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清粥几许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chapter1

  早上十点半,和煦的春光被厚重的遮光窗帘挡在外头,偌大的房间里一片昏暗,只剩床脚正在震动的手机屏幕发着微光。
  
  几秒钟之后,柔软的羽绒被里探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接着是一截细白的手臂,拍着被子胡乱摸索,整个身体循着声音转了将近一百八十度,终于把手机捞了过去:“喂?”
  
  “还没起?昨晚去哪鬼混了?”
  
  宋枝桃清了清嗓子,声音含糊:“我哥生x,办了个派对,现在头还疼呢。”
  
  “看看微博,秦嘉豪出事了。”
  
  她半梦半醒,压根儿没想到秦嘉豪到底是谁:“出什么事?”
  
  “还能出什么事儿?当然是被你x凉了。上周你刚帮他看了盘,还斩钉截铁地说人家星座运势好,一定前途似锦,结果这周就凉了,你这嘴是开了光?”
  
  “对了,你知道他怎么凉的吗?他竟然隐婚!还有一个儿子,二胎都怀上了!前天陪他老婆一起去产检,被人抓到了!他一个流量爱豆,现在还能有什么活路?可惜了,他去年势头正好,要不是出了这么档子事儿,他肯定能……”
  
  说八卦说的唾沫横飞的人叫钟青,宋枝桃大学时的死党,她听见手机里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愣了一秒,试探地问了一句:“桃桃?”
  
  对面一点儿动静没有,钟青提高了嗓音:“宋枝桃!!”
  
  “嗯?”宋枝桃梦中惊醒,翻了个身,胡乱扒拉了一下脸上被睡的乱七八糟的头发。
  
  宋枝桃素面朝天,饱满白皙的鹅蛋脸上两道淡淡的野生眉,眼睛还闭着,挺俏的鼻子xx是娇艳欲滴的玫瑰唇,懒懒开合:“产检?什么产检?”
  
  “……”钟青无奈扶额:“见面再说。”
  
  宋枝桃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放下手机,眯着眼看了一眼窗户,摸了遥控来把窗帘打开。满室春光中,她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又猛然睁开,绕地球一周的反s弧终于接上了:什么!!秦嘉豪出事了?她又又又翻车了??
  
  打开微博,热搜第一条果然【秦嘉豪隐婚】,后面跟了一个暗红色的“爆”……
  
  她没点开,径直往xx翻了翻,不出所料地看见了自己也跟着上了热搜:【一只桃毒x】。
  
  “一只桃”是她的微博ID,一个有着五万粉的占星号,她是一个职业占星师,这个号是她目前主要的客户来源。
  
  微博不停地进来消息,不用看也知道是一大批来她微博观光毒x本x的网友,另外就是特意来骂她的秦嘉豪粉丝和其他喊她高抬贵手,求退圈、求闭麦的各路粉丝。
  
  好心情消失殆尽,宋枝桃没心情睡懒觉,爬起来洗漱,准备去找钟青。
  
  楼下大厅空空如也,阿姨见她下楼,急急忙忙从厨房赶过来问她要不要喝粥,宋枝桃一边戴着耳环一边往门口走:“来不及了,我要出门,我哥呢?”
  
  “七点就去公司了。”
  
  昨晚上他生x派对,被人拉着灌了不少酒,一大早还要去上班,宋枝桃不禁有点同情他:“宋一阳还真是劳模。”
  
  开车二十分钟,宋枝桃来的时候,钟青早就到了,见她来了抬了一下头,又低头接着刷手机:“给你点了咖啡和甜点,还没吃吧?”
  
  宋枝桃坐了下来,尝了一口软腻的甜点。
  
  “我快被气死了!”钟青手上飞快打字,一边吐槽:“这些x子是不是有病?怎么每次他们自己正主出事都要来骂你?”
  
  “别看了。”宋枝桃又抿了一口咖啡,空空如也的胃逐渐暖了起来。
  
  “你知道他们说你什么吗?”钟青看她还风轻云淡,自己倒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还能说什么?”宋枝桃单手撑着下巴,垂着眼看玻璃外来来往往的人,眼尾微翘。
  
  窗外有路人朝这边看了一眼,半晌舍不得移开视线,被身边的女朋友发现,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宋枝桃捏着小勺子尾巴在咖啡里胡乱搅了搅:“说我蠢?说我没脑子?还是说我是个吸血的网络乞丐、老巫婆、丑八怪?”
  
  钟青听着她不带喘气地说了一堆,把手机收了放在一边:“你怎么能这么淡定?”
  
  宋枝桃慢条斯理地放下手里的杯子:“还记得上次被我x凉了那电影吗?那天我跟无理取闹的黑子大战三天三夜,你猜结果怎么着?”
  
  “你赢了?”钟青了解宋枝桃,开着大号就跟人撕x的确是她能g出来的事儿。
  
  宋枝桃摇了摇头:“我莫名其妙被禁言一周,然后只能换小号上了。”
  
  “后来呢?”
  
  “我熬了一夜,然后困了就睡了,不了了之了。”
  
  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尾的钟青无言以对:“……”
  
  宋枝桃宿醉的难受劲儿还没过去,心情也低落,没什么精神:“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现在真快成“毒x”了,你们电视台还缺打杂吗?要不介绍我过去吧,我这占星师估计也快做不下去了。”
  
  一个占星师,被莫名贴上了“毒x”的标签,谁还要来找她咨询?
  
  “谁让你瞎给人看盘?”
  
  宋枝桃哀怨地趴到桌子上,歪着脑袋叹气:“占星工作室最近接了个推广,秦嘉豪是代言人,本来就是象征性地在微博上互动一下而已,我怎么知道会这么倒霉?而且本来就是事在人为,占星只是提供方向,又不是算命,我都解释累了。”
  
  “说起这个!差点忘了正事!”钟青从包里翻出来一个文件,挑了挑眉:“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网综,我学姐做的,综艺设定很有意思,这是策划书,你看看。你不是说你今年桃花不错,喊着要脱单?机会来了。”
  
  宋枝桃记得钟青提过这个网综,没想到还真要开拍了。她看了看封面上的几个大字:“《恋爱实录》,直播社交观察类真人秀?”
  
  钟青点了点头:“节目组想要颜好、综合素质高,有话题度的素人。当然,最重要的是单身。我当时就想到了你,二十四年的母solo,舍你其谁?”
  
  宋枝桃感觉有被冒犯到,但是又无力反驳,她随手翻了翻策划,看起来和以前她看过的恋爱综艺大同小异:“直播是什么意思?”
  
  钟青:“这节目和其他恋爱综艺不太一样,主打展现现代年轻人最真实的社交互动状态,所以没有观察团,嘉宾合宿两个月,节目以直播加剪辑版的形式上线,周末直播,然后每周一出一个剪辑版。”
  
  “小白鼠观察x记?”
  
  “……”钟青突然觉得她说的好像也没毛病:“我看了一眼,这档节目的亮点不是直播,而是观众可以参与进来,给自己喜欢的cp应援,帮他们制造互动的机会,类似养成cp,还挺带感的。”
  
  “是有点带感……”宋枝桃是典型的那种一边喊着“甜甜的恋爱什么时候属于我?”,一边又懒地花时间去接触陌生人的母胎solo,每每碰到这种活动,第一反应都是抗拒:“可是我能不能……”
  
  钟青有点恨铁不成钢:“不能!上学的时候你说要学习,工作的时候你说没时间,天天喊着要脱单追求新生活,现在去认识几个新朋友不也挺好的吗?”
  
  宋枝桃打开策划翻了翻,开始x蛋里面挑骨头:“可是这种节目真的能脱单吗?如果上个恋爱综艺就能找到喜欢的,那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单身狗?”
  
  钟青耐着性子鼓励这颗怂桃:“那你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
  
  宋枝桃想了想,给了四个词:“长相一流,身材优秀,少年天才,锋芒毕露。”
  
  钟青面无表情地把她手里的策划书收了回来:“我看你还是比较适合单着,天底下有这种男人?”
  
  钟青和宋枝桃是大学时候认识的,在她记忆中,宋枝桃因为长相出众,大学时候追她的人不少,但是她那时候好像一直无心恋爱。再后来,毕业工作,大家的社交圈子就变得更小了,身边连个异性都很难看见,而且再也没有心力去特意xx时间认认真真了解一个人,恋爱就被无限期搁置了下来。
  
  “当然有,我就认识一个。”宋枝桃直起小腰板儿,表示自己的确没在说谎。
  
  钟青用看傻孩子的怜爱眼神看着她:“宋枝桃,你能不能少磕点纸片人?脑子都坏了。”
  
  “不信算了,”宋枝桃的手指缓缓描摹着杯壁上的线条,睫毛低垂了几秒,又抬起来问:“这节目真的完全真实?会不会有剧本?”
  
  “你放心,要是演戏,我能找你?”
  
  “……”宋枝桃感觉自己今天接连遭到了来自亲闺蜜的暴击。
  
  “那我去试试,脱单了,你是一号功臣。”宋枝桃掀了掀眼皮:“困死了,先回去睡觉。”
  
  从咖啡店见钟青回来之后,宋枝桃在家闷头睡了一下午。她爸妈出去旅游没在家,就她和她哥宋一阳两个人,宋一阳晚饭时候才回来,她听见动静探着脑袋往客厅看了一眼,看到一个往楼上去的身影:“宋一阳?”
  
  “我先上楼换件衣服,晚上不在家吃,有应酬。”
  
  宋枝桃放下碗筷就从餐厅跑出来:“又准备去哪个温柔乡?”
  
  宋枝桃长了一双灵动清澈的杏眼,天生的玫瑰唇色让她整个人永远像上了口红一样精神十足,一颦一笑带着些孩子气。
  
  楼梯上的人笑着解释:“真应酬。”
  
  宋枝桃领了命要看好宋一阳这个浪子,自然不能被他三两句打发了,她一边跟着他上楼,一边追问:“那你告诉我,和谁,在哪?”
  
  “你确定?”
  
  宋枝桃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废话,xx交代了不让你出去乱跑,你都要订婚了,知不知道?”
  
  “在最雅轩,和陆铭。”
  
  听见陆铭两个字,宋枝桃脸上的神情有那么一秒不太自然,以为自己听错了:“和谁?”
  
  “陆铭!”
  
  宋枝桃捂着耳朵:“我又没聋……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宋一阳像是早就预料到了她的反应,把房门推开,公文包扔桌子上就开始脱外x:“刚回来,赶上同学聚会,他也去。”
  
  “哦,那你去吧。”宋枝桃站在门口,心里一时五味杂陈,难得顺手帮他带上了房门。
  
  宋一阳听见房门关上,解衬衫扣子的手停了几秒,又麻利地换好了衣服,再出去的时候路过宋枝桃的房门前,一边挽袖子一边说:“骗你的,没什么同学聚会,你这么紧张g嘛?”
  
  “宋一阳你无不无聊?”宋枝桃拉开房门,平静的神色中透着怒气。
  
  宋一阳看她炸毛,像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笑着摁了摁她脑袋:“不是说早就不喜欢陆铭,要开始新生活了吗?”
  
  宋枝桃反手推开头顶的胳膊:“已经开始了,今年肯定脱单。”
  
  此刻,几十里之外的机场已被暮色笼罩,飞机落地时发出震耳轰鸣。
  
  一个身穿格子衬衫的男学生在接机口频频张望,手上的接机牌上写着两个大字:陆铭。
chapter2

  三天后,宋枝桃去跟节目组签综艺合同,钟青也在。
  
  制片人叫徐燕妮,是钟青的直系师姐,所以宋枝桃也跟着钟青喊燕妮姐。
  
  徐燕妮从抽屉拿出来一张纸递给宋枝桃:“桃桃,这是你的简历,你看看有没有问题,到时候宣传可能要用一些信息。”
  
  宋枝桃看了一眼,基本上都是些基本信息,不太涉及隐私,她的目光落在最上面的那张照片上:“你怎么会找到这张照片?”
  
  “我友情提供的,不好看?”钟青原本想去她朋友圈找张近照,可是pose都不太合适,翻了翻自己电脑,看见以前大学时的照片,就在里头挑了一张。照片里的宋枝桃双手捧着脸坐在图书馆的书桌前,明媚又甜美。
  
  宋枝桃记得很清楚,这张是毕业时候照的:“可是这是素颜。”
  
  “素颜怎么了?”钟青自己拿过来看了一眼:“你素颜已经够好看了。”
  
  宋枝桃从自己手机里翻了翻:“我手机上没存货,燕妮姐,等我回去换一张发给你。”
  
  “这么认真?”钟青觉得自己的审美遭到了质疑:“就一个简介。”
  
  “照片是给别人欣赏的,不是用来记录黑历史的,不然大家为什么那么努力P图之后再发朋友圈?更何况其他人都那么精致,我一个人用素颜照,多不好?”
  
  徐燕妮从钟青那里听说她脾气爽朗,原来还不信,现在觉得她的确挺直率,笑着点头称是。
  
  钟青就知道她这点怕被人比下去的小心思,双手抱x,笑着吐槽:“你这该死的胜负欲什么时候能改?”
  
  宋枝桃微微挑唇:“改不了,就算七老八十,装假牙也要挑最白的。燕妮姐,其他嘉宾都联系好了吗?”
  
  徐燕妮被这伶牙俐齿的小妮子逗笑了:“差不多了,今天要去见最后一位,在A大。”
  
  “A大?”宋枝桃脸上吟吟的浅笑渐收,那是陆铭的母校。
  
  “和我一起负责这次项目的同事说她有个非常合适的人选,让我今天和她去见见,但是对方参加这个综艺的意向好像并不是很强。”
  
  “A大的?”宋枝桃已经很久没有特意去关注陆铭的消息了,大学交的新朋友都不知道陆铭,久而久之只有和宋一阳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偶尔提及,现在突然听见跟他相关的信息,还是忍不住多问一句。
  
  “听说是A大的老师,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同事还跟我卖关子,但是听她的语气,好像非常厉害,人也很帅。”徐燕妮也不太清楚,她也十分期待这次会面:“还不一定能谈成,今天也就是去见一面,听说那人挺难搞的。”
  
  宋枝桃听说是老师,又默默接着发消息:“老师呀?我这辈子和老师无缘。”
  
  签好约,宋枝桃开着车准备去工作室一趟,快到岔路口的时候,看见了前方挂着A大的指示路牌。车窗外可以看到学校的铁围栏,上面印刻的校徽被翠绿的藤蔓遮盖,若隐若现,和五年前一样。她车子右转,朝着校门开去。
  
  此刻的大学校园内,食堂一楼的x茶店前面排了超长的队,饭点刚过,来买饮料的师生很多。
  
  “陆老师,您刚刚讲的那些理论我们刚刚听的似懂非懂,您能不能给我们推荐几本书啊?”
  
  “陆老师,我刚刚还有几个问题也没听懂,想跟你讨教。”
  
  “陆老师,您一会儿下午还有讲座吗?”
  
  四五个提着笔记本电脑的研究生跟在一个穿灰色衬衫的男人身后,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那人身高将近188,穿灰蓝色衬衫和g净利落的西装裤,手里提着电脑包。微卷的头发有些长,低头的时候垂落在眼前,y朗的眉眼被遮住一半,平直的唇不带半点笑意,语气淡淡的,慵懒的像午后的阳光:“可以,一点钟我还有个报告,没事可以过来。”
  
  “谢谢陆老师!”旁边的两三个女生雀跃地应下,在学生的簇拥下,他更加显眼,引得路边的女生频频侧目。
  
  “老师,学妹,你们要喝什么?我去买咖啡。”一个身穿格子衫的男生看见旁边的x茶店,顺口问了一句。
  
  一个小个子女生立马兴奋地推荐:“红豆牛x冰!他们家的红豆牛x冰超好吃!”
  
  “红豆牛x冰要排好长的队,你确定?”男生提醒道。
  
  “那算了……我要热美式吧。”女孩子有点失望,但还是体贴地换了一个。
  
  陆铭抬眼看了看这家店面,他出国五年,很多东西都变了,店面的招牌做了新的,菜单也丰富了不少,但是最火的还是红豆牛x冰。
  
  “陆老师,你也是我们学校毕业的吧?你吃过这家的红豆牛x冰吗?听说这家店在学校开了七年了,应该是我们学校最老的店了吧!”有个学生问。
  
  “嗯。”陆铭从回忆中抽离,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临时卡递给刚刚的男生:“给大家一人买一份,我请客。”
  
  “谢谢陆老师!”
  
  陆铭独自去楼上可以电子支付的餐厅解决午餐,那个男生包揽了排队买饮料的任务,其他人就先往图书馆的研讨室去,路过停车位的时候看见一辆红色的宝马mini正在艰难倒库,几个人默默绕道而行。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车里的宋枝桃看了看后视镜,停的有点歪……但无伤大雅。
  
  她拎包下车,看了看不远处的x茶店。曾经,她站在这里撒娇让陆铭给自己买了三份红豆牛x冰,然后在他的一脸震惊中全都吃完,他脸上那个表情她还都记得。可是从那以后她就再没来过,这是第一次,大约也会是最后一次。
  
  “不好意思,红豆牛x冰卖完了!今天不供应了哦!”
  
  “啊?卖完了?”
  
  “走吧!走吧!快上课了!”
  
  大家听见这个消息都不排队了,长长的队伍一下短了一大半。人倒霉起来连个饮料都喝不到,宋枝桃看着身边四散的学生,随便点了一单其他的,站在旁边等。
  
  “520号,五杯红豆牛x冰好了!”
  
  店员喊了一句,宋枝桃前面的格子衫男生走上前去接过一大袋饮料。
  
  “不是没了吗……为什么他还有?”宋枝桃眼巴巴看着他手里的红豆牛x冰,语气带了三分非酋的哀怨。
  
  “抱歉哦,最后几杯,都被刚刚那个同学买走了。”店员转身端出来一杯抹茶冰沙:“521号,抹茶冰沙好了。”
  
  “谢谢。”宋枝桃接过冰沙和小票,看来是上天注定不让她再回忆往昔,她的手指捏着小票上的521,觉得参加这个节目可能是天意,连x茶小票都看不过去她这个母胎单身,预示她该脱单了。
  
  陆铭吃过饭从食堂楼上下来的时候,x茶店门口已经空无一人,他往图书馆方向走去,没有看到身后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背影正朝着反方向走去。
  
  “陆老师,这是您的饮料,您的卡,还有小票。”刚刚买饮料的男生看见他进来,把东西送到讲台上。
  
  “谢谢。”陆铭随手把小票夹进书里,看了一眼时间,把电脑拿出来,准备开始他的报告。
  
  徐燕妮和同事从后门溜进来,坐在最后一排,报告还有五分钟就开始了,坐下之后就抬头看了一眼前面讲台上的人:“我去!”
  
  前排的女生闻声转头,徐燕妮赶紧捂上嘴:“抱歉抱歉。”
  
  她赶紧在同事耳边问:“我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A大有这号人?”
  
  说实话,按照这种颜值,最起码也得上个热搜,被安个“最帅教授”的名头什么的。
  
  同事声音压的极低,但还是能听得出激动:“人刚回国,别人都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的?”
  
  “这是我母校,我自然有途径知道,这位学长当初是我们学校神一样的人物,初高中连跳三级,十九岁就本科毕业,读的还是我们学校的王牌专业。”
  
  长成这样,还这么强,真的是没天理了,徐燕妮追问了一句:“你们学校王牌专业是什么?”
  
  “天体物理啊,”小同事介绍起这位学长的履历时,自己都禁不住带着骄傲:“这还不是最牛x的,本科毕业之后,去国外读了五年的硕博连读,二十二岁就发表了两篇行业内轰动的论文,去年被评为科学界的年度十大人物。”
  
  “……”徐燕妮不想在神圣的大学校园飙脏话,她此刻的心情唯有“卧槽”这两个字可以表达。
  
  “他比较低调,所以大家可能没听说过,但是只要是我们学校的,谁不知道陆铭?”
  
  “他叫陆铭?”
  
  “嗯,铭记的铭。”
  
  徐燕妮觉得这名字也很好,见一面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
  
  “学长博士毕业之后,国内外各大高校都伸出橄榄枝,这种级别的人才,谁不想要?”
  
  “你等会儿,十九岁本科毕业,五年硕博连读,也就是说,他今年才……二十四?”徐燕妮着实震惊了,陆铭只比她小了四岁,在人家金光闪闪的履历面前,她感觉自己简直被秒的渣都不剩,被碾压的同时又开始后悔自己结婚太早。
  
  “那他怎么不留在国外任教?国外的条件和待遇都比国内要好很多,而且科研水平可能相对也会高一些吧?”
  
  “因为……”
  
  同事的话还没说完,陆铭就打开了ppt,主持人开始介绍陆铭和他今天的研究报告主题。
  
  所有人都鼓起了掌,徐燕妮看了看身边快把巴掌都拍红的同事,也跟着鼓了鼓掌:“你刚刚还没说完呢,因为什么?”
  
  同事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一个字也看不懂的ppt:“听传闻,好像是因为一个难题?”
chapter3

  报告开始,出于礼貌她们没再说话。
  
  这场报告让徐燕妮深刻意识到,原来当老师帅到一定程度,就算课上讲的东西你一句都听不懂,也能坚持一个半小时。
  
  “我高三上课都没这么认真过。”同事捧着脸,一脸花痴地看着讲台:“燕妮姐,我们一会儿去跟学长打个招呼,我提前电话联系过了,一会儿就看你的了!”
  
  “嗯,辛苦了。”徐燕妮对陆铭这个人选实在是不能再满意了,但是他这么低调的一个人,要说服他去参加这种综艺着实有点难度。
  
  十分钟的答疑过后,那些学生恋恋不舍地走了,徐燕妮和同事立马跟了过去介绍自己的来意。
  
  陆铭一边听着她的介绍,一边慢条斯理地把自己的手稿整理好装进电脑包。
  
  离的近了才发现,他皮肤原来这么好,五官长得恰到好处。一抬眸,深邃的眼神吸引人无尽下坠,让人一瞬间就能脑补十万字师生恋小言。
  
  “出去说。”陆铭把研讨室的显示屏关掉,做了个请的手势,顺手拿起讲台上的饮料,红豆牛x冰已经化成了红豆牛x汤。
  
  她们两个跟在陆铭身后,图书馆大厅有很多沙发椅和小圆桌,大家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
  
  陆铭从一开始就对参加综艺没有什么兴趣,只不过徐燕妮的这个小同事有个舅舅也是A大的老师,拜托他一定要见一见,前辈的面子不要驳,就答应了。他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这是个恋爱综艺,听徐燕妮简单介绍了这档综艺之后,给出了评论:“听起来像人类学家会感兴趣的话题。”
  
  “……”徐燕妮哭笑不得:“也没有那么严肃,主要还是给大家提供更大的社交圈。”
  
  陆铭客气地说:“节目很有趣,播出的时候我会看。”
  
  这就是没兴趣参加的意思了,徐燕妮驰骋职场这么多年,不会听不懂:“陆老师,您要不要看一下我们的策划案,实际上我刚刚只说了个大概,我们这个项目的理念都在这里。”
  
  同事也赶紧助攻:“对啊,学长,要不你看看策划案,如果感兴趣的话随时联系我就好!”
  
  陆铭摆了摆手:“不必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徐燕妮预料到了拒绝,没想到会这么果断。
  
  陆铭走到不远处,被一个图书馆的老师拉住说话,同事赶紧拉着徐燕妮的胳膊晃了晃:“燕妮姐!你快想想办法啊!”
  
  “我能有什么办法?”徐燕妮有些遗憾:“他这种男人到底能有什么理由去参加一个相亲综艺?”
  
  “唉……”同事也赞同她的看法,像陆铭这样的,大概也不乏追求者。
  
  “等等!”徐燕妮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包里xx一张纸塞进策划书的文件袋,然后飞奔着到图书馆门口,拦住了刚要离开的陆铭:“陆老师,请等一下,这个,策划书,如果你看了之后还是不感兴趣,我们自然也不会强求。”
  
  陆铭垂眸看了看她递过来的文件袋,接了过来:“谢谢。”
  
  徐燕妮在门口站到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同事拿着她的包跟了出来:“燕妮姐,你刚刚给他的是什么?”
  
  “策划案。”钟青笑了笑:“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英雄难过美人关,他要是能来,咱们节目成功的概率就又大了不少。”
  
  同事一脸期待:“学长要是能来,我就有眼福了。”
  
  “你喜欢他?”钟青接过她手里的包包,笑着问。
  
  “校园男神嘛,谁不喜欢?但是也就是看看脸吧,像他这种的人当男朋友,我不敢想。”同事跟着她往图书馆外面走:“对了,刚刚还没告诉你他到底为什么回国呢,其实是学长这人,听说有点狂。”
  
  “狂?”钟青想起刚刚他作报告的情态,以及摆摆手跟自己说‘不必了’的神态,虽然绅士得体,但看得出来骨子里的狂傲自负,大约是绝对相信自我判断的那种人。
  
  “嗯,算得上恃才傲物吧,当年他大一刚进校,我们学校请来了一个国际大牛来做讲座。他那会儿刚进学校,才十四五岁吧,就敢质疑那个老师的理论,还提出了几个问题,结果那个老师真的给不出合理的答案,当场闹得人家下不来台。”
  
  “我还听说,他现在带学生的标准也很严格,要做他亲自出的测试卷,通过了才有资格选他的课,否则就算选了,期末也通不过考试。”
  
  徐燕妮没听出重点:“这跟他回国有什么关系?”
  
  “我听说是因为国外的研究机构劝他移民,说这样才会给他提供最好的研究资源,他当场就拒绝了。像他那样骄傲的人,怎么可能任人拿捏?他当时就跟他们说,他是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也一样可以做出最好的研究,然后就果断回国了,是不是超帅?”
  
  “是啊。”徐燕妮叹了口气,刚刚的那一丝希望好像也破灭了,美人计对他大概也没什么用处。虽然遗憾,但是也不能强求,她倒是对陆铭这人兴趣更甚:“那你刚刚说的那个难题是什么意思?”
  
  小同事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刚刚我说的只是他回来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就是这个,他说有道题,必须回中国来才能解开,没人知道这道题到底是什么。”
  
  徐燕妮感叹:“科学家的脑回路还真特别……”
  
  陆铭此时已经走到了学校的停车库,手里的红豆牛x冰味道还和以前差不多,只是因为放得太久口感变得有些奇怪,他不喜欢甜食,但是却把一杯略显甜腻的红豆牛x尽数喝完才走,徐燕妮给他的策划书被放在副驾驶座,没看一眼。
  
  陆铭这次回来没住学校的教师公寓,之前一起去国外的学弟短期内不会回国,国内有x公寓刚好空着,离学校不远,就给他住着。陆铭从书房出来倒水,一边戴着蓝牙耳机和学弟通电话:“我都安顿好了,你那边怎么样?”
  
  “这边还是老样子,你去找桃子了吗?”
  
  “没来得及。”陆铭才刚回来三天,太久没联系,他也没有宋枝桃的联系方式,正在托人打听。
  
  他突然瞥见被他随手扔在茶几上的文件袋,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准备拆开来看看。
  
  “说实话,你就这么确定她还记着你?万一她把你忘了,怎么办?”虽然他理解陆铭的选择,但是他也很清楚,其实客观上讲,陆铭可以不用一毕业就急着回国,他走的这么急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私事。
  
  陆铭平直的唇露出难得的笑意,语气里带着一如既往的笃定:“她不会。”
  
  对面笑了:“你以为感情是引力常量?感情是会变的,更何况桃子长得那么漂亮,追她的人一定很多,你也太自信了。”
  
  陆铭刚打开那个装着策划书的文件袋的封口,从里面掉了一张纸出来,他弯腰捡起来,被左上角的照片吸引了视线。照片里的人一头柔顺直发,笑容明媚,饱满的玫瑰唇上扬成最好看的弧度,轻易就会将人俘获。
  
  他修长的手指掠过纸面,停在她的眉间:“你说的没错。”
  
  “什么没错?”
  
  陆铭看着那简历和旁边的恋爱综艺策划,突然觉得有点讽刺。学弟说的没错,是他太自信。
  
  这张简历把他们断了联系的五年时间填补了起来:宋枝桃去了一个不错的大学,业余搞起了占星,后来又成了全职,现在准备去相亲,不出意外的话,她会碰到一个喜欢的人,然后过两年结婚生子,从此过着与他无关的人生。
  
  他们会像两条交叉的直线,错过交点,背道而驰。
  
  他不允许。
  
  陆铭拿着那张简历去书房,在电脑上搜索了一下上面写的那个ID:一只桃。
  
  她下午刚刚更新了一篇本周运势,评论里不知道为什么都在骂她,他皱着眉刷了刷别的微博,发现不管她发的是运势还是x常,似乎xx总有人骂她,或多或少,还会频繁地出现一个词:毒x。
  
  陆铭不知道毒x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得出来这几年,宋枝桃似乎也没有他想象中过的那样好。他从桌面的烟盒里摸出一根烟,走到半开的窗边。
  
  暮春的夜风一点都不冷,他许久不剪的头发有些长,被风吹的凌乱。唇边火光闪了闪,过于会儿又被按灭在窗台。
  
  因为对这节目不感兴趣,所以他也没留徐燕妮的联系方式,只能联系上之前那个师妹。
  
  小姑娘听说他同意来参加综艺非常高兴,她不知道徐燕妮在策划书里面到底加了什么,就试探地问了一句:“学长,我能问一下,是什么让你改变主意吗?”
  
  陆铭低头看着简历上宋枝桃的灿烂笑脸,想起她曾经跟自己说过的话:
  
  【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一个人其实很简单,要看你愿不愿意用尽全力去靠近他,去做他做过的事,去吃他爱吃的东西,去尝试他想做的事情。给你举个例子吧,这就像一道数学题,你写三遍都得出了同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有很大可能就是正确答案。不过像你这样的人大概永远也不会明白这种心情,因为你没犯过错,所以你不会再算第二遍。】
  
  曾经他的确如宋枝桃所说,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犯错。
  
  电话那头听见他半晌没说话,以为是自己问太多:“学长?你还在吗?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个的,你放心好了,我一会儿就联系燕妮姐。”
  
  “嗯,没事,麻烦了。”
  
  那天晚上,没吃到红豆牛x冰的宋枝桃一晚上都在做梦,早上起来做瑜伽的时候接到工作室助理发来的消息,说有人预约了面占。
  
  最近因为被打上了“毒x”的标签,她就几乎接不到咨询。就算是之前,大部分占星咨询也都是线上,很少有人会选面谈,她有点好奇地地打开消息,看到预约人那栏赫然写着两个字:陆铭。
  
  刚刚还绷着腿的宋枝桃跌坐在瑜伽垫上,又确认了一下名字:“叫什么不好,非要叫这个……”
  
  下午,她去了工作室,小助理笑着跟她打招呼:“桃桃姐,你还好吧?”
  
  宋枝桃看了看等着看热闹的同事,潇洒笑笑:“挺好的,无事一身轻。”
  
  这不是她的个人工作室,还有其他的占星师。说起来,她还得感谢这个“陆铭”,否则这个月她就要实现零咨询的伟大突破了。
  
  “桃桃姐,你的客户来了。”有人过来通报了一句。
  
  宋枝桃看了看时间,和预约的时间还真是一分不差:“先带他去会面室,我马上就来。”
  
  宋枝桃还挺好奇这个“陆铭”长什么样,她快步走到会面室,推开门看见一道熟悉的侧影,心里咯噔一声,然后那人闻声转过脸来。
  
  白衬衫g净利落,微卷的头发却有点长。随意,但好看。
  
  宋枝桃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带上门,往自己的座位走去:“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两天。”
  
  陆铭卷起一半的衬衫袖子露出一截手臂,上面的青色筋脉透过皮肤清晰可见,他看了一下这间办公室,桌子上放着电脑和星x历,还有一个可爱的平板支架,上面画着一颗可爱的桃子。
  
  宋枝桃眸色闪动,盯着那双漆黑的眼睛看了几秒,圆圆的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刚回来就照顾我生意?”
  
  “来看看老朋友。”他笑着从随身的口袋里摸出烟盒:“介意吗?”
  
  宋枝桃听见他说老朋友三个字,也潇洒靠着椅背:“随意。”
  
  他xx一根烟,烟盒随意扔在桌面,单手翻开火机盖子,低头点火,带着浅浅褶皱的眼皮轻抬,眼神仿佛要把她看穿,薄薄的烟雾在视线里升腾。
  
  宋枝桃感觉他再多看一会儿,自己可能会化在他的眼波里,可是又没什么别的好说,她一脸冷漠地捧起平板:“想咨询什么?”
  
  陆铭垂眸,视线移到指尖,声音还是懒懒的:“算算姻缘。”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