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by讲不讲理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现代 – xxE – 青梅竹马 – 1v1
荤素均衡
“既然怀有共同的秘密,那你就走不掉了。”
“我不能一个人在黑暗里待着。”
青梅竹马养成系。
有观不正嫌疑。
温和腹黑掌控欲强演员X懒惰随性没有目标老师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今晚背运,何依竹喝了几轮酒以后才琢磨过味来,这一轮开始选择了真心话。
这时桌面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一亮,进来了一条短信,是梅怀瑾发过来的,询问她地点,何依竹回了个定位,坐她旁边的同事歪着脑袋八卦:“男朋友啊?”
正好第一波试探过来,对面的男同事问:“何老师有没有对象?”
何依竹‘咔哒’关上手机,说:“没有。”
对面打着眉眼官司,何依竹装作没看到,只抱着胳膊翘着二郎t,想看看这些人会是怎么个问法。第一次入职聚会时,她就知道了同入职的人中有夜场王子,也不知道一年的熏陶,能把这九人熏陶成什么样。游戏继续,下一轮还是何依竹输,是夜场王子问的,很直接:“第一次xx是什么时候?”
老师们在学校为人师表一本正经,私下里展现的才是成年人的本性。何依竹入职一周年,这还是第二次参加团建,大家自然好奇,推杯换盏后,不太熟变成了有点熟,喝了酒的人都容易都有点自来熟。
何依竹回忆了一下,“高中。”
准确来说是十五岁。当时她向梅怀瑾提议:“那我们也试试xx吧。”她想和梅怀瑾做很久了。
大家顿时起哄,没想到看起来性冷淡挂的何依竹早恋早得这么性情中人。何依竹刚入职那阵,曾引得不少人眼睛发亮,可何依竹朋友圈xxxx净净,没有朋友也不出去交际,和同事也只是工作上的交流,不开玩笑不约饭,态度明确。成年人的特点就是知情知趣。
何依竹知道大家误会了什么,但她不打算出声纠正。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这张狼人杀的桌子变成了聊天的主场,等过了会儿转移阵地去K歌室时,何依竹已经刷新了几个同事之前对她产生的‘高冷性子独好像脾气还不太好’印象,连有个晚上吃饭时说话阴阳怪气的女同事都举着杯酒过来敬何依竹。
何依竹心想,嗤。但是她再往上九了一颗九子,却是问:“您会打桌球么?来一把?”
桌球是早就理好的,何依竹把角架丢一边,用力开了第一杆,白球猛烈挤撞了一通后碰进个花球,第二杆借力打力,把溜成一团的球又打散了些,收了杆站一边。女同事选了把杆,打球的动作不太熟练,两个人围着球台慢慢绕,女同事突然开口:“每次聚会何老师都在外地,我以前以为何老师是不想跟我们打交道的。”
“嘭。”何依竹又进一个球,漫不经心:“找人睡觉去了。”她确实是不喜欢和人相处的,碰巧这次团建是入职周年,算个纪念xx,梅怀瑾觉得可以顺便参加。
“……”
面前女人用‘今天也吃了饭’一样的平常语气说着解决生理需求,平淡随意得让女同事微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还真是,反差够大。
桌面上白球目标准确,一击即中,女同事下意识说道:“外地来回折腾多累啊。”还不如找个本地的xx友。
“合适最重要。”何依竹直起身摸来巧克擦杆头,目光一直没离开过球,但回答却是认真得很:“xx这种xx常刚需,活好合拍才会开心嘛。但是解决生理需求,得保证健康安全,对方性格可靠,这样才能避免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而且我很挑人的,只有这位……”话还没说完,她就停住了,轻点了耳机喂了一声。女同事则是趁何依竹接电话的时候打量何依竹。
女性向来感知敏锐,擅长分辨细微情绪。就比如刚刚何依竹说的话,是听得出来不带任何恶意和嘲笑意味的,她是真的把xx列为了xx常所需,并且此时,也是认真的秉着为人师的基本xx守,单纯解答约xx的要点。好认真的态度,语气和看起来不爱搭理人的脸色完全不一样。今晚何依竹好像也什么别的表情出现。
女同事此时真切意识到何依竹的随心所欲。可能所有人对何依竹的认知都产生了偏差。
何依竹俯xx体贴在桌子边缘,衬衫最上面一颗九子没九,露出凹陷的xx骨上窝。她视线瞄着球,心里计算着怎么打,还分着心对那头的人说:“台球没打完,你挂。”她略略压低了一点声音,轻轻的,听起来满腹温柔,看神情,是面色如常,目光专注。
挂了电话,何依竹继续不紧不慢地打球。等最后一个黑球进了xx,何依竹拎了外xx道别离开。楼下只停了一辆车。助理小吴一直关注着门口,下车开了后座的门小声提醒:“姐,梅哥好像发烧了。”
女同事鬼使神差地掀起一点窗帘往下看了看,好奇着何依竹那句被电话打断的话。
何依竹上车刚坐好,手就被梅怀瑾抓去放他裤裆上摁着揉上了。这个人还真是迫切。隔着西服裤的小梅先生炙热发xx,抓着她的手却发凉。
掌下的布料慢慢被濡xx,何依竹垂眼,使坏用指甲抠了一下隔着布料的顶端,果然招来梅怀瑾沉沉警告的目光。她挑了挑眉,侧过身来,另一只手探上梅怀瑾的额头,刚碰上皮肤,就被梅怀瑾凑近蓄意咬住嘴唇。
梅怀瑾是用了力咬的,咬完轻轻地xx了xx,似笑非笑地撒了嘴。何依竹因此确定他真是烧得不轻,两人早有默契,只在独处时玩各种把戏。但嘴唇辣辣的痛,何依竹来了气,鼓着眼睛瞪他,贴着他额头的手加了力气不轻不重地打他一巴掌:“烧死你。”
这一巴掌听着很响,小吴默默加快了速度。
梅怀瑾挨巴掌挨得习以为常,他亲了亲何依竹的鼻子,又蹭了蹭,这个动作粘人的很,但很短暂,不过几秒钟。两人重新坐好,t贴着t,手没分开。
“我没吃晚饭。”梅怀瑾轻声说,无比熟悉的身体就在身边,时常xx弄他的手也握住了他的性器顶端,如以往每个被抓着入睡的夜晚。何依竹在旁陪伴的效用立竿见影,不一会儿,他困意袭来。后座空间狭小安静,有淡淡香味,是梅怀瑾身上惯用的香水。
何依竹脱了高跟鞋,放出自己的脚踩脚垫上,长九和皮座摩擦,发出的声响被放大。等再安静下来,掌下情欲消退,身侧呼吸逐渐平缓,何依竹侧头看了一眼,梅怀瑾微微仰着头,坐姿松弛,已经睡过去了。
两个人,四条t,几分钟前这被两只相叠的手掌将上下一分为二,划成了不同界线的空间,此时又恢复成了一体。
梅怀瑾有睡眠障碍,只有她在才能安然睡去。
这位离不开她。

体温计显示 8.4度。
放xx温计,梅怀瑾去衣帽间拿家居服,他有些头晕,但走路无碍。从衣帽间去浴室,几步的距离,他一件一件脱得精光,把需要xx洗的衣服放洗衣篮里,xx放手洗篮待会手洗。
发烧的男人,洗澡一如既往地细致,挤洗面xx擦洗发水抹沐浴露逐一做来,浴室里很快热气腾腾。梅怀瑾闭着眼按压头皮,热水安抚神经缓解疲劳,身体因此松懈下来,但是头脑仍然昏昏沉沉,头重脚轻的感觉更加明显。
昨天上半夜的雨戏拖得有点久,拍完他就开始打xx嚏,这是感冒的前兆。在此之前,他连续熬了几个大夜,状态疲乏。
他穿好衣服,擦好了水xx,在洗手台洗xx。水龙头拧到热水方向,乍一出来是冷水,身体的高温和冷水接触,骤然的冷热交替刺激引起了手部神经痉挛,几秒后热水出来,洗完了xx晾好,手掌还是隐隐刺疼。

吹好头发从浴室出来,餐桌上放了一板退烧药片一杯温水,一碗刚放上桌的xx末汤,汤勺摆在餐具垫上。汤面上热气腾腾,香味四散,是被拍碎的蒜头热油爆香的味道,梅怀瑾被这样温暖的味道包围,才突然发现身体起了xx皮疙瘩,有些发冷。坐下吃了药,刚拿起汤勺,何依竹盛了饭从厨房出来,一手拿着碗筷,一手在提滑落肩头的吊带。
他们俩都是会做饭的。以前少年的时候,两家对门,xx常餐两家家长都无暇照顾,梅家有位厨艺很好的保姆,但何依竹的母亲不允许何依竹过去吃饭。很长的时间里,何依竹都是自己摸索着解决自己和母亲的餐。
后来两个人厮混到了一起,每每到了饭点,做饭的大多是还有力气的梅怀瑾。轮到何依竹做饭的情况,一般都是先了吃饭才去床上,时间久了,两个人都有意识地把厨房的主导权交给更有天赋的一方。
除去特殊情况,何依竹只有自己在家的时候下厨,她挑食,爱好单一,喜欢的菜顿顿上桌也不见厌烦,所以尽管她会的简单的家常菜式不算多,也足够解决xx常了。
现在梅怀瑾生病就是特殊情况。
何依竹把饭放他身前,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于是故意再近了一步,身体贴上了他的胳膊。她身上染上了刚才在厨房忙碌的油烟味,很家常的气息。这是梅怀瑾在别的地方闻不到的。梅怀瑾工作忙碌,拍戏通告酒局。他将工作和私人生活分得很清楚。
一回到家,何依竹就把外搭的衬衫脱了,吊带九是修身低xx,她不喜欢脖子上有东西,冬天连高领毛衣都不愿穿。两条细细的肩带挂在漂亮的锁骨上,衣料太薄,只贴了xx贴,白皙饱满的xx房露出大半,形状圆润,似是欲拒还迎。更引人遐想的,随着弧线没入衣下。浅粉的xx晕在布料下,被xx贴遮住,还有被轻轻抚摸揉捏就能挺立起来的xx。
这是她特意在今天穿的,可惜 梅怀瑾发烧。否则今晚定是一个很美好的夜晚。
梅怀瑾就势亲了亲那一对半露的小白兔,又抬头同何依竹交换了一个吻,浅浅的,只在嘴唇上辗转xx舐,xx着xx着,他又挨了一巴掌。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