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文】《五零年代锦鲤运》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鸩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001

  1950年,二月初,地处西南地界的尖头村,依旧冷的让人浑身哆嗦。
  
  穆秀冬站在一条灰蒙蒙的村道上,冷眼看着眼前高矮不一的土坯房,夹杂着一处破烂茅x屋前,有个裹着小脚,穿着灰黑色偏襟袄子的妇人,坐在屋前的大石头上,拍着自个儿的大腿抑扬顿挫的骂话:
  
  “哎哟,招娣这没良心的死丫头哟!她娘在鬼子打咱中国的时候生她难产死,她爹把她抱给我,我瞅着她饿得慌,把喂我老三儿子的x分了一半喂养她……这十三年来,我帮着她爹一把屎把x的把她拉扯大,如今我不过是想给她找个好人家,她竟然敢不听我的话,不愿嫁过去。甚至和我推搡动手!没天理啦!我活不下去了……”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那妇人四十来岁,长得颧骨颇高,面x肌瘦,一看就是不好相与的长相。
  
  她的面前站了好几个人,有左右看热闹的邻居,有家里劝架的,也有跟她不对付的人,听了她的话嘲笑道:“招娣是吃你的x长大不错儿,可人家这些年在你家做牛做马,什么脏活儿累活儿都是人家一个人g,那赚得粮食钱儿都补贴给你家,就想还你许玉凤的x养之恩。可你是怎么对人家的?小的时候动辄大骂,克扣粮食,虐待招娣她和她爹穆老三不说,如今瞧着人家招娣长大出落的越发水灵了,竟然想把她卖给周团长做小。就你这封建做派的行径儿,得亏咱们尖头村偏僻,要是招娣把你告去我党上面,保管让你吃枪子儿!”
  
  “她敢!”这话像是戳中了许玉凤的尾巴,她从石头上站起来,伸手指着说话的妇人,睚眦欲裂道:“她爹就一病秧子,这么多年来都是我家供他们父女吃住。她要敢告我,我先弄死她爹!如今人家周团长看中她,是她的福气!什么做大做小的,她跟着周团长,总比跟着孟家那阶级地主份子的小子强!你可不要瞎咧咧坏我的名声,到时候我要真吃枪子儿,也要先拉你垫背!”
  
  “嘿,给你脸儿,你还不要脸了,许玉凤你是个什么玩意儿,还想着拉我垫背,看我不先抽死你!”
  
  ……
  
  吵吵杂杂的声音,落入穆秀冬的耳朵里,没有愤怒,只有微叹。
  
  想她身为21世纪的新时代女性,只不过因为感冒发烧睡了一觉,醒来竟然出生在了1937年的战乱时代里。
  
  只不过那时候她的神智并不是那么清醒,脑子里总是昏昏沉沉,行为做事痴痴呆呆的,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浑浑噩噩的过了十三年。
  
  直到昨天她和许玉凤推搡起来,被许玉凤推倒在地,脑袋磕在石头,把从前的模糊记忆都想了起来。她这才发觉,自己穿越到了战乱时代,又一晃到了1950年,新中国建立的第二年。
  
  穆秀冬今年13岁,大名秀冬,小名招娣,在她出生之前,她的父亲穆老三就已经取好了名字,女儿视如x,儿子视如宝,只要是女儿都叫招娣。
  
  穆老三做着抱儿子的美梦,却没成想,x军大面积侵华,昔x的家园变成了战场,他不得不带着大肚子的媳妇儿四处逃命。
  
  逃亡的途中,路遇x军空袭,穆老三媳妇被炸弹波及提早生产,穆秀冬就这么被炸了出来,穆老三媳妇儿因医疗技术短缺、落后难产死亡,穆老三也在那场空袭中炸断了一条腿,成了一个废人,带着女儿投奔了自己的堂哥穆xx。
  
  穆xx是个心热之人,看见同宗堂弟遭此大难,同样逃难在尖头村落脚的他,义无反顾的接收了他们的父女,让他们跟着自己一家人居住。
  
  可穆xx自己有三女一儿,一对老人要养,他的媳妇许玉凤又不是个好相与的角色,当初穆xx要收养穆老三父女俩的时候她就不同意,更别说穆老三断了一条腿,g不了活儿,成x要抓药保命。
  
  所以这么多年来,许玉凤对穆秀冬父女是有怨言的,每天都在想法设法的折腾穆秀冬,家里一应杂活儿,诸如洗衣、做饭、挑水、砍柴、喂猪、养家禽、洗x桶等等,地里各种农活儿,一应交给穆秀冬做,把一个好好的小姑娘,y生生的当成c使丫鬟使。
  
  而那个时候的穆秀冬不知道是受出生之时空袭震荡所致,还是自己本身有一定的生理缺陷,脑子里缺一根筋儿,说话做事都傻乎乎的,许玉凤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从不知道苦,从不知道累。
  
  直到她渐渐长大,模样越发水灵,吸引了不少村里少年的注意,许玉凤意识到穆秀冬的容貌可以为她赚了一大笔钱,这才减轻她的活计,让她在家里将养着,等她再长大一点再卖个好价钱。
  
  很快这一天便到来,由于国家新建,百废待兴,很多地方还处于交接或无人管理之态,较为偏远的西南各省匪祸猖獗,时常发动大规模武装bao乱。
  
  这些匪祸包围、袭击我军军队和地方各级政权,杀害地方g部、工作人员、征粮工作人员以及解放军g部、战士。
  
  抢劫、焚毁仓库、各大运输水陆道路等等,建立所谓的‘大陆游击区’,企图到达长期与我军对抗目的,气焰十分嚣张。
  
  在最高伟人的指示下,除却派遣几支央军进行支援救济西南地区之外,西南各地军队还要配合央军进行剿匪以及清除民国党军事残余、特务、x伪残留人员、恶霸地主等黑恶势力,从而巩固当地工农政权。
  
  于是一支西南军团驻进了观塘县,团长周吉亲自领兵,与观塘县旗下十来个镇上的匪祸势力周旋数几年,于去年清缴的只剩下匪祸最后一个势力。
  
  那支势力十分狡猾,在退无可路之时,毅然进入了尖头村后面绵连不觉的深山老林里躲避,时不时出来搞破坏,抢劫或虏获村里姑娘进行QJ猥亵等等,让村里人苦不堪言,十分恐惧,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上报求助地方官兵。
  
  尖头村后面的深山野兽众多,地形崎岖,普通人难以进入,周吉带兵几次深入围剿无果,只能带领一支队伍驻扎在尖头村里,随时关注山里动向,以便围剿残余匪祸剩余势力。
  
  周吉在村里一住就是一年,穆秀冬虽年纪尚小,但架不住天生的美人骨相,小小年纪就已经出落的姿容卓越,身形秀美,不知吸引了村里多少年轻人的注意,也吸引了山里那帮悍匪当家人的注意,于一个月前放话,势要将穆秀冬截去山里当压寨夫人,狠狠的挫一挫村里的解放军锐气。
  
  周吉自然不会让悍匪得逞,派兵x夜守在穆xx家外面保护穆秀冬,许玉凤不知怎么地误会了周吉,死活要把穆秀冬嫁给他做小,周吉哭笑不得,婉拒几次都无果,也就随她闹去。
  
  已经回复正常神智,并且知道自己生活在动荡不安,艰苦岁月的穆秀冬,面对这种情况,除了冷笑之外,最大的是焦虑不安。
  
  她现在身无分文,一贫如洗,别人穿越过来,不是天赋异禀,就是空间、灵泉什么的,她穿越过来,好像除了长得好看一点,力气大了点儿,没有其他让人羡慕的金手指。
  
  想到即将到来的土地改革,大食堂、三年大、饥、荒,破四旧、十年大、动、乱,她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心慌意乱,也懒得看许玉凤和别人吵架打架了,转身进了一个破茅房屋子里。
  
  这茅x屋是穆xx家以前的柴房,十分宽大,中间用十几捆大柴火一分为二,左边是穆老三住,右边是穆秀冬住。
  
  父女俩在这里住了十三年,里面除了两张木板床,一些x常用具,多的物件儿是一样都没有。
  
  穆秀冬走进左边的屋里,穆老三已经醒了,正靠在木板床的床头,怔怔地盯着头顶上有些漏风的茅x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穆老三今年不过三十五,因腿脚不便,当年又被x弹震伤内腑,一直卧病在床,整个人面容苍白,身形消瘦,身上穿着补丁摞补丁的灰色旧衫,盖着一床同样补满花花绿绿的陈年旧薄被,一副穷苦至极的模样。
  
  穆秀冬对这个父亲说不上什么感觉,他重男轻女,又认定她的出生害死了她的母亲,这么多年来,对她的态度一直很恶劣,不是骂就是打,面对许玉凤的苛责,他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从前的穆秀冬脑子不太清醒,一直傻乎乎的任由旁人欺负,如今她恢复了神智,记起了前生今世,说实话,看到这样一个不作为的父亲,她心里真生不出什么好感来。
  
  她走到穆老三的面前,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爹,外面的事儿,您听见了吗?”
  
  “听见了又咋滴。”穆老三回过神,偏头看她,眼里是止不住的不耐烦之色,“你二伯母是为你好,让你嫁周团长,你就嫁,瞎闹腾个啥!”
  
  尽管早就知道爹不把自个儿放在心里,听到他说这番话,穆秀冬还是失望不已,“爹,周团长已经三十有余,年纪大的跟您差不多,都可以当我爹了。我才13岁,我不想嫁人,再者,人家周团长已经娶妻有子,国家早在1912就明文规定一夫一妻制。娶多个女人是犯法的。”
002

  “放你娘的狗屁!”穆老三一下坐了起来,瞪着眼睛道:“那是民国的临时法约,你看看谁人遵循了?那些个大户人家,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姨娘太太的!那周团长有钱有势,你嫁过去,老子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你不嫁也得嫁!”
  
  穆秀冬知道,中国的一夫一妻制度要在1950年,也就今年的5月1x正式颁行,现在跟穆老三提一夫一妻制也没啥作用。
  
  可听到穆老三的话,她还是心寒不已,“爹,我丑话说在前头,要嫁,您自个儿嫁去吧,我就不奉陪了。从今儿起,我自己想办法赚钱、赚粮吃,您要是想让我孝顺您,活得久点,您就老实呆着,什么事儿都甭管。”
  
  穆老三睚眦欲裂,伸手颤颤巍巍的指着她道:“你个不孝女!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穆秀冬不再跟他争辩,转身出了茅x屋,寻思着该怎么挣钱。
  
  由于国家新建,粮食短缺,加上地方匪祸连绵,物价哄抬,这个时候的货币又很混乱,zf虽然不似六七十年代管得那么严,但要挣钱,十分困难。
  
  好在这个时候的人们还可以自由交易,土地也没有归属集体,可以自己种庄稼。
  
  如果想赚钱,穆秀冬可以试着倒卖粮食,或者其他物件儿,但在那之前,她手里得有本金才能运转。
  
  可到哪弄本金呢?
  
  她在清醒之前,一直老老实实,傻乎乎的任由许玉凤差遣g活,手里挣了一点儿小钱都被许玉凤没收,这么多年一直身无分文,要弄本金谈何容易。
  
  不过,现在到处都在斗地主、富豪,全民抓间谍,工农阶级的人们,往往能从地主家里,抄家出大量的金银财物上交充公。
  
  但这仅仅是表面上的,很多地主、富豪知晓时局变幻,为自保,为给子孙留条后路,往往会隐藏大量的金银,以便x后时局稳定,再回来找出来用。
  
  穆秀冬回想了一下自己以前模糊的记忆中,尖头村好像有个孟姓地主。
  
  以前尖头村的田地全都是孟地主的,尖头村大半的村民都是孟家的佃农和长工,孟家还在镇上有很多营生商铺,可以说,孟家是家大业大。
  
  然而这个孟地主不似传统的地主吃人血x,压迫乡农。相反,他十分和善,从未做过压迫克扣之事,也不欺负那些贫农,还时常接济贫困家庭。
  
  在战乱之时,孟地主听闻战事吃急,给我党捐了大半家产,购买上万米粮物资送给我军,更庇佑地下八路军同志,与x伪兵进行周旋,最终为了保护一位战士,献上了自己宝贵的性命。
  
  村里大半人家对孟地主也是很中肯的,觉得他是一个不多得的好人。
  
  可惜的是,孟地主生在这样的时代里,无论他在战乱时有多么大的丰功伟绩,在他死后,树倒猢狲散,孟家的家产被分刮一空,孟地主的遗孤也在1947年开始的斗地主富豪活动中死,的死,散的散。
  
  到了现在,孟家只剩下两个孙子,一个姨太太在了。他们去年被定上了反、革、命、地主坏份子的名头,被关在孟家老宅子的牛棚子里,平时给驻扎在孟家大院的周团长军队洗衣做饭,时不时要给村里人沤肥、g重活儿,处境十分的凄惨。
  
  穆秀冬记得,孟家活下来的两个孙子里,大点的那个叫孟九棕,今年十六岁了,小的时候见她傻乎乎的常被村里的坏小子欺负,没少照拂过她。
  
  这些事情被人看过见几次后,村里就传她被地主大少爷看中了,x后说不定要嫁进孟家享福。
  
  许玉凤那时候还分外得意,觉得她真嫁进了孟家,不说做少xx,当个姨娘也有花不完的钱财,到时候她们一大家子就能跟着享福了,也乐于让她跟孟九棕交往。
  
  谁知道后来孟家落难,孟九棕被扣上地主坏份子的名头,许玉凤怕牵累自家,不许穆秀冬再跟孟九棕来往,还一厢情愿的要把她送给周团长做小。
  
  穆秀冬隐约记得,孟九棕的弟弟——孟景湛,小的时候偷偷跟她说起过,他们家藏了很多金条在山里。
  
  只是那时候她才5岁,孟景湛才4岁,记忆实在模糊,只记得孟景湛说过这么一句话,那些金条是否真的有,又藏在哪里,她实在记不清。
  
  如今她想要本金做生意,除了去偷偷拿点孟家的金条,她实在想不到其他好的想法。
  
  转念一想,尖头村四面环山,山后面又是山,绵延不绝,十分偏僻,要想知道孟家的金条被藏在哪座山里,她还得想办法去探探孟九棕兄弟口风。
  
  想到此,她快步出院,人刚走到院门口,许玉凤从院外走进来。
  
  瞧见她风风火火的往外走,许玉凤一把抓住她纤细的胳膊,指着她的鼻子骂:“你个小娘养的丧门星,风风火火的要去哪?还不快把家里的衣服洗了,再煮猪食,把猪给喂了!一天天的好吃懒做四处逛,真当自己是团长太太不成!”
  
  “你骂谁丧门星呢?”她的力气可不小,捏得穆秀冬胳膊一阵生疼。
  
  穆秀冬用力甩开她的手,揉着胳膊没好气道:“谁是小娘养得还不一定,这x头都快晒到腚了,银花、铜花还懒在床上当头猪!我要真去煮猪食,是喂她们呢,还是喂猪呢。”
  
  银花、铜花是许玉凤的二女儿、三女儿,年纪跟穆秀冬差不多,一个15岁,一个13岁。
  
  由于许玉凤苛待穆秀冬的关系,把家里所有活儿都推给她做,银花、铜花自小没做过什么c活儿,也就养成了懒惰自私的性子,平x里不睡到x上三竿,是绝不会起床。
  
  许玉凤虽然对穆秀冬万般不好,对自己的孩子那是往心里疼,一看穆秀冬一反常态,居然伶牙俐齿的还口,加上昨x她死活不嫁周团长跟她动手,许玉凤气得七窍生烟,抬手给穆秀冬一巴掌:“小娘养的贱蹄子,你还给还嘴,看我不打死你!”
  
  穆秀冬自然不会老实挨打,在许玉凤抬手的瞬间,下意识地要躲,脑子里却突然闪出一道金光来,双手不由自主地抓住许玉凤的手,而后狠狠一扭,只听‘咔擦’一声骨裂声,许玉凤发出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右手腕竟然被她生生折断!
  
  “怎么了这是?”穆秀冬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西屋里呼啦啦的跑出一帮人来。
  
  却是听见许玉凤惨叫的银花、铜花姐妹,拿着锄头、爬叉准备下地g活的穆xx、穆大林父子俩,急吼吼的冲到院子里来。
  
  此时许玉凤也不敢相信平时唯唯诺诺的贱丫头,居然敢还手,还力气大的直接拧折了她的手腕!
  
  她一边捂着手腕痛嚎着,一边惊惧得睁大眼睛破口大骂:“你个有爹生没娘养的贱种儿!老娘管你父女吃喝十几年,不过想出手教训教训你,你竟然敢还手,你这是要翻天了啊!”
  
  穆秀冬还沉浸在自己瘦弱的身体居然有那么大的力气,折断长年下地g活的许玉凤手腕事情中,闻言细眉皱了一下说:“二伯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之所以不再反对二伯父收留我和爹,那是爹把娘遗留的嫁妆钱全都拿给了你。那些钱不说多少,至少够我们父女大半辈子的生活。我从前念在你x我一场,把我抚养大不容易,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从未有过怨言。可你是怎么对我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如今我年岁大了,有自己的独立思想了,从前该报的恩,我自觉已经报够了,往后谁也别想替我做主,指摘我的事情。今天这事儿算是我给你一点教训,下次再敢对我动手打骂,自作主张,那就不是断手那么简单了!”说着,转身出门去了,留下院子里目瞪口呆的穆xx一家人。
  
  “当家的,你可要给我做主啊!你看那贱蹄子……”好半天许玉凤回过神来,对着穆xx,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
  
  穆xx听得心烦意闷,挥手道:“行了,别咧咧了!你是啥脾气我还不晓得,冬儿说得对,她已经长大了。她的事情,由她自个儿做主,你就甭管了!从前你百般苛待冬儿父女,我劝说无果只当看不见,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再对冬儿父女出手,再让我知晓你虐待他们,看我不和你离婚!大林,你们也别光站着,赶紧送你们娘去村里李大夫那里看看。”
  
  穆xx脾气温和,鲜少发脾气,一旦发脾气,他说得话儿,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许玉凤还想说什么,银花和铜花一把拉着她,往村头李大夫家里走。
  
  路上,十五岁的银花见她愤愤不平,开口劝道:“娘,我瞅着秀冬那死丫头最近不大对劲儿,好像突然变聪明了,没以前那么傻了,知道还嘴还手了,还偷懒不g活儿。从前的她,哪敢呐。我怀疑她是中了邪,咱们现在可别惹她,免得惹祸上身,到时候可不止是断一只手那么简单了。”
  
  许玉凤细细回想这两x发生的事儿,心里也慎得慌,原本脸上的恼怒变成了惶恐,压低声音说:“我也觉得这事儿蹊跷,赶明儿咱们去后山的庙里上柱香,求给符,回来好生的驱驱邪。”
  
  大林听见,忍不住嘀咕一句:“还去什么庙啊,现在到处抓间谍,反、动、派、破旧思想,你们要去那破庙,被人看见了,一准儿举报咱家,到时候会被村里人和官兵斗死。”
  
  许玉凤翻着白眼儿看他:“你要不吭声儿,不就屁事儿都没有!”
  
  穆大林说不过她,只能无奈叹气。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