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大佬谈钱不说爱》简图百度云网盘txt下载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微,骆成彧[yù]

————公众号:他与灯,每天更新好看的书书————

​​第一章

  
  第一章
  
  北京时间晚七点,骆氏旗下珠宝展。
  
  余乔站在门口焦急的探望,开展时间在即,叶微还没来。
  
  电话拨过几次终无人接听,手机上经纪人的信息催促着她,她只能一遍遍打电话。
  
  几分钟后,远处一辆豪车停下,车门打开,纤细笔直的长腿迈步下车。
  
  来人身材高挑颀长,貌美冷艳,手握爱马仕最新款鳄鱼皮手包,风衣在行走中卷起一股冷风。
  
  “微微姐。”余乔迎上去。
  
  高挑冷艳的女人,利落脱下风衣外x扔给身后的助理,大步向安检走去,“开场了?”
  
  “开场了,樊姐让我在门口等你。”
  
  会场从一楼便设立安检,里外三层,把控严密,任何尖锐y物均不可带入现场。
  
  叶微把手包放下过安检,扫描仪在她前后扫了两遍,安保人员做了个请的手势。
  
  她迈步前行,从安检台处拿过手包向里走去。
  
  展会在酒店二十七楼展厅举行,进了电梯,余乔凑近她耳边,“原璐来了。”
  
  原璐能来不奇怪,她与众深影业的高层关系,在圈内是透明的。而叶微能来,靠的是自己在娱乐圈中的地位,以及,徐之昂亲自送的邀请函。
  
  近x,倍受瞩目的拉力赛一周前落下帷幕,ASS队长徐之昂不负重望连续三年拿下冠军。
  
  这消息在京圈第一时间发散开来,被受瞩目并不是因为赛事本身,而是因为京城骆家。
  
  骆家产业众多,珠宝是其中之一,由骆家现任掌舵人骆成彧的姑姑骆颖心负责打理,骆颖心便是徐之昂的母亲。
  
  二十七楼会展门口的二层安检过后,进入珠宝展厅,偌大的展厅内星光璀璨,商圈大佬与美女云集,叶微淡漠的神情瞬间换上不深不浅的笑,相熟与否,一个点头也是过了社交礼仪的场。
  
  “骆家这样的豪门,怎会允许他玩那么危险的项目。”
  
  “有钱人家少爷,安生x子腻歪了找找刺激呗。”对面有脸熟之人,她点头微笑,“樊姐呢?”
  
  “不知道。”余乔走到有镜子的地方下意识驻足,TF香槟色束腰齐膝小礼服,对于她这种娱乐圈十八线,买不起买不起,她撒娇的晃着叶微的手臂,“微微姐,我爱死你了。”
  
  “你盯了那么久,满足你。”叶微的着装很简单,杏色雪纺长裙,肩边两袖分开垂下,露着纤细的长臂,裙摆长及脚踝,她身高本就是优势,再搭上十公分细高根鞋,在美女如云的珠宝展上格外惹人注目。
  
  “这么多美女,目的是珠宝展还是徐家大少爷?”
  
  高根鞋声由远至近,魔鬼经纪人樊荷霸气而至,恨铁不成钢地剜了眼余乔,“珠宝你看得懂吗,在徐之昂面前多笑几个,也许他能看上你。”
  
  余乔双手握在x口,“上帝,樊姐终于看到了我的美貌。”
  
  “智商盆地没东西就别秀了。”樊荷一巴掌拍在她翘臀上,“多给徐少抛几个媚眼,保不准他眼瞎看上你。”
  
  余笑呲牙笑得灿烂,“好看不?”
  
  “好看死了,智商不够用脸来凑,姐姐我还能少掉几根头发。”
  
  看着毒舌樊姐又拿余乔挤兑,叶微无奈轻笑。樊荷转向她,“海上人下周应该能有消息。”她说着,拧下眉头,“你也别抱太大希望,曲导的电影没出就多少人等着排队,这惊天大饼,难落到你头上。”
  
  多少双眼睛盯着的顶级资源背后都有资本x控,抱希望的是樊荷,并不是叶微。做为经纪人,为了艺人资源真是抢破头x碎心,樊荷人脉极广,但这样的资源,她毫无把握。
  
  “徐之昂送的腕表,你退回去了。”
  
  叶微恩了一声。
  
  “他背后的势力,还用我给你说吗。”樊荷恨得咬牙切齿,海上人这样的大制作,她肖想得头秃。
  
  “对他没感觉。”
  
  “别人都把我当祖宗,我看你才是我祖宗。”
  
  叶微出道时,一帧裸背被誉为娱乐圈最性感女神,气质清冷卓然,眼睑一颗小痣,又添出几分妩媚。
  
  樊荷眼光毒辣,下手快狠准,把刚出道的叶微签到自己麾下,叶微不负众望,短短四年时间,声名鹊起,不过她这人性子够淡,多少名门公子哥,商业大佬对她示好,奈何她完全不吃那一x。气得樊荷骂她“自甘堕落”。
  
  话虽这样讲,但几年间,两人亦师亦友,樊荷也不会过多g涉她的私生活。
  
  有人压低声音说:“听说骆氏不久前刚刚拍下一颗天然x钻,522克拉。”说者顿了下,又爆出一个惊天数字,“160亿,美金。”
  
  众人抽了一口冷气,樊荷感叹,“这就是骆家,京圈顶级豪门。”
  
  “不知道,那位,会不会来。”
  
  那位,意指谁,众人心中门儿清,“他从不出席这类活动,你在公开场合什么时候见过他。”
  
  “今儿可不一样,徐少拿下拉力赛三连冠,又是几年来骆家最大盛世的珠宝展。”
  
  樊荷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要想攀关系,徐之昂都够你们下血本的。”
  
  徐之昂在圈内素以落拓不羁为名,至于那位爷,樊荷脊背一凉,摇摇头。
  
  樊荷在叶微耳边耳语:“今天来的嘉宾众多,不少都是深藏鲜少露面的,我会打点,待会你也认识认识。”
  
  叶微不爱这个,但在这个圈子结交人脉是必然之举。
  
  正说着,门口传来一阵x动,大家闻声望去,一身高定黑装,修长挺拔的男人被集团高层簇拥而来。
  
  见过无数大场面的樊荷都为之一震,“他居然来了。”
  
  四九城豪门骆家,长子骆成彧,铁血手腕,而立之年便掌舵整个骆氏家族。这就是她们口中的,那位爷。
  
  叶微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来。
  
  对于众人的震惊,叶微没什么兴致,展区转转,她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只为这个。珠宝设计才是她在意的,也是她最初的梦想,可惜,折在了四年前,也折在了某人离开的那天。
  
  余乔找到她,“那位来了,你居然还有心思看展。”
  
  “是能上前献媚,还是远远看着背影垂涎?闲不闲呀你们。”
  
  余乔咯咯一笑,叶微就是这性子,她早习惯,“徐之昂比相片还帅。”
  
  叶微眼神警告,“收起你的花痴脑,跌过多少次跟头还不长记性。”
  
  “以前不是瞎吗。”
  
  “你不瞎,只是蠢而已,五识皆好,只有智商不在线也不是什么坏事。”她拍了下她肩膀,“乖,去一边玩,别打扰姐姐g正事。”
  
  叶微驻足在一个看起来不起眼,位置却极其显眼的项链前,镂空雕刻的精致花边中嵌了一颗小钻石,有人见她盯得久不知瞧什么,便过来凑热闹。
  
  没人瞧出端倪,甚至觉得十分普通,便岔开话题,女人之间,聊小趣事才更有兴致,“以那位身份和性子,都不一定会送珠宝给女伴。”
  
  “首先,他得有女伴。”
  
  此话一出,女孩子们娇笑连连,目光不自觉往那边看去。
  
  男人身材修长挺拔,负手而立,身边人说着什么笑意连连,他却平静无波。气质矜贵清冷,浑身上下透着千帆阅尽的沉稳内敛。
  
  “他可不像徐大少,这位爷八卦绝缘体,真哪天传出消息,不是高官之后也是名媛千金。”
  
  而旁边的徐之昂正好看向这边,他对叶微示好不是一次两次,见她看来以为看自己,孔雀尾巴登时翘起来。
  
  “聊什么呢。”徐之昂走来,一张迷惑众生的帅脸,一个眼神,几个女孩子脸都要红了。
  
  他说着,目光却是看向叶微。
  
  “沾沾宝气。”她玩笑道。
  
  徐之昂瞧见她站的位置,便走到她身侧,“西伯利亚矿场发现的史上第一颗天然钻中钻,里钻只有0.2克拉,却能在0.62克拉的外钻内自由转动。”
  
  她刚刚就觉得很奇特,却不想是天然形成的钻中钻。
  
  “因为珍稀,所以珍贵。”她说。
  
  “喜欢?”他问她。
  
  叶微摇了摇头。
  
  徐之昂见她对珠宝有兴致,侃侃而谈聊了起来。
  
  徐之昂幽默风趣,自是把旁边的小姑娘们逗得一脸娇羞,叶微眼睑微弯,眼线与长睫交叠处若隐若现的一颗小痣,妩媚撩人。
  
  眼睑轻撩,撞上一道清冷的目光,她一怔,末了,笑容延展,魅惑至极。
  
  樊荷疾步而来,把她拉到一边,“刚刚得到消息,海上人定了,”她顿了顿,咬牙吐出两个字,“原璐。”
  
  叶微恩了一声,“你别失望就好。”
  
  “原璐跟众深高层的关系,定她不奇怪,只是她不适合。”
  
  “适合不适合,看导演调/教,演员都是工具,导演才是把控一切的主导者。”
  
  “你就不能上点心。”
  
  “试镜没含糊,剧本研究透彻。小火靠努力,大火靠命,这是你一直跟我说的。”叶微抬起纤细的手臂搭在樊荷肩上,把玩着流苏,“刚刚看到一颗天然钻中钻,我要是有钱,就把它买下来。”
  
  樊荷被她气笑了,“你要真为自己的事上点心,早成了富婆。”
  
  “成富婆g嘛,包养你呀。”
  
  叶微目光一扫,撞上远处女人投来的目光,那人冲她笑了下,她说,“真是美人。”
  
  樊荷转头,是原璐。
  
  原璐与叶微在圈内被人称为死对头,但两人完全不是一个路线的演员。叶微高挑充满英气,原璐呢,就是柔,声音嗲到让男人苏了骨头。
  
  叶微有颜有实力,跟她一个花瓶放一起battle,樊荷早看她不顺眼,咬牙道,“周一宣。”
  
  “你已经尽力了,别咬牙切齿的,咱樊姐的气度谁人不知。”
  
  原璐冲她们笑着点点头,叶微唇角轻挑,微微颔首。
  
  当晚结束已是凌晨,叶微乘车离开,突然一个急刹车,“微微姐,我们被前面车别停了。”
  
  叶微侧头看过去,宾利斜橫在她的车前,车内坐着谁,她再清楚不过。
  
  前面的车没动,司机说下去看看,叶微叫住他,“你回去吧,我明天休息不用来接我。”
  
  叶微下车走向前,司机已经站在车门旁,替她打开车门。
  
  她坐上车,饶有兴致的看着昏暗车内,众人口中神秘莫测的男人。
  
  男人漆黑的眸色暗如浓墨,眼尾扫向她,一如往常,毫无温度。
  
  红唇不经意抽动了下,纤细的指尖揉捻太阳x,还让不让人睡个好觉。
第二章

  
  车子一路行驶至繁华都市中深幽僻静的西山别墅区,这是骆成彧在市中心的住处。
  
  管家见到她并不奇怪,躬身叫了声先生后,冲她客气有礼地叫了声叶小姐。
  
  叶微对这里并不陌生,来过几次,她客气应声,便径直上楼。
  
  佣人跟进来,“叶小姐,您要泡泡澡吗,我给您放水。”
  
  “麻烦你了。”
  
  叶微把风衣外x脱下挂在衣架上,摘下耳环,项链,戒指,腕表,扔在窗边的桌子上,窗外夜色正浓,远处闪着霓虹的高楼鳞次栉比,而放眼过去最为叹为观止,却是暗色朱漆的巍峨围墙,紫禁城。
  
  过了会,佣人的声音在身后轻声响起,“叶小姐,水放好了。”
  
  她转身,“麻烦问下,你有卸妆的东西吗?”
  
  “有,不知能否符合叶小姐要求。”
  
  “多谢,我的妆不卸是不成。”
  
  “您稍等,我现在去给您拿过来。”
  
  骆家佣人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八岁,皆经过高端管家专业培训,个个身材高挑,专业有素,一身制服,赏心悦目。薪资比普通白领还要高,她们吃穿用度,皆为上乘。叶微突然笑了下,骆家这么多美女,骆成彧,真当瞧不见?
  
  叶微卸了妆,温热的水温刷过周身,毛孔舒展让肌肤喝得饱饱的,一天的乏累,让她躺在舒适的浴缸内昏昏欲睡。
  
  泡了个舒服的澡,长发吹g披在肩上,藏蓝色丝绸睡袍衬得肌肤莹润如玉,地毯软绵,赤脚踩上去,舒缓了高根鞋的疲惫。
  
  忽然,她脚下一顿。
  
  宽大的落地窗前,褪去清冷黑装的男人,修长的指节捏着盛着暗红醇酒的高脚杯,墨般的暗眸落在她身上。
  
  叶微垂眸,指尖在丝缎腰带上紧了一寸,她只是想系紧一些,细腰却更加不堪一握。
  
  抬脚上前,松软的地毯,赤着的双脚踏上,悄无声息更显轻盈。她微微倾身,纤细的手指捏着高脚杯的杯梗,淡淡的酒香裹挟着沐浴后的芬芳,在他与她之间缓缓缠绕。
  
  她没坐下,而是端着酒杯走到另一侧,单薄的脊背轻抵斗柜,单手抱怀,细细的品着陈年经久的醇香美酒。
  
  男人杯中酒不紧不慢细品,目光却绞着她周身。
  
  沐浴后的她即使无妆,亦是精致美艳,杯口轻压,暗色的红酒缓缓踱入红唇,高挑纤细而立的身材玲珑有致,藏蓝色丝绸睡袍下的肌肤就像一块绝佳的羊脂玉那样细腻,锁骨伴着呼吸起伏凹陷,修长的双腿和伶仃的脚腕,足够惹人遐想。
  
  此刻,他品的每一滴酒仿佛都是她沸腾的血液,墨眸越来越深,暗无边际。
  
  他突然搁下杯子起身向她走来。
  
  厚重的身影立于她身前,遮住大片灯光,他不动,微眯的狭长眼睑如层层危机把她团团裹住。叶微轻轻勾起红唇,抬杯送到唇边,蓦地身子被宽厚的掌心扣住,猛然拉向他,她杯中酒一晃,从唇边洒出几滴,暗红的美酒滴落在皓白肌肤之上……
  
  耳边的呼吸骤然重了几分,一个冰冷却极具热度的唇落了下来,滴落的酒成了最好的良剂……
  
  叶微与众人口中神秘莫测的那位爷,就是这种关系,她与他,不谈私事,不谈风月,更不谈感情,只在身体交流时,方能感知她与他之间,并非毫无关联。
  
  他们在一起时间不长,几个月而已,他时常不在国内,至于何时归国,做了什么都与她无关,各自过着不相g的生活,偶尔见上一面,这一面也无须过多废话,只讨各自所需。
  
  叶微拎得清,思想通透,成熟男女,从不矫情,喜欢就做,而且还是位颜好气度好身材好,技术精湛的男人。两人在这事上极度契合,让她足够评价他的技术,精湛中还带着一丝恶劣。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她极具疲惫的睡去,睡梦中好似做了个梦,梦里依旧不眠不休,紧紧缠绕。她感叹,身体好就是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挥霍,好像她还说,让他轻点折腾。
  
  之后便陷入无尽的黑暗漩涡,沉得无边无际。
  
  ***
  
  叶微睡得极沉,迷迷糊糊是被电话铃音吵醒,冷艳的面容沉了几分,手随意去抓铃音的响处,摸到后眼睛都未睁,随手一划。
  
  “一大早,让不让人睡觉。”
  
  电话那端的人先是一怔,待看过自己拨打的号码无误后,“你是谁?”
  
  打电话问她是谁,病得不轻。还未待她开口,那端的人声音明显带着蕴怒,“骆成彧呢。”
  
  半梦半醒间的叶微霎时睡意消散,猛然睁开美眸盯着自己手中的手机,这不是她手机。
  
  再一看接通的号码,明晃晃的写着母亲两个大字。打这通电话的,正是骆成彧的母亲周郑慧云。
  
  叶微飞速爬起跳下床冲出去,手机直接塞给迎面走来的男人。
  
  骆成彧看着已经接通的电话,末了置于耳边,“妈。”
  
  这可真真万年不遇的稀罕事,除了助理,骆母可从未在他的手机里听到任何人的声音,何况还是女人,还是这样的清晨,什么关系,不言而喻。
  
  “刚才接电话的女人是谁?”
  
  “这么早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颖心说你回国了。”
  
  “珠宝展去看看,今晚回去看您。”
  
  “这还像点话,成彧,刚刚那个人?”
  
  即是面对母亲,骆成彧依旧冷淡,“您不用关心这个。”
  
  他说不用关心,想必此人也并非需要她在意之人,男人嘛,有女人才是常态,但好奇心谁人都有,这是什么样的女人,居然能接他的手机。
  
  骆成彧行事y派,头脑睿智冷清,外人传言他骆家长子,那是没感情的赚钱机器。生意场上,重感情并非好事,优柔寡断,瞻前顾后是大忌,骆成彧这样极好,更有能力掌舵骆家庞大基业。
  
  做为母亲,她几乎没听闻过他身边有女人,要不是这通电话,她真以为她儿子除了赚钱只能青灯古寺呢。
  
  叶微确实是无意的,换上衣服把昨晚摘下的手饰扫到包里便下楼。
  
  骆成彧挂断电话,用手机看秘书发来的文件,叶微下楼便看到他,尴尬地动了动唇角,“抱歉,我真不是有意的,睡迷糊了。”
  
  他与她从不睡一张床,各取所需,各回各房,手机铃音极为相似,而且睡梦中她根本没去分辨,只当自己清早被电话扰了睡眠,心气很是不顺。
  
  “不打紧。”他头都没抬,声音一如既让的冷清。
  
  不打紧就最好,“我先走了。”
  
  “让杨林送你。”
  
  骆成彧有两个贴身保镖,杨林和杨森,兄弟两人皆是退伍军人,一等一的身手。
  
  杨林送过她不止一次,路线告知一次便记住,她闭着眼睛假寐,没过一会,手机响了下,是微信。
  
  小乔:微微姐,原璐的粉丝暗戳戳发散消息,说海上人定了她,太可气了,明明你才是最适合女主角。
  
  叶微:有那时间不如多睡会觉。
  
  小乔:你居然醒了,我以为你还在睡。她家粉丝还内涵你,你的粉丝也没客气,也在内涵她。
  
  叶微:樊姐说这事定了,她的消息不会出错。
  
  小乔:我知道呀,就是生气,她家大粉应该得了消息,估计通稿都已备好就,又来踩你一次,烦死她了。哎,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叶微:被电话吵醒。
  
  小乔以为是自己的信息吵到她,发了个笑脸:你再睡会儿。
  
  叶微没再回信息,周x的长安街依旧拥堵,杨林只好穿进几条小街再上主路,把她送回家。
  
  上楼进门,叶微踢掉鞋子赤着脚走进客厅,把手包往沙发上一扔,接了杯水喝掉大半,然后回到卧室扑倒在床上,继续补眠。
  
  这一觉她睡得极沉,直到手机在床头柜上疯响,早上的事让她万分警惕,铃声一响,她便睁开眼睛,是自己家无疑。
  
  电话是樊荷打的,“亲姐,让不让人睡觉。”
  
  “几点了还睡,太阳都要落山了。”
  
  叶微转头看向窗边,阳光充沛,显然是午后,樊荷向来夸大其词,她早习惯,“不是说了今天休息,有事吗?”
  
  “海上人副导打电话,让我过去。”
  
  叶微一听,也就哦了一声。
  
  她翻了个身,长腿搭在床边,赤脚踩在地板上往出走。地板的凉意丝丝透过来,十月中旬的天儿,室内有些阴冷。
  
  “哦什么哦,定了原璐还找我,你就不想想,是不是那边有什么变动。”
  
  “找你就去呗,辛苦大美人跑一趟。”
  
  叶微打开冰箱,冰箱里塞得满当当,她有一癖好,就是囤积食物,隔一段时间,吃不了的就让助理全部拿走,然后再重新添置放进去。
  
  她不工作时就宅在家,休息的方式也是宅,私下里不喜与人接触,但接触上亦是八面玲珑融会贯通。
  
  独处时就听听音乐,看看电影,一呆就是一整x,最长一次电影杀青后,叶微休息半个月,这半个月她门都没迈出一步。
  
  后来樊荷杀来,看到她家客厅摆满了零食,气得差一点破口大骂。
  
  叶微从冰箱里拿出一包意大利面,烧了水下锅,至于海上人副导找樊姐做什么,她并不会太过刻意动心思分析,有任何消息樊姐第一时间定会通知她。
  
  徐之昂跟人约了打球,回来后圈内好友一拨拨的给他庆祝,喝得他头晕脑涨,今x不喝酒,打网球。
  
  球场上,徐之昂挥着网球拍,远处有人送他挥手,举着他的手机。
  
  他拿毛巾抹了把脸上的汗,“谁呀。”
  
  “你舅妈。”
  
  徐之昂一听,步子加快了些,“舅妈。”
  
  “之昂,g什么呢?”
  
  “今天没事,打网球呢。”
  
  “哦,那我问你,你哥有女人这事,你知道吗?”
  
  “卧槽。”这消息太劲爆了,话一出口又急忙道歉,“我哥有女人?”
  
  “有女人也不奇怪,只不过舅妈有点好奇,你真不知还是跟我装糊涂。”骆母拿他当自己孩子,平x他也常来家里,小嘴贼甜,比她儿子贴心多了,但自个儿子还是儿子,他说不用关心,可好奇心还是有的。
  
  徐之昂的舅妈,骆成彧的母亲,众人都知晓的关系,即使徐之昂与大家有些距离,但这边的人哪个不竖起耳朵,探听一点虚实。
  
  女人?那位没得感情的骆大佬,有女人,哪里来的小妖精?
  
  来陪玩的名媛千金们眼神相交你来我往,纷纷拿出手机,开启名媛圈津津乐谈的八卦会。
第三章

  
  叶微九点从床上起来,接着余乔电话,打开冰箱拿出一盒牛x。
  
  “谁送的?”余乔说有人送她礼物,能直接送到公司必然是了解她的人。
  
  “没说,打包的盒子,你几点过来。”
  
  “洗把脸的,樊姐到没?”
  
  “樊姐还没来。”
  
  “行,放休息室吧。”
  
  叶微倒出一杯牛x放到微波炉里加热,转身进了洗手间,泼墨般的长发扎在脑后,细白颀长的天鹅颈,灯光下白得毫无瑕疵。镜子里眼睑下的黑眼圈比以前几x淡了些,饱睡一整x起的效果。
  
  她化了个简妆,换上衣服准备出门,从微波炉里拿出牛x,温度刚刚好,一口气喝光。
  
  司机已经在楼下等她,叶微上车后,拿手机看了眼,樊荷从昨晚到现在一个消息也没有,非常不符合她的行事作风。
  
  昨x午后去海上人工作室,按她以往的性子,不管有没有消息,也会第一时间知会她去的缘由。
  
  这样悄无声息,想必是,结果没变还折腾一趟,樊女王心气郁结,搁家里隐忍或是憋大招。
  
  叶微无奈笑了下,突然想到一件事,对前面开车的人说,“小峻,前天晚上的事,任何人都不要提起。”
  
  “微微姐我知道,你放心,我什么也不会说。”
  
  “包括我身边的人,我的私事不想任何人知道。”
  
  “樊姐也不行吗?”
  
  叶微恩了一声,“任何人都不要提。”
  
  “明白,姐你放一百个心,我嘴严着呢。”
  
  冯峻来公司便一直给她开车,年纪不大但很机灵,叶微平x待他不错,这孩子见天姐啊姐的叫,嘴甜眼利很勤快,叶微拿他当自己人。
  
  十点一刻到达公司,进了自己的专属休息室,桌上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包裹盒,她放下手包,从笔筒里xx剪刀,划开外包装,里面是一个白底烫金边的珠宝盒子,上面的logo叶微自然清楚,这是骆氏集团旗下的珠宝品牌。
  
  英气的眉眼微挑了下,不用猜也知道是谁送的。
  
  余乔推门进来:“微微姐你来了。”
  
  “樊姐还没来?”
  
  “没呢。”
  
  余乔走近些,咯咯直笑,“徐少送的吧。”
  
  叶微拿出盒子打开,是展会现场展出的一款项链,钻石镶嵌的羽尾栩栩如生。
  
  这位少爷还真乐此不疲,还是没被人拒绝过,心有不甘。叶微扣上珠宝盒放到一边,既然徐之昂送的礼物,必定会主动联系她。
  
  果不其然,不出半个小时,徐之昂的电话就打过来。
  
  “喜欢吗?”
  
  这语气,叶微仿佛看到徐之昂那孔雀尾巴翘上天,“不错,不过比昨天那颗钻中钻是差了点。”
  
  徐之昂咂了下舌,哑了半晌。那颗钻并非价格有多昂贵,但贵在珍稀。
  
  叶微愉悦一笑,“开玩笑呢,谢谢你的好意,既然有礼物,我也得有回礼。”
  
  “回礼就不用了,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还是回礼吧,如果你不喜欢,再说其它。”
  
  叶微知道徐之昂的地址,上一次送腕表就被她退回去,重新拿了个箱子打包上,想直接交给小峻,后来想想这么贵重的东西,还是谨慎些为好。
  
  她开门出来,“乔乔,过来一下。”
  
  余乔捧着剧本从另一间休息室出来,“姐,什么事。”
  
  “有空么?”
  
  “有。”
  
  “给徐之昂送去,地址我发到你手机上。”
  
  余乔瞠目,“还退回去,加上这个够你换x房了吧。”
  
  “姐住惯了小窝,不换。”她把盒子塞到余乔手里,“乖,去吧。”
  
  余乔好生心疼,这得多少钱啊,叶微天天说自己穷,却又不接受任何人的礼物和示好。她说这些大佬的礼物不能轻易接受,收了就代表你要接受对方的暗示明示,她也说,不是不接受任何人示好,只是得要她看得上。
  
  上了车,冯峻按着地址开车过去,余乔跟冯峻很熟,两人跟叶微关系都要好,私下说话也没什么顾忌,“你说微微姐到底能看上什么样的,徐大少的礼物又送回去。”
  
  “自然配得上微微姐的,咱姐是什么样的人,可不是那些妖艳货色。”
  
  余乔哧哧笑着,“微微姐看似高冷其实并不清高,对咱们这些没名没气的哪个不好,难不成,她喜欢主动出击?”
  
  冯峻也不知道叶微喜欢什么样的,他给叶微当司机两年,被人示好围追倒是常见,但那x的事,却是第一次发生。
  
  那人是谁?牛X的车牌加长版顶配宾利,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人定是微微姐看得上的。
  
  余乔到达骆氏集团总部大楼,前台通知后,她上楼去找人。
  
  这东西必须亲手交到徐之昂手里,容不得半点闪失。
  
  到达四十二楼,余乔见到徐之昂,把东西递给他。
  
  徐之昂打开包装之后,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拿着东西追出来,“那个,那个谁?”
  
  余乔刚走到电梯口,听到徐之昂的声音,“叫我吗?”
  
  “叶微什么意思?”
  
  余乔担心徐之昂大少爷脾气上来,对叶微有影响,一时不知该怎么应他的话。
  
  这时,另一间门打开,从里面走出几个人,其中一人,便是那x展会上远远瞧上一眼的,矜贵又霸气,没得感情的骆家掌舵人,骆成彧。
  
  骆成彧经过徐之昂时,黑眸瞥向他手中的珠宝盒子,“怎么回事?”
  
  余乔生怕惹事,“徐少,要不你问微微姐成么,我就是个跑腿的。”
  
  骆成彧闻言,冷峻的面容更沉了几分,余乔管不上那么多,脚底板抹油,溜之大吉。
  
  徐之昂敛去怒气,冲他哥裂嘴一笑,“没什么。”
  
  “心思往工作上多放放。”
  
  骆成彧发话,徐之昂从未有过不听之时,频频点头称是。
  
  骆成彧迈前两步,突然转身,“离她远点。”
  
  徐之昂以为骆成彧对叶微有意见,“哥,她不是那种女人。”
  
  “让你离远点,听不懂。”
  
  声音又沉又冷,像刻骨的刀,徐之昂只能闭嘴,他连爸妈都不怕,就打怵他哥,打小被管制得服帖,他妈见天儿敲他脑袋,学学你哥,看看你哥,我怎么养了你,阴影,全是阴影。
  
  叶微下午三点要去MG公司录制杂志的视频版采访,杂志封面一个月前已经拍好,采访一直没xx时间。
  
  她从自己的休息室出来,经过前台时,前台秘书站起身,“微微姐,我们在看原璐上午参加活动时的采访。”
  
  “说什么了?”
  
  谁人不知,海上人最大竞争者便是叶微与原璐,花落谁家还未知,但原璐跟叶微在圈内,一直是王不见王,她们自是时刻关注对家的一举一动。
  
  “记者提了珠宝展,她说很喜欢一个钻中钻的吊坠,我听小乔说是你那x看上的那款。这个原璐,争角色不够,珠宝也要争。”
  
  对于原璐,叶微并未把她当对手,虽说她非科班出身,但原璐,她还真没放在眼里,资源咖罢了,接的哪一部戏不是带资进组,不过话说回来,在娱乐圈有人捧也是她的本事。
  
  只是那颗钻中钻,可惜了。
  
  ***
  
  叶微带着化妆师和助理到了MG,编辑把采访稿给她,她先过一遍稿。
  
  一边上妆一边看提问内容,一切准备就绪,出来在采访间坐下。
  
  MG的主编程菁在业内素有时尚女王称号,魔头人设不亚于樊荷,这俩人虽说都是魔头,关系却极为要好。
  
  别人在一起是虚以委蛇打哈哈,她俩凑在一起,见不惯谁就怼谁,怼痛快了还能喝两杯。
  
  所以程菁跟叶微的关系,也不用玩那x虚词。
  
  程菁知道叶微今天过来,她回公司就来找她,先聊了下封面事宜以及采访内容,问她要不要把采访的点再辣一点,这样有噱头。
  
  “加点情感向的问题?”
  
  “我有感情问题可谈吗?”
  
  程菁突然冲她挑眉,声音不大,“空窗这么久,没个男人不寂寞嘛,女人就好比花,不滋润怎么行,是会枯萎的。”
  
  叶微抚额,“这半年时间,我休息的时间屈指可数,哪有时间找男人。”
  
  “啧,樊荷说徐少一直向你示好,你就不考虑考虑。”
  
  叶微嘴角一抽,“呵,我还是枯萎吧。”
  
  两人噗哧一下同时笑出声,程菁拍了拍她的肩,给她一个揶揄的眼神,“徐少背景了得人长得帅出手还大方,可惜嗑上你这颗y石头,不栽都不可能。”
  
  “对了,樊荷呢?”
  
  叶微摇头,手机上瞧了眼,没消息,公司也没去,她敲了信息过去。
  
  【亲姐,不会是搁家气吐血了吧。】
  
  这条发过去后,樊荷没回。
  
  叶微又发一条:【洗把脸,还是一条好汉。】
  
  一直悄无声息的樊荷回信息,一个字:【滚。】
  
  叶微哧哧低笑,果然,这是气炸了。导演定谁,不是她能左右的,叶微看得开,没必要与自己再无关联的事情做纠缠。
  
  采访很顺利,提问的内容早已经做了应对方案,随机抽取的小卡片,她也早有准备。
  
  录制还未结束,突然门被大力推开,程菁去而复返,“微微,海上人官宣了。”
  
  “我知道。”
  
  “你早知道了?”
  
  “展会那天,樊姐便得到消息,定了原璐。”
  
  “定原璐个屁啊。”程菁把手机递到她面前。
  
  屏幕上正是显示微博的海上人官博位置。
  
  官博刚刚发布官宣:叶青岚@叶微
  
  叶微神色一怔,定她了,曲导突然改变主意?没启用有投资方背景的原璐,而用她。
  
  程菁也一直关注这件事,如果叶微能拿上这部电影的女一号,这是冲奖项冲票房冲口碑的大制作,班底,题材,剧本,皆为顶级,会是她大好前程非常重要的一个转折。
  
  她见叶微面无波澜,高兴傻了?她激动的摇晃她肩膀,“太棒了,我真替你高兴,不行,晚上一定要喝他个不醉不归。”
  
  叶微不是不开心,只是开心被疑惑占了上风。
  
  手机不停传来消息,咚咚的提示音此起彼伏,随意点开一个,无外乎恭喜她拿下海上人叶青岚这个角色。
  
  她不解,为何出现如此突然的转变。
  
  能让制作方朝令夕改,出现惊人逆转,她只想到一个人。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