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by匿名咸鱼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无色
先婚后爱小甜饼
匿名咸鱼

Original Novel – xL – 长篇 – 完结
xE – 小甜饼 – 先婚后爱

说明:1V1,现代,AxO,先婚后爱

清水/有带球跑/无苦大仇深/甜/番外不定期更

汤行祉X刘越姿

人前酷哥背后专情到委屈外冷内热攻X看似冷静实则慌得一批又甜又软受

文案(*以下只是憨攻的想法哈)

汤行祉一纸婚书,将刘越姿绑在自己身边。

可惜刘越姿不爱他。

无妨,他可以忍受没有灵魂的伴侣,只要他留在他身边。

可是好奇怪,汤行祉发现,强扭的瓜好像真的不太甜。

看着刘越姿的脸色越来越苦,汤行祉才明白,婚书不代表什么。

心有所属才是无敌强。

*按实际内容为准哈

*睡前小甜饼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汤行祉先生,你愿意娶刘越姿先生为妻吗?”面无表情的公证员麻木机械地读着结婚誓词,语调比隔壁的叫号机器还平。
“我愿意。”同样平静的语调。
“刘越姿先生,你愿意嫁给汤行祉先生吗?”
“我愿意。”
“今天是9月9x,是你们结婚的好x子……”剩下的话,一如既往的公事公办,不听也罢。
刘越姿暗暗叹了口气,拿过盖了章的红本本,看都没看,就将它放在口袋里。
毫无感情的结婚誓言,冷清的颁证仪式,就是今天,他刘越姿嫁给汤行祉了。
旁边的男人还端坐着,似乎在等些什么。刘越姿不好意思自己先走,只能等着汤行祉。
搞什么?不回家吗?
公证员随意瞄了汤行祉几眼,冷不丁地吐出一句:“恭喜两位了。”
汤行祉这才松了口气,放松腰背,点头接受公证员的祝福,拉开椅子,起身走人。
公证员无言地看了他一眼,接着按号,“下一位。”
“……”刘越姿不太懂眼前这个男人在想什么,慢了一步,只能在他后面跟着走。
两人一出门外,全是一大家子在拍照的新人,反观他们两个,更像是刚离完婚出来,脸色带着不愉,眼神冷淡,毫无波动。
此情此景,刘越姿不禁再问自己一遍,嫁给汤行祉,是不是值得。
“我今天去看过岳母,她病情好了很多。”汤行祉呼了一口气,“医生说是换的特效药起了效果。”
啊,刘越姿转头看向汤行祉,心想,是值得的。太值得了。
“我今晚去看看妈妈。”刘越姿攥紧了口袋里的结婚证,勉强提起精神,和汤行祉说:“你先走吧,我自己回去。”
汤行祉看了他一眼,不知是何含义,“你今晚就过来。”
“哪?”刘越姿跟不上汤行祉的思维。
“我家。”
哦豁。刘越姿没再看汤行祉,点了点头,应了一句“好”,步子迈出去,头也不回。
“……”汤行祉还没来得及说出那句“我送你”,刘越姿便撑着一副苍白容颜走了。汤行祉暗地里叹息,揣着那本结婚证,回到车上,将它郑重地放进了一个木盒里,扣上铜锁,呢喃道:“越越。”
越越是他的了。
晚上,刘越姿打包好行李,一个人打出租来到汤行祉的家。不是本家,是外面的另外住所。
刘越姿倒是无所谓是在哪。只要是汤行祉在的地方,作为他的妻子,他自然是要扮演好这个角色。
刚刚他去看过妈妈,确实有了起色。母亲苏颖如今能坐起来,和他聊上一小时。比起几个月前,情况算是飞跃。
苏颖问他最近好不好。
刘越姿常规道:“一切都好。”
苏颖又问:“妹妹呢?”刘越姿也回:“她在学校里,很好。”
最后苏颖忍住泪光,颤着问:“爸爸呢?”
这下刘越姿沉默了很长时间,才缓缓道:“我花钱打点了一下,爸爸在狱中不会过得太差。”
他下车,推着几箱行李,打算进大门。天鹅堡的安保严密,当值的保安见他眼生,循例盘问几句。
“你是来g什么的?住户还是探访?”
刘越姿愣愣,想起自己没有问汤行祉拿门卡。他解释道:“我来这住……但暂时没有门卡……”
保安狐疑地瞅着他,问:“那你几栋几户?”
刘越姿哑然,半晌,道:“不知道……”
“对不起,先生,你这样我没办法让你进去。”保安拒绝为他开门。
刘越姿认命地叹口气,拿出手机拔号。
“喂?汤行祉?”刘越姿顶着保安强烈的注视,向电话那头说道:“你能不能开个门?”
刘越姿第一次来天鹅堡。早就听说这边的楼价如何如何贵,此番一见,看来坊间的传言是没错。
想起楼下大堂那高贵洁白的大理石窗台不知道要花多少人力物力去保养,摆放的青花瓷花瓶上x着新鲜的蕙兰,高挂的意大利水晶吊灯把每处都照得富丽堂皇。
本来刘越姿不至于这样吃惊咂舌。
但如今的他,能叫上一顿30块钱的外卖都是奢侈。
“你还站在这里g什么?”汤行祉疑惑地打量刘越姿,问他为什么还不进门。
刘越姿如梦初醒,哦了一声,提着行李进去,汤行祉闭上嘴巴,沉默地拿过他手上的行李,刘越姿反应不及,转眼手上的东西就被汤行祉接走了。
刘越姿讷讷,小声道:“谢谢……”还是连带着亲自下楼接他的那份感谢。
何必费这功夫下楼来接他呢?这种高级住宅,应该会配一个应答器,只要主人同意,大门就会为他打开。
刘越姿带着这个疑惑,收拾自己的东西,汤行祉准备进去浴室洗澡。临了,汤行祉似是对空气,又像是对刘越姿说的,“今晚睡这里。”
啊……此刻刘越姿的心中是感谢,是疑惑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现在这个男人,是他的丈夫。
丈夫和妻子,在一起能做的事有什么?其实有很多,但基于他们两人的感情基础为零,刘越姿不太抱乐观期待。
刘越姿突然闻闻自己,心安定了一半。他的发情期远远没到。
没有发情期的Omega,就是床上的一条咸鱼。不是指所有Omega,而是指他。
他对汤行祉没有感情,汤行祉也还没标记他。一场酣畅的性爱所需要的一切前提,他们都没有。
汤行祉不至于要弄一条咸鱼吧?
刘越姿把东西都安置好了,他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瓶瓶成药,还有一小包白色药片。数了数,没有遗漏。刘越姿把药又收了回去。
汤行祉洗完澡,披了一身黑色丝绸浴袍,擦着头发,让刘越姿进去洗。刘越姿含糊地嗯了一声,却迟迟不动身。汤行祉就一直看着他,等他。
“快十一点了。你还不洗吗?”汤行祉终于问。他看刘越姿一直在忙来忙去,一时将这个搬过去,过了会又搬过来。重复无价值的劳动。
“啊,你先睡,我这就洗。”刘越姿皱皱眉头,心下有些不安。虽说他的发情期还没到,但如果汤行祉要是y来……
“你放心,我今晚什么都不会做。”汤行祉关了自己那边的床头灯,躺进被窝,末了,又说:“明早还要回去见我爸妈,你赶紧洗完就过来。”
前半句,刘越姿还是半信半疑,到了后半句,他却坚信不疑了。
汤行祉就是这样的人。呆板、冷淡,情商低。
所以他才不喜欢他。
刘越姿洗完,他以为汤行祉早就睡了,他放心地打开药包,拿出一颗白色药片,含水吞服。
他的动作都很安静,尽量不吵醒汤行祉。
但他刚吃完药,汤行祉冷不丁冒声:“你在吃什么?”
刘越姿讶然望去,只见汤行祉紧盯着他。
他吞了吞口水,心有余悸道:“没什么……就是药……”
汤行祉:“什么药?”
好奇怪。刘越姿疑惑地收起药包,没看汤行祉,不情不愿道:“安眠药。”
汤行祉下床,抓住刘越姿的手,冷y地问:“为什么要吃安眠药?”
“什么?”刘越姿被他抓痛了,流露出些许委屈:“当然是睡不着才吃的安眠药啊。”说着,他想挣开汤行祉的手。
但下一秒,汤行祉抿着唇,擅自翻出了他那小包药,把它收走,道:“不许吃。”
刘越姿眼睁睁看着自己花大价钱买回来的药被汤行祉拿去冲厕所。气得他背对着汤行祉,不想再看他一眼。
不过谁叫汤行祉是他的金主。哦不对,是丈夫。
就算是委屈,刘越姿只能往肚子里咽。
至少今晚还是能睡着的。
因为吃了安眠药,刘越姿倒是没有与人同床共枕的局促,安稳沉睡。
至于他旁边的丈夫,则难耐地亲吻着他,抚摸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拥抱他,刘越姿也毫不知情。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