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小鹿撞死了》讳小说txt下载百度云全文阅读许鹿陆俭明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鹿,陆俭明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四月初的天气多变,前两天还在倒春寒,今天吹在脸上的风已经开始泛暖。
  
  如果叠加上骑自行车出得一身汗,许鹿觉得自己已经提前进入了夏天。挑共享单车,是门玄学,刚骑上走两步,你以为车是好的,再走两步,车能把你忽悠瘸了。
  
  这辆车越骑越沉,许鹿脑门上冒着汗,累得想换车,可这片地处金融中心,单车少得可怜。
  
  正四处张望着,兜里手机响了。
  
  许鹿刹停自行车,一手扶着车把,一手接电话,目光瞄到身边停着的一辆小跑车,磨砂的黑色,车身一尘不染,看起来很新,虽然以她的审美,觉得车型并不怎么好看,但应该不便宜,估计要上百万。
  
  跑车旁边就是双子大厦门口,哪怕许鹿这种常年游走在五环开外的低端小白领,也知道这是商业中心的地标性建筑。
  都是有钱人出没的地儿。
  
  打电话的是郭胜意。
  郭胜意在电话里假意关怀道:“鹿啊,周末g嘛呢?”
  
  许鹿太熟悉他的x路了,g劲儿十足地说:“老板,我正加班呐,在金融中心查一个背调的案子。”
  
  郭胜意欣慰道:“不愧是咱们公司的业务骨g。”
  许鹿说:“那我这一天的加班费、饭费,您记得给我报了。”
  郭胜意:“……”
  
  “您看,虚伪和客x,多容易给自己招来破财之祸。”许鹿恳切地说,“打电话有事说事,高效一点不好吗?”
  
  “去!”当老板的被员工气得半死,郭胜意也不嘘寒问暖了,长叹一声:“唉……我就是放不下那块儿肥x,这可是我们打开高端客户市场,拿下500强企业的最佳契机,鹿啊,我不甘心!”
  
  许鹿早猜到他打电话是为这事儿,清清嗓子,非常业务骨g的说:“知道您不甘心,所以我正在去解决问题的路上。”
  
  “你有办法?”郭胜意来了精神。
  “差不多吧,”许鹿维持谦虚,“估计明天能给你好消息。”
  郭胜意在那头连喊了一连串的“好”。
  
  许鹿:“那我今天的加班费?”
  “报!今天的费用都给你报了!”
  许鹿真心实意的夸赞:“大气!”
  
  微信里,许鹿妈妈问她到哪儿了。
  
  她们今天要去拜访一个远方亲戚,但许鹿提前约了熟人查手上的人事背调案子,不好取消,只能她先出门办事,办完事后,两人在亲戚家附近碰面。
  
  被郭胜意打岔的这会儿,她正是在骑车去地铁站的路上。
  
  许鹿撑着车回消息。
  
  一辆快递三轮车,从双子大厦的门口开出来,往自行车道上转弯,开车的快递小哥也正在打电话,自信的车把一拧,车尾一甩——
  “当啷”的一声,快递车厢撞上了许鹿的自行车后轱辘。
  
  许鹿一脚拄地,两手拿着手机打字,被撞了个措手不及,也就是一刹那的事儿,连人带车一起歪在了跑车上。
  手机也甩到了车上,也发出“当啷”一声。
  
  许鹿倒在跑车上,撑住触感冰凉的车身才勉强站稳,她扭头去瞪撞她的罪魁祸首。
  
  快递小哥跟她四目相对,先是刹停三轮车,然后目光扫了一眼跑车xx,面容逐渐变得惊恐,车把一拧,跑了。
  许鹿:“……”
  
  手机掉在地上,看起来倒是没事儿,屏幕还完好无损的亮着,许鹿松了口气,伸手抓着拧歪的车把起身。
  
  起到一半,整个人都僵y了。
  
  自行车的金属车框正拄着跑车的后叶子板,一道清晰的划痕,破开了漆黑的车身。
  
  许鹿抖着手比划了一下,大概有十厘米长。
  许鹿:“…………”
  
  刚才骑车骑出的满头热汗已经消掉,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冷汗,仿佛又回到了前几天倒春寒的时候。
  
  许鹿捡起手机,给郭胜意发消息:百万豪车,划掉漆,要赔多少钱?
  
  郭胜意回得很快:鹿啊,你撞坏别人车了?这个钱咱公司可不给报啊!
  许鹿:……
  
  许鹿:我让您赔了???
  郭胜意:哦,那就行,只是掉漆的话,其实也不贵,大概几千吧,具体得看是一百万的豪车,还是三百万的豪车
  
  许鹿一颗心稍稍放回肚里,她本来就不是事故责任人,底线低一点的话,蹬起自行车走人都行,但本着自己那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她可以意思意思,给车主赔个几百一千的。
  
  具体是几百还是一千……
  
  想到这里,许鹿停好自行车,转到车尾,举起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郭胜意,让他看看这车到底是一百万的还是三百万的。
  
  陆俭明从双子大厦里出来,老远就看见一女的对着他的车拍照,旁边停着辆一块钱扫来的共享单车,一看就是骑车骑到一半,看见辆好车,连忙停下来拍照。
  
  倒是识货,知道车不错。
  这车前两天才从法国运过来,今天第一次开出来玩,刚约了人晚上去市郊试车。
  
  陆俭明腿长走得快,眼见这女的拍完照,扶着自行车不动弹,便面容冷峻的抬手按了下手里的遥控器。
  
  郭胜意一时没回复,许鹿正低头想着怎么给车主留联系方式,就听见“嘟嘟”两道突兀的解锁声,吓得她整个人一激灵。
  
  抬眼先看见两条大长腿,淡蓝色休闲衬衫勾勒出紧实的x腔和平直的肩线,再往上,是线条流畅而立体的下颌,配一副快崩成直线的薄唇,哪怕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副漆黑的墨镜,挡住了大半神情,许鹿也感受了到此人身上散发出的生人勿近气场。
  
  这个车主……看起来不太好说话。
  
  许鹿突然有点担心,罪魁祸首跑了,现在只有她杵在这里,这人能信车不是她撞的么。
  
  这么想着,许鹿挪了挪脚,并拢双腿,先挡住了车身上那道划痕。
  
  陆俭明只当没看见她,目不斜视的走到车前,拉车门——
  这女的扶着自行车,还不动。
  
  陆俭明墨镜后的眉目间露出一丝不耐,开口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可以走了么?”
  
  “嗯……”许鹿纠结着怎么解释清楚,“我有点事儿想跟你说……”
  
  一个路人,跟他能有什么事儿?陆俭明面无表情,心想拍了照还不满意?是想坐他副驾驶自拍,还是想拍张方向盘?
  
  陆俭明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但涵养让他开口:“什么事?”
  
  “就是……”许鹿正要交代,手里的手机一震,郭胜意回复了消息——
  鹿啊,你完了,这是辆全球限量款布加迪,三四千万一辆,修理费估计百万起步吧。
  
  许鹿感到一阵晕眩。
  
  现在她知道,为什么快递小哥面带惊恐地选择了肇事逃逸。
  
  “喂——”陆俭明看这女的一脸傻样,彻底不耐烦了。
  
  许鹿哆嗦了一下,对上车主的低气压,十分勉强地g笑一声:“那个,游泳健身了解一下吗?”
  陆俭明:“……”
  
  许鹿也顾不上看他什么表情了,只想给自己迅速收尾:“不想了解是吧?对不起,打扰了,我这就走。”
  说完她推着车赶紧逃离车祸现场。
  
  居然是个做推销的,陆俭明无语,没好气地扫一眼跨上自行车的许鹿,目光掠过自己车的崭新车身——
  那么长的一条划痕!
  
  “你站住!”
  陆俭明瞬间明白了,墨镜也戴不下去了,一把抓下来,明晃晃的午后阳光下,划痕显得更加真实,更加突兀,更加狰狞。
  
  狰狞得跟陆俭明的表情一样。
  
  许鹿在他的怒喝里回头看他一眼,然后像刚才的快递小哥一样,蹬起自行车,迅速窜进小路。
  
  身后传来一声怒吼:“别让我抓住你!”
  
  因为这点小x曲,许鹿到地方的时候比预计晚了半小时。
  
  许鹿妈妈陈美珍看见她远远地跑过来,迭声道:“别跑别跑,我们不赶时间,别摔着。”
  许鹿叉着腰走最后几步,笑得调皮:“让陈美珍同志久等了。”
  “我又没什么事,不像你,整天瞎忙。”陈美珍嗔她一眼。
  
  她们今天要拜访的是个有钱亲戚,陈美珍把写着地址的字条给许鹿看,许鹿拿手机叫了辆滴滴,上车让司机师傅跟着导航走。
  
  这一片富人区,不是很偏远的地段,愣是一栋高楼都没有,大片的绿化和独栋洋房,越往里,别墅越错落稀疏,也越气派堂皇。
  
  路上偶尔有小跑车嗡地一声开过,吓陈美珍一跳。
  “这车看着都挺贵。”陈美珍咋舌,“得上百万吧?”
  
  许鹿今天跟车打的交道有点多,打出了心理阴影,再也不敢随便猜一辆车的价格:“不知道,也许上千万。”
  陈美珍不敢置信:“还有千万的车?”
  许鹿点头:“有。”
  她刚撞了一辆。
  
  不对,不是她撞的,她充其量是快递小哥行凶作案的一把刀,凶手作案后,不慎将凶器遗落,警察来到案发现场,发现凶器,警察能把凶器带回警局,说破案了,凶手是刀吗?
  显然不能。
  
  来的路上,回想起车主那一声威胁,许鹿胆战心惊了半天,后来转念一想,她就是把无辜的刀,天价修理费,怎么能让一把刀出呢?
  
  况且,她已经成功跑了,车主就算要抓人,也得考虑下概率问题。
  
  试问,一个开千万豪车的有钱人,跟一个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小白领,在这座千万级人口的城市,二次相遇的概率,能有多大?
  几乎为零。
  
  许鹿一颗心安生地揣回肚子里,跟陈美珍一起欣赏车窗外景色宜人的小区环境。
  
  不远的前方是两扇雕花大门。
  手机导航提示前方十米到达目的地,司机停车。
  
  许鹿一直听陈美珍远房亲戚、远房亲戚的叫,下车后想起来问:“咱们这个亲戚姓什么来着?”
  
  “姓陆。”陈美珍提醒她,“一会儿见面,记得叫人。 ”
第 2 章

  雕花大门开着,旁边站着安保人员,听见她们的来意,拿起对讲机跟里面核对情况。
  
  许鹿和陈美珍对视一眼。
  
  进门是大片的法式园林设计,主楼前一处镜面水景,园丁正戴着手x换水。
  
  保安在前面带路,许鹿感觉自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低声问:“这啥家庭啊?他们家是不是有矿?”
  
  陈美珍也忍不住自我怀疑:“早年你陆叔叔回老家,确实说是在TS做高管,也许TS的高管,赚得多?”
  
  许鹿前几天愁眉苦脸的跟家里打电话,许爸许妈关切地凑在屏幕前问她怎么了,许鹿痴人说梦,说要是能去TS工作一段时间就好了。
  
  许鹿爸爸逗她:“哟,终于想换工作啦?”
  
  陈美珍比较走心:“是我听过的那个TS吗?”
  
  许鹿忽略老许同志的调侃,只回答亲妈的关怀:“还有别的公司敢叫TS吗?”
  陈美珍陷入沉思。
  
  老许不能容忍自己被忽视,凑到跟前找存在感:“乖宝,晚上吃的什么?”
  许鹿躺在床上,举着手机胡乱回答。
  
  父女俩漫无边际地瞎聊,陈美珍突然说:“乖宝,你这个梦想,也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
  
  许鹿和许爸同时睁大眼:“怎么实现?”
  
  陈美珍用胳膊肘杵了许爸一下:“你记得你舅爷家那个孙子吗?”
  
  许爸茫然片刻,“啊”了一声。
  
  他是有这么个远方亲戚,叫陆士诚。陆家往上推两代,跟许爸爸的xx是兄弟,到陆士诚和许爸这一代,两家几乎八竿子打不着了,也就早年间,陆士诚父亲身体还y朗的时候,逢年带着家人回乡下祭祖,两家人才会见面。
  
  那会儿许爸一家还住在乡下,每逢过年,眼瞅着一堆亲戚上赶着巴结回乡的陆家。请陆家到自己家吃饭,问在哪里发财,有什么赚钱的好机会可以介绍给我们家二凤/狗蛋/铁柱。
  
  好一副血浓于水、其乐融融的亲情存续画面。
  
  如今陆老爷子年纪大了,很少再回乡,许爸许妈也早已搬到市里奔小康,要不是许鹿提起TS,陈美珍也轻易想不起自家还有这样一位亲戚。
  
  毕竟陆家向来发达,二十多年前就当上TS高管的陆士诚,让许爸许妈这种普通人望尘莫及。
  
  只是没想到有这么望尘莫及。
  
  能住这种地方,得多高的高管啊。
  许鹿说:“这得董事长级别的高管吧?”
  
  “那不能吧。”陈美珍不关注新闻,尤其财经新闻,听她这话,才琢磨着问:“TS的老板姓什么?”
  
  许鹿随口道:“姓陆。”
  
  陈美珍:“……”
  许鹿:“……”
  
  两人面面相觑,许鹿难以置信:“妈妈!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你不是说他就是个高管吗?”
  
  陈美珍好歹吃过的盐多些,很快恢复淡定,拍拍闺女的手背:“今天这事儿应该能成。”
  
  主楼门前站着位靓丽的女士,姿态雍容,迎上她们时笑容得体,话语间带着恰到好处的热情。
  
  许鹿晕晕乎乎的跟着往里走,心想这么多姓陆的,陈美珍是不是弄错了,怎么说好的高管亲戚摇身一变,成了TS集团董事长……她居然有个亲戚,是董?事?长?
  
  然而陈美珍已经跟对方寒暄上了。
  
  几人在客厅里落座,巨幅落地窗外远看是修剪整齐的x坪,近看有无边的静水景观,客厅的摆件看似随意,但每一件都透着丝贵气,比如沙发边摆着的那对陶艺花瓶,许鹿亲眼在微博上见过,说是拍出了天价。
  
  许鹿悄悄往远处挪了挪。
  
  江菀穿着件及膝的刺绣连衣裙,外面罩着一条驼色披肩,温柔中自带一股不容置喙的气势,此刻言笑晏晏的打量她:“这是鹿鹿吧?”
  
  许鹿尽量敛去自己身上的浮躁之气,力求乖巧礼貌:“阿姨好。”
  
  “这双眼睛,长得真漂亮。”江菀不吝夸赞,转头问陈美珍,“多大了?”
  
  陈美珍笑着说:“二十五岁,这么大人了,还是整天不务正业。”
  
  “俭明比鹿鹿大两岁,一样没什么正形。”江菀也拉出自己孩子溜圈,“论起来,他们俩还算是表兄妹呢。”
  
  陈美珍见过的世面不多,没什么大智慧,但却有着不同于一般市井小民的处事原则,听了这话,只是笑笑,半点不顺杆攀关系。
  
  许鹿也尽责扮演乖巧宝宝,听着她们聊天,侧头看窗外的景。
  
  陡地,一道黑色的车影,嗡一声从窗外的x坪边闪过,由远及近,发动机的轰鸣带着x人的气势,在客厅里都听得一清二楚。
  
  许鹿吓了一跳,谁啊,在院里还敢开这么快,尤其转弯朝着落地窗x近的时候,还以为要撞进客厅来。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正在聊天的两人停了交谈,陈美珍往外看,江菀笑着说:“说曹x曹x到,应该是我那个不着调的儿子。”
  
  陈美珍顺势提起往事:“我还记得俭明小时候,个子高,长得也招人喜欢。”
  
  “现在也是大高个儿,就是未必那么讨喜了。”江菀笑道,转头吩咐人,让把俭明叫到主楼来。
  
  吩咐完,回头说:“士诚前两天带着老爷子去瑞士疗养了,昨天听说你们要过来,特意嘱咐我好好招待你们,当年你们帮忙照顾俭明,事后都没来得及道谢。”
  
  陈美珍摆手:“都是应该的,况且也是举手之劳,谈不上谢。”
  
  说话间,保姆过来,说俭明到了。
  
  江菀起身,转到客厅旁的玄关。
  
  玄关跟普通人家的客厅差不多大,陆俭明正脱外x,听见脚步声,漫不经心地撩撩眼皮,又垂下:“谁来了?”
  
  在外人面前,哪怕陆俭明刚才真开着车撞进客来,江菀都不会有重话。
  
  此刻拢着披肩低声教训:“在院里开什么快车,给人表演杂技啊?”
  
  提起车陆俭明就烦,皱着眉将外x递给保姆。
  
  上午出去时还晴空万里,江菀稀奇:“谁惹你了?不是说去试新车,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车都花了,还试个屁。
  
  陆俭明冷着脸:“不想去了。”
  
  “不去就不去,少摆臭脸。”江菀瞪他,“有客人在,收收你那少爷架子。”
  
  这话不用江菀说,他心里也有数,陆俭明啧了一声:“怕我摆架子,你见不就得了,叫我g什么。”
  
  江菀说:“今天的客人不一样,是你爸那边的远房亲戚,估计是有事。”
  
  陆俭明低着头卷衬衫袖子,闻言呵了一声,挑眉道:“多少年没见那边的亲戚来借钱了。”
  
  不怪他话语里带着三分轻慢。
  
  陆家老爷子是乡下出身,后来混出名堂,也从来不忘记自己的一众亲戚,谁找上门来借钱求办事,没有不招待,不尽量相帮的。
  
  早些年,家里经常有不知道哪门子的亲戚,拖家带口的来,陆俭明对这些倒是无所谓,直到有次来的几个小孩,满屋子瞎翻,把他满世界收集的一柜子车模摔了个稀烂,从那儿以后,陆俭明看哪个亲戚都不顺眼,陆老爷子到底偏疼亲孙子,也很少再让远房亲戚登门了。
  
  “你小点声,”江菀说,“今天来的是你爸的一个表弟妹,你记得小时候跟我们一起回乡祭祖,我们临时有急事要处理,托他们家带过你半个多月?后来腾出空了才派人去接你,我和你爸实打实的欠人家一个人情,再说你弄出那么大动静,不见一面不合适。”
  
  客厅里,许鹿也在问陈美珍。
  
  “我怎么完全不记得了?”许鹿一脸迷茫。
  
  陈美珍说:“你还小嘛,那会儿你才六岁,正是过年的时候,他跟你乡下其他表哥一起放鞭x,你在旁边捂着耳朵哇哇大叫。”
  
  许鹿经她提醒,勾出一点模糊的印象,有几个表兄比较熊,带着一群小孩,专往人家厕所里扔鞭x,乡下的厕所都是旱厕,x仗一炸开,那画面……
  
  许鹿点头:“我想起来了,他们一块儿炸粪坑。”
  
  陈美珍哪注意过他们都玩了些什么,但对于这个玩法……她拍了闺女一下:“这事儿不用提。”
  
  许鹿应着,在宽敞偌大的客厅里,小声问:“所以这就是你说的,他们家欠我们的一个人情?”
  
  “算是吧,”陈美珍嗔她一眼,“还不是为了你,不然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我也想不起来,更不会拿这事来找人家说项。”
  
  许鹿当然清楚,陈美珍今天豁出老脸,都是为了她,挽着陈美珍的胳膊笑得讨好。
  
  陈美珍想起来问:“你刚刚查了没有,TS董事长叫什么?”
  
  许鹿把手机递过去,百度百科上清楚的写着“陆士诚”三个大字,旁边是他的一张商务照。
  
  “可不就是他!”
  
  母女俩又咋舌半天,陈美珍意外又感慨,第二次点头:“这事儿能成。”
  
  那边江菀最后叮嘱陆俭明:“一会儿说话注意分寸。”
  
  “知道。”陆俭明懒洋洋地应一声,落在她身后几步,拐进客厅。
  
  江菀笑着,对陈美珍和坐得笔直乖巧的许鹿说:“这就是我那个儿子,俭明。”
  
  她稍稍让开身,让陆俭明高大的身形显露无疑。
  
  陆俭明:“……”
  
  许鹿:“…………”
  
  短暂的目光相触,许鹿嗖地从沙发上弹起来:“那个……妈,要不我们就先回去吧。”
  
  “怎么了?”陈美珍看愣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正事儿还没聊到,怎么就要走?走了这事儿还怎么成?
  
  江菀也愣怔:“才刚来,不再坐会儿吗?”
  
  只有陆俭明来了精神。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陆俭明唇角一抬,一扫刚才进门时的乌云密布,大马金刀的往对面沙发一坐,二郎腿一翘,大尾巴狼似地招呼:“就是,急着走什么,再坐会儿。”
第 3 章

  许鹿生平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如坐针毡。
  
  陆俭明下午气得冒烟,此刻揣着出气的心思,长臂往沙发背上一搭,手指慢悠悠地敲手底下的小牛皮:“怎么称呼?”
  
  他敲一下,许鹿的心就跟着颤一下,直颤地发慌:“许鹿……”
  
  “住哪儿?”
  
  “五环边上。”
  
  陆俭明哂笑一声:“五环那么大,具体是哪儿?”
  
  这是要问住址,跟她追账?
  许鹿咽了咽口水,张嘴胡说:“南边。”
  
  陈美珍这几天一直住着许鹿在城北租的房子,闻言一时怀疑自己在这座大城市里转向了,纳闷地看一眼自家闺女。
  
  陆俭明接着问:“南边哪个小区?”
  
  许鹿支吾着不开口。
  
  江菀满头雾水,推了陆俭明一把,开着玩笑打圆场:“一上来就查户口,你吓着鹿鹿!”
  
  陆俭明笑笑,伸手掏出手机,意味深长地瞅许鹿:“那交换个手机号吧。”
  
  “……”许鹿感到窒息。
  
  陆俭明一进来就盯着人家姑娘不放,先是查户口,这会儿g脆直白地要手机号,不仅平x的谦恭涵养一丝也无,连搭讪的方式都这么老土。
  
  手机屏幕几乎要怼到人家女孩脸上,擎等着人家接过去写号码。
  
  当妈的不想再丢人,江菀扫过陆俭明的眼风全是警告,笑容满面的对陈美珍说:“看来小时候一起玩的情分,俭明这个做表哥的,还记得呢。”
  
  许鹿战战兢兢地盯着眼前的手机,闻言灵光一闪,两只手拄在腿边,视手机于无物,只看着江菀:“我也记得跟表哥一起玩的情形。”
  
  那时候你才几岁?我都不记得了,你能记住什么?
  少x近乎。
  陆俭明铁面无情,拿着手机正要再往前递,就听许鹿说:“我记得表哥拿着鞭x炸人家粪坑的事。”
  
  陆俭明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你说什么?”
  
  江菀已经呆了。
  
  陈美珍伸手掐许鹿胳膊,许鹿哪还顾得上疼,她一双眼睛乌黑x漉,睁大的时候,满眼尽是无辜:“表哥不记得了么,你当时跟其他表哥表弟玩过很多次,乐此不疲,往很多人家的粪坑里扔鞭x,鞭x炸开的时候……”
  
  许鹿适时地停下,给众人留下无限遐想的空间。
  
  江菀看自己儿子的眼神已经变了,陆俭明身上的衬衫一尘不染,举手投足间带出一股内敛的阿特拉斯雪松香调,而此刻,这些都切换成了另一个让人难以想象的、带着味道的画面。
  
  在江菀直白的眼神下,陆俭明从志在必得变成了咬牙切齿:“我根本没做过那种事。”
  
  事实上,他已经忘记在许鹿家借住的事了,印象里只觉得非常无聊,村里的小孩也幼稚非常,这种恶俗又低级趣味的事,他不可能做过。
  
  “难道是我记错了?”许鹿微皱眉,故作沉思,在陆俭明难看的面色下,看看他,再看看他手里的手机,倾身问:“要不我一边输号码,一边回想一下细节?”
  
  陆俭明难以置信:“你有毒吗?”
  
  许鹿眨了下眼睛:“你还想听吗?”
  
  陆俭明深吸一口气。
  在三个女人满是打量与内涵的目光中,面无表情地揣起手机,起身走了。
  
  一场硝烟,最终以“可以不要钱,但必须要面子”的那方举白旗而告终。
  
  两个家长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江菀以为陆俭明是被人戳中小时候的糗事,恼羞成怒才走人,再回头看陈美珍时,笑容格外得一言难尽。
  
  陈美珍同样不知道许鹿唱的哪出,气氛尴尬,她也不再多寒暄,直接挑明来意,只是稍微给自家女儿的目的润色了一下,只说之前不求上进,现在开窍了,想到大公司锻炼锻炼,实习俩月,不用给工资。
  
  江菀听开头,以为是想让她帮忙安排工作,听到最后,没想到是这么点事儿,意外之下,一口答应,让许鹿周一去TS总部,找俭明给安排就行。
  
  江菀一路将人送到了院门口,提出让司机送他们回家,被陈美珍客气谢绝。
  
  回去的路上,终于没有外人,陈美珍怪道:“你跟江菀那个儿子怎么回事?”
  
  许鹿装傻:“不知道呀,上来就查户口,好奇怪一男的。”
  
  陈美珍说:“这孩子倒是越长越英俊,帅气的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就是没有小时候招人喜欢了。”
  
  “确实不招人喜欢。”许鹿附和,她两次见陆俭明,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帅不帅的,不是重点。
  
  陈美珍很快揭过这件事,叮嘱她去人家公司后,不求有功,但求别闯祸。
  
  交代完,便准备坐高铁回家。
  
  许鹿挺久不回家一趟,搂着陈美珍的胳膊说舍不得。
  
  陈美珍满足的笑:“这次来,就是为了给你办这件事的,办完我也该回去了,你爸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许鹿假意批评:“老许同志也不跟你一起来看看我。”
  
  陈美珍惯着她:“我这次来看你,你爸嫉妒着呢,就是还得看着家里的生意,顾不上,你想家了,等放假就回来。”
  
  许鹿点头:“把这个案子搞定,我立马就回去!”
  
  周一上班。
  
  许鹿工作的公司在城北四环外,九几年的一片商务写字楼,叫亿城中心,外观虽然显旧,里面却五脏俱全,公司位于七楼,占了这一层的二分之一区域,公司员工七八十个,在这栋楼里算是规模不错的了。
  
  出了电梯,转弯就是公司前台,前台后一堵背景墙,墙上印着公司名字:
  KCS人事服务公司
  
  字体设计的十分大气,xx一行全英文标注,要不是窝在这种地方,冷不丁看了,会让人以为是家相当正规的三方人事公司,名字这么洋气,说不定还有外资关系。
  
  前台看到许鹿,冲她努努嘴:“老郭点名,说你来了,赶紧去见他。”
  
  “哦。”许鹿满口煎饼,加了两个x蛋,吃得x香。
  
  前台见她不紧不慢,替她着急:“你比老板来得都晚,还不赶紧的,他问我三遍了,当心一会儿挨骂。”
  
  许鹿咽下最后一口,心满意足:“今天的我,只接受挨夸,不允许任何人骂我。”
  
  前台同情地看她:“你还没睡醒?”
  
  许鹿神秘一笑,绕过前台,往里进去找郭胜意。
  
  郭胜意嗓门大,骂人的时候全公司都听得见。
  前台一边竖起耳朵,一边为许鹿默哀。
  
  过了片刻,郭胜意拍桌子的巨响响彻整层楼,声音大得都劈叉了:“g得漂亮!!!”
  
  前台:“???”
  
  没关门的办公室里,许鹿拿纸杯接了杯水,坐在待客沙发上慢悠悠地喝,郭胜意穿着一条过于宽松的西裤,上面一件长袖条纹Polo衫,气质被衬托得十分中年男人,此刻正在办公室中央来回走动。
  
  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激动时右拳砸左掌:“真是太好了!鹿啊,你居然还有这种门路,不愧是我们的骨g,是老板小看你了!”
  
  许鹿绝不在老板面前充大头:“哪有门路,老板,这可都是我低三下四、做小伏低、求爷爷告xx,求来的机会,其中心酸,你都不能体会。”
  
  “我当然能,这件事你撒开手去g,g好了,给你提成翻倍!”郭胜意此刻得对骨g采取怀柔政策。
  
  翻倍!许鹿压下心中激动,试探着得寸进尺:“那我去别人公司实习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补助?您想想,我又得查案子,又得给别人免费g活,这边有的案子,还得收尾……”
  
  郭胜意仿佛已经看见了美好的明天,大手一挥:“一天给你补五十!”
  
  得,还是那么抠。
  一个月也就多一千块,许鹿十分扫兴,面无表情地看郭胜意走来走去,自言自语。
  
  “这个高管出轨案,我们一定能成!”
  
  许鹿想起两周前来公司的那个漂亮女人。
  
  他们KCS人事服务公司,听起来像是家正规公司,被忽悠住的以为他们g的是三方人力资源服务,多想一层的,能猜到他们就是家小猎头公司。
  
  只有那些从网上推广小广告点进来的,才知道他们真正是g什么的。
  
  在那些盗版小说、盗版电影查询的网页,KCS的广告跟“性感荷官在线发牌”、“美女陪你玩”混迹在一起。
  
  这个时候,他们的slogan是“来国王十字车站,探寻那些你想知道的秘密”。
  
  KCS,King‘s Cross station——郭胜意是个大龄哈迷。
  
  点进链接,里面的服务事项写着:
  调查老公/老婆出轨
  寻找失踪人口
  帮鉴定亲子关系
  ……
  
  这当然不是KCS的全部服务事项,他们也在积极地向一些小公司推销正规的人事服务,毕竟郭胜意的理想,是成为对接世界五百强集团的顶尖人事服务公司,当霸总们说“一分钟我要知道她的全部资料”时,郭胜意希望KCS是捧上资料的那一方。
  
  梦想很丰满,现实教你做人。
  
  别说给霸总服务,就是做猎头,帮中小型公司招人,对方xR都会挑三拣四,然后不选你。
  
  无奈之下,郭胜意走上了曲线救国之路,出轨的高管、老板有多少,想调查的苦主就有多少,只要跟有钱人接上头,那就相当于拿到了开启新世界大门的钥匙!
  
  郭胜意带领全公司忍辱负重,蛰伏许久,终于在两周前,成功迎来了公司的首位高端客户!
  
  薛幼清出现在KCS时,所有员工都意识到有大客户来了。
  
  因为她浑身上下写满了有钱。
  
  硕大的墨镜,披肩的卷发,看不出牌子的高级定制x装,Christian Louboutin的红底高跟鞋,配上最正的红唇,往KCS一站,宛如鹤立x群。
  
  办公室里鸦雀无声。
  
  郭胜意哈着腰,带上骨g许鹿,一起接待了她。
  
  听薛幼清讲到出轨老公是TS集团高管时,郭胜意和许鹿看向对方的眼神都在发光——
  TS!高管!
  
  做成这单,他们就可以在公司推介文件上忽悠,说与世界知名集团TS进行人事合作!
  
  郭胜意一口答应,迅速叫法务拟合同。
  
  薛幼清将自己高管老公的多角度照片、身份证照片发给许鹿,并做一些信息补充:“他有几个挺漂亮的助理,可以先从这方面着手,其次是下属、合作伙伴。”
  
  郭胜意连连点头,夸赞她思路清晰,许鹿飞速的做笔记。
  
  薛幼清问:“还有问题吗?”
  她嗓音好听,只是因为心情不佳,有些生冷,气势凌人。
  
  许鹿看一眼她腕间的钻石手镯,光芒闪烁的几乎刺眼,她想了想问:“您为什么会选择我们?”
  
  薛幼清答:“你们的介绍中,加红加c写着,一切调查手段均合规合法,我需要拿到真实可用的证据,用在离婚官司上。”
  
  许鹿表示理解,但她还想弄清楚:“以您的财力,按说您身边应该有跟大型机构合作的朋友,怎么不通过他们联系调查机构?”
  
  薛幼清戴着墨镜,沉默片刻后,说:“这件事,我暂时不想让人知道。”
  
  这件事,应该指的是她老公出轨。
  
  许鹿冲郭胜意点点头,一切都很合理,天时地利人和,是老天爷眷顾,一出手,就送他们一位有关TS的大客户!
  
  喜悦冲昏了头脑,KCS以光速签下了这一单。
  
  直到十多天后,调查毫无进展,许鹿和郭胜意才逐渐冷静。
  
  他们以调查手段合规合法为优势,但也正是这种优势,成了此次调查的拦路虎。本来他们的可用手段就有限,而作为一个TS高管,出门有司机接送,出入的是安保严密的集团大厦、超五星级酒店、高门槛的休闲会所,这些地方,没有一个是郭胜意和许鹿这种小老板、穷员工能驾驭的。
  
  查了几天下来,钱花了不少,一点收获也没有。
  
  许鹿反驳郭胜意:“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我在若g个场所,收获了若g个被人瞧不起的眼神。”
  
  没办法有一个正当的身份频繁接近高管,这个案子就难办。
  
  两人唉声叹气半天,他们做好了迎接胜利女神的准备,却没想到女神只是与他们擦肩而过。
  
  郭胜意不得不接受这单要x的事实。
  
  没想到现在居然峰回路转!
  
  KCS的业务骨g,马上要深入TS内部,为全公司的未来,奋力一战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