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喜宴之瑰殊结草》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短尾黑猫

四喜宴之瑰殊结x NPx 高x古言
作者
短尾黑猫

內容簡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一个是俊美无双却半身瘫痪的长子,无法人道的他娶了美貌侍妾后用各种下流手段调教她。

一个是温文尔雅的二公子,却被兄长拜托去奸污自己的嫂嫂。

被卖入大户人家的贫家女,绝色佳人难道只能一辈子服侍脾气古怪的瘫痪丈夫?

明媒正娶的大家闺秀,x房花烛夜却被别的男人奸污,今后如何自处?

男一抖S+NTR狂魔,男二好脾气软弱暖男
女一闷x乖宝宝,女二傲娇心口不一(出场较晚)

无三观,男渣女浪,xx、4P,关系混乱,请不要对角色和剧情作道德上的高标准严要求。
多x重口古言,x多过剧情,几乎每章都会有x或x渣,每章2000字到3000字上下。

避雷警告,男主是真正的NTR,用po的标准就是渣出天际,并且变态,女主心甘情愿被推,被不止男一男二x过,剧情偶尔有轻度sm情节,一般无受伤,不虐心也不虐身。
本来想标注甜文的,不过想来这糖抠得出抠不出因人而异,男主还是比较宠女主的。
本文有大纲,剧情走向既定,不可更改,主角xE。

高xNPxSMxG古代

0001 初见良人 遇到刚见面就让脱光衣服的男主人
没有喜服,没有迎亲,没有红盖头。

仙x就穿着平x里帮阿娘磨豆腐时的x布衣裳,被一顶小软轿从后院侧门抬进了徐家。

听阿娘说,徐家太爷是什么翰林学士,朝里的大官都是他的学生,可惜嫡子早亡,留下两个孙子,一个天生早慧,年纪轻轻就中了探花,官运亨通,比爷爷还厉害,做了什么少卿,专门审冤案抓恶人;一个还在苦读,也不知道将来会做什么大官。

原本自己这般贫家小户的女儿,和那样高门大户的官宦人家,无论如何也挨不上边,给人家做x使丫头别人都瞧不上。奈何爹爹病故,阿娘一人实在撑不起一个家,只得改嫁他人。临走前托喜婆给自己未及笄的女儿寻一户人家,怎想竟然搭上了书香世家的徐府,还是给那个出了名年轻有为的徐大公子做妾。

当然天上哪儿有掉馅饼的,这大公子年前出了事,似乎是摔伤了背,下半个身子都瘫了。别说做官娶亲,这辈子走路都再跨不出一步,而且喜婆说了,大公子已经不能人道,没法x房花烛,买个侍妾,也就是服侍他下半辈子吃喝拉撒。

仙x悄悄叹了口气,不知是因为不用侍寝而稍稍安心,亦或是因那无常命运觉着无奈。她年纪尚且幼小,自己也说不清是觉得被有钱人买下做妾好,还是嫁给屠夫家或是铁匠家的儿子做老婆好。

轿子停在一清冷雅致的院落门外,有两个十六七岁衣着光鲜,长相清秀的小丫鬟候着,待仙x下了轿,便领了她入内,替她沐浴更衣,梳头打扮。

“姑娘这一妆点,真真是天香国色姿容不凡。”身着藕粉色衣衫的丫鬟仔细端详仙x,笑吟吟地出声赞叹。

“多谢姐姐。”仙x嗫嗫嚅嚅地不知该说什么好,红着脸低下头盯着鞋尖。

那丫鬟闻言笑得更深了,“我叫环芝,她叫珮芩,我们只是西苑的丫鬟,可当不得姑娘这一声姐姐,姑娘唤名字便是。姑娘是我们大爷房里的人,以后由我们姐妹服侍姑娘,有什么缺的少的,姑娘吩咐我俩就是。”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我叫仙x,横竖大家都是伺候大爷的,我年纪又比两位姐姐小些,哪里敢让两位姐姐服侍我呀,有什么活儿大家一起x呗。”

两个丫鬟都掩口而笑,像是听了什么好笑的话,不再与仙x争辩,一起将她带至主院徐应殊房外。

珮芩上去敲了敲门,“爷,新姨娘到了,爷可要现在见一见?”

“带进来吧。”房内传来一个清润悦耳的男声,淡淡的无甚起伏。

珮芩掀了帘子推开门,请仙x入内,自己和环芝跟在后面入到房里,一声不响地伫立一旁。两个丫鬟神情肃然,与刚才的活泼判若两人,把仙x也吓得战战兢兢,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一个,只拿着余光偷偷去瞄那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这人一身玄色衣裳,袖口衣襟上绣着藏蓝流云纹,衬得他拿书的那只x净修长的素手,白得和纸一样。

“你抬起头来。”徐应殊合上书,随手丢到一旁,转过头来看着仙x。

仙x应声抬头,二人对视皆是微微一怔。

仙x从未想过,她要服侍的这位“不能人道”的徐家大公子,竟长得如此清俊漂亮,较之她此生所见所识之人,可说是云泥之别。

面如冠玉肤白胜雪,轮廓英挺鼻若悬胆,偏偏又生了一双秀美的含情眸,星灿灿水盈盈,嘴角儿微微上翘,一对薄唇似笑非笑,光一眼,便让仙x看得心儿怦怦直跳,面上浮起红云。

徐应殊也对仙x甚为满意,年纪是小了些,可生得樱唇翘鼻,眉眼盈盈,腮若粉桃,面似娇兰。这还是没长开的,再过个两年褪去些娇憨,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想不到这庶民之家小门小户的,竟然也能养出这般绝色佳人。

“你们两个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徐应殊眼睛不离仙x,漠然屏退环芝珮芩,只留下小女孩自个儿一人面对自己的新主人。

仙x越发紧张害怕起来,又低下头去看自己的鞋尖,两只手攥紧袖口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对方脾气喜好她一概不知,生怕不小心行差踏错惹了主人不快。

“仙x,倒是个有趣味的名字,可惜你的身份既成不了仙,这长相又注定做不来x。”徐应殊靠在轮椅背上,目光讥嘲,自顾自地调侃面前这个畏畏缩缩似只鹌鹑的小姑娘,忽而微微一笑:

“你把衣服脱了,里外都脱光,给我好好瞧瞧。”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