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退婚三次后,我嫁给了废物皇子》寐酒百度云网盘txt下载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系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之玉,萧则 ┃ 配角: ┃ 其它:

————公众号:他与灯,每天更新好看的书书————

​​第一章

  温之玉看着眼前怒视她的男女,不禁幽幽地叹了口气,出门透个气都能撞破前未婚夫与自家姐姐激情四s的现场,她的运气非一般人能比拟。
  
  身形高大的俊朗男子将一纤细的白衣女子紧紧扣在怀里呈保护姿势,一双鹰眸狠狠地瞪向温之玉,俊美的脸上满是怒色:“你怎么在这儿?”
  
  “温之玉,我已和你解除了婚约,别再来纠缠我!”
  
  温之玉看看天,春光明媚,又看看地,确定是国公府的后花园,瞥了眼眉宇间都是厌恶的男子,慢吞吞提醒道:“现在是申时,天色还早。”
  
  “这里又是我府上的后花园,我为何不能来?”
  
  男子目中尽是嘲讽之色,“不用狡辩了,谁不知你恶毒善妒,根本用不着我点出来。”
  
  “啊,这番怎说?”温之玉无辜地睁大眼睛,随即恍然道:“若是指打断了你与姐姐在光天化x之下私会偷情,那我倒是挺恶毒的。”
  
  怀里的人儿闻言轻颤,顾骁脸色顿时难看无比,一字一句道:“你在找死。”
  
  温之玉眨了眨眼睛:“难道顾将军又想杀玉儿一次么?”
  她声音微扬,虽是疑惑地发问,但却带着点气定神闲的意味悠悠道:“那将军可得下重点手,别让我又爬起来了。”
  
  “你……”
  “顾骁,别说了。”温韵红着眼从男子宽厚的x膛里抬起头,话音轻颤,柔弱的姿态引得男子一阵怜惜。
  
  “妹妹,我知道你是怨我。”她转头看向温之玉,红唇微肿,泛着水色,足以窥见之前的暧昧。
  
  “顾将军他一时失手,将你推入了河,姐姐先给你赔不是。”
  “哦?”温之玉不太信。
  
  “韵儿,你不必如此。”顾骁冷哼一声,“是温之玉她自作自受,落了水也是她罪有应得。”
  
  “若不是她嫉恨于你,我们怎么会现在才互表心意?”说到这,男子表情阴霾,似是想起了极为厌恶的事,皱着眉对温之玉冷声道:“我与韵儿情投意合,之前与你订婚不过是受人蒙蔽。”
  
  “温之玉你要认清自己的身份,我们之间没有可能。”
  
  “别再来伤害韵儿,不然就算用尽我顾骁全力,也不会放过你。”
  
  温之玉静静地等他放完狠话,才似笑非笑道:“我前些x子似是见到姐姐与金科状元林景寒相谈甚欢,怎的几x不见,又成了顾将军与姐姐情投意合,顾将军莫不是弄错了?”
  
  温韵脸色微白,“妹妹……”
  顾骁心忽的一揪,“温之玉,你莫要挑拨离间。”
  
  “顾将军误会了,我就想问问姐姐,到底对林公子有没有点心意,若是没有,我也好找我那前前未婚夫续一续旧情。”温之玉浅浅一笑,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似是对林景寒情根深种。
  
  顾骁瞪着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知羞耻!”
  温之玉仿若未闻,面上一派淡定之色,“哪里比得上顾将军与姐姐呢?”
  
  不知羞耻四字仿佛是打在了温韵脸上,她绞着帕子颤声道:“妹妹莫要胡说,我与顾将军情到所致,与那林公子也只是互为知己,万万没有妹妹口中那种龌龊的关系。”
  
  温之玉重复道:“龌龊?”随即捂着嘴痴痴地笑,“姐姐可敢在林状元郎面前亲口说上一遍?”
  
  “温之玉,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离不开男人么?”顾骁搂过温韵,不忍看她委屈的模样,见温之玉贼心不死还在x问,心底涌上一股恶气,“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林景寒就算瞎了眼也不会看上你,别白废心思了。”
  
  “不x后,我就将向国公府提亲,韵儿将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其实这话顾骁还并未与温韵商量,只凭着一股恶气脱口而出,怀里的人儿闻言一僵,但顾骁心思全在温之玉身上,并未注意到。
  
  倒是温之玉诚恳地劝道:“这样不太好吧,顾将军可是前几x才与我退的亲,这么快就要娶我姐姐么?”
  
  温韵心里一动,抬头柔柔地看向顾骁,男人低头安抚着她,“韵儿莫怕,我的军功足以向圣上求一道御旨。”
  
  温韵:“……”
  
  温之玉暗自发笑,她看了眼面色微僵的温韵,打了个哈欠道:“那玉儿只能祝顾将军得偿所愿了。”
  
  好话不听,活该你戴绿帽子。
  
  许是温之玉兴致缺缺的样子与过往大有不同,顾骁惊疑不定地看着她,“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顾将军,我在你心中就只剩下恶毒这一点了么?”温之玉幽幽地反问。
  
  “这次我是真心待你和姐姐的,”温之玉笑了笑,“毕竟,再过三x,我就要嫁给五皇子了。”
  
  “到时,顾将军再见我,就没这么容易了呢。”温之玉故作娇嗔地说完。
  
  话音刚落,顾骁脸色就猛地一黑,看向她的眼神就如几x前推她入水刻那般阴沉。
  
  温之玉满意地拎着裙摆从两人身边款步走过,“那我就不打扰将军与姐姐了。”
  
  两相交错那刻,她听到顾骁咬牙切齿的声音:“你最好记住今天的话。”
  
  片刻后,惊慌失措的女子从后花园跌跌绊绊跑了出来,几个侍卫惊讶地望着梨花带雨,瑟瑟发抖的温之玉,询问道:“二小姐,您这是?”
  
  “有蛇……园子里好大一条蛇。”她惊恐地指着来时的方向,一张俏脸面无血色。
  
  几个侍卫对视一眼,齐声道:“小姐莫怕,我等立即去将那畜生捉住。”
  
  “多谢侍卫大哥。”女子捂着脸低声啜泣。
  
  ……至于是捉到蛇还是捉到奸就不归她这个弱女子管了。
  
  “姐姐,你刚刚在做什么呀?”待一众侍卫远去,带着x腔的儿音诡异地自温之玉脑海中响起。
  
  温之玉眉眼一弯,眼中水色早已消失殆尽。
  
  “睡醒了?”她在脑海中问道。
  
  温团打着哈欠,“在姐姐说女主不要脸的时候,我就醒了哦。”
  
  “姐姐还没和我说,为什么让侍卫们去捉奸呢。”
  
  温之玉叹了口气,学着它的口气道:“温团子,你怎么这么愚钝呐。”
  
  “姐姐我这么善解人意,肯定要对得起顾骁对我恶毒的认知才行呀。”
  
  “……”
  “温团子,你怎么不说话?”
  
  “姐姐好坏哦。”忧愁的x音响起,温团子在温之玉精神海里打了个滚,一本正经地叹气。
  
  前辈们都没告诉它遇到这种坏坏的又漂亮的宿主要怎么办。
  
  温之玉逗着它,故作诧异地问道:“我哪里坏了?都有在乖乖地走剧情,团子你不要污蔑我哦。”
  
  “真的吗?”温团满脸迟疑。
  
  “书中温之玉不就是个恶毒女配么?”
  
  温之玉理直气壮,温团被她忽悠得分不清真假,x里x气地向她道着歉。
  
  温之玉享受地听着温团的x音,觉得这个恶毒女配她还当得像模像样。
  
  温之玉是《庶女风华》一书中的恶毒女配,生得一张艳若桃李的脸,剪水双瞳,顾盼流转,一颦一笑间娇媚异常。
  
  可她也虚荣,自私,追逐财富权势,身为国公府嫡女,却内心狭隘,恶毒善妒,是作为书中女主、国公府庶女温韵的衬托。
  
  书中描述女主温韵心地善良,端庄优雅,温婉贤淑,是一代才女,从骁勇善战的大将军到温文尔雅的状元朗再到颇受圣上器重的八皇子,都将其视为白月光。
  
  前期温之玉利用身份强行破坏主角之间的感情,并与男主男配们订婚,又因陷害温韵被一一退婚,成为皇城的一个笑料,最后失足落水,一命呜呼,大快人心。
  
  而另一个温之玉就在此时穿到正落水的原主身上,昏过去的最后一眼,是面无表情的男子与他怀中嘴角微勾的女子。
  
  昏迷了整整一x后,温之玉悠悠转醒,脑子里就住了个x团子,花了半x弄清楚自己的处境,她便接到了代替恶毒女配位置的任务。
  
  x团子在温之玉这里除了卖萌,就是多个提醒剧情发展的作用。
  
  由于恶毒女配没死成,改变了整本书的走向,现在温之玉接到的剧情是与皇城有名的废物五皇子萧则成婚。
  
  时间是三x后。
  
  温团子温温吞吞翻出萧则的资料:“姐姐,这个萧则在书里就三句话剧情也。”
  尾音拖得极长,有点嫌弃的样子。
  
  温之玉挑眉:“念念看。”
  
  温团子:“五皇子萧则,十四岁时被圣上怒批为不堪一用,此后便再也不参与朝政,不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就没了?”
  “没有了哦。”
  “合着他连背景板都算不上?”
  
  她,温之玉,赫赫有名的恶毒女配兼国公府上任夫人留下来的嫡女,在被退婚三次后,竟被温韵亲娘,如今的大夫人给牵线了这么一门婚事,这是不给她半点翻身的机会呀。
  
  “这萧则娶了我,也是他的机遇。”温之玉沉吟了片刻,突然万分笃定的说道。
  “团子没有懂哦。”
  
  “俗话说,枕边风最好吹。”温之玉矜持地露出一个优雅动人的微笑。
  
  “姐姐我长得又秀色可餐。”
  
  “娶了我的萧则,还怕混不上几句恶毒反派的台词么。”
  
  “……”
  温团子陷入长久的沉默,懵懵懂懂间,它好像感觉到,温之玉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第二章

  温之玉哼着古怪的腔调,心情极好地沿着小路回她的院子。
  
  一进门,丫鬟绿遥就迎了上来埋怨道:“小姐,您身上的病还未痊愈,受不得凉,怎又偷偷跑出去了?”
  
  温之玉捏了捏她的脸,调笑道:“小绿遥莫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绿遥低着头给她整理衣衫,等温之玉察觉不对,抬起她的下巴,才看到一张簌簌落泪的娃娃脸,“小姐就会骗人,前个x子您出去,回来的时候都快把奴吓死了。”
  
  温之玉瞧着她像只红眼兔儿,可怜兮兮的,不由温声安慰了一通:“好绿遥,再信小姐一次嘛。”
  
  好长一会儿,绿遥才敛了泪,撅着嘴道:“刚儿夫人派身边的嬷嬷来找小姐。”
  
  “哦?说什么了?”
  
  “让小姐去趟文澜阁,说是找了大夫给您瞧瞧呢。”绿遥气愤地鼓了鼓香腮,“八成没什么好事。”
  
  每次她家小姐被夫人唤过去,回来都要发好大一通脾气,前些x子小姐病得奄奄一息,也没见夫人差人过来看望,这都大半个月了,装什么好人。
  
  “哟,我家绿遥都这么厉害了,还知道没好事。”温之玉笑得满脸不在乎,“那就去看看吧。”
  
  她也想瞧瞧温韵的亲娘是怎样一个人物,能生出温韵这样的女儿。
  
  大夫人所在文澜阁是一处暖阁,xx炭火不断,春寒料峭,别处见不到的花x在此却都极为茂盛。
  
  温之玉一靠近文澜阁,就听见里面传来女子娇笑的声音。守门的老嬷嬷见了她,淡淡地行了礼,就转身进去通报。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老嬷嬷才出来,面无表情道:“夫人请二小姐进去。”
  
  “姐姐,这个老嬷嬷脸好黑哦。”围观的温团子说道。
  
  温之玉嘴角勾起,“下马威罢了。”
  
  她动了动微僵的脚,走了进去,迎面一阵暖香,不知道比她那个小破院子好了多少倍。
  
  主座上的妇人与温韵有三四分相似,眉如远山青黛,眼若秋水含波,一张芙蓉面即便上了年纪,亦风韵犹存,不出意外就是大夫人季挽心。
  
  出人意料的是,屋内除了大夫人,温韵竟也在此。
  
  温之玉低下头行了个礼,眸子里闪过一丝失望。
  
  可惜了……
  
  “玉儿,多x不见,出落得愈发好看了。”大夫人朝她招手,“过来给母亲看看。”
  
  “是。”
  
  温之玉从容地走了过去,大夫人手轻轻搭在她手腕上,一阵入骨冰凉,温之玉心中诧异,季挽心xx不出暖阁,这手怎么如此这般冰寒。
  
  好在大夫人也只是做做样子,寒暄了几句,让她坐在暖榻上后,便淡淡问道:“玉儿今个是出了门么?”
  
  明知故问。
  
  温之玉暗自吐槽,面上却露出点笑,不急不缓道:“玉儿久卧病榻,近x见外面春色极好,便忍不住出门来看一看。”
  
  她看了眼此时一派端庄,温婉贤淑的温韵,捏着帕子捂嘴笑道:“不巧遇上姐姐,共赏了那一园春色。”
  
  温韵面色一僵,不想温之玉就这么承认出来,那就别怪她心狠了。
  
  大夫人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今儿个韵儿跑来向她哭诉,温之玉这被养废了的玩意在园子里冲撞她,她本以为只是女儿家的小打小闹,直到她看见韵儿腕上的淤痕。
  
  她的女儿自幼养得精贵,容不得这上不了台面的人欺辱。看来,仅仅是把她嫁给个废物还不够。
  
  “玉儿,你还有三x便要出嫁了。那五皇子虽说不受宠,但也是皇家子孙,府里的规矩不是我们这种人家能比拟的。我能给你定了这么一门亲事,也是费了不少的功夫。”
  
  大夫人上下打量了温之玉一眼,美目中含着一丝不易窥见的轻慢:“玉儿也应该明白,被退了三次婚,五皇子能不嫌弃你,是女儿家的荣幸,但规矩却是半点不能少的。”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她见温之玉面色怔怔,似是被唬住了,继续道:“这三x,你就跟着教导嬷嬷习规矩吧,学不会也别用膳了。”
  那嬷嬷是从宫里出来的,手段见多了,少不得把这丫头磋磨一顿。
  
  而温之玉却是一心二用地在脑子里与温团子说话:“团子团子,听这语气,季挽心还不知道她的宝贝女儿g了什么事?”
  
  温团子不能预知未来,却能通过别人的话分析出过往:“姐姐,温韵没有被侍卫看到哦,他们都被顾骁打晕了。”
  
  “但温韵好像还是知道是姐姐引去的侍卫,就和大夫人告状,说你是今x动手伤了她哦。”
  
  这倒像原主能g出来的事。
  
  所以季挽心现在是来找场子的?
  那就太好办了。
  
  温韵不想让别人知道与顾骁的事,她一个恶毒女配为何要如她的意?
  
  温之玉似是打趣地说道:“母亲说的极是,那择x不如撞x,不如姐姐也与我一同习规矩罢。”
  
  “妹妹说笑了。”温韵扯着嘴角急忙道。
  季挽心亦眉心微拧:“韵儿她为时尚早。”
  再说了,韵儿乃皇城有名的大家闺秀,端庄秀雅,怎能和温之玉一同比较。
  
  这么想着,她就见温之玉脸上浮出极为惊讶的神情:“母亲还不知晓么,顾骁顾将军今x可是亲口说了,不x就将求娶姐姐。”
  
  “我见姐姐并未拒绝,还当是已经定下了呢。”
  
  季挽心脸色猛地一变。
  
  什么顾骁?她凌厉的眼神望向温韵,只见她脸色微白,不由心底一沉。
  
  “都出去!”
  她呵退了服侍的一众丫鬟,朝心腹嬷嬷打了个眼色,嬷嬷立即出去敲打一番。
  
  现在哪能男女之间私相授受?只要传出去一点,温韵完美无瑕的名声就会出一条裂缝。
  
  更重要的是,她的韵儿未来可是要做八皇子妃的。
  
  “之玉,我念你是府上的小姐,就不计较你口出狂言了。”季挽心冷声道。
  
  温之玉心底讥讽,这是让她承认是胡说的了?
  哪有这么好的事。
  
  温之玉:“夫人忘了,前些x子可是顾将军怒发冲冠为红颜,让玉儿落了水呢。”
  
  大夫人脸色泛青,一时说不出话。
  
  温韵更是气极,死死地拧着帕子,温之玉是打算捏着这个把柄不放了是么?
  
  “妹妹,你说吧,怎么才能让你消了这个气。”温韵衡量一番,不甘不愿地退让了一步,这在前十几年里是从不可能发生的事,总有一天,她要把这笔账算清!
  
  温之玉故作惊讶地捂着嘴:“听姐姐这话,似是在说玉儿无理取闹。”
  
  “夫人,您可要为玉儿做主。”
  
  她眨着眼睛,面上一片无辜:“我待您与姐姐之心天地可鉴。”
  
  季挽心甚是窝火,这小蹄子脸上的表情可不是嘴上说的那样!
  
  那边温之玉又在叹气:“夫人不信我就算了,我的嫁妆也没个着落……”
  
  “行了,我会派人将东西都准备妥当。”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季挽心还没明白这温之玉在搞什么名堂,就对不起她从一众侧室中爬上位的手段了。
  
  温之玉羞涩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季挽心:“……”
  
  偷x不成蚀把米,这温之玉何时变得如此刁钻狡猾。
  
  还有她的韵儿……
  
  季挽心气得几乎捏断了指甲。
  
  “姐姐刚才好反派哦。”
  离开暖阁后,温团子一如既往地吹嘘着。
  
  “是么?”温之玉笑得有些漫不经心。
  
  “团子,你说温韵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突然问道。
  
  温团子努力地思考了片刻,慢吞吞道:“有点笨笨的样子。”
  
  “是啊,笨的很。”
  不笨就不会明目张胆地找大夫人来给她撑腰,还用了自损八百的蠢办法。
  
  可就是这么一个蠢笨的人,却能让三个男人围着她不离不弃,最后让身为嫡女的原主死于非命。
  
  女主光环真的有那么厉害么。
  
  暖香阁内,几个丫鬟看着从夫人那回来后就抑制不住低泣的温韵面面相觑。
  
  “你快出来,出来呀。”温韵在空无一人的闺房里哭着叫道。
  
  一想到温之玉走后,母亲对她的冷脸相待,温韵就难堪到不愿见人。
  
  “废物,哭什么哭?”冰冷的女声自屋里响起,“谁让你没有我命令就擅自去招惹温之玉的?”
  
  温韵咬着嘴唇,眼中满是泪水:“谁叫她让我在顾骁面前难堪。”
  
  “蠢物!”
  “你天天骂我蠢,可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凭什么!”听到女子骂她,温韵声音不由得尖锐几分。
  
  “你以为我想么?”
  在温韵看不见的地方,一个长得与她一模一样的女子满脸阴沉,看着她的眼神露出几分凶恶。
  
  谁都没想到,她温韵在凄惨死后,竟能以幽魂的形态附在幼年的自己身上,当年把自己踩在脚下的温之玉如今还只是个六岁的孩子。
  
  什么皇城一绝,什么国公府明珠,都还没长成。
  
  于是,她花了十多年的功夫,一步步把幼年的温韵打造成如今的样子,国公府的嫡女,皇城众女子艳羡的对象,还有那些眼高于顶的男子都围着这个温韵团团转。
  
  从里到外,都将温之玉那个贱人击败得体无完肤。
  
  她夺过了前世温之玉的一切!
  
  前几年在她的引导下,温之玉慢慢长歪,名声扫地,可惜她一天只有一个时辰是清醒的,否则今x也不会让这个蠢货钻了空子,输了温之玉一招。
  
  幽魂缓缓地浮在温韵背上,在她耳边蛊惑道:“你只要好好听我的,还怕不能把温之玉踩死么。”
  
  见温韵仍心有不虞,幽魂眼中闪过厉色,威胁道:“不然,你就别想让那些男人一直爱着你。”
  
  “不,你不能这样!”温韵被戳到痛处,又叫了起来。
  
  “那你就乖乖的……”
  
  乖乖地把这具身体照顾好,幽魂看着自己穿过温韵身体的手,感受其中越来越强的心跳,无声地露出一丝狞笑。
  
  “明x,邀林公子于府上一叙罢。”
第三章

  在《庶女风华》一书中,原主温之玉前后定过三次亲,可连嫁衣都未有过,便被xx退了婚。
  
  如今她即将嫁给五皇子,这大婚之x必要的装束不是说有就有的。
  
  可第二x一早,温之玉的嫁衣被大夫人差人送进了她的院子。
  
  深色的沉木箱子一打开,绿遥就猛地睁大了眼睛,“小姐,大夫人她……”
  
  她看了眼神色淡淡的温之玉,喃喃道:“好大方啊。”
  
  摆在眼前的嫁衣刺绣精致,绣着数百朵金丝牡丹花样,头冠耳饰镶嵌着硕大的明珠翡翠,规格隆重,根本不像是短时间内能备好的。
  
  温之玉伸手拂过上面的鸳鸯图案,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倒是绿遥看完后,便高兴地捧起嫁衣,“小姐,试一试吧,多好看呐。”
  
  待那衣裳展开,绿遥脸上的笑便挂不住了,她伺候温之玉多年,自是熟悉自家小姐的身形,这手中的嫁衣料子虽好,却没哪里是合适的,再细看几眼,倒是与温韵的身形有几分相似。
  
  权贵人家女儿的嫁衣制作繁琐,一般是早早就备好几x,待小姐选好中意的后,剩下的便留给府中不受宠的庶女。
  府里就两位待嫁的小姐,大夫人玩的什么把戏不言而喻。
  
  “大夫人她欺人太甚!”想通了的绿遥涨红了一张脸,“小姐,她怎么能把大小姐不要的衣裳给您!小姐您可是嫡女。”
  
  “她要是重新备了一x,才让我惊讶呢。”温之玉了然,“到底是不想我抢了她亲女的风头,便把温韵挑剩下的给了我。”
  
  绿遥气地拿起衣服就想去找季挽心说理,“小姐,我们不能受这个气。”
  
  温之玉一把拉回了她,“你一个小丫鬟,大夫人要是一怒之下打杀了你,到时候我找谁哭去?”
  
  “那、那我就去找公爷。”绿遥弱弱说道。
  
  渣爹?
  
  温之玉揉了揉绿遥的双丫髻,一脸高深道:“傻绿遥,莫要担心,我自有办法。”
  
  “姐姐,你真的有办法么?”温团子看着哄着绿遥去给她拿点心后,就懒洋洋晒着太阳的温之玉,充满疑惑地问道。
  
  温之玉舒适地眯起眼睛,承认得理直气壮,“当然没有,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错觉?”
  
  “温团子,做人要认清现实。我一个柔弱的女子,怎么能在凶恶的大夫人那为自己争取到利益呢?”
  
  “姐姐你不要想偷懒,就不做恶毒女配了哦~”温团子一语道破真相。
  温之玉一脸困倦地装作没听见,春天到了,就算女配也得犯困。
  
  林景寒一踏入这个院子,就看见一个女子仰躺在院里的软榻上,旁边摆放着几碟点心。
  
  乌黑的发丝有些凌乱地披散在榻上,衣衫虽整,但露出来的一点白皙皮肤被x光照着,有些晃眼,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奇特慵懒的气息。
  
  林景寒顿了一下,不免淡淡摇头轻笑道:“c俗。”
  
  榻上那女子似是被惊醒,睁眼看了他一眼,又恍恍惚惚没了反应。
  
  “阿玉。”
  
  温和淡然的声音又响起在耳畔,温之玉眯着眼看了看:“您是?”
  
  “姐姐,是林景寒呀,那个前前未婚夫。”温团子提醒道。
  
  温之玉一激灵,脑子里迅速翻出林景寒的信息。
  
  不同于满门战将的顾骁,林景寒出生书香世家,满门清贵,本人弱冠之年便连中三元,书中描述他面如冠玉,待人接物温润和煦,举止言谈恪守礼制,是晋朝有名的翩翩君子。
  
  温之玉看着眼前一袭白衣的公子,咳了一声问道:“林公子来我这寒舍有何贵g?”
  
  林景寒目光在她身上停了停,温声道:“阿玉,你一女子莫要当众而眠,如此这般,有些c鄙了。”
  
  c鄙……
  温之玉想起来了,当初林景寒退婚的理由似乎就是嫌弃原主举止c俗,没有大家闺秀之风。
  
  正按捺着起床气的她微微一笑道:“请林公子后退几步。”
  
  林景寒温润的眸子看着她,似乎意识到两人的距离过近,依言退了三步。
  
  只见温之玉慢慢吞吞从榻上爬起来,优雅至极地理了理发丝,待一切妥当,才温声细语道:“林公子不要口里出虚恭,可好?”
  
  出虚恭,俗称放屁。
  
  温之玉深知如何狠戳一个人的弱点。
  
  果不其然,话一出口,就见林景寒温润雅致的脸微变,似是没想到眼前的女子能以最优雅的语气说出如此这般难以入耳的话语,波澜不惊的眼底浮现出一丝古怪。
  
  “阿玉,你怎么如此……”他思虑了片刻,实在找不出另一个词来形容她,只能失望地道了句不讲礼数。
  
  温之玉面无表情“呵”了一声。
  
  温团子默默收住想要说话的欲望,姐姐看起来又要搞事了。
  
  “林公子也懂得什么叫作礼数?”温之玉眼底划过一丝讥讽,“难道盛名享誉皇城的公子不知道进女儿家的院子要事先扣门的么?”
  
  林景寒微微一愣,他之前进出这间院子,温之玉都是笑脸相迎,从未对他有过要求,时间一长,他便忘了这回事,不想这次却被女子给明晃晃指了出来。
  
  眼前的女子冷着一张脸,眼含讽刺,口中吐出的话也带着几分恶意,未免太不顾及之前的情谊了。
  
  但到底是他失了礼,林景寒掩住心中不悦,言语含了几分歉意道:“是我失礼了,阿玉莫怪。”
  
  温之玉扯了扯嘴角,“林公子别直呼我的名字为好。”
  她懒得再去看他的神色,拿起一旁的茶水一饮而尽。
  
  微凉的茶水让她平静了几分,见林景寒又是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只道:“林公子有事便明说吧。”
  
  “阿玉,”话一出口,林景寒就尴尬了几分,改口道:“温小姐,我有一事相求。”
  
  温之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林景寒凝视着温之玉的眸子,里面一片淡然,竟看不见一丝对他的爱意,这让他对接下来的要求有些迟疑,但一想到他爱的那个女子,他便没心思去想这些了,阿玉从未拒绝过他,这次也定会答应的。
  
  “方才我去见了韵儿,她近x似乎有些精神厌厌,吃不下些东西。温小姐你与韵儿是姐妹,能否请你下一次厨,做几道吃食予她?”林景寒说得极其顺畅,似是说过了千次万次。
  
  温之玉挑了挑眉,林景寒的话让她想到了某些情节。
  
  原书中的温之玉虽娇纵,自私,可却有一手非常人能及的厨艺,普通的食材到了她手里,总能在维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再增添几分美味。
  
  这是她除了脸之外,为数不多的长处,本是打算用来捆住未来夫君的心,平x里极少下厨,但对未婚夫林景寒却从没藏拙过,两人还在定亲之际,原主就没少给他做过吃食。
  
  可背地里,林景寒嫌弃这番行为失了国公府嫡女的身份,吃食也只尝过一口,剩下的就全被温韵用想尝一番的借口给拿了去,那些菜的最终结果便是都喂了狗。
  
  如今,两人的婚事作废,这林景寒还好意思让温之玉给他做菜送人,哪来的脸?
  
  就连温团子在听了他的话后,都语气幻灭地喃喃道:“好不要脸啊。”
  
  于是温之玉在回过神来后,就对隐隐露出期待的男子淡然一笑:“林公子,门在身后,慢走不送。”
  
  林景寒闻言一顿,像是没想到温之玉就这样拒绝了他的请求,还这般不留情面,不由生出一丝恼意:“温小姐,你与韵儿是姐妹,如今她身体抱恙,只是求你做几道菜,你怎就如此狠心地拒绝?”
  
  温之玉幽幽地打断他:“林公子,你不要弄错了哦,之前我愿意做菜,只是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夫,如今我俩再无g系,我又不是厨子,凭什么你让我做便做了?再则,我是温韵的妹妹,而不是她的下人,吃我做的菜,她配么?”
  
  林景寒一时语塞,他像是从未见过温之玉般看着她,不相信从前对他言听计从的女子如今变得如此刻薄,难道真如韵儿所言,之玉因他退婚,转而心生怨恨?
  
  “林公子还不走么?”
  
  林景寒摇头:“之玉,我不欲与你争辩,只是韵儿实在体弱,受不得这般苦楚。你若是还念及我们之间的情谊,便应了我的请求,算是好聚好散。”
  
  回应他的是劈头盖脸砸来的一盘子点心。
  
  林景寒僵y在原地。
  
  昔x被皇城众人称作清风明月的脸上粘了些许各色的点心渣,配上他一脸的震惊与错愕,莫名有了几分好笑。
  
  温之玉优雅地放下手中的碟子,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口中xx一丝轻笑。
  
  “失礼了,林公子。”
  
  粘腻的碎末稀稀疏疏从脸上滑落,林景寒不敢置信地看着一脸柔弱轻笑的女子,从她弯弯的眼底看到了一派淡定,似乎刚才的动作对她来说无比寻常。
  
  茫然的情绪猛地涌上心头,之前无论温之玉怎样拒绝,他都还抱着她对自己还有一份情谊的想法,所言所语都怀着一股底气。
  
  故在此之前,他从来都没想过,温之玉会这般对待他!
  
  “林公子还不走的话,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从未有过如此难堪的林景寒猛地涨红了一张俊脸,面对眼前的女子,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引以为傲的修养。
  
  就在温之玉不耐烦到连碟子也准备丢出去的时候,绿遥匆忙地跑了过来,“小姐。”
  
  见到林景寒一身脏污,绿遥满脸诧异,但她来不及多想就急忙对温之玉道:“小姐,我刚才偷听到,五皇子送聘礼来了!”
  
  其余两人皆是一愣。
  
  绿遥脸上皆是喜色,顾不得还有外人在场就连忙把自己所见说了出来:“小姐,好多箱聘礼,前厅都放不下了,还有大夫人,听说她脸都黑了……”
  
  “之玉,你要成婚了?”一旁的林景寒脸色发白地问道。
  温之玉竟然要成亲了,这让一直以为对方还留念着自己的林景寒心情无比复杂。
  
  还没等温之玉回答,绿遥就一脸忿忿地反驳,“我家小姐成不成婚与你无关!五皇子可比某些人好多了。”
  说完还狠狠瞪了他一眼,哼,道貌岸然的负心汉!
  
  温之玉淡淡地看了林景寒一眼,便顺着绿遥的话点头道:“那就去看一眼吧。”
  
  林景寒在原地待了片刻,最终还是咬了咬牙,转身向相反方向快步走去。
  
  前厅左右不过一盏茶的路,温之玉二人很快便到了。
  
  远远听到有一老者尖着嗓子道:
  
  “南海夜明珠八十有八颗……顶级红珊瑚九十九株……”
  
  温之玉脚步微顿,对着绿遥疑惑的脸,缓缓摇了摇头,示意她莫要发出响声。
  
  又过了片刻,老者才堪堪停住,喝了口茶笑道:“温国公,温夫人,五皇子的聘礼老奴给温小姐送过来了。”
  
  “不知温小姐何时出来清单一番?”
  
  “不用清点,我们自是对公公您放心。只是玉儿近x闺中养病,不宜出来待客,这聘礼不如由我代为收下。”含笑的女声说道。
  
  温之玉闻言嘴角一勾,掀开帘子就进了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