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软》李息隐小说txt下载百度云全文阅读阮娇陆崇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娇,陆崇 ┃ 配角: ┃ 其它:

​​第001章

  征元二十五年初冬,夜里才落过一场小雪,路上x滑。燕王府内,从大厨房通往宝萝阁的青石板小道上,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一边小心翼翼注意着脚下的路,一边私下里说闲话道:
  
  “咱们王爷那是何等人也?容得她一个升斗小民挑三拣四。王爷要收她做义女,那是她十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是祖坟冒青烟!她倒好,还嫌王爷年纪轻,扭扭捏捏的在那边做无声的反抗呢。她以为她是什么身份,要不是她爹在战场上拼死救了王爷,凭她那条件,她也配?”
  
  婆子说的义愤填膺,替自家王爷抱不平。若是可以,她恨不能自己亲自上,去给王爷做女儿。
  
  可惜她岁数有王爷的两倍大,又没个拼死救了王爷一命的爹。她愿意,王爷还不愿意呢。
  
  旁边略瘦一点的婆子同样是又嫉恨又瞧不上的语气,十分赞同的连连点头应声:“谁说不是呢,凭她也配?”
  
  胖婆子又道:“就让她作吧,看她能作多久。咱们王爷可不是个软脾气的,眼下还能对她好,不过是看在她死去的爹的份上。等她作大了,王爷耐心也没了,有她好受的。”
  
  同为底层人,她就是见不得别人命那么好。生了那么一张漂亮的脸蛋就罢了,王爷竟然还要收她做义女,让她当真正王府里的小主子!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可气可恨呐!
  
  一路抱怨着,就到了宝萝阁,两个婆子是来给这宝萝阁里的主人送饭的。
  
  到了宝萝阁的大丫鬟麦冬面前,两个婆子立即换了一副笑脸来,颇有些奴颜婢膝的姿态。府上谁不知,这麦冬灵芝二位姑娘在拨来宝萝阁侍奉前,那可是伺候在王爷院里的。
  
  叫麦冬的丫头十六七的年纪,早已抽了条,模样虽不能说是绝色,但却绝对算是上乘。她虽年轻,但因从小就在王府做事,身上自然有几分威严在,只一个颇厉害些的眼神扫来,就叫方才那一胖一瘦两个婆子打了个寒噤。
  
  麦冬掀开食盒看了眼后把食盒递给一旁的小丫鬟,让她先送进去,而后她对那两个婆子道:“姑娘就算暂时惹王爷生气了,但她有那样一个好父亲,她的命就是好的。主子们间再怎么闹,都是一家人的事儿,与外人无关。眼下王爷的确恼了,冷了姑娘几x,可王爷眼下再怎么恼他迟早也有不恼的时候。到时候,姑娘依旧得盛宠,姑娘与王爷依旧和睦,侧妃庶妃姨娘们,也都会继续重看姑娘。而你们呢?”
  
  说了一半后麦冬故意顿了一顿,没继续往下说。等见她们二人吓得双股打颤瑟瑟发抖后,麦冬才又道:“既然听进去了,x后可别再拿这种饭菜来打发了。过去什么样,现在还得是什么样。”
  
  “是,是,麦冬姑娘说的是。”胖婆子面色发白,吓得不轻,僵笑着道,“那姑娘那里,还得麦冬姐姐说句好才行。”
  
  “这个好说。”只丢下这么一句,麦冬转身进了屋子。
  
  此刻屋内,把外头情形瞧得一清二楚的灵芝嗔道:“姐姐与她们说这些做什么?又蠢又毒的东西,惯晓得捧高踩低。前几x,还来咱们宝萝阁姑娘长姑娘短亲热着呢,这才几天功夫,竟就只拿这种饭菜来打发。”
  
  麦冬道:“她们是蠢人,懂不得这许多,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你是机灵的,何必与她们置气?”
  
  一句“奉命行事”便道尽了所有,麦冬灵芝心中都明白,如今府上没有正王妃,一切都是秦侧妃在打理。姑娘因前几x驳了王爷面子,得罪了王爷,故而府里的那些侧妃庶妃姨娘们,就率先带头冷落姑娘。
  
  上行下效,主子们尚且如此,何况奴才?
  
  灵芝哼道:“前几x秦侧妃还xx来探望姑娘陪她说话呢,一口一个自己人。这几x不再来就算了,竟私下里这么待姑娘。”
  
  “她也是可怜人。”麦冬说。
  
  “这府上谁又不是可怜人?”灵芝堵了一句,也就闭嘴了。
  
  阮娇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倏的外面没声了,她就缓缓睁开了眼睛。内室侍奉在床边的小丫鬟见状,忙道:“姑娘醒了。”
  
  话音才落,外头麦冬灵芝等几个丫鬟连贯而入。
  
  伺候穿衣的,伺候梳洗的,各司其职。阮娇什么也不必做,就伸平了手配合就行。穿戴梳洗好后,小丫鬟们退了出去,阮娇坐在铜镜前,麦冬亲自来给她梳头。望着镜中小了一号的自己,阮娇有些出神。
  
  重生回来有几x了,这几x她心中有些乱,所以,借着和王爷“吵了一架”的由头一个人闷在屋子里想事情,谁来都不见。当然,自从她驳了王爷所谓的“好意”后,府上原本对她十分热情的秦侧妃许庶妃等人,就都消失不见了,也没人再来见她。
  
  眼下是征元二十五年的初冬十一月份,离七王燕王殿下把他父亲战死沙场的消息带回来不过才数月。她父亲是燕王部下的一个小兵,去年春时,在与东晋交战的一场战役中因救燕王而死。父亲不知道母亲其实早两年就去世了,所以,临终托亲,把她和母亲托付给了燕王。
  
  今年秋时燕王大军凯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她,然后按照当时对她父亲的承诺接她入了王府,并且好吃好喝好穿的养着。可能燕王的确是觉得亏欠她父亲,所以,前几x终于忙完朝廷的一应相关大小事情闲下来后,提出要收她做义女。
  
  前世她的反应和这一世的一样,虽因畏惧燕王不敢明着反抗,但她还是做了无声的抗议。可能燕王觉得收她做义女是对她无上的恩宠吧,没以为她会拒绝,可她当真就当着秦侧妃和许庶妃的面拒绝了,丝毫不给挽回余地,燕王觉得没面子,就黑着张脸走了。
  
  自那后,再没踏足宝萝阁半步。
  
  前世,她和燕王间恩恩怨怨纠纠缠缠的那么多,真正幸福甜蜜的时刻甚少。所以回回想来,她都觉得可惜。他们都不是长命的人,能在一起朝夕相处的x子当真难能可贵,所以,既然重活了一世,她不想重蹈覆辙走老路。
  
  他如果愿意,且就如他愿吧,谁叫自己前世欠了他那么多呢?而且她总算明白了,他这个人虽然面冷,但对她的心却是好的。前世她因畏惧他、不信任他,在他面前阳奉阴违,不仅她累,想来最后他也是伤心的,所以这一世,她愿意以真心待他。
  
  这两天她闭门不出就是在想这些事情,既然想通了,自然是要主动去见他的。他是亲王,是当朝七皇子殿下,她和他之间尊卑有别,她不敢奢望他先服软低这个头。
  
  想有好x子过,想x后在王府里能平平安安和和美美顺顺利利的,这个头,她得先低。
  
  “王爷在哪儿?”阮娇忽然问身后在给她梳头的麦冬。
  
  麦冬稳重,闻声笑道:“姑娘想知道的话,奴婢差人去打听。”说罢,朝候在一旁的小丫鬟使了个眼神,小丫鬟会意朝阮娇福身退下,麦冬一边手巧灵活的替阮娇盘发,一边问,“姑娘忽然打听王爷行踪?是要去见王爷?”
  
  阮娇点头:“王爷是好意,之前是我会错意了。现在想明白了,就想亲自去和王爷道歉。”
  
  阮娇今年十三,燕王只大她九岁,她嫌燕王年轻自然不肯答应。甚至一开始听到燕王说要收她做义女的时候,她都觉得燕王是在故意羞辱她。但现在她知道,燕王不是羞辱她,只是想给她尊重和地位。
  
  燕王府的大姑娘,哪怕不是亲的,出去和皇孙们也能平起平坐,的确是尊贵的。
  
  他是好心。
  
  姑娘能主动和王爷低头认错,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麦冬高兴。阮娇才妆扮好,恰好打探消息的丫鬟也回来了。
  
  “回姑娘的话,王爷眼下正在侧妃处用早膳。”
  
  阮娇想着王爷好不易回后院来一趟,她去秦侧妃那里拜见王爷,总比去前院见王爷要方便许多。所以,阮娇早膳也没吃,当下就往秦侧妃的幽兰殿去。
  
  此刻幽兰殿内,秦侧妃垂首立在燕王身边,大气不敢喘。
  
  王爷南征北战多年,都不着家,如今好不易凯旋回了京城,也是忙于朝堂事务xx见不着面。今儿好不易王爷竟主动来与她一起用早膳,原是高兴的事,可王爷打从踏进门来便沉着张脸,一脸的冷肃,她竟高兴不起来。
  
  唯唯诺诺小心翼翼伺候在一旁,搜肠刮肚,正鼓足勇气要说些奉承话,就听有婆子匆匆进来禀报道:“殿下,侧妃娘娘,阮姑娘来请安了。”
  
  燕王原只冷冷坐在一旁,任身边的侧妃怎么在他身边焦灼打晃,他眉都没动一下。但听下人报说那个女人来了,他倏的眉目犀利朝殿外扫去。幽幽远远的,见一抹极淡的颜色缓缓靠近来,他轻勾唇角,极为嘲讽的冷冷一笑,继而又垂下眼睛,权当没听见、没瞧见。
  
  端过一旁案上奉上来的茶,揭开盖子慢悠悠吹着热气,不答话。
  
  府上众人皆知阮姑娘把王爷给得罪了,所以此刻气氛有些微妙。见王爷不说话,秦侧妃一时有些拿不准主意。但想起今儿一早宝萝阁麦冬对大厨房那两个婆子说的话后,秦侧妃当即拿了主意。
  
  “快让阮姑娘进来。”她语气热情。说完朝燕王看去一眼,见燕王没出声反对,她这才稍稍心安下来。
  
  阮娇是拿定了主意才来的,所以,她一踏足进门就主动给王爷和侧妃行了大礼:“娇儿拜见父王和侧妃。”
第002章

  燕王在阮娇还没踏足屋内的时候远远扫了她一眼,之后,就只静坐品茶。茶是刚奉上来的,有些烫,所以,燕王捻着盖子刮了有一会儿才小啜一口。只是这茶才啜进嘴里,他就猛地咳了起来。
  
  不是烫的,是被刚进来的小姑娘突如其来的一跪以及嘴里的那声“父王”给惊着了。他知道她虽然瞧着跟面团似的,软的很,其实脾气很有些倔,所以,他万想不到这么一大早巴巴跑来是认“父”的,他以为她多有骨气呢。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燕王呛着了,咳得脸红,吓得满屋子丫鬟奴才都跪了下来。
  
  秦侧妃也是吓了一跳。她本来就怕燕王这个冷面罗刹,他好好的坐着的时候她都畏惧得不晓得如何是好呢,何况眼下她屋里奉茶的人还烫着了王爷。秦侧妃愣着,一时不知所措。
  
  还是王爷身边的太监曹万全处事周全,应变能力强。见王爷烫着了,衣裳上也洒了茶,忙斥责跪在地上的丫鬟道:“还愣着g什么?拿了帕子给王爷擦一擦。”
  
  丫鬟正抽了帕子要擦,燕王却抬手制止了,丫鬟忙又伏首跪在地上。
  
  看了眼跪得满地的丫鬟奴才,想到前世的种种来,想着她竟那般惧怕自己……燕王目光朝堂中央的那抹极淡的身影扫了眼,然后竟然没晾着秦侧妃这里的人,唤他们起了。府里人都知道王爷雷霆手腕,杀伐果敢,对府里上下也极为严苛,今儿竟然这般“和颜悦色”,个个受宠若惊的同时,都不敢真正松懈下来,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伺候。
  
  而此刻阮娇依旧跪在地上,身子动都不动一下,只安安静静等着他开口说话。她半垂着脑袋,余光正好可以瞥见他玄色的衣摆,以及衣摆下那褐色中裤和玄色皂靴。她望着他露在衣摆外的半截小腿,忽然想到前世与他的种种纠缠,不由出神。
  
  “你方才叫本王什么?”小x曲过后,燕王冷声问跪下堂中央的小女人。
  
  阮娇回了神。
  
  如果是没有重活过一回的阮娇,此刻肯定要被燕王这冰冷入骨的质问语气给吓着了。但她不是真正十三岁的阮娇,她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多少算有些有恃无恐吧,倒也不怕。
  
  虽然不怕,但恭敬还是有的,阮娇态度极为诚恳:“回父王的话,娇儿方才在唤您父王。”她悄悄把头抬起来了一些,但也只看到男人的下巴尖儿,她不敢继续抬头看他眼睛,所以就只把头抬到这个高度,继续软声道,“父王是为了娇儿好,之前是娇儿误会了父王的好意。娇儿惹父王生气了,还请父王原谅,不要生气。”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燕王当然不会不记得这事儿,这是他当时为了弥补他们阮家、兑现对她父亲的承诺,这才做出的决定。她父亲是伐东晋大军前锋军中的一员,两军恶战中,替他挡了一箭。
  
  但也只是他的救命恩人,于整场战役没有贡献。所以,大军凯旋论功行赏,即便他把她父亲的名字报了上去,父皇也没有对其有什么奖赏。父皇不赏,那只能他燕王来赏,所以他就决定收她做义女,给她燕王府大姑娘的名分,这也算是兑现了对她父亲的承诺。
  
  他原是想,他没小她父亲几岁,论年纪,他有这个资格。论身份,他是亲王,有一个亲王做义父,以后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这样犯法的事,她可以在京城横着走。他以为这是对她莫大的恩赐了,可他万没想到,她嫌弃,拒绝了。
  
  是的,他跟她提的时候,她是嫌弃的。既然嫌弃,现在何必又巴巴主动送上门来认?
  
  但想到前世她在自己面前演的那些戏,他便心下了然。
  
  心里了然后,他那本就冷如寒潭般的眸子更是犹如结了层薄冰,更是冷了几分。燕王闻声颔首,却淡漠道:“你既已拒绝,本王便不再有这个意思。”
  
  阮娇是为了合他的意,不想他生气,这才特意跑来表示她领情的。前世她反抗了又怎样?事实证明细胳膊拗不过c大腿,她人微言轻,改变不了结果。既然改变不了结果,又何必白白惹了他不高兴?
  
  她希望他高兴,她想顺他的意,她不想和他置气。
  
  可如今她识好歹了,主动来认了,结果他又把说出的话收回了。出乎她意料,她一时倒不知如何是好了。
  
  蓦地抬眼看去,目光正好撞进上座男人略带探寻的墨深目光里。阮娇忙偏了脑袋,错开了他的视线。
  
  她还跪在地上,矮了所有人一截,有些难为情。
  
  秦侧妃纵是再畏惧王爷,这个时候也站出来替阮娇说了话道:“王爷,她还是个孩子,您莫要和她生气。既然她认错了,您便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她吧。瞧,都跪了有会儿功夫了,不如先唤她起来?”
  
  燕王沉默着没吭声,便算是默许了,秦侧妃亲自去把阮娇扶了起来。
  
  王爷收这个阮氏女为义女,秦侧妃是再乐意不过的。这阮氏模样生得极好,如今不过年岁还小,又一脸稚气,所以还瞧不出什么。只消再等上两年,等她模样长开了,抽条了,想必对燕王府后院里的所有女人来说,都是一个威胁。
  
  眼下王爷如果收了她做义女,x后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她和许庶妃斗了几年,难得在这件事情上意见一致。或者说,要王爷收阮氏为义女这主意,是她和许庶妃一起旁敲侧击的。
  
  之前王爷在她面前提,她拒绝,她还疑心过她别有用心呢。现在她竟然主动要认王爷做义父,她真是喜出望外。
  
  在燕王面前,秦侧妃对阮娇极好,可谓是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一大早过来,还没吃吧?要不……”虽然这是在她的幽兰殿,但毕竟家主在,她凡事做决定前总需要问过家主的,所以,秦侧妃向燕王请示,“王爷,不若留了娇儿和我们一起吃吧?”
  
  但燕王今儿一早过来却不是来和她一起吃饭的,这些x子后院里的人都或多或少怠慢了阮氏,他不会不知道。既然知道,自然是不允许,所以今儿来,是敲打秦氏的。
  
  既然还不必他开口秦氏就已经转了态度,那他也就无需继续再留在这里。
  
  燕王起身对秦侧妃道:“你们吃吧,本王还有事。”说完朝阮娇那里看了眼后,这才肃着脸负手大步往外走。
  
  秦侧妃挽留的话卡在喉咙里还没来得及说,燕王就已经迈出正殿大门了,只留了个高挺伟岸的背影给她。秦侧妃很是遗憾,但在阮娇面前却强颜欢笑。
  
  “来,咱们吃吧。”燕王走后,秦侧妃态度淡了许多。但也没大变脸,只是没方才热情了。
  
  阮娇见怪不怪,侧妃邀请她一起用早膳,她道了谢便坐了下来。经历过生死的她知道生命可贵,所以,这来之不易的一次重生机会,她自然会牢牢把握。
  
  从秦侧妃幽兰殿用完早膳回来不久,就有宝萝阁的小丫鬟匆匆跑来禀告道:“姑娘,许庶妃来探望姑娘了。”
  
  灵芝素来心直口快,闻声讽笑道:“真是奇了,早上侧妃才留姑娘用过早膳,许庶妃就过来了。姑娘,您如今可又成了香饽饽呢。”
  
  麦冬提点她:“别忘了,王爷可最恨惹是生非的人。在姑娘面前,你可别乱说话,回头白白给姑娘惹麻烦。”
  
  灵芝和麦冬最是忠心,从前对王爷忠心,现在被王爷拨来宝萝阁,自然对新主子也忠心。给主子惹麻烦,灵芝没这个打算。
  
  “是,姐姐。”得了教训,灵芝倒收敛不少。
  
  许庶妃不但是王府后院中仅次于秦侧妃的存在,她也是宫里温贵妃的人,所以她来宝萝阁,阮娇自得亲自迎接。阮娇起身迎了出去,许庶妃远远瞧见便加快了脚下步子来,还主动伸出了手。
  
  走得近了,她握住阮娇手,十分亲热。
  
  阮娇要朝她行礼,也被她拒绝了:“等你成了王爷的义女,你身份可就高了。何况,凭你我的交情,大可免了那些虚礼。来来来,快让我瞧瞧,你身子大好了没。”说罢,还真拉起了阮娇的手,将她上下仔细认真打量了一番,确认她的确好全了后,才点头说,“果真大好了,我也就放心了。”
  
  阮娇知道这些不过都是虚伪的客x话,她也没当真,但她还是道了谢。
  
  “多谢娘娘关心。”
  
  相比起秦侧妃来,许庶妃倒显得落落大方些,她主动解释这些x子没来宝萝阁的原因:“听说你病了,要静养,我这才没敢来打搅你。眼下你病好了,那x后我又可以常来叨扰你了,你可不许嫌我烦。”
  
  阮娇心里其实是嫌她烦的,因为知道她不是真心对自己,不过是做给王爷看的。但简单的为人处事她还是会的,面对许庶妃的热情,她应付道:“娘娘厚爱,民女求之不得。”
  
  许庶妃笑:“怎么还自称民女呢?”
  
  阮娇如实说:“王爷他又不认我了,他还在生气。”
  
  许庶妃笑着拍她手,安慰道:“别怕,王爷不过是一时置气而已,等过了气性,他会认你的。王爷毕竟身份尊贵,你当时拒绝他,他多没有面子。现在你已经主动认错,给了他台阶下,只要x后再好好哄着他些,他保准不会再生你的气。”
  
  就算许庶妃不这么故意引导她去哄王爷,阮娇也会这么做。x子不长,春宵苦短,她想尽可能对他好些。
  
  所以,许庶妃走后,阮娇便一整个中午都呆在宝萝阁小厨房里忙碌。到了下午申时时分,阮娇差人打听到王爷此刻在书房后,便亲自端着炖好的羹往燕王书房去。
第003章

  如果是真正十三岁的阮娇,她定躲燕王躲得远远的。可她不是。所以,虽然现在她心中还是有些惧怕燕王的,但更多的还是知道他会真心待自己后的有恃无恐吧,她要真心待他。
  
  从九月初大军凯旋后忙到现在,两个多月下来,燕王总算是闲了些。燕王从前一直领兵打仗,一年难得能有几x呆在京城,所以,虽然近几年宫里陆续不断往他府上送美人,但他从没临幸过谁,也没在谁的屋里歇过夜。好不易朝廷休战,王爷领兵回京,但因军队里也有许多后续事情需要处理,以及包括配合皇上论功行赏,所以一忙也就又忙了两个多月。
  
  这两个多月来,除了因阮氏的事情燕王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往宝萝阁去过两回,加上今早去了秦侧妃那里一回,别的时间也没去过后院。连王妃姨娘们的屋子都没进过,更消说宠幸谁了。
  
  原是王爷忙,忙战事,忙军务,忙朝政,大家都理解。可如今王爷闲下来了,不忙了,却还是没有宠幸后院哪位美人的意思,王府里的人,私下也会悄悄议论。
  
  曹万全是打小就伺候在主子身边的,所以主子的心思,他最是摸得透。如今后院的几位美人,都是宫里贵人送到燕王府来的,燕王又怎么会和她们推心置腹?但人收都收了,若是一直这么晒着不管,怕也不好。所以,适当的时候,曹万全还是会给点建议。
  
  “殿下,天儿快晚了,您今儿个晚上歇哪儿?”
  
  燕王此刻正坐在书房的书案后看书,手上握着的,是一本兵书。他的背后,是一大面几乎通到房顶的多宝阁,他本就气质肃冷,又有一面摆满书的多宝阁压在身后,这个画面任谁瞧了都会有点喘不上气来,压抑。
  
  但好在,面对这一切的是曹万全。对上燕王淡淡扫视而来的目光,他还能保持着脸上的笑,也算是承受能力不错了。
  
  燕王只扫了他一眼,而后转眸朝窗边望去,继而收回目光继续看手上的书,声音又静又沉:“天还亮着,现在谈在哪儿歇,早了些。”
  
  曹万全微驼背立在离燕王书案稍微有些远的地方,琢磨了一瞬,又说:“快酉时了,也该传晚膳了。奴才是想着,殿下要不要奴才先差个人去哪个姨娘或王妃那里传个话,也好让她们提前准备。”
  
  “不用。”几乎是不带犹豫的拒绝。
  
  做奴才的,可以适时给主子意见,但却不能左右主子的决定,这是底线。所以,曹万全话说到这份上,也就没再继续往下说。
  
  屋内静了一瞬,门外有个小太监轻轻捶了两下门。曹万全出去后又回来,禀告燕王说:“殿下,阮姑娘来了。”微一顿,看了案后正专注看书的男人一眼后,继续说,“端了炖品来,说是孝敬王爷。”
  
  燕王没说话,只晾着曹万全。曹万全一愣,晾着他就等于是晾着阮姑娘,难道,王爷还在为几天前阮姑娘驳他面子的事生气?不应该啊,凭他对王爷的了解,他根本不会是这等小气之人,何况,还是和一个小丫头置气。
  
  再说,阮姑娘这已经是第二回来低头认错了,早上在秦侧妃那儿,她已经给了王爷台阶下。不管怎么说,阮姑娘父亲也是对王爷有恩的,这实在不像是王爷会做出来的事情。
  
  但曹万全也明白,王爷没说话,就代表他在思考,他一时还没决定要不要见阮姑娘。所以,他只要等着就行。
  
  燕王的确在思考,或者说,他在生气,生她的气。前世种种依旧历历在目,他想忘掉都难。她自始至终都是在自己面前演戏,她满嘴谎话,没有一句是真的。亏他自觉算英明,却栽在她一个小女子手里,真是可笑。
  
  既已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他倒想从一开始就好好欣赏欣赏她的演技。他也想看看,自己从前到底得多蠢,才能被女人骗。
  
  “让她进来。”倏的,燕王将书往案上一扔,发了话。
  
  “是。”曹万全忙出去,亲自请了阮娇进门,“王爷方才在看书,奴才不敢打搅,倒叫阮姑娘久等了。王爷现在得空了,命奴才赶紧请姑娘进屋去。”
  
  “多谢曹公公。”阮娇知道王爷还在生气,所以是故意晾着她的。曹公公这样说,不过是怕她为难罢了,所以她和他道谢。
  
  主子们说话,曹万全识趣的候在门口。保证主子有事可以随叫随到,但也不至于打搅到主子。
  
  阮娇进去的时候,燕王已经挪了位置,此刻正坐在窗边的炕上。余光扫到了那抹极淡的身影,看也没看一眼,只悠闲坐着,慢悠悠提着茶壶,幽幽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端起茶盏,垂头吹了吹,小啜一口,状似十分恣意。
  
  阮娇一进去,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她忽然想到了前世的那个燕王来,一时失了会儿神。但她知道眼前的燕王不是前世的那个,她赶紧定了定神,走过去福身请安:“民女给王爷请安。”
  
  燕王装着这才注意到她的到来一样,撇头去看了一眼:“起来吧。”声音极淡。
  
  “谢王爷。”
  
  直起身子后,阮娇再次主动认错说:“民女得罪了王爷,还请王爷不要生民女的气,民女真的知道错了。民女知道王爷那样做是为了民女好,所以,民女现在愿意领这份好意。”
  
  燕王侧头认真打量着面前这个小了一号的阮氏,目光毫无避讳。
  
  他记得,前世的时候,她没这么冒进的,为了收她做义女一事,倒闹了挺久。他当时只以为她是拗不过才妥协了的,现在再看,倒未必。或许,从一开始,她就是在以退为进。
  
  思及此,燕王倒自嘲一笑。
  
  听到那从喉间xx来的暗暗一声笑,阮娇迅速扫他一眼,立即又收回目光,依旧乖乖站着,等候他的“发落”。燕王知道她刚刚扫了自己一眼,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他倒也没在意。
  
  “放这吧。”他手指点了点炕几。
  
  “是。”阮娇立即凑过去,把她亲手煲的汤端到燕王面前的炕桌上。
  
  燕王没在意汤,他只在意人。
  
  “说说看,为何之前一口拒了,现在却又想通了?”他好整以暇,想听听看她能给出个什么说法来。
  
  阮娇其实也没什么想通不想通的,她就是重生回来后珍惜光阴,想事事顺着他的意罢了。可这真正的原因,她又不能告诉他……所以,稍稍动了下脑子,她只能说:“起初民女拒绝,是因为民女的父亲才去世,不想认别人做父。但这几x却想通了,王爷是好意,而民女认了义父,亲生父亲也还是亲生父亲,不会改变。所以,民女就愿意了。”
  
  “呵~”燕王无声冷笑。从前为了哄他开心,倒会费些周折想些心思,现在却是这般敷衍了吗?
  
  燕王说:“你说的对,本王的确不够资格做你义父,既然你不愿意,本王不勉强。”
  
  阮娇以为他还在生气,忙说:“民女愿意!”
  
  虽然前世后来的时候燕王的确为了他们间的关系而苦恼棘手过,但阮娇心里清楚,最一开始的时候,燕王确实是真心想给她这个名分的。而现在,此时此刻,就是那最一开始的时候,她坚信燕王是真心的,所以她要遂了他的意。
  
  可燕王知道前世他们之间的那一层关系之后给他们二人带来多少困扰,既然重生到了制造困扰之前的时刻,燕王又怎么会允许同样的事情继续发生呢?早上在秦侧妃那里,他态度已然十分明显了,他已经没了再收她为义女的意思。
  
  “本王不喜欢强人所难。”燕王再次表示自己要收回所谓的恩赏,但他却不想表现得是自己食言不守承诺的样子,所以,只能是以阮娇的立场来说这事,“你考虑得对,你亲生父亲才过世不久,不能这么快认外人做父。”
  
  阮娇却坚定认为他就是想收自己为义女的,他现在说这么多,不过是为她考虑罢了。但她现在不想他为自己考虑,她只想他遵从本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阮娇见他站在自己的立场为她考虑,她也赶紧站在他的立场为他筹谋。
  
  “可殿下的话已经放出去了,如今民女也已经答应,殿下再把承诺收回去,岂不是算食言?殿下若是说话不算话,不能一言九鼎的话,传出去怕是名声不好听。民女很感激殿下站在民女的角度为民女着想,但民女此番答应殿下,却是真心的,殿下不必再如此费心替民女周全。殿下的好,民女记在了心中,所以,民女也不想殿下为难。”
  
  “殿下,您是好人,您一定不要为了民女区区一小女子,而毁了自己一世的英名。”她表情极为认真,“这样做,不值得的。”
  
  曹万全虽候得远,但主子们说的话,他是听得到的。他了解王爷,知道不是那种迂来迂去的性子,早上一次,现在一次,已经两次明确拒绝阮姑娘了,那就说明他是真的不再有收阮姑娘为义女的心思。
  
  可这阮姑娘,也不知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竟然一直纠于此事不放。
  
  还把事情说得这般严重,说王爷如果不履行诺言收她做义女就是不守信誉、就是食言,这不是让王爷下不来台吗?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