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佬被迫娇软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林中人x

​​——想看po文,可移步公众号“他与灯”,自取资源——

​​01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房间,迟穗猛地从床上惊醒。
  她摸了摸自己的头顶,依旧能感觉到有头发存在时,她不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天哪,实在是太可怕了。
  她刚刚在梦里梦到自己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已经开始谢顶,那头发掉的一圈一圈的,就像是x本知名妖怪河童,或许唯一可取的地方就是发际线还好,纹丝不动,但是……
  那也太丑了吧!
  简直是二十一世纪的最大噩梦!
  
  她拍了拍双颊,侧头看了眼闹钟,发现时间还早,准备再睡一觉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看到了吧,那就是你的以后。]
  那声音毫无感情,甚至冷漠中还带着一丝嘲讽。
  
  迟穗再次起身环顾四周,但房间一如平常,黑白相间的搭配,倒是完美的衬托出此刻诡异的氛围。
  
  她翻身下床,顺手拿起自己前几天刚买的网球拍子缩在了角落,警惕的问道:“你是谁?”
  
  那声音倒也不绕圈子,径直道明自己的来历:[我是你绑定的防脱发系统小O,从今天起,你必须完成我所说的任务,不然,你就会在三十岁的时候变成刚刚梦里的那样秃头。]顿了顿,它那没有丝毫感情的机械音继续响起,像是在鄙视迟穗。
  
  [你可以放下网球拍了,举着不累吗,你又打不到我。]
  
  迟穗皱着眉头“啧”了一声,虽然不爽,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放下她手里的网球拍。
  它说的不错,自己还真的是打不到它。
  
  迟穗往x里虽然脾气不好,在学校里招着一众兄弟称王称霸的,但私下里她到底还是一个小女生,言情脑d小说看的那也不少,对这种系统模式也算是有所了解。只是她没有想到,她一直以为只在小说里存在的东西居然是真的存在的,而且还发生在她自己的身上。
  
  不过……
  
  “你刚刚说什么?什么叫防脱发系统?”
  别人家的系统不都是变强变美变变变的吗?怎么到了她这里就成了这么奇怪的防脱发系统?!
  难道他们不知道头发是女孩子的命吗?
  而且!
  “我不要变成河童。”
  
  [这可由不得你做主。]莫名的,迟穗在脑子里勾勒出一幅小O双手环x,翘着二郎腿,在空中俯视她的高傲模样。[而且难道你不知道你们家里有脱发的基因吗?你去看看你爸,不早就地中海了吗?你爷爷也是。]
  
  迟穗蹲在地上,表情渐渐变得扭曲。
  这么说来,好像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穗穗,吃饭啦。”
  楼下迟母方覃的声音传来打断了迟穗的思路,她不敢多做耽搁,应了一声就赶忙拿着衣服进卫生间换洗,不过十分钟就清清爽爽的往楼下走。
  
  方覃的手艺一向不错,不过就是简单的家常菜都能做出花来,迟穗往x里总是会笑着冲她说:“你这手艺不去做国宴大厨真是屈才。”
  但今天她没这个心情。
  一下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迟父迟兆钦的头顶。
  
  真是光滑啊,窗外的阳光照进来还能反光呢,可能上好的珍珠都没办法与之相媲美。
  
  迟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方覃恰好从厨房里走出来,疑惑问她怎么了。
  她摇摇头,坐下,随手拿了一个三明治在手里,抬起放下,就这么重复了两边之后终于忍耐不住开口问道。
  “爸,你是多少岁开始秃的?”
  
  迟兆钦正在看报纸,闻声他稍稍挪了一下挡住他整个身子的报纸,盯着迟穗看了两秒,没回答,眼神幽幽的缩了回去,那神色仿佛在问“你这臭丫头问这种伤人的问题做什么,你老爹我不要面子的吗?”
  
  迟兆钦要,但是方覃不在乎。
  她端着最后两碗粥从厨房里出来,边走边说,“你爸啊,我记得是三十多的时候吧。”
  
  提到这个,她一下子就打开了记忆的大门,充满了心酸和苦楚。
  “唉,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人刚结婚没几年,还没生你他就开始变秃了,你也知道你爸,人好是好,就是长相老派,再一秃,我带着你俩出门人家都夸祖孙三代感情好,你说这伤不伤人心。”
  
  迟穗不知道伤不伤人心,但她知道他爸快哭了。
  她爸迟兆钦,想当年也是叱咤风云的帅小伙一枚,追着他跑的女生没有十多个也有七八个,不过就秃个顶就被她的母亲方覃大人这么一顿损也是真够可怜的。
  可见这秃头是多么多么的悲惨。
  迟穗现在基本都能想到自己以后被人厌被人嫌,尤其被她妈嫌的悲惨人生了。
  
  方覃还在孜孜不倦的诉说着迟穗她爸这么多年的秃头经历,迟穗觉得触景伤情听不下去,又拿了一个三明治起身就往外门外走,路过她爸迟兆钦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爱的鼓励。
  
  等到她走到门口,方覃反应过来喊她:“你书包呢?上学不拿工具不就相当于上战场不拿枪?找死呢?”
  
  迟穗嘴里吃着三明治说话含含糊糊的:“今个第一天,就是去领枪的。”
  说罢朝着身后挥了挥手,也没管他们两人能不能听清自己在说什么。
  
  *
  
  今天高中开学,但迟穗没直接去学校。她在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七拐八拐的,直到吃完手里的那个三明治才停下,身子一侧,将半个身子的身子抵在一面由石块砌成的墙上,脑子里循环播放自她醒来的一切,然后认命的发现,她好像并没有拒绝的资格。
  
  按着他们家的这个发展曲线来看,她在三十多岁秃头这件事情仿佛是不可避免的,那么与这个系统绑定,仿佛也没有什么坏处,如果有用,那她可以避免自己变成河童,如果没用,那事情就按着原本的走向发展。
  不过饱读言情小说的迟穗明白,绑定这么一个看起来仿佛没有任何害处的系统当然是不那么简单的。
  
  她双手环x,清了清嗓,显得自己十分严肃郑重:“我如果同意和你绑定的话,你有什么要求?”
  
  小欧:[很简单,变娇软小妹。]
  
  “啥?”
  
  小欧:[你如果觉得不好理解的话,我可以给你举个例子,就是你们学校校花江孜诺那样就可以。]
  
  迟穗所在的学校是新洲有名的私立高中,叫做星际高中,也不知道创校领导是不是星际穿越看多了,而星际高中有两个最有名的女生,一个是校霸迟穗,另一个就是这校花江孜诺。
  江孜诺这个名字若是但从字面来看仿佛是一个文静中有些高冷的女孩,然而实际上,用迟穗的话来讲她就像她名字中的最后一个字一样,又软又黏像糯米,一旦被她黏上就轻易别想离开。
  由此,迟穗整个人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卧槽?”
  
  小欧:[如若违反,掉发十根。如果你的头发少于八万根,系统将自动解绑,并且强制送你一份三十岁生x当晚秃顶作为礼物。]
  [叮,头发-10]
  小欧:[这就是一个例子,请你随时谨记在心。]
  
  “我……哈?”
  说来就来?
  
  小欧:[不过你放心 ,我们还是有奖励机制的。以后会不定时掉落任务,完成任务将会获得一定量的头发数,完成出色还会有加成奖励。]
  
  迟穗抽抽嘴角,“那我现在呢?我现在多少根?”
  
  小欧:[不多不少正好九万根。]
  
  “那还好嘛。”迟穗双手环x。
  以她并不好的数学来计算,她被扣个千八百回的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
  “那行吧,我和你绑定,需要有什么仪式吗?”
  
  小欧咳了两声,迟穗突然觉得有些不妙。
  [抱歉忘记和你解释,其实在你今天早上回复我第一声之后就已经和我强制绑定了,所以其实也就没有什么绑定的事情。]
  
  “嗯?你说什么?”
  
  “穗姐!”
  迟穗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一个激动的男声。她一转头就见张泽带着一伙人从小巷入口浩浩荡荡的走来。
  “你怎么今天来的这么早?铃姐呢?还没来吗?”
  
  “她今天不来。”
  迟穗心中的怒火还没有消,话出口时还带着明显的不悦口气。
  
  但很明显,张泽是一个并不能准确理解别人心情,甚至还时不时地冒些作死的小聪明的人。
  其他人都呆愣的站在原地的时候,他已经一手搭在了迟穗的肩头,面带兴奋的和她说。
  “穗姐别不开心了,我们今天这一‘仗’肯定没问题的。据可靠消息,新一的那个,叫……叫什么来着?”
  
  “沈燃。”
  身后有个人规规矩矩的说了一声,张泽哦了一声接下去。“对,就是他,他不会过来了。听说他已经转校,好像是去别的省市了,反正今个是赶不过来的。”
  
  迟穗下意识的就想骂人,但话还没出口就被身后走上来的一人打断了。
  方一阜伸着懒腰,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从人群中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身上斜跨着一个背包,肩膀一松,顺着手臂摆动的幅度就势甩在张泽的后脑勺上,惹的他倒吸一口凉气。
  “你整天瞎说什么呢,有我在。小穗是会怕沈燃的人?”
  
  张泽被这么一打,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有歧义,捂着脑袋,笑嘻嘻的向后退,冲着迟穗说“是是是。”没退两步,他一个转身扑倒方一阜的身上。“你丫包里是装砖头了?那么疼,砸伤小爷金贵的脑袋怎么办?”
  
  两人打架是常态,所有人都见怪不怪了。
  迟穗换了个姿势靠在墙上,脑袋后仰着打了个哈欠,等了半天还不见人影,抬腿踹了踹已经打累了的张泽。“几点了?人怎么还不来?”
  
  张泽坐在地上扬起脑袋看了一眼迟穗:“等一下,我问问。”但话音还没落,他紧接着就骂了起来。“靠,这群孙子,怂了不敢来了!不过这话是什么意思?等回了学校自有人收拾我们?这是吓的脑子都出问题了?”
  
  “管他呢。”迟穗直起身子,伸了一个懒腰,“不来早说,耽误我去学校‘领枪’。”
  
  张泽:“?”
  方一阜:“?”
02

  星高离这条小巷不远,也就五分钟的路程。
  迟穗散了一伙人,晃晃悠悠的朝着星高的方向走去。
  
  若是按照正常的时间来算,迟穗这会儿再去怕是只能赶上课堂的后半场,但好在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她这个时间去反而正巧躲过了全班大扫除,直接等着发书放学。
  虽然她就算赶上了也不会真正做值x。
  
  值x结束,中间有一小段休息的时间,三三两两的学生聚在一起聊天。
  迟穗刚上楼梯,就听拐角处有几个男生凑在一起边抽烟边聊天。
  
  “听说今天新一的人没来,让穗姐好一顿等,脸色都比平常更差了。”
  “真的假的?妈呀,那新一的人这下子完了。穗姐平x里那张脸我见着腿都打哆嗦呢,脸色更差了那得是什么样子啊。”
  “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倒不一定是这个,不是有人传新一的沈燃要转过来了?好像就是穗姐的班。”
  “不是说去其他省市了吗?”
  “老王不是说今早见到了吗,那肯定没跑了,穗姐也一定比我们早知道消息,死对头来自己的班,她心情肯定不好。”
  
  说着,其中一个灭了烟,一低头刚好瞧见了走上来的迟穗,赶忙喊着其他人一起规规矩矩的站好打招呼。
  迟穗知道他们是高一新生,虽然对不上名字,但还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打着哈欠继续往楼上走。
  临上楼梯前,她转头朝着说见自己腿肚子打哆嗦的那人多瞅了一眼,不禁在心里反问,她真的长得那么恐怖?
  
  ——
  
  迟穗走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大半的人都到齐了。
  
  言铃抬头瞧见她这睡眼惺忪的模样,随口问道:“睡点到了?”
  
  迟穗摇摇头,跨坐在凳子上,一面掏出手机来打开前置摄像头,一面神色严肃的问她。“灵灵,我长得凶吗?”
  
  言铃一顿手里的动作,“为什么这么说?”
  
  迟穗盯着屏幕,仔细瞧了瞧自己的这张脸,越看越蹙起了眉头,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些不爽。“刚刚有学弟说看到我就腿打颤。”
  虽说迟穗并不靠脸吃饭,平x里也不太注重打扮自己,但她到底还是一个小女生,花一般的年纪就被人说长得凶,这换谁谁也不会乐意。更何况迟穗五官小巧又精致,身材匀称,从小到大都被人称为美人胚子,放在学校里这长相也是数一数二的,要不是她走酷酷的路线,又是学校扛把子,那校花的位置很有可能就是她的。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她不会秃头的话。
  
  言铃认识迟穗多年,对于她在想什么心知肚明,瞧见她这样倒也没有劝她,只是探身过去摸了摸她的脑袋,道:“睡吧,等放学了我叫你回家。”
  
  “哦。”说着,迟穗恰好再次打了个哈欠,一边将身子转回来,一边趴在桌子上,眯着眼睛和言铃说了一句早安便蹭了蹭手臂,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放心的睡去。
  
  在迟穗睡着没多久之后,整个教室也渐渐的安静了下来。班主任廖婧带着一个男生从门外走进来,言铃闻声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一愣。
  沈燃?
  怎么会是他?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一瞬间,安静下来的教室再次传来悉悉索索的说话声。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朝着讲台上的男生看两眼,继而转头向最后一排的迟穗望去。
  然而处于关注中心的两个人,一个泰然自若的双手x兜站在讲台,一个毫不知情的趴在桌子上睡觉。
  
  悉悉索索的说话声越来越大,廖婧不满的咳了两下,瞧着动静间歇,才让自己身后的男生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下去找个空位置坐下。
  
  虽说现在是高二分班刚开学,班里的人都是打乱重新安排在一起的,但大多都是原本就认识的同学,三三两两很快就坐到了一起,唯一空下的位置就只剩迟穗边上的一个。
  
  一群人战战兢兢的瞧着沈燃在她的身边坐下,各个神色扭曲。
  完了,完了,这以后只怕是没安宁x子。
  
  ……
  
  迟穗没想到自己就连个安稳觉都睡不了。
  刚一闭眼,小欧那幽灵一般又贱兮兮的机械声就不知道从哪里又幽幽的传了过来。
  
  小欧:[睡觉呢。]
  “嗯。”
  小欧:[可现在不是白天吗?]
  “这还不怨你。”迟穗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
  小欧:[为什么怨我,你不是学生吗,上课时间睡什么觉。]
  迟穗xx嘴唇,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脾气。“如果你还不闭嘴你将能看到作为学生的我在上课时间做更多的事情。”
  
  [唉。]小欧轻声叹了一口气,语气里满是怒其不争,[就你这样,要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
  
  “谢谢你的关心哦。”她摸索着换了个姿势,想要摆脱小欧的喋喋不休,却忘了这是在她的梦里,她不论怎么变换姿势都只能继续听着它机械的声音。
  [不用谢,不过我倒是有一个简易方法,要试试吗?]
  小欧的机械声不大,也分辨不出语气,但迟穗总能够想起今早脑海里,小欧那副双手环x,翘着二郎腿的模样。
  高傲倒是不高傲了,就是贱兮兮的。
  
  “不用哦……”她下意识的反驳,脑子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小欧说的是什么。“你说啥?有简易方法你为什么不早说?”
  但,你要是说这个她可就不困了啊!
  
  虽然依旧闭眼保持着趴在桌子上的睡觉状态,但迟穗的脑子从未在这个点钟如此的亢奋。“什么简易方法?好x作吗?”
  
  [嗯,我们系统虽说是要求你变成娇软小妹,但说白了,无非就是在别人的面前展现这个形象而已,既然如此,你可以借助工具来帮助你创造这个形象。]
  “比如?”
  [比如眼药水。]
  
  迟穗:“……”
  还真是简单c暴呢。
  
  ……
  
  在迟穗睡觉的这段时间里面,班里已经开始有条不紊的发新书了。
  
  星高高二的书目不算多,学校也没变态的要求各科多来三四本复习资料,但碍不住人多,一本一本的往下传也需要不少的时间。
  
  刚发五分钟,廖婧就接了个电话朝外走去。
  老师不在,一群人顿时像一锅烧沸的热水,不断向上的白色蒸汽几乎能将教室房顶拆了,丝毫不记得刚刚那群大气不敢喘一下的小怂货们到底是谁,更没空关心坐在最后一排的两位大佬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不过其实两人也不会有什么状况。
  迟穗自趴到桌子上后就睡得死死的,除了期间换了个姿势之外再没其他动静。
  而沈燃看起来,也意外的和善。
  
  在星高学生的印象里,新洲一中的校霸沈燃面冷人狠,据说初中时期就单挑十多个高中生,自己毫发无伤不说,还一拳就把对面的一个人打的肋骨骨折,在医院休养了大半个月才能回家,一上高中就凭借着曾经的威名,牢牢的坐稳新一校霸的位置,方圆十里的技校混混无一不对他俯首称臣。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别人为他小心翼翼的递书之后居然还会礼貌的说声谢谢!?
  唇角居然还有向上微笑的趋势!?
  
  大概是觉得自己看到了世界奇观,坐在沈燃前面的那个男生借着发书,每隔几分钟就转回头来看他两眼,看得上了头,一时没注意,连着自己自己的那本一齐递到了沈燃的手里。
  
  沈燃翘着二郎腿,正低着头玩手机,摆在桌面上接书的那只手察觉到重量的变化,抬头一看是两本,也没多想自己旁边睡得像是死猪一样的同桌桌上为什么连一本书都没有就径直摆了过去。
  
  迟穗人小,但睡姿一点儿都不好,两手趴在桌面上,手臂摆的像是雄鹰要起飞,及肩的短发呈扇形散开,铺了满满一桌,连一点儿缝隙都没有,更别说一个放书的地方了。
  沈燃拿着那本书,在她头顶犹豫了两秒,手一松,书直接冲着她的后脑勺砸去,发出清脆的一声。
  “啪。”
  
  迟穗正和小欧商量的高兴着呢,猛的被这一砸,脑子瞬间空白,眼睛还没睁开就条件反s的开始口吐芬芳:“我靠?谁他妈的有病啊?”
  
  音落,热闹的教室重新陷入了死寂。
  原本热火朝天的一群人天也不聊了,书也不发了,就连气都不喘了,直勾勾的盯着最后一排。其中不明所以的暗自捏紧小拳头给自己打气。
  
  对不起,是我们错了,我们还是一群小怂货。
  
  迟穗脾气不好,被人吵醒时尤为不好。
  就在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等着她接下来是什么反应的时候,她捂着脑袋,在桌子上换个了面,带着哭腔幽幽的来了一句。“我的头发。”
  她这一声不大,但在极度安静的教室里却格外响亮。
  
  小怂货们:“……”
  小怂货们:“?”
  穗姐你说啥?
  这不符合常理啊。
  
  不过你别说,迟穗这刚睡醒的小声音还挺好听的啊。
  x萌x萌的。 
  
  只有离着迟穗最近的沈燃顿住玩手机的手,拧着眉,一言难尽的看着她。
  沈燃:“……”
  他这同桌,怕不是个傻子吧?
03

  迟穗被再次叫醒的时候已经上午十一点钟了。
  这个点不符合她正常的起床时间,醒来后窝在椅子里缓了好一阵才恢复清醒,将言铃递给她的一摞书塞到抽屉里,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搭着她的手臂晃晃悠悠的向外走。
  
  她醒来的太晚,学校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迎面有几个蹲在树下讨论着一会儿去哪个网吧玩的男生朝着她们喊了声:“穗姐再见,铃姐再见。”
  
  迟穗朝他们点了个脑袋,举起来的手就势搭在嘴边打了个哈欠,“这放的也太早了,还没到十二点怎么就放学了呢。”
  
  言铃转头看了眼她迷迷糊糊的样子,要不是知道她的本意,不然还真以为她是个爱岗敬业的好学生呢。
  还放的太早,这是你该说的话?
  但表面上,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哄着她,“没事,再坚持一会儿就能回家继续睡觉了。”
  
  迟穗:“那倒也是。”
  言铃:“……”
  
  走到离校门口还有两百米的时候,言铃想起刚刚收到的短信,开口问她:“今天早上怎么回事?张泽给我发消息说新一那边一个人都没来。”
  
  “嗯。”迟穗低头搜索地图,迎面来的凉风把她的困顿吹散了大半,“大概是怂了吧,我哥在的时候他们就总这样,习惯了。”
  但早上为此浪费的时间还是让她心有不爽,顿了顿,补了句,“一群怂x。”
  
  “我看应该不是吧。”
  不然沈燃转哪个学校不好转他们学校,第一天来,就敢拿书砸人,还好死不死砸的就是迟穗。也幸好迟穗今早睡得迷糊,否则这新账旧账加一起还不知道要算到什么时候。
  
  言铃知道迟穗大概率不清楚自己的同桌是谁,只怕她连自己有了同桌这事都不知道,但为了保险,言铃还是问了一句,“你知道你同桌是谁吗?”
  
  她这话刚说完,头还没来得及转回来,张泽就几个跨步走到了她们面前,一脸忿忿的道:“穗姐,新一那群孙子现在堵我们门口呢,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
  能怎么办?
  按照迟穗的脾气,那不用问,肯定是直接上啊。
  她早上被这群人放鸽子的账还没算呢,他们倒是自觉的上门了。
  
  星高的校门分三块,中间是一道大门,供老师们开车进出,左右两边的小门才是属于学生们x常进出的地方。
  新一的人来了不少,黑压压的,堵住了左边的那扇门,还占了门口小巷的大半。
  
  迟穗暗灭手机屏,双手x兜往前走,往常半分钟的路程,y是被她晃悠了一分多钟,按她的说法,这叫走的有气势。
  她在门口站定,清了下嗓子,还没说话就先乐了。
  
  新一这群人,各个有礼貌的向她45度弯腰鞠躬,在午前阳光的照s下,这头顶秃了的,没秃的,将秃未秃的,半秃不秃的,长毛的,短毛的,她是看的一清二楚。
  嘿,原来是来道歉的,这感情好,态度算是真挚又诚恳。
  
  “燃哥好,燃哥辛苦了。”
  
  嗯,声音亮,气势足,不错不错……
  嗯?
  燃哥?
  
  她顿住,脑子里刚闪出沈燃这个名字就见他本人双手x兜,晃晃悠悠的从自己身后走了出来,路过时还扫了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是傻子吧?”
  
  [不对,是陈述句,你难道没看到他眼神里的嫌弃吗?]小欧忽然开口,[这明显的我都能感受得到。]
  迟穗翻了一个白眼:“你好强呦,那你能感受得到我对你的嫌弃吗。”
  小欧:[……]
  
  张泽他们离得远,看不到沈燃的表情,只能看到沈燃的背影。
  他今天也不知道脑子抽了什么风,站在迟穗身后来了句:“这走路方式,和穗姐还蛮有夫妻相的嘛。”
  
  小欧:[好的,我现在能感受到你对他的嫌弃了。]
  迟穗:“……”
  
  沈燃走出校门,为首的几个人凑到他的身边不知说了几句什么,并肩向外走,其中还有一个狗腿的要帮沈燃拿包,被他拒绝了。
  
  张泽见状回过神来,也不管迟穗还在愣什么,凑上去就急切的拍了下她的肩,“穗姐,这人都送上门来了还不教育?”
  身旁其他人闻言也出声附和。
  
  换了以往,这话都不用张泽开口问她就带着一伙人气势汹汹的跟上去了,但此刻……
  
  小欧:[你敢跟上去我就让你头发掉光。]
  
  迟穗抽抽嘴角,抬手否了:“穗姐我最近做慈善,开学第一天,还是以和为贵吧。”
  
  ——
  
  时间还早,没有架打,明天又要开学,一群人抓住暑假的尾巴,吵吵嚷嚷的要去网吧KTV嗨到凌晨。
  迟穗家里有门禁,不敢回家晚了,索性直接回家吃方覃国宴大厨的手艺。
  
  张泽不甘心,喋喋不休的劝迟穗:“铃姐去舞房,穗姐你一个人回家不嫌孤独吗?一起去呗,方一阜都提前过去定包间了。”
  她还是拒绝:“改天吧,今天太困了。”
  张泽:“……”
  你哪天不困?
  
  但既然迟穗这么说了,张泽也不敢继续缠着这位祖宗陪他们去玩,毕竟对于她来说,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他挥着手招揽着一众人往外走。
  其中有个和他关系好的,转身的时候低声嘟囔了一句:“穗姐今天也太扫兴了吧。”
  张泽抬手就朝他后脑勺拍了上去:“瞎说什么呢?”说着,他按着那人的脑袋悄悄的说了一声。“穗姐还在后面呢,小命不想要了?”
  迟穗:“……”
  她觉得战争一触即发,可以给面前的这两个家伙补上遗憾。
  
  面前的人渐渐散光,言铃看了一眼时间,扯了扯迟穗也向外走。
  
  言铃的舞房与迟穗家的方向相反,两人只并肩走到公交车站就分开了。
  
  上了车,迟穗掏出手机来再次确认了一下路线,在距家提前两站的位置提前下了车。
  她从没在这一站下过车,看不懂地图,方向感又差,再加上她手机里的导航APP每走五十米就重新计算路线,等她到达药房时已经有十分钟过去了。
  药房里眼药水种类很多,她对此没研究,各样拿了两瓶就往售货台走。
  结账时,方覃发来消息问她走哪了。她点开回复框,第一个字刚打出来就收到她的第二条消息。
  方覃: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儿,赶紧给我回家。家里没盐了,顺便带一袋回来。
  
  迟穗删掉那个字,一边接过小票,一边打字。
  迟穗:哦。
  迟穗:有啥牌子要求吗?
  方覃:只吃不记,我平时买什么牌子你都不知道吗?一看你这样子上课就不好好听讲。
  方覃:算了,你随便买一袋回来吧。
  顿了两秒,那边的口气越发的冲了。
  方覃:赶紧回来!
  
  迟穗:……
  盐吃什么牌子她也要记?!
  再说这个和上课听讲有什么关系?
  
  不过还好,迟穗对于自家老妈的无理取闹已经习惯了。
  她只怕是在医院又受了什么气,回家拿她撒气罢了。
  想通了这一点,迟穗立刻心情顺畅,出了药房,拐弯走进最近的一家便利店,买了包盐丢进装眼药水的袋子里,出门时顺便又买了根巧克力雪糕,坐在便利店外的长椅上一口一口的啃。
  
  嘴里冰凉的触感让她脑子里的困劲彻底消散,顺带着眼前的世界也明亮了不少。
  
  她面前是一条不算宽的小巷,因为连着主g道,所以时不时会有车辆在此穿行,压过减速带时发出笨重又沉闷的声音。蓬勃而茂密的银杏在这盛夏时节安静的矗立在道路两旁,倒是衬托的这地方越发的有韵味。
  
  但这韵味没保持多久就被一个尖厉的女声打破了。
  
  迟穗咬着雪糕棍向前望去,一对高中生模样的男女从对面的酒店走出来,因为是侧门,他们学生气息甚浓的装扮,和互相拉扯的动作在几乎无人走动的环境下,反倒更加的引人注目。
  说互相拉扯不太准确,因为男生在被叫停后没动一下。
  
  男生一身牛仔服,双手x兜,未系袖扣的袖口上翻到手肘,露出有力的小臂。侧向迟穗的一面手臂上搭着一件校服,被女生一把扯住之后露出星高那显眼的校徽。
  
  看来还是校友。
  
  迟穗一下子来了精神,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看,虽然听不太清楚声音,但是从这个环境和两人的动作里还是能琢磨到不少东西的,尤其是这女生说着说着还哭了起来,梨花带雨的,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不禁叫人称赞——
  真是一出渣男怨女的好戏。
  
  哭着哭着,许是这男生过于冷漠的态度终于激怒了女生,她抹了一把泪,将手里的一把红色钞票塞到了男生的怀里,连带着喊了一声:“沈燃,这钱你给我拿着!”
  
  “?!”
  
  迟穗一愣,相较于吃惊对面的人是沈燃,她的第一反应却是:
  她这一天怎么总碰见沈燃了?
  这个人就不能有多远滚多远吗?
  
  小巷对面的沈燃像是听见了迟穗的心声,果决而冷漠的答道:“不。”
  “这不是我该动的钱,你拿回去吧,以后也别再来给我钱了,我用不着。”
  说完,他扯了扯握在女生手心里的校服,大步离开,只剩下依旧啜泣的女生和呆滞的迟穗。
  
  她仰头注视着面前新洲最负盛名的酒店,缓缓的摇了摇头。
  看不懂看不懂,这到底是一处什么诡异大戏。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