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纪年》by赤厘chilli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忍冬纪年 作者:赤厘chilli
爱与使命相冲突 该如何抉择

Original Novel – xL – 完结 – 现代
扮猪吃虎 – 强强 – 长篇

沈泊在一片忍冬花田捡到一个小孩,准确的来说,是捡到了一个看上去怯懦又害羞的丑娃娃。
厍暄躲在一丛茂密的忍冬花下,直勾勾地看着沈泊,眼里盛着一汪水,和空气一样x漉漉的。
沈泊伸手:“小孩,别怕。”
厍暄鬼使神差地就把自己又黑又脏破皮发红的一只小手放进那个少年不算很宽大厚实却十分纤长有力的手里。
沈泊也没想到,他牵着命里带厄运的神明离开了他的家,从此两人的命运羁绊相缠,无法分开。
伪骨科 世界观较大 但故事点不大 愉快看文么么哒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概要:“小孩,别怕”

雨过天晴。浅浅的水汽从泥土里上升,空气里都是一股潮x的泥土腥气。
一丛早已不再开花的枯老忍冬下,一个面色冷峻的年轻男人站在xx,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他太高了,这些花虽然是从墙上吊下来的,都遮不住他。
身后的人远远地跟着他,不敢上前一步,只能悄悄观察着他。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毫不顾忌地直接坐在那片x润的土地上。
眼前已经完全被细碎的枝蔓挡住了,他慢慢闭上眼睛。
再睁眼,厍暄看见自己头顶上一片滴着水的小白花,眼前雨茫茫,被花隔着的外面细雨绵绵。
冷。他的牙都在不自觉地颤抖,没有衣物遮挡的胳膊和大腿被雨水打x,有一点点风吹过都带来黏糊糊凉丝丝的冷意,鼻子不由自主地发酸。明明眼泪也将落未落,可是他y生生咬牙憋回去了。
不能哭。意识很模糊,可是这个念头很清晰。厍暄,你不能哭。
他一边c重地喘着气,一边呆呆地看着面前,以至于一个纤瘦单薄的身影走到他面前时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个身影蹲了下来,动作轻柔地扒开了那些花。厍暄回过神来抬眼看他,眼里水汪汪,睫毛和身体一起哆嗦着。
少年沈泊看着这个脏兮兮的小孩,浑身都是黑乎乎的颜色,身上只穿着一块破布,唯有一双浅金色的眼睛熠熠生辉,耀眼好看。他一直在发抖,眼睛里也是怯生生的神情,懵懂而害怕。
沈泊看他冷成这样,偏过头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又转过脸来,向他伸出了一只手:“小孩,别怕。”
厍暄并不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和自己有着云泥之别的g净好看的少年究竟是什么人,但是心里就像生出了一股力量来:把自己交给他。
他抬起手来就要把自己的小手放进这个少年手里,在指尖接触的一瞬间厍暄却想把手收回去。
他好g净。
但是沈泊很快地抓住那只想要收回去的小爪子,微笑了起来:“不怕,跟我走吧。”
厍暄本来还想挣脱的,但是这个人却把自己抓得很紧。他只得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软着双腿和他走。
少年有一把纯白色的伞。他把小孩牵出来,站直身子,“哗”地一声撑开了伞。
厍暄被溅到一点水花,但是很快,头顶上出现的一片白就为他遮住了所有雨,他觉得身上好像也没那么冷了。
沈泊不说话,就牵着他的小手慢慢走着,走出这片忍冬园,拉着他上了一辆车。
驾驶座上有一个身材圆圆的男人,脸上带着笑,看上去很和蔼可亲,他说话的声调也是上扬的,听上去很欢快:“回来啦。”
“嗯。”沈泊应了一声,看着一尘不染的车内,突然对着那个男人说:“可能得麻烦你洗洗这车。”
“没问题!”男人答应得很爽快。厍暄这才注意到,这辆车非常g净,什么都没有,还散发着浅浅的柠檬清香。而自己身上全是黑色的泥,和被雨水弄花的痕迹,还有一股奇怪的土腥气和苦味。他不由得害怕了起来。车子发动了,他却试图打开车门。
沈泊注意到了,忙把自己刚找到的厚实浴巾盖在小孩身上:“小孩,别怕。”
许是突然包裹住全身的暖意让厍暄没那么害怕了,他转过脸去,眼睛滴溜溜地看着少年。
厍暄觉得他很好看。虽然他也不明白什么才该是好看的,可是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年穿着白色的衣服,就和他那张脸一样整洁,散发着浅浅的清香。而且他一直微微笑着,看上去很友善,很温柔,像是一片能够容忍他在此生根发芽的广袤深土。
沈泊带着这个脏兮兮的小孩子回到了他的“家”里。这是一个结构很复杂的玻璃屋,厍暄任他拉着自己走,裹紧了浴巾,眼睛却不停地打量着这个屋子。
其实他并不清楚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的任何事情。为什么会邋里邋遢地坐在地上、这个房子究竟是什么地方、自己怎么会就和这个陌生人走?
沈泊拉开了一个门,拿出一x纯白的童装,然后牵着厍暄继续走,走到一个有床的房间里。
厍暄还想傻乎乎地往前走,结果就撞到少年的膝盖上了。他听见他轻轻笑了一声,然后蹲下来:“洗澡,会吗?”
厍暄只是定定地看着和自己视线齐平的少年,不说话也没有动作。少年的眼珠是浅金色的,很透,里面还有自己的影子。
少年笑了一下,用一根手指碰了碰小孩的脸,很软,很凉,也很脏。他把这根手指举到小孩面前:“你身上有泥,我带你去洗个澡好不好?”
厍暄好像终于懂了他的意思,点点头。但是像是因为“我居然这么脏”而有些害羞,还算g净的耳尖和脖颈都泛着一点红晕。
沈泊就着身上这件被蹭脏了的白衬衫给他洗澡。小孩很乖,他不反抗,也不说话,吸着鼻子看沈泊。
洗白净的小孩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脸色显出营养不良带来的青x,身体瘦弱,眼睛大得有些骇人。
沈泊也没再说话。他怀疑这个小孩是个哑巴,或者听力或者智力方面有些问题。
即便他有一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浅金色眼睛。
应该只是自己想多了。沈泊拿着一张新的浴巾把小孩擦g,抬起他的胳膊腿给他穿衣服。白衣服白裤子,却有深绿色的细边和领带腰带。然后他打开门,示意小孩可以出去了。
这是沈泊第一次捡到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儿有的这种意识,像是冥冥之中就有人教会了他:去找到你要守护的花神。他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你要竭尽你所有的力量去守护他。
沈泊是守护官。忍冬花神的。
他也不知道这是谁给他的任务,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做这件事,仿佛是本能,他生存的意义就在于守护忍冬花神。
沈泊不记得自己有父母,但是那个圆圆胖胖笑容可掬的男人是一直陪伴着自己长大的,他说:“我会一直做您的指导,当然,一切的决定权还是在您手上。”
这个男人几乎每年都会带他去一次那片忍冬花田,每年都是白天最长的那一天,每年的天气也不同,但是只有今天下雨了。五年了,沈泊也是第一次遇到别的人。
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忍冬花神什么时候才会出现,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长什么样。沈泊把这小孩带回来纯粹只是因为他在灵田里淋着雨,可怜巴巴的。
而且,这小孩的眼睛颜色和自己一样。守护官和花神的眼睛颜色就是一样的。
不过也可能只是巧合。在这个世界浅金色随处可见,很多人为了掩饰真身也会用浅金色。
打发小孩出去了,沈泊开始给自己洗澡。
洗好了出去,沈泊看见那个小孩就把自己包在浴巾里,眼神怯怯的,抱着膝盖,两只小脚也无措地互相踩着。
他走过去摸了摸小孩的头:“和我出去吃饭吧,好不好?”说完,也不等小孩答应,拿掉了他身上的浴巾,捏着他回暖的手带他走。
小孩坐在桌子前,眨着眼睛看着沈泊。
沈泊一向口味清淡,偏爱甜口鱼x。桌上除了一堆花里胡哨的素菜豆腐,还有一盘焦糖色的鱼。他看着这小孩只呆呆望向自己,微微一笑道:“不爱吃吗?那你想吃什么?”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小孩张了张嘴,又咬着嘴唇不说话了,一张苍白透着x的小脸上只有嘴巴被咬的很有气色,通红通红的。
沈泊看着这小孩怕兮兮的样子,心想反正他也不抗拒被自己触碰,便伸手捏住他的下巴,用大拇指拨开他的嘴唇:“别咬,不疼么?”
说完,小孩果然不咬嘴唇了,依然很畏惧地盯着他。
“你听得懂我说话吗?你会说话吗?”
小孩突然点了点头。
沈泊不由得展露出一个温柔宽心的笑来:“你会说话?我叫沈泊,你呢?”
“厍暄。”小孩说话的声音糯糯的,软软的,但是很小声。
“嗯?”沈泊其实没听明白他叫什么“轩”,但是看这小孩终于肯开口说话了,还是笑得很开心:“好,小轩,你先吃点东西,我一会儿给你收拾房间睡觉好不好?”
被叫成“小轩”的小孩浑身一震,点点头抱着面前的青菜直接用手抓着大口吃了起来。
“等等!”沈泊本来想把勺子和饭端给他,但是看这孩子好不容易有了些主动的行为,就放弃了,只把盛了满满一碗泛着青色油光的米饭放在他面前:“慢点吃,都可以吃,别急。”
小孩再次点点头,抓着吃的狼吞虎咽。沈泊发现,他吃得确实快,看上去也很大口,但他身子骨实在太小了,每一口实际上也没吃多少。他问:“你几岁了,小轩?为什么会在那里?爸爸妈妈呢?”
厍暄闻言一顿,放下手认真摇了摇头:“不知道。”说完又怯生生地看着沈泊:“我六岁了。”
沈泊“哦”了一声:“你是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在那儿,还是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
“不知道…不知道。”他咽了咽口水才说。
“都不知道?”沈泊确实感觉有些诧异。若是只是不知道其中一个,倒还能理解为他是迷路了或者走失了或者故意逃出来的,可他什么都不知道,难不成是个自己长出来的蘑菇精?
厍暄见他这么打量自己,一时急着辩解:“我、我没有爸爸…妈、妈妈…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那里。”
沈泊连连点头:“没事没事,慢慢吃,不够还有。”
沈泊并不担心自己没有能力照顾一个小孩长大,反正他是守护官,物力财力方面从来不用担心空缺。但是他有些头疼,他做了五年守护官,还没找到自己的花神。别的守护官有上任就找到的,有两三年找到的,像他这种五年还没找到的,估计得找个十年了。
因为别人找到的花神几乎都是成年人形态的,所以沈泊完全不觉得这个小轩会是什么花神。
虽然他自己年纪也不大。
况且有些花神虽调皮,在被发现之后也是绝对不敢忤逆守护官的心意或者对守护官有所隐瞒的。
说起来,就是守护官守护着花神的灵力。对于花神来说,若是没有了灵力,不仅自己的物种会灭绝,性命也堪忧,人人得而诛之,取而代之,若是花气相合且得到了一点点灵力便能成为新花神。连普通人都可能做到。
所以,花神并不能随意处置守护官,还得和守护官处好关系。且守护官自身的灵力并不来源于花神,只是花神越强,守护官的灵力也会越强,越能保护好花神。但他们的实力始终是打不过自家花神的。他们不过是诞生于世就被抽走一缕魂,扎进花的xg里,花不死,他们就不死。
这是命里带来的契约,注定扔不掉。守护官必须永远听令于自家花神。
沈泊想起夹竹桃神,那个眼尾红红的,总喜欢咬着手指痴痴笑的漂亮男孩。他和他的守护官看上去年纪相仿,但实际上他的守护官是一个老练的酿酒师,年龄有好几百岁,一直为夹竹桃花神们做毒酒。
所以,夹竹桃神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即使他不喜欢争那些名头也没人会去主动招惹他。
沈泊不知道自己究竟多少岁了,理论上来说,自己应该是17岁了,五年前他刚得知自己要守护忍冬花时,的确也还是个牙还没长齐的小孩。现在,他早已穿不下以前的衣服,他每年都在长。
厍暄吃得差不多了,才抬起头来看沈泊,见沈泊一直眼神淡淡地看着前面,一副走神的样子,才想起他还没吃饭,于是把桌子上哪一盘看上去和他的嘴唇颜色很像的鱼推到他面前:“吃…吃…”
沈泊收回视线,看着那双沾着油和米粒的小手颤抖着将鱼推到自己这里,他拿起筷子笑着问:“小轩,你会用筷子吗?我教你,咱们一起吃鱼。”
厍暄怔怔地看着他,好半晌摇摇头:“不…不会…我不吃。”
沈泊站起身来,厍暄慌张地看向突然站起来的沈泊,只见对方弯下腰,抓起他那只满是汤水的右手让他捏着筷子:“来,像这样,食指和拇指用力。”然后伸向鱼,“夹一块,夹住,这样。”
厍暄这才有机会仔细看这个少年的脸,他很白,脸型修长棱角温柔,眉毛眼睫闪着细细的金光,像花粉,嘴唇却是焦糖似的浅浅的红褐色。厍暄忍不住伸手在他脸上摸了一下。
沈泊动作一僵,也没顾得上擦脸上的油,看向厍暄微微一笑:“怎么了小轩?”
厍暄咬着嘴唇傻乎乎地答道:“沈泊…你…好看。”
沈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眼珠转着,也看着厍暄的小脸,尤其是很仔细地看他的眼睛,然后柔声答道:“小轩也很好看,就是太瘦了,没休息好。”
厍暄突然就笑了一下,但是这笑容转瞬即逝:“那…那我吃饭。”
沈泊摸摸他的头:“好,用筷子慢慢吃,我和你一起吃。”
厍暄没让沈泊哄着吃饭,沈泊全程也没有擦掉自己脸上的油渍。
沈泊带着他去房间休息,看着他慢慢眯上眼睛,呼吸平稳了下来,才轻手轻脚地退出房间带上门。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