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心》by跨海大桥头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愉心 作者:跨海大桥头
体型差、蓝眼睛,霸总娇妻无脑甜罢了。

小甜饼 – 年上 – 荤素均衡
身高差、体型差、蓝眼睛,霸总娇妻无脑甜罢了。
注意,真无·脑·甜,没逻辑一见钟情哈。
未成年人请勿观看。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概要:看你这样子,我是不是报警比较好。

8月14x下午落了一场三个多小时的大雨,傍晚时分方停,因此这天是x市夏季少有的凉爽夜。
又恰赶上湖边露天音乐会,附近一片本就热闹的景区并商圈更加人满为患。
周衍估量一下,停车的地方还得走七八百米,前面人流显见更加稠密,心里烦躁。
子公司开发的一款应用挺成功,流量口碑双赢,变现道路走得稳扎稳打,在那边坐镇的老友起哄要他办庆功宴,他让助理按高标准看着上就行;今天一来,才发现几个商场地下和路边的车位早已全满,助理也没料到这,没跟酒店打招呼留位,经理在门口又是打电话让腾位置又是道歉搞了十来分钟,听得他快发脾气,才终于在备用的车库那儿让人挪出一个空,说:“周先生,实在对不起,让您久等了,我们这边安排人帮您把车开过去。”
如果不是今晚来的有不少他派过去的核心成员,这几天又正好有空,这种庆功宴他绝不会露面。家里的狗因为保姆没经验,不知道是不是热出了病,胃口不太好,他本来心情就糟烂,又摊上这麻烦事,象征性讲了几句动了动酒杯,直接走人。
酒店经理人精,很会察言观色,看他脸色不太好,赶忙要人去把车开来。他烦这些人,说句不用,拿回钥匙自己走过去。
结果这个点音乐会正入场检票,他正面遇上人潮,越发烦躁。
x泉点彩灯的时候,一颗金色的脑袋歪歪扭扭地从人群里挤出来,艰难地挪动。周衍看他在往自己这边移,皱着眉避向一旁,但还是被挤到了,因为跑动的惯性,撞得还颇有点痛,手机也直接被摔在了地。
那人停下来道歉,本来要发脾气的周衍看到他的脸,暗火就在喉咙口熄灭。
平心而论,以周衍的见识,美人看得太多,早就很少出现能让他惊艳的,但这个瞧上去不过十七八的少年,却叫他有点赞叹。
这少年大概是混血儿,眼珠在x泉的淡蓝色灯光里也被晕淡成了冰蓝色,金x的发丝柔顺地垂落。他应该是混血混得最好的那种,集合了两边的优点,与一般的西方人或者东方人都不尽相同,而是将东方的柔和与西方的深邃揉杂地恰到好处:脸颊纤细合度,额头到下巴,既不长,也不短,偏偏五官又都生得细腻温柔,样样恰到好处,鼻尖勾了一点圆润的弧度,似旷野里的风拂过波斯菊时它谦逊的那一弯腰。眼睛最好,蓝是冰凉的蓝,却闪着天真的光,仿佛看一秒就能割伤那些世俗的、浑浊的灵魂。
其实周衍是主观溢美。这少年确实好看,但并没到如此惊人程度,他之所以这样赞叹,更多的恐怕是因为他正好完完全全戳在了他的审美上。
心里已没有火,周衍脸上却还留着刚才冷淡的遗迹,对方似乎是以为他要生气,眼里惶惶然,依稀泛起了一点水雾,又道歉一遍:“对不起。”
周衍惊愕地发现自己竟有点起反应,当即低声骂道:“x。”
由于从小就被他母亲x着每天灌牛x,周衍长得很高,个子有将近一米九,加上经常锻炼得来的发达肌x,还有常年拍板养出的气势,站在那一米七几的少年面前仿佛一堵山,这句骂一出,少年立刻惊慌起来,手脚不知该往哪儿放。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又蹲xx捡起周衍的手机,说,“您看看有没有摔坏,如果坏了我一定赔!”
一只手机钱周衍当然不在乎,他只感觉下半身的抬头程度因为少年忍着的眼泪又有升高趋势。
他妈的见了鬼了。
为了应酬,那些不好说的店周衍不是没去过,这少年长得确实好看,但是多美貌的男的女的他都见过,比他好看的虽然少却绝不是没有,比他楚楚可怜的更是一抓一大把,就那样的要把他撩y也很难,搞得狐朋狗友们开他玩笑叫他“性无能”。甚至那些熟一些的俱乐部,机灵的小姐已经不会在他身上白费力,倒完酒也就凑到有“性致”的那些人边上去了。加上他也不是那种太爱玩的,所以非常清楚自己有多难取悦。
可是现在,只看着这少年蒙水雾的眼睛,就他妈y了?这“性无能”是白被调侃这么久了?
“你着急忙慌跑什么?”周衍清清嗓子,拿出哄他妈的和缓语气,问。
不问还好,一问这少年眼里的泪水又多蓄了些,他绞着手指往来的方向望了几眼,垂下眼睛摇头:“没什么,您看看您的手机。”
周衍不看手机,看他,一眼发现他手臂上有红痕,淤青,短袖t的一侧下摆裂开,像是撕扯过。
他皱眉,心里拱起了一团无名火:“到底跑什么?看你这样子,我是不是报警比较好。”
报警两个字好像触动了少年的神经,他迅速抓住周衍的手臂,眼见西装袖被自己一把挠皱,又忙不迭松开:“对不起,我一定赔钱,您……能不能不要报警……”
这小孩怎么跟没常识似的,正常人会觉得这报警是指手机的事吗?但他这样说,周衍反而更加怀疑,x他:“不报也行,你把事情从头到尾说明白。”
少年真哭了出来,他急需倾诉,这会儿抓住一个看着靠谱的好心陌生人,就仿佛突然找到了可以做主的大人,边抽噎边没条没理地讲原委。
这少年叫祝心愉,从小由外婆带大,两年前外婆去世之后暂时跟他小姨一家住,今年十八,高考考上了x市的L大,他小姨一家就带他一起提早来了,说是顺便玩一趟,没想到今天小姨带女儿去听音乐会,他姨父竟然对他动手动脚,吓得他魂飞魄散挣扎,却又被压在床上,好不容易才跑出来。
周衍听得眉头紧锁,又习惯性揣摩这事会不会是他编的,一时竟也难得有些踌躇该怎么处理。正犹豫,一个约摸四十出头的油腻中年男人小跑过来,上来就抓祝心愉的手:“小愉,走,回去了。”
他哭着挣扎想掰开,被骂道:“闹什么?养着你给吃给穿,还要受你脾气?还哭,这么大的人了,还是个男的,好意思在外面哭,真跟你妈一样贱,都是给脸不要脸的。”
少年张着眼睛,似乎是想憋住泪,说:“你可以骂我,别带上我妈。”声音颤颤,是哭得气还没顺过来。
周衍一听,鬼使神差一样心软了。管他是不是编的,我还管不起吗?直挡开中年男人的手:“说谁不要x脸?你再碰他我打断你的手信不信?滚。”
男人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本来还想骂,视线瞄到周衍的手表,气焰灭下去,嘀嘀咕咕:“你谁啊,管我们家事!”
他们站在这有一会儿了,现在又争执起来,周衍和那少年搁多少人里长得都扎眼,四周渐渐有人围观。周衍啧一声,拉祝心愉直接走人。
“对不起。”等到上了车,那小孩还低着头,“我……”
周衍打上火,看他一眼:“安全带系好。”他连忙侧身去拉,手忙脚乱地怎么也x不进扣孔。
要说起来,周衍其实最看不得毛毛躁躁办事不利索的人;但这会儿却也不觉得他烦,解开自己的探身过去帮他咔哒扣好,一滴凉凉的东西正好砸在他手背上。
是又哭了?周衍拿手指抬起他下巴,果然看见那双蓝眼睛里满是泪水。
“别哭了。有能住的地方吗?”周衍嘴里问得得体,心里想的却是这小孩哭得让人忍不住想办了他。
祝心愉愣愣地,说:“住在……酒店。但是我不想回去。”
“你想回我也不能让你去啊,别的呢,亲戚朋友什么的有没有?”
“没有。外婆去世之后我就只有小姨一个亲人了。”他一边说,一边又有些想哭,“我不敢跟小姨说。”
周衍本想说没事我帮你订新的酒店,转念换了一种建议:“你要是相信我,我可以带你去我家。房间很多。”
开着车良久没得到回答,周衍得空瞥他一眼,发现他盯着自己,溢满了泪。
“先别哭了啊,好好的脸哭成什么样子,我看你哭也难受。”
这倒是实话,一看他这眼睛红红的样,周衍就起反应,跟中了春药似的。
不过祝心愉不知道他话里的话,也猜不到这位先生心里在想什么,眼睛里盛满了感激:“我,我有攒一点钱,之后会赔您的手机的。”
“不用,那玩的,坏就坏了,没事。”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学生能攒几个钱,他的卡就算掉地上了,周衍都懒得捡。
他住的房子离景区不远,十来分钟就到,车开进小区,小朋友捏着安全带忽然局促起来,低声问道:“我会不会给您添麻烦?”
祝心愉不认识什么奢侈品或者豪车,顶破天也就知道常见的那些,还有他小姨念叨的巴宝莉之流,所以坐上车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意识到。但就算他再天真再没社会经验,也明白这种市中心位置,又是独栋别墅的小区,住的可能都不是普通人,再回忆起刚才那么多人围观,他紧张得要命。
“叫你。”周衍把车停进他自己改过的车库,说。
“什么?”
“别老您您您的,喊得我七老八十,我二十七,比你是大点,但也不老吧?直接叫你就行,或者喊我周衍。”
他听了,默默点点头。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