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晚》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一味鱼

 

知晚(民国h)
作者
一味鱼

内容简介
他是妖。
那个男人,穿着大褂斯斯文文的男人,他是妖。
她全都看到了,他在房间里坐着读书的时候,尾巴从大褂里伸出来的。
那天他来找她,她还看到镜子里,他的眼睛黑xx的,是一团乌。
他们都不信她,说好端端的先生,怎么会是妖呢。
他们说她看错了。
她不是的,他们没有见过他的尾巴,也没有看过他黑xx的眼睛。
更没有见过他在无人的时候,咧嘴冲她笑。
那时候,他的舌头,是尖的。
那舌头象是一把尖利的锥做成的梳子,在挠她的心。
夜里,他的眼睛发出诡异的光,他潜进她的屋,毫不掩饰地用锋利的爪扯开她的被褥。
他说,
“我是妖。”

老规矩 1v1 xE

阅读须知:
1.被宠坏的富家小姐陆知婉x借住在家的冒牌古董商傅辞修
2.不恐怖的民国灵异文,女主是娇生惯养大的大家闺秀,善良大方端庄得体,同时有那么点小任性和小骄傲。男主表面上绅士温柔,实际上作为妖没有三观,一切为人处事都是学来的,为了女主什么都做得出来。
3.内有副CP线官家小姐大大咧咧小花痴顾云湘x督军次子毒舌傲娇小坏蛋江清怀

1V1xG罗曼史女性向灵异神怪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0001 第一章 远客
陆知婉是学校让走读,故此回家的。

阮翠容舍不得她,这天下午就让她回来了,陆敬康要接待远客,自己没有空,派小汽车去接她。

她才从小汽车上下来,阮翠容就抱紧了她。

“我真是舍不得我们婉婉,还好以后回家住了,”阮翠容抱着她看了又看,“瘦了。”

“才一个星期没有见,能瘦到哪里去。”

陆知婉笑着跟母亲打趣,挽着母亲往家里走。

她穿着一条长长的格子呢裙,背后垂着背带,到小腿上面一点,菱形的格纹,是新时尚来的。走路时小腿踢着长裙,一飘一飘的,显得人也轻巧。

见阮翠容和陆知婉进到屋子里头了,张妈才知会其他佣人来搬行李。

“阿哥他们呢?”陆知婉问,“晓得我回来了,怎么不在家等着迎接,不懂规矩!”

“哪跟你似的,除了上学就是上街去看电影、喝咖啡,”阮翠容带她往陆敬康书房去。家里有远客来,陆知婉没有不去打声招呼的道理,“都忙着呢,一个在码头,一个在你阿爸的百货商场。今天好像有两条船到岸头了,正卸货呢。”

“他们晚上回来吃饭吗?”

“知道你今天回来,当然要给你接风洗尘的。”

两个人走到书房门口,书房门没有关紧,不够隔音,在外头都能听见陆敬康问远客的声音,“那些古董,你是怎么一并带过来的?有没有损坏?”

那位远客答他道:“元是打算带几件珍品来的,但想到现在火车很平稳,也不会磕磕碰碰,就一个一个包好,再用盒子装着,我找了几位也要来上海寻出路的小工,让他们帮我拿一些,我拿一些,也足够了的。”

陆敬康好像有了些许慰藉似的感慨道:“你父亲和我是同窗,当年关系很好的。唉,若不是这世道乱了,你们傅家也不会……”

“陆叔叔愿意收留晚辈一段x子,已经很感激了。”

阮翠容没注意听,敲了敲门,“老陆,你女儿回来啦。”

陆知婉也笑眯眯地喊他:“阿爸,我回来啦!”

陆敬康此时坐在沙发上,一旁坐着那位远客,两人见到有人进来,都站起了身。

在路上的时候,母亲告诉她这位远客要在家里借住一段时间。陆知婉本以为这位远客当是和父亲同辈的人,不想却是个年轻人。

她怯得很,本来的欢快劲儿也没了,赧然往阮翠容背后钻。

“婉婉你来,陪阿爸坐,一个礼拜没有见你了。”陆敬康不知是没看出她的羞赧,还是故意忽略了。

陆知婉一点一点挪到陆敬康的身边,陆敬康也不着急,耐心地看她一小步一小步地走过来。

“这是你辞修哥哥,和你两个哥哥一个年纪。”陆敬康帮着介绍远客。

“婉婉。”傅辞修的手伸过来,象是要跟她握手。

许是舟车劳顿的缘故,他的嗓音微哑,低低的还带着鼻音。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她不喜欢这人,初回见面就这样不知亲疏地喊她“婉婉”,而且哪有男士主动跟女士握手的。

陆知婉抬起头看他,他身量很高,和她差一个头还不止,眉骨和鼻子也高,足让她觉得“高处不胜寒”。若多看一眼,他的眉头下压,眼角微垂,齐齐压着睫毛,嘴唇微微向下抿着。有高有低,有棱有角,这样搭着,象是用尺子量着长的,是极为周正的长相。

让她觉得“寒”的,更多是那双眼睛,从来没有人含着这么多东西看她,这样深刻,象是要把她淹进寒夜里头整个人溺进去也不起波澜的深潭,又象是要灼伤她。

“不必学我阿爸那样,叫我陆小姐也好的。”她声音软糯,带着独特的吴语腔调。她微微握了握,便忙收回了手。

他握手的时候,手指轻轻挠了挠她的手心,她顿时觉得那一处发痒发烫。

阮翠容不知出去吩咐了什么,跟下人说了话才进来。

“婉婉也累了,先让她回房间吧,不打扰你们说话。”阮翠容说道。

陆敬康点点头,让阮翠容也去忙。陆知婉如临大赦,跟在母亲后面走出书房。

她回头关门,正好和傅辞修双目相对。

他的眼睛黑漆漆的,象是要吞噬她似的。

见她发愣,傅辞修对她笑了笑,眉尾轻挑,眼睛微微一弯,恣意张扬,甚至还有一丝邪气,和刚才的周正完全不是一种模样。

陆知婉想起在杂志上看到的、本是评一位影星的形容语,她已经记不得是哪位影星了,说是——

勾唇如勾魂。

她觉得形容他是没有偏差的。蓦地才这么想了,心里头又骂自己浪荡,怎么好这样说人家。

母亲要去忙晚饭的事,走远了,陆知婉起了心思,在门边留了一个小缝,偷偷往里看。

正巧她父亲要找什么给傅辞修,她不敢把门缝拉太大,便只看得到傅辞修一人坐在沙发上。他微微张着腿,背挺直着,双手握着茶杯,面朝陆敬康,姿态不卑不亢,反而有一种贵气。

她才觉得没什么好看的,自己真是鬼迷心窍了,刚想关门。他却转过头来,嘴唇微动,无声地说——

看够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