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又怂又甜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雏耳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第一章
  
  早春二月,寒风瑟瑟。
  
  养心殿外,沈姝颜身着一身素衣笔直跪在长廊下,她面色泛白牙关紧锁,一旁的首领太监都有些看不下去,俯着腰身凑过来低声劝慰:“嘉和郡主,您还是早些回去吧,宫门将要下钥,再僵持也不能跪上一夜啊。”
  
  她从晌午便递了牌子入宫,可多次求见圣上无果,太后也闭门不见,不得已只好跪在养心殿外等候。眼下她已跪了足足四个时辰,纵使心里想着再能坚持,可到底一介娇弱女子,身子根本受不了。
  
  沈姝颜手指轻轻攥紧身侧的衣裙,捏在手心摇头道:“我不走,若是见不到陛下我便一直跪在殿外。”
  瞧着她如此固执,首领太监没法子,只好推开门再进去瞧瞧眼色。
  
  又跪了一炷香的时辰,养心殿旁的长廊下传来悠悠的话语声,沈姝颜侧眸看过去,只见许皇后面色不虞地扶着婢女的胳膊悠悠走过来。她似乎并没有发觉殿门前的沈姝颜,都快要走近,还在听婢女低声闲话。
  
  “奴婢看那林家也是自作自受,四公子惹谁不好偏生招惹上小殿下,皇上可就这么一个嫡子,难不成还要为着先帝封赏的小小郡主放过他?”婢女不屑一顾的冷笑。
  许皇后语气悠长,淡淡开口:“我儿生来尊贵,怎能被臣子随意奚落。
  沈姝颜的目光直直对上许皇后的,她看见那张脸就恨的咬牙切齿,指尖掐着大腿上的细x,眼神变化,慢慢俯下腰身行礼:“参见皇后娘娘。”
  
  林家三公子林珩止与许家幼女许照影的事儿京城何人不知,可偏生先帝乱点鸳鸯谱将脚边这人赐给林珩止做正室,叫妹妹成了满京城笑柄。为着妹妹倾城容貌,许皇后也实属看不上她这素净面容,淡淡应声,收回眼神进了养心殿。
  首领太监始终没能出殿来,直到宫门下钥,沈姝颜终于受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意识尚且还存留一丝时,她听见新帝的暴怒声及太监们的惊呼声,想起今x前来所为的要事,试图睁开眼睛却终究无力,手指动了动慢慢垂下。
  
  再醒来已是在林府,她被婢女捏着鼻子灌了一碗大补汤悠悠睁开眼,当她瞧见林珩止坐在榻前竟还觉得稀奇。他们二人成婚两年,就连新婚那夜林珩止都未曾入房门半步,今x这番倒是第一次。
  林珩止目光晦涩,嘴角微动似乎试图想要说些什么,刚发出一个字眼,就被门口快步赶进来的柳姨娘铺天盖地的哭喊声截断,他微不可微的皱了皱眉。
  
  柳姨娘跪在榻前,鼻涕眼泪一大把,抽噎道:“三少夫人,嘉和郡主,算我求求你了,救救潜儿吧,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沈姝颜想起今x在养心殿外所受的待遇,别开脸没说话。
  “林珩潜如此是他咎由自取,害得林氏满门都为他所拖累还不够吗?难不成非要林家所有人陪着他去死不可?”林珩止忍不下去低声重言,这事儿发生第三x,还是他首次开口训斥柳姨娘。
  
  门口候着的丫鬟进门来将柳姨娘架着带出门,房门被关上,沈姝颜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转过脑袋,看着林珩止袖口上的白色绒毛,轻轻抬手指尖碰上,哑着声音道:“是我无用,没能见到新帝。”
  林珩止面色稍缓,继而坐下道:“不怨你,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吃点苦头也好。”
  这般好听的话是沈姝颜嫁来林府两年头一次听,她眼眶红了红,有些欣喜,小心翼翼的唤他:“珩止……”
  
  林珩止侧眸瞧她一眼,看清她眼底的喜悦与局促,心中忍不住泛酸。林珩潜一事爆出,林家被架在烈火上灼烧,多少从前与林家交好的都避如蛇蝎,可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己这从未正眼瞧过的嫡妻为着这事儿奔波x劳。
  果真是患难见真情。
  
  反手握住她的指头,眼中露出丝丝暖意:“这事儿过了,x后咱们好好过x子。”
  
  -
  可惜祸不单行,次x夜间,沈姝颜在睡梦中被院子里的尖叫嘈杂声惊醒,她披着衣衫打开门,入目尽是举着火把的官兵。长廊下死伤一片,甚至还有不成礼数的官兵拉着院子里的丫鬟行苟/且之事,那丫鬟满含泪水的眸子望过来,沈姝颜吓得连连后退。
  她的手指颤抖着扶上门框,一队人马从长廊下穿来,扣住她的肩膀将她带往前厅院前。
  
  林府所有人全部都被押着跪在一处,沈姝颜仓皇间抬眸去找林珩止,才意识到他今x被新帝传召入宫便未曾回府。压制下心头的恐慌,听着神情复杂的顾将军身侧的太监宣读圣旨。
  
  “林家三子欲意谋害新帝”、“林府蓄意谋逆”等字眼窜入沈姝颜耳中,她睁大眼睛抬头看向那首领太监。林珩止他……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林家满门勋贵,老祖宗更是开国元勋,怎么可能蓄意谋逆。
  “林府满门抄斩,明x午时三刻,断头台行刑。”
  
  沈姝颜顿时目眦欲裂,匍匐在地面朝前扑去,伸手拽住太监的衣摆失声尖叫:“怎么会,大人……大人是不是弄错了,我夫君效忠先帝,对新帝更是忠心耿耿,怎会蓄意谋逆,大人……”
  太监轻视的看她一眼,掐着腔调道:“三少夫人呐,来世眼睛可得擦亮些,该惹的不该惹的,可都要心里有些数儿。”
  
  他拉长尾音说完这一番话,转身便走,沈姝颜无意间瞧见他腰带挂着的荷包,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一个人影,可什么也抓不住,被太监一脚蹬开,她踉跄落地。
  这哪里是谋逆,分明是栽赃。
  
  再见林珩止,是在次x的行刑台上。
  他眼底青白,满面沧桑,沈姝颜被压制跪在地面,偏着脑袋看向他,眼睛发红,低声喃喃:“珩止……”
  林珩止对她安抚一笑,两人伏在临近的断头台面上,枷锁上身束缚住脖颈,看着x头渐变,沈姝颜知道,时辰不多了。
  
  她目光灼热,盯着林珩止清俊的眉眼,哽咽道:“珩止,若有来世,你愿如何?”
  下一刻,她耳边传来判官无情的“时辰到,行刑”,其中夹杂着行刑手口中酒水x洒在刀面上的声音,沈姝颜目光紧锁,露出一个清浅的笑意。
  
  林珩止看着她的笑,眼角晶莹剔透的泪水滑落,跌落在地面上,也跌在她心尖,烫的沈姝颜一个哆嗦。没能等到他的回答,沈姝颜眼中蔓延着无边际的失望,终究慢慢闭上了眼睛。
  
  “若有来世,哪怕历经刀光血影,也要给你一世光荣。”
  看着她那双向来清明的眼阖上,林珩止心中默念。
  
  手起刀落,血滴飞溅。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