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先生,我错了[娱乐圈]》颜一弋百度云网盘txt下载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时代新风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煜生,骆蒙

————公众号:他与灯,每天更新好看的书书————

​​第一颗糖

  1
  八月,江城七夕晚会录制现场。
  
  骆蒙从更衣室里走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一身裸色抹x曳地长裙。
  裙摆的纱状质地飘逸空灵,她站在化妆镜前,侧身、转圈,来来回回地看,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她问助理岁岁:“东西呢?”
  岁岁应声从黑色背包里取出两个x垫递给她。
  
  骆蒙接过,塞进x口,又看了看镜子里x前的弧度,皱了皱眉,似乎不是很满意:“这次的不够厚啊!”
  “蒙姐,你的本来就不小,都快D了。没必要再垫的。”
  
  岁岁边说边将骆蒙礼服背后的绑带收紧,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等到裙体贴身,衬出骆蒙饱满的x部线条,她笑着说:“今晚那么多漂亮女星,我这国民女神不能输。”
  
  这天是七夕节,骆蒙受邀前来江城电视台参加七夕晚会录制。
  为了映衬七夕的主题,岁岁特意给骆蒙化了一个粉嫩的妆容。
  
  骆蒙本就长得美。
  小巧的脸颊配上精致的五官,是难得的柔美与英气并存。加之气质出挑,连续多年被坊间评为女人最想拥有的脸,是当之无愧的“国民女神”。
  此时一双桃花眼明亮水灵,在妆容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娇俏可人。
  
  两人说话间,门外响起了几声敲门声。
  下一秒,门开了,节目编导的脸从门缝后露出来:“骆蒙,该你上场了。”
  
  电视台给骆蒙安排的节目是和刚出道的小鲜x周原进行情歌对唱。
  因为骆蒙人气高,所以特意将其安排在开场,就是为了带动收视。
  此时音乐响起,骆蒙和周原缓缓走上舞台。
  
  这次与周原合作,是骆蒙经纪公司安排的,目的是让她带带新人。
  她平x以演戏为主,鲜少涉足歌唱领域。编导说只要不跑调就是成功。
  两人下午已经排练了许久,幸好歌曲不难,虽然是第一次合作,倒也还算默契。
  
  此时对唱,两人深情对视、甜蜜牵手,将晚会气氛在一开始就推向了高/潮。
  相应地,电视台的收视取得了开门红。
  
  歌曲演唱结束后,周原绅士地做了个谦让的手势,骆蒙点头致谢,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下台。
  不曾想刚走出两步,裙子被人从后面踩了一脚。她整个人重心不稳,瞬间朝后倒去。
  倒地的一瞬,她下意识用手撑住了地面。下一秒,一阵疼痛从手腕处传来。
  
  这不是最要命的。
  
  最要命是刚才那一踩,她的裙子往下坠了几分。
  虽然没走光,但两个x垫却像两只小兔子,从x口蹦了出来,明晃晃地掉落在舞台上,毫无遮掩地展示在众目睽睽下。
  
  气氛有一瞬的凝滞,时间仿佛静止。
  骆蒙脸颊微微抽搐,仿佛听到“国民女神”四个字在空中破碎的声音。
  是稀碎,救不活、圆不回的那种。
  
  晚会主持人到底是身经百战,只是愣了两秒,就立刻反应过来,淡定地打着圆场。工作人员和岁岁很快上台,将骆蒙和那对x垫带下了舞台。
  
  幸好没摔得太重,骆蒙只感觉手臂有轻微的疼痛。岁岁心疼地帮她揉着手臂,她轻轻拍了拍岁岁的手,安抚她,表示没事。
  
  从舞台走回化妆间的路上,周原一直在道歉,说自己刚才是无心之失。
  表面上是道歉,但话里话外一直在撇清关系,没有半分想承担责任的意思。
  
  当初确定两人一起上节目后,周原就一直捆绑骆蒙炒作。虽然骆蒙早已不厌其烦,但始终没有多管。
  一方面是碍于公司情面,另一方面是两人咖位相去甚远,她若动手教训周原,反倒显得她斤斤计较。
  只是没想到她的仁慈非但没让周原收敛和感恩,反而变本加厉。
  
  其实方才骆蒙就已经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
  下台的时候,她特意将裙子提了起来,就是以防绊倒。而当时周原在她身后,明明离她还有一段距离,为何会突然踩到她的裙子。
  除非,他是故意的。
  
  此时周原的声音像一股电流噪音,在耳边响个不停。具体说了什么,骆蒙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是感觉有些厌恶和烦躁。
  在化妆间门口,她终于忍无可忍,停下脚步,猛地揪住周原的衣领,望向他的眼神中带着凌厉,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他妈的能不能闭嘴?”
  周原也曾听人说过骆蒙不好惹,却没想过她这么凶。衣领猛地被她揪住时,他一时傻眼。
  
  幸好这时编导喊周原,说让他准备一下,后面还有个抽奖环节需要他上场。
  骆蒙松开手,闭眼揉了揉太阳x,很快又睁开。眉心轻轻皱起,语气中透着几分不耐烦:“说个不停,吵得我头疼。”说完转身回了化妆间。
  
  很快,“骆蒙x垫”就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一,网上一片嘲讽——
  【什么国民女神啊,真可怕。】
  【x是假的,那张脸估计也是假的吧。】
  【现在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被封为女神。】
  【我是瞎了眼才喜欢她这么多年的。】
  还有许多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与此同时,有关周原“绅士”的报道也上了热搜,说他在关键时刻扶住了骆蒙。至此骆蒙终于确定,这位新人确实是想剑走偏锋,故意拉她炒热度呢!
  骆蒙从来不是个好欺负的角色。
  既然这位新人给她送了个大礼,那她自然也要礼尚往来地“回敬”他。
  
  骆蒙在心里想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脸上的表情终于松懈下来。
  她随意滑动着手机屏幕,浏览着相关报道。面对网络上的狂风暴雨,全然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反而频频感叹:“岁岁,你来看这张照片。你说为什么我摔倒了也这么好看!”
  岁岁:“……”
  骆蒙:“你再看这张,我这动作是不是挺优雅的?”
  岁岁:“……”
  
  放下手机,骆蒙卸了舞台妆,换上一身常服和清淡的妆容。她看了眼时间,对岁岁说:“送我去城东那家料理店。”
  岁岁满脸忧愁:“蒙姐,你还有心思去吃饭啊!这网上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她对着镜子涂口红,“这嘴长在别人身上,我还能阻止他们骂我?”
  
  出道十二年,围绕在骆蒙身上的风波从未停息过,她早已见怪不怪。
  骂她的人多,喜欢她的人也多。大风大浪走来,她始终跻身在娱乐圈的金字塔顶尖。她知道,这事总归会过去的,只是早晚的问题。既然现在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倒不如先不理会。
  
  此时镜子里的骆蒙明眸皓齿,换上淡妆的她依然难掩美貌。她将口红放进随身的小包里,骄矜地说:“那家料理店很难预定的,快送我去。”
  
  ——
  
  城东的这家“半盏茶”料理店不对外开放,老板每天只接受一位熟客的预定。因其私密性良好,没有狗仔和粉丝,深受骆蒙这样的女星的喜爱。她之前和朋友来过好几次。
  骆蒙一路看着手机走进店里。工作室群里一直在探讨今晚“事故”的公关方案,不时地汇报着网上舆论的最新进展。
  
  她坐定,有人立刻为她端上了几样小菜——嫩豆腐、酱牛x和凉拌海蜇。为了录制节目,她从中午开始就没吃饭。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胡吃海喝起来。
  她喜欢这家料理店,不仅仅是因为没人打扰。更关键的一点是老板的手艺好。
  
  此时她吃了口酱牛x,虽然口味依旧很好吃,但到底和平时不一样。
  似乎不是同一人做的。
  她这才放下手机,抬头打量店内。
  
  今x老板不在,店里只有一个脸生的男人在忙碌。
  男人二十八/九岁的模样,白色衬衣外罩着一条灰色围裙,袖口卷起一段,露出白皙的肌肤和好看的肌x线条。他一言不发,握着银色烤夹,翻滚着炭火上的烤x。烤x汩汩地冒着油,发出嗞啦嗞啦的声响。
  不一会儿,一盘鲜香味美的烤x摆在了骆蒙面前。她微微仰头,看见男人深邃的眉眼和紧绷的下颔线,掩映在朦胧的烟火中。
  
  很难形容那一刻的惊艳,没见过的人不会明白。
  骆蒙在娱乐圈这么些年,见多了好看的男星,却没有哪个像他这样g净,有种风光霁月的优雅。
  
  看着他,骆蒙心情好了几分,咬着筷子问:“你是新来的吗?”
  但又不像,哪有穿成这样的大厨呢!
  
  烟雾渐渐散去,男人幽深的眸这才转向她,似乎有些诧异,一声极轻极淡的声音响起:“嗯?”
  “以前好像没有见过你。”她说。
  “过来帮忙的。”
  
  男人淡淡回一句,转身回了里间,端出一碗响螺汤递给她,然后便不再多说什么,专注于手下的刀工。青的椒、红的x在他修长的手指中穿梭,骆蒙看着,不禁有些沉迷。
  
  骆蒙盯着他,用一贯柔美的嗓音问:“你叫什么名字?”不等男人回答,她又问,“你经常来吗?你是老板什么人啊?亲戚?朋友?”
  
  同骆蒙的热情相比,男人的态度显得有些冷淡。
  他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看她,眉眼间有清冷的疏离,“汤不好喝吗?”
  这话意思是嫌她话多了。
  
  骆蒙倒也不生气,用手撩了撩头发,温柔地笑着,一脸自信地问:“你难道不认识我吗?没看过我拍的戏?”
  她的脸已经够美了,加之如此主动热情,任谁也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然而男人只是微微抬眸,幽深的眸里有细碎的光。他不说话,意味不明的眼神朝她身后望去。
  
  骆蒙顺着男人的视线转头,偌大的电视里,画面暂停在她摔倒的那一刻。
  她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不等她回过头,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刚刚看过……”
第二颗糖

  今x“半盏茶”料理店沈老板临时有事,这才叫了唐煜生过来帮忙。
  两人相识由来已久,唐煜生的厨艺就是跟着沈老板学的。
  
  今天实验室正好不忙,所以唐煜生下班后,早早到了店里准备食材,然而预定的客人迟迟不来。
  他等得有些无聊,随手打开店里的电视。电视里正在直播江城七夕晚会,一男一女站在舞台中央合唱情歌。
  他平时不关注娱乐圈,认识的明星一只手就数得过来。此时看了字幕才知道这女星叫骆蒙。
  骆蒙?
  他顿了顿,眉色微敛,仿佛想到了什么。
  
  等到演唱结束,骆蒙下台时突然摔倒,随后两个x垫从衣服里蹦了出来。
  镜头特写下,骆蒙一脸淡定,看不出任何难堪与尴尬,甚至还挂着微笑,眼神里写满了“这他妈都不是事”、“我爬起来还能再战五百回合”、“跤可以摔,发型不能乱”。
  
  看来这是一名淡定的、对自己的遭遇无所谓的女明星。
  唐煜生唇角微微扬了扬,她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没想到还挺有韧劲。
  
  暂停了电视节目,他重新忙碌起来。又过了快一个小时,预定的客人终于姗姗来迟。
  唐煜生一抬头,呵,竟然是那名淡定的女明星。
  
  骆蒙一路看着手机,从进店到坐下,都没抬头看他。
  他应该庆幸骆蒙没看他。
  等到骆蒙看到他时,那眼神赤/裸/裸,大胆又灼热。
  
  唐煜生因为长得好看,从来不缺追求者的目光,他早已经习惯。每每只要他回望过去,那些女生总归是一脸羞涩,闪躲着别开目光。
  唯独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不一样。
  当他抬眸对上她的视线时,她不仅没闪躲,反而更加直勾勾地看着他。那眼神里就差明晃晃地写着“你真好看,我想泡你”几个大字了。
  
  “你难道不认识我吗?没看过我拍的戏?”
  “刚刚看过……”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闻言,骆蒙呆住,眼前男人的眼里分明写着大大的嘲讽与嚣张。
  从十二岁出道至今,骆蒙被人众星捧月惯了,对自己的美貌向来自信,还从未有人能做到面对她时心如止水。
  这个男人,是头一个。
  她也不生气,微笑着低头喝汤,思忖着一会儿再用什么借口同男人搭讪。
  今晚,她必须要这个男人跪着叫她爸爸!
  
  等到碗里的响螺汤见底,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包中取出一个银色小铁盒。
  铁盒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排女式香烟,细细的,像筷子。其实她并不会抽烟,这盒烟是经纪人之前落在她包里的。
  骆蒙故作娴熟地取出一支烟,夹在两指间。她趴在桌子上,倾身向前,黑色的卷发垂在耳边,银色耳环若隐若现,慵懒却不失风情。
  她朝男人眨了眨眼,“小哥哥,借个火?”
  
  刚才的拒绝已经足够明显,没想到这小姑娘竟然不依不饶。
  唐煜生用余光看了她一眼,没抬头,依旧在认真地切青椒,淡淡地说:“根据规定,室内公共场所不能抽烟。”
  “哦……”她g笑一声,自言自语地说,“烟瘾上来了。”
  
  这还没卖弄风情呢,就被拍死在了沙滩上。
  店里暖融融的灯光打下来,光线的热闹和他的冷寂交相辉映。
  有一瞬的寂静,骆蒙仿佛听见刚刚立下的flag摇摇欲坠的声音。
  
  幸好,手机这时响了。
  真是雪中送炭啊!
  她挺直脊背,随手将那支烟塞进上衣口袋里,匆匆拿着手机走到店外的庭院中。
  
  电话是经纪人赵云打来的。
  赵云前不久刚过四十五岁生x,在圈里也是有名有姓的王牌经纪人。
  赵云从骆蒙刚出道起就带着她。这些年,她看着骆蒙一步步走来,从不谙世事的童星成长为如今的当红女星。平时她对骆蒙虽然严格,却始终是疼爱有加,两人感情一直很好。
  
  针对今晚的“意外”,赵云带来了最终敲定的公关方案:“自黑吧,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如今大多数明星的微博都是团队掌控,骆蒙是少数自己打理微博的明星。
  此时骆蒙按照赵云的指示,在微博上发了一张自拍,并配上了一段文字:
  【听说有人看见了我的x垫后,眼盲症不治而愈。这么看来我也不是一无是处,没事还能给人治治病。下回,我争取让x垫更厚点。】
  
  微博一经发出,评论都是“哈哈哈”一片——
  【女神好可爱。】
  【这自黑,没谁了。】
  【真的是绝了】
  【2333333】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能因为美人想要更美就否定吧。】
  【女神我就喜欢你,瞎一辈子也愿意。】
  
  如此一来,三小时前的落魄形象瞬间变成了“睿智大气”。
  很快,舆论开始翻转,大家纷纷说何必这么苛刻,爱美是人之天性!偶有黑粉依然在骂,却很快被水军压了下去。
  经此一役,骆蒙霸占了一晚上的热搜,还额外收获了一堆路人粉。
  
  危机解除,赵云提起周原,依旧气得咬牙:“没想到现在的新人都这么明目张胆了。你看怎么处理他?”
  骆蒙语气平静地说:“云姐,我看就让他再回炉改造改造吧。”
  之后,赵云又在电话里嘱咐了她几句,然后挂了电话。
  
  微风吹拂,此时骆蒙长舒一口气,感觉心旷神怡。
  虽是盛夏,但夜晚不像白天那样闷热。庭院里零落地种着几棵桃树,枝叶葳蕤繁盛,投下影影绰绰的树影。
  虽然来了多次,却不知为何,她觉得今晚的庭院特别迷人。
  
  忽然,身后响起一道清冷的男声,“要火吗?”
  骆蒙转身,看见男人已经脱下了围裙,倚靠在庭院的廊柱边。那张漂亮的脸蒙在半明半暗的光影里,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什么?”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唐煜生用手肘顶着廊柱,挺直身板,一板一眼地说:“不是烟瘾上来了吗?”
  
  明明是不经意的一句谎话,这个男人怎么就上心了呢!
  她学着他方才的语气,“室内公共场所不能抽烟。”
  唐煜生指了指天上的月亮,“这是室外……”
  骆蒙:“……”
  
  骑虎难下大抵如此吧。
  为了面子,骆蒙不情不愿地从口袋里掏出那支烟,夹在两指间。
  男人的气息逐渐笼罩过来,一步、两步、三步……有压迫感,却并不讨厌。终于在距她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
  骆蒙喉咙发涩,然后就听“啪嗒”一声轻响,一簇蓝色火苗从他手中的打火机里蹿出来。
  
  她拿着烟凑了上去。
  不一会儿,明灭的星火在烟头亮起。她微微抬眸,看见男人单手x兜,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仿佛在说:你倒是抽啊。
  
  骆蒙指间夹着烟没动,脑子却在高速运转。
  她在“继续装x”和“跪地求饶”之间来回疯狂跳跃。
  好歹她也是个当红女星,这装完x,别人没打脸,结果自己反手给了自己一巴掌,说出去岂不让人笑话。
  
  自己装的x,跪着也要装下去。
  于是她微微一笑,y着头皮,猛地吸了一口。
  
  但她真的不会抽烟啊!
  只一瞬,呛人的烟气遍布她的五脏六腑。有种刺激的烟火味,又像是涂了芥末的烟x,她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这什么破烟啊!”
  她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咳嗽时肩膀一抖一抖的。好不容易缓过来,隔着朦胧的泪光,她似乎看见男人勾了勾嘴角。
  他问:“这烟不好?”
  骆蒙还没从呛人的烟气中回过神来,没听清他说什么,仰起头看他:“嗯?”
  他沉默了一会儿,转身走进店里。不一会儿又出来,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试试这个……”
  
  骆蒙低头看了一眼,男人指节修长,拇指的指甲修剪得很短很g净。而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包开了封的中华烟。
  什么意思?
  这个男人是要让她呛死在店里吗?
  
  偏偏男人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装作天真又无辜,开口道:“你那烟不是不好吗?抽这个……”
  骆蒙的脸颊抽搐了一下,愣在原地,半天没动。心里有点生气,但他的话又无懈可击。
  
  他也没理会她,径自取出一支烟,毫不避讳地将烟头对上她手中的那支女式烟。烟头相触,不一会儿,他手上的烟也燃烧了起来。然后,他将那支烟递到她面前。
  
  她低头盯着他的手看,修长,白皙,捏着烟的模样像极了握着手术刀的医生。她抬起头,看着他。他虽然没什么表情,但周身分明写着“嚣张”二字。
  
  这x作有点x吧?
  骆蒙僵在原地,方才立的flag彻底倒地不起。
  她欲哭无泪,现在我跪下来叫你爸爸还来得及吗?
  
  见她没动,唐煜生举着烟的手又冲她晃了晃。
  “不用这么客气吧?”她的声音有些抖。
  他一副欠抽的模样,声音没有起伏:“没事,我这人就是热情好客。”
  骆蒙:“……”
第三颗糖

  回到家时,骆蒙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晕,嗓子也有点哑。
  平时不抽烟的人,今晚一口气抽了两支,难免有些醉烟。她喝下一大杯水,这才感觉嗓子的g涩感稍稍缓解。
  
  四周有些寂静,骆蒙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孤独。
  很奇怪,以前一个人待着的时候也不少,却没有哪刻像现在这样。难道因为今天是七夕吗?
  
  她陷在棕色的沙发里,x桂汁般的夜色兜头而下,将她紧紧包裹。她没有开灯,将孤独隐藏在黑暗中,这让她有安全感。
  醉烟的感觉又浮上来。
  她闭上眼,揉了揉太阳x。脑中不知为何,毫无防备地浮现起那道清冷的身影,还有那双带着似有若无笑意的眼睛。
  那男人,真他妈嚣张啊!
  
  不一会儿,电话铃声划破了寂静的夜。
  她拿起手机,立刻接通,“云姐。”
  
  经纪人赵云办事的效率很高,小鲜x周原的事很快有了结果。
  骆蒙的地位摆在那里,公司还指着她这棵摇钱树赚钱。如今得罪了骆蒙,公司为表诚意,只能同意将刚出道的周原雪藏一阵子。
  这雪藏来势汹汹。
  不出一个小时,公司就停了周原接下来的所有通告和计划,网上相关的报道和帖子也删得一g二净。仿佛他从来没有出道过,只留在几个粉丝的回忆里。
  周原气不过,去公司大闹了一场,公司高层也只是轻飘飘地回了一句“年轻人做事要有分寸”。
  
  对于这样的结果,骆蒙还算满意,笑嘻嘻地说:“云姐,你真是太厉害了。没有你,我真是寸步难行。”
  “行了行了,马屁拍过了啊!”赵云笑,顿了顿又说,“其实今晚这事,周原不是什么大问题,关键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今晚的事情发生后,公司公关就紧急下场救火。然而仿佛有人暗地里与骆蒙作对,任他们怎么控评、撤热搜,网上的声浪是一波盖过一波,怎么压都压不住。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逮住了机会要整她。
  要不是她及时自黑,化解了这场风波,指不定现在是怎样的一场腥风血雨。
  
  骆蒙脑中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却又不是很肯定。她问:“会是谁?”
  赵云在圈内人脉通达,很快就查到背后的始作俑者:“我找人查了,买通那些水军和营销号的是姜颂昕。”
  
  果然是她!
  姜颂昕与骆蒙年纪相仿,又都是娱乐圈的当红花旦,因此时常被拿来比较。这些年,两人明争暗斗,竞争关系由来已久。
  此时骆蒙听到她的名字,轻轻“呵”了一声。
  赵云语气凝重,“我估摸姜颂昕也会去试镜《无言的歌》,所以这阵子拼尽全力作妖,好把你压下去,在舆论上胜过一头。”
  
  三个月后,一部昆虫生物研究题材电影《无言的歌》将举办公开试镜。
  这部电影,剧本扎实,团队靠谱,又有知名导演加持,试镜消息一出便迅速成为业内的香饽饽。
  如今姜颂昕也想竞争这部电影,倒也不足为奇。
  
  云姐继续说:“所以你,下周一乖乖给我去贝康实验室实习。”
  
  骆蒙一直想拿下这部电影的女主角,为此赵云费了不少心思。
  此前,赵云特意找了好几层关系,联系到贝//康//生//物公司的研发实验室,为骆蒙安排了为期三个月的体验实习,就是为了给骆蒙充电,让她更了解角色的工作。如此一来,能为电影试镜增加一些砝码。
  
  对骆蒙这样的当红明星来说,三个月的时间是笔不小的投资。
  
  半个月前,赵云刚刚提起这事时,骆蒙是不想去的。她当时说:“云姐,你知道我从小不爱学习。你让我跟着个老头实习,这不是为难我吗?”
  在她印象里,这种搞科研的都是古板的老学究,儒雅,严厉,一丝不苟。
  
  没想到赵云板着个脸,却说:“什么老头!给你安排的导师那是美国的博士,学校挂名的教授,是科学家,一等一顶尖的人才。”
  骆蒙不可置信地撅了撅嘴,缠着云姐问:“帅不帅啊?”
  赵云弹了弹她的脑门,“能不能正经点?我是让你去看帅哥的吗?”
  
  那天的最后,赵云还夸了导师一大堆优点,结论就是这个实习机会来之不易,绝对不能错过。
  骆蒙这人性格反骨,自己不想做的,别人说成花也没用。这半个月,赵云又念叨了好几回,骆蒙都撒娇转话题带过去了。
  
  结果今晚这事一闹,骆蒙忽然有了危机感。
  《无言的歌》这部电影她志在必得,机会难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姜颂昕拿下。既然如此,实习也就提上了x程。
  
  此时她点点头,难得改口答应:“云姐,这实习,我去。”
  
  ——
  
  周天,贝//康//生//物科技公司研发部三组办公室里,一片祥和。
  十几个人一窝蜂地围在一块,头挨头,肩靠肩,目不转睛地看着什么。偶尔有人发出一声赞叹:“哎哟,可真牛x。”
  结果立刻被身旁的人制止:“你他妈能不能别说话?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然后众人屏息凝神,又是一片安静。
  
  唐煜生提着一大袋早餐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岁月静好”的一幕。
  
  三年前,唐煜生从美国回来加入贝康,成为研发部三组独立实验室的负责人,带着一帮高学历的家伙搞科研。
  这群人很年轻,平均年龄二十五六,最低学历是硕士。
  其实唐煜生年纪也不大,过几个月满三十岁,但已经是组里最年长的成员了。
  都是年轻人,平x里闹腾得不行,管都管不过来,今天这样的安静倒是少见。
  
  他将早餐放在办公桌上,问:“在看什么?”
  听见动静,众人纷纷转头,喊了一声“老大”后,又将视线重新聚焦在屏幕上。
  唐煜生走近,这才发现电脑屏幕上放着视频。画面里一个女人身着红衣,头发束起,坐在战马上,正英姿飒爽地挥剑杀敌。
  他定睛一看,呵,竟然是那个女明星骆蒙。
  
  霹雳从人群中钻出来,在早餐袋子里翻检了半天,挑了个粢饭团,又拿了包豆浆,边吃边神秘兮兮地说:“老大,你听说了吗?”
  
  办公室右侧的墙面上挂着一块飞镖靶。
  唐煜生慢悠悠地走过去,拿起一个黑色飞镖,挥手一扔。飞镖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然后正中靶心。
  他这才转过头问:“什么?”
  
  霹雳推了推金丝边框眼镜,一脸兴奋,“骆蒙要来我们组实习!”
  这句话在唐煜生那张漂亮的脸上,没有引起任何情绪波动。
  霹雳怕他不认识骆蒙,又解释,“骆蒙,刚才视频里那个女明星,很美很飒的那个……”
  唐煜生依旧面无表情。
  
  霹雳见状,推了推一旁的太厚,“太厚,你跟老大说说。”
  太厚是全组个子最高的,足足有一米九。加之身形偏胖,此时站起来,有种佛祖普度众生的感觉。
  太厚挠了挠头,一本正经地说:“老大,昨天你走后,办公室的李主任过来告诉我们,下周一骆蒙要来我们组实习。”
  
  唐煜生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头都懒得转,就那么盯着靶盘。又一个飞镖扔出去,再次命中靶心。
  
  霹雳扶着眼睛望向唐煜生,眯着眼睛摇头,“不对啊。”
  跟了唐煜生这么久,他早就把唐煜生的性格摸了个透。
  虽然唐煜生平时挺冷淡的,但涉及到组内的事,那是样样放在心上。如今有人来实习,老大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霹雳想了想,开口问道:“老大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这时恰好视频播放结束,众人在电脑前散开,又在唐煜生的身边聚拢。他们从袋子里拿出各式各样的早餐——生煎、包子、油条、三明治——应有尽有。
  每天请全组成员吃早餐是唐煜生的习惯。科研本就不容易,他也只能通过这样的小事犒劳大家。
  
  此时众人一边“谢谢老大”,一边盯着唐煜生,等待着他的回答。
  唐煜生又拿起一个飞镖,却没扔,捏在指间,轻轻地说了个“嗯”字。
  
  骆蒙来实习这事其实在上个月就有了点眉头。
  后来对方说艺人不愿意来,他以为这件事不了了之,就没放在心上。结果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对方又改口要来。
  
  此时霹雳惊呼:“老大,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们?”
  唐煜生捏着飞镖,转头看着霹雳,语气淡漠,“告诉你们了,你们一个二个的还有心思工作吗?”
  这话不假。
  昨天霹雳得知骆蒙要来,兴奋得一夜没睡,比他中了五百万还高兴。这女神来实习,就好比是仙女下凡,结果下凡还下到你家里,你说能不兴奋嘛!
  
  人群里,忽然有人担忧地问:“你们说,女神会不会很高冷啊?”
  “冷美人也是美人啊!”
  “冷你妈,女神肯定平易近人。”
  “x,你怎么说脏话!”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大家七嘴八舌,唐煜生冷不丁地说了一句“不会”。
  众人安静下来,再次将视线转向他,一脸讶异。
  
  霹雳吃着粢饭团里的榨菜,咬得嘎嘣响,好一会儿才问:“老大你怎么知道?你认识女神啊?”
  听到霹雳这么一问,唐煜生的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这回扔出去的飞镖竟然连镖盘都没碰上。
  
  向来弹无虚发的唐煜生,竟然有失手的时候。
  霹雳扼腕叹息了一声,“老大你想什么呢?”
  唐煜生抬眸,冷冷地说:“不认识。”转身回了办公室。
  
  刚才那一下,唐煜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脑袋里忽然就浮现出骆蒙纤瘦的身影——她趴在桌上,慵懒地看着他,风情万种地说:“小哥哥,借个火。”
  这小姑娘,高冷个屁,怕不是个撩人的小妖精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