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校草的怂软娇花》天命欧皇百度云网盘txt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妍,徐知衍

————公众号:他与灯,每天更新好看的书书————

​​【1】

  九月底,申城仍然酷热如夏。晴朗湛蓝的天幕上,流云疏淡,阳光近乎直s的投洒下来。
  
  临近正午,上午最后一节课快要结束,申城高中已渐渐人声喧腾。
  
  在x场上体育课的学生,都已迫不及待朝食堂的饭菜香味飞奔而去了。篮球场旁边的阴影里,却还围拢着几个少年少女。
  
  颜妍刚睁开眼,便被灿烈的阳光刺得脑仁一阵炸痛,不由得抬手捂住了眼,一双精致秀丽的眉眼紧紧皱了起来。她隐约看到自己被一个高中女生半抱着,不知发生了什么,
  
  跟她对视了眼,这姑娘明显松一口气:“颜妍你可算醒了,吓死我们了!”
  
  周围跟着响着一阵此起彼伏的唏嘘:“是啊,还以为校x把人砸坏了!”“没事吧?”
  
  七嘴八舌,吵得颜妍脑袋胀痛,头顶附近尤其痛,只觉得困倦又虚弱。不过眼前的场景,似乎有些熟悉,有点像她睡前看的那本书……
  
  颜妍闭眼忍着脑袋的痛,心里在疑惑:她熬夜看小说睡得太晚,所以就梦到书里场景了是吗?
  
  缓了一会儿,颜妍才觉得好了些,慢慢睁开眼。
  
  她刚一抬眸,便对上了一双黑澈清冷如墨玉的眼——
  
  那是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身形颀长挺拔,站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在光与影的分割处,他是黑白中突兀延伸而出的鲜艳彩色,映得五官轮廓分明。
  
  他那双眼睛,沉在刘海的阴影里,黑到极致反而发亮,泛起有些慑人的光。让颜妍想起野兽,或者征战沙场屠人无数的大将。
  
  这男生抱着个篮球,手长腿长,姿势散漫不经的站着,神情很淡,正斜斜的朝她瞥过来。
  
  眼神相触的一瞬间,颜妍分明的感觉到他眸中的打量、探究意味。
  
  他目光如凛冽刀锋。
  
  她周身有如电的寒流窜过。
  
  她不敢再看他,眼神立刻缩了缩,身子也跟着瑟缩了一下。
  
  颜妍:这个人,好像有点可怕……QAQ
  
  把她抱在怀里的那个高中女生,似是感觉到了她的颤抖,立时气愤起来:
  
  “徐知衍,你拿篮球砸颜妍的头,还用眼神威胁她?像不像个男人了?最好赶紧道歉。”
  
  徐知衍闻言,慵懒散漫的姿势终于变换了一下,稍微站直了几分,身形瘦挺如挺拔的青竹。
  
  “都说过了是手滑。”他正脸对着颜妍,抿唇凝视着她。篮球在指尖缓缓转动,似在沉吟。
  
  “徐知衍,颜妍,篮球……”当这些词连在一起,颜妍脑海里一炸,脸色微微泛白,连忙环顾四周——难道她没在做梦,而是穿书了?
  
  那本书昨晚她才看了一半,因为太困就在被窝里睡了过去。看过的剧情也忘得差不多了。
  
  救命!QAQ
  
  她只知道眼前这面容俊朗的篮球男孩,就是书里的男主,申城一中的校x徐知衍。
  
  她身边泼辣而正义的女孩,大概是她的同桌兼闺蜜,宁茶?
  
  而她自己,看似娇软校花,实则是个x灰女配,一只刚刚成精的蠢萌仓鼠……
  
  阔怕的是——校x他会抓鬼!作为一个常人难以仰望的玄学大佬,他似乎生有天眼,能看到妖精鬼怪!
  
  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才拿篮球砸她的,一定是这样!
  
  在原著里,她这个女配坚持不懈的和女主作对,终于被校x发现了仓鼠精的真面目。
  
  虽然他没有杀生,却把她扔到了某座山中,和一群山精鬼怪在一起……
  
  想她一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仓鼠,待在那样的地方!
  
  颜妍蜷缩起身子,畏怯的望着徐知衍,差点被当场吓哭。
  
  她才不要被抓去深山老林安享晚年!QAQ
  
  颜妍愣愣的胡思乱想着,双眸里很快盈起了水雾,小嘴委屈不安的抿起。
  
  宁茶轻轻推了推她,担心她是不是被砸傻了,小声问:“感觉怎么样?不舒服的话就去校医院。”
  
  “……我还好,没事了,谢谢你们。”颜妍回过神来,低下头匆匆回应着,眼角余光偷偷瞥着徐知衍。
  
  救命啊,这事赶快过去了吧,大家赶紧散了……小仓鼠精瑟瑟发抖。
  
  然而低醇清透的少年音,已经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手滑砸你的。”灿烈阳光下,徐知衍漆黑的长眸轻轻眯起,放慢语速,清冷面容比刚才柔缓了几分。
  
  虽然还是有些疏离感,但这道歉总算有一丢丢的诚恳意味了。
  
  “没、没关系,不用管我……”颜妍低着头,小声答了句,甜软的声音很清浅,风一吹就要散了。
  
  徐知衍却听清了每一个音节。
  
  耳朵像被绵软的小羽毛轻轻挠了一下,细细的痒起来。
  
  他黑眸缓缓眯得更深,微微偏了脑袋,越发认真的打量她。而后,薄唇一侧微不可察的抿了下,眼底掠过一点疑惑……
  
  颜妍尽管不敢抬头,却也能感觉到灼灼的视线盯过来,让她心脏都收紧了——校x为什么要盯着她看?已经发现她是仓鼠精了吗呜呜呜好可怕……
  
  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放学的铃声拯救了颜妍。
  
  “铃铃——”
  
  比平时要长得多的铃声响起。
  
  教学楼里爆发出一阵欢呼,随后便是一片逃难般的轰轰声,无数学生争先恐后往食堂奔涌去。
  
  颜妍连忙说:“你们快去吃饭吧,不然要排队了……”
  
  “走咯!”几个男生看没什么事了,也都一哄而散急着去吃饭了。
  
  偏偏徐知衍留了下来,语气清淡的道:“不舒服的话,就去医务室。”算是关心的话语,却因为偏冷的音质,听起来有一点点生y。
  
  “我知道。”颜妍连连点头,巴不得他快点走。
  
  徐知衍又看她一眼,终于迈开长腿,往人流的方向去了。
  
  只有宁茶陪着颜妍。
  
  四下无人,宁茶还是忍不住撇嘴吐槽:
  
  “你也太倒霉了,篮球飞出来就砸中了你,还砸的是脑袋……没傻都是万幸!”
  
  看她有些担忧的蹙着眉头,颜妍笑笑:“真的没事了,谢谢你了。”
  
  宁茶盯着她娇美却苍白的脸蛋儿,叹了口气,有点气鼓鼓的:“你就是太软了!也算是表里如一……你这么可爱,为什么还有人欺负你?”
  
  “软”这类字眼,让颜妍默默抿紧了唇。
  
  是吧,其他人也觉得她软呢,是仓鼠精没错了QAQ
  
  但颜妍现在迫切的想要独处,理一理混乱的脑海。
  
  好说歹说,终于让宁茶相信她没事。
  
  两人相伴从x场走了百来米,回到教学楼前的广场。
  
  颜妍说想一个人休息。
  
  宁茶便要给她带点东西吃,马上就来找她。
  
  绝世好同桌走了之后,颜妍四顾了一圈,去了教学楼前面的一片植物园。那里有常青藤环绕的长廊和凉亭,现在刚放学没多久,应该不会有太多人。
  
  碧青的藤影随风轻摇,颜妍在长凳上坐下,枕着自己的手,疲倦而又趴在石桌上假寐。现在有张床就好了。
  
  她脑海里现在还是有点乱,不住的回想起刚才醒来时看到的场景——
  
  阳光正盛,碧空如洗,塑胶跑道橘红,行道树深绿微x,教学楼淡粉……明亮阳光下的所有色彩,在她视线里,都如此鲜艳明媚。
  
  如果是梦境,不可能这么细腻x真吧?她没做过每一处都如此真实的梦。
  
  颜妍忽然发现了被她忽视的细节——她没戴眼镜!
  
  身为老书虫,小学二年级开始看小说,到高二整整十年。阅书无数的同时,双眼也近视到了六七百度。
  
  颜妍眨了下眼,又眨了一下,也还是没感觉到眼里有隐形眼镜。
  
  不近视了,也不是梦。
  
  真的穿书了!
  
  颜妍脑海里像翻涌着一团乱麻,一时仍然有些难以接受。她不过是一个平凡乖巧的高二学生而已,哪经历过这么匪夷所思的事。
  
  她昨晚看的书叫《校x总想带我抓鬼》。
  
  她自知自己是胆子超小的小怂包,看到“鬼”之类的字眼,通常都是毫不犹豫跳过。
  
  但目光一扫,她看到了自己和女配撞名,颜妍,一字不差。
  
  当时她感觉收到了穿书警告,但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她怎么可能当真。好奇心使然,颜妍便尝试着看一眼。
  
  主要是为了看同名女配怎么样了。
  
  虽是校花,却是x灰,只有挑衅女主的弱智戏份。颜妍强忍着翻了翻,突然看到女配被男主揪出仓鼠精的身份,发配进了深山,成为了女主装x打脸道路上的一朵浮云。天知道原书里为什么父母都是人类,女儿却是仓鼠精,可能是穿越或者夺舍?
  
  颜妍心累,果断不看了,然后就睡了。再醒来,就已经进入了书中世界。成了那个同名女配!
  
  前面剧情没认真看,后面剧情还没看到。
  
  好,战五渣·只会卖萌·仓鼠精,要凉。
  
  胡思乱想中,颜妍突然想到,穿书后,现实里的她怎样了?
  
  不会凉了吧?!爸爸妈妈一定伤心死了,以为她看小说熬夜猝死……QAQ
  
  这么一想,颜妍心里压抑极了,再加上穿成仓鼠精超委屈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涌出来。
  
  走廊上,一道颀长秀挺的身影,慢慢朝她走来。
【2】

  植物园里,紫藤萝下。
  
  徐知衍从长廊另一端走来,看到身穿白色棉布裙的女孩子趴在桌上,长眸不由是一眯。
  
  当看清她瘦削的肩膀,在小幅度而有节奏的颤抖着,徐知衍顿了一下,眉梢极轻的挑起。
  
  他朝她走过去,却在几步远的地方站定,望着面前小小一只的女孩子——
  
  他如果贸然过去,会把这小仓鼠一样胆小的女孩吓一跳吧?
  
  徐知衍四下看了看,脚边恰好有个个易拉罐。他足尖一勾一挑,把它踢飞了。“哐当”一声,易拉罐精准的飞进了两米开外的垃圾桶里。
  
  颜妍被这声音一惊,知道有人来了,顿时不敢再哭,却也不敢抬头。
  
  她有点点紧张,希望来的只是个路人,不要多管闲事,快点离开吧。
  
  而她,就假装睡着好了……
  
  世界似乎一片静默。
  
  只有微风拂过植物园,树叶发出轻涛般温柔的哗哗声响。
  
  徐知衍懒懒倚着支撑走廊的石柱,等了半晌,也没见女孩子抬起头来。
  
  如果不是她的脑袋偶尔极轻微的侧一下,他会以为她睡着了。
  
  “小鸵鸟。”突然之间,清冽的少年声线,尾音揶揄的轻轻上挑着,在颜妍头顶响起。
  
  不久前才听过的、很独特的声音,颜妍立刻分辨出来,身体跟着微微僵y,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她难以置信,为什么徐知衍会在这里?
  
  他的眼角眉梢,是否漫开了意味不明的冷笑?难道已经开始怀疑她,准备对她下手了?
  
  好慌,好想尖叫QAQ……
  
  很快,她又听到徐知衍说:“抬头,我知道你没睡着。”那语气散漫而微冷,带着一丝隐隐的不耐。
  
  我不,我就不……
  
  颜妍自知哭得满脸眼泪,一定双眼通红,才不会抬头暴露自己的尴尬窘迫。
  
  而且,她一点也不想见到他。
  
  哪怕他长得挺好看。
  
  寂静了几秒。
  
  徐知衍眉心轻轻攒起,瞥着她。果然,叫不醒装睡的人。但他又不能过去把人家小姑娘拉起来。
  
  片刻之后,他懒懒道:“那您就继续趴着,我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后遗症,用不用去医院。”
  
  虽然被砸的力道也不算大,但这小姑娘果然是和长相一样的娇柔,晕了有一分钟。
  
  她醒后,看起来虽没什么异常和不良反应,但徐知衍还是担心万一留下后遗症。
  
  过了好一会。
  
  僵着身子动都不敢动的颜妍,才闷闷出声:“不用去医院……”
  
  后面还有一句“请你以后离我远点”,被她默默吞了回去。
  
  即便如此,心跳还是加剧,紧张得嘴唇几乎咬出血来。
  
  徐知衍垂眸盯了她片刻,眯着眼,脑海里回味着她方才的声音——
  
  可真软。
  
  软软糯糯的,有点断断续续,还带着点哭腔和鼻音,似乎委屈得不行。
  
  啧,从来没见过这么怂软娇柔的小姑娘。
  
  真想扳起她的脸来看一看呢!
  
  感觉像个小妹妹,很好欺负的样子。
  
  徐知衍好笑的扬起一丝笑弧,从兜里拿出一包纸巾,xx仅剩的两张。
  
  要放到桌上的时候,听着飒飒的风声,他又改了主意,把纸巾y是塞到了她紧紧攥起的小拳头xx。
  
  女孩子分明吃了一惊,触电般的猛然一缩,极力抗拒的姿势,像一只仓皇的小兽。
  
  不过她没有更多回应了,不动,也不说话,分明是要划清界限、不想搭理。
  
  徐知衍慢慢收了笑意,从兜里摸出了三枚一分钱的y币,往上方轻轻一抛。y币们短暂而纷乱的飞了一下,又都被他攥回掌心。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徐知衍摊开手,看了下三枚y币形成的卦象,再瞥向颜妍,懒懒道了声:“没什么事,走了。”
  
  接着响起了大步离开的脚步声。
  
  像是故意走出声音给她听的。
  
  颜妍继续趴着,抿紧了唇,不确定对方是否会杀个回马枪。她只有默默等待。
  
  徐知衍走后,周围一时间静悄悄的半点人声都没有,只剩风的低语和远处喧嚣。
  
  颜妍趴久了,很不舒服。脚有点麻,脸上估计也压出了红印子。呼吸轻微不畅,在阴凉下坐久了还冷。
  
  然而抬头的时候,她还是像小动物一样小心翼翼的,悄咪咪抬起眸,飞快的环顾四周,确定连路人都没有一个,才慢慢直起身来。
  
  颜妍低头看了下几乎被强塞进手里的纸巾,缩起了手,没碰,拿袖子轻轻擦去眼泪,便起身离开了。
  
  这时一阵风吹来,把石桌上的纸巾吹到了地上,正落在颜妍脚下。她一脚踩了上去,斜斜留下了半个灰尘脚印。
  
  颜妍顿了下,看看四周地面,都挺g净的。
  
  她弯腰把那有点皱的纸巾捡了起来,g脆利落的丢进垃圾桶,然后快步朝教学楼方向走去。
  
  站在一根石柱后面、完美隐藏了身形的徐知衍:“……”
  
  ……
  
  *
  
  现在开学不到一个月,天气依旧炎热,还是夏令时作息。
  
  下午两点半才上课,中午有漫长的午自习,学生们做作业,或者午睡。想玩闹或聊天,就自觉的去教室外面。
  
  高一教学楼,楼层最左边的阳台,向来是乘凉的“风水宝地”。
  
  虽然邻着厕所,但穿堂风呼呼的吹,什么气味也没有了;下方还有清波湛湛的人工池,大风携过来微润的水意。
  
  阳台上清凉满满,天热的时候人便也常常挤满。
  
  ……
  
  今天周五,下午只有三节课,会提前放学,周末双休还不补课。不管住校生还是走读生,都能有大把的空闲时间。
  
  每到周五,学校里的气氛就安闲下来。
  
  三楼。
  
  七八个男孩子占据了有利地形,躲在阴凉下的风口,侃天侃地东拉西扯的闲聊。
  
  从中午的饭菜,聊到最近学校管得严不让去网吧,再聊又新出了什么游戏。
  
  徐知衍始终没有说话,背对着他们,漫不经心的撑着栏杆,眯眼望着下方波光粼粼的水池,冷峻的面容上看不出太多表情。
  
  他似在喧嚣里隔出了一小方寂静天地,与周围的热络格格不入。
  
  “衍哥,想啥呢?”他的基友郭亚飞,伸爪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什么,”徐知衍声音低沉,有些百无聊赖的轻叹,“明天要下雨,去哪玩呢……没意思。”
  
  “这都晴快十天了,”郭亚飞抬头看看瓦蓝的天,一脸疑惑,“要下雨?真的假的?”
  
  徐知衍没解释,周围也没人当真。大家纷纷建言献策,围绕着“玩”,又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等大家聊得快要无话可说的时候,不知是谁噗嗤笑出了声,坏笑着看向兴致不高的徐知衍,揶揄:
  
  “徐知衍,你不会在想上午被你砸到的那个小倒霉吧?是挺漂亮的,看起来可乖,这才开学,人家应该还没男朋友呢~”
  
  上午的事,他的朋友们基本都知道了,本来没当回事的。但现在有人这样提起,其他人也跟着瞎起哄,阳台上一时又热闹起来。
  
  这种起哄在朋友间挺常见。
  
  徐知衍虽微微沉着脸,倒也没生气,转过身来淡淡扫了其他人一眼。风迎面而来,吹得他头发桀骜不驯的竖起。
  
  他懒懒的说:“没有。我不喜欢她。”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面容仍是清冷一片,没有半分异样,连眼神也不曾闪躲。
  
  便显得极为坚定可信。
  
  大家观察了一会,也不见他有口是心非的迹象,纷纷不解起来:
  
  “为什么啊?人家多漂亮可爱一小姑娘,跟洋娃娃似的。”
  
  单看外表的话,颜妍那种长相,虽然不一定是所有男生的理想型,但如果和她谈恋爱的话,应该也不会有人拒绝吧?
  
  徐知衍眯起长眸,回想起那女孩儿的模样——脸如白玉,颜若朝华;一双深茶色眼瞳,蕴了万千星辉,漂亮极了。
  
  但她和他对视一瞬便要垂下眼去,弯弯的睫儿轻颤着,樱唇抿成一线,娇娇怯怯像个小可怜……
  
  确实,很精致漂亮,又无比乖巧。
  
  但他不置可否,模糊的评价道:“就那样吧……”他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神情是万年不变的X冷淡。
  
  狐朋狗友都睁大了眼,惊诧:“就那样?她还不够漂亮啊,你眼光是有多高?”
  
  紧接着,一个个憨批,就“什么样女生才算好看”,发表起了万字小论文。
  
  徐知衍微微拧起眉心,觉得他们太过吵闹。他向来不喜欢这些话题,很快就开始走神,脑海里想的还是那个小姑娘——
  
  现在他越回想越觉得,她好像有点儿……独特?神秘?怪怪的?徐知衍无法具体形容这种感觉。
  
  如果他愿意,可以“看”到其他人的一些事;但他直觉,颜妍是一个谜团。
  
  但这些念头也只是转瞬即逝,谜团又如何,没兴趣就是没兴趣。他没那么闲,也没那么多精力去解谜。
  
  徐知衍转过头的时候,眼角余光瞥到旁边女厕里,有个女生快步走出来。
  
  她似乎看了他们一下,便脚步飞快,身影消失在转角。
  
  好像是……颜妍那个同桌?
  
  ……
  
  教室里。
  
  “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3】

  宁茶“啪”的一声把笔摔在了桌上,侧过头看着颜妍,气鼓鼓的把厕所旁边男生们的谈话复述了一遍。
  
  这会儿午自习已经快结束,大家陆续出去上厕所了,教室里有些喧闹,也没人听到她们在聊什么。
  
  比起宁茶的愤怒不满,被男孩子们当做话题议论的颜妍,只是点了点头,情绪完全没什么波动,不甚在意的样子。
  
  “你居然一点也不生气?”宁茶简直要气炸了,颜妍居然能不为所动。
  
  “淡定的女人!”宁茶呼了口气,无奈的趴在桌上偏头看着颜妍,皱眉,“太猥-琐了那些男的,在背后议论异性……”
  
  颜妍抿抿唇说:“我们又没法堵上别人的嘴,还能怎么样。”再说这事也太无聊了。
  
  其实,徐知衍对她不感兴趣,其实让颜妍紧绷的心隐隐有一丝放松。太好了!千万不要引起他的注意,让她安静的学习吧……
  
  现在最感谢的,就是她和校x虽然在同一个楼层,但不在同一个班。
  
  颜妍现在真没太多精力和心情考虑其他事。
  
  她脑海里,混乱的思绪还没完全理清楚。主要是,接收的记忆似乎有些残缺,两个世界的事混在一起,说不出的凌乱。
  
  她现在似乎连回家的路线都记不清楚,也对同学们和各科老师印象模糊。有种身在梦中、恍如隔世的感觉。
  
  颜妍甚至在想,眼前这些,会不会都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会回到原来世界?
  
  穿书以来的整个中午,颜妍都趴在桌子上,默默的梳理记忆。
  
  然后她悲催的发现,如果这不是梦的话,已经高二的自己,还要重上一遍高一!
  
  也就是说,要重写一遍作业,以及那些考试……
  
  太惨了,她是造了什么孽!
  
  颜妍抿紧了小嘴,可转念又想到,高一也是有好处的——
  
  如果能长期待在这里,这一次,她一定选择文科!而不是身心俱疲拔光头发也学不好的理科。
  
  还有一件事,至关重要。
  
  颜妍眉头轻轻蹙起,在稿纸上画着,列了个简单的x历,圈出了一个x期。
  
  还有九天时间。
  
  在下下个周一。
  
  他们15班会过来一个转学生,胖乎乎、看起来有点土的女孩子。
  
  她会在下下周四的月考里全班倒数,又因为口音等,受尽嘲讽。
  
  这就是原书的女主,蓝云姣。
  
  原书女主拿的是典型的校园爽文剧本。身为原作者的亲闺女,走的是豪门真千金打脸逆袭路线,得到金手指之后,就开始“大杀四方”。
  
  从一个肥胖痴蠢、劣迹斑斑的乡土少女,逆袭为学神白富美,学业、事业、爱情硕果累累,活成了人人艳羡的传奇。
  
  如果以纯读者的眼光看,这种逆袭故事颇具爽感。
  
  可颜妍只是一个女配,一个反衬女主伟大光环的x灰女配!
  
  女主上线之后,最多再过两个月,颜妍就要被发落到深山老林里了……QAQ
  
  仓鼠头秃。
  
  简直是性命之忧。
  
  这即将到来的危机,像一张逐渐收紧的罗网。颜妍焦虑得快要喘不过气,绞尽脑汁思索对策,其他事都成了次要。
  
  浑浑噩噩中,上课铃声响起。
  
  一名青年女教师,夹着课本走进来:“……这节课,我们继续学习《荆轲刺秦王》……”
  
  颜妍默默松了口气,还好是语文课。
  
  她一手好字加上阅书无数,文科成绩没得说。语文更是拿手,满分150能考140。
  
  而且她中午焦虑的时候,已经翻了一遍各科课本,发现这个世界的课程设置,和她现实世界大同小异!
  
  颜妍微微蹙着眉头,盯住课本假装认真听讲,实则在神游。偶尔才如梦初醒般,刷刷记一下笔记,也不敢走神的太明显。
  
  同桌宁茶有时用胳膊肘轻轻碰她一下。
  
  但语文老师,似乎早已留意到她,目光淡淡扫来:“这一段怎么翻译,xx,我们提问一下——”
  
  教室里立刻响起一阵轻微响动,接着又陷入一片寂静。几乎所有人,这时都悄悄坐直了几分,低头盯着教材。
  
  大家心里怂巴巴的祈祷着:不要叫我,不要叫我……
  
  语文老师扫视了一圈,然后点名:“颜妍,你来说一下。”
  
  颜妍轻轻咬着唇站起来。
  
  “荆轲在等某个人,想和他一起去……”颜妍声音细细软软的,不紧不慢的翻译课文。
  
  在她停顿的时候,语文老师微笑着看她:“声音大一点。”
  
  颜妍点头,努力提高音量,但听起来还是娇娇弱弱的——
  
  她仿佛在给少女动漫配音,和正常人的画风有点不一样,简直像在演戏。虽然好听,但回答问题的时候有点违和……
  
  到了后面,她自己都觉得尴尬,糯甜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她念着念着,有同学忍不住发出几声轻笑,隐约夹杂着女同学的小声鄙夷。
  
  颜妍自然听到了,顿了一下之后,选择了继续翻译课文。她心里有点委屈,声音却缓慢而坚定。
  
  她心里很明白某些人私底下是如何评价她的。原著里写的很清楚,就因为甜美绵软的声音和外表,一些女生心里觉得颜妍很装,很矫情。
  
  在这个中二的年纪,一点点看不顺眼,都可能衍生出莫名的敌意。怎么办哦,谁让她穿成了一朵娇娇校花?
  
  好不容易翻译完了,颜妍看了老师一眼,垂头乖巧等待着。
  
  “请坐,”语文老师很满意,“翻译得很好,颜妍同学有很大进步。”
  
  这样的评价,让颜妍微微抿唇,有点意外。随后她才想起来,原书里她是一个学渣来着。
  
  一个只知道暗搓搓吃这吃那的小仓鼠精,心思又不在学习上,成绩能有多好?惨兮兮哟。
  
  原书女主就不一样了,虽然也戴过学渣的大帽子,但人家有学霸系统啊,第一次考试失利之后,就开始逆袭,成功引起了校x男主的注意!
  
  颜妍无奈的皱起眉头,现在不管什么事儿,她都能想到男主身上去,怎么办啊。
  
  如何才能从他的魔掌下保住小命?
  
  她这种心不在焉、神游物外的状态,几乎持续了两节课。
  
  惹得宁茶都有点害怕了,不断地问:
  
  “你怎么了?是不舒服还是心里害怕?还好马上周末了,让你妈陪你去医院看看吧?”
  
  “好的,”颜妍点头应下,“谢谢你。我现在好多了,没什么事。”
  
  宁茶观察了她一下,又看看她还没合上的课本,忽然发现了盲点:“诶,妍妍,你的字怎么一下子变这么好看?”
  
  颜妍低头一看,因为有点虚弱的缘故,字写得有点歪斜随意。然而自有风骨,一看就是练过的,被大部分学生狗剩般的字一衬,简直像下凡的小仙女。
  
  颜妍抬眸,认真凝视着她,漆黑眼睛一片澄澈:“我也不知道哦……好像中午睡了会儿,起来就这样了。”
  
  宁茶满脸困惑,思考片刻也得不出答案,只好摇摇头不再去想,然而有点羡慕,托着腮说:“太好了,你下周就不用再交字帖了。”
  
  颜妍回想片刻,才想起来这是什么作业,轻轻点了点头。
  
  周五下午就三节课,又上了一节课,就放学了。
  
  周末即将来临。不管住校生还是走读生,所有学生都是心情欢畅。
  
  放学铃还没响起,整个校园里就已经回荡起了轰隆隆的声响,人头攒动。校园外早就挤满了各式各样招揽生意的车辆,到处都闹哄哄的。
  
  颜妍和宁茶都是走读生,住处离学校也就四五里,坐环城公交就可以了。
  
  但她们家不在同一个方向,坐的也不是同一路车。
  
  人太多了,又挤又堵,宁茶有些不放心:“你打车回家吧?也舒服一点。”
  
  “好。”颜妍没有意见。公交无法直达,她第一次回家,怕迷路。
  
  两个女孩子艰难穿梭,从拥挤人潮中挣脱出来,刚走到街口转角,就有出租车缓缓的迎面开来。
  
  颜妍和宁茶招了招手,车子在她们旁边停下。
  
  “去新兰苑,谢谢。”颜妍报地址。
  
  司机点头,示意她们上车,目光却扫向其他学生,寻找潜在客户。
  
  宁茶不满了:“可以走了吧?拉一个不就够了。”
  
  “拉一个是一趟,拉四个也是一趟嘛,”司机当然想多赚点,语气笃定的说,“现在学生这么多,你们坐哪个车都是这样。”
  
  说完,从车窗里对着人群大喊一声:“新兰苑、南二环,有没有?”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男生看向这边,然后走来。
  
  宁茶微微翻了个白眼。
  
  颜妍心里也无奈,却明白,这就是现实。
  
  只是。
  
  她忽的有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心头升腾起一股强烈的紧张和不安,全身都是微微一僵。
  
  但她不敢回头。
  
  怕看到那个让她极度害怕的人……
  
  她隐隐听到身后喧哗的人声在接近,似乎一群男孩子正在走来,声音洪亮而热烈的催促着同伴快去网吧占座。
  
  一旁的宁茶回头看了一眼,眉毛即刻微微皱起,神情透出点厌恶来,很不待见的样子……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