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门关》byYankee Doodle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原创 / 混和 / 架空 / 高xx / 悲剧 / 科幻 / 虐身
从研究所到精神病院,从科学家到性奴,从天才到疯子。
微科幻设定,背景是外星人入侵威胁下的地球。防御系统研发的主要参与者,华人科学家,年轻有为的岑郁被主张投降的反人类组织设计陷害,判处无期徒刑被关入黑山监狱,沦为狱中从犯人到狱警的公用玩物。
当平反以后,所有人终于意识到,他们失去了曾经的救世主,精神病院的23号病人岑郁,已经连最基本的交流能力都丧失了。
抹布/失禁/精神失常/放置/兽交/后遗症等
xx和剧情穿xx,边治愈边虐,主角大概会有两段恋情,一段是研究所里的小师弟,另一段是隐居小镇时镇上的落魄艺术家,我预判自己的文会be……

入狱(清洗、殴打、xx、轮x)——————————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公元2050年,R星侵入地球上空的第二十年。

中华战区的对空作战研究所里,新入所学习的硕士陆典已经在图书馆里坐了一天。陆典伸了个懒腰,自从地球上空被R星的飞行器占领以后,防空成为全球最紧要的任务,绝大部分科研资源都集中到对空作战的研究中,研究所里自然是人才济济,陆典只能勉强够得上这里的及格线,便只能以勤补拙。

正要离开时,他注意到角落书架最顶层,有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已经落了一层薄灰。陆典踮脚拿下纸袋打开来看,是厚厚的一沓新式防御系统设计图,他xx略翻看下来,虽然并不能理解透彻,但也能看出这是一项非凡的设计。

但这样优秀的设计稿,竟然没有被采用,反而在图书馆的角落里吃灰,陆典十分惊讶,翻到最末一页,有着设计者的署名。

“岑郁”。

“被告岑郁,借助对空作战研究所研究员工作之便利,倒卖军事情报,勾结投降主义组织,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收押至黑山监狱。”

岑郁听到宣判时有些发懵,好像这判决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一样,只是呆呆地盯着手腕上的铁拷,细瘦的手腕被铁拷磨破了一圈。

他五岁那年,人类短暂的和平年代被从天而降的外星飞船终结。岑郁天资聪慧,十五岁便从少年班进入研究所,短短十年时间内,他的产出几乎扭转了人类面对R星人的劣势。

他曾经是风光无限的救世大英雄,却被双胞胎的哥哥陷害入狱。

父亲没有来看自己的判决,岑郁知道他不相信自己。从小到大,父亲就只相信哥哥,这次岑郁的有罪宣判,也有他举证的一份功劳。

黑山监狱是中华战区最臭名昭著的重刑犯监狱,一道厚重的铁质大门,岑郁下意识的分析它的材料构成,他的工作少不了和各种材料打交道,算半个材料学家。

围墙上是通了高压电的铁丝网,几栋灰色方块状的水泥建筑呆板的散落在片xx不生的渣土地上,这里一切的色彩都为绝望而生。

岑郁戴着沉重的手铐与脚镣,被狱警推搡进中间的那栋水泥房。

狱门关闭之前,他最后望了一眼外面的蓝天白云,他知道自己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见不到这样的自然景象了。

通过漫长的走廊,岑郁被带进检查室,检查室里坐着几个狱警,从上到下审视了他一遍。

“这就是那个大叛徒?”

“长得斯斯文文的,没想到是这种人。”岑郁听到狱警们的议论。

他没有出声辩驳,转来黑山监狱前,他在看守所也待了一些xx子,足以教他学会闭嘴。

“身上衣服,都脱下来。”一个年纪稍长些的狱警拿着电棍指着岑郁。

岑以靳解开衬衣的扣子,露出白皙的皮肤与匀称的肌xx线条,上面依稀有着几处淤青。

“xx也脱了!”狱警指着岑郁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喝道。

岑郁犹豫了片刻,知道自己完全没有拒绝与反抗的资本,不得不在众目睽睽之下脱的一丝不挂,低着头不敢看人。

冰冷刺激的水柱突然打到身上,岑郁本能躲避着,又遭了一顿骂。

“背过来,双手举起来!”他机械的按照狱警的指令摆放自己的身体,下一刻,几个狱警上来将他钳制住。

随后,他的臀瓣被分开,xx邦邦的塑料水管直接捅进他的后xx,冷水倒灌入直肠,直入小腹。

“呃啊!”岑郁痛呼起来,双腿颤动着,在狱警的控制下,分毫都无法动弹。

水管xx时,大量的清水混着些许的污物不受控制地从后xx中奔涌而出,他夹紧后xx也于事无补,只能在这里像条不知羞耻的野狗一般排泄着。

“还挺xx净,不过我们这里的规矩不能变,还得来个几遍,大科学家,得罪了。”

水管一遍又一遍的xx又xx,等到岑郁被放下时,双腿已经瘫软的站都站不住了,跌坐在地上的污水里打着寒战。

狱警把一个带着牵引链的铁质项圈扣在他脖颈上时,他已经没了反抗的力气,低头喘着气。

“起来,进号子去!“拿着牵引链的狱警不耐烦的踢了踢岑以靳。

“衣服……衣服……“岑郁双唇打着颤说。

“你配穿衣服吗?狗叛徒!“狱警按动了牵引链上的开关,项圈释放出一阵电流,击中岑以靳脆弱的脖颈。

“呃啊!不要……呃啊!”岑郁发出一阵嘶吼,身体由内而外的剧痛,被电击的一瞬间,身体有如万蚁啃噬。

随后,他便赤着身体,被狱警推拽着走入监区,监区中是一道道密闭的铁门,狱警打开尽头的一道铁门,把岑郁扔了进去。

监室不大,却挤了十几个人,唯独岑郁身上一丝不挂,他觉得十分羞耻,蜷起身体,竭力忽视那些打量的目光。

“刚刚那个大科学家不错嘛,难得进来一个眉清目秀的,队长就不留下来玩玩,开个苞?“狱警室里传出一阵戏谑的笑声。

那队长笑了几声说:“又不是玩女人,雏儿舒服,这男人还是要调教好了才好玩,没xx的那后头窄的不像话,xx起来累的要命。“

“还是队长识货!“几个手下奉承道。

没有背景,长得又好看的犯人,在黑山监狱里,就是泄欲的工具,这是从狱警到犯人都默认了的规则。

这个监区关押的都是无期徒刑的重犯,这辈子出狱无望,便在犯人身上玩出不少花样,手段残忍,这里时不时就有自杀事件发生,然而十几条生命不足以改变这里。

监室铁门关上的同时,十几双眼睛就盯上了赤身裸体的岑郁。

牢头狱霸的现象在黑山监狱里很普遍,岑郁所在监室的牢头是个连环杀人犯,新闻报道了好一阵,被叫做辉哥。

辉哥原本坐在气窗下抽烟,看见岑郁进来,蜷在角落里,把抽剩的半支烟给了旁边的小弟,站起身子,走到岑郁面前,踢了他一脚。

“新来的,叫什么?”已经很少有新人会让辉哥这么注意了,平常给新人立规矩辉哥也不过问,牢里的众人都好奇地看了过来。

岑郁别过脸去,没有说话。

“这人我知道!以前老上新闻,是个科学家来着!”旁边一个瘦xxxx的小偷认了出来。

辉哥抓着岑郁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仔细端详他清俊的面容后,一把将岑郁提了起来,膝盖狠狠撞向他的小腹。

“不懂规矩是吧?”辉哥又抬手扇了岑郁几个巴掌,岑郁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掌印,嘴角渗出血来。

几个小弟会意,围住岑郁拳打脚踢起来,打到他没什么声气了才住手。

一盆凉水浇了下来,冲掉了岑郁伤口的血水,他一动不动地躺在水泥地上,xx口微弱的起伏。

“再问你一遍,叫什么名字?”

“岑……岑郁……”他睁眼空xx地望着天花板,电流不稳,白炽灯也一闪一闪的。

“怎么进来的?”

“出卖……作战机密。”

话音刚落,一个巴掌又甩了上来。

卖国贼可耻,出卖人类的人更加可耻,在监狱里,叛徒是比强x犯更加没有尊严的存在。

岑郁喘息着,承受着殴打与言语的攻击侮辱。

反抗、解释统统都没有用,监狱里的生存法则就是弱xx强食,这是他在看守所里就学到了的知识。

他觉得有点嘲讽,前半生的他一直在设计那些能与外星怪物抗衡的武器,在这里他却连拿起拳头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