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疼宠》衾顾小说txt下载百度云全文阅读汪忻季明玦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汪忻,季明玦

​​初见

  大年初一,溪畔大院的邻里邻居都陆陆续续的去季家拜年。
  
  季老爷子那年七十五,他二十出头的年纪下海经商,拼搏半生把季家的产业做到业内龙头,在s市高层圈内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慕名前来拜访的各路人马足足能排队到正月十五,而汪忻跟着父母前去拜年的时候,却能被这个一抬手就能搅弄地产圈x犬不宁的老爷子无比爱惜的抱在膝头,万分疼宠。
  
  “忻忻啊,你今年几岁了?告诉爷爷!”老爷子看着粉雕玉琢,穿着一身红色毛绒冬装活像个瓷娃娃一样精巧可人的汪忻,笑的见牙不见眼,柔情肆意的模样几乎让在座的所有人都颇为惊讶。
  
  而被他抱在膝头的小姑娘只侧头天真无邪的嘻嘻一笑,声音稚嫩悦耳:“季爷爷!忻忻六岁了!”
  
  “忻忻。”带着她来的宁梦面对这一屋的商业巨鳄气势大佬都有点打怵,连忙提醒女儿:“赶紧给爷爷拜年啊。”
  
  “忻忻知道。”汪忻甜甜的一笑,两只粉嫩的小拳头像是模仿古装电视剧一样,笨拙的举起来作揖,可爱的不得了:“忻忻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然而大人教的拜年词小家伙只说了一半,就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汪忻侧头咬着粉嫩的唇,羊角辫都耷拉了下来,小声嘟囔:“爷爷,忻忻想不起来了……”
  
  “哈哈哈哈。”季风昌大笑,声音磅礴,站起来抱着汪忻无比疼宠的说:“想不起来有什么关系,忻忻给爷爷拜年爷爷就开心了。说那些虚的没用,你以后多来看看爷爷,爷爷准保能寿比南山!”
  
  “嗯嗯!”汪忻用力点头,不大点的小姑娘雪球一样的脸蛋看着就吉祥喜庆,甜言蜜语张口就来:“爷爷真好!忻忻喜欢!”
  
  一屋子的人都被小姑娘可爱的娇憨模样逗笑了,然而其中不少都有些牙根泛酸——能被呼风唤雨的季氏老太爷抱在怀里疼的小姑娘,能不让人泛酸么?
  
  要知道季风昌稍微动一下小指头,不少圈子就得闻风丧胆,也不知道这小姑娘是什么身份。
  
  然而季家的人却都知道,汪忻什么身份也不是——汪家虽住在溪畔大院,小本生意风生水起,可家世跟季家是云泥之别,按照地位来说充其量不过是年节内能排队给季老爷子拜个年的邻居罢了。
  
  但就因为汪忻这个小姑娘,汪文臣和宁梦这普通做生意的两口子,甚至都能进入季家大年初一的宴会厅内。原因无他,只因为季风昌稀罕汪忻,无比稀罕。
  
  这也和季家的家庭构造有关,这个声名远扬的大家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仿佛中邪了一般,几代都没有女娃儿的诞生了,一胎又一胎呱呱坠地,生出来的都是小子。
  
  季老爷子和夫人一辈子生了四个儿子,四个儿子各自娶妻生子后陆陆续续的繁衍了六个孙子,孙子这辈现在也都开始结婚生子了,给季风昌带来的也都是重孙!整整九个都是重孙!
  
  难不成他们季家的男人天生生不出来闺女!?季风昌一大把年纪都有点想涕泪横流了,天知道他多想要个粉雕玉琢又乖巧的小孙女抱在怀里宠啊,那些小蛋子一个个的都淘的要命,就知道撒泼逗猴在泥地里滚来滚去,一点都不可爱!但奈何,他没这个命。
  
  直到前年他在院里跟老朋友遛狗,遇到四岁的汪忻哭着不想去幼儿园上学的时候,季风昌这一颗风中残烛的心,就忽然久旱逢甘霖的得到慰藉了!这就是他幻想中的可爱孙女啊!香香软软哭闹撒娇都可爱的要命,哪里是那些臭小子能比得了的?
  
  极度重女轻男的季风昌,一下子就被汪忻俘虏了,献宝似的带回家给季老夫人看。季老夫人的思维也跟季风昌差不多,一见到汪忻整颗心就被萌化了,两个老人家这两年都把汪忻往死里疼,比对待亲孙子宠爱了n多倍,就是真当成亲孙女惯着了。
  
  “爸啊。”老大季卓成五十七岁,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看了这场面半晌,忍不住开口:“您先把忻忻放下吧,让人家出去溜达溜达,这边还有这么多小辈等着跟您拜年呢。”
  
  “是啊爸。”xx季卓飞也连忙附和,如数家珍的报人数:“您孙子和重孙加起来十四口都在后院等着您呢!”
  
  “少给我废话!”季风昌一瞪眼,虎目圆睁,吓的坐在第一排的四个儿子顿时不敢吱声了,都默默的把话咽了回去,自知理亏——谁让他们的基因不争气,生不出来女孩呢。
  
  “那个,季老爷子。”此情此景这么多人等着拜年,汪文臣也不能g看着自家女儿揪着季风昌胡子玩个没完,只能y着头皮站出来说话:“忻忻早饭吃的少,我带她去吃点东西吧。”
  
  “……行吧。”季风昌老小孩似的,不情不愿的一点头,把汪忻还给汪文臣,依依不舍的强调:“一会儿送过来,让她跟我一起坐主桌。”
  
  汪文臣有些惶恐,连忙点头答应着:“好嘞!”
  
  拜年的大门还没开,汪家一家三口一走满屋子就都是自家人了,季风昌脸色顿时一沉,和刚才的和蔼可亲判若两人,盯着季卓飞问:“你刚才说一共几口?”
  
  季卓飞一愣:“十四口啊。”
  
  “好啊。”季风昌的手指缓缓的转着手上的玉扳指,冷笑道:“xx,是你这年龄越大,越不会算数了。还是……该来的人没来?”
  
  他边说,充满压迫性的目光边看向老三季卓阳,季卓阳被父亲这么一看,舌头顿时像打了结,磕磕绊绊的说:“爸,其、其实……东城也让那孩子过来了,但是怕惹你生气,就没敢说。”
  
  季东城被父亲这么一点名,只好头皮发麻的站了出来,在季风昌的眼神窥视下,整个人无地自容,半天才嗫嚅着开口:“爷爷,您、你别生气,不行我让他赶紧走……”
  
  “混账!”季风昌一拍桌子,气的脸色青白。
  
  在场的季家人无论男男女女,一看到老爷子发火都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这事儿是季家的一个耻辱,季家祖祖辈辈家风严苛,作风清廉。子嗣无论是继续从商还是g别的,走哪条路都鲜少有劣迹。而季东城,就是季家少有的那个劣迹。
  
  他是季老爷子的第三个儿子的长子,在第二代兄弟里,无论是实绩还是能力,都是不俗的,年纪轻轻和s市股市圈苏氏千金苏琴联姻,婚姻美满前途光明,很得季风昌的看重。
  
  然而季东城却管不住下半身,年轻的时候居然背着所有人在外面养了个小情儿,还搞出来个私生子,到今年那私生子都七岁了!
  
  虽然后来季东城和那小情儿没什么联系了,但因为这事儿苏琴一度差点和他离婚,要不是俩人之前有孩子再加上季老夫人从中游说,这桩婚烟真就保不住了。
  
  这是偌大的季家唯一一个计划外的污点,迄今为止提到苏琴都面色苍白,咬牙切齿。
  
  “就因为他姓季,我就必须认么。”在一片沉寂中,季风昌面色不虞的淡淡冷笑:“东城,送回去。”
  
  ……
  
  “爸爸,忻忻不饿呀。”汪忻被汪文臣用饿了的借口强行带走喂食,塞了一嘴的小蛋糕。她忍不了了,委委屈屈的眨巴着大眼睛:“忻忻不想吃了。”
  
  “忻忻乖。”夫妻俩忍俊不禁,爱怜的在自家小宝贝x乎乎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疼宠的说:“季叔叔他们和爷爷有事情要谈,一会儿爸爸在带你去找爷爷玩好不好?”
  
  “好啊!”汪忻痛快的一点头,她跟季家人混的可熟了,小小年纪就能把季家混乱的各种叔叔爷爷都分得清,还会自动寻找同年龄的玩伴:“爸爸,明尘哥哥,还有明言哥哥他们都去哪里了呀?”
  
  “在后院呢,忻忻想去找他们玩么?”
  
  “想!”
  
  “嗯……那你去吧!”汪文臣低头捏了一下汪忻小巧的鼻头,叮嘱道:“就去爷爷家的后院玩,不许乱跑懂不懂?要是敢乱跑你今天别想吃小布丁了!”
  
  “嗯嗯!”
  
  汪文臣一放手,汪忻迈着两条小短腿‘蹭蹭’就跑向后院了——季家一大堆的帅气哥哥,每个人对她都可好了,年幼的汪忻尚不知花痴为何物,只知道每次一来季家大院就能看到各具特色的帅哥哥就特别开心!
  
  然而这次,场景有些出乎意料。
  
  汪忻跑到后院长廊,一声‘哥哥’还没喊出口,就被眼前的场景弄的有些疑惑,声音下意识的缩回去了。季家的那些哥哥不似平x随和的模样,此刻正围成一个圈,对着圈里面跟她差不多大的一个男孩拳打脚踢,肆意大笑——
  
  “哈哈哈让这杂种在地上爬怎么样?”
  
  “让他学狗叫!学狗叫!”
  
  “啧,我扇他俩巴掌他咋没反应?”
  
  “……”
  
  而两个年纪偏大的哥哥抱肩站在一旁冷笑,欣赏着这个场景。
  
  这是什么新鲜的游戏么?
  
  汪忻不明白,她没见过被围在中间的那个男孩,但他比明尘哥哥明言哥哥他们还要好看,黑发黑眸,皮肤白皙,就是……左脸的下颌骨,有着一道明显的疤痕。他眼睛亮晶晶的,嘴唇紧抿着一言不发的抬手抵抗着周围人的拳打脚踢。
  
  那双晶亮的双眼……好像在流泪。
  
  汪忻心中不自觉的一紧,下意识张口大叫:“你们在玩什么?!”
  
  这个游戏一定不好玩!因为中间的那个男孩,表情比起她每次被妈妈x着吃药的时候都要难受!
  
  那是汪忻第一次见到季明玦。
瓷娃娃

  听到小姑娘脆生生的声音,庭院里七七八八的少年几乎是齐刷刷的望向长廊,包括那个满身泥土的疤痕男孩,他漆黑的双眼里不知是否闪过一丝错愕。然后他看了看一身红火,漂亮的像个瓷娃娃一样的汪忻,有些狼狈不堪的低下头。
  
  “忻忻。”庭院里最大的少年季明琛走过来,笑着弯腰逗弄她:“过来找哥哥们玩的么?”
  
  他说着,弯身抄手把汪忻抱在怀里,居高临下的看着缩在地上宛如流浪狗的男孩。季家的男孩就没有不喜欢这个隔壁邻居家的小妹妹的,此时见到汪忻,都齐刷刷的围了过来,刚刚被打的男孩被踢到角落里,只有汪忻看着他——
  
  “明琛哥哥。”汪忻有些不安的小声问:“你们是在玩游戏么?”
  
  “是啊。”季明琛听到‘游戏’这两个字,笑的非常温和愉悦,慢条斯理的轻扯嘴角:“哥哥们在玩扔垃圾的游戏呢,忻忻也想玩么?”
  
  汪忻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疤痕男孩眼里了无生趣的冷色,喉头就像被堵住了一般,愣是说不出来一个‘想’字。她稚嫩的心里下意识的觉得,这不会是个好玩的游戏。
  
  “哈哈哈哈。”季明贺大笑着跟季明宇一起把角落里的男孩拖了过来,然后再汪忻注视之下,y生生的把男孩按在冰凉的土地上,大声说着:“忻忻,看明贺哥哥给你玩个新鲜的游戏!明尘,过来按住这小子!”
  
  被他压在地上的男孩不停的挣扎,气的季明贺不得不招人过来帮忙,一拳打在他的腰上,疼的男孩立时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随后跟过来的两个少年一人一边的压住了他,把男孩的手指一根一根分开结结实实的按住——
  
  “忻忻,看着哦,很好玩的。”季明贺咧嘴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不知道在哪儿搞来的壁纸刀,在男孩惊恐万分和周围一群少年的肆意大笑声里,那把尖利的小刀活生生的割破了男孩伤痕累累的白皙手背——
  
  “啊!”汪忻看着那道深深的伤口,眼圈立刻就红了:“他、他流血了!”
  
  “行了,你们吓到她了。”刚刚跟季明琛站在一起的半大少年季明清皱了皱眉,把汪忻抱了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地上血流不止,神色却漠然的男孩,随后仿佛屈尊降贵似的说了一句:“差不多得了,一会儿就得去见爷爷了。”
  
  季明清说完,抱着汪忻就走,其他的半大少年见到汪忻被抱走了,也立马叽里咕噜的跟了上去。霎时间偌大的院子里,只有在地上捂着手背的男孩一个人。
  
  季明玦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过了两分钟才从地上站了起来,慢吞吞的走向后院拐角处的水池子。刚刚被季明贺一脚踹的有些疼,他腰间麻的半天缓不过来,远比手上这些伤口要疼。
  
  不过这样的拳打脚踢,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季明玦麻木的拧开在滴水成冰的天气里结了一层霜的水龙头,用刺骨的冷水慢慢的清洗自己手上的泥土和血迹,水流接触到皮肤的一瞬间,他近乎有种血液都快被冻结的错觉。
  
  “小哥哥。”旁边忽然响起一道像是裹着蜜糖的娇软嗓音,有些怯怯的:“你不冷么?”
  
  季明玦一愣,刷的转头看向旁边——刚刚穿着红衣服被季明琛抱在怀里的小姑娘,此刻正站在他旁边歪着梳着两个羊角辫的脑袋,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似乎万分不解的样子。
  
  “这里的水好冷的。”汪忻见他不说话,嘟了嘟嘴又说了一遍:“之前爷爷带我来这里洗过一次脸,哇,就跟冰块一样!”
  
  她的天真让同样是小不点的季明玦感到厌烦,他忍不住出声打断她:“你怎么过来的?”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他刚才分明看到这个小姑娘被季明清他们众星捧月一般的抱走了,现在又折返回这个孤零零的后院g什么?故意来看他笑话的么?
  
  “这个呀……”汪忻笑了笑,圆润粉白的小脸上似乎是闪过一丝不好意思,声音软软的絮叨着:“我跟明清哥哥他们说我要去找爸爸,然后又跑回来的!”
  
  小女孩不擅长撒谎,现在估计因为骗她那群‘好哥哥’们正内疚着呢,圆润的脸蛋都红起来了。
  
  季明玦冷冷的看着她:“你跑回来g什么?”
  
  “你的手都破了。”汪忻看着季明玦那双本来惨白现在冻的通红的手,上面交错着大大小小的伤痕,刚刚那道新鲜的血痕沾了冰水后正鲜红欲滴的往下滴落。她看着,自己的手都感觉疼了,汪忻忍不住咬了咬唇:“你不疼么?”
  
  那是季明玦人生中第一次发现,比起周围人的恶意,他更讨厌的是别人对他的同情。这让他强撑着的y骨头,变的不堪一击。
  
  七岁的男孩没说话,只倔强的抿了抿唇,季明玦想头也不回的离开这个对他笑的甜甜的小姑娘。她什么都不懂,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才会这么心无芥蒂的对他。但等她知道了,也会用那种瞧着垃圾的眼神瞧着他的。
  
  然而思来想去,季明玦的步子还是挪不开,终究是有些舍不得。毕竟旁边的小姑娘是他长这么大以来,除了妈妈以外第一个主动关心他的人。
  
  “你跟我回大厅好不好?”汪忻并不气馁于他的话少,主动绕到季明玦身前看着比她高了半个头的男孩,一双眼睛弯弯的:“那里有好多好吃的,你吃了就不疼了!”
  
  季明玦当然知道大厅里有很多好吃的,只不过他每次被带来都不允许进去,只能呆呆的站在门外,不管是冷还是肚子饿,都不会有人在乎的。
  
  可眼前的小姑娘不会懂,只知道用她幼稚的方法来安慰看起来很疼的哥哥。季明玦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声音微哑:“你叫什么?”
  
  “忻忻!”
  
  “忻忻!忻忻!”还没等少年回答,不远处传来的呼唤声就打破后院里的一片安静祥和。季明玦把要说的话都憋了回去,只点了点头。
  
  “啊,是我妈妈的声音!”汪忻眼前一亮,连忙回应了起来:“妈妈!妈妈!我在这儿!”
  
  然而来找‘失踪’的汪忻的人却不止宁梦一个,好几道人影跑了过来,都是一脸惊慌失措。宁梦蹲下来把汪忻抱起来,轻斥道:“你跑出来怎么也不跟人说一声!急死妈妈了!”
  
  “就是。”季家的几个男孩也跟着一起出来找了,见状季明琛忍不住板着脸教训她:“忻忻,你怎么跑到后院来了,你不是说你去找爸爸么?”
  
  “我……”汪忻刚想说自己是来找小哥哥的,结果一转头背后却是空空如也,就好像刚刚那个脸上有疤的男孩根本没出现过。
  
  “你什么你!”汪文臣气的半死,催促着宁梦:“赶紧带她回去吧,季老爷子那边还找她呢。”
  
  被抱回去的一路,汪忻都忍不住频频回头向后看,想找到刚刚那个男孩的踪影。只是……她一直没找到。这让一向爱热闹,爱笑的汪忻忍不住有些失落。为什么那个哥哥不肯跟自己一起进来呢?一想到男孩在风雪交加的外面饿着肚子,汪忻心里就像跟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闷闷不乐。
  
  就连晚宴的时候,季风昌亲自喂她吃她最喜欢的焦糖布丁,汪忻都吃不下去了。她摇了摇头,两个小辫也无精打采的耷拉着。
  
  “怎么了?忻忻?”季风昌见到小姑娘这个样子就心疼了,忙问:“怎么无精打采的?”
  
  偌大的主桌上除了汪家三口就都是季家的人,跟汪忻年龄相仿的季明尘忍不住抢答:“我知道!爷爷!忻忻想跟我坐一起,你抱着她他她不开心了!”
  
  顿时满桌的人被季明尘逗的笑起来,季风昌笑着问汪忻:“忻忻,是这样么?你想跟哥哥他们坐一起?”
  
  汪忻瘪着小嘴想了半天,摇了摇头。
  
  “嗯?那是因为什么呢?”
  
  “爷爷……”汪忻用短胖的手指着窗外:“忻忻想出去。”
  
  “出去?你想出去玩?”季风昌看了一眼外面的大雪纷飞,摇了摇头:“这可不行,外面很冷的。”
  
  汪忻不依不饶的撒娇:“忻忻不怕!”
  
  “忻忻。”宁梦有些尴尬的拉了拉女儿的小胖手,低声劝说:“一会儿妈妈带你出去,吃完饭的。”
  
  汪忻小肩膀都垂了下来,整个人像只闷闷不乐的小鹌鹑。
  
  “忻忻。”季风昌见状,有些好奇的问:“你为什么这么想出去呀?”
  
  “忻忻想去找一个哥哥。”汪忻偏头,两只x拳头抓着季风昌的大手摇来摇去,摇的老人家心都化了。然而她接下来的一句童言无忌,就让整个桌子上的人都有些尴尬——
  
  “那个哥哥受伤了,手上都是血。”
  
  静寂片刻后,季风昌脸上一沉,扫了一圈重孙席,半大的孩子脸上一个个都是心虚。随便一想也能想出来那个所谓的哥哥是谁,又是因为什么受伤。
  
  “忻忻。”老爷子柔声问:“你想跟那个哥哥一起玩?”
  
  汪忻用力点头:“嗯!”
  
  于是季风昌叫了一句:“东城。”
  
  正坐立不安的季东城连忙站了起来:“哎,爷爷。”
  
  “去把那小子带进来吧。”季风昌轻笑一声:“等忻忻玩够了,再把他送走。”
私生子

  季明玦被佣人从院子里找到带到宴会厅的时候整个人都冻的有些发木,黑色的毛衣服被雪浸泡的彻彻底底,带着头发都在淅淅沥沥的滴着冷水。
  
  他每走一步,都在光洁可人的地砖上留下黑乎乎的脏污鞋印。就连带着他的仆人,神色都有些不屑。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京城季家赫赫有名的污点,凭什么进门?就因为汪忻的一句话,老爷子可真够疼那个无法无天的汪家小姑娘的。
  
  宴会厅里十几张桌子都坐满了,气氛却安静严肃,见到佣人带着季明玦一路路过,各路名流贵胄表情可谓是形形色色。
  
  但超大的主桌上,季家的人表情都很难看,冷冰冰阴沉沉的。只有汪忻一个人表情是鲜活的,眼睛是亮的,见到季明玦就兴奋的喊了一句:“小哥哥!”
  
  季明玦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沉默不语。
  
  “怎么不说话?”季风昌见到汪忻被无视,不悦的扫了眼浑身狼狈冷的瑟瑟发抖的男孩:“来了不会叫人么?”
  
  察觉到了老爷子不开心,季东城急的连忙推季明玦:“g什么呢?赶紧叫太爷爷啊!”
  
  “哼,他也配?”跟季东城一母同胞的季东航都是季家老三季卓阳的儿子,他平生最看不惯的就是自家亲大哥的私生活不检点,闻言立刻轻蔑的一撇,在满桌子的尴尬中冷笑连连:“一个见不得人的野种罢了,也配进咱们季家的大门?”
  
  季东城瞪了一眼季东航,脸色十分难看:“那来都来了,能怎么办?”
  
  季东航反唇相讥:“还不是大哥你带来的,大过年的找晦气!”
  
  季东城:“你还知道是大过年的……”
  
  “行了。”季家的主桌离次席那些桌子相距甚远,所以说的再大声来往的宾客也听不见,只不过眼看着两个儿子快要吵起来,季卓阳忍无可忍的出声制止:“吵什么吵?也不嫌难看!”
  
  两个儿子只好闭嘴。
  
  “那个,爸。”季卓阳一家子因为季东城不检点都挺理亏的,他做小伏低的看着季风昌:“您别生气,都是我这两个逆子太不懂事了。”
  
  季风昌不语,一双鹰隼样的眸子只低头看着季明玦,眼底暗暗的略过一丝惊讶。虽然季明玦七岁了,季东城也几乎每年都会把他带过来,但从始至终,季风昌都没有见过他这私生重孙子。
  
  对于他来说,季明玦就是一个耻辱,一个仿佛在嘲笑他家风不严的污点。
  
  然而今天见到季明玦,季风昌倒是有点吃惊于他小小年纪的不卑不亢,一双黑漆漆的双眼里仿佛凝聚着烈火冰河。在一屋子人不怀好意的围观中,沉着冷静的让人出乎意料。
  
  “爷爷,他太不懂事了。”季东城看着季明玦死活不叫人,就低着头简直大为头疼,真想一巴掌扇上去。他忍着心里的惊涛骇浪,强笑道:“我这就把他送回去。”
  
  季东城说完就扯着季明玦要离开,却被一声稚嫩的呼唤叫住:“三叔叔,等一下。”
  
  汪忻趁人不注意,从高高的凳子蹦下来迈着小短腿‘蹬蹬’的跑到两个人面前,她伸出手把掌心里一块包装齐整的布丁递到季明玦面前,笑眯眯的问:“三叔叔,我可以把这个送给小哥哥么?”
  
  季东城一愣,连忙点头:“当然可以……忻忻真乖。”
  
  整个屋子里,能全然心无旁骛的对季明玦散发一点善意的也只有这个小姑娘了,就连他这个当爹的都做不到。
  
  谁能不喜欢这种像个天使一样天真暖人的小姑娘呢?季明玦默默的盯着她,他看着汪忻甜甜的小脸,x油瓷白的皮肤,挺翘的鼻尖上一颗小小的黑痣活泼灵动。半晌后,季明玦接过来她的善意。
  
  被季东城领着离开这扇门的时候,季明玦还听到季明贺隐隐约约的声音:“忻忻,你理那个垃圾g嘛……”
  
  垃圾,从他开始记事开始,听到的最多的词就是‘垃圾’。季明玦下意识的不想听到汪忻的回答,脚步踉跄的匆忙走出去。他不自觉抓紧的双手轻易就把那块布丁捏的稀碎,回家才发现一掌的甜腻。
  
  季东城把他扔在家门口就走了,冰天雪地里,季明玦慢慢的把脸颊上的鞋印擦g净了才进去。几个小时前,他名义上同父异母的哥哥季明尘小牛皮鞋踩在他的脸上,傲慢的笑着警告他:“你他妈也好意思来我们家?你和你那个贱人妈就应该一起去死!”
  
  就像以往无数次那样,季明玦沉默的挥手还击,然后被季家那群兄弟联起手来收拾的更惨,周而复始。
  
  每个人都喜欢春节,期待着年节时分的热热闹闹,只除了季明玦和他的母亲。季明玦讨厌几乎每一个节x,国庆节,中秋节……因为从四岁起每逢这些节x,他几乎都要在季家大院的门外站上将近一天,冰天雪地的渡过。回到家,妈妈又会抱着他哭的涕泪横流。
  
  如果有的选择,他真的不想姓季,永远不想踏进那座大院。
  
  ……
  
  “忻忻,以后去季爷爷那里,不许提起那位脸上有疤的哥哥听到没有?”
  
  一回到家里,宁梦就对汪忻严肃的嘱咐着,后者侧着头,十分不解:“为什么呀?”
  
  她这么小解释什么也不会懂的,宁梦简单c暴的又重复了一遍:“反正就是不行,忻忻今天为什么非要跟那个哥哥玩呢?季爷爷家里那么多帅气的小哥哥。”
  
  “妈妈,那个小哥哥和明贺哥哥玩游戏的时候,被他弄的流血了。”汪忻想起自己看到的场景,笨拙的重复着,又以己度人的认为:“妈妈,上次我削铅笔把手指划了一个小口都可疼了,哥哥流了那么多血,也没人给他呼呼。”
  
  ‘呼呼’是宁梦哄女儿的方法,她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汪忻嘟着嘴唇模仿她吹自己手指头的可爱模样,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说:“忻忻,听妈妈的话,季爷爷他们……不喜欢那个哥哥,你总说他的话季爷爷会生气的,明白么?”
  
  不喜欢?汪忻一愣,她的小脑袋瓜容量有限,但经过妈妈一提醒,她才发现季家那些哥哥对那个男孩的态度,确实和自己不一样,而且还把他弄的流血了。而且明贺哥哥还管那个哥哥叫垃圾,汪忻虽然年纪小,但也明白垃圾这个词不是什么好的形容词。
  
  宁梦见女儿不说话,权当她听进去了,欣慰的拍了拍她的圆脑瓜:“记住了吧,真乖。”
  
  汪忻咬了咬唇,没说话,低垂着的小脑瓜萦绕着一股浓浓的失落——她感觉那个哥哥虽然不爱说话,但人还是挺好的,为什么季爷爷他们讨厌他呢?
  
  之后几次去季家,季爷爷陪着她玩跳跳棋的时候,汪忻都想问那个哥哥,可想到妈妈的嘱咐,又闷闷的把凑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妈妈说了,提到那个哥哥爷爷会不开心,汪忻不想让一向疼她的季爷爷不开心。
  
  于是她就常常和跟她年纪相仿的季明言一起到后院玩,总想尝试着再次偶遇到那个疤痕男孩,但很遗憾,那个男孩没有出现过。
  
  只有她和季明言两个x娃娃坐在长廊古色古香的红木椅上,一人一个棒棒糖的x着。汪忻终于忍不住问旁边的季明言,声音也x声x气的:“名言哥哥,上次那个脸上有疤的哥哥为什么不来了呀?”
  
  “他?忻忻是说季明玦么?”季明言比汪忻只大了一岁,但在季家这种环境中成长情不自禁的就装小大人。嘴里还含着糖呢就学哥哥们的冷笑模样:“我大哥说他是外面的野种,是我三叔跟别的女人在外面生的,当然不能来我们家了。”
  
  野种,这是什么东西?汪忻想着这个问题,感觉嘴里的棒棒糖它突然就不甜了。
  
  直到后来长大了一点,汪忻才明白‘野种’和‘私生子’这两个词的含义,才明白这个时候总想在季家大院里寻找季明玦身影的自己多么可笑。
  
  小孩子的思想来去都快,没过多长时间,汪忻就差不多把季明玦这个浑身萧索寒气,冷冰冰的疤痕男孩忘记了。照例天天和院里的小朋友天天结伴去幼儿园,没事就去季家陪季爷爷季xx。
  
  直到大半年过去,中秋佳节那一天,宁梦带着汪忻去给季风昌送月饼的时候,汪忻才知道自己根本没忘了这个小哥哥。
  
  男孩个子长高了一点,穿着单薄衣衫依旧站在季家大院的门外,脸上还是那种近乎麻木的面无表情。对于来来往往的人流视若无睹,小小年纪居然达到了一种冷漠的不近人情。
  
  然而汪忻根本看不出来这些,她见到季明玦就眼前一亮,惊喜万分的叫道:“小哥哥!”
  
  然后她迈着小短腿‘蹬蹬’两步就跑到了季明玦面前,速度快到宁梦都来不及伸手拦。季明玦正神游天外的想着什么时候能熬过这次的‘罚站’,面前就猛然出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定睛一看,正是大年初一那天见到过的小女孩。
  
  “小哥哥。”汪忻一身水绿色的小裙子,露出来的小胳膊小腿都白花花嫩生生的,柔软的头发梳成了一个小花苞的模样,侧头甜甜的对他笑:“好久不见啦!”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