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貌使我一无是处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起跃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
第 1 章

  
  第一章
  
  汴京正月,寒意正浓,晨霜冻成的霜花如脂粉,在白府外挂起了一层帐子,乍一瞧都冷冽刺骨。
  
  兵部尚书夫人常氏的马车停在白府门前,车帘子一掀开,扑面而来的风霜刮在脸上,就跟刀子割似的,常氏猛打了一个哆嗦,怒火中烧,“你说说,我到底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一位祖宗。”
  
  为了白府那祸害精,竟要寻死觅活。
  
  提起她人,常氏嘴巴不停能说一个昼夜,尤其知道将来要娶这么一个人进她周家,做她的儿媳妇,常氏对她的不满立马上升到恨。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性子张扬不说,还四处招蜂引蝶,除了那张脸,有何可取之处?高门世家的夫人们背地里哪个不是避之不及,如今好了,她周家就成了这倒霉蛋。
  
  纵使常氏将白府大小姐从头到脚贬了个透,可今儿她却不得不来求亲,求白家大小姐能嫁进周家,做她周家的儿媳妇。
  
  全为了她那宝贝儿子。
  
  常氏心口窝闷堵的慌,迟迟不愿挪步。
  
  “夫人想想,等将来人进了门,性子如何还不是看夫人,白家门风本也不差,能有今x,还不是给惯出来的。”常氏身边的嬷嬷一句话说到了常氏的心坎上,常氏x口的闷气总算散了大半。
  
  常氏看不起白大小姐,但看得起白府。
  
  若单论白家的门第,她是满意,白府的白大人是绣侍统领,官属从一品,她尚书府是从二品,更何况白绣侍如今还是御前红人。
  
  这恐怕也是唯一能让常氏舒心的地方。
  
  外头风霜冻人,常氏再也没犹豫,双脚踏进白府,一张脸就跟变了戏法,瞬间笑脸盈盈。
  
  谁知却碰了个冷锅灶,白夫人不在屋里。
  
  白夫人身边的婢女滢姑姑接待了周夫人,“夫人这会子正在校场,周夫人先喝口热茶,暖暖身子。”
  
  常氏来得急,事先并没递拜帖,自知理亏,态度倒也客气,“怪我来的急,没提前打声招呼。”说完才讶然道,“这冷霜天气,白夫人竟也不怕冻。”
  
  滢姑姑回了句,习惯了,若是不让夫人动,那才叫难受。
  
  滢姑姑那头去校场知会白夫人,这头常氏便打量起了白府。
  
  白府的宅子是家宅,属于白家私物,当年先皇钦赐给白老爷,连房子带地契一并都给了,后来白绣侍上位,皇上又派人翻修了一番,气派自然是气派,包括屋里的摆设也是顶尖的物件,看得出来正得圣宠。
  
  但以常氏来看,屋子里不坐人,少了人气。
  
  白府三世同堂,白老爷早年战死沙场,老一辈的就只剩下了白老夫人,早些年就搬到了西院,自个儿过上了清净x子,从不理府上事务。
  
  白老夫人膝下子嗣不多,只有两个儿子。
  
  小儿子经商,一家住在南院,跟前有一儿一女。
  
  大儿子白承皓是绣侍总管,御前听命,直属皇上亲管,权高位重正值当红,当年娶了将军府的沈氏之后,至今未纳妾,膝下育有两儿一女。
  
  今儿周氏来提亲的,便是白绣侍唯一的女儿白池初。
  
  白府算上白二爷家的姑娘,三代总共就出了两位姑娘,自然金贵的很。
  
  姑娘们上有老夫人护着,下有一群老少爷们儿捧着,说是掉进福兜里也不为过,白二爷跟前的姑娘还好,宠地乖巧本分,偏生白池初是个不经宠的人,恃宠而骄,养出了一身的大小姐脾气。
  
  拿常氏话来说,
  ——养废了。
  
  等滢姑顶着风霜到了校场,手脚已经冻僵,冷风一刮,一双腿就跟没穿裤子似地冷飕飕的凉,再看校场里的几人,只着了两件单衣,却已出了一身汗。
  
  白夫人沈氏出身于武将家,自小受门庭熏染,泥坑马背上打滚惯了,一身的英姿飒爽,嫁进白府后,功夫也没落下,滢姑刚走到跟前,就见白夫人手里的长鞭抽向跟前的木桩子,桩头猛地一阵颤抖,带着呼啸声。
  
  “夫人,兵部尚书夫人,周夫人来了。”
  
  白夫人抽回鞭子愣了愣,“她来g什么?”
  
  “奴婢也不清楚。”滢姑答不上来,没见到夫人,常氏半个字都不愿多说。
  
  白夫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白池初。
  
  “那祸害呢?”白夫人边往回赶边问滢姑。
  
  滢姑知道夫人嘴里的‘祸害’是谁,都说家里的娃再如何翻天,也得有个降得住的人,白夫人就是唯一能降住白池初的人。
  
  狠起来手里的鞭子直往上抽。
  
  “前儿皇上赏赐的银线,大小姐让绣娘缝了一件斗篷,听说今x完工,大小姐一早就去守着了。”
  
  白夫人没再问。
  
  论起臭美,这汴京城里恐怕没人能赛过她白池初。
  
  周夫人在屋里喝了好几盏茶,才见到白夫人,周夫人一向怕冷,在尚书府就已经习惯了烤炭火,人一坐下,身子忍不住地就往火堆跟前挨,白府的炭火没有周府的旺,一间屋里就搁了一个火盆,周夫人便坐在火盆跟前xx生了根,双手烘在炭火上正烤着,门前一道火红身影利落地闪了进来。
  
  “让周夫人久等了。”
  
  常氏赶紧起身,抬头一看眼珠子就定了神,莫不是外头寒霜还在,周夫人还以为自己过错了季节。
  
  见白夫人之前,周夫人想着这天寒地冻,谁不是一身臃肿。
  
  可今儿算是开了眼。
  
  她过的是冬天,白夫人过的却是春天,一身春秋的火红长裙,袖口处镶着黑色皮革,没见其冷,反而精神劲头比她还足,那身段说是个少女也不为过。
  
  出门前,周夫人只想着外头的风霜大,怎么严实怎么裹,哪里还顾什么身段,如今两人站在一起,怎么看都不像同辈,一位身姿高挑纤细,肤白貌美;一位矮小臃肿,面色蜡x。
  
  周夫人眼皮子颤了颤,心头如卡了一根刺,一时竟忘了开口。
  
  “周夫人快坐。”白夫人招呼了一声,直接开门见山,“可是小女又冒犯了周姑娘?”白夫人对自己的女儿很有自知之明。
  
  白池初同周府的大姑娘闹过不止一次,今儿这天气能让周夫人突然找上府来,怕不是小事。
  
  “白夫人莫要这么说,你我两家可从未说过红脸话,两家孩子也是一向交好,何来冒犯?”周夫人能活到这个岁数,旁的没有,城府有的是。
  
  今儿就是来提亲,其他什么事都得放下。
  
  “池初这姑娘,我可是打心底眼儿的喜欢,模样好,性子也活跃,如今这般率直的姑娘怕是打着灯笼都难寻。”周夫人实在想不出什么浮藻的词来夸,单这两句违心话,她已说的苦不堪言。
  
  白夫人倒挺意外。
  
  “你说,这x子混的多快,想想当初咱们见面,娃还是抱在怀里,一晃过去,如今孩子个儿都比咱们高了。”周夫人同白夫人扯了几段往事,又捞起了家常。
  
  最后才点破了今x来的目的。
  
  “池初今年满十六了吧,不知有没有许人家?”许没许周夫人心里清楚的很,京城世家哪个像她周家,能有这份勇气。
  
  白夫人适才回来的路上,想过周夫人今x来的目的,但怎么也没想到她是来说亲。
  
  “尚未。”
  
  周夫人还未接下一句,白夫人又说道,“这孩子性子野,我准备多留两年,好生管教。”
  
  周夫人一噎,愣了。
  
  从她打定主意来白府提亲,就没想过自己会被拒绝。
  
  说句不好听的,她尚书府能娶了白池初为大夫人,该高兴的是白家,除了她周家,谁愿意摊上白池初?
  
  周夫人觉得大抵是自己说的不够明白。
  
  “是夫人太过于严苛,我瞧着就挺好,不满夫人说,我今儿来,就是看上池初这丫头了,想让她去我周府做个伴,按理说这亲事应当先让谋人登门打声招呼,可我这性子耐不住,一听犬子心仪你们家池初,心头高兴,自个儿就赶上门来了。”
  
  周夫人这番话说出来诚意十足,滴水不漏。
  
  白夫人却问了一句,“可是贵府大公子?”
  
  周夫人“哎哟”’了一声,说闹了这大半天,我倒是没把话说清楚,周家有三位公子,就大儿子是她跟前的,其他两位公子,皆是庶出。
  
  若是庶子,她今儿断不会来。
  
  “不就是他吗?这孩子老实本分,从小我就教育他,不可以貌取人,看人得看本质,他能看上池初,定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人就是再会伪装,心里一旦有了隔应,几句话下来,也会露出马脚。
  
  不可以貌取人,偏生白池初身上就只有貌。
  
  白夫人眼眸微闪,笑了笑,也跟着夸,“贵府大公子,可是汴京城里难得的才子,相貌随了夫人生的风流倜傥不说,满腹文采在京城颇有名望,前途怕是不可限量。”
  
  周夫人嘴角扬起,还未落下来,白夫人的话锋就转了一个弯,“倘若我家丫头知书达理,这桩亲事今儿也就成了,坏就坏在,那丫头是个野性子,像大公子这样的好苗子实属难得,将来要是被那丫头给耽误了,你我两家岂不都痛心?”
  
  周夫人怕的就是这点。
  
  教化的好就好,不好,就是一颗老鼠屎误一锅饭。
  
  周夫人一时语塞,接不下话。
  
  待反应过来才明白,她今儿算是被人彻彻底底地给拒绝了。周夫人脸色挂不住,一阵尴尬,心底里佩服白夫人的这招实在是高。
  
  错倒不在她白家,是她周家生了犹豫。
  
  周夫人也没了耐性。
  
  这桩亲事不成也行,原本她就没想着成,但话得说明白,既然两家都没有这个意思,往后那祸害精就休要再来勾她儿子。
  
  事情的起因,得从元夕说起。
  
  周大公子心仪白池初,元夕那x约了人出来,人没见到,倒是见到了其他几位世家公子,这一番询问才知,一堆人居然都是来会白池初。
  
  遇上这等荒唐之事,那姑娘本该名声狼藉,受人唾弃才对,可周大公子回去就发了疯,非得要周夫人早些来白府提亲,说什么晚一步就会被别人抢了先。
  
  起初周夫人当是他是着了魔,直到后来,周大公子绝食几x,滴米未进,周夫人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周夫人就一个亲儿子,总不能同他拧到底,让他真饿死了,不得已才来了白家提亲。
  
  周夫人虽说的委婉,但这样的事情说的再委婉,也不是什么体面事。
  
  白夫人的脸色也沉的厉害。
  
  正在这当口,正主儿就到了。
  
  人未至,门口先是一串银铃笑声传了进来,“滢姑,怎么样,好看吗?”声音酥软g净,谁听了心头不得一荡?
  
  周夫人深吸了一口气。
  这可不就是个妖精吗。
  
  “给我滚进来!”
  白夫人说完,直接去了门口截人。
  
  白夫人这一走,周夫人也只好跟着。
  
  前儿个皇上赏赐的银丝线,一落到白池初手里,便迫不及待地让绣娘绣在她新添的那件银白斗篷上,说银丝线绣在斗篷上能发光。
  
  如今斗篷绣出来,还真如她所说,满地寒霜一衬,白池初周身便裹了一层银辉的光晕,宛如画中仙。
  
  周夫人一看到门口的人,心凉了半截,活了这些年,她就没见过如此美貌之人。
  
  风姿娇娆,容颜绝色,那张脸精美的竟无一处可挑。
  
  周夫人才知,自己那句妖精骂的太早,这活脱脱的现世狐狸精啊,她那儿子单纯如纸,又怎可能逃得出她的手掌心。
  
  周夫人暗自盘算,这儿这事怎么着都得说清楚。
  
  白夫人也明白她意思,瞧了一眼白池初,劈头就质问,“你好好给我交代,元夕那夜,你把人周大公子怎么了?”
  
  白夫人问完,周夫人眼珠子瞬间瞪直了。
  
  哪,哪有人这样教育子女的。
  
  什么叫把她儿子怎么样?她儿子确实是深受其害,可如此一问,她儿子成什么了?
  
  这还不算啥。
  
  白池初刚叫了一声冤枉,白夫人又呵斥道,“你冤枉?你要是没招惹人家,人周大公子能不活了?”
  
  “白,白夫人。”周夫人面色白里透青,为了个女人寻死觅活终究是丑事,白夫人怎能当着孩子的面,口无遮拦地说出来。
  
  白夫人没理她,继续教育孩子。
  
  白池初倒似个无事人,眼睛往周夫人身上一瞟,不咸不淡地说道,“他不活,关我何事?”
  
  周夫人僵住,看着白池初的目光如避毒蛇。
  
  “我要是这般站着,也算招惹,那我无话可说,就当是我招惹了。”
  
  白池初数了一下,那她招惹的岂止是周大公子,宫里的太子,二皇子,墨相家的两兄弟,未知名讳的各路书生……
第 2 章

  
  第二章
  
  白池初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姑娘,周夫人往儿个只是听说,今x亲自见识到了这位白大小姐的性子,算是百闻不如一见。
  
  她就没见过如此不知羞的人。
  
  周夫人被气到语结,紧绷的嘴角一阵猛颤之后,冲白夫人丢了句,“今儿是我不该来。”说完气冲冲地跨出了门槛。
  
  脚步走的太快,两条裤管子刮的呼呼直响。
  
  白夫人连唤了两声周夫人,却也没见她追上去挽留。
  
  都快到门口了,周夫人又撞见了白府的三位少爷,白绣侍家的两位公子和白二爷家的大公子。
  
  高大俊朗的三个大小伙子迎面走来,个个衣着利落,神采飞扬,周夫人想起自己的儿子,已经裹在被窝里关了好几x,顿觉x闷气短。
  
  什么白家没有人气,只不过人气不在火堆跟前。
  
  周夫人今x这亏吃的,就如哑巴吃x连,只能自个儿吞。
  
  出了白府大门,周夫人一股闷气卸下来,心肝子仿佛都气走了位,“回去告诉那混账东西,白家这门亲,他就是死了也别想。”
  
  **
  周夫人一走,白夫人也变了脸。
  
  还真当她是个好脾气,就周家那位半罐子水叮当响的大少爷,也配。
  
  白夫人平x里再如何训斥自己的女儿,也是关起门来自家人的事,岂能容得旁人找上门来侮辱,不以貌取人?那上她家来为何。
  
  谁不知道她女儿除了美貌一无是处。
  
  白夫人回头再瞅向白池初,单看皮囊,鹅脸蛋儿,星眸粉唇,温柔似水,说她美若天仙也不为过,偏偏就……
  
  白夫人心力交瘁,懒得看。
  面子和里子反差太大。
  
  “元夕节你还约了谁?”今x来的是周夫人,明x还不知道是哪家夫人。
  
  “忘了。”白池初没骗人,若不是今儿周夫人找上门来,她连周大公子都不会记得,约人的又不是她,她哪记得。
  
  原本也不该成这样。
  
  要怪就怪元夕那x,她那条绣金蝶的衫裙误了些功夫,没错开时辰,等她到时,人已经扎成了堆,她哪敢往上凑。
  
  她是一个都没见着。
  
  也不对,后来见了一个,不过这事她不敢说,说出来免不得会被暴抽一顿。
  
  “我一个都没见。”白池初坚决不认,“不信你可以问倚遥。”
  
  倚遥是她的丫鬟。
  
  白夫人压根就不想问,指了门前的一个石墩子,直接给了结论,“站那去,站不好就跪着。”
  
  白池初已经习惯了。
  
  不分季节,不分天气,只要犯了事,都会去那。
  
  起初还有效果,白池初要面子。
  后来站的次数多了,皮也糙了。
  
  横竖过会儿就有人来救她。
  
  白夫人进屋前,忍不住又回头斥了一句,“你说说,汴京城里的公子,你哪个不敢去招惹?”
  
  白池初脊梁瞬间绷直。
  
  有,安王。
  又渣又狠。
  
  这就是她不敢说的元夕夜后半段。
  
  白池初不吭声,
  乖乖地站着。
  
  没人护着的时候白池初在白夫人面前从不敢造次。
  
  然而一旦有人,她绝对不是这样。
  
  等白家的三位公子一出现,白池初的一身骨头说软就软,瞬间就站不直了,适才当着白夫人的面,她从未说半句冷的话,如今却是蜷缩成一团,娇着嗓子瑟瑟发抖地叫了一声,“哥哥。”
  
  声音酥进了骨子里。
  
  白池初撒娇的本事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不需加任何修饰,就能食人心骨,再配上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白家老少爷们无一能逃过。 
  
  白家大公子白清泽率先进屋求人,刚到门槛边上,屋内的白夫人冲出来直接一鞭子抽在了白池初身旁的石墩子上,抽了个粉碎。
  
  “白池初!好好说话你会死?”白夫人气地牙痒痒,周夫人前脚刚走,屋里的凳子还热乎着呢,她就不知道长记性。
  
  又来勾人!
  
  白夫人想不通,自己说话做事从来都是g脆利落,怎么生出个女儿就是这幅娇滴滴,黏糊糊的德行!
  
  白夫人鞭子xx来的那一瞬,白池初肩头猛地颤了一下,随后就镇定了,这石墩子三天两头就要换,全当是给她白夫人练手用。
  
  要真抽到自己身上,保准她又舍不得。
  
  但白池初从不和白夫人明着对g,要斗也是暗里斗,她懂的服软,有时候示弱更能解决问题。
  
  白夫人再准备骂时,就见白池初缩着脖子,恐惧戒备地看着自己。
  
  白夫人一腔怒火,瞬间化进了她可怜兮兮的目光中。
  
  得了,出了个异类。
  
  “滚!”
  白夫人懒得再管。
  
  白池初滚的很快,在三位哥哥的簇拥之下,麻溜地回了自己闺房。
  
  **
  夜里等到白绣侍回来,就看到了自己夫人一张脸板着,黑如炭灰。
  
  “怎么了?”白绣侍走到她身后,刚瞧见她半边侧脸,又被白夫人扭了个方向,咬牙切齿地说道,“那祸害精,迟早得将天戳个窟窿眼。”
  
  白绣侍y朗的面孔,y是扯出了一道柔和的笑容,“她一个姑娘,还能有这本事?”
  
  白夫人最恨的就是这点。
  
  明摆着是个祸害精,偏生一屋子的男人都看不见,全当成活宝一样的宠。
  
  才宠出这么个妖孽来。
  
  白夫人被白池初气了一个下午,听不得白绣侍再护短,“她要是能意识到自己是个姑娘,断不会这么不要脸。”
  
  白绣侍叹了一口气,宽厚的手掌搭在白夫人肩上,动作熟练的替她揉捏,“何必呢,哪有当娘的骂自己姑娘。”
  
  白夫人冷哼了一声,皮笑x不笑地对白绣侍说道,“今x周夫人过来替她儿子求亲,说周大公子被你那位心肝勾了魂,已经绝食了好几x,非要讨她去给当媳妇。”
  
  果然,白夫人说完,白绣侍手上的动作顿住,眉头皱成了一座山川。
  
  白夫人很满意他的反应,半晌才说了下半句,“被我给拒了。”
  
  白绣侍长舒了一口气。
  
  “他周家是什么门户,还当我不清楚?不过就是墨家手底下的一条狗,全靠趋炎附势存活至今,有何脸面跑到我白家来撒气?”白夫人想起周夫人那嘴脸就来气,“周家从周睿开始就已经上梁不正下梁歪,养出来的周勋又能好到哪里去,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半肚子墨水,招摇过市还行,哪回上得了台面。”
  
  就这样的人家还嫌弃她女儿,笑话。
  
  白夫人是个暴脾气,两句话就揭了周家的底,“这些年,周家暗里做的那些事,丧了多少阴德,要是谁家的女儿嫁进去,不就成了冤大头,去替她家还命债吗?”
  
  白绣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倒不多话,只说了句,“不嫁就成。”
  
  周大公子确实配不上。
  怕也熬不了多久。
  
  白夫人接着叨叨,“元夕那夜,那祸害惹的可不只是周家一家,今x周夫人不足为患,要是明儿来的是皇后,我可应付不来。”
  
  白夫人本也是随口一说,谁知白绣侍表情僵住,从怀里拿出请柬递给了白夫人,“还真被你猜对了,皇后明x设了宴席,邀了你和姑娘一同前去。”
  
  白夫人看了一眼请柬,眸子里的怒火熊熊直烧,提着鞭子就要往白池初屋里冲。
  
  “我抽不死她。”
  
  白绣侍赶紧将她拦住,“你别冲动,也不见得回回都是咱们姑娘去招惹的别人,爱美之人人皆有之,要怪就怪咱俩底子太好,生了个花容月貌的姑娘,谁见了不生妄想。”
  
  御前绣侍统领白绣侍,办事手段一向另人闻风丧胆,可关起门来,也有不正经的一面,白绣侍一顿连拽带掐,白夫人的怒气彻底泄了个g净,憋着笑骂了一句,“不知羞。”
  
  白绣侍又才将她按在凳子上坐着,“进宫也不怕,陪着皇后喝茶唠嗑,皇后若是问起来,咱表明立场就行。”
  
  换做旁的人家巴不得能攀上皇亲国戚,白家不同,白家对皇亲国戚唯恐避之不及。
  
  只因皇上疑心太重,白绣侍是皇上手里的一把刀,只为他卖命,其他任何人都不行,包括他的儿子。
  
  一旦白绣侍沾上党争,这把刀很有可能会被皇上拿去熔了。
  
  这些年白绣侍能相安无事跟在皇上身边,靠的不仅是能力,还有识时务,暗地里同白夫人早就定了一x规矩,白家不同皇室结亲,只要白池初不与当朝太子和二皇子扯上关系,她爱嫁谁就嫁谁。
  
  不过那是以前。
  
  如今白夫人不这么想了,已经容不得她白池初自个儿选,她拍板了她就得嫁。
  
  白夫人实则已经想了一个下午,将汴京城里高门户的公子哥儿想了个遍,还是觉得只有自己娘家的那位侄子最适合。
  
  能文能武,还能亲上加亲。
  
  “你觉得晖成那孩子如何?”
  
  白绣侍略微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嗯,我看不错。聪明,实在。”
  
  这话白夫人爱听,“我也觉得不错,晖成对那祸害自来上心,沈家也有结亲的意思,既然你同意,就早些将这门亲事定下来,家丑不可外扬,让沈家收了她,将来她要祸害也是祸害自己人。”
  
  白绣侍:“…….”
  白绣侍没吭声。
  
  白夫人回头瞅着他,“怎么了,不同意?”
  
  白绣侍最后还是替他的心头x挣扎了一下,“咱不问姑娘的意见了?”
  
  “她能有个狗屁意见!早两年就已经放话在外,说这汴京城里,没一个男人能配得上她!”白夫人嫁进白府前,就跟着沈老将军上过军营,在男人堆里滚过的女人,说话不比大家闺秀,暴脾气一上来,就能爆c。
  
  白绣侍尴尬地刮了下额头。
  
  “早些睡,明早还得带着姑娘进宫,亲事我去和沈家大哥说。”
第 3 章

  
  第三章
  
  当朝墨皇后是太子的生母,东宫如今只有一个侧妃,太子妃人选迟迟未定,八成也是还没有看得上眼的。
  
  皇后能在这冷霜天邀请白家母女俩去宫里喝茶,其目的昭然可见。
  
  周夫人看上的是白府的势力,皇后亦然。
  
  若是放在之前,皇后倒也不屑得去巴结谁,可今非昔比,尤其是皇上开始偏向二皇子之后,皇后就开始生了疑心病。
  
  太子身后虽有皇后,有墨家,但都抵不上皇上的偏宠,这天下将来是谁的,终究还是皇上说了算。
  
  白绣侍是皇上的亲信,手握禁军令牌,若是能攀上白府,让其为太子卖命,固然是好。
  
  是以,前儿太子过来同皇后说起太子妃人选时,皇后没再犹豫,当场就答应了太子,让白池初进宫。
  
  若是能成,太子的位置必定无忧,等将来太子登基,皇后也不见得就是太子妃。若成不了,那她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刚好也看看,皇上如今对他们娘俩到底是什么心思。
  
  皇后知道皇上不喜人拉帮结派,宴请时,皇后也并非只请了白府,周家的周夫人和大姑娘,墨家的表姑娘,今儿都在受邀之列。
  
  即便如此,皇后事先还是去同皇上通报了一声,说天气凉,个个都窝在家里也不是那么回事,趁着x子闲,邀了几位夫人来宫里喝茶。
  
  皇上面上没什么表情,“嗯”了一声,说刚好,明x宫里请了戏班子,夫人们要是进来了,就一起去听听戏。
  
  皇后心头突然一热,每每这这时候,皇后才会去想,是不是自个儿想太多了,皇上心里还是有他们。
  
  可人一旦得到的太多,便会患得患失,这些年为了证明自己并未失宠,皇后便不断从皇上那里索要更多的好处。
  
  就似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又何来的知足。
  
  ** 
  进宫的消息,白夫人并没有提前通知白池初,第二x等到马车备好,白夫人自己收拾妥当了,才去白池初的院子里提人。
  
  本想杀白池初一个措手不及,殊不知还是低估了她臭美的程度。
  
  以白池初自己的话来说,她无时无刻不美,即便是在家里,她也是身着盛装,瞄好妆容,从不邋遢。
  
  白池初今x穿的依旧是昨x那件银丝斗篷,里头的衣裳却换了,云峰白的裙摆上绣了一圈金蝶,刚好露在斗篷之外,头饰很简单,单就一排银色流苏,却恰到好处地将她那份清新脱俗衬了出来。
  
  白夫人咬了咬牙,脸色很难看,上了马车便给了白池初一个底限,“先说好,太子和二皇子,你最好不要想,要是敢想,我保证断你一条腿。”
  
  这话白池初相信。
  
  自小她就知道,她再如何放肆,就是不能对太子和二皇子出生非分之想。
  
  “娘放心,我没想法,娘说什么就是什么。”白池初也给了白夫人保证,她进宫不为人,纯粹只是想去故地重游一回。
  
  白池初上一回进宫还是在十岁。
  
  年龄越大白池初的美人胚子越明显,直到十岁那年她用她那张脸,窜使太子替她上树掏鸟蛋后,就彻底断送了进宫的机会。
  
  宫里是什么模样,白池初模糊的很,但她听的不少。
  
  都是听宫里熟人说的。
  
  安平公主说,等她哪天进了宫,一定会带她去看她那副金线绣的百鸟图。太子说,等她哪天进了宫,一定会带她去东宫看看。二皇子景王说,等她哪天进了宫,一定会带她去看皇上御赐给他的汗血宝马。
  
  白池初不过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经受不住这等明晃晃的诱惑,早就动了心思。
  
  白府的马车一到宫门口,就有太监迎了上去,一路将其领到了皇后的福宁殿。
  
  夹墙甬道上的冰霜早被铲的g净,那太监仍旧一步三回头,提醒母女俩仔细着脚下,“夫人,姑娘可千万当心,正月里的冰霜比那猪油还厉害,稍不注意脚底就打滑,这要是y生生地跌下去,免不得伤筋动骨。”
  
  白夫人回了句多谢,也没见她多小心翼翼,练武的人地盘子好,没那么容易摔跤。
  
  白池初压根就没听,一手攥住白夫人的袖口,眼睛一直望着宫墙,小时候觉得这墙高过天,如今再一瞧,似乎又矮了不少。
  
  今儿的天气似乎比昨x要明亮,宫中琉璃瓦片上的寒霜被x头一照,闪着金光,白池初边走边欣赏景色,两人到的时候,周家姑娘和墨家姑娘已经坐在屋里陪着皇后聊了好一阵。
  
  “娘娘,白夫人和白姑娘到了。”皇后跟前侍立的宫女,瞧见门口有人进来,回头轻声对皇后说道。
  
  刚说完,前头领路的太监已经踏步进了屋。
  
  一时屋里的几双眼睛都往门口瞧。
  
  白池初名声在外,宫里的人也早有耳闻,如今人到了跟前,倒没让人去想那后半句,只叹这世上竟有如此貌美之人。
  
  母后二人同皇后蹲安,“皇后娘娘万福。”
  
  “快过来坐,一路上怕是没少挨冻。”皇后说完,目光也停在了白池初脸上,眼里的惊艳没有半分隐藏,当着面就夸起了白池初,“本宫早就听说白家出了位美人儿,如今本宫一瞧,这哪儿是什么美人,分明就是天仙。”
  
  皇后这一夸,屋里的人多半都在跟着笑。
  
  唯独周夫人和周姑娘没笑。
  
  周夫人毕竟昨x才和白家闹了个不愉快,一时脸上挂不住。
  
  昨x回去之后,周夫人气还没顺过来,就被周尚书逮着一通骂。
  
  “孩子不懂事,你也跟着瞎闹!你活了这么大岁数了,怎就不长眼色,那白家的姑娘,也是你能想的?宫里的太子,二皇子,墨家的公子,明里争暗里斗,你还嫌事情不够大,还要去参合不成?”
  
  周夫人被周大人骂的一愣一愣。
  完全懵了!
  
  白池初不是没人要吗?怎地还扯上了太子,二皇子和墨家。汴京城里的夫人们,背地里哪个不说…….莫不都是口是心非?
  
  周夫人脸色苍白。
  
  周大人没管她怎么想,骂完就警告了她,少去招惹白家,别说其他人,若是太子知道他周家上白家去提了亲,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周夫人这才知道害怕。
  
  之后周大人又递给了她一张请柬,千叮咛万嘱咐,“皇后真正想见的是谁,你自己心里要有数,皇后是个聪明人,咱就没必要在这节骨眼上去争,记住,万事不可x之过急。”  
  
  周夫人听懂了,太子看上了白池初,但皇后不一定看得上。
  
  但周姑娘不懂。
  
  要说这汴京城里谁与白池初的恩怨最多,当数她周姑娘。
  
  上回白府的二姑娘白婉凌看上了一根珠簪,恰好周姑娘也看上了,两人虽说心里喜欢,但面上都在谦让,本也不会闹到不愉快的地步,谁知白池初从中x了一脚,维护了她白家妹妹,将珠簪往周姑娘脸上一比,摇了摇头说,“这珠簪适合脸小的,周姑娘脸圆,带这个不适合。”
  
  周姑娘同白池初理论,白池初压根就懒得理她,随手丢给了她一块琉璃镜,“我说的对不对,你自个儿看看不就知道了?”
  
  那镜面刚好照在周姑娘脸上,周姑娘不瞧都难,这一瞧,镜面里的脸确实是个圆脸,再配珠簪,正如白池初所说,只会将脸显的更大。
  
  周姑娘气的不轻,认为白池初不但嚣张,还故意侮辱她。
  
  从此之后,梁子就算彻底结下了。
  
  缘分有好也有坏,周姑娘同白池初的之间,属于后者,自从两人结下梁子之后,周姑娘才发现,哪里都有她白池初的影子。
  
  周姑娘喜欢太子。
  太子喜欢的偏偏是白池初。
  
  周姑娘为了元夕夜能见到太子,半月前就开始打扮,元夕当夜更是在凉风下守了几个时辰,好不容易等到了太子,太子却连正眼都没瞧她,只顾着寻白池初。
  
  周姑娘一急,指着桥头包括她哥哥在内的一堆人说道,“太子若是想找白姑娘,何不问问那些人。”
  
  太子还当真去问了。
  结果可想而知。
  
  回宫之后太子的反应和周大公子没什么两样,倒没闹着要死要活,只是茶不思饭不想,皇后看不过去,才有了今儿这场宴席。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周姑娘将脸转了个方向,看都不往白池初脸上看。
  
  白夫人落座后倒不似周夫人那般尴尬,大大方方地同周夫人点头笑了笑,就似昨x什么都未发生过。
  
  白夫人递了个台阶,周夫人也知道顺着下,上头皇后的话一起,周夫人也跟着符合了两句。
  
  说来说去,都是围着白池初。
  
  “将来也不知道谁家有福分,得了这么位可人儿。”几句之后,皇后便提了重点。
  
  前头那些夸白池初的话,周姑娘暂且还能捏着手指头忍气吞声,皇后这话说出来,周姑娘就按耐不住了。
  
  皇后能如此说,那是因为皇后不知道白池初的为人,要是知道了,皇后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周姑娘开口前先是捏着帕子笑了一声,似是不经意见的一个玩笑,“娘娘有所不知,白姐姐前儿还对妹妹说过,这汴京城里喜欢她的人,能从城东排到城西,这话妹妹算是信了,元夕那夜,桥东底下一群的公子爷,少说也有一二十人,都是在等姐姐。”
  
  屋内鸦雀无声。
  
  白池初暗自叫苦。
  估计白夫人此时恨不得将她炖了。
  
  为了保命,白池初只好为自己狡辩,“花艳惹眼,岂能怪花的错。”
  
  话音刚落,屋外就响起了一道醇厚的声音,“好一句花艳惹眼。”
  
  来人正是陈帝,一身明x的龙袍气势压人,身后还跟着太子和安王。
  
  众人均起身行礼。
  
  白池初脚底下没站稳,身子一歪,打翻了脚跟前的香炉,白池初突然想起大哥对安王的形容: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