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妻火葬场文】《别装乖》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瑾余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郁家三爷

  魏沾衣最近接到一个新生意,雇主让她接近一个男人,辽城郁家三爷,郁清。
  
  她做私家侦探这么久,查过这么多富豪圈秘闻,郁清的大名当然有耳闻,也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郁家家主最有力的竞争者,但是个常年坐着轮椅的病秧子,据说多年用药膳吊着命,走起路来都得喘好几口气,脾气最是谦和礼让,温文尔雅斯文俊秀,善良得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而她本次的任务就是查清楚郁清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如果是假病,最好弄清楚他什么时候会嗝儿屁。
  
  接近的方法是由雇主指定的,伪装清纯佳人。
  
  魏沾衣霍然从沙发上翘起来,笑容特别假,“为什么非得清纯佳人?”
  
  “因为据说,郁清就喜欢这一款。”
  莫可瞧着魏沾衣那张明艳得过于精致的脸,啧了声:“你吧,明显妖里妖气类型,就郁三爷那身子骨跟你在一起,八成都得散架。他身边常年只跟着一个保镖,在家里也从不让女佣近身伺候,原本还想让你假扮女佣进郁家,但因为这个原因,也没门儿,只能从这个角色入手。”
  
  一旁的苏凌闻言笑得花枝乱颤,魏沾衣一个眼神过去,他收住笑:“小姐,清纯佳人您行不行?”
  
  行不行?
  在魏沾衣这儿就没有不行的事儿!
  
  她慢悠悠站起来,翠绿色的吊带裙衬得她肤色瓷白,在这有些昏暗的房间都能反光似的,卷发蓬松慵懒到臀部,脸上没上什么妆,也没什么表情,就素颜也一脸高贵冷艳,仿佛她是全世界最美女人的x王气场。
  
  “不就是清纯佳人吗?姐分分钟get!让郁清为姐痴为姐狂为姐疯狂落泪,没有姐都活不下去!”
  
  她说话语速一向快,满嘴开火车似的,都快唱起来了,眼神还特犀利,仿佛已经把郁三爷收入裙下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苏凌和莫可忍笑对视,魏沾衣豪迈的打个响指:“上楼,换战袍!”
  
  这洋楼是魏沾衣的,她有钱,不是一般的有钱,出手也阔绰,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g私家侦探这一行,除了侦探,她还g点儿别的杂活,譬如替人分个手,替人打个架什么的,是真闲。
  
  莫可和苏凌跟了她很多年,从十多岁到现在,革命友情深厚,但对魏沾衣的来历背景一概不清楚。她不说,他们也没问,是人都有秘密。
  
  衣帽间的门被推开,一眼望不到头,苏凌把灯打来,墙上的灯多米诺骨牌似的亮起来。
  
  魏沾衣环抱双臂走进去,莫可觉得她走路的台步都能和国际超模有得一拼,背影婀娜却又贵气十足高不可攀,不枉他们这么多年叫一声小姐,是很有名媛范儿。
  
  魏沾衣停在服饰区,挑剔地看几眼里面的衣服,随手提出两件连衣裙放在自己身上比了比,“怎么样?”
  
  莫可和苏凌双双竖大拇指。
  
  她把衣服递过来,苏凌去接,大小姐接着往前走,目光掠过珠宝区,选出一颗钻戒戴在手上,借着灯光淡淡的打量。
  
  “沾沾,你这次可是扮演清纯妹妹,戴粉钻怕是不合适吧。”莫可声音传来。
  
  “我知道。”魏沾衣叹气,怜爱地抚摸手上的戒指:“接下来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宠幸它们了。”
  
  她不由撇嘴,要是郁三爷喜欢娇纵大小姐多好,她不用装就能上。
  
  三人挑出不少清纯佳人的必备行装,衣服都素净,跟她平时的风格天差地别。
  
  苏凌和莫可在楼下等她换装。
  
  传来脚步声时,俩人抬眼。
  
  入目是一双小白鞋,魏沾衣走下楼梯,她穿白裙子,卷发变成黑长直,平时明艳的五官竟在她有意的变化下完全换成另一副模样,很是楚楚可怜。
  
  在莫可和苏凌的印象中,魏小姐在某种程度上是有些高高在上的,这不是指她的性格,而是常年养尊处优养出来的娇贵气质。
  
  而面前的这位姑娘,她双眸明亮温柔,笑意盈盈,背着手站在那儿乖巧纯良得像小白兔。
  
  一个人的装扮换掉是很容易的,不过一身衣服的事儿,但眼神变得单纯是很难得的。
  
  莫可和苏凌都怔愣住,一瞬间有些怀疑这位是不是自己认识那么多年的魏沾衣,那温柔的眼神,那浅浅的笑容,那乖得不能再乖的模样,比清纯佳人更清纯佳人。
  
  “怎么样?”魏沾衣转个圈。
  
  苏凌和莫可膜拜点头。
  
  苏凌:“现在,你试着摔一下。得摔出可怜,摔出柔弱,摔出优雅和美感。”
  
  魏沾衣:“………”
  
  她以一种极其扭曲缓慢矫情的姿势慢腾腾倒在地上,拈个兰花指挡着脸,“怎么样?我够可怜,够柔弱,够优雅吗?”
  
  “………”
  现在苏凌和莫可知道这肯定是魏沾衣本人无疑,绝对没被掉包。俩人很假的鼓掌,同款冷漠脸。
  
  **
  
  两个月之后,郁家小公子郁麒在玉石公馆举办的同学舞会上。
  
  魏沾衣挽着苏凌的胳膊进入舞会,他端来两杯香槟,一杯递给魏沾衣,“今天郁三爷也会来。小姐,我们得把握好第一次见面。”
  
  魏沾衣品着酒,脸背对人多的地方,别人看不见她神态的漫不经心:“我办事,你们放心。”
  
  过去两个月,她和苏凌以转校生的身份转入郁麒的学校,苏凌有意接近郁麒,成为郁麒的狐朋狗友之一,要不然这场同学聚会他俩还进不来。
  
  俩人扎在角落等着郁清进场,郁麒宛如一只花蝴蝶似的到处招待同学,瞧见自己的好哥们和他的女神正在谈话,郁麒眼神一亮,走过去:“苏凌,你觉得这场舞会怎么样?”
  
  苏凌放下酒杯,贵公子般优雅道:“玉石公馆美轮美奂,舞会灯光华丽,音乐十分优雅,我很喜欢。”
  
  郁麒听着这话时是一直盯着魏沾衣发愣的,这位两个月前刚转来的美丽少女如今已经稳坐校花宝座,校内不少男生追求,不论富家子弟还是普通异性都对她趋之若鹜。
  
  可她一直都不太爱说话,只和苏凌的关系稍微好一些,今天魏沾衣能来,郁麒还是很激动的,他虽然不喜欢魏沾衣,但在欣赏美女这方面,也同样不例外。
  
  “魏同学呢,你觉得怎么样?”
  
  魏沾衣看着这位气宇轩昂的同学,浅笑点头:“谢谢郁少爷招待,我也很喜欢。”
  
  “那你们随意,我去前面看看。”
  
  二人点头,等郁麒离开后,魏沾衣看一眼苏凌:“演技可以啊,完全看不出平时的小x狗样子。”
  
  苏凌十分受用,险些就要端不住贵公子范露出狗腿的笑,魏沾衣扫他一眼,他在关键时候刹住车,看似是在优雅的和她闲聊,实则语气怂怂:“小姐放心,我不会拖你后腿,这次的贵公子我会好好扮演的。”
  
  “嗯。”
  
  魏沾衣抬起香槟送到唇边,甘醇的酒在齿间转过一圈,她徒然听见身后郁麒高高地喊了一声:“三叔,你来啦!”
  
  再然后,魏沾衣听见一道磁哑的声线。
  
  “嗯。”
  
  是郁清。
  
  目标出现了。
  
  魏沾衣把酒吞入腹中,手中高脚杯轻轻放在桌上,姑娘素白的手撩了一下头发,转身抬眼,视线与郁清不期而遇。
  
  诚如魏沾衣所了解到的那般,郁三爷在辽城呼风唤雨,如果不是身体不好,或许早就是这一代登顶的男人。
  
  关于他的传闻太多,或真或假,魏沾衣没有见过这个人,甚至连照片都没见过,起初她以为郁三爷是个中年孱弱病病歪歪可能很快就会咽气的有钱人。
  
  然而……
  面前的男人相貌清绝,戴一副无边框纯色细边眼镜,遮去几分眼中笑意,薄唇若有若无的勾着,漫不经心得优雅。
  
  他坐在轮椅上,除却脸色有些苍白,身上几乎找不出任何一分快要嗝儿屁的感觉。
  
  魏沾衣品出的只有他身上那有点病弱有点禁欲还有点斯文内敛的大帅比气质,放眼整个郁家,仿佛所有的优良基因全集中在郁清身上了,其他都是歪瓜裂枣,只有他得天独厚。
  
  攻略对象颜值这么高,魏沾衣心里很满意。
  
  她弯起唇,清纯度拿捏得十分恰当,乖巧的喊:“郁先生好。”
  
  魏沾衣刻意改变了平时语速很快的说话方式,所以现在听起来会显得软糯温柔,甚至有些少女甜。
  
  郁清表情没什么变化,眼神却不动声色落在魏沾衣身上。
  
  很乖。
  
  很清纯。
  
  简简单单的蓝色连衣裙和长发,脸上甚至没有化妆,但可贵的是她那少不知事的纯良无辜眼神,他真是极少见到了。
  
  郁清笑容浅:“你是郁麒的同学?”
  
  他说话很温和,像长辈最平常的问候,但魏沾衣能感觉到这个男人锐利视线的打量。
  
  “是。”她莞尔,杏眼也弯了起来。
  
  郁清笑着点头,搭在轮椅上的修长手指倏然轻点了一下,他面容平淡温和,对她说:“去玩吧,开心些。”
  
  魏沾衣当然不会急于这一时,礼貌颌首后便转身离开,还能感觉到男人愈渐深沉的目光一直粘在自己身上,让她这样的老江湖也如芒在背,有些不自在。
  
  苏凌低声说:“小姐,郁三爷看起来对你不感兴趣,好像完全把你当孩子了。”
  
  魏沾衣心底哂笑。
  不感兴趣?她没有判断错的话,她应该是被盯上了才对。只一面,她就确定这男人是个难搞的,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魏沾衣打起十二分精神,她可是零差评的私家侦探,不能完不成雇主交待的任务。
  
  在玉石公馆舞会里溜达了几圈,魏沾衣在伺机寻找接近郁清的机会,被他盯上是一回事,但也不能守株待兔,得找机会留在他身边才能去查后面的事情。
  
  苏凌一直被郁麒拉着喝酒,剩下的事得魏沾衣自己来,她锁定郁清的位置,他正浅笑着和几名中年成功人士谈话,修长苍白的手微晃着酒,在一堆中年人里,他实在生得风光霁月,俊逸得过份出尘了。
  
  很快,中年男人们向他告别,郁清的保镖推着他轮椅走出舞会,去的方向似乎是人群较少的花园。
  
  魏沾衣比他动作更快的离开。
  
  花园里满是粉白相间的蔷薇,魏沾衣寻找着郁清的身影,大脑运转飞快,思考着如何来一个清新自然毫不做作的偶遇。
  
  花园几乎没人,魏沾衣想装个被人撞到也绝无可能。
  
  她瞄见了郁清,他的轮椅停在花园中央,保镖递上烟盒,他xx一支,在保镖拢过来的火里微偏着头点燃,苍白的手指间星火明灭。
  
  魏沾衣计上心头,装出一副焦急的模样四处张望,装个迷路再然后……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魏沾衣瞥见郁清左侧花园的台阶,寻找最佳角度一脚踩空,确认自己以最柔弱可怜的模样摔倒在郁清脚边。
  
  摔得扎实毫不作假,重要的是还得保持美感,魏沾衣深觉过去两个月的加急训练没有白费,郁清应该能感觉到她的诚意。
  
  头顶忽然传来一声轻笑,磁哑。
  
  魏沾衣微怔,心里翻白眼。
  
  “这么不小心?”郁清声音传来,还是方才那样温和,很容易让人产生亲近之感,误以为他是个十分善良的人。
  
  魏沾衣抬起头,双眸含水雾,迷茫地咬着唇,“郁先生,我好像迷路了……”
  
  她由衷的觉得,真正的清纯佳人恐怕根本没自己这么假,也真是险些被自己的矫揉造作恶心吐,心里虽然嫌弃吐槽自己,然而表情却愈发无助可怜,懵懂得像个孩子。
  
  郁清笑而不语看着她。
  
  他没去扶,慢条斯理地把烟摁灭在轮椅扶手上,几秒后,苍白修长的手才伸出去。
  
  魏沾衣看着这只手,听见他清润的嗓音:“手给我。”
  
  魏沾衣犹豫着咬唇,犹豫着思索一会,总之一番矜持犹豫后,再犹豫的把手伸出去,握住了郁清的手。
  
  他的手宽大,却格外冰冷,魏沾衣心里一惊,忍不住看他。
  
  “疼?”他笑着问。
  
  魏沾衣摇摇头,被他扶起来。
  郁清打量着她,视线落在她膝盖处被擦红的地方,魏沾衣想把手xx来,却纹丝不动。
  
  郁清握得紧,指腹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她手背,眼镜下双眸微眯,笑得温柔,“我想知道。”
  
  他声线是哑的:“你叫什么名字?”
她入梦境

  对于这句问话,如果是魏沾衣本人可以给出无数种回答,不管哪一种都可以潇洒稳如老狗,彻底碾压他优雅从容甚至有几分变态的眼神。
  
  但她现在得把人设立起来,纵然心里弯弯绕绕,各种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但她脸上还是一直稳稳当当的保持着矜持中带着羞涩,羞涩中带着不解等多种复杂情绪。
  
  魏沾衣再次试着xx手,这一次郁清笑着放开。
  
  她有些羞恼的低下头,声音刻意压下两分:“我……叫魏沾衣。”
  
  郁清温笑:“名字很好听。”
  他坐在轮椅上,毫无任何病气模样,笑容更添斯文儒雅。
  
  郁清看人的眼神是漫不经心的,却温和从容,仿佛是个历经沉浮的长辈,可实际年纪也不过二十八岁而已。
  
  魏沾衣猜想,大抵是他心思太过深沉,所以让他比起同龄人更多出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仿佛身后是万丈深渊,他便是深渊前凝视着你的眼睛,实在是不能对视太久,很容易被他窥见内心想法。
  
  魏沾衣不动声色移开目光,抿唇柔声道:“抱歉,打扰了郁先生,我就先离开了。”
  
  “你不是迷路了吗?”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摔伤的膝盖,“我送你出去,好吗?”
  
  他实在太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平易近人的态度,温和的眼神,甚至很乐意去询问对方的意见。
  
  魏沾衣在心内为他竖起大拇指,攻略高人呐!她要是再天真一些,说不定真会喜欢他这一款的男人,但很可惜她并不天真。
  
  “谢谢,怎么好意思麻烦您呢,我再转一转应该就可以走出去。”
  
  只要先引起他的注意就好。
  
  在适当的时候就应该保持住距离,像他一样制造神秘感,她相信男人狩猎的本性。
  
  郁清并没有强人所难,点点头。
  
  魏沾衣乖乖的鞠一躬,从他轮椅旁错身而过时,郁清闻到一股蔷薇花香。
  
  他抬眼,目送魏沾衣七拐八拐的离开。
  
  保镖拿出一块g净丝帕恭敬地递上:“先生,要不要擦擦手?”
  
  郁清有洁癖,保镖的意思是想让他擦擦刚才那只碰过魏沾衣的手。
  
  郁清瞥一眼丝帕:“不用。”
  他指尖再次摩挲,看向魏沾衣离开的小路。
  
  他以前并不知道蔷薇花原来这么香,也不知道姑娘家的手。
  会这么软。
  
  郁清轻牵起唇角,伸手折下近在眼前的蔷薇花,修长的手指转了几下,语气意味深长:“蔷薇花漂亮。”
  
  保镖赵耀思索着回答:“……那,我让人折几支给先生送回去?”
  
  “不用,我可以自己折。”
  他轻嗅蔷薇花,和她身上香味一样,然而却少了些魏沾衣才有的。
  
  动人吸引力。
  
  **
  
  魏沾衣并不知道郁清的折花言论,若是知道,必定兴奋异常并且坐等被折,毕竟早点完成任务才能早些拿到尾款,她虽然不缺这点钱,但是职业道德还是有的。等这件事办完,她还得去一趟东洲,查查自己的事。
  
  现如今,她和苏凌是辽城大学的大四学生,这身份是魏沾衣弄到的,辽城许多地方,她都可以如入无人之境,神秘得让莫可和苏凌咋舌,他们偶尔问及她到底为什么做这行,魏沾衣只会淡淡回答。
  为还债。
  多的也问不出来。
  
  今儿周二,有课。
  
  她和苏凌按时去学校打卡,苏凌照例和郁麒打作一团,时不时会将话题引到郁清身上,问出他最近的行踪,莫可负责去核实,剩下的实战交给魏沾衣,他们仨一向配合得天.衣无缝。
  
  距离上次舞会,已经三个星期没有见到郁清了,郁清也没什么行动。
  
  魏沾衣不得不佩服这男人,明明她都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兴趣,然而却能这么耐得住性子,所以她必须时不时去他面前晃悠,提醒他还有她这号人。
  
  苏凌从郁麒那里打听到郁清下周将会去[春玉堂],这地儿是辽城最大的俱乐部,别的俱乐部里有的东西它那儿应有尽有,更特别的是,春玉堂里面每个月都会举办不同的主题舞会,譬如古朴,欧式,法式,而这次的主题是上海滩百乐门。
  
  魏沾衣听得眉梢微挑,“又是舞会,这郁三爷成天什么都不做就参加舞会了?”
  
  讲台上教授在滔滔不绝,苏凌用书挡住脸,低声说:“这郁三爷极有可能会是这一届的郁家家主,他名下还有很多企业,有钱有势,所以想巴结他的人多了去了,据说这场舞会就是专程为讨他欢心的,对方还准备了好几个美人。”
  
  魏沾衣翻个大大的白眼,真觉得郁清跟个皇帝似的,还准备美人,以为自己选秀呢?
  
  翻完,她给莫可发信息:[听说郁清要选秀,也给我搞个名额。]
  
  短信发出去半小时,她收到一个回复:[OK]
  
  下课后,魏沾衣和苏凌赶回去,据莫可说,今天是春玉堂挑选美人的x子,莫可已经给她搞了个名额,她只需要顶着自己这张脸上去表演个才艺,一般来说都能过,能用颜值的场合,魏沾衣向来没有输过,莫可和苏凌很放心。
  
  果然,俱乐部老板对魏沾衣特别满意,还特意给她安排个人歌舞秀,魏沾衣表面笑眯眯的答应,内心却很想吐槽,还真被她说中了,这郁三爷真乃现代皇帝,挺文艺复兴啊。
  
  在舞会前的一周,魏沾衣每天下课会去俱乐部排练,她学过很多东西,歌舞不在话下。
  
  除了她是带着任务来的,别的姑娘可是一万个乐意往郁清身边凑。大家都知道郁清身子骨不行,要是能飞上枝头,等他翘辫子了,那万贯家财还不都是他老婆的,所有“秀女”可是一个比一个卖力。
  
  魏沾衣由衷替郁清默哀,看来大家都是看上他的钱,对他这个人一概不感兴趣。
  
  一周时间,俱乐部里的百乐门主题舞台便完工,到表演那天,莫可特意给魏沾衣送来她的“战袍”。
  
  一条魏沾衣收藏许久的旗袍,谈不上是什么名家绣品,是她母亲一针一线亲自设计的。
  
  魏沾衣轻轻抚摸旗袍上的牡丹花,脸上少有的浮现出几分温柔。
  
  这是她第一次穿,没想到是在这样的场合。
  
  莫可和苏凌等在化妆室,几分钟后,魏沾衣推开更衣室的门,手臂搭在门框,单手叉腰,漫不经心地挑起眉:“怎么样?”
  
  旗袍衬身材,但也得是身材绝佳的人穿起来才好看,皮x和骨相这东西向来是天赐,显然魏沾衣便是上帝的宠儿。
  
  玄褐色打底的旗袍,上面绣着花团锦簇的牡丹,她那张脸又向来明艳精致,旗袍将她的美艳烘托到极致,哪怕没上什么妆,从这道门走出去,照样冠绝全场。
  
  莫可和苏凌惊叹地点头,魏沾衣十分满意,女人嘛,对任何欣赏自己的目光都不会拒绝,她也不例外。
  
  化完妆,俱乐部工作人员提醒魏沾衣上场,瞧见她,工作人员险些不敢认,说完正事,自个儿在一旁兀自盯着魏沾衣出神。
  
  魏沾衣起身,神情眼神宛如战士出征一般。
  
  从后台往里看,她着实被春玉堂俱乐部的财力惊了一下,眼前辉煌奢靡,纸醉金迷的百乐门舞厅竟然从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活了过来,从音乐到侍应生的穿着,还有今夜来宾的打扮,无不百乐门风格,仿佛那个年代未曾消失,还盛世招摇着。
  
  当然,这些都及不上今夜的焦点,郁家三爷郁清。
  
  他穿月白长衫,今x没坐轮椅,颀长身高在众位男性里格外引人注目,他换了一副眼镜,金丝边,舞会灯光下流光溢彩,眼尾浅浅弯着,面带温和笑容,像民国儒雅贵公子。
  
  清隽得斯文,然而这才是最迷人的,勾着人像往他身上压,秀色可餐大抵如此。
  
  魏沾衣刚才还觉得,今x来选秀的姑娘都是为他的财,可现在看到他,姑娘们一双眼睛都直了,从她们的眼神中,魏沾衣甚至读出一种“去他妈的发财,要是能和这种极品睡一觉就死而无憾”的兴奋。
  
  郁清被几个老板请着坐下,工作人员提醒魏沾衣可以上场,魏沾衣闲闲地“嗯”一声,眼神却看着郁清的方向。
  
  让她想想,上次用香味给郁清留下了深刻印象,那么这一次呢?
  
  她把耳边的发丝刻意扯下来几缕,朝莫可勾手指头,“等会儿我走到郁清前面一点,你就叫我,提醒我头发乱了。”
  
  莫可比个OK手势,虽然她不知道魏沾衣想做什么,但就是无条件相信。
  
  魏沾衣这才挺x抬头,走出去。
  瞧着她背影,莫可都想给她配一个吊炸天的xGM,她每一步都稳踩点,台步优雅得仿佛要踏穿地心。
  
  郁清正在听人说话,一群男人笑得肥x乱抖,唯有他浅笑摇头,风度翩翩。
  
  他正打算开口,却蓦然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一股夜夜入他梦境的香味。
  
  郁清抬眸,首先看到的是姑娘婀娜扭动的细腰,高开叉旗袍,走动时修长的腿若隐若现,手臂随着她扭动的腰肢和步伐小弧度摆动,没风吹,她的蔷薇香味却飘来。
  
  郁清微眯起眼,眼底色泽晕染开,又深沉凝固住。
  
  魏沾衣并没有发觉他,顾自往前走,忽然有人叫她的名字,姑娘回眸,茫然的看过去,那人提醒她耳边发丝乱了,魏沾衣笑得羞涩温柔,抬手将耳边的发丝撩过耳后,无意间与郁清幽深的眼眸对上,她一怔,继而含笑颌首,就这么随意地打个招呼,转身上台。
  
  魏沾衣方才的一举一动不过十几秒,郁清却品味再三,忽地轻笑,端酒自饮两杯。
  
  俱乐部老板见他对魏沾衣感兴趣,暗自琢磨着把魏沾衣送到他身边去。
  
  舞厅响起音乐,魏沾衣站在舞台上唱民国名曲,像百乐门名满四方的选美皇后再世重生。
  
  这场舞会,她令众生倾倒。
  
  郁清晃着杯中烈酒,凝视着台上的姑娘,这是他喝的第八杯酒,往x的他是克制性子,烟酒都不会过度,可今夜让人意外。
  
  但意外的何止是他,还有台上这朵蔷薇花。
  
  魏沾衣的曲儿唱完便退场,目光未曾在郁清身上停留。
  
  郁清身边的俱乐部老板笑着开口:“三爷,要不让她……”
  
  “不用。”郁清淡笑,“我这身子骨薄弱,何必让这么漂亮的姑娘委屈。”
  
  “哎呦,三爷您这是哪儿的话!”俱乐部老板一副巴心巴肺为他考虑的样子,“您能看上她,是她前世修来的福分!”
  
  “罢了。”他语气虽温雅,但却不容置疑,俱乐部老板不敢多说,心里直嘀咕,刚才这郁三爷直勾勾的看着魏沾衣,他还以为这事能成呢,没想到临到头又吹了,难不成……
  他目光下移,这郁三爷不行?
  
  郁清扫他一眼,老板赶紧收回目光正襟危坐。
  
  莫可把打听来的消息告诉魏沾衣时,魏沾衣也有几分意外,这男人明明对她很感兴趣,却将猎物一放再放,该不会真有什么毛病吧?
  
  她不信邪,让莫可和苏凌先回去,自己故意在后台磨蹭半天,最后也没等来郁三爷要单独见她的消息,老板给她结算了工钱,魏沾衣也没道理再呆下去。
  
  已经入夜,外头在下雨,魏沾衣披着杏色长外x站在屋檐下等雨停。
  
  郁清的车停在不远处,他坐在车里看她。
  
  巷子冷清,雨幕静静拉长。
  姑娘微抬下巴盯着前方,她侧脸优美,无处不精致,身侧是一盏明灯,照得她脚边水塘都清楚,映出她纤细倒影。
  
  三十分钟后,雨还没停,魏沾衣本不想麻烦莫可过来,可这雨没完没了。
  
  她拿手机准备打电话,一辆车开过来停在面前。
  
  车窗缓缓落下,是郁清。
  
  他笑得斯文:“魏小姐,我能有这个荣幸送你回家吗?”
  
  郁清眼底有藏得很深的危险,深沉如一张潜伏的网,她其实并不会发觉太多,向来他想让别人看到什么,就能看到什么。
  
  小姑娘而已,他不太想吓到她。
  
  因为他是最完美的绅士,也是最耐心的猎人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