,所以大家都还没有收心,教室里笑闹了一团,傅清时的到来让教室安静了不少。
  
  尤其是女生,原本张嘴大笑的,也变成了抿唇轻笑;原本坐姿歪歪斜斜的,也坐端正起来。
  
  虽然少有直视他的,但斜瞟地却绝不在少数。
  
  这便是傅清时南苑校x的魅力。
  
  他的座位在正中央的第三排,就在讲台下,是最靠近老师的地方,也最得老师喜欢。
  
  傅清时不但长相出众,成绩也是拔尖的,虽为人清冷,学校朋友不多,却非常受老师喜欢。
  
  他的目光从座位上瞥向了第一排最后的位置,那里有一个身影藏在角落的阴影里,只能看到藏蓝校服的一角。
  
  他目光变得有些幽深。
  
  “傅清时,早!”第一个同他打招呼的女生,她对他眨了眨眼。
  
  周围女生都用一种名为嫉妒的目光看着她。
  
  不过她们却不会像对待杨宁一样嘲讽她。
  
  因为女生模样非常出色,头发恰到好处的卷曲,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五官精致的仿佛洋娃娃一般,看她模样应该是一个混血姑娘。
  
  当然女生并不只是一个花瓶,学习成绩非常优异,有时甚至能超过傅清时,是个实打实的美人兼才女。
  
  傅清时朝她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但是如果按照以往傅清时的性子,他肯定会同她再说几句的。
  
  因为傅清时对这个名叫苏筱慕的女孩很有好感,连名字都是玛丽苏女主的标配。
  
  傅清时在心底挑了挑眉,他知道眼前的少女正是一本玛丽苏娱乐圈文里的女主,而且是重生女主。
  
  苏筱慕借着重生的优势,抄个无数经典歌曲和电影,在娱乐圈混的风声水起,大红大紫。
  
  最后还成功傍上了娱乐圈大佬,也就是这本玛丽苏文的男主,开启了x常甜宠吃狗粮剧情。
  
  而傅清时则是本文对女主爱而不得的痴情男配。
  
  不过因为苏筱慕以为傅清时家境普通,虽然对他有过心动,最后还是没有选择他而跟了有钱有势的金大腿。
  
  前世杨宁倒是知道苏筱慕一点情况,她也是早早进了娱乐圈。
  
  一开始还因为出色的样貌掀起了一点水花,后来不知得罪了谁雪藏了,那时她还在电影城里演一具死尸。
  
  苏筱慕表情僵了一下,不过只是一刹那,她只笑了笑就转过头做数学题目了。
  
  只是心思在不在题目上却又不得而知了。
  
  傅清时不想探究苏筱慕的心情如何,他走到最后第二排最后一个位置上敲了下满脸青春痘的男生的桌子。
  
  “同学,和你换个位置。”
  
  吵闹的后排瞬间安静了下来,连前排认真做作业的苏筱慕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眼底有几分委屈。
  
  她不知道傅清时怎么了,她觉得他变了,可又好像没变。
  
  她擅长揣度人心,放假前她还能察觉到他对她分明是喜欢的,即使他表现的并不明显。
  
  不过苏筱慕也不会跟傅清时闹,因为她清楚,男人就是如此,你越是对他表现的在意,他就越不把你当回事。
  
  被傅清时要求换位置的男生愣了一下,也有几分不敢置信。
  
  “真要换?”
  
  傅清时点头。
  
  换就换,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傅清时要求换位置的要求并不奇怪,因为高三一班每次考试都会换一次座位,按考试排名挑座位。
  
  而上个学期,傅清时考了全校第一,所以他有权利第一个挑位置。
  
  不过奇怪的是他这次却选了最后一个位置,后排那可是学渣的天堂,怎么也跟他这种学霸扯不上什么关系。
  
  傅清时直接将自己座位连桌带书一起搬了过来,他现在的同桌是个肥实的小胖墩,他和杨宁之间隔了一条只能容一人通过的走道。
  
  杨宁似乎将身体缩得更深了,来来回回地换位置,她从头到尾连头都没抬起过,只是一直不停地写写写。
  
  傅清时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做过多的交流。
  
  他将高中三年的历史书全翻了出来。重生后,他发现自己的记忆和理解能力格外强,任何东西只要看一遍就记得住。
  
  当然他翻历史书并不是为了学习,因为他发现他现在所处的世界虽然有傅清时,有杨宁,还有班上叫的上叫不上的名字似乎都没什么变化。
  
  但是整个世界的历史和政治背景截然不同。
  
  他以前了解的朝代在汉以后就发生了变化,唐宋元明清取代而之的是冀燕吴这些陌生的朝代。
  
  而曾经清末后经历的百年耻辱也不存在,而是早早就进行了自我变革,成立内阁,废除皇权,华夏由此走上资本主义道路。
  
  在一二战中表现相当亮眼。
  
  战后科技发展非常迅速,这也是为什么上辈子自己在高中时连按键机都很少见,而如今却已是人手一部智能机。
  
  华夏以x帝历纪年,今年是x帝历四六九七年,也就是西历2000年。
  
  而高考总共考九科,外语可以自选,但需要考虑学校有无教师教授该门外语。
  
  所以这其实是个平行世界,傅清时忍不住挑眉。
  
  而这时,班主任已经进来了,班主任是个教语文的中年男人,他扫了全班三十多人,当看到已经坐在最后一排的傅清时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
  
  不过他没有当面说出来,班主任向来很给学霸面子。
  
  说了几句开学必说的话后,上课了。
  
  傅清时拿出了语文课本,因为历史完全不同,所以连语文书的内容也大不相同,老师在台上讲古诗,但他没听,而是仔细研究两个世界文化的差异。
  
  因为没有唐宋元明清这些朝代,所以这些朝代有名的诗人文学家也就不复存在,他们的文章诗词也就不存在,取代而知的是一批陌生的名字。
  
  诗仙另有其人,诗圣也另有其人。
  
  因为国家尤其重视传统文化,所以语文在高考中占比非常中,而诗词古文又在语文中占了相当大的比中。
  
  据传之前有因为高考中古诗写得非常出色的,直接被燕京大学破格录取进了文学院。燕京大学是华夏最高学府。
  
  当然班主任最喜欢的学生并不是傅清时,而是此前他身后的那位穿书女,因为她诗词写得最好,甚至班主任曾扬言直追古时巅峰。
  
  几乎全国都知道,南苑高中有位惊世大才女。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李清照的如梦令成了这位穿书女李清嘉的成名作。
  
  下课后,傅清时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问他座位的事。在傅清时再三保证不会影响自己的成绩后,班主任才放他离开。
  
  不过也说了,如果他下次月考成绩下降的话,会把他的位置换回来。
  
  他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恰好碰到了李清嘉,两人没有过多交流。
  
  傅清时是性子清冷,李清嘉则是自诩清高,虽然她所谓的才华都是建立在抄袭基础上的。
  
  片刻后,李清嘉回头看了他一眼。
  
  回到教室后,各科课代表都在收作业,这个暑假,每一科都有十几张试卷,而教室后排在狂抄作业。
  
  傅清时也没写,这个寒假他基本都在医院里度过的,原主跟人打架摔破了头,才让他有机会附身,养了两个月才好得差不多,这一摔倒让他摔出了过目不忘的能力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穿越重生自带技能。
  
  眼前的试卷堆成山高,写是来不及了,那就只能抄了。
  
  其他可以先缓一缓,但数学是当务之急,数学老师人称灭绝师太,可以说得到后排学渣一致深恶痛绝,但很少有人敢欠她的作业。
  
  傅清时知道杨宁很努力,所以她不可能不做作业,甚至会超量完成。
  
  虽然她在班上成绩只能算中等,但那也是因为南苑中学在全国范围内都算有名,而高三一班又是其中的尖子班,人称燕京大学预备役。
  
  杨宁的成绩如果放在低一层次的班级都能进前几名。
  
  当然一班后面一排拉低整体成绩的则都是走关系进来的,各科老师对这几个学渣那是深恶痛绝,恨不得把他们全部扫地出门。
  
  傅清时敲了下杨宁的桌子,“杨宁,数学作业借我抄一下。”
02

  杨宁抬头有一瞬间的错愕,是个很普通的姑娘,厚重的刘海遮住了额头,眼睛很大但有些无神,眼睛底下有一圈青黑。五官倒是端正,只能说长相过关的普通姑娘。
  
  她马上低下头在成堆的试卷里翻数学试卷,结果因为太慌乱,堆成山的试卷全掉在地上。
  
  “抱歉”,她低声道。
  
  然后弯下腰去捡试卷,傅清时早她把试卷捡了起来。
  
  杨宁脸有些红,然后又在试卷堆里找,总算是将数学试卷找了出来。
  
  “谢谢”,傅清时道,然后回了自己的位置。
  
  杨宁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傅清时已经再抄作业了,他手速非常快,只听见笔尖在纸上唰唰的声音。
  
  原来学霸也抄作业啊!傅清时旁边的小胖墩愣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在这个新同桌身上找到了一点认同感。
  
  傅清时在班上本来就是聚光灯,他的一举一动,总会有无数人看在眼里,无数女生用嫉妒的目光看向了杨宁。
  
  课间十分钟的时间他就抄完了数学试卷,然后把作业还给了杨宁。其他几科全借了她的试卷。
  
  “傅清时,也借我抄一下”,小胖墩瞥了他一眼。
  
  傅清时看了他一眼,把试卷扔给了他,“大题抄,选择题自己懵。”
  
  小胖墩眼前一愣,然后激动了,他竟然借到年级第一的作业了,这放在以前根本是不敢想的事。虽然他也是抄的,但杨宁的成绩也不差啊!
  
  因为灭绝师太贼精,基本上是不是抄的她一眼就看的出来,所以成绩好的都不愿把作业借给他们这群渣渣抄。
  
  当然如果是傅清时要借的话,肯定有无数女生愿意把自己的作业贡献出来。
  
  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这些肤浅的女生。
  
  傅清时知道,所以杨宁的作业他半抄半写的,甚至无意间瞥到几个错的地方给她改了过来。所以和杨宁的作业相比已经换了面貌。
  
  这就是一颗超强大脑的用处,如果是以前的杨宁是不敢想的,杨宁不聪明,她的成绩全是自己付出比别人更多努力得来的。
  
  “放心,哥!”他嘿嘿笑了一声,拿人手短,他连称呼都直接变了。
  
  “没全抄”,傅清时转头,对杨宁道。
  
  “啊!哦!我知道”,杨宁脸又红了几分。
  
  她翻着数学试卷,那里几道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大题傅清时已经写出来了。
  
  他字模仿的非常像,如果不是知道自己试卷是怎么样的,她肯定分不出两人的字迹。
  
  而在傅清时自己的试卷上,他的字却是遒劲有力的行书,那是傅清时的字体。
  
  傅清时从小练习书法,所以字非常好看,而他则继承了傅清时这手字。
  
  “傅清时,也借我抄一下……”
  
  “还有我,还有我……”
  
  一时间,后排抄作业抄得不亦乐乎。
  
  抄学霸作业,就一个字……
  
  爽。
  
  终于不用看对着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字两眼发蒙,照葫芦画瓢了。
  
  第二节课是物理课,其他人抄作业,傅清时则补作业。
  
  “傅清时,这道题你上来写答案”,物理老师一进教师找了半天,才从最后一排的书堆里找到了傅清时,他最喜欢的学生,没有之一。
  
  而此时物理老师已经走下了讲台,往后排走了过来。
  
  傅清时笔一顿,将试卷合上,然后瞥了眼杨宁的书页,迅速把物理书翻到该页,这才站了起来。
  
  小胖墩在旁边给他比了个大拇指,这是高手啊。
  
  傅清时在讲台上做试卷,物理老师则站在他座位旁,看到翻开的书上还做了笔记,都是他说的重点内容,然后才站在后面看傅清时在上面答题,不时点一点头。
  
  傅清时不愧是他最看重的学生,解题思路十分清晰,这道题算是力学里面比较难的一道了。
  
  “傅清时,你再给同学们讲讲你的解题思路”,物理老师喝了一口水,老神在在的道。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物理老师感受到了来自他们班女生的热切目光,他不由摇了摇头,现在这些女同学啊!
  
  傅清时声音清冽,如同山间清泉让人心头微凉,被空调吹得想打瞌睡的都清醒了,他只简单讲了两分钟,在众人还意犹未尽之时,便离开了讲台。
  
  下课后,他的数学试卷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里,在上交之前他改了几道大题。
  
  全程见证的小胖墩吴发发不由再次伸出大拇指……
  
  老司机果然高。
  
  傅清时位置换到后排后,对后排学渣有好有坏,好的是终于有人借作业给他们抄了,坏的是老师总是喜欢在后排晃悠。
  
  以前老师对他们的态度是只要他们不打扰他上课,随你g什么,但现在睡个觉老师都要喊一声。
  
  不过傅清时看着为人冷清,不好相处,但其实很仗义,不但作业借他们抄,连考试也任他们抄,当然每次交卷前他都会再改答案就是了。
  
  所以虽然大家对老师突然的关心都是怨声载道,但对傅清时感官倒是好了不少。
  
  以前的傅清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现在则是牛x哄哄的半仙。当然这是后话。
  
  晚自习到晚上十点,下课铃声响了以后,他旁边早就准备多时的学渣们直接冲出了校门。
  
  傅清时坐在位置上,他没看书,而是在闭目养神。
  
  他眼眸微垂着,神情古波平静,他自身气场将他与周围人化出一道无形的界限,让他与教室环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等杨宁收拾东西离开了座位,出了教室门,他才起身离开了教室。
  
  而等着傅清时叫她的苏筱慕则尴尬地张了张嘴,他们家因为在同一个方向,所以两人经常会结伴回去。
  
  傅清时仿佛将她忘了一样,换了座位后就再没理过她了,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这让她心里产生了极大的落差感。
  
  原本她是想如果傅清时主动跟她说话,她就原谅他。可以前每次晚自习下课后都会和她一起回去的傅清时就这么走了,走了……
  
  男人全是大猪蹄子,她气愤地拿笔戳着桌子。
  
  她斜对面的李清嘉则撇了撇嘴,心底暗讽苏筱慕,真以为全世界男人都要围着她转不成。
  
  傅清时倒是不知道两个女人因为他而引起的一系列心里活动,他坠在杨宁身后百步远。
  
  杨宁很高,一七零出头,虽然相貌只能算过及格线,却有着一具魔鬼身材,只是宽松校服遮掩了她的优势,放大了她的平庸。
  
  她在学校没有朋友,曾经有过,但那人将她的x记传开后,两人就闹翻了,从那以后她就一直独来独往。
  
  杨宁不住校,她每天都会走过一条比较偏僻的小巷,然后进到一栋老旧的居民楼,她妈妈在那里租了一个小单间给她陪读。
  
  每天走这条路的时候,她都会加快脚步,直接直接开跑。
  
  就在她埋头快步向前走的时候,小巷尽头出现了几个人影,她忍不住放慢了脚步。
  
  “杨宁,怎么不过来啊!把你数学作业也借我们抄抄啊!”黑夜里传出女生有些嚣张的笑声。
  
  杨宁回头看了一眼,她身后也有几个吊儿郎当的身影守在那里。
  
  当初她x记被传开后,就被别班的校霸堵过好几次,有几次跑掉了,有几次没躲过,被打了。
  
  傅清时是南苑一中的风云人物,他的一举一动都有无数人注视并得以迅速传开,喜欢傅清时的人绝不在少数,但少有人敢向他表白。
  
  不说他接不接受是一回事,南苑有一群女校霸会欺负霸凌喜欢傅清时的人,久而久之,大家哪怕心里喜欢也绝不会说出来。
  
  见傅清时的第一眼,杨宁的心底就埋下了喜欢的种子,她知道自己和傅清时的差距。
  
  她是沼泽地里的淤泥,而他却是天上的皓月,除了同学关系外,两人本不该有任何交集。
  
  所以暗恋这件事,她一直藏在心底,记在x记中,除了跟最好的朋友说过外。
  
  可没想到最后换来的却是背叛。
  
  杨宁心底的愤怒在蔓延,她从书包里拿出了水果刀,恶狠狠地看着她们。
  
  而就在这时,身后忽然打过来一束刺目的白光,众人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等在睁开眼睛时,身后围堵的那两个人却已经不见了。
  
  x,见鬼了。
  
  “王晓慧,姚丽,你们两死哪去了”,为首的太妹忍不住骂骂咧咧地喊道。
  
  但是没有人回应他们。
  
  而在小巷一侧,傅清时将已经打晕的两人扔在角落里。
  
  当他在回去的时候,小巷里只剩下了杨宁一人,她回头看了一眼,才往家里的方向狂奔而去,傅清时仍旧坠在她身后,直到看她进了楼道。
  
  他停在不远处看着这座老旧的小区,心底一些陈封的记忆不断翻腾而起,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五楼的某间房里亮着灯。
  
  杨宁是单亲家庭,父亲是个军人,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牺牲了,她从小跟母亲相依为命,母女之间感情非常深厚。
  
  “妈,我回来了”,杨宁喊道。
  
  正在厨房忙碌的人应了一声,杨宁便回了自己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也不过是在单间里用木板隔出来的空间。
  
  南苑中学是全国有名的中学,而且又在国都燕京,虽然位置偏僻,但这附近租房非常贵,家里只有她妈一个人工作,所以家境并不好。
  
  杨宁把书包放在书桌上,然后趴在窗边,看向窗外,好一会她才失落地坐了下来。
03

  傅清时在外面站了半个小时,才离开。回去后他并没有学习,而是打开了电脑。
  
  他找人黑了梁照的电脑,梁照是今天堵杨宁的校霸,在南苑中学可谓臭名昭著。
  
  从她的电脑里,拿了一些文件。
  
  这些文件都是她这么多年霸凌其他学生的视频。
  
  傅清时注册了一个小号,把这些文件的某一段她露脸的视频发给了她。
  
  【你可以当这是威胁:以后你再敢动杨宁,这些视频会出现在警察手里。懂点事,不然后果是什么,你自己应该清楚】
  
  华夏对校园霸凌颁布了一些刑法,如果情节过重的话,是会被判刑坐牢的。而以梁照做的那些事,足够她进去蹲几年了。
  
  不过她聪明,欺负人也都选在没有人和监控的角落,虽然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因为缺少证据,所以也真拿她没有办法。
  
  傅清时发给她的视频,可谓一记惊雷,炸得她手脚冰凉,寒气直升。
  
  处理了梁照的事情,傅清时关了电脑,进系统页面查看自己的信仰值。
  
  傅清时是带着系统重生的。
  
  系统自称大世界修复系统,这个世界从古至今被各路穿越重生人世穿成了筛子,所以才和他上一世的大背景差异那么大。
  
  如今世界意识漏d百出,而系统存在的意义就是忽悠他修复世界漏d。
  
  而苏筱慕和李清嘉的一重生一穿书的事都是系统告诉他的。
  
  信仰值就是系统用来修复世界bug的玩意儿。系统需要他,同时他也需要系统。
  
  虽然这个世界比前世科技要稍微先进一些,但对于癌症仍然无能为力。
  
  上一世,他高三第二个学期没多久他妈诊出癌症,宫颈癌晚期,诊断出来后两个月不到就去世了。
  
  这也成了他一辈子的痛,子欲养而亲不待。
  
  按时间算的话,如今癌细胞怕已经扩散到全身,不然她也不会走得那么快。
  
  如今的他,只能借住系统,才有对抗癌症的希望。
  
  他帮系统获取信仰值修复世界bug,而系统则提供他抗癌特效药,这是一次交易,等不等价他不知道,但他觉得是值得的。
  
  信仰值顾名思义,获得别人的信仰就可获得。
  
  好感:+1(信仰值)
  
  喜欢:+2(信仰值)
  
  爱慕:+3(信仰值)
  
  信仰:+5(信仰值)
  
  好感不累加,傅清时的信仰值是一万+,这也证明了他自身魅力有多大,当然这对于系统需要的10亿信仰值无异于杯水车薪。
  
  华国有十亿人口,他需要让这十亿人口每一个都对他至少有好感,任重道远。
  
  当然系统也答应他当他信仰值增长到一定值的时候会拿出一些特效药维系他母亲的生命,直到他完成信仰任务,癌症才会彻底治愈。
  
  倒是x贼的很。
  
  今天傅清时增加了二十点信仰值,估计是班后排那群学渣贡献的。
  
  想要获得如此庞大的信仰值,除了重x旧业,进入娱乐圈,他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
  
  训练营是系统开放给他的权限,在训练营里可以加持男性魅力,帮助于帮助他获取信仰值。
  
  训练营里有重力场,耐力场,格斗场,s击场……
  
  这些训练科目可以帮他在短时间内提升身体全方面的素质,比在系统外训练效率高了十倍不止,他每天晚上都会花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在训练场。
  
  这也是为什么今天他能在没有人察觉的情况下十分轻松地搞定两个人。
  
  每天晚上,傅清时都会把杨宁送回家。不过在班上,两人也只维持了偶尔才会说几句话的状态。
  
  倒是吴发发为了抄作业,一口一个时哥叫得比亲兄弟还亲。
  
  周x下午,学校放半天假,傅清时没有像许多人那样待在教室里复习,而是去了隔学校两条街的木兰街,他站在天桥下。
  
  天桥下有个卖粉面的小吃摊,小吃摊上一个有些沧桑的中年女人在不停忙碌着。
  
  木兰街是南苑中学附近最繁华的街道,今天又是南苑放假的x子,到处可以看到身穿校服的学生。
  
  小吃摊前也有三三两两几个学生。
  
  傅清时下了天桥,来到小吃摊前,“阿姨,来碗拌面。”
  
  “好,你稍等”,女人抬起头,却不由眼前一亮,这是哪家翩翩少年郎。
  
  傅清时却不由笑了,他在旁边摊位上坐了下来,环顾四周。
  
  “阿姨,我是杨宁的同学”,他道。
  
  “啊!是宁宁同学啊!你叫什么名字。”
  
  “傅清时。”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您脸色看着似乎不大好,是不是生病了,有没有去医院看过”,他经意提起。
  
  女人扮面的手顿了一下,她眼神有几分闪烁,而后不在意地道:“嗨!人年纪大了,哪能没点小病小通,不碍事的。”
  
  傅清时看着她,时隔二十年,他总算懂了。
  
  她应该早就知道自己得病了,只是一直瞒着他,直到病情全面爆发,瞒不住了,才不得不跟他交代后事。
  
  那时候他一心全扑在学习上了,却没注意到她身体的变化。现在再看,如果他多注意一点的话,其实很多地方都有迹可循的。
  
  “您会长命百岁的”,他笑道。
  
  “哎!借你吉言。”
  
  傅清时在座位上吃了面,因为知道他是杨宁的同学,所以那碗面格外的足,满满一碗快xx来了。
  
  再吃到记忆深处熟悉的味道,他喉咙有几分哽咽,他原本以为这世上已经很难有事物在让他心神动摇。
  
  傅清时的到来,让小吃摊上的生意更为火爆了,来吃的大都是女生,简直就是行走的金字招牌。
  
  余海心忍不住多了几分笑意。
  
  “小傅,吃饱了没有,要不要再来一碗,阿姨请你吃。”
  
  “谢谢阿姨”,他没有拒绝。
  
  “妈,今天生意怎么这么好。”是杨宁的声音。
  
  “宁宁,你同学在那边,你去招待同学。”
  
  杨宁兴冲冲地看向小桌子那边,她不由愣住了,忸怩不前。
  
  “去啊!在这儿愣着g什么?”余海心笑骂了她一声。
  
  她这才走到小桌旁边,不自在地喊了一声,“傅清时。”
  
  “坐!”
  
  “……”
  
  杨宁觉得有些尴尬,倒是傅清时很自在,他反倒像这里的主人。他有时会问她一句,她会答一句,有时就g脆不说话。
  
  —
  
  课间x音乐响起,学生们纷纷离开温暖的教室,三五结伴的走向x场。
  
  南苑中学为了锻炼学生体质,冬天跑x,夏天则做广播体x。
  
  一班的班长每天都会清点人数,然后检查校服校徽的穿着佩戴情况。
  
  一项有缺就会被扣x行分,x行分如果扣得太多的话,甚至会影响毕业。
  
  “傅清时,你校徽呢!”班长问道。
  
  “忘带了。”
  
  “扣一分,”说完她又觉得语气太生y,又补充了一句,“下次记得带。”
  
  班长是个固执还不太知道变通的女生,她平时工作尽心尽力,但因为太负责和听老师的话,反而不得人心,后排那群学渣经常和她唱反调。
  
  比如现在,她又和后面吵了起来。
  
  杨宁在前排有些走神,她今天出门着急,忘了带校徽了,结果等上完厕所回来,桌上就多了个校徽。
  
  也不知道是谁放在她桌子上的,她看了一眼教室里的人差不多走光了,于是拿起校徽也纷纷下了楼。
  
  就想等下看有没有人丢校徽。
  
  后来没人认领,所以她g脆先拿着应付检查。
  
  傅清时也没有戴校徽,会不会是他经过她位置的时候无意间落下的。
  
  不过她却不敢主动找她说话,他虽然搬到了她旁边,但两人说过的话十根手指都数得过来。
  
  要是被人看见,肯定又要骂她不要脸。
  
  毕竟此时的杨宁尚且还只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高中生,承受了一年的冷嘲热讽。
  
  那些流言蜚语一直压得她喘不过气,还有来自高考的压力,她的心脆弱而敏感,却无人可以倾诉。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她妈全部的希望,她不一定会支撑下去。
  
  x场上,藏蓝色的人流缓慢移动着,显得十分有序。
  
  两圈后跑x才彻底结束。
  
  中午午休时,李清嘉走到傅清时的座位前,道:“傅清时,我前几天想了一个对联,却只想到了上联,下联怎么对都觉得少了些感觉,你可以帮我看一下吗?”
  
  她把自己写好的上联摊开在了傅清时面前,是娟秀的毛笔小楷,字尚且不错,就是匠气重了一些。
  
  烟锁池塘柳。
  
  千古绝对无疑,烟雾,池塘,柳树,这三意象合在一起,意境空蒙,又以五行做偏旁
  
  傅清时倒是知道这一千古绝对,他曾经拍过一部电影,里面就有这句上联。
  
  和导演闲谈时,对方和他说这是一幅千古绝对,虽然与有无数文人雅士都尝试对了下联,但始终欠缺了点火候。
  
  李清嘉一来就拿这千古名对来考他,倒也是看得起他。
  
  “你这大才女都对不出来,更何况我了”,傅清时道。
  
  李清嘉自信一笑,“这也说不准,说不定灵光一闪就对出来了呢!”
  
  “没有积淀的灵光一闪就是个笑话。”
  
  上课铃响了,李清嘉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深意,而是将那张写着烟锁池塘柳的纸放在了他桌上。
  
  “如果你能对出下联的话,麻烦告诉我一声。”
  
  苏筱慕却是暗自咬牙,不时瞥一眼后方。
  
  虽然她对傅清时还称不上喜欢,只是有好感,但她也绝对忍受不了他喜欢别人。
  
  心里有种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的愤怒,尤其这个人还是和自己不对付的李清嘉。
  
  或许她该主动一点,不然真让李清嘉抢占先机了。
  
  “时哥,你这纸还要不要”,吴发发打了个x嚏,指着傅清时书堆上的那张薄纸。
  
  “不要了。”
  
  “那我拿走了”,吴发发一把夺过纸,然后对着鼻子一擤,然后随手扔进了自己的抽屉。
  
  傅清时有轻微洁癖,扔地上被他看见他肯定会难受,他一难受就没有作业抄了,所以他已经养成了不随手乱扔垃圾的好习惯,但是他的抽屉却成了垃圾桶。
  
  傅清时眼不见心不烦,转过了头,杨宁正好趴在桌上,拿余光在看他,把她吓得瞬间埋进了双臂。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