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年代文里当二婶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良戈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
第1章

二婶|良戈

  001

  “二shěn又和二叔打架了。nǎo dai上打出个d。流好多血。多亏韩叔叔用白色的布给她包上。要不那么多血会死人吧。哎,二shěn为什么那么xiōng呢。它是不是不喜欢我和美美?也不喜欢二叔?可是我和美美那么可爱。她没理由不喜欢呀?所以她还是不喜欢二叔。二叔真惨。”———《帅帅的x记》

  ——

  赵星河早就醒了,刚才起床照了照镜子,这会儿又躺下了。

  她头疼。

  一是因为头受了伤还缠着纱布,二是因为她穿书了,现在是1979年。

  她不就是见义勇为在马路上救了个小女孩,老天爷就这么奖励她?

  赵星河穿到了一本言情小说里,成了女主的二婶。这个角色和她同名同姓,也正因如此朋友才会推荐她看。推荐的时候还特意给她排雷,说这个二婶可不是什么善茬。

  书中的故事是从1999年开始,赵星河算了算时间,女主高美美现在才六岁。她简单回忆了一下剧情,小说里对这个二婶的描写不算多,且大多都是来自女主的回忆。

  作为甜宠文里为数不多的极品反派,这个二婶可谓是尽职尽责。

  为了筹钱给她哥这个妈宝男娶媳妇,她听了她妈的话,在有对象的前提下骗婚,嫁给食品厂的车间主任高远阔,还要了一大笔彩礼,结果不到一个月她原形毕露,作天作地要离婚。找茬儿吵架摔东西拆家,不给高远阔的侄子侄女吃饭……还有头上的伤,是昨天为了x高远阔离婚撞墙撞的。

  真狠啊,赵星河心想,活着不好吗?

  高远阔一直不同意离婚,她就给高远阔戴绿帽子,还卷了家里所有的钱和初恋私奔,初恋也是个渣男,花光她的钱对她还不好,她就又回来找高远阔。此时高远阔经商已经小有成就,还有个对象,她撒泼打滚赖着不走,差点把婚事搅x。最后的结局自然很惨,流落街头,三十岁就死了。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起初赵星河看的时候还意外,明明有对象为何会答应她妈骗婚?明明有娘家怎么就会流落街头?直到她穿过来,脑袋里的记忆帮她解答了疑问。

  要说书里的赵星河也算个可怜人。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姐姐,可是十四岁那年和她姐赵月华去河边玩,她姐不小心掉河里,她没救上来,她姐被淹死了。

  她妈本来就偏爱聪明能g成绩又好的赵月华,一时受不了丧女之痛,再加上姐妹俩有六七分像,每每见到她那张脸都会让王秀芝痛不欲生,所以她就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赵星河身上。

  本来赵星河就是个淘气贪玩的,她妈就咬定是她撒谎。一定是她要去河边玩,一定是她掉河里,一定是她姐为了救她才被淹死的。

  赵月华就死在赵星河眼前,她整晚整晚做噩梦,再加上王秀芝后娘一样的态度对她非打即骂,慢慢的赵星河也觉得这是她的错。

  如果她姐提议去河边的时候她拒绝了,如果她能把她姐救上来,如果死的是她……她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了?

  为了得到王秀芝的认可和原谅,赵星河对她的话言听计从。王秀芝听说条件不错的高远阔看上了赵星河,也不管她已经有了对象,二话没说就让她嫁,还狮子大开口要了很多彩礼,就连赵星河每个月的工资她也全都要了去,还让她管高远阔要钱贴补家里,妥妥的吸血虫。

  连自己的母亲都对她如此,也难怪她下场凄凉。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目前原主还没有出轨。赵星河摸了摸头上的纱布,实在不行她就装失忆。

  她正胡思乱想着,听到门外有两个小孩在商量什么,赵星河想起来那应该是高远阔只有六岁的侄子和侄女,是一对龙凤胎。

  小男孩:“美美你去叫二婶起来吃饭。”

  小女孩:“哥哥你去,我怕。”

  小男孩:“不怕,哥哥保护你。”

  小女孩:“拉倒吧,上次二婶骂人你跑的得最快了。”

  小男孩:“那咱们两个石头剪刀布,输的人去。”

  赵星河听到这哭笑不得,她有这么吓人吗?让两个孩子如此为难。

  看样子是小女孩输了,她嘱咐小男孩好几遍,让他跟在后面保护她,别又先跑了。赵星河听到开门的声音,然后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钻了进来,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床上已经坐起来的人。

  “二,二婶,吃饭。”小女孩怯生生道。

  赵性格看清了小女孩的脸,心想不愧是将来能做女主角的人,果然是从小美到大。小女孩身后又露出一个小圆脑袋,模样和小女孩有八/九分像,也叫了声二婶。

  赵星河下床的时候还有些晕,她扶着椅子缓了一会儿,朝两个孩子招了招手。

  两个小豆丁慢吞吞的过来,男孩子胆子大一些,问道:“二婶,你头还疼吗?”

  赵星河笑着摇摇头,可又不想骗他,只说道还有点晕。

  两个小豆丁见她笑,十分惊讶的互看了一眼,那表情像见了什么稀奇事一样。

  赵星河苦笑,猜测原来的二婶一定没少吓唬孩子,她忽然有些心酸。

  赵星河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对父母早就没了印象,福利院的孩子和她一样大多是被抛弃的,她知道没有父母的孩子有多难。

  高帅帅和高美美的妈妈在生他们的时候难产,生下孩子就去世了,他们的爸爸在赶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当场死亡,一对龙凤胎出生就没了父母。那个时候高远阔二十岁,是他把两个孩子拉扯大。

  这个年代二十六岁早就该成家,可高远阔领着俩拖油瓶,姑娘们总要考虑考虑。

  “饿了吧,二婶给你们做饭。”赵星河柔声道,这声音要比她原来的嗓音甜的多。

  面对赵星河的突然友善,兄妹俩一直不太敢相信。做饭的时候两个小萝卜头跟在她身后,直到饭菜上桌赵星河都没骂过他俩一句话。

  二婶变好啦!兄妹二人心想。

  赵星河看着饭桌上的面包和两盒罐头,问道:“你们平时就吃这个吗?”

  帅帅x声x气道:“平时在宋xx家吃午饭,今天是,是二婶生病了,二叔让我们在家照顾你。”

  赵星河搜索关于宋xx的记忆,想起是楼下一个独居的老太太,经常帮高远阔照看孩子。

  “真乖。”赵星河揉了揉他的头。

  厨房还有食材,赵星河简单的炒了一个菜,又煎了两个x蛋。

  见兄妹二人只吃菜,她问道:“怎么不吃x蛋呢?”

  高美美撅着小嘴,“我们不爱吃x蛋。”

  高帅帅跟着点头。

  “不吃x蛋怎么长高高?”赵星河话一出口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果然和小孩子说话就会不自觉的变成叠音怪。

  帅帅一脸严肃,显然是不赞同她的说法:“二叔也不吃蛋,可二叔就长得好高好高!”

  赵星河了然,难怪小的不吃x蛋,弄了半天是家里的大人也不吃。不过这个年代的物资本来就不丰富,x蛋应该算好东西了,竟会有人不吃?不吃你家里放什么x蛋?

  “骗人,我才不信你二叔有你说的那么高。”赵星河笑着逗他。

  高远阔家是两室一厅,看样子有六十平,装修是典型的七八十年代的风格,放在她生活的时代那就叫复古。

  客厅的墙上挂了一张二人的合照,相框已经碎了。照片上高远阔剑眉星目长相英俊,原主凤眉明眸,也很漂亮,看这倒是很登对,只是这夫妻感情好与坏,又不能单凭一张照片断定。

  帅帅腾的站起来,事关他二叔的形象,他必须捍卫到底,“我没骗人,二叔就是高高高,比二婶还高!”

  说完以后高帅帅反应过来,问道:“二婶你不是见过二叔吗?”

  赵星河有些尴尬,借机说道:“你也看到二婶头上的伤,二婶撞到了头,有些失忆了。”

  “啥是失忆呀?”一直专心吃饭的高美美总算抬头,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

  “失忆就是记不清以前的事了。”赵星河耐心解释。

  “也不记得帅帅和美美了吗?”帅帅绷着一张小脸,看起来有些担忧。

  孩子就是孩子,无论你之前对他们有多不好,但只要你稍稍对他们好,他们就会原谅你之前犯的错。

  “那怎么会呢,帅帅和美美这么可爱,二婶才不会忘了呢。”赵星河给他们两个夹菜,“二婶只是忘了你二叔的一些事。”

  帅帅脸上还沾着饭粒,自告奋勇道:“二婶想知道什么可以问我,二叔的事我都知道!”

  赵星河说了声好,然后端着煎蛋去了厨房,加了些糖和醋还有一点点酱油,回来后对两个小家伙说道:“你们要不要尝尝这个煎蛋,它现在变得很好吃很好吃哦。”

  两个小家伙将信将疑的夹了一筷子,果然小眼睛亮了,几口就解决的两个煎蛋。

  果然小孩子都爱吃甜的,什么年代都不例外。
第2章

  赵星河觉得她挺幸运的。
  
  她为了救那个小孩被汽车撞飞,估计也活不成,老天爷既然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她珍惜便是。虽说这个时代比不上二十一世纪更繁荣先进,可好在现在已经是1979年,改革开放的政策已经实施,很快华夏大地上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她将有机会亲身经历这一切。
  
  下午她简单收拾了一下一片狼藉的屋子,她严重怀疑原主有二哈属性,特长是拆家。
  
  没有电话,赵星河也不知道高远阔回不回来吃晚饭,她炒好菜给他留出一份。
  
  目前的情况是娘家不能回,一时半会儿又离不了婚,要留在这首先就要缓和一下二人斗x一样的状态。
  
  很快到了晚上十点半,赵星河像个傻子一样坐在饭桌旁,不错眼的盯着屋门,可依旧什么动静都没有。
  
  她心里暗骂高远阔没谱,俩孩子这么小就扔家里不管了?就不怕她媳妇发起疯来把孩子卖了?
  
  十一点多的时候她听见美美的哭声,跑过去才发现孩子是做梦了,不知梦到了什么正哭的伤心,她看着实在可怜,哄了一会儿也不见好,索性抱起她到客厅里一边转悠一边哄。
  
  小时候福利院里的孩子不睡觉,阿姨们都是这样哄的。
  
  此时的高远阔正一身酒气的坐在楼下,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大半夜的街上没什么人,万家灯火也已熄灭,只剩昏暗的路灯和零星几家灯火。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 
  四月的夜晚风凉,可比不上高远阔的心更凉。
  
  家里的女人已经闹了两个多月,如今为了x他离婚连墙都敢撞,他确实吓坏了。要说离婚他是舍不得,倒不是心疼那点彩礼钱,可再喜欢她有个屁用,总得给人家留条命。
  
  想明白的高远阔掐了烟,晃晃悠悠的上楼。
  
  今晚就跟她说明白,明天就让她滚蛋,也省得她成天作妖,好好的x子过不消停。
  
  赵星河抱着美美走了老半天实在累了,就坐下来歇会儿,看着怀里的小孩已经睡的安稳,她着实觉得天下的父母真心不容易。两个孩子那么小,高远阔也是费了心思养大的,是个有责感的人。下午听高帅帅的语气,二叔在他心里绝对是偶像级别的人物。
  
  赵星河有些犯难,她虽喜欢孩子,可没有养娃的经验,她能做好吗?
  
  正想着,赵星河听到有钥匙开门的声音。
  
  说不紧张是假的,她深吸了口气,盯着门等着人进屋。
  
  高远阔开门进来后就看到这么一幅场景,头上缠着纱布的小女人惨白着一张秀气的小脸,怀里抱着孩子,仰着脸柔声问道:“你吃饭了吗?菜都凉了,我给你热热吧。”
  
  高远阔方才还冰凉的一颗心瞬间回温,此时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在翻腾,一双腿像不听使唤似的挪进了屋。
  
  男人就是贱,他心想,一句好话就把他所有的苦闷都冲散。
  
  “小声一点,美美刚刚做梦一直哭,好不容易才哄睡了。”
  
  赵星河压低声音嘱咐高远阔,后者盯着她像看外星人一样,半天没挪眼。
  
  赵星河抿唇,她怕再看下去会露馅,就让高远阔把孩子先送回去。
  
  高远阔抱着孩子一步三回头,赵星河明知道是在看她,可她哪敢抬头啊?只能佯装认真的锤着发酸的胳膊,不去理会。
  
  刚刚她已经闻到高远阔身上的酒味,估计这顿饭是吃不成。可出乎意料的是高远阔出来以后径直走到饭桌旁,拿起筷子端起碗,跟饿了三天没吃饭似的,筷子轮到飞起。
  
  赵星河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很自信的,虽说饭菜凉了,但也不会太影响味道。她正想着该怎么打破尴尬的时候,就听高远阔头也不抬的冷声道:“我今天升了副厂长,也涨了工资,我会让你过好x子,但是想离婚,没门!”
  
  赵星河“……???”
  
  这是什么霸道厂长爱上我的剧情?
  
  见高远阔吃完,赵星河起身帮他收拾,高远阔看了一眼她头上的纱布,让她坐着别动。
  
  寄人篱下的赵星河很自觉的降低存在感,直到高远阔出来,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给她。
  
  赵星河打开,里面一共是一百一十四块六毛钱。
  
  “这个月的工资。”高远阔语气平静。
  
  “不、不用了。”赵星河又不是原主,自然不能收这个钱。
  
  从前高远阔发了工资她总是第一时间要过去,又翻衣服又翻兜,就怕他私藏。他知道她往娘家拿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计较,两口子算那么清就没意思了。
  
  可如今她拒绝,高远阔只能想到一个原因。
  
  “我说过,离婚你想都别想。”
  
  一顿饭的功夫,高远阔变卦了。
  
  赵星河咽了咽口水,这位哥阴沉着脸,语气实在算不上好,再加上身材高大,一看打人就疼。
  
  命里带怂的赵星河不敢y刚,只能化身小绵羊,一脸脆弱的看着他,眼里尽是迷茫。
  
  “我……好像失忆了。”
第3章

  半夜十二点多,高远阔拉赵星河狂拍邻居的门。
  
  这是韩勉韩医生家,赵星河有印象,就住高远阔家隔壁。原来的赵星河受伤死活不去医院,还是韩勉给处理的伤口。
  
  赵星河本以为开门的人会气得大骂,可面前的韩勉虽然穿着睡衣,但依旧举止端庄,丝毫不慌,要不是他头顶翘起的呆毛,赵星河甚至觉得他都没睡觉。
  
  韩勉比高远阔清瘦一些,看着文质彬彬的。他扶了扶眼镜,客气又疏离的开口。
  
  “高先生,大半夜好。”
  
  这“大半夜”三个字很有灵魂了,高远阔就当听不见,拽着赵星河要进屋。
  
  韩勉拦了一下,看了看赵星河的脑袋,声音一如往常平静,“你爱人头上的伤不严重,明天再换药也不迟。”
  
  “爱人”二字让赵星河有些尴尬,她想xx被高远阔攥着的手,可她这点小力气根本撼动不了高远阔的大手。
  
  高远阔看着他眯了眯眼睛,反问道:“你屋里还有其他人?”
  
  正僵持着,楼道里传来女人的声音。
  
  “这么热闹呢,大半夜的都不睡觉,站着装门神呢?”
  
  赵星河寻声望去,楼梯口上来一个打扮艳丽又漂亮的女人,手里拎着高跟鞋,正媚眼如丝的看着她们。赵星河能闻到她身上的酒味和香水味混合在一起,竟是甜丝丝的味道。
  
  这是胡莉莉,也住在三楼。
  
  “韩医生不让我进屋,我以为是屋里有女人不方便呢。”高远阔挑了挑眉,看似云淡风轻道。
  
  “你这坏小子,韩医生也是正常男人,又不缺零件,家里有女人算什么稀奇事呀。”胡莉莉笑了两声,慢悠悠的上楼,踉跄两步到自家门前站立,开始从包里掏钥匙。
  
  “家里没人,进来吧。”韩勉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起身给高远阔让路,关门的时候胡莉莉还在找钥匙,他温声道:“泡杯温的蜂蜜水喝了再睡,这样明早胃能舒服些。”
  
  “好的呀韩医生。”胡莉莉晃了晃手里的钥匙,还冲他飞了个吻。
  
  楼道里灯光昏暗,谁也看不见韩勉悄悄红了的耳朵。
  
  ——
  
  “你是说,你失忆了?”韩勉推了推眼镜。
  
  第一次在医生面前装病,赵星河着实紧张,可一旁的高远阔像要给她盯出个窟窿一样,她咽了咽口水,心一横,点了点头。
  
  “是全部遗忘,还是部分遗忘?”韩勉又问。
  
  “也还记得一些。”赵星河斟酌着开口,她看了眼高远阔,有些心虚道:“就是不太记得和他之间的事了。”
  
  一旁的高远阔烦躁的搓了把脸,问韩勉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种情况主要是由于脑部受创导致或疾病导致,介于昨天,不对,应该是前天。”韩勉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于是很严谨的改了口。
  
  老天爷谁知道这么晚了这两人在他家g嘛?他心里快速吐了个槽,继续医者仁心道:“由于你爱人前天撞到了墙上,应该是由此引发的失忆,至于为什么只忘了你,大概是患者觉得这部分记忆对她比较重要或者痛苦,具体的我建议二位明天到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高远阔沉声道:“那恢复记忆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不好说,有可能很快,也有可能永远记不起来,或者是下次受了什么刺激会突然记起来,这都说不定。”
  
  韩勉送走二人,关门之前看了看胡莉莉紧闭的房门,门上的春联翘起了个边,他甚至觉得空气中还夹杂着些许的酒味。
  
  回到家后高远阔一言不发的坐在那扮演雕塑,他五官生的好,此时隐藏在灯光的暗影之下,看不清表情。
  
  高远阔不是没怀疑过赵星河的话,这个女人为了离婚想了很多办法折腾他,谁知道这是不是她的新计策?可赵星河看他的眼神确实透着陌生,和他说话的语气甚至语调都判若两人,况且她对美美的态度也完全变了,竟还会哄她睡觉?
  
  她又不电影演员,怎么会设计出这么多细节?
  
  赵星河背靠着墙坐着,上下眼皮直打架,哈欠憋回去好几个,就怕破坏了气氛。
  
  终于高远阔动了,他走过来,赵星河也跟着站起来。
  
  “我叫高远阔。”高远阔垂眸看她。
  
  赵星河不说话。
  
  “我们是夫妻。”
  
  赵星河继续装哑巴。
  
  “你当初为了嫁给我,差点和家里决裂,我很感动。”
  
  赵星河:“……???”
  
  “你别怕,我会对你好,你跟我好好过x子就行。”
  
  赵星河心想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就太怕了。
  
  不过她挺佩服高远阔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要不是手握剧本,她差点就信了。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是配合他演戏还是把鞋底子糊他脸上?
  
  此时如果反驳就证明失忆是假的,可不反驳的话她本来就是假的。
  
  高远阔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赵星河骑虎难下。
  
  她决定再挣扎一下。
  
  “是这样吗?”赵星河一脸疑惑恰到好处,多一分太假,少一分又不够力度。
  
  高远阔非常不要脸的点了点头。
  
  “那我为什么要离婚?”
  
  高远阔抬手摸了摸赵星河的脸,c砺的指腹蹭的她脸有点痒。
  
  赵星河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巴掌不让它出现在高远阔的脸上,听他分享刚编的故事:“怪我,我不该藏私房钱,以后家里钱都归你管。”
  
  “那我的头上的伤……”
  
  “那是你半夜起来上厕所不小心磕的。”
  
  神特么上厕所磕的,我挺会磕啊。
  
  赵星河磨着后槽牙,既然如此,那就飙演技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