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桃乌龙》赵十余小说txt下载百度云全文阅读苏桃&宁野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桃 ┃ 配角:宁野 ┃ 其它:

​​第一章

  桃桃乌龙
  
  文/赵十余
  
  第一章
  
  一月,隆冬。
  
  北城最近连着几天都飘了雪,气温直x零下20度。
  
  市一中才打了午休下课铃,教学楼里乌泱泱跑出来好多学生。
  
  高三六班的同学这会儿也走了大半,钟佳佳起身探着脑袋往窗外看,碰了碰旁边的苏桃。
  
  “都在教室闷一上午了,出去溜达溜达?”
  
  其实午休应该去食堂吃饭的,但是两个女生早餐吃的有些撑,直到现在还有饱腹感,就商量着中午不吃东西了。
  
  苏桃趴在桌子上,下巴抵着左臂,一只手里握着根白色圆珠笔在做题。
  
  圆珠笔上带着只兔子,造型乖巧可爱,白白的一团,和它的主人很像。
  
  听了钟佳佳的话,苏桃摇摇头,慢吞吞开口:“外面太冷了,不想出去。”
  
  钟佳佳又看了眼外面飘着的小雪,倒也没强求,重新坐稳在椅子上,掏出手机有一下没一下的划着。
  
  过了一会儿,她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又朝苏桃问:“不对呀,今天周五了哎,我记得你之前说你爸爸的那位老朋友要接你去她那边住,就是今天吧?”
  
  钟佳佳和苏桃是发小,从小学就在一个班,关系特别好。
  
  所以苏桃的很多事情,钟佳佳都会第一时间知道。
  
  这次呢,因为一直照顾苏桃的保姆李xx忽然生了场大病,没办法继续照顾苏桃。
  
  她在苏家待了好些年,所以这次离开确实给苏桃爸爸苏国伟造成不小的困扰。
  
  他几年前被台里外派到国外,做了驻外记者。一年回不了几次家。
  
  家里几乎没什么来往的亲戚,苏家的爷爷xx也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
  
  苏国伟当时在国外急的不行,怕女儿独自在家会惊慌害怕,所以冒着被处分的风险,连夜定了第二天回国的机票。
  
  苏桃其实听见爸爸要回来的消息时,特别开心,当天中午还很大方的请钟佳佳出校外吃饭。
  
  饭桌上苏桃捧着x茶,笑眯眯的和钟佳佳说:“爸爸要回来了。”
  
  可这份喜悦只持续到下午,课间苏桃接了个电话,是苏国伟在国外的同事打来的。
  
  电话里那位叔叔和苏桃说了苏国伟在国外被领导如何训斥的情况,又和她强调了苏国伟工作的重要性。
  
  最后,那位叔叔在那边语重心长的和苏桃说:“小苏桃,叔叔知道你很难,但是你爸爸也不容易。如果你还能坚持的话,再等等他怎么样?叔叔保证,再过一段时间他肯定会回国陪你了。”
  
  苏桃没多说什么,只是挂断电话后没多久,她就又给爸爸打了过去。
  
  那会儿苏国伟已经拎着行李箱到达机场了,苏桃听着机场的广播,声音很轻,对着那边开口:
  
  “爸爸,我知道你现在的工作情况很为难。
  
  你不用惦记我的,明天上学之后我就会和老师申请去学校宿舍。”
  
  说到这里,她似乎还怕苏国伟不信,软声加了几句:“学校条件很好的,食堂的饭菜也很好吃,不比李xx做的差。你不要担心我,我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
  
  苏国伟在机场握着行李箱拉杆,眼眶都红了,好一会儿,才闷声回了句:“好。”
  
  她们以为这件事最后也就这样了,可是谁知道才住进高三宿舍没几个月,苏国伟忽然又给她打了电话,说他有一位老朋友,在苏桃很小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她,这次听说了她的情况后,第一时间站出来,要照顾小苏桃。
  
  “那个xx人很好,小时候也经常去家里看你的,你去她那边住几个月,等爸爸回来就去接你,怎么样?”
  
  苏国伟打过电话来时语气带着试探和小心,像是照顾着苏桃的情绪。她也心疼,就没多说什么,乖乖点头说好。
  
  远在国外的苏国伟大喜,挂了女儿电话后又第一时间联系了那边,确定见面时间。
  
  而钟佳佳记得很清楚,当时苏桃说的是周五,那边会有人过来接她,可不就是今天吗?
  
  苏桃还是趴在桌子上,含糊吐出一个“嗯”字,看上去有些恹恹的提不起精神。
  
  钟佳佳一下子顿悟,瞬间想到自己的好朋友今天到底为什么反常。
  
  也是,忽然去到陌生人家里生活,她肯定会不自在吧。
  
  “那不然你和你爸爸说,不太想去那边,还住寝室呢?”
  
  苏桃眼眸低垂,听了钟佳佳的话,只摇了摇小脑袋。
  
  “拒绝的话爸爸肯定会尊重我的意见,可是他也一定会担心。”
  
  苏桃声音软乎乎的,“我不想让他在国外还要担心我。”
  
  钟佳佳有点无言以对,她觉得苏桃哪哪儿都好,就是太乖了。
  
  她曾经无数次站在苏桃的角度想过,如果是自己,遇到父母离婚,没人照顾自己的情况下,会是什么反应。
  
  应该会作翻天吧?
  
  可是苏桃却从小到大一直乖乖的,不止没让苏国伟x过一点心,甚至在没有大人的监督看护下,学习成绩还能名列年级前茅,从未掉出过大榜前三。
  
  哎,果然人和人的差距还是蛮大的。
  
  ……
  
  思维发散的太厉害了,钟佳佳赶紧刹车,又朝旁边问了句——
  
  “那你问过你爸爸那边什么情况了吗?”
  
  苏桃回:“没有,就说是我很小的时候见过的一个xx,多了没说。”
  
  “唔……”
  
  俩个女孩子围绕这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直到钟佳佳的手机“叮”的一声响,像是推送了什么到首页的声音。
  
  下一秒,教室里响起钟佳佳的尖叫声,吓了苏桃和其他留在教室里面的同学一跳。
  
  “什么鬼!!!我女神怎么和那个绯闻满天飞的宁大少扯上关系了!这营销号怎么回事啊卧槽!!”
  
  苏桃赶紧四下看了一眼,扯了扯钟佳佳的校服衣袖。
  
  “佳佳,你小点声。”
  
  钟佳佳性格一向风风火火,此刻虽然压住了音量,但想吐槽的心思却根本忍不住。
  
  她拉着苏桃,不停的嘟嘟囔囔。
  
  “这个宁大少的绯闻对象多到需要拿计算器统计,花边新闻满天飞,还是热搜常客啊啊啊!”
  
  “完了完了,我家后院着火了呜呜呜。”
  
  “不对!这一定是营销号胡乱发的!等着吧,晚上女神工作室肯定就会出律师函辟谣呢!”
  
  钟佳佳的女神是这几年火起来的一个小花,还算有演技,以前她在苏桃跟前聊起时,苏桃都会陪她简单讨论一下。
  
  但今天她实在是提不起什么精神,就任由钟佳佳在旁边碎碎念,也没多言。
  
  正恹恹的胡思乱想着,她的手机忽然也响了一下。
  
  苏桃没太在意,随意拿出来瞧了一眼,发现是一条未读短信。
  
  打开看了片刻,漂亮的杏眼缓缓睁大,她的身子也慢慢坐直。
  
  钟佳佳见她状态不对,赶紧不再嘟囔了,倾身凑过去。
  
  “怎么啦?”
  
  她边说边朝苏桃手机上看过去。
  
  ——放学在校门口等着
  
  字句简练,连个多余的标点都没有。
  
  钟佳佳愣了下,转头看向苏桃。
  
  “这是那边要来接你的人?”
  
  “不知道。”
  
  苏桃垂眼盯了上面的短信一会儿,敲了行回复过去。
  
  ——请问您是?
  
  但可惜,手机后来一直静悄悄没再响过。
  
  这个小x曲直接导致苏桃整个下午都在晃神,上课迷迷糊糊被老师点了两次名后,才慢慢稳住思绪。
  
  后来时间终于熬到了傍晚。
  
  放学后,苏桃先回寝室拿行李,钟佳佳买了两杯x茶在校门口等她。
  
  没隔几分钟,就远远瞧见她走过来。
  
  苏桃之前身上宽大的校服脱掉了,x上了难得穿一次的短裙和白色保暖裤袜。
  
  上半身穿着一件粉白相间的棉服,原本贴顺在头皮上的短发,此刻也被半扎起来,挽着一个小揪揪在头顶。
  
  离远了看,好像一颗移动着的棉花糖,只看着就觉得软甜。
  
  跟在苏桃周围往校门口走的有不少同学,这会儿一个个视线都粘在她身上,挪也挪不开。
  
  钟佳佳蹦蹦跳跳跑到她身边,将手里还热着的两杯x茶递过去。
  
  “我买了香x和红豆的,选一个吧。”
  
  苏桃选了红豆味的,接过后朝钟佳佳说了声谢谢。
  
  “你怎么还特意换了件衣服啊?”
  
  钟佳佳稀奇的很,她的小姐妹平时不太注重外表,这些x子住校几乎只有两x校服来来回回的换洗。
  
  这次忽然换装,除了眼前一亮外,还有些好奇。
  
  苏桃斯斯文文的喝了一口x茶,温热甜腻在舌尖上划开,闷了一整天的眉眼终于苏展些许,一双杏眼也亮了很多。
  
  “爸爸嘱咐的,好像把我的照片给了那边的人,说是就穿着这x衣服。”
  
  钟佳佳“噢”了一声,陪着苏桃往校外走。
  
  一中校外这会儿站了不少来接孩子的家长,也停了几辆私家车。
  
  这时,一声急刹声响划破闷沉天际。
  
  黑色跑车嚣张的撞进众人视线内,车轮划过厚重的积雪,停在了校门外的街边。
  
  钟佳佳的父亲对车子很痴迷,大多数豪车他都知道,而她每天跟在爸爸身边耳濡目染也了解那么一点。
  
  这会儿瞧见,连连激动的拽着苏桃的衣服,说:“这车我在我爸买的杂志上看过!全球限量20台!又贵又难买!”
  
  苏桃对车子没什么兴趣,也没多言。
  
  又站在原地等了几秒,见还没人来找自己,她便拖着行李箱带着钟佳佳朝街边走了走,想着要不要给之前那个发短信过来的号码打个电话。
  
  路过那辆跑车跟前时,钟佳佳一脸的好奇与兴奋,不停朝车身上打量。
  
  结果,下一秒,略略刺耳的喇叭声响起,成功的止住了两个女孩子继续向前的脚步。
  
  苏桃是真的被吓了一跳,还未来得及多做反应,跑车驾驶位这侧的车窗便缓缓降下。
  
  里面坐着一个男人。
  
  他这会儿在点烟,从苏桃的角度看,只能看见男人线条分明的侧脸和紧绷精致的下颌线。
  
  片刻,含在嘴边的烟被点燃,男人将火机随意朝旁边一扔,懒懒回过头。
  
  四目相对后,苏桃看见一张极为张扬俊美的脸。
  
  皮肤很白,鼻梁也很高,桃花眼,是那种笑的时候就稍显轻佻薄情的长相。
  
  但可惜,这会儿男人没什么笑意,神色看着也很淡。
  
  男人看着她,直接开口问——
  
  “苏桃?”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二章

  第二章
  
  车子内空间密闭,旁边的男人似乎也没有开空调的意思,温度很低,空气中隐隐约约还带着他刚刚抽烟时遗留下的烟x味。
  
  苏桃乖乖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脖颈上缠着大号的白色围巾,头微垂着,半张脸都埋在那片.雪白之下。
  
  她没好意思朝驾驶位那边偷瞄,也不想表现的太局促,所以一直拿着手机在聊天。
  
  微信那边的钟佳佳此刻在疯狂刷屏。
  
  【微信】钟佳佳:卧槽卧槽卧槽!小桃子???你猜我刚刚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微信】钟佳佳:开跑车接你走的那位!!!我看见第一眼就觉得眼熟!!刚刚我查了!!!
  
  苏桃不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意思,抿抿唇,手指在屏幕上敲敲打打了几个字。
  
  【微信】苏桃:我也觉得好像眼熟……
  
  确实眼熟,苏桃隐约觉得她好像曾经见过对方,可是又不像是近几年见过的人,不然她不会记忆这么模糊。
  
  【微信】钟佳佳:「微博链接——恋情再添实锤,小花郑甜与宁家小少爷会所密会。」
  
  【微信】钟佳佳:你快看我发给你的链接!!!
  
  苏桃不知道钟佳佳给自己发这个链接是什么意思,指尖点了一下,页面下一秒便跳转,弹出了一则娱乐新闻主页,附带着几张照片。
  
  还没来得细看,安静的车厢内忽然就响起一阵响铃声。
  
  苏桃吓了一跳,莫名就有些心虚,慌乱将手机屏幕按灭,接着转过头,一动不动的望向窗外。
  
  身边的男人根本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接通电话后开了免提。
  
  “说。”
  
  男人声音很淡,懒洋洋的。
  
  说话时一手搭着方向盘,另一边手肘抵在车窗边缘,懒散的撑着脑袋。
  
  那边出声的是个男人,“小宁爷,您……又上热搜了。”
  
  男人似乎不太在意,含糊“嗯”了一声。
  
  “那……这次要撤吗?”
  
  “撤什么?”男人声音似笑非笑,莫名让人觉得有些轻佻,“免费上热搜的机会这么难得,当然要多挂一阵子啊。我们宁董那边不是在带人拓展新项目吗?正好给他添些热度。”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行了,没心情听你废话,挂了。”
  
  通话被强行挂断后,车子内又重归平静。
  
  苏桃将男人刚刚到话都收进了耳朵里,她默默打量着窗外的雪景,不由陷入深思。
  
  这个人看起来背景好像不太简单……爸爸这些年都没怎么在国内,以前的那些旧友她几乎都认识,没记得有这号人物啊。
  
  前方交通岗正巧亮起红灯,男人踩了一脚刹车,将车子停在了车流中间。
  
  苏桃一瞬间收回思绪,精神也再次变得有些紧绷。
  
  旁边的男人趁着车子停下的空档,顺手从储物盒里面掏出了两颗薄荷糖。
  
  “小朋友,吃糖吗?”
  
  苏桃有些讶异他会开口,转头看过去的时候,正巧对上了对方的视线。
  
  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此刻微垂着,懒懒看着她。
  
  她还来不及回应,下一秒,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半空中一跃而过,接着,怀中稳稳当当的砸进了一颗糖。
  
  薄荷糖是进口的,深蓝色的糖纸上印着一串英文。
  
  苏桃没细看,将那颗糖拿起来后,低着小脑袋,软软的对旁边那人说了句“谢谢”。
  
  男人没在意,转眼绿灯亮起,他轻踩油门,重新将车子开了出去。
  
  大概又过了十几分钟,车子拐进了北城城南的别墅区。
  
  这片区域住着的都是有钱人,苏桃是土生土长的北城人,虽然对这些事情不是很敏感,却也对这片区域有所耳闻。
  
  后来跑车稳稳的停在了一栋别墅的前院中。
  
  熄火后,驾驶座上的男人拿着苏桃的行李箱和书包陪她一起下了车。
  
  他走到别墅门口按了解锁密码,接着将行李和书包一并给了她。
  
  “你先进去,我抽根烟。”
  
  苏桃“哦”了一声,还来不及反应,大门在她身后“嘀”的一声重新合上。
  
  苏桃拽着行李箱拉杆上的小手,不由紧了紧。
  
  她简单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片刻一位老人出现在苏桃眼前。
  
  老人戴着一条沾满面粉的围裙,看见苏桃后先是一愣,接着笑意溢满整张脸。
  
  “小苏桃?”
  
  苏桃清亮的杏眼不自觉瞪大,“……宁xx?”
  
  她叫完这一声,脑海中忽然又联想起刚刚接自己回来的那个男人。
  
  如果是替宁xx来接自己的话,那会不会是……
  
  -
  
——————公众号:他与灯,每天更新好看的小书书——————

  宁家老太太叫宁岚,苏桃第一次见到她,大概是小学一年级左右。
  
  她不知道老人家和爸爸怎么认识的,只知道那段时间爸爸住院,她经常带人来看他。
  
  后来她陪着爸爸出院回家,宁老太太也隔三差五的过来瞧上两眼。
  
  那时候老人家对苏桃很好,每次过来都会给她带漂亮的小裙子和零食,所以就算后来一直没联系过,她也没忘记这位和蔼亲切的老xx。
  
  这会儿宁老太太看着苏桃,眼角眉梢都透着慈祥。
  
  “原本xx想自己去接你的,但是你宁野哥哥说外头太冷,叫我在家等着给你做饭,所以就派他过去了。”
  
  苏桃听见“宁野哥哥”几个字后,心跳漏了一拍,眼神也不自觉的往门口那边瞥。
  
  宁老太太还在自顾的说着话,没怎么看出来她微小的变化。
  
  “不过你这些年变化真的太大了,宁xx要是单独去接你,还不一定能不能接得到呢。”
  
  “你爸爸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哎,他就是太犟了,宁可苦了你也不想麻烦别人。但他也不想想,你才多大!这些年这都过得什么x子啊真是!”
  
  “不过现在好了,来宁xx身边,以后宁xx照顾你。”
  
  宁老太太说到这里,不由的摸了摸苏桃的脑袋,笑的越发慈爱。
  
  “我听说小苏桃这些年自己一个人也成长的非常优秀?还拿了几次竞赛的第一名回去?真棒!”
  
  ……
  
  宁老太太非常热情,一老一小的对话持续了差不多十几分钟,后来还是一直在厨房忙碌的保姆阿姨端了盘水果出来,看见苏桃身上的衣服也没换,有些看不下去,稍微提醒了下。
  
  老太太这才回过神,连连点头,“对对,你先上楼换个衣服休息一下,等吃饭的时候再叫你下来,反正你以后天天住这儿,咱们有机会聊天。”
  
  苏桃轻轻点头,接着略略朝老人家浅笑一下,梨涡隐现。
  
  “谢谢宁xx。”
  
  宁老太太被她笑的心都快化了,心情好的不得了。
  
  后来保姆阿姨领着苏桃去了二楼一间客卧,打开门之后她简单交代了几句,就放下苏桃的行李箱出了房间,没再打扰。
  
  房间像是被重新装修过一样,风格都是女孩子的喜好,粉白色系相间。
  
  但此刻苏桃根本没多余的心思欣赏,她讷讷的走到床边坐下,也不知在想着什么,神色看着有些呆。
  
  片刻,她忽然将小手伸进了棉服衣兜里,再掏出来时,掌心多了一个小东西——
  
  是刚刚在车上,那个男人扔给她的那颗薄荷糖。
  
  -
  
  宁野进来的时候,苏桃已经上楼有一阵了。
  
  他原本只是想在外面抽根烟,但中途接了个电话,一直聊到现在。
  
  宁老太太还在客厅和保姆阿姨聊着天,话里话外一直围着苏桃在说。
  
  宁野走过去后,手里拿着的车钥匙大咧咧的朝茶几上一扔,接着懒散的往旁边单人沙发上一坐。
  
  宁老太太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头就有些来气。
  
  “你还能不能有个正形了,多大的人了,还坐没坐相。你爸之前不就因为这事儿骂过你一顿,怎么还没记性!”
  
  自己家老佛爷一直刀子嘴豆腐心,宁野早就习惯了,也不在意。
  
  这会儿听完,他懒懒的回了句:“怕什么?他不是带着宁怀出国了吗?哪有时间管我。”
  
  老人家脸上的笑意减了几分,保姆阿姨看出气氛不对,赶紧起身说去厨房看看,将客厅留给了祖孙俩。
  
  宁野丝毫没在意,懒洋洋换了个坐姿,又从茶几上拿起个苹果准备削皮。
  
  他的手很漂亮,手指g净修长,骨节分明,手背上有青色血管微微隆起。
  
  小巧的水果刀在他手间来来回回的动着,一颗红彤彤的苹果不一会儿就被削好了皮。
  
  宁野伸手向前一递,“来,老佛爷,您先吃。”
  
  宁老太太将那颗苹果接过来,原本想往嘴边送的,可是也不知是想到什么,她动作忽然一顿。
  
  “小苏桃……你还记得吧?”
  
  宁野有些奇怪的看了自家老佛爷一眼,“不就刚刚接回来那小孩儿吗?”
  
  “不是,我问的是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见过她的事。”
  
  “小时候?”宁野回的随意,“又哪百年的老x历啊?”
  
  老太太看着他这个样子,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将想说的都说出了口。
  
  “这次接这孩子过来,一是为了照顾她,二呢,也是为了让你们多相处相处,等她大学毕业了,你们就订婚。”
  
  宁野拿着水果刀的那只手一顿,片刻,他微微抬眼,神色有些凉。
第三章

  第三章
  
  宁野的这个反应,宁老太太是想到过的。
  
  可是目前这个情况,她也只能在心里叹口气。
  
  “你爷爷当年生病换肾的事情,你还记得吗?他血型特殊,肾. 源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后来会成功手术,是因为小苏桃的爸爸给他捐了一颗肾。”
  
  其实苏国伟的出现也是个意外。
  
  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经济访谈类节目的采访记者,来采访过宁野爷爷后,偶然得知了老爷子生病的消息。
  
  苏国伟一向心善,后来也悄悄的去做了配型。
  
  而化验单出来后,医院的大夫都兴奋了——
  
  配型非常成功,只要双方都有意愿,那么手术随时可以进行。
  
  后来苏国伟请了年假,配合着宁家这边,给宁老爷子捐了一颗肾。
  
  宁野知道自己爷爷生病的事,也知道后来找到了合适的肾. 源,但是却不知道这肾. 源和苏国伟有关。
  
  所以听到老太太的话说到这里,他眼角微垂着,神情要笑不笑的。
  
  “所以他给老爷子一颗肾,换了他女儿的婚事?”
  
  宁老太太听得出自己孙子话里的讥讽,怕他误会,连连又解释。
  
  “没有,苏桃爸爸从来没要求过这些,这是当年你爷爷术后非要给人家的承诺。那段x子我偶尔带着你去苏家,也是你爷爷的意思。
  
  只不过人家根本没这想法,说了几次咱们这边都不听之后,搞得人家都搬家了。”
  
  苏国伟确实一点想给两个孩子订婚的念头都没有。
  
  一来他很宠苏桃,他想未来无论什么选择,都能由苏桃自己决定。
  
  二来他也不是一个挟恩图报的人。捐一颗肾能救回一条生命,他觉得很值。至于其他的,他没有多想也不会多想。
  
  只不过那时宁家人以为苏国伟是放不xx子,嘴y。所以老太太才会经常叫宁野在课余时间陪着她去苏家探望。
  
  但是后来苏国伟领着小苏桃搬了家,甚至也换了联系方式后,宁家人才意识到,他是认真的。
  
  “这次会联系上,也完全是我主动找上门的。当初他们父女搬走后,我这心里就不舒服。虽然知道他的工作单位,但是也不好找到台里影响人家工作。
  
  而且你爷爷那时候那个状态,我也不好再分神去g别的了。
  
  后来你爷爷去世,我不是缓到今年才缓过神。前段时间忽然就想起了小苏桃,就想着派人去查查他们父女的近况。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情况。”
  
  宁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老太太的话说到这里,他忽然出声问了句:“那以前没答应订婚,现在忽然就答应了?”
  
  宁老太太点点头,“可能是觉得自己在国外实在没法照顾女儿吧,不想再让小苏桃吃苦了,所以才……”
  
  说到这老太太也有些犹豫,因为她也不知道苏国伟到底是什么想法。订婚的事情她和对方提了,对方也没给出什么准确的答复,只说让两个孩子先相处看看。
  
  但这些话她还没来得及说出来,那头的宁野就莫名哼笑一声。
  
  宁老太太见不得他这副阴阳怪气的样子,伸手狠狠拍了他一下。
  
  “所以你到底同不同意啊,给个准话!”
  
  “我无所谓啊,”
  
  宁野懒洋洋的勾了勾嘴角,言语间,像是意有所指。
  
  “只要人家小姑娘不嫌弃我就行。”
  
  -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保姆阿姨去楼上喊了苏桃下来吃饭。
  
  苏桃下楼的时候,身上厚重的棉服已经脱掉了。
  
  她脚上穿着的宁xx替她准备的新拖鞋,白色的鞋面上带着两只半长的兔耳朵,看起来又暖和又可爱。
  
  苏桃迈着小步子走到餐厅的时候,桌上的菜已经上齐了。
  
  宁老太太还在忙活着和保姆阿姨一起摆放碗筷,她对面的宁野已经落座。
  
  男人这会儿单手撑着脑袋,手肘支在餐桌上,身子背对着这边,懒懒散散的摆弄着手机。
  
  从苏桃的角度看,能瞧见他黑色衬衫下微微隆起的肩胛骨,还有下方劲瘦的腰线。
  
  她的脚步下意识的略微迟疑了一下。
  
  那边,老太太见她过来,连连招手。
  
  “快来小苏桃,坐你宁野哥哥那边,咱们开饭了。”
  
  苏桃看着已经摆好在男人身边的那副碗筷,乖乖应了声“好”,提着步子走了过去。
  
  男人薄薄的眼睑微垂,至始至终也没什么反应。
  
  后来苏桃坐稳后,宁老太太笑着夹了个饺子送进她碗里。
  
  “进门饺子出门面,你今天第一次来宁xx这边,我就给你包了饺子,快尝尝。”
  
  水煮的饺子又白又鼓,热气徐徐升腾,熏的苏桃心里也暖乎乎的。
  
  她甜甜的冲老人家一笑,真心实意的说:“谢谢宁xx。”
  
  宁老太太越看苏桃越喜欢,再一转眼,看见自己那个败家孙子还在吊儿郎当的撑着脑袋玩手机,气不打一处来。
  
  拿着筷子狠狠打了一下宁野的手机边缘,她凶巴巴的瞪他。
  
  “还玩什么手机,赶紧给我放下好好吃饭!”
  
  宁野没什么大反应,不过倒也还算听话,将手机往桌上一扔,懒懒的坐直了身子。
  
  饭桌上,宁老太太的声音没停过,一直在说以前和小苏桃见面时的事情。
  
  后来说到兴起,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忽然又道:“哎?宁野你还记不记得?那次你陪我去医院看苏桃爸爸,后来小苏桃放学回来,你还因为一块糖把人家逗哭了呢。”
  
  苏桃一怔,瞬间反应出宁xx说的是哪次的事情。
  
  其实那次根本不是宁野把她逗哭了。
  
  苏国伟忽然住院,病房里外又莫名其妙围了那么多人。苏桃那时候按照电视剧里面的发展联想,还以为爸爸是得了什么重病。
  
  所以一时哭的不行。
  
  而宁野是凑巧出来,见到她哭也没什么大的反应,倚在墙边偏头点了根烟,接着漫不经心瞧着她,像是在看一场可有可无的表演一样。
  
  苏桃当时哭的眼睛红红的,抽抽搭搭抬头看着他。
  
  那时候的她胆子比现在大多了,见他不搭理自己,她小嘴一抿,更难受了。
  
  “你们……呜…你们都是来看……爸爸的吗?呜呜呜。”
  
  “啊。”
  
  “那他……他是快死了吗?”
  
  印象中宁野在听了她的话后,似乎一愣,片刻之后乐了。
  
  “死个屁,要想让你爸长命百岁,以后少说这个字。”
  
  说完,还顺手扔给她了一颗糖——
  
  和今天的那颗一模一样的薄荷糖。
  
  回忆在这里戛然而止,虽然时间过得确实有些久了,可是她怎么想也没想到,这件事后来会变成“宁野因为一颗糖把自己逗哭。”
  
  她侧目往旁边看了看,男人这会儿正剥着小龙虾的虾壳,原本白皙的指尖沾染了不少红油,眉眼淡淡,像是一点也不在意宁岚的话。
  
  “什么时候的事儿啊?不记得了。”
  
  苏桃感觉到旁边的男人似乎不想多言,也没多说什么,慢吞吞的夹了口碗里的菜。
  
  但是这时候宁老太太忽然又说了句:“就忘了?你那时候还因为这事儿挨了你爸好一通打呢……
  
  不过也是,你从小这么浑,挨的打不少,一两次不记得也正常。但我警告你啊,小时候就算了,现在可不准再欺负妹妹,你……”
  
  “宁xx。”
  
  苏桃轻声打断了老人家的话,虽然有些不礼貌,可是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那个……那时候不是宁野哥哥欺负我,我是因为别的事情哭,那颗糖是宁野哥哥哄我用的。”
  
  宁老太太有些意外。
  
  旁边一直没出声的男人,此时也回头看了她一眼。
  
  察觉到那道若有似无的视线,苏桃感觉那边侧脸有点微微发热。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是真的,她又强调一遍。
  
  “宁野哥哥没有欺负过我。”
  
  她垂了垂眼,在心里又补充了一句——
  
  而且还救过我。
  
  虽然……可能他已经不记得了。
  
  宁野听完这话,将手里那只剥好的虾往自家老佛爷碗里一放,懒懒开了口。
  
  “听见了吧?这次是当事人给我洗白,以后老佛爷你可别念叨我欺负小孩儿了。”
  
  宁老太太瞪了自己孙子一眼,懒得搭理他。
  
  再往那边一瞧,发现苏桃碗里到菜空了,赶紧拿起公筷又给她夹了不少东西。
  
  “这牛x炖的很软,小苏桃你赶紧尝尝。还有这个老鸭汤,冬天喝着最好了……啊!还有虾!”
  
  说到这儿,宁老太太又点了点宁野,“你再多剥点虾,都给小苏桃吃。”
  
  宁野原本剥虾壳的动作就没停,听了她的话,指尖微微一顿,抬眼往对面看过去。
  
  只见老太太趁着苏桃这会儿没抬头,不停的对着他使眼色。
  
  宁野反应了一秒,接着,将手里剥好的虾仁朝苏桃碗里一扔。
  
  整个过程,没多看一眼,也没多余言语。
  
  小姑娘看着那颗虾仁,片刻,轻声说了句:“谢谢。”
  
  -
  
  饭后,苏桃主动留下帮忙收拾碗筷。
  
  宁老太太照顾着小姑娘的情绪,也没推辞。后来都收拾g净后,就没再浪费时间,叫她赶紧上楼写作业。
  
  苏桃听话往外走,路过客厅时,发现宁野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见她路过,他也一动未动,神色慵懒,像是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苏桃下意识的看了眼他刚刚剥过虾壳的指尖,最后什么也没说,但上楼的步子却加快了不少。
  
  回到房间之后,苏桃第一时间翻开行李箱找东西,费了好一会儿时间和力气,她终于在箱子最底层翻出了一盒创可贴。
  
  xx来一个,她起身没犹豫的,又重新下了楼。
  
  可是意外的,客厅里没了宁野的身影。
  
  苏桃有些急了,四周看了一圈,确定没看见宁野后,哒哒哒的迈着小步子去找还在厨房的宁xx。
  
  “宁xx……”苏桃过去后有些犹豫了,但是最后还是问,“那个……宁野哥哥呢?”
  
  宁老太太指了指别墅大门方向,“刚刚有人打电话把他叫走了,你有什么事吗?这会儿他估计还在院子里呢,你……哎!慢点儿跑!”
  
  苏桃根本控制不住,一门心思就想赶紧出去找那个男人。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了,别墅前院有罩灯,雪花洋洋洒洒的在昏x光线下飘着。
  
  苏桃迈出门的那刹那,第一时间喊了句:“宁……宁野哥哥!”
  
  宁野原本在车门前偏头点烟,听见身后的声音时,眉头皱了皱,转过身。
  
  苏桃顶着他的视线上前,站定后,仰起小脑袋。
  
  “你的手指之前剥虾壳的时候破了,应该包一下。”
  
  她说话的时候像是鼓足了勇气,宁野能感觉到小姑娘强装出来的镇定,和有些局促的笑。
  
  他目光缓缓向下,看向了小姑娘白白嫩嫩的手心。
  
  手心里此刻正摊着一个粉兔子图案创可贴,兔子眼睛圆圆亮亮,和她这会儿的样子有点像。
  
  好半响,宁野才接过创可贴,漫不经心的抬眼朝小姑娘看了过去。
  
  “这么关心我啊?”
  
  顷刻,他忽地俯下.身子,嘴角轻佻玩味的勾着。
  
  “怎么?看上哥哥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