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短》春风榴火小说txt下载百度云全文阅读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娱乐圈 打脸 逆袭

​​小白花

  屋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几滴雨星子不时飘进屋内。
  
  奈奈关好了窗户,将白色行李箱扣上,提着走出了房间。
  
  客厅里,父母正为姐姐的事吵得不可开交,似乎忘了今天是她大学入校报道的第一天。
  
  所有的争吵,在奈奈耳中都像开启了隔音模式,她提着行李,磕磕碰碰地走下楼梯。
  
  母亲舒宁一拍桌板,配着她女高音的嗓门,怒声道:“我辛勤培养了雪柔这么多年,现在她好不容易有了名气,可不是为了陪你出席什么商务晚宴,给你装点门面的!”
  
  父亲坐在沙发上,眉头紧锁,不满地说:“你懂什么,这不是普通的商务宴会,据说风娱集团的顾聿宁会出席,只要那位爷动动手指头,咱女儿未来要拿什么天后影后,都不成问题!”
  
  母亲态度很强y:“我告诉你林童睿,你可别动歪心思,雪柔是我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我花了那么多的心思培养她,不是让她去做这些脏污的事情。”
  
  林童睿失望地连连摇头,指着母亲舒宁道:“妇人之见!雪柔早晚让你耽误了。”
  
  ……
  
  林雪柔是奈奈的胞姐,异卵双胞胎,姐姐生下来的时候,体重是她的两倍。
  
  而奈奈一出生,便住进了重症监护房。
  
  医生说,因为姐姐在娘胎里吸收了太多营养,导致妹妹营养供应不足,身体孱弱。
  
  也许养不大。
  
  的确,林奈奈自小抵抗力差,伤风感冒时常发生,最严重的是她的心脏,呈现衰竭的趋势。
  
  从小就是个药罐子。
  
  两姐妹要说像,确有几分相似,可若说不像,差异还是挺大的。
  
  林雪柔长得越发是珠圆玉润、体态丰腴。
  
  青春岁月里所有的光芒,都让林雪柔占尽了。瘦瘦小小的奈奈,总是没什么存在感。
  
  父母的争执还在继续,奈奈拎着行李走到门边,作壁上观——
  
  “雪柔的梦想不就是拿影后吗,要是没有作品,靠什么拿影后,我告诉你,那位顾三爷,是娱乐圈手眼通天的人物,只要让他看上了,以后…道路可就宽广了!”
  
  母亲气得不行了,坐在沙发上,捂着x口喊道:“雪柔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能带她做这样肮脏的交易!”
  
  “什么肮脏!我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想带雪柔见见世面罢了!我能害我女儿吗!”
  
  林雪柔从小走童星的路子,舒宁是她的经纪人,全心全意都扑在她的身上。
  
  拍了几部家喻户晓的电视剧,虽然都只是配角,但林雪柔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舒宁把她当宝贝般捧在手心里,生怕磕着碰着。
  
  这时候,奈奈身旁的房间门打开了,林雪柔走出房间,义正言辞对父母说道:“我是不会去的!”
  
  林童睿赶紧道:“雪柔,你想好了?”
  
  “嗯!我想好了,拿下影后是我的梦想,我不能让梦想蒙尘,我要靠自己的实力拿下它,而且我相信,我可以。”
  
  她嗓音清脆爽朗,眼底盛着自信的光芒。
  
  奈奈嘴角勾了勾。
  
  自小备受宠爱,未曾经历过任何挫折的小公主,说出这样的话,毫不令人意外。
  
  舒宁眼眶都红了,走过来安慰林雪柔:“柔柔,妈不会让你参与那些脏污的交易,放心,啊。”
  
  “嗯!我知道妈妈是最疼我的了。”
  
  舒宁怨怼地望向林童睿,嗔道:“你说的什么顾三爷,只要看到我们家雪柔的模样,还能忍得住不动歪心思?”
  
  听到这话,奈奈身边几位女仆倒是没忍住先笑了。
  
  整个北城,谁不知道顾氏三爷的名号,他把控着娱乐圈的最优质的资源,手底下飘过的莺儿燕儿,大到天后巨星,小到流量鲜x,什么帅哥美女没见过。
  
  但这位三爷的名声,可比娱乐圈最洁身自好的明星还要清白。
  
  没有绯闻。
  
  即便林雪柔的确有几分姿色,但也没漂亮成人间绝色啊,想让那位顾三爷看一眼便倾倒…
  
  做什么白x梦呢。
  
  舒宁一贯以自己的大女儿为荣,觉得她天姿国色,谁都比不上。
  
  她们也只能背后笑笑罢了。毕竟,咱也不敢说。
  
  奈奈站在箱子旁,趁着俩人吵架的间隙,出言打断了他们:“爸妈,我要去学校报道了。”
  
  终于,父母注意到了站在墙边毫无存在感的林奈奈,才想起来,今天是她和林雪柔去北城传媒大学报道的x子。
  
  小姑娘长发细碎,柔顺地垂在单薄的肩上,长睫毛细密地覆着乌黑的眼眸,瘦瘦小小的一只,如小鹿般静默。
  
  不争不抢,毫无威胁感。
  
  “爸开车送你去。”
  
  舒宁拿眼神横了横他,不满地说:“你的车不是要送雪柔吗。”
  
  林童睿挽着袖口,从包里摸出了钥匙:“两姐妹念同一所学校,一起送过去呗。”
  
  舒宁看了看林奈奈身上的衣服,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丫头…你让她和雪柔一起去学校,是诚心想让同学们看雪柔的笑话么。”
  
  奈奈知道母亲会这么说,从她生下来开始,母亲的xx就坐歪了,满心满眼都是林雪柔,好像自己不是她生的。
  
  林雪柔懂事地说:“爸妈,没关系,我可以和妹妹一起去学校。”
  
  舒宁反对道:“你这孩子,就是太善良了,就算爱护妹妹,也要多顾念顾念你自己啊。你现在可是明星!必须注意影响。”
  
  奈奈就没打算然让父亲送自己,作为家里被忽视的那一个,她很早就懂得了在这个家里的生存技能——
  
  装乖,懂事,她才能够从姐姐手里争取到残存的那一点点生存资源。
  
  “我自己去学校就行了,爸妈,你们送姐姐吧。”
  
  林雪柔本来也不是真心想和奈奈一起去学校,立刻道:“那也成,不过你这身衣服…g脆来我房间里挑一x好看的衣服,再去学校报道吧。”
  
  林奈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破d牛仔裤配一件没有图案的宽松卫衣。
  
  比起姐姐时髦的打扮,她这一身着装…好像的确不怎么样。
  
  只有在她乖乖让步的时候,姐姐才会像对待宠物猫狗一样,给予她一点“施舍”。
  
  ……
  
  林雪柔的房间宽敞又明亮,足有奈奈房间的三倍大,中间是king size的大床,地上铺着粉红色毛茸茸的地毯,架子上摆放着林雪柔这些年获得的各种荣誉奖杯、皇冠,墙上也挂着她风情万种的艺术照。
  
  独立衣帽间,四季衣裳分门别类地挂放着,鞋柜足有五层,各式各样的鞋子,鳞次栉比。
  
  林奈奈想想自己的房间,可能都不足她的衣帽间大。衣服也少得可怜。
  
  这些年,不是没有不甘和委屈。
  
  不过这些所有的委屈,比起她x益糟糕的身体状况而言,真的都不算什么。
  
  她要在这个家里生存下去,高昂的医药费用,都是要靠父母的“慈悲”。
  
  她必须…活下去!
  
  比起这个,其他的都不重要。
  
  “奈奈,你看这件衣服怎么样?”林雪柔拿出一件粉红色泡泡裙,递到她眼前。
  
  林奈奈认得这件裙子,林雪柔高中的时候穿过一次,嫌丑,再也没穿过了。
  
  颜色看上去有些恶俗。
  
  “我可能不太适合这件。”奈奈婉言拒绝。
  
  林雪柔大方表示:“那你自己选吧。”
  
  奈奈挑了一件比较正常的荷叶边儿白色连衣裙:“姐姐,这件可以吗。”
  
  林雪柔微微蹙眉,面露为难之色:“这件裙子…可能不适合你的风格。”
  
  奈奈心思剔透,一眼便看出了她心有不舍,于是放下了裙子,又挑了好几件别的,但姐姐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而林雪柔为她选出的裙子,都是很多年没有穿过的幼稚款。
  
  林奈奈自然也是不会穿这些裙子出门的,因此,她说道:“还是算了吧,咱们身材不一样,我也穿不了你的裙子。”
  
  林雪柔欣然同意:“那行吧,今天时间不早了,有机会我带你去买几件衣服。”
  
  “嗯,谢谢姐姐。”
  
  奈奈微笑着答应,但是她知道,林雪柔也就是随口一说,所以不抱期待。
  
  在奈奈要出门的时候,林雪柔忽然拉住她,皱着眉,踟蹰地说:“奈奈,姐姐能不能请求你一件事呢?”
  
  “你说。”
  
  “到了学校,可不可以请你隐瞒是我妹妹的身份。”
  
  嫌她丢人吗。
  
  林雪柔摆摆手:“是这样的啦,因为我是公众人物嘛,你身边的同学肯定有很多是我的粉丝,你也不希望,他们拿你当明星妹妹看待吧。还有哦,如果他们知道我们的关系,每天都让你问我要签名,那可不烦死了。”
  
  林奈奈知道,明星永远都希望和普通人保持距离,林雪柔也不希望别人知道,她有这么普通的妹妹。
  
  奈奈嘴角扬了扬,微笑着说:“可以呀。”
  
  ……
  
  父亲的黑色大奔已经停在了院子里。
  
  后备箱被林雪柔的行李塞得满满当当,前面的车座位还塞了两个包裹。
  
  林雪柔无奈地说:“妹妹,不是我们不想送你去学校,只是我的行李实在太多,装不下你的东西了。”
  
  奈奈拎着自己唯一的白色行李箱,表示理解:“没关系,我自己打车过去,反正不远的。”
  
  母亲舒宁站在车边,对林雪柔招招手:“雪儿,快上车吧,咱们开着你爸的大奔车,在你的学校里转悠一圈。”
  
  林雪柔对妹妹挤挤眼,无可奈何道:“真拿他们没办法,那我就先走了。”
  
  奈奈点点头:“你先去吧。”
  
  “你自己小心。”
  
  他们上了车,黑色大奔呼啸一声,转出了巷子口。
  
  奈奈脸上的“小白花职业假笑”终于垮了下去。
  
  心累。
  
  不过,上大学以后,应该就自由了吧。
  
  她可以自己挣零花钱,也可以做很多的想做的事情了。
  
  未来,一定都是值得期待的。
  
  身边仆人们很是心疼林奈奈,帮她拿着沉甸甸的行李,来到大门外面。
  
  “小姐,我们帮您叫一辆车吧。”
  “到了学校,多给司机一些钱,让司机帮你把行李提上楼去。”
  “是啊,这么重的箱子,你也提不动。”
  
  “谢谢你们,我没问题啦。”
  
  仆人们看着女孩阳光般的微笑,心里越发难受。
  
  这丫头从小被父母忽视,一个人单打独斗努力长大,还能有这样爽朗的性格,成天笑嘻嘻的。
  
  要是换别的女孩,指不定多抑郁呢。
  
  仆人们看着林奈奈,也着实可怜了些,身体又不好,比她们自家的女儿,都还不如呢。
  
  唉,希望以后她能嫁个好人家吧,离开这个偏心的家庭。
  
  林奈奈正要过马路,忽然,一辆黑色迈巴赫驶过来,停在了林奈奈的面前。
  
  车上下来几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接过了林奈奈的行李箱和书包,放进了车的后备箱,其中一人恭敬地对林奈奈说:“林小姐,请上车吧,我们送您去学校。”
  
  林奈奈诧异地看看手机上的打车软件,又看看豪车,诧异地问:“是…滴滴?”
  
  “嗯,林小姐,目的地是北城传媒大学,对吧。”
  
  “地址是这里没错,可是…”
  
  西装革履的男人恭敬地为她打开了车门:“请上车吧。”
  
  林奈奈看着面前的豪车,都傻眼了。
  
  这叫车软件配置都这么高端了吗…居然能叫来一辆迈巴赫?
  
  ……
  
  林雪柔坐在父亲的大奔车上,身边座位上摆放了两个箱子,略嫌拥挤。
  
  等红绿灯的时候,她看到身边停了一辆无比拉风的黑色迈巴赫,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这种特殊号段牌照的迈巴赫,在北城几乎可以说是顶级配置了,不知道里面坐的是什么富勋权贵啊。
  
  “爸妈,咱们什么时候也换辆车啊,这破车开了好多年了。”
  
  父母都没有言语,装作没有听到她的话。
  
  公司的经济状况,林雪柔不知道,但他们知道…并不乐观。
  
  就在这时,林雪柔恍然间看到对面那辆迈巴赫半开的窗户里,坐的人…
  
  居然有点像林奈奈!
入学

  风娱传媒总部大楼的顶层办公室,三面落地窗,整个城市纵横交通尽览无余。
  
  顾聿宁坐在桌前,高定西装剪裁妥帖,后背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带着某种不容靠近的威严。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了他的脸上,睫毛闪着光,左边眼瞳比右眼瞳颜色微浅,似乎笼着一层阴翳。
  
  身旁,周助理看了眼手机,对顾聿宁道:“已经将林小姐安全送到北城传媒大学。”
  
  顾聿宁闭上了眼睛。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他的左眼多年前失明,药石无医,这些年也都习惯了。
  
  可是最近,左眼竟然开始出现幻觉。
  
  他能通过已近乎盲瞎的左眼,看到一个女孩的生活——
  
  这女孩体质柔弱,普通的感冒就能要她半条命。
  
  家里待她也不好,手头短缺,在女孩最美好的花季,她还像个小灰鸭似的落魄,一件好看的衣裳都没有。
  
  性格早熟,胞姐还在父母怀里闹脾气的年纪里,她已经学会了生存之道,忍耐又坚强。
  
  这也就罢了,偏偏这女孩小身体里还装了大梦想,渴望走上那一条璀璨的星光花路。
  
  为此,她努力学习唱歌、偷偷去影视城跑过龙x、全家人都睡着了还在挑灯夜战努力学习。
  
  终于,以卓越的文化课和艺术分,考上了北城传媒大学。
  
  她希冀着,念大学之后,她艰难的生存境遇可以得以改变。
  
  但是,混过这个圈子的人都知道,如果没有庞大财力和家庭背景的支撑,一个小女孩想要孤身独创娱乐圈,会经历怎么样的磋磨。
  
  ……
  
  一开始,顾聿宁也没有在意,他左眼是因为神经因素导致盲瞎,所以时常会头疼,出现幻觉也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可是最近发作越来越厉害,看到那个女孩受委屈的画面,他似乎也能共情。
  
  满心委屈,x口疼,左眼血丝满布,甚至xx眼泪。
  
  这就有点尴尬了,尤其是当他会见重要客户的时候。
  
  这一切的征兆,似乎都在促使他向那个女孩施以援手。
  
  但顾聿宁绝非是受人挟制的性格。
  
  因此,他没有理会这些异常。
  
  直到上个月,一场倾盆大雨,小丫头被困于影视城的城墙下,没有伞,周围也叫不到车,眼看着就要蹲在墙根下过夜了。
  
  顾聿宁实在看不过眼,此生头一遭发善心,助人为乐地给小丫头遣了一辆车。
  
  依旧是伪装成叫车软件派来的车,把她送回了家。
  
  那件事之后,顾聿宁发现,自己那盲瞎的左眼,隐隐约约竟然能够感觉到光线了。
  
  这让顾聿宁开始尝试着满足这女孩需求,左眼模模糊糊地…居然真的能看见一些东西。
  
  顾聿宁摸到了规律,只要让她开心,视力就会恢复。
  
  一旦那女孩不开心,他的左眼视力就会倒退。
  
  但偏偏,那女孩的处境实在糟糕,爹不疼娘不爱的,身子又不好,经常半夜里偷偷抹眼泪,白天还装得若无其事、对谁都是笑嘻嘻。
  
  过得也太憋屈了些。
  
  *
  
  林奈奈坐在迈巴赫车厢里,感觉跟做梦似的,车里装备就像特工电影里演的顶级豪车那样,有电视和游戏设备、有精致的点心水果、还有三百六十度环绕立体声音响……
  
  周围坐着几个西装革履戴墨镜的男人,慈眉善目地盯着她,嘴角挂着空乘人员的职业微笑。
  
  看着…有点渗人啊。
  
  林奈奈摸出手机,随时准备按下110的一键呼叫。
  
  她正对面的西装男说:“林小姐,你放心,坏人不可能开迈巴赫来绑架你。”
  
  林奈奈也知道,自己还没那样的身价,即便被绑架了,她父母也不会拿钱来赎她的。
  
  “不好意思哦,那上次我被困在影视城,也是你们来接我的吗?”
  
  “软件每天会给我派很多单,影视城拉过几单,不太记得有没有接过林小姐。”
  
  林奈奈:……
  这面不改色的演技….当司机可惜了。
  
  更何况,穿高定西装来给她开专车的滴滴司机,当她傻吗?
  
  半小时后,这四位“滴滴司机”特别贴心地将迈巴赫停在了距离学校不远还有一个路口的巷子里,避免给新入学的奈奈造成麻烦。
  
  他们下车,将林奈奈的行李取下来,递给她,说道:“林小姐,慢走。”
  
  林奈奈冲他们甜甜一笑:谢谢叔叔。”
  
  四个男人对视一眼,忽然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boss为什么要派他们来护送这么一个新入学的豆芽菜大学生,好歹他们也是时薪五位数的顶配私人保镖。
  
  但是小丫头笑起来的样子,是真的好甜好乖啊,不给薪水他们也愿意送啊。
  
  ……
  
  林奈奈提着行李走进北城传媒大学的校门,回头,那辆迈巴赫已经消失在道路尽头,就像灰姑娘的梦幻南瓜马车。
  
  她低头看看自己的大箱子和脚上朴素毛糙的运动鞋,十二点的钟声过,她又变回了灰姑娘。
  
  不过,她相信,姐姐所拥有的…她也一定能靠自己的努力挣来!
  
  林奈奈信心满满地走进了校园。
  
  开学季的校园非常热闹,有学生拿着录取通知书匆匆赶去报道,也有家长提着盆子凉席等x用品,带孩子去宿舍区……
  
  “滴”的一声刺耳的喇叭响,林奈奈看到了家里牌照6366黑色大奔车,缓缓驶入校园。
  
  大奔车的天窗已经打开了,林雪柔站在天窗边眺望大学校园的景色,好拉风。
  
  “哇,那个同学…是明星吗,好眼熟哦!”
  “正常啦,咱们学校新入学的…听说不少明星呢。”
  “是林雪柔啊!演过《微甜青春》的女二号。”
  ……
  
  林雪柔远远地望见了奈奈一个人拖着行李的身影,抬了抬下颌,心里郁结的一口气,骤然松懈了。
  
  果然刚刚是看错了,怎么可能有迈巴赫载她来学校。
  
  *
  
  奈奈去学院报道之后,拖着大箱子,径直去了自己的宿舍,打点收拾。
  
  下午舍友们也都陆陆续续地来了寝室。
  
  北城传媒大学不愧号称是整个娱乐圈的摇篮,能进入这所学校的学生,除却自己的拿手才艺之外,颜值只是最低最低的标准。
  
  林奈奈的几位室友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不过美得各有特色。
  
  她对面铺的景遥,高挑纤瘦细藤腰,性格也很直爽,一见到林奈奈,便拉着她的手自来熟地聊了很久。
  
  “这位室友,你看着真的很眼熟啊!”
  
  奈奈:“哇,你也眼熟哎。”
  
  “真的吗?”
  
  “嗯嗯!”
  
  另一位室友:“都是素人,谁都不认识谁,就别假客x了好吧。”
  
  几个女孩笑得前合后仰,关系一下子被拉近了许多。
  
  景遥凑近了仔细地打量着林奈奈——
  
  她戴着黑色口罩,只露出了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眸,睫毛细密卷翘,扑扇扑扇的…很有几分古典美人的味道。
  
  “说真的,你是不是以前演过什么电视剧!”
  
  邻铺一个呆萌少女梁晚夏连忙道:“想起来了,演过《微甜青春》里那个超级无敌讨人厌的女配洛西然,对不对,就是你!”
  
  景遥抱着手肘,摸着下颌,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眼神:“原来你就是我们系传说中的…明星女神同学,林雪柔。”
  
  宿舍几个女孩盯着她,越看越像。
  
  忽然,气氛好像被注入了尴尬剂,刚刚的愉快气氛,一扫而空。
  
  奈奈老老实地摸出自己的校园卡给她们看,认真地解释:“我叫林奈奈,不是你们说的那个人。”
  
  “你早说啦。”景遥松了一口气:“我就不想和已经出道的明星同学当室友,压力太大了。”
  
  “而且,也不希望宿舍门槛被那些追星女孩踏破。”
  
  梁晚夏打量着林奈奈,说道:“话说,奈奈,你和那个明星林雪柔,长得好像哦,说不定将来能成为雪柔二号。”
  
  林奈奈点点头,不可置否。
  
  其实她并不想成为林雪柔二号。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是娱乐圈永恒不变的定律,模仿和相似永远不能让她成为最独特的那一个。
  
  她要变成独一无二、闪闪发亮的那一个。
  
  “你们听说了吗,今天晚上,我们学校有一场私密的交谊舞会。”
  
  景遥神秘兮兮地说:“好像…顾平生也会来哦。”
  
  “顾平生!”林奈奈惊愕了:“他怎么会…”
  
  顾平生是风娱传媒顾氏的次子,传说顾氏两子,兄长顾聿宁执掌集团企业。
  
  而次子顾平生混迹娱乐圈,愣是被他亲哥给y生生捧成了超级顶流级男神。
  
  顾平生的盛世美颜,堪称人间绝色,而传闻他的兄长——三爷顾聿宁,容颜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梁晚夏本来在老老实实拖地来着,听到顾平生三个字,和所有追星女孩一样,直接跳起来:“我的妈呀!我爱豆要来!啊啊啊啊疯了吧!”
  
  景遥睨她一眼,嫌弃道:“高兴什么,这场交谊晚会,跟咱们可没半点关系,是学生会举办的,收到邀请函的人…都是咱学校里有一定名气的同学,像顾平生,就是咱们学校大二的学长嘛…”
  
  梁晚夏抱紧了她的拖把,哭唧唧地说:“我踏马真的好想去!”
  
  景遥:“你不如上天。”
  
  连林奈奈都忍不住心向往之:“我也有点想上天。”
  
  ……
  
  会议室里,顾聿宁面对一众扑克牌脸的董事会,扬了扬手,示意他们停止汇报。
  
  董事会疑惑不解地看着他。
  
  他起身走到落地窗边,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很快,电话那端穿来一道极有磁性的清亮嗓音——
  
  “哥,好难得啊你主动给我打电话…”
  
  “今晚有什么安排?”
  
  “今晚啊。”顾平生想了想:“学校好像有个什么破交谊晚会,我这边有局,懒得去啦。”
  
  良久,顾聿宁说:“今晚,务必出席。”
  
  顾平生愣了愣:“不是,哥,你g嘛管我这些x毛蒜皮的小事…”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另外,你手里的那个破晚会的邀请函……”
  
  顾聿宁揉了揉眼角,很无奈地说:“想办法再多弄几张。”
长生

  奈奈下楼充值校园一卡通的时候,听到走廊上有不少女生在讨论今晚舞会的事情——
  
  “真的好想去啊,听说全是咱们学校的明星。”
  “普通同学就不能去了吗。”
  
  “能去啦,就是票很少,我室友就有一张,她是学生会的,能拿到福利票。你们要是有认识的门路,也可以拿到啊。”
  ……
  
  奈奈刚把卡x上去,便接到了林雪柔打来的电话,她按下接听——
  
  “奈奈,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嗯,收好了。”
  
  “你安顿下来之后,不要在学校乱逛哦。”
  “为什么?”
  
  林雪柔笑了笑,解释道:“早上我进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如果有人认错咱俩,那就很尴尬了。”
  
  奈奈有点无语。
  
  她更不想被误认为是林雪柔好吗!
  
  奈奈随口问了一声:“听说今晚会有一场舞会,你会参加吗?”
  
  林雪柔立刻敏感起来:“你问这个做什么?”
  
  “身边的同学都在讨论这件事。”
  
  “奈奈,怎么说呢,这个票是给学校里有名气的学生准备的,不太适合你们这些普通同学去。”
  
  “可是我听说也有…”
  
  “奈奈,你身体不好,安顿好以后乖乖在宿舍休息,不要东想西想了。”
  
  “呃。”
  
  “之前我就跟妈妈说,不要让你报传媒大学了,你语文成绩这么好,不念文科多可惜啊,将来当老师,稳定又体面。”
  
  奈奈终于默然了,听着姐姐在电话里叨叨——
  
  “你啊,非得任性,跟我一起进了传媒大学。咱们长得这么像,很容易被认错的。”
  
  “我的名气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到时候出了丑,网络可是个大染缸,真的说不清楚啦。”
  
  “所以,听姐姐的话,少抛头露面。”
  
  ……
  
  林奈奈挂掉了电话,也没有多失望,习惯了。
  
  在不触及任何自身利益的情况下,林雪柔对她,就像对小猫小狗一样,投喂食物,聊表善心。
  
  一旦触及到利益,林雪柔会立刻变脸。
  
  很久以前,林雪柔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姐妹俩吃冰淇淋的自拍合照,评论里有蛮多粉丝留言,夸妹妹皮肤白、很好看、丹凤眼也颇有韵味。
  
  凌晨,林雪柔默默删掉了那条微博。
  
  此后,她发任何秀姐妹情深的微博的时候,都会把奈奈的脸给马赛克掉。
  
  美其名曰——不希望别人打扰我妹妹的生活。
  
  而事实上,不过是不想让奈奈抢了她的风头罢了。
  
  这些,奈奈心知肚明,对姐姐也不再抱有任何幻想。
  
  奈奈从一卡通机器上抽了卡,准备离开,就在这时,一卡通的电脑屏幕上跳出抽奖环节。
  
  还能抽奖?
  
  强迫症奈奈看到屏幕中间的抽奖盘,手犯痒痒,戳了上去。
  
  抽奖盘开始旋转,慢慢地…停下来。
  
  屏幕中间跳出一个大礼盒,爆出了“特等奖”三个字样,配合着五毛钱特效的彩弹礼花,满屏幕飞。
  
  奈奈盯着电脑屏幕,想看看特等奖到底是什么,可是屏幕上的抽奖转盘已经消失了。
  
  一切,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奈奈:……
  说好的特等奖呢?
  
  就在这时,一位模样帅气、打扮时尚的男同学走出来,对奈奈说:“同学,我是学生会g事,恭喜你刚刚抽中了特等奖。”
  
  奈奈愣愣地“昂”了一声。
  
  男同学从包里摸出三张晚会邀请函,递给了林奈奈:“今晚八点,不见不散哦!”
  
  不等奈奈询问,他便又如风一般离开了。
  
  奈奈看着手里的卡片,不明所以。
  
  怎么着…全校女生都求而不得的邀请函,就这样抽个奖,还能中了?
  
  她最近的运气,好像不是一般的好啊!
  
  *
  
  那位号称“学生会g事”的男同学,鬼鬼祟祟来到树下,摸出手机,给顾平生去了一个电话:“搞定了生哥,冒充学生会,她没有怀疑。”
  
  “嗯,谢了。”
  
  男同学扶了扶时尚的金丝眼睛,笑着问:“生哥,怎么着又换口味儿啦?”
  
  顾平生很不客气地说:“你觉得这种送东西的方式,是老子的style吗。”
  
  “呃,还真不是。”
  
  顾平生那位纨绔少爷要送东西,哪能绕这么大的弯子,想送什么直接塞女生手里。
  
  爱要不要,不要你给老子走着瞧。
  
  简单c暴。
  
  “所以你g嘛要用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送邀请函啊。”
  
  顾平生不耐烦地说:“你问我,我问…”
  
  问他哥去啊?
  
  也真是奇了,他兄长顾聿宁的玲珑心思,可从来不会用在女人身上。就算是旗下最婀娜曼妙的流量女星,他也从来没多问候过一句。
  
  怎么着会如此花心思在这么一颗小白菜身上?
  
  ……
  
  寝室里,梁晚夏和景遥看到这三张邀请函,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这是…真的假的!不是说现在已经一票难求了吗!”
  “抽奖中了三张!你仿佛是在跟我开玩笑哦!”
  “别是被诈骗了吧傻丫头!”
  
  奈奈还真是实心眼,连忙摸出手机检查校园一卡通绑定的银行号,看有没有被骗钱什么的。
  
  不过充值了校园卡之后,她的银行账户里好像也没剩几块钱了。
  
  谁要来诈骗她呀,街边乞丐都比她有钱吧。
  
  不管是真是假,景遥和梁晚夏是兴奋起来了,拉开衣柜给自己挑选出席晚会的漂亮裙子。
  
  奈奈知道,这种交谊舞会应该要穿晚礼服才可以。
  
  她拉开了衣柜,扫了一眼衣柜里寥寥无几的几条裙子,都是特别x常款的裙子,而且,也不太好看。
  
  景遥和梁晚夏换好了裙子,又站在镜子前开始梳妆打扮,注意到奈奈似乎没有换衣裳,景遥问道:“你还在磨蹭什么呀,别是想穿牛仔裤去晚会吧。”
  
  奈奈眼眸微垂,抿抿嘴,脸上浮现为难之色,被景遥一览无余:“没衣服穿啊?”
  
  奈奈诚实点头。
  
  梁晚夏和奈奈身材一致,都属于个子小小的萝莉身材,她拉着奈奈来到自己的衣柜前,大方地说:“挑我的吧。”
  
  有底气走上这条路的女孩子,家境都不会太差,梁晚夏这满满一柜子的漂亮衣裙,让奈奈眼花缭乱。
  
  因为一开始有姐姐的教训,她并没有主动挑选,怕选到人家的心爱之物。
  
  她礼貌地对梁晚夏说:“你帮我选一件吧。”
  
  梁晚夏看出了奈奈的心思,爽朗地笑了声:“哎哟,喜欢什么就拿,我还不至于为了一条裙子就不高兴吧。”
  
  既然她如此说,奈奈也就选了一条浅色系的短款连衣裙,百褶的大裙摆,束腰,背后有一扇蝴蝶结修饰着腰身,看上去少女感十足。
  
  景遥有拿着化妆盘在她脸上捣鼓了一阵子,连声夸赞道——
  
  “你的皮肤,真的太白了,我都不用给你上粉底液了。”
  
  “是因为没有血色吧,我身体不太好。”
  奈奈的皮肤属于那种不太正常的冰肌玉骨,给人一种病美人的感觉。
  
  化好妆以后,景遥将奈奈推到镜子前照了照,镜中的女孩穿着浅粉色的礼裙,身段玲珑可人,颈边有旗袍扣,将她白皙修长的颈子锁住。
  
  腰身纤细,眸光清澈,五官因为妆容更显立体,唇上涂了一层莹润的粉嫩。
  
  梁晚夏都惊呆了,一开始看奈奈除了皮肤白,在美女如云的传媒大学好像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现在一打扮…
  
  美得令人窒息啊!
  
  ……
  
  会议室里,周助理叫了顾聿宁好几声,顾聿宁才缓缓睁开左眼,望了望对面正在作汇报的项目经理。
  
  他的左眼蒙着一层白色的阴翳,平时是近乎失明的状态,可是通过左眼,却能够清晰地看到那个女孩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刚刚看见镜子前的她,顾聿宁有一瞬间的失神。
  
  这小丫头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他失明这么多年的左眼,重见光明……
  
  周助理看见顾聿宁的手紧紧攥着拳头,立刻给项目经理递了眼色,让他离开了办公室。
  
  顾聿宁曾经也是红遍了大江南北的青春偶像,不过后来退圈了。
  
  这些年,他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健康。
  
  当年那场可怕暴力事件中,他满身鲜血,抓着那人的衣领往死里揍,眼神狠绝,一拳一拳,宣泄着无边的恨意。
  
  这段视频后来被传到了网上,又被媒体大肆报道,谁都没能想到,以谦谦君子、阳光少年人设出道的青春偶像,竟然会有…这般狠辣的一面。
  
  视频闹得沸沸扬扬,铺天盖地的谩骂声袭来,顾聿宁一夜之间,声名狼藉。
  
  两天之后,他宣布退圈。
  
  巨大的精神压力,还有失去挚亲的悲伤,令他一夜之间,左眼失明。
  
  失明原因与神经性因素有关,这些年情绪还算稳定,不再那么阴郁,但还是经常失眠整夜。
  
  所以当他情绪暴躁的时候,周围人都习惯地远离他。
  
  周助理看着他这隐忍压制的模样,不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
  
  忽然发神经对一个素未蒙面的小女孩施舍善心,也是因为创伤的缘故吧。
  
  ……
  
  晚上八点,女孩们来到了学校的星光舞堂。
  
  这场交谊舞会的场面虽然比不上群星荟萃的红毯颁奖礼,但是x格也不低,不少经常在屏幕上看到的熟悉面孔,都出现在了舞会上。
  
  一开始,奈奈她们并没有抱任何希望能进去,推推搡搡来到门边。
  
  可是当她们递交邀请函的时候,礼宾却非常客气地对她们做出了“请进”的手势。
  
  女孩们瞬间兴奋了起来。
  
  舞会不全是明星流量和网红,也有不少过来凑热闹的普通同学,拿着签名本挨个要签名。
  
  不过,这些普通同学能拿到邀请函,多半是家里有一定背景势力,或者认识艺人不想来,把邀请函让给了他们。
  
  梁晚夏也准备了签名本,不过怕丢人所以没拿出来,现在见大家都在要签名,也屁颠儿屁颠儿跑去凑热闹。
  
  奈奈回头看到了盛装出席的林雪柔,她穿着深蓝色的礼裙,加了裙撑的大裙摆,裙身流光溢彩宛若拖着一条银河系,颇为引人注目。
  
  林雪柔身边也萦绕了不少有名气的明星网红,在相互夸赞着各自的装扮衣裙。
  
  林雪柔在她们中,是很显眼的。
  
  她真的漂亮,身材好到没眼看,一举一动都顾盼风情,在奈奈还是根豆芽菜的时候,姐姐就已经是成熟绽放的牡丹蓓蕾了。
  
  这些年,家里不管是亲戚还是学校的朋友,眼里似乎都只能看到姐姐。
  
  角落里的豆芽菜,其实也有很努力很努力地汲取营养,想要变得更美、更出众,努力学才艺,努力在学校文娱演出上赢得喝彩。
  
  不过,她好像永远没有自己的名字,不管哪一次演出,主持人介绍她,说的都是——林雪柔的妹妹。
  
  没有人知道她叫林奈奈。
  
  林奈奈最迷茫失落的那几年,经常哭。
  
  直到那一天,她含着眼泪,遇到了一个男孩。
  
  他叫顾长生。
  
  访谈节目里,他英俊无双,微笑的模样,宛如阳春融雪。
  
  他很机智,每句话都有梗,逗得奈奈又哭又笑。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见钟情的话,应该就是那一刻了。
  
  奈奈开始搜集关于他的全部信息,电影、海报、演唱会、访谈节目…了解他,倾慕他。
  
  那时候的奈奈太迷茫了,需要有这样一位阳光偶像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
  
  可是后来,他却以一种声名狼藉的姿态,退圈了。
  
  销声匿迹,成了娱乐圈不可言说之痛。
  
  除了奈奈,没有人相信他,喜欢他,他成了奈奈一个人的宝贝。
  
  ……
  
  舞会还在继续,林雪柔身边,聚集了不少的女孩。
  
  “雪柔,你演《微甜青春》的女配洛西然,真的演得太自然了,都丝毫看不出表演痕迹呢。”
  
  “没有啦,这个角色比较单薄,我其实更愿意尝试走心的复杂角色。”
  
  和林雪柔聊天的女孩是一个十八线网红,言辞间不无奉承之语:“听说《时光遇见你》的导演也在和你接洽,女一号肯定非你莫属,真是羡慕你呀。”
  
  “我还在犹豫要不要接这部戏呢,主要希望走出青春题材,尝试更多别的…”
  
  林雪柔话音未落,转头便看见了窗边东张西望的林奈奈。
  
  一瞬间,她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