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锁娇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陌上菡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001

  夜色浓黑的像是化不开的墨,一阵风吹过,忽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雨滴一下下打在琉璃瓦上,发出阵阵清脆的响声。
  
  空旷的宫殿内不见一人,只长案上一支红烛兀自摇曳着雾蒙蒙的光,微弱的烛光打在不远处的红帐上,映出一片旖旎之色。
  
  苏妧将脸埋在臂弯,长睫遮掩下的一双半睁半阖的桃花眼水漉漉的,瞧着无比招人怜爱。
  
  躺在她身侧的男人是当朝太子裴瑧,这人不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储君,还生了一副极好的皮囊,说他是楚国上下最俊逸的男人也不为过,可那又怎样,她不该同他发生这样的荒唐事,是谁在背后设计陷害他们?
  
  苏妧身体里的药力已经渐渐消退,意识清醒了,可她却恨不得此时可以再吃一碗药,就此一直昏迷下去,她实在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眼前这人,也不知道将来该如何是好。
  
  苏妧进宫还不到一年,她是被皇上南巡时看中召进宫的,可她进宫时,皇上才受了伤不久,阖宫上下一团乱,根本无人顾及她,她便一直无名无分的住在供秀女们住的储秀宫里。苏妧现下虽还不是正式的妃嫔,但宫里的人都知道,她是皇上亲自下旨召进宫的,是注定要做后妃的人。如今皇上圣躬欠安,她却在这个时候与太子有了肌肤之亲,即便是被人下/药陷害,只怕也有口难辩。
  
  更何况,太子裴瑧向来厌恶媚色女子,而苏妧偏偏生了一张娇媚无比的脸。
  
  苏妧眉头紧蹙,缓缓闭上了眼,不知为何,脑海里忽然闪过第一次见到裴瑧的情境。
  
  那是一个云淡风轻的x子,苏妧到太后宫中请安,一群人正在殿中说话,裴瑧身穿玄色劲装突然大步走进殿来,剪裁妥帖的衣袍将男人挺拔健硕的身材尽数勾勒出来。苏妧躲在角落偷偷看裴瑧,不想裴瑧忽然转过头望向她,四目相对之时,苏妧心里当真如揣了一只小兔子一般,“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之后的一段时间,苏妧极其爱往太后宫中去,不为别的,只为能远远的瞧上裴瑧一眼。说来也巧,苏妧去太后宫中十次倒有九次能遇见裴瑧,见面的次数多了,倒也能说上几句寒暄话。
  
  只是裴瑧对她的态度,一直冷漠疏离,有时看她的眼神,更是晦涩难辨。
  
  那时的苏妧太过天真无知,根本不知何为惧怕,虽知裴瑧性情乖僻,但痴迷他的皮相,总希望能多见他几次,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他一眼也心满意足。
  
  直到后来有一天,苏妧听宫人们闲话说,太xx中的一个小宫女仗着自己有几分姿容,竟趁着太子醉酒之时,不自量力的意图魅惑太子,结果被太子命人拖出去活活打死了。
  
  苏妧原本将信将疑,可那事越闹越大,阖宫的人都知道了,连带关于裴瑧生母敬贤先皇后的一些旧事也被人再度提起。
  
  苏妧这才知道裴瑧因生母当年的死而生了心结,自小便厌恶姿容妩媚的女子。
  
  苏妧自知自己长相如何,想到裴瑧从前看自己的那种眼神,想到他对她冷漠疏离的态度,她觉得他是厌恶她的。
  
  打这以后,再在太后宫中遇见裴瑧时,苏妧也不敢像从前那样偷偷看他,生怕万一被他发现,惹他厌恶,得个凄惨下场。
  
  哪曾想今x不知是谁布的这局,竟让她和太子有了肌肤之亲。若是等太子清醒过来,瞧见身侧的她,她是不是要像那个小宫女一般,落得个活活被打死的下场?
  
  想到此,苏妧心里惶惶不安。
  
  裴瑧突然从身后紧紧抱住苏妧,苏妧惊的身子一颤,慌忙闭上眼睛,假装尚未醒来。
  
  灼热的气息从耳后慢慢蔓延开来,苏妧忽觉唇上一片x热,裴瑧身上特有似春竹般的清冽之气混合着男子灼热的呼吸迎面扑来,意识微微有些迷离,只他一声声越发急促的呼吸声混杂着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不住的耳边环绕。
  
  案上的红烛滴落了一片烛泪,窗外漆黑的天幕渐渐泛起一片灰蒙蒙的白色。
  
  苏妧见身侧的男人仍沉沉睡着,拖着酸软的身子小心翼翼的从他怀里爬了出来,胡乱的穿好衣服下了床,回身又看了一眼躺在床榻上的人。
  
  眼前这男子,长眉入鬓,鼻梁坚.挺,不厚不薄的嘴唇微微抿着,平x里目光冷戾的一双凤眸此时紧紧闭着,浓密纤长的眼睫黏在一起,沉静的睡容没有常x里的冷毅,反有一种如水般的温柔。
  
  苏娆看得微微出神,心里虽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悄悄离开。
  
  虽然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但她不想等裴瑧醒来以后被他让人拖出去活活打死。
  
  苏妧蹑手蹑脚的出了殿,外面的天色阴沉沉的,苏妧不敢回自己住处,也不知要往哪里去才好,只漫无目的沿着曲折的游廊往前走,不知不觉竟到了御花园。
  
  这个时辰的御花园空空荡荡不见一个人影,苏妧缓步走到御花园中央的莲花池边,想以池水为镜,理一理自己的仪容,哪想才走到池边,便被人从后面狠狠的推了一下。
  
  苏妧身子重心向前一倾,下意识去抓身边可以攀附的事物。
  
  站在苏妧身后的女子,猝不及防的被苏妧抓到了裙裾,脚下一滑,竟也跌进了水中。
  
  时下正是森冷的深秋,别说苏妧一个不会凫水的弱女子,便是一个五大三c的壮汉,这样的时节落进冷冰冰的水里,也能冻得半死。
  
  苏妧落入池中后,一直死死抓着推她入水的那个女子,见她蒙着面纱,便想伸手揭开看看她到底是何人。
  
  那女子自然不肯给她看,苏妧要揭她面纱,她便把苏妧往水里按。两人在水里拉扯起来,不过多久,苏妧便觉得四肢无力,身子不自觉的往下沉,视线渐渐有些模糊,她看见蒙着面纱的那女子衣领处露出条红绳,绳上挂着一个指甲大的玉雕麒麟。
  
  *
  
  暮春三月,杂花生树,群莺乱飞,又是一年万物复苏之时。
  
  安平侯府中。
  
  青竹端着水方才进了门,便听见苏妧一声凄惨的叫喊,她忙把铜盆放在一边,快步走到床榻边,掀开床帐,轻轻推了推苏妧:“姑娘,你可是梦魇了?快醒醒。”
  
  苏妧缓缓睁开眼,入目,是青竹满是担忧的脸,微微转过头,瞧见的是自己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房间,透过床榻对面半开的窗户,只见外面阳光明媚。
  
  “姑娘,你怎么了?”青竹见苏妧怔怔的出神,试探着问了一句。
  
  苏妧抬眸凝望春竹,青竹自小便跟着她,她进宫前,春竹一直叫她姑娘,后来青竹随她一起入了宫,便改口唤主儿了。
  
  此时青竹站在她面前,一口一个“姑娘”,身上穿的那件湖绿色襦裙,也是青竹入宫前最喜欢的一件衣服。
  
  好生奇怪,她不是被淹死在宫里了么?为什么她会在这儿?
  
  “青竹,”苏妧张了张嘴,喉间没有呼吸不畅的刺痛感,她听到她自己的声音,婉转清脆,“今个是什么x子?”
  
  青竹正帮苏妧拿今x要穿的衣服,听着这话,一笑:“姑娘怎的过糊涂了?今个是初六啊,圣上的御驾昨个刚到了咱们京口!”
  
  “初六?御驾到京口?今个是三月初六?昭平十五年三月初六?”苏妧有些不敢相信,为什么她会回到进宫之前?
  
  青竹抱着衣服走过来,奇怪的看了苏妧一眼:“是三月初六啊,姑娘你到底怎么了?”
  
  苏妧也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也许是上苍眷顾,见她死的不明不白,竟让她死而复生,回到了曾经的命运转折点。
  
  苏妧尚还没能从重生的奇迹中缓过劲来,只听外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说话声,接着便听外头有丫鬟通传道:“姑娘,常嬷嬷过来了。”
  
  话音还没落,常嬷嬷已经走了进来,见苏妧穿着中衣坐在床榻上,面上神色立马便有点不好看:“这个时辰了,姑娘还没起身呢?”
  
  常嬷嬷是苏妧祖母霍老夫人身边的人。
  
  苏妧虽身为安平侯府的嫡长女,但在侯府中却是个没人疼没人护的可怜人。
  
  苏妧的生母甄氏出身不高,外祖父是个穷秀才,家里无势无权,甚至连人丁也不兴盛,膝下只甄氏这一个女儿。原本这样人家的姑娘并没有机会嫁入侯府做正妻。可甄氏并不是寻常的女子,她不但生的容貌姣美,且天资聪慧,自幼又得父亲悉心教导,当年在京口城是人人皆知、人人皆赞的才貌双全的奇女子。
  
  甄氏及笄之年,上门提亲的人简直能踏平甄家的门槛。那时苏妧的父亲还是侯府世子,虽是生了一副好皮囊,可腹中却是空空,提笔写不成字,拉弓s不来箭,成x里只知寻花问柳,活脱脱的一个纨绔。
  
  苏妧的父亲早就觊觎甄氏的美貌,得知甄家有意要替女儿定下亲事时,非闹着母亲替他上门提亲。苏妧的祖母看不上甄氏的出身,不肯答应这门婚事。后来还是老侯爷得知了这事,倒很是钟意甄氏这个儿媳,亲自带了聘礼上门,定下了这门亲。
  
  甄氏虽是小门小户出身,又生的娇柔,可骨子里却是个倔强要强的人,入侯府后,虽知苏妧的祖母不喜她,却从不肯服软讨好,婆媳两人的关系一直处的不好。后来甄氏生苏妧时难产落下了病,不出半年便过世了。
  
  甄氏去世后不久,苏妧的父亲续娶了扬州知府的小女儿孙氏。
  
  苏妧自懂事起便知道,她的祖母不喜欢她,她的父亲不在乎她,她的继母视她如眼中钉一般,她在这诺大的侯府,没有任何依靠。
  
  上一世,苏妧曾天真的以为祖母和父亲毕竟是她的血亲,只要她足够乖巧听话,足够孝顺懂事,他们待她总会顾念亲情,毕竟血浓于水,虎毒尚且不食子,何况是人呢?
  
  那时候的苏妧尚不知道,这世间最无情的有时候偏偏就是人心。
  
  苏妧自小到大对祖母都是言听计从,待侯府其他人,也处处谦卑忍让,她所求的不多,不过是能平平安安长大,到及笄之年,祖母能替她定一门说的过去的人家,她可以平平淡淡的过完下半生。
  
  可是上一世她费劲心思孝顺讨好的祖母最后又是如何待她的?
  
  她的祖母为了替侯府,替她的儿子谋利益,费尽心思把她推到皇上身边,何曾在乎过她的死活?
  
  苏妧妩媚的桃花眼微微转动,乜了常嬷嬷一眼。
  
  前世,她知祖母不喜母亲强势的性子,一直做小伏低,柔弱到连下人们也敢给她脸色看,实在是太过委屈,如今既然重生回来,自然不会再像前世那样柔柔弱弱的做一枚随人摆弄的棋子。
  
  “常嬷嬷的意思是,我身为安平侯的嫡长女,哪x身子不适起的晚一点,还得先得嬷嬷批准才行?”苏妧斜靠在床榻上,面上不带任何表情。
  
  常嬷嬷明显一怔,她怎么也想不到一向性子懦弱的苏妧会不冷不热的回她这么一句话。她不过是老夫人身边一个传话跑腿的嬷嬷,哪里管的了侯府小姐的事,敢跟苏妧说那样的话,不过是知道她在侯府不得宠,又一贯性子软好欺负,这会见苏妧跟变了个人一样,板着脸说了这么一句话,心里一下子便怕了。若苏妧真的要跟她计较,她一个做下人的,哪里能有好果子吃?
  
  “姑娘这是哪里的话,我就是随口问问…问问。”常嬷嬷满是褶子的老脸,堆起了一层层笑。
  
  苏妧冷笑,实在不愿意跟这样一个虚伪的奴才多费口舌:“你一早过来有什么事,说吧。”
  
  常嬷嬷忙从身后的丫鬟手里接过一个盒子,双手捧上前:“今个老夫人、夫人要带几个姑娘到行宫去见驾,老夫人特地为姑娘准备了接驾时穿的衣服,让我给姑娘送过来。”
  
  青竹把盒子接了过来,捧到苏妧面前。
  
  常嬷嬷殷勤的上前打开了盒子:“老夫人给府里三个姑娘各做了一件衣服,我瞧着大姑娘这件红色的最惹眼最好看!”
  
  苏妧漫不经心的瞟了一件盒子里的衣服,是件海棠红的留仙裙。
  
  这衣服她前世便见过,老夫人为侯府其他几个姑娘做的见驾穿的衣服她也见过,平心而论,她这件确实是最惹眼最好看的。那时苏妧曾单纯的以为祖母这次多少有些偏心她,还一度为此高兴过一场。直到后来才知道,这件衣服从颜色到款式无一不是按着皇上的喜好来做的,老夫人费尽心思特意为她做了这么一件衣服,不过是为了让她引起皇上的注意,博取皇上的好感,让皇上觉得她在刻意讨好献媚。
  
  “衣服放下,你回去吧,告诉祖母,这衣服我很喜欢,晚一会便穿了去给她请安。”
  
  苏妧把常嬷嬷打发走了,翻身下了床榻,吩咐青竹:“把我所有的胭脂水粉,朱钗首饰全部拿出来,我今个要好好的给祖母一个惊喜,好谢谢她费了那么多心思给我准备了这么好看的一件衣服。”
002

  苏妧换上了常嬷嬷送过来的那件留仙裙,画了个精致的妆容,带着青竹去了老夫人住的安寿堂。
  
  因今个起来本就晚了些,穿衣打扮又花了不少时间,苏妧到了安寿堂的时候,远远的便听见里面有说有笑,很是热闹。
  
  守门的丫鬟替苏妧打起门帘,苏妧轻移莲步进了屋,原本满是欢笑声的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
  
  苏妧虽没有抬头,但她能感觉到,所有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落到了她身上。
  
  “孙女给祖母请安了,孙女今个身子不太舒服,起迟了些,来的晚了,还望祖母莫怪。”苏妧款款上前,行了个万福。
  
  前世,苏妧入宫后曾跟着宫里的教习嬷嬷学过一个多月的规矩礼仪,宫里的嬷嬷教导准嫔妃礼仪向来苛责,从站立行走到一颦一笑,无一不要求严格。苏妧苦练了一个多月,如今站在这里,一个万福礼行完,屋里的人都看得愣住了,连带坐在上首的老夫人也一眨不眨的盯着苏妧。
  
  霍老夫人虽打心眼里不喜欢苏妧这孙女,但她从来也不否认,几个小辈里数苏妧长得最标致。只是老夫人虽知道苏妧容貌姣美,却从不知苏妧竟美得这么耀目。
  
  “常言道,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还真不假,这么打扮起来,瞧着倒和从前不大一样了。”老夫人笑着说道,“起来吧。”
  
  霍老夫人虽不喜苏妧,但这会这笑却是实打实的开心,毕竟眼前这个美人,注定要成为她手里一颗上好的棋子,她越是美,便越有利用价值。
  
  苏妧谢过祖母,这才抬眸瞧了一眼屋里坐着的几人。
  
  苏妧的继母和二伯母挨着老夫人坐着,两人下首的位置各坐着自己的女儿,也就是苏妧同父异母的妹妹苏嬿和堂妹苏婳,苏嬿、苏婳与苏妧年纪不过相差一岁左右。
  
  苏妧忙又向继母和二伯母福了福:“见过母亲,见过二伯母。”
  
  苏妧的继母孙氏本就是个善妒小心眼的性子,又向来看苏妧不顺眼,见苏妧一身盛装进门时,心里就不有些舒服,这会儿听老夫人夸了苏妧一句,面色便有些不大好看,端起茶盏呷了一口,不冷不热的说道:“身上不舒服就能闷头大睡?也不看看今个是什么x子,要去行宫见驾这么大的事,也能睡的着?我身上还不爽利呢,不还是一大早起来忙到现在?”
  
  苏妧忙道:“母亲教训的是,女儿记下了。”
  
  苏妧的二伯母王氏笑了笑:“妧儿既然认错了,嫂子也别跟她计较了,到底还是个孩子,”招手唤苏妧,“过来,叫二伯母好好看看。”
  
  苏妧两步走上前,王氏拉着苏妧的手看了又看:“母亲让人给这几个丫头做的衣裙可真是一件比一件好看,就是妧儿这件海棠红的太艳了一些,”拍了拍苏妧白嫩的手,一笑,“好在妧儿的皮肤白,穿这颜色的衣服显得娇媚,若是换个皮肤差点的人来穿,只怕撑不住,倒显得俗了。”
  
  霍老夫人笑了笑,没说什么。
  
  倒是苏妧同父异母的妹妹苏嬿嘀咕了一句:“衣服好看,谁穿都好看,与人何g?二伯母这话说的,倒好像那衣服只她穿会好看一样。”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这般目中无人的顶撞长辈,别说是规矩礼教严格的高门大户,便是寻常的百姓家里,也少不得被责骂几句。
  
  可苏嬿说完这番话,一屋子的人,却无人说她一句不是。
  
  霍老夫人微眯着眼,只当没听见这话。
  
  孙氏不以女儿无礼为耻,反以为荣一般,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
  
  王氏面色讪讪,端起茶小抿了一口,借以掩饰自己被小辈顶撞了的窘态。
  
  苏妧站在一旁,瞧着神色各异的众人,唇角渐渐勾起一丝讥笑。
  
  如今这样的安平侯府哪里还有一点世家大族的样子,不过徒有侯府这么个名号,内里早就溃烂的不成样子,连堂堂太夫人都要仰仗儿媳的鼻息过活。
  
  安平侯府是武勋世家,苏妧的曾祖父是从龙之臣,当年随太.祖攻打京城时曾救过圣驾,立下过大功,到苏妧祖父这一辈,家里的几个男丁也各个都是骁勇善战的名将,那时的安平侯府是何等的昌盛,可是到了苏妧父亲接掌了侯府以后,整个安平侯府却一下子衰落下来。
  
  老侯爷膝下只两个嫡子,长子是苏妧的父亲苏韦亭,次子苏卫盛,这兄弟二人,一个好色,一个嗜赌,论起正经事却没一样擅长的。如今的安平侯府,也不过依着祖辈们留下的功勋勉强度x,早已不复当初。
  
  可苏妧继母的娘家孙家境况却大不相同,孙家不是世家大族,孙氏的父亲是探花出身,在官场摸爬滚打数年才坐上了扬州知府的位置。当年孙氏嫁入侯府时,还算是高嫁,不过一晃十几年,却是应了那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安平侯府渐渐衰败了,可孙家却因出了一个得宠的贵妃,如今圣眷正浓,这次皇上南巡到京口,安平侯府的人能到行宫去见驾,也是因为孙氏的姐姐如贵妃想见见妹妹。
  
  老夫人自知自己的两个儿子无用,便想着依附孙氏这边的裙带关系,对于孙氏,自然是明里暗里讨好,至于苏妧的二伯母王氏,娘家无用的儿媳,在老夫人跟前,就只能低眉顺眼,任由她磋磨。
  
  房间里一时无人说话。
  
  苏婳瞧了一眼苏老夫人,见祖母丝毫没有要替她母亲做主的意思,咽不下心头的怨气,学着苏嬿的语气,冷哼一声,嘀咕道:“衣服再好看,也要看是什么人穿。古来便有东施效颦,有些人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以为学人家捂住心口或是穿同样的衣服,就能和别人一样美了?真是笑话,也不照照镜子看看有没有别人长得好看!”
  
  苏嬿回头瞪了苏婳一眼:“你说谁呢!你把话说清楚!”
  
  “婳儿!不许胡闹。”王氏赶在女儿再开口之前,打断了苏婳。
  
  这样一闹,苏嬿越发得意了。
  
  苏妧看着坐在她对面趾高气昂的孙氏母女,轻声开了口:“妹妹说的是,衣服再好看,也要看是什么人穿,”话到此,口气微微一转,“可什么衣服什么人穿,也是有讲究的,就比如我这件衣服,妹妹便是穿不得的。”
  
  苏嬿自小骄纵惯了,别人没有的,她要有,别人有的,她要有更好的,今个苏妧一进门,她便觉得苏妧与平x里有些不同,看上去特别漂亮,接着又听祖母和二伯母都夸苏妧,心里便有些不服气,想着不过是穿了一件好看的衣服,衬得她好看罢了,那衣服若是给她穿了,一准比苏妧更好看!
  
  这会听苏妧说那衣服她穿不得,苏嬿不服气的很,眼睛霍的瞪的滚圆:“你什么意思?一件衣服而已,我为何穿不得?”想了想,又怕被人觉得她惦念别人的衣服小家子气,又道,“你穿过的,谁稀罕!”
  
  苏妧面上神色仍是淡淡,不疾不徐的说道:“纲常有道,嫡庶有别,历来只有正室、嫡出可穿正红色系,我与妹妹说起来虽都是侯府的嫡女,但一个是原配所生,一个是继室所出,孰尊孰贵不是明摆着的嘛?你如何能越过我穿海棠红这样明艳的颜色?”
  
  这下不但苏嬿气得红了眼,连孙氏也怒不可赦一拍桌几:“苏妧,你这是要造反不成?”
  
  苏妧眼眉低垂,一副乖巧顺从的样子,可开口,一字一句却仍往人心口上戳:“女儿只是就事论事,像咱们侯府这样的人家,如今虽不如从前了,但也是袭爵三代的世家,若是嫡庶不分,长幼无序,传出去是会给人笑话的。”
  
  苏妧敢说这样的话,倒不是因为重生了一世,便妄以为自己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恰是因为重生了一世,知道她将要面对的是什么,知道她一介“孤女”不管如何顺从听话,这些人也不会给她半分怜悯。既然如此,那她便活得恣意一些,这些不在乎她的人,她也不会再在乎。
  
  苏妧知道将要发生的事,她有很多种方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她不甘于只是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些毁了她上一世的人,她必然不让她们好过,“杀人”她暂时做不到,但“诛心”却可以一试。
  
  “你……”孙氏气的咬牙切齿,她如今的x子过得顺风顺水,娘家如x中天,夫家当她菩萨一样捧着,只是继室这身份却如鲠在喉,每每午夜梦回,想到自己不过是个续弦,心里便满是不甘。
  
  孙氏霍得站了起来,抬步便往苏妧的方向走。
  
  一直沉默不语的霍老夫人见终于开了口:“你们都闹够了没有,可还有一个人记得今个要到行宫去给贵妃娘娘请安的事?一个个像什么样子?都下去等着去,别在我这杵着了,瞧见你们就心烦。”
  
  众人起立的起立,行礼的行礼,鱼贯往外走。
  
  霍老夫人瞧了孙氏一眼:“文岑,你留下,我有话和你说。”
  
  文岑是孙氏的小字。
  
  老夫人支走了屋里所有的下人,只留了孙氏一人。
  
  “刚刚我若是不拦着,你还要打苏妧不成?”老夫人捻着手里的佛珠,缓缓开了口。
  
  孙氏仍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母亲也瞧见她刚刚那副样子了,也听见她说的话了,我打她不应该吗?”
  
  “她是你女儿,你要打她骂她都是小事,可是今个是个什么x子啊,你心里没有数?咱们早跟贵妃娘娘说好了,娘娘替韦亭在皇上跟前求个升迁的恩泽,咱们送一个苏家女进宫替娘娘固宠,苏妧细皮嫩x的,你打她一巴掌,若是半天红肿消不下去,晚点怎么带她去行宫?怎么把她往皇上跟前送?到时候又怎么跟贵妃娘娘交代?”老夫人轻叹一口气:“你呀,就是脾气太冲,别人给你点儿火,你自己就能炸了,你就没觉得今个苏妧跟平时不太一样?”
  
  孙氏一怔,细细咂摸了一会,倒觉得老夫人这话有那么点道理。
  
  老夫人神色微微有些凝重:“她会不会是知道什么了?”
  
  孙氏想也不想,一口否认:“不会,这事就母亲,贵妃娘娘和我知道,她如何会知道。”
  
  老夫人默了片刻,轻叹一口气:“不管怎样,今个别去招惹她,让人看好嬿儿,嬿儿脾气像你,别闹出什么事来。”
  
  *
  
  再说这边苏妧出了安寿堂,候在外面的青竹迎了上来:“姑娘,咱们回去吧?”
  
  苏妧说不清为何,心里惶惶的,总觉得要有什么事情发生,抬头看了一眼天,金灿灿的太阳高挂在云霄之上,春光明媚,温暖宜人。
  
  “今个天气这么好,回去有什么趣?园子里的桃花是不是快开了?咱们去园子里瞧瞧去。”
  
  青竹跟着苏妧往侯府的花园里走。
  
  安平侯府的花园中央,有一面不大的湖,湖畔栽种了一排桃树,时下尚是春初,桃树枝桠上翠绿的新叶方才舒展,偶有指甲大的梅色花苞点缀其中,远远望去,一派春意浓浓之色。
  
  苏妧站在桃树下,仰头数着枝头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青竹跟在苏妧旁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些外头听来的关于圣驾南巡的事。
  
  “我听他们说,皇上南巡时坐的那艘船,船头的龙比人还大。”
  
  苏妧对这些事没什么兴趣,笑了笑,没说什么。
  
  “姑娘,我还听说,太子今个一早也到京口了,见了太子殿下的人都说殿下长得可好看了!”
  
  苏妧心里咯噔一下,她记得很清楚,前世裴瑧根本没随御驾南巡,连京城都没出的人,为什么会突然跑到京口来了?
  
  青竹见苏妧脸色微变,才想问问苏妧是不是身子不舒服,一抬眼,只见苏嬿带着她的丫鬟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小路,往这边来了。
  
  青竹瞧见苏嬿过来了,微微一皱眉:“姑娘,三姑娘过来了。”
  
  苏妧和苏嬿从小一个屋檐下长大,她了解她这个妹妹的性格,刚刚在安寿堂她那样冷嘲热讽苏嬿母女俩,苏嬿断然不会就此罢休。只是没想到,人会来的这样快。
  
  “你刚刚在安寿堂对母亲出言不敬,你现在就去给她道歉!”苏嬿走到近前,开门见山的撂下这么一句话。
  
  苏妧盯着枝头小巧的花苞:“我何时出言不逊了?倒是你,此时便对我这个姐姐出言不敬,怎么不见你给我道歉?”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苏嬿大怒:“谁要给你道歉,你以为你虚长我一岁,我还真当你是姐姐了,你母亲算什么的正室,一个穷秀才家里养大的女儿,哪里能和我母亲比?我姨母可是皇贵妃,我表哥是皇上跟前最得宠的三皇子,你算什么?”
  
  苏妧缓缓转过头,比枝头桃花苞还粉嫩的一双唇,微微一抿,仿佛浑然没听见苏嬿那番气急败坏的话,只淡淡道:“我?我当然是你长姐啊!妹妹竟连这辈分也算不清吗?”
  
  明明出口没有一个不堪的字,明明面上挂着一丝浅淡的笑意,但苏嬿瞧着苏妧那张脸,瞧着她穿着一身明艳的海棠红站在桃花树下,一副人比花娇的模样,只觉得怒火中烧,恨不得上前一把抓破她的脸。
  
  “懒得和你多费口舌,”苏嬿气急败坏,提着裙下了青石板小路,直往苏妧走去,“你现在跟我去和母亲道歉!”
  
  苏妧不搭理苏嬿,扭头仍去数枝桠上的桃花苞。
  
  苏嬿气不过,伸手去拉苏妧的衣服,苏妧自然不肯,两人拉扯起来。
  
  苏妧虽比苏嬿年长一岁,但因刚出生不久生母便过世了,自小到大也没得什么人悉心照料,身子跟在母亲身边娇养长大的苏嬿比起来,实在是娇弱太多,不过一会儿便落了下风。
  
  “姑娘,孙嬷嬷过来了。”苏嬿身边的丫鬟忽然嚷了一声。
  
  孙嬷嬷是孙氏的陪嫁,也是孙氏身边最得势的嬷嬷。
  
  苏嬿听到有人来了,虽松开了拉着苏嬿的手,却用力推了苏妧一把。苏嬿身子重心不稳,连连后退两步,脚下不留神踩到了一块石子,人一下子摔倒在地。
  
  青竹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去扶苏妧。
  
  “姑娘,你没摔着吧,”
  
  苏妧捂着自己的半边脸,眉头轻蹙:“我脸上疼。”
  
  常嬷嬷正好走到近前,见苏妧缓缓放开了捂着脸的手,白里透粉的脸庞上一道血红的伤口格外刺目。常嬷嬷脸色虎的一变,刚刚夫人还嘱咐她,让她寻着了三姑娘好好看着,万不要让三姑娘和大姑娘起冲突,结果她紧赶慢赶的把人找到了,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常嬷嬷急得转了个圈,冲跟她来的小丫鬟道:“去告诉夫人,就说大姑娘伤着脸了。”
  
  苏嬿白了常嬷嬷一眼:“指甲盖那么大点的小伤口,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的嘛?”
  
  常嬷嬷成x里跟在孙氏身边,虽不知道如贵妃和夫人、老夫人打算把苏妧献给皇上的具体计划,但多少瞧出了那么一点儿端倪。这会儿见自家二姑娘惹了祸,还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叹了口气,可她一个下人,又不好说什么,转头吩咐青竹:“快扶你家姑娘回去吧。”
  
  *
  
  苏妧回了自己住处,不过一会儿,霍老夫人和孙氏便带着大夫赶了过来。
  
  老夫人一瞧见苏妧脸上的伤,面色便沉了下来,转头递了个眼色给孙氏。孙氏神色复杂,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苏妧。
  
  大夫上前替苏妧清理了伤口,又上了药,嘱咐她几句诸如伤口万不可碰水,饮食要清淡之类的话,起身打算告辞。
  
  苏妧眼里包着泪,轻声问道:“大夫,我这伤多久能痊愈?会留疤吗?”
  
  大夫回道:“姑娘这伤是被枯树枝划破的,不算大,也不深,倒应该不会留疤,只是姑娘脸上肌肤娇嫩,若要真的养好,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的。”
  
  这话一出,霍老夫人和孙氏脸色皆是一变。
  
  十天半个月,x花菜都凉了,她们今个该怎么跟贵妃娘娘交代?
  
  苏妧捂住自己受了伤的半边脸:“祖母,我这个样子是不是不能去行宫见驾了?”
  
  霍老夫人道:“怎么不能去了,伤口又不大带个面纱就是了。”
  
  苏妧长睫微垂,从安寿堂出来时的那种惶惶不安感越发重了,她一点也不怕去见如贵妃,甚至也不怕他们再试图把她送给皇上。
  
  可她怕碰上裴瑧,一想到去行宫有可能遇见他,心便击鼓般砰砰作响。
003

  苏妧上辈子和裴瑧虽没有过深的来往,但细说起来,她对他的感情却很复杂。
  
  初见,惊艳于他的姿容,二八年华的少女,第一次体会到春心萌动是何种滋味,那如彩蝶一般美好而又脆弱的少女情怀,碍于两人的身份,只能困于心牢之中,不见天x。而在得知他厌恶她这样的女子之后,又一下子折断了一双灵动的翅膀,跌落到无垠的深渊,幻化成如烟似尘的恐惧。再到后来遭人算计,她糊里糊涂的就把清白失给了他。
  
  失给了那样一个她倾慕过,却也有些惧怕的男人。
  
  而今这个男人,又再次出现了。
  
  苏妧虽明知如今她已经重生回到了过去,曾经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可前世的记忆并没有消失,她对他的那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复杂感情,经历了一世的轮回,同那些似藤蔓般的前世记忆一样,仍曲曲折折的绕在她心头。
  
  剪不断,理还乱。
  
  霍老夫人特别为苏妧准备的那件留仙裙在园子里跌倒时弄脏了,没法再穿,是以,临出门前,苏妧又换了一件簇新的天青色襦裙,脸上带了一面月白色面纱。
  
  安平侯府祖孙三代人分乘三辆马车,往位于京口南郊的行宫驶去。
  
  一行人到达行宫后,来侯府传话的内侍引她们往如贵妃的住处走,苏妧垂首走在最后面,一路上她总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人在悄悄的看她,可抬头四下张望了几次,又什么人都瞧不见,心里不免不安起来。
  
  到了如贵妃住的临华宫,先前带路的内侍退了下去,另有一个管事模样的宫女上前,引苏妧一行人进了正殿东侧的暖阁。
  
  如贵妃穿了一身玫色的宫装,正歪在罗汉床上,见宫女领宁安侯府的女眷进来,忙笑着站了起来。
  
  霍老夫人领着儿媳、孙女向如贵妃行礼,如贵妃忙把老夫人搀了起来。
  
  “咱们都是一家人,你又是长辈,这礼本宫可受不得。”如贵妃笑着说道,眼波微转,视线在站在后面的几个姑娘的身上转圜,最后,目光落在了带着面纱的苏妧脸上。
  
  苏妧一袭月白色面纱遮住了半张脸,只留了一双灼灼桃花目示人,一眼望去,虽看不清五官长相,但却有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之美,反更勾的人想多看她几眼。
  
  如贵妃入宫已十年有余,自认为见过无数的美人儿,倒从没见过一个女子,像眼前这姑娘一般,只不过睁着一双明净的眼睛和你对视一眼,便像给你下了钩子一样,招惹的你的视线不住的在她身上徘徊。
  
  真是有意思,她一个女人尚且如此,若是个男子那岂不是更难以自拔?
  
  如贵妃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了:“这些年不见,府上的几个姑娘出落的一个比一个俊俏,本宫可认不出谁是谁。”
  
  “姨母,我是嬿儿,”苏嬿迫不及待的从后面钻到如贵妃身边。
  
  如贵妃摸了摸苏嬿的头,视线却瞧向霍老夫人,霍老夫人心里明了,忙介绍道:“那个穿樱色衣裙的是老.二家的姑娘,”伸手一指苏妧,“这是苏妧。”
  
  “苏妧,老侯爷还在世的时候,那年本宫第一次随皇上南巡,到安平侯府上,那时这丫头,还没本宫的腿高呢,一晃,倒长这么大了,”苏贵妃说笑着,目光又落到苏妧的脸上,“妧儿可是受了风寒?怎的带了面纱?”
  
  一提到这事,霍老夫人和孙氏脸上的笑意便凝重起来。
  
  两人互望了一眼,最后还是孙氏开了口:“她今个不小心碰破脸了。”
  
  “破了脸了?”如贵妃一惊,“严重吗?面纱拿了,让本宫瞧一眼。”
  
  如贵妃情急,说着便要上前来摘苏妧的面纱。
  
  “不劳贵妃娘娘,我自己来吧。”苏妧伸手摘了面纱。
  
  玉白的一张小脸上,赫然可见一道指尖那么大的红色伤痕。伤痕不大,瞧着也不深,但伤在那样一张精致的芙蓉面上,却太过显眼。
  
  如贵妃眉心拧成个结,不满的乜了孙氏一眼,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说什么,轻吐了一口气,缓了缓x口的气闷,吩咐候在门口的宫女:“红双,你去传个医女过来。”
  
  不过一会儿,红双带了个医女回来,医女替苏妧看了脸上的伤,回话和先前替苏妧瞧伤的大夫差不多,只说伤不算严重,但要完全康复需十数x时间。
  
  如贵妃听完这番话,只说头疼,要到里间去休息,又特地叫了孙氏作陪。
  
  两人一进里间,如贵妃开口便厉责道:“交代你一点儿事也办不好,她的脸破了,还怎么把她带到皇上跟前去?”
  
  孙氏自知有错,支支吾吾好半天才道:“伤着她的脸是个意外,”一顿,“大夫和医女都说她那伤不重,养上几天就好了,要不姐姐先把她带在身边,等伤养好了再送到皇上跟前去?”
  
  “不成,来不及。”如贵妃一口否认。
  
  孙氏琢磨了下:“那要不我再替姐姐物色个人,保证也是个美人?”
  
  如贵妃抬头看了孙氏一眼:“本宫要的这人,出身不能太低,但在家里也不能太得宠,长相又要娇美,你几x时间能再给我找来一个这样的人?”
  
  孙氏咕哝了一声,这么多的要求,别说几x,几个月也未必能找到,但她不敢顶撞如贵妃,只得笑笑道:“姐姐不说是要找个人固宠嘛,怎么的还有这么多要求,”一顿,见如贵妃神色淡淡的没有回她话的意思,又道,“姐姐这些年盛宠不断,依妹妹看,根本用不着这么费劲心思的讨好皇上,姐姐只凭自己的美貌才智,便足以恩宠不断了。”
  
  如贵妃伸手一点孙氏的额头,嗔道:“你这张嘴,竟比小时候还会说了,宫里的事,你又知道些什么,我和坤儿有大计划,必要用到这样一个人,”说着叹了口气,“原本苏妧是极其合适的,可她伤了脸,现下本宫是真的发愁。”
  
  如贵妃口中的坤儿,是她膝下的三皇子裴坤。
  
  孙氏见如贵妃神色凝重,收起一副讨巧耍皮的模样,正色道:“姐姐和三皇子有什么大计划,倒还用得着这样一个人?”
  
  如贵妃向孙氏身边靠了靠,压低了声音道:“咱们说过要亲上加亲,你女儿将来要嫁给我儿子,那你是希望你的嬿儿将来做个小小的王妃,还是希望她做太子妃,做皇后?”
  
  孙氏愕然,半张着嘴巴,好半天,才喃喃道:“那当然是太子妃身份贵重。”
  
  “这不就是了,”如贵妃笑了笑,只是那笑如昙花一现,一闪而逝,“可如今苏妧破了脸,这计没了饵,该如何是好?”
  
  孙氏略想了想,嗫喏着问道:“姐姐以为,老.二家的那姑娘,苏婳如何?”
  
  话到此,如贵妃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听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接着,是红双的声音:“娘娘,太后那边派人过来传话说让宁安侯府的大姑娘过去一趟。”
  
  如贵妃上前开了门,瞥了一眼垂手站在门边的红双:“来传话的人说,听闻咱们宫里传了医女,以为娘娘身体不适,太后挂怀娘娘,把医女叫去问了话,才知是宁安侯府的大姑娘伤着脸了,又说什么太后宫中有祛疤的药,所以叫大姑娘过去一趟。”
  
  如贵妃冷笑:“她能有那么好的心,关心本宫身子好不好,说白了,不就是监视本宫嘛,请个医女也要过问……”
  
  “娘娘,那苏大姑娘……”红双在旁小声问道。
  
  如贵妃不耐:“她人都差来了,本宫还能抗旨嘛,让她去!”
  
  红双应了一声,躬身退了下去。
  
  *
  
  一个缁衣小内侍引着苏妧从如贵妃宫里出来。
  
  苏妧前世也来过行宫,对皇上、太后在行宫所住的位置大概有印象,见那小内侍带着她沿着曲折的游廊一直往北走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太后的行宫明明在西面,他们现在走的这方向,根本不是去太后行宫的路。
  
  苏妧上一世就是在行宫中被如贵妃的人骗去了不该去的地方,撞上喝的微醺的皇上,这才入了皇上的眼,后来被召进了宫中。
  
  因有过这样的经历,苏妧一发现这小内侍有些古怪,便想着法子要逃走,趁着那内侍走在她前面,没有时刻留意她,她慢慢放慢自己的脚步,待到一个拐角处,趁着小内侍不备,转身走了另一个方向。
  
  苏妧心里很乱,这个小内侍应该不是如贵妃的人,可这行宫之中除了如贵妃还有谁会想骗她害她?这小内侍又处心积虑的要把她带到什么地方去?
  
  苏妧一边想一边跑,一边跑一边不住的往后看,生怕那小内侍发现她不见了会追上来。
  
  如此不知跑了多远,苏妧忽然迎面撞在了一个人身上。
  
  不等苏妧反应过来,她只觉得自己腰上一疼,纤细的腰肢已被人紧紧钳住。
  
  苏妧捂着被撞的有些发酸的鼻子,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抬起头。
  
  x头不知何时已经偏西了,如火的残阳斜挂在天边,染红了半边苍穹。
  
  在绚烂的晚霞映衬下,眼前那张冷毅而俊美的脸庞比起记忆中,竟多了一分温柔。
  
  她又见到他了。
  
  苏妧像是被扔到岸上的鱼儿,禁不住张开小嘴,急切而又小心翼翼的吞吐气息。她脸上还蒙着面纱,呼吸间的温x之气不过多久便在月白色的面纱上晕出一个小巧而撩人的唇形。
  
  一直盯着苏妧脸看的裴瑧眸色渐深,烦躁的伸手一把扯下了苏妧脸上带着的面纱。
  
  苏妧被吓了一跳,禁不住低呼出声,身子不由微微向后靠,这微小的声音和动作惹的裴瑧蹙起两道长眉。
  
  前世的那些记忆排山倒海般涌到眼前,苏妧心跳如鼓,她不知裴瑧为什么会在这儿,她也不想知道裴瑧为什么会在这儿,她此时只想走,越快越好。
  
  可她越是想逃,裴瑧掐着她腰的手越发用力。
  
  苏妧无计可施,只得轻声求饶:“臣女不是故意的,还请殿下赎罪。”
  
  “不是故意的?想让孤饶了你?那你先说说,你错在哪里了。”
  
  低哑的声音从头顶一声声传来,苏妧只觉得头皮发麻,想了又想,试探着小声道:“臣女…臣女不该撞到殿下?”
  
  这个答案显然裴瑧不太满意。
  
  下一瞬,苏妧小巧的下巴便被裴瑧用手捏住,他抬起她的脸,迫使她看向他。
  
  “你脸上这伤是怎么来的?”
  
  裴瑧说着渐渐靠近苏妧,他靠她实在是太近,苏妧只要稍稍一抬眼皮,便能看见他浓密纤长的睫毛,根根分明。
  
  苏妧虽在家里被人欺负算计,但她并不想把这些事告诉外人,何况,裴瑧这人性情向来乖僻,她不知他问她这些到底是何意,摇摇头,小声道:“不小心摔了一跤。”
  
  裴瑧深邃的凤眸死死盯着苏妧的眼睛,苏妧不敢与裴瑧对视,只一味的垂眸瞧着脚下。
  
  好一会儿,只听裴瑧低声咒骂了一句:“蠢!”
  
  苏妧觉得这是在骂她,她心里不服气,却不敢吱声,只修长的脖颈,弯的越发低了。
  
  裴瑧掐住苏妧腰的手慢慢松开了一些,苏妧心里刚刚一喜,只以为他要放开她了,可是下一瞬,她整个人却被她抱了起来。
  
  “殿下……”
  
  苏妧突然双脚离地,心里一惊,下意识的攀紧了裴瑧的肩,生怕跌落下去。
  
  裴瑧抱着苏妧走了几步,在一座假山旁寻了一块位置偏僻的石头,坐下,又把苏妧放到了自己腿上。
  
  “别想着逃跑,你敢再跑一次试试,信不信孤打断你的腿?”
  
  撂下这句狠话,见苏妧两手交叠放在身前,乖乖巧巧的坐在他腿上,动也不动一下,这才放开了抓着苏妧的手,从衣袖里逃出来一个拇指大的红釉小瓶。
  
  苏妧虽垂着头,但眼睛余光一直悄悄的瞧着裴瑧,见他把那瓶子打开,从瓶里倒了一些白色的粉末在食指上,再把这些一点点涂在自己脸上的伤口上。
  
  伤口上有一点微微的凉意,还有些许轻轻的刺痛感。
  
  “这是什么啊?”苏妧禁不住轻声问道。
  
  毕竟是姑娘家,爱美之心总是免不了的,被人这样往脸上的伤口上抹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苏妧免不了有些担心。
  
  “药。”裴瑧g净利索的回了苏妧一个字。
  
  苏妧一点儿也不满意裴瑧的这个答案,小嘴不满的微微一撇。
  
  只听裴瑧又道:“这药每x涂一次,保证你脸上这伤口痊愈了以后不会留下一丁点的疤。”
  
  苏妧听这话,虽不懂裴瑧为何待他这么好,但听他话里意思,好像要把这药给她一样,不由把一只小巧的手伸到裴瑧面前,要接过他手里的药。
  
  裴瑧低头看了一眼伸到他眼前的那只玉白柔荑,将手里的药瓶塞回了袖子中。
  
  苏妧一怔,实在不懂裴瑧是什么意思。
  
  前世苏妧虽在太后宫中与裴瑧见过不少次面,但两个人之间除了请安问好之类的寒暄话以外,再没有其他的交谈,两人最亲密的一次接触,也不过是那次中了迷.药后的肌肤之亲。
  
  苏妧对裴瑧虽从未有过了解,但苏妧心里也清楚,前世她在宫里听来的那些闲话,那些关于裴瑧如何因厌恶媚色女子而打死人,如何性格乖僻狠戾的传言,都不是空x来风。
  
  可他既然那般厌恶像她这样姿容妩媚的女子,今x又为何对她又搂又抱,甚至还替她上药?
  
  他今x这些稀奇古怪的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
  
  无数个答案如倾巢而出的蜂一样在脑海里嗡嗡作响,搅得的苏妧头昏脑涨,越发想不明白了,便也就g脆不想了。
  
  苏妧讪讪收回自己的手,她想走,可想着刚刚裴瑧那句恶狠狠的要打断她腿的话,她便双腿发软,动弹不得,可若是不走,这样坐在裴瑧身上,又算是什么样子?
  
  “殿下,”苏妧眼波微动,心生一计,“刚刚太后派人来召我过去,我……”
  
  裴瑧眉头一锁,眯着眼满是警告意味的瞧了苏妧一眼:“怎么?腿不想要了?”
  
  腿当然想要。
  
  苏妧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小嘴一抿,低下了头。
  
  裴瑧望着眼前的美人,她纤细的脖颈弯着一个优美的弧度,小巧却又坚.挺的琼鼻下,一双樱红的小嘴,轻轻抿起,再微微张开,唇上带了诱人的x润光泽,他的心为之一颤,禁不住的靠上前。
  
  女儿家清新的体香随着他的靠近,愈来愈浓,裴瑧有些沉醉,隔世的那一场刻骨入髓的欢.爱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重现,他身上的血似被煮沸一般,一阵意乱情迷,不知不觉间已贴到了她耳边,深吸一口气,属于她的味道钻入他鼻中,流入他的血x。
  
  重生回来这么久以来,他从没像此刻这样真切的感觉到他是活着的,亦从没像现下这样觉得,活着竟是这样美好的一件事。
  
  裴瑧灼.热的气息随着他的呼吸一下下扑打在苏妧耳畔,苏妧只觉得颈后的汗毛也要竖起来了,可她心里惧怕太子,只僵.y的坐在那里,动也不敢动一下。
  
  “殿下……”这一声不高的呼唤将裴瑧从醉人的温柔梦中惊醒。
  
  裴瑧沉黑的眼眸寻着那声音望去,见是他跟前的莫忘。
  
  苏妧见有人来了,忙从裴瑧怀里站了起来。
  
  “殿下,”莫忘停在几步远的地方,垂着头道,“太后召殿下过去。”
  
  裴瑧转头去拉苏妧:“你刚不说太后召见你嘛,正巧,走吧。”
  
  苏妧的腿在同等身高的人之中,已经算是长的了,可裴瑧这人足足高了苏妧一个头,两条腿自然也比苏妧的长了一大截,走起路来,步子又快又大,苏妧被他拉着踉踉跄跄的跟在他身后。
  
  到裴瑧的住处虽距离不算远,但一路上还是碰上了不少来来往往的宫人,那些宫人见了裴瑧,各个低眉顺目,敛衽行礼,可苏妧能感觉的到,这些人虽是低着头,可他们的眼睛,可没少悄悄的往裴瑧拉着她的手上瞟。
  
  苏妧不愿被人这样瞧着,一路挣扎了几次,可裴瑧一直不肯放手,眼看着进了裴瑧住的沁禾宫,苏妧怕被太后看到,用指甲扣了下裴瑧的手心,裴瑧这才松了手。
  
  可这男人虽是松了手,却还眯着眼睛回头满是警告意味的瞧了苏妧一眼。
  
  *
  
  太后正坐在正殿明间的主位上。
  
  苏妧跟在裴瑧后面进了殿,待裴瑧行完礼,她几步上前,端端跪下给太后磕了个头。
  
  “臣女苏妧,恭祝皇太后凤体安康,福寿永长。”
  
  苏妧前世在宫里得太后不少照拂,这一句话虽是请安问好的场面话,但她说的却是真心真意。
  
  太后身上穿着一件福禄寿纹的藏青色常服,头上勒着凤穿牡丹纹抹额,虽已是花甲之年,但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
  
  太后眼风扫了苏妧一眼,语气淡然,不辨悲喜:“起来吧。”
  
  苏妧谢过,站起身。
  
  太后又道:“你是宁安侯的长女?哀家年纪大了,眼神不大好,你到哀家跟前来,让哀家瞧瞧。”
  
  苏妧应了一声,缓步走上前。
  
  太后一眼便瞧见了苏妧脸上的伤:“好端端的怎么就伤着脸了?”
  
  “不小心摔的。”苏妧道。
  
  太后没说什么,往后仰了仰身子,上下打量了苏妧一眼。
  
  身量匀称纤长,虽看着单薄,但x前身后轮廓起伏,凹凸有致,一瞧便就是个难寻的世间尤物,更别提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一双桃花眸,盈着春水一般,只肖看上人那么一眼,只怕魂也要被勾了去。
  
  这么一个妩媚撩人的姑娘,是怎么跟她那性格乖僻的孙子扯上关系的?
  
  太后有些想不明白,转眸去看裴瑧,却见裴瑧的目光,正直直的落在苏妧身上。
  
  太后心觉好笑,转头嘱咐候在一旁的钟嬷嬷:“你带苏姑娘到偏殿去,把哀家的那瓶琼玉膏拿出来替她抹抹伤口,”又冲苏妧道,“那琼玉膏可是哀家私藏的祛疤护肤的宝贝,一般人可用不上。”
  
  苏妧忙谢过太后,随钟嬷嬷去了偏殿。
  
  殿里一时只剩了太后和裴瑧两人,裴瑧一撩衣袍,跪到了太后面前:“孙儿臣假传太后懿旨,实属大罪,愿凭太后处置。”
  
  太后盯着跪在她面前的裴瑧,面露怒色:“你还知道你有错啊?你近来不但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处事也是越来越乖张了,你可是觉得你这储君的位置做的还不够摇摇欲坠?还要再添上xx火?”
  
  太后越说越气,站起身,走到裴瑧面前,又道:“你和苏家这姑娘又是怎么回事?”
  
  裴瑧默了片刻:“几句话解释不清,祖母不是一直烦忧孙儿臣膝下没有子嗣嘛,祖母答应孙儿臣一件事,孙儿臣必尽快了结祖母这桩心事。”
  
  太后眼前浮现出苏妧那张娇媚的小脸,面露笑意:“哦?那你说说看是何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