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都在等大佬复婚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儋耳蛮花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第一章

  S市环球金融中心。
  今天是阴天,气压很低,出门的时候危夏就觉得要下雨,一边开车一边担心天上会突然劈下一道闷雷。
  不过打雷也不怕,负心汉不是她。

  危夏将跑车停到地下车库,进了电梯,对着镜子稍整妆容。

  女孩皮肤白嫩水润,就像刚剥了皮的果x,仿佛轻轻一掐,就有丰腴的汁水滴出来。
  她挤眉弄眼了一阵,想摆出一个比较装x的表情。
  结果都不大满意。

  ……谁能想到呢。
  ……等再次开车离开这里的时候,她可能就是离婚少妇人设了。

  危夏的律师比她提前十分钟到,两人寒暄几句,就被前台请进了一个相对私密的小型会议室。

  前台给两人倒了咖啡,她刚一抬头,一道俊挺的身影就推门而入。

  男人声音低抑慎重,修长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里不用招呼了,出去吧。”

  前台望了这个精致斯文的男人一眼,方才安静地退出去。

  危夏眼看对方带上门,有点诧异:“你没带律师?”

  屋子里就剩他们三个,男人没有立刻回话,而是摘掉了那副无框眼镜,往椅背上一靠,淡淡地说:“没必要。”
  他神色晦暗又冷漠,脸庞映着窗外暗沉的光影,睫毛轻微颤动。

  危夏如坐针毡,y着头皮问他:“那你协议书带了吗?”

  傅叶予将一份白底黑字的《离婚协议书》扔在桌上,他一反能言善道的常态,从进门到现在几乎一句话不说。

  危夏有点慌,默默在心底给自己打气。
  ……y气点,别怂啊。
  只要签完字,交给律师,她就可以离开这个狗男人了。

  ……以后我可就是危·钮钴禄·夏了!

  危夏咳了几声,“你签字之前,我先说几句。”

  傅叶予眉心微微一皱。

  “那天突然离开是我做的不对……”
  危夏把刚才打好的腹稿一点点说出来,“其实我做决定已经很久了,事先应该和你说一声的,但如果这事能通知到你,可能我们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哦。”傅叶予似乎笑了,但他眸子微垂,让人看不清他到底什么情绪。

  危夏继续往下说:“我们结婚确实有点冲动,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我真觉得可以走到最后的,现在要分开……你负大部分责任,我也有小部分责任。”

  危夏:“你放心,之前婚前协议说我们分开的话,你要分财产什么的给我,但我真的不想要,一点也不想要,这个事情我也早就和我律师说过了,我不是装大方,也不是想弥补什么,这个你懂的吧?”

  把话都说出来,感觉整个人又轻松了几分。

  “傅叶予,我就是那种把两个人的恋爱看的很重的人。”

  傅叶予眼睛里没有笑意,可嘴角漾出了弧度:“我知道。”

  傅叶予:“即使协议上没写,我也会将你应得的股份转到你的名下。”

  危夏:“???”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将协议书翻到最后一页,黑色钢笔锋利冰冷的笔尖眼看就要落下去。

  男人抬起头,深邃暗哑的目光再次探到她的脸上,好像就是算准了,她会再生出什么想法。
  “危夏,我最后,再问你一遍。”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危夏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男人肩膀微微颤了颤,手中的笔动了起来。

  就在危夏以为。
  他会把这个名字签完的时候。
  傅叶予突然又停下了笔锋。

  他按住白纸一角,看着她说:“等一下。”

  ……

  老实说,危·钮祜禄·夏,真没想他们会走到这一步。
  而且不管两人感情到底如何,在其他方面傅叶予是真没的说。

  当初刚一结婚,她就被真金白银地供着,从某一个特殊角度来说,婚后每一天,“身心”都得到了滋润。
  至于婚姻破裂史……

  大概要从一个夏天开始说起。

  s市夏季多雨,上午还好好的艳阳高照,到了下午,豆大的雨珠就夹裹着闷热的躁风扑面而来,市中心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地面被蒸腾出沉甸甸的水汽。

  展销中心不远处停了一辆跑车,面容娇软清秀的女孩拿着一支哑光唇釉,给自己补了补唇妆。
  “不就和那个偶像练习生合作拍了x写真吗?他粉丝用得着天天到我微博xx留言撕我?我还能吃了他吗?真的服了。他粉丝还各种辱骂,说我不配,我不配?醒醒吧,他们蒸煮在人家公司培训了几年,现在参加选秀活动还不一定能出道呢,就已经给我摆谱了?老子接一单广告都能抵他一年工资!”

  坐在驾驶座的女生是她的闺蜜简糯糯,穿一身黑西装,细腰长腿,这时候也啐了一口,接着就说:“练习生你都不要,你那个网恋对象又有什么好的,家境殷实,履历优秀?八块腹肌还是人鱼线?”

  危夏翻着手机里的未读消息,“他有没有腹肌和人鱼线我还不知道,我们不是刚在一起吗?网恋奔现需要慢慢磨合的。”

  简糯糯:“嘿嘿你是指哪方面的磨合?”
  危夏:“你一个霸总整天想什么呢?”
  简糯糯:“我们董事长想什么我就想什么啊:)”

  今天某电商平台举办了一场室内展销活动,平台爸爸找他们这些红人过来站站场子,与抽到入场券的粉丝们合个影,就可以走了。

  危夏是拥有千万粉丝的知名网红,还没念音乐学院的时候,就因一张高中时期的演出照片被称为万年难遇的美少女小提琴手,眉眼间欲说还休,才是真绝。

  她从小精通小提琴,在音乐学院也属拔尖,当意识到自己成不了大师级的演奏家,突然心灰意冷,之后利用网上的知名度另辟蹊径。

  毕业之后,还和土豪简糯糯创办了“蒹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谐音“简夏”,她是公司挂名的董事长,也是公司最赚钱的红人。

  简糯糯系着安全带,问她:“你现在就要去见你对象了?什么路上,我开一下导航……夏夏我们不要他年收入千万,但几百万总得有吧?”

  危夏报了个路名,鼻子眼睛眉毛都写着愉悦:“不是还没机会查他户口本吗?”

  危夏和网恋对象是在一个交友软件认识的,说起来还是糯糯让她注册的。

  危夏匿名,从没暴露过身份,直到两人交换照片之后,估计那人才知道她网络红人的身份。

  对方号称学成归国,刚回S市没多久,很可能是手段高超的惯骗,还是跨国作案。

  说起来一个年收入随随便便都有几千万的董事长,还是国民初恋脸的小仙女,竟然搞网恋,对方还没见光死,也算人类迷惑行为了。

  等到大雨停了,暖光就等不及地破云而出,天边的云层染上了淡金色,光影移动几分,照拂着半个修长的身影。
  危夏抵达咖啡馆的时候,对方已经到了。

  男人坐在空气清爽的室外,他目光才转过来,危夏心脏开始狂跳。

  夏天的衣衫单薄,男人身上匀称的身形线条也被勾勒得若隐若现,他露着一些手臂,戴着一副眼镜,明明该是斯文温和的气质,不知怎么的看上去A气爆了。

  傅叶予听见动静,抬头见到是她,神色露出一些柔和,“怎么还在喘,是不是赶过来的?我说了不要着急,路上注意安全。”

  危夏在他面前站了几秒,以为会被他摸头。

  但傅叶予只用低沉磁性的嗓音示意她坐下,网恋少女突然有点小小的失落。

  不远处按下车窗的简糯糯暗中观察了许久,不得不说,被这男人看上一眼骨头都酥了。
  这种样貌身段,就算当做小白脸养着那也值啊。
  怪不得这次危夏都会动凡心了。

  人的本质就是双标狗。
  前一秒觉得这狗男人肯定是骗钱骗色。
  下一秒就是本天仙什么时候能遇到这种骗子。

  危夏余光看见简糯糯的车子开走之后,松了一口气。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傅叶予笑了笑:“你朋友怎么不过来坐坐?”

  “别管她,她就是暗搓搓磕一下CP。”

  傅叶予似乎没有完全明白她这话的意思,微笑着挑了挑眉。

  要说危夏也见过不少娱乐圈的男明星,一眼就看出这男人有“斯文败类”的潜质。
  当初他们“网恋”的契机,还是因为傅叶予的亲弟弟傅一铎。

  傅一铎才是注册了那个软件的本尊。

  有一次他把危夏的交友界面给了他哥看:“我最近在关注这个妹子,怎么样,感觉她发的x常挺有意思的,而且品味什么的和我女神很像,哥你看这张模糊的人像照片,五官看不出来,但是轮廓和我女神好像啊,我就喜欢这种类型,哥你看啊,你觉得怎么样?”

  傅叶予一看交友软件,面不改色,只语气覆了一层寒霜:“你不好好念书,小小年纪约什么?”

  傅一铎脸一红,急了:“卧槽这个又不是探探陌陌,这是很正经的交友软件好吧!”

  大概是担心弟弟学坏,趁他去卫生间的时候,傅叶予就研究了一下这个东西,结果不知怎么的,不小心按到了语音通话。

第二章
  
  傅叶予听见对面传来女孩说话的声音,直接挂了也不礼貌,温声解释:“你好,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按到的。”
  
  女孩子笑了几声:“没关系的,我刚发了一条求教的信息,还以为你是有什么要说的。”
  小姑娘的声音温软清亮,态度也大方随和。
  
  傅叶予不知怎么问了下去:“什么求教?”
  
  “也没什么,就是今年想去维也纳旅行的,想问问首页互关的朋友有没有推荐的咖啡馆。”
  
  傅叶予略一思忖,淡声说:“有一家叫Café xawelka,开这家咖啡馆的老夫妇很有故事,可以去听一听,松糕和咖啡也很好喝,我记得是在道荷特街6号。”
  
  对方喜出望外:“真的吗??谢谢呀,你去过维也纳吗?”
  
  “嗯,几年前去过,还在念书的时候。”
  
  傅一铎回来的时候,就见傅叶予拿着他的手机不知在看什么,过了一会儿对他说:“你这个号给我吧。”
  
  傅一铎:???
  傅一铎:我去上个厕所回来我号没了??
  
  危夏认识这个跨国友人之后,两人经常在线聊天。
  一段时间过后,还交换了照片。
  
  傅叶予给她看的这张照片,角度是从后方拍过去的,周围环境像在什么拍卖会现场,他在前面的位子坐着,给人一个完美的侧颜暴击。
  
  也不知谁抓拍的,男人正和身边另一位穿红色礼服的美人说话,乍看之下,戴眼镜的模样温然随和,可危夏觉得这只不过是障眼法,他的视线中有克制得清冽和危险。
  
  最重要的一点,这张照片里的人是一种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冷静英俊,而不是特意拗出来的造型感。
  
  危夏真觉得这男的肯定拿了网上的照片来忽悠人吧,这特么绝对就是网骗,不是的话她头都能割下来。
  
  她特意用软件翻墙搜了有没有同款照片,结果一无所获,刚好傅叶予也带家人回国了,主动约她见面,她就抱着好奇的心态去了。
  
  不见还好,这什么一见佳人误终生,以前都觉得那是仙女本仙才拥有的排场,没想到在这个男人身上反而深刻体会到了。
  
  危夏通过线下接触,更觉得这男人不止长得好看,谈吐思想都很有深度,所以才会不自觉地陷了进去。
  
  傅叶予不会网上冲浪,不懂什么饭圈文化。
  对危夏偶尔蹦出的词语也是一知半解。
  但这些不止没影响两人的交流,反而让人觉得他很迷人。
  
  刚才只顾着欣赏傅叶予的盛世美颜,这时才注意到他脚边还放了一个黑色的琴盒。
  
  傅叶予拿起来递给她:“这是我上周出差给你买的小提琴,我知道要本人用得顺手才是好琴,不好用就放着做装饰,它挺特别的,是……”
  
  “我知道,因为是你送的嘛!”
  危夏雀跃地打断了傅叶予的话。
  “你送的东西我都喜欢,我很开心。”
  
  傅叶予愣了愣,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那“它是我在国外淘到的古董货也不是很贵就几百万”这种话也没必要再说下去。
  
  他顺着她的话说:“嗯,你喜欢就好。”
  
  危夏打开琴盒之后突然眼睛一亮。
  这无疑是一把好琴,工匠手艺绝佳,琴弦和琴身很有年代感,很像意大利闻名的斯特拉瓦尼家族做出来的那种古董琴。
  
  仔细看看,这把琴确实有些年岁了,还有饱经风霜的痕迹,怎么看怎么像上品,要是拿去保养一下,应该能发出非常动听的声音。
  就算不是真的古董,一定也价值不菲,傅叶予送她这份礼物是花了大价钱的。
  
  相当于别的男朋友给女朋友买包包。
  
  傅叶予在哥哥公司打工,那撑死了一年几百万吧,比普通工薪阶层要好一些,肯为她花心思也难得了。
  虽然赚钱没她多,但不要紧,她只是馋他的身体,呵呵。
  
  危夏担心看得太久不礼貌,就很自然地合上琴盖,把服务员叫来点了一杯饮料,然后问他:“你在你二哥公司做得怎么样了?”
  傅叶予和她聊过,目前他还在亲戚那边“打工”。
  
  傅叶予:“他公司是制药的,斯晏制药集团。”
  
  危夏对制药也不是很懂,就笑着说:“是哦我记得你说过,你哥是富二代啊。”
  
  傅叶予也笑了笑,简单向她说了一些公司的情况,以及他们目前在做的一些药物开发,危夏默默记住,准备回家度娘一下。
  
  这时男人有条不紊地喊了她的名字:“危夏。”
  
  “……嗯?”
  
  “我提过我弟弟,他是你的忠实粉丝。”
  其实用“脑残粉”形容更贴切一点。
  
  “之前也是给我看了你的照片,我才知道你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女神’。”
  
  其实他们也不止这几个月的“相识”,而是更早以前,傅叶予就经常听到关于她的只字片语。
  
  男人细长的眼眸微挑,手支着下巴,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他前几天还在说,自己女神和一个偶像练习生传绯闻了,气得要死,你说我应该怎么回答他?”
  
  危夏一下没反应过来,迟疑了一下连忙否认:“我不是我没有,都是那些吃瓜群众瞎说的!”
  
  ……等等。
  男朋友这么问是吃醋的意思吗?
  她还没有什么恋爱经验,但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吧?
  
  危夏和那个练习生拍了一x学生档恋人感觉的青春写真集,双方颜值都能抗,就被很多路人看见了还觉得他们格外般配,这些CP粉还把人送上了热搜词条。
  
  方巧,这男生又马上要上选秀节目了,很多老婆粉就觉得是危夏心机婊要蹭热度,一来一去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傅叶予听她这么解释,笑了一下,几秒之后抬起视线,问:“这样啊,那我可不可以告诉我弟……他的女神有对象了?”
  
  危夏见男人这么说,抬起眼睛,然后就对上那道深邃的视线。
  “就说你的对象是我。”
  
  虽然她还没在网上公布恋情,但傅叶予宣誓主权的做法并没有哪里不对。
  危夏脑袋“轰”的一声,然后耳朵跟着嗡嗡作响。
  突然有种真的玩不过他的感觉。
  这男人也太会x路了吧。
  
  她内心慌得一批,表面还得稳如老狗……不对,是稳如仙女。
  
  原来被喜欢的人吃醋是这样的滋味。
  全世界给她换她都不要的满足感。
  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时刻更让她开心的吗。
  没有了。
  
  危夏点点头,突然飙起演技:“……嗯,勉强可以吧。”
  
  “真的很勉强?”
  傅叶予看着她,若有所思。
  “其实也不用勉强。”
  
  “……”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危夏:“本来就是人家瞎说的,我和那个练习生真没什么啊,他还小呢!”
  
  傅叶予看着小姑娘g巴巴地解释,这才笑起来:“那记住,以后还是别让人随便误会了,年纪小不代表没有别的心思。”
  
  危夏装乖附议:“知道啦,谁让你女朋友长得好看呢,本来是想低调的,奈何实力藏不住。”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从杯子边缘移开,握住她的指尖,此刻,他的声音就像来自她的耳边,又低又沉:“嗯,知道就好,女朋友。”
  
  ……
  
  夏天让人燥热难耐。
  九月的时候,暑气散了一半。
  危夏觉得哪里跟想象的不大一样。
  
  与傅叶予谈恋爱的感觉不温不火,也不知这人天生性格就这么冷淡,还是别的。
  
  危夏恨不得扔掉国民初恋的包袱,扯开男人的领口,掐着他的锁骨壁咚他,然后狠狠地吻下去!
  
  她想来想去不太对,发消息给闺蜜简糯糯:“网骗会不会是不行啊,他会不会那方面有问题,所以才选择网恋的???”
  
  简糯糯:“你不说他斯文败类吗?对你这种可盐可甜、性感撩人的小仙女,不是应该马上脱掉假面具,尽显禽兽本性??”
  
  危夏:“谁知道呢,网骗不出差的话,我们约会的频率大概一周一次,是不是太少了?”
  
  简糯糯:“呵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我觉得一周一次在床上都不够塞牙缝的。”
  
  危夏:“???”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与简糯糯促膝长谈之后,危夏觉得有必要采取行动,试探一下傅网骗那方面的能力。
  毕竟这也是成年男女感情中的重要部分。
  
  这天,危夏和傅叶予看完一场话剧出来,两人特意等大部分观众都散了才走的,他的车子就停在两条街之外。
  
  剧院附近栽种着不知名的花树,发出淡淡清雅的花香。
  
  危夏边走边看几株树木,深夜清冷的月光下,她的肌肤细腻如瓷,真的就像从天而降的小天仙。
  
  傅叶予轻声问她:“你这个周末有空吗?”
  
  “嗯,应该有的,怎么了?”
  
  “我也有时间在家,你要不要顺便来我家吃顿家常饭?”
  
  危夏顿时有些头重脚轻,差点站不稳。
  这么快就见家长了吗?
  她还什么都没准备啊。
  
  傅叶予笑了笑:“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就改天吧,也没别的外人,只有我妈和弟弟。”
  
  危夏认真考虑,两人算上“网恋”的时间,也谈了有几个月了。
  他弟是自己的脑残粉,好感度已经爆了应该不用担心,要是能和家人结识一下,应该能加深两人的了解吧。
  
  她咬了咬唇,看了他几眼,突然短促地笑了一下。
  
  附近的街上,两排夜灯都做的像一盏盏灯笼,暖色调光晕浅浅地沉在地上,光影暗淡。
  
  傅叶予尾音带着点哑, 低声问她:“嗯?考虑的怎么样?”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危夏被男人磁性的声音撩得四肢发烫,脑子也有些沉沉的,下意识就说出了真话:“想被你亲……”
03、

  第三章
  
  话音刚落,危夏就后悔了。
  如果现在地上有个d的,那二话不说就属于她。
  
  但是,原本就晕头转向的危夏突然被傅叶予抓住双肩,身子轻而易举就被他揽到怀里,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整个人被他贴住了。
  
  他还往前进了几步,将她抵在墙前。
  
  傅叶予低头垂眸,镜片背后是一双晦明晦暗的眼睛,不再维持恰到好处的疏离,不知怎么的,让危夏微微发颤。
  “这样?”
  
  他低头封住她的唇,x润的触感深入,这次不知怎么的就真成了唇舌缠绵,呼吸凌乱不匀,细嫩的唇瓣也像在发烫,一片麻痒。
  
  她差点一口气没接上,当场晕过去。
  
  危夏双手抵着他的身躯,两人严丝合缝,连她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
  “是想要我这样亲你吗?”
  
  “等等……”
  
  傅叶予看着身前的女孩儿脸红的就像小龙虾,手指轻佻她下巴,再次不紧不慢地缠绵。
  ……这男人吻技还是很销魂。
  ……至少不是性冷淡吧。
  
  他给她的感觉始终是节制和风度,唯独这样吻她的时候,变得强势又强y。
  
  好不容易稳住了心神,危夏把脸埋在男人的x口,小声地说:“傅叶予你第一次这样亲我……”
  
  “所以上次你偷亲我的那种不算?”
  
  “……”
  
  上次约会两人去看了电影,到处乌漆墨黑,他俩坐在最后一排,危夏发现男人因为太累撑着侧脸睡着了,就捧过他的脸,小心翼翼地偷亲了一阵子。
  他竟然是装睡的,还一直没告诉她!!
  
  “你也太精了,明明是你装睡占我便宜。”
  她真的是凭实力颠倒黑白。
  
  傅叶予对女孩天马行空的想法无奈地笑了笑。
  
  他觉得女朋友年纪还小。
  女朋友却迫不及待想要长大。
  
  ……
  
  周末午后,清润的雨点不断地砸在窗外大叶芭蕉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有人一左一右地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旋即,脚步声在冗长的走廊上响起。
  
  傅叶予推了推眼镜,退到走廊边上,向眼前的男人毕恭毕敬地打招呼:“二哥。”
  
  对方屏退两旁的与会人员,满脸敷衍地看了看他,说:“是三弟啊,今天来公司了?刚回来一切都还习惯吗?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多学着点。”
  
  傅叶予轻声应下。
  
  傅二哥见他态度如此谦卑,笑了一声:“你书念的多,没有社会打拼的经验,屁用没有,做生意还是要讲人脉、讲脑子、讲天赋的,x子还长着呢,别急啊,等下我要去个酒会,下次有机会带你一起去,也好认识认识商界的那些长辈。”
  
  傅叶予抿了抿唇,朝他轻轻笑了一下:“谢谢哥,多亏你照顾,我妈也经常说要我好好报答你的恩情。”
  
  傅二哥拍了拍他的肩膀,眉毛上挑:“那是应该的,你好好g,傅家还有要你出力的时候。”
  说话的同时,眼底有藏不住的轻蔑讥讽。
  
  傅叶予站在原地,等傅荆安走远了,摘下鼻梁上的那副无框眼镜,慢条斯理擦拭片刻,又重新戴上。
  
  周末,危夏先去公司转了一圈,开了几个会议,然后傅叶予接她去家里。
  
  男朋友住的位置并不靠市中心,危夏想着那个地段的房价可能会低一点,不过车子很快一路开进了一处山水清澈的地方,环境特别高雅。
  
  傅叶予的居所也不是壕到没有人性、金碧辉煌的那种,但足够大了,一眼望去就是两个大平层,用了很多透明的落地窗,一楼有带着黑色手柄的楼梯通往上层,不是说气派,而是有格调。
  
  所以网骗本人也挺有钱的??
  还是说他家人确实挺富的???
  
  他的工作,他的性情,他的家庭。
  她对这个男人的了解……
  果然还只是一知半解。
  
  危夏和简糯糯这几年也赚了不少,两人在市中心的江边也买了豪宅,还挨着彼此,现在看到傅叶予的住宅,总觉得不输她们。
  
  危夏观察了一下,装修风格现代,沉稳雅致的原木色搭配灰黑色调,客厅还有一排阔气的黑色书橱,中间是火炉,米色沙发则添了一些温馨基调。
  
  这屋子到处都光线极佳,有点山间别墅的味道,是适合养病安居的地方。
  不仅适合居住,还适合霸总用来包/养小情人。
  
  傅叶予向端茶出来的家政阿姨点了点头,问:“我妈在休息?”
  
  “夫人下午有些头晕,就说晚饭前要回屋小睡一会儿。”
  
  傅叶予皱了皱眉:“又犯头晕了?那晚饭别下来吃了,到时候你给她送上去吧。”
  接着又问:“小一呢?”
  
  “小少爷早上从学校回来的,刚才出去跑步了,看时间差不多……”
  
  阿姨话没说完,一个穿着休闲x装的年轻人就跑了进来。
  
  危夏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这弟弟轮廓五官与傅叶予还真有些相似,睫毛根根分明,只是眼睛圆一点,笑起来也很爽朗,也一样盛气凌人,再加上一米八的个头和这身板,肯定在学校收情书都收到手软吧。
  
  阿姨赶紧招呼他:“小少爷回来啦,正好说到你,可以准备开饭了。”
  
  “开饭?开什么饭!自从我女神宣布谈恋爱了我每天在寝室都吃不下饭!妈的,这是我最倒霉的一年!气死我了!为什么不等我大学毕业!不知道便宜了哪个傻比……”
  
  傅一铎说完,用毛巾擦了擦脸,就看到女神坐在自家沙发上,向他挥了挥小手。
  
  傅一铎:“…………”
  
  危夏:“那个,你是傅一铎吧?我叫危夏,是你哥的……朋友。”
  
  傅一铎懵x了。
  
  傅叶予在他身后轻轻问道:“你刚才说谁?”
  
  傅一铎回头看到他哥,就像见到了鬼。
  再回头看了看货真价实的女神,差点咬到舌头:“你你你你你是夏夏?!”
  
  危夏点了点头。
  
  ……阿伟死了阿伟死了阿伟死了。
  ……夏夏怎么真人比照片视频还美!真的太仙太美太有气质了!
  ……笑起来简直是天使,我的人生动力!
  ……说话声音都这么好听,宇宙爆炸无敌仙女!
  ……啊啊啊啊啊阿伟反复去世!!
  
  傅一铎觉得世界崩了,他也崩了。
  他从高中时期就把危夏视作喜欢的类型,还存着好几张她的照片在手机里。
  
  在纯情直男的眼里,危夏五官充满氧气感,落落大方,真挚和善,会烹饪会拉琴,会拍VLOG会走秀,还自己开公司,简直是闪闪发光的宝藏女孩。
  谁知道有一天醒过来,自家房子塌了。
  女神跟着亲哥跑了。
  
  危夏看着大男孩一脸崩溃的神情,也觉得奇怪:“傅叶予,你不是……那次,明明是你说的,要和你弟说我有对象了,所以你没说吗??”
  
  傅叶予满不在乎:“后来我想想了,可以说,但没必要。”
  
  危夏一顿。
  
  傅一铎一脸快哭的表情,彻底不淡定了。
  
  傅一铎冲到她面前,恨不得双手按住她的肩膀疯狂摇晃:“……夏夏你到底为什么啊!这人是不是拿猪油蒙你心了??你为什么要往火坑里跳……啊啊啊!!我哥他就是魔鬼,吃人不吐骨头的……”
  
  傅一铎话还没嚷嚷完,被傅叶予一个轻描淡写的眼神给压制了:“少废话,去看阿姨有什么要帮忙的,等妈醒了就开饭。”
  
  弟弟还不肯罢休,在危夏面前单腿跪地:“夏夏你等会儿要不要去我房里看看,我收集了你的手幅,还买了你们公司生活店的……对了你俩怎么认识的??”
  
  傅叶予只能选择先把危夏带走,“别理他,去我房里。”
  
  别说傅一铎沉浸在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里,危夏也觉得自己坐在这个地方很不真实。
  她打量傅叶予的房间,宽敞是必然的,皮质大床看着就很舒适,卧室四面有两面都做了玻璃窗,能看见外面碧绿葱翠景致,推窗迈出去,小阳台的沙发至少能躺得下两个人。
  
  “你弟弟没事吧?”
  
  “他就是太激动了,别听他胡言乱语,孩子缺少现实的鞭笞,习惯习惯就好,再不好打一顿也好了。”
  “……”
  这哥哥是个狠人。
  
  傅叶予松了松领口,解开黑色薄外x的扣子,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束进腰身的衣衫露出男人性感的腰线。
  在充满这个男人荷尔蒙气息的地方,她早已心肝脾肺都在跳野狼disco。
  
  两人离得很近,危夏近距离欣赏着男人诱惑的腰身。
  
  傅叶予刚要说话,手机震了几下,他看一眼,轻拍她的脑袋:“我先出去接个电话。”
  危夏:“哦,好……”
  终于被他摸脑袋了嘤嘤。
  
  男人转身带上了门。
  
  那边,傅一铎做贼似得上了楼,不料老哥竟然没和女神待在一起,一个人站在外边接电话。
  
  “嗯,好,明晚?”
  “行,八点,那个会所我知道,我到了会报你的名字。”
  “好,那你忙吧。”
  
  等傅叶予挂了电话,傅一铎阴阳怪气地哼哼:“哥,谁来的电话啊?”
  
  傅叶予:“蠢货。”
  傅叶予看着屏幕上“傅荆安”几个字,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x。
  语气冷漠还带着十足的藐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