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玫瑰》txt小说百度云全文阅读by千杯不倒杯醉人

 

香槟玫瑰 限
故事不总是只有主角,配角也想拥有话语权。
千杯不倒杯醉人

文案1:

人人都想有一个犬系恋人,但犬系恋人本犬却并不一定好受。

因为即使被伤害,再次看向主人的时候,狗狗的眼里也仍旧盛满了100%的爱恋和依赖,无法戒断。

这样不好。

———————————————————————–

文案2:

有时候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才终于看清自己不过是故事的配角。丑角终究要退场,舞台总要归还光鲜靓丽的主角。

真难受啊。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

由文案可知,这个故事怎么讲,都走不向一个喜大普奔的结局。

写得很糟糕,就像莫一航的心情一样糟糕。

本篇女主很渣,跟上一篇小恶龙完全不一样的坏,不洗白,也洗不白。

只是想说故事,不想评三观。边限内容也不多,只是为了情节完整。

———————————————————————–

1-3 当狗应该要有自制力
01

作为一名刚出道的“少爷”,莫一航无疑是幸运的。至少,会所里的人都很羡慕他,甚至嫉妒他。

刚出道就遇到了一张长期饭票,至今宠爱不衰的同时还能保持处子身,从没进过医院,身上皮肉都是好的,这还不够让人羡慕的么?如果这些还不算什么,那说出他金主的名字,怕是有人倒贴都想要爬上床,莫一航却头一天就撞大运,真是不同人不同命。

莫一航的金主不仅年轻貌美,出手阔绰,甚至还很体贴大方。她允许莫一航用她的卡出去招妓,几乎不限制莫一航的自由和活动,也从不避讳带莫一航外出约会,真是每一位公主少爷心中的理想金主。可惜金主是个坚定的异性恋。

莫一航摁着小美的后脑勺,用力地在她喉间出入,只盯着她的后脑勺看到眼睛发红,脑子里有很多东西在跑。

“叮”一声,手机有简讯传来。莫一航失神几秒,腿间动作慢了下来,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是蒋椳安给他发的消息,蒋椳安说:“莫莫,现在来找我,1203。”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莫一航拍了拍小美的脸颊,捏着她的下巴把东西退出来,又将就在小美脸上擦了擦,对她说:“先走了。”

莫一航有点大,小美正扶着胸口干呕,闻言摸上莫一航的裤链,边咳边问他:“射完再走吧?”

莫一航把她的手拂掉,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道:“不了,有人等。”

小美没再说什么,跑去卫生间漱口。出来的时候,看到莫一航坐在沙发上抽电子烟,茶几上放着好几张现金。莫一航和她说:“辛苦了,谢谢。”

小美叹了口气,有点无奈地说:“真搞不懂你为什么喜欢用现金,你这样我会很尴尬。”

莫一航把烟吐出来,在烟雾缭绕里垂下眼,说:“习惯了。”

小美看了一眼他的裤裆,有点好笑道:“你这又是何必呢?与其在这等,不如刚刚我帮你吸出来。”

莫一航没搭理她。过了一会儿,小美刷了几个视频,看到莫一航站起来,把裤链拉上,拿着烟和手机走了。小美在他后面说再见,他仍是没理会。

02

莫一航在前台露了个面,拿了房卡,熟门熟路地走到1203。会所专门给蒋椳安留有房间,一般就是1203、1205和1507,短短三个月的时间,莫一航就对这几个房间很熟悉了。

蒋椳安果然还没来,莫一航先去洗了澡。今天没有“特殊要求”,他只要把自己涮干净就可以了。在床上的时候,蒋椳安不喜欢他有别的味道,莫一航就没画蛇添足,洗好带着一身干净的水汽就出去了,没穿衣服。

他刚出门就被人从后面蒙住了眼睛。蒋椳安的手软软的,莫一航忍不住笑起来。

蒋椳安个子不太高,踮起脚的时候要和莫一航靠得近一点,才能够把他的眼睛遮住。莫一航感觉她身上的衣服划过他的背脊,很凉,还有点痒。

莫一航把手搭在她的手臂上,叫她:“安安。”

蒋椳安在他后颈处亲了亲,又一下跳上他的背,夸奖他说:“狗狗好乖。”

从蒋椳安出现开始,莫一航脸上的笑就没淡下来过。他托着蒋椳安的腿,背着她往床那边走。蒋椳安灵活地在床上仰倒,莫一航单膝跪在床边,两手扶着床傻笑。

蒋椳安穿了一条很柔软的裙子,没穿内衣,可以很清楚地看见胸前的两个凸起。只看脸的话,蒋椳安像是一只无辜的精灵,古灵精怪,又很乖。蒋椳安半撑着身子,把一只脚架在莫一航肩膀上,用脚趾去碰莫一航的脸,问他:“干吗不上床,说你是狗,不乐意了?”

莫一航把她的脚捉过来,亲了亲她的脚趾,说:“没有不乐意,是你的狗。”

蒋椳安笑起来,往后躺在床上,不说话了。

莫一航从她的脚趾开始,逐个放进嘴里吮吻,又去舔她的脚心和脚踝,把蒋椳安弄得不断蜷缩,喉咙里也溢出一些软软的呻吟和喟叹。莫一航逐渐着迷,越亲越往上。蒋椳安腿间的肉很嫩,莫一航用犬牙或轻或重地咬,听蒋椳安轻轻地叫。

就在莫一航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蒋椳安叫住他:“莫莫,停。”

莫一航顿了顿,还是选择闭上眼,追着蒋椳安的内裤继续舔弄。蒋椳安的柔韧性很好,莫一航一直知道。就在莫一航即将把内裤咬下来的时候,蒋椳安用脚抵在了他的喉结上,略重地把他往后踹。

莫一航直起身来咳嗽,没有看蒋椳安。他知道蒋椳安生气了。

蒋椳安脸上还残留着一点情欲的红,但眼神已经完全冷了下来。她跟刚刚判若两人,让人分不清哪个才是真实的她。

“当我的狗,最基本的自制力还是得有。”在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中,蒋椳安这样说。她的声音仍是不大,但每一个字都落得很重。

那一脚许是太重了,莫一航咳了很久,抬起眼来的时候,眼睛湿湿的。真正像一只被主人踹狠了的,可怜巴巴的大狗。

蒋椳安低着头整理裙子,没什么起伏地说:“做不到我会换人。”

蒋椳安站起身来,对上莫一航的眼神,她没有多看。莫一航一直目送着她离开房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