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字回时》by匿清浅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雁字回时 作者:匿清浅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Original Novel – xL – 中篇 – 完结
古代 – xE – 第一人称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概要:一眼惊鸿,一言倾心

玉雁回小时候很皮,尤其仗着母亲是郡主,皮得无法无天,简直就是个为祸乡里的小魔王。
而我则不同,养在深宫,终x惶惶不安,察言观色的讨好着每一个人。面对他,我也总是抱着讨好的心态,不论他怎么闹我,我都一笑置之。
那大概是我七八岁的时候,邓太妃带着我和太子去郡主家,他穿得人模狗样的跟在郡主身边,不耐烦的和我们见着礼。
等太妃和郡主谈自己的事去了,他就怂恿着我和太子一起出门玩。
太子那会儿也才十岁,心动得不行,却时刻谨记着自己的身份,纠结许久还是拒绝了。
在“陪玉雁回出门玩”和“留下陪太子哥哥等太妃”之间,我选择了前者。
郡主不住京城,而在旁边一座小县城里,太妃又是私服带我们来的,除了玉雁回,没人知道我们的身份。
他带着我跑得街上溜了一圈,结果就把我弄丢了,我人生地不熟的,委屈得不行,却不敢哭,只能红着眼一路沿着大道走,试图找到回郡主府的路。
大概孩子们都有欺生的习惯,尤其是我这种看着就好欺负的陌生面孔,没走多会儿,就有人带着一群孩子把我围起来了。
我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尤其是和陌生人。
我极力想躲开他们,结果我越是躲,他们越是来劲,污言秽语的骂我不算,还动手推我。
我长得娇小,模样又随了母亲,看起来娇滴滴的像个小姑娘,被他们一群人围困,忍了一路的眼泪,终于还是哭出来了。
“呔,跟个小娘们似的,真恶心!”
“就是就是,呕——”
“好好一个小子,非要搞得跟个姑娘似的,你怎么不g脆就去当个姑娘呢,哈哈哈哈——”
我娘是江南水乡养出来的姑娘,娇俏惹人怜,我几乎是继承了她所有的美貌,看起来娇气得比宫里那些公主都犹有过之。
宫里经常也有人开这种玩笑,说不如给我封个公主当算了。
我娘还在的时候,会毫不客气的骂回去,但她死后,我便习惯了这些嘲笑。
“姑娘有什么不好吗?”
我当时低着头,默然承受着这群孩子无知的恶意,就听见玉雁回的声音带着些微怒意,响起在这群孩子身后。
我一抬头,就看见比我高出一个头的玉雁回刺拉拉的双手叉着腰,横眉倒竖,摆着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这群孩子看见他都开始害怕后退,为首的那个却还y着脖子梗他:“一个大男生的,像姑娘就是不好!”
他一开口,周围几个孩子便跟着帮腔:
“就是就是!”
“姑娘就是不好!”
“保家卫国的都是男人,姑娘有什么用!”
“就是说,我们就是看不惯他一个小子像姑娘!”
……争吵的话题逐渐歪了。
玉雁回哼笑了一声,扬着声调反问:“你娘不是姑娘?”
一下,所有人都噤声了。
但玉雁回明显不打算这么放过他们。
“你姐姐妹妹不是姑娘?给你做饭的不是姑娘?给你缝衣的不是姑娘?将来娶老婆,不娶姑娘?”
他一连串的问题,堵得这群孩子哑口无言。
“一群白痴,没有这些在背后默默付出的姑娘,前线的战士哪来的粮吃,哪来的衣穿?还姑娘不好,没有姑娘,有个狗屁的你们。”
我一时有些愕然的看着玉雁回。
“看我做什么?亏你还是……”他话音突然顿了顿,哼了一声转移了话题,“三郎,走了。”
我:“啊?”
“走啊,回家了。”玉雁回拨开这群孩子,把我牵出来,“真是的,一眼没看着你,你就跑丢了,认识路吗你就乱跑,没看见我不知道在原地等我吗?不知道喊我名字吗?傻子吗你——”说着,他瞥了我一眼,看见了我眼角还没g的泪,忽然伸手过来给我抹了一把,“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不就迷个路吗。”
我默然无语,跟在他身后,小心的看着他牵住我的手。
玉雁回的手比我大,将我整只手都裹了进去,温暖得有些灼热。
“那个……你刚才喊我什么?”一路上气氛都有些僵y,我觉得有些焦躁,便低声开口问了他一句。
“三郎啊,怎么了?”他看了我一眼,给我解释道,“你不是三皇子殿下吗?在外喊你殿下不合适吧,我娘说直接喊皇子名字是不敬,所以我折中一下,喊寻常人家的喊法,喊你三郎,不行吗?”
“可、可以……”我低声。
“大声点,你一个大小伙子,声音这么低做什么?还真拿自己当姑娘啊?”玉雁回笑了一声,“人家姑娘声音都比你大。”
我没说话。
那天回了郡主府,我们俩直接被守在门口的大小姐逮住了。
玉簟秋那年已经十六,高挑英气,才一进门,就逮着玉雁回,不管不顾,当着我面,扒了裤子就啪啪啪几巴掌落了上去。
我一时看懵了,愣在那里不敢动。
等教训完了弟弟,她才过来,小心温柔的朝我伸手:“三殿下,您没事吧?”
我摇摇头。
她便把我抱了起来,搂好在怀里,又瞪了一眼玉雁回:“谁给你的胆子带三殿下出去鬼混的,殿下出了事你担待得起吗?是不是嫌命长了不想活了?”
玉雁回没说话,我有些担心的在玉簟秋怀里扭头看他,却看见他扬着眉,朝我露出了一抹笑来。
那笑容是那么的纯净且温暖,gg净净的,不带一丝怨愤,将我心底那些疯长的内疚和自责全都焚尽,只余下淡淡一丝温柔,体贴的安抚着我芜杂的心绪。
后来的后来,我有次窝在他怀里,忽然想起来了幼年这些事,不由自主的笑起来。
他被我笑得一脸莫名其妙,问我在笑什么,我便讲了讲这些事。
“这么多年来,敢管我喊三郎的,也就独你一个。”
他挑了挑眉,手压在我腰上,凑在我耳边,吹气似的轻轻喊:“三郎——”
“你别闹我——”我笑着去推他。
“对了,你当时哭,到底是因为迷路,还是他们嘲笑你?”
“都有吧。”我靠在他心口上,轻轻叹了口气。那么久远的事,谁记得清呢,突如其来的委屈,突如其来的眼泪。也许我只是趁着孤身一人,放纵一下我的眼泪。
第二天,我是被外面叮叮当当的环佩声吵醒的,出去一看,几个五大三c的汉子,虎背熊腰的穿着女装,脸上涂得花花绿绿的,头上还x着几根歪歪扭扭的步摇。
见我出来,就各自扭了起来。
我一时愕然,没懂这是要g嘛,好不容易喊停了他们,才看见玉雁回抱着手臂靠在一边的树下,似笑非笑的看着这边。
“你这是要g嘛?”我问他。
他没说话,只是努努嘴让我看着这群汉子。
“三殿下,当年小儿无知,冒犯了您,如今给您赔罪!谢殿下当年不怪罪之恩。”这几个人都齐刷刷的给我跪了下来,我一时没拦住,只能无奈的受了,然后去瞪了眼玉雁回。
“诸位都是保家卫国的英雄,不必如此折辱自己。”我叹了口气。
“不不不,不折辱,一点都不折辱!”
“对对对,一点都不折辱!”
“就是就是,女装没什么不好的,姑娘们为了我们也是殚精竭虑。”
我一时啼笑皆非:“好了,诸位的心意我收到了,回去吧。”
好不容易遣散了这群人,我看着玉雁回,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他们都是你的弟兄,你这么做不好吧?”
“我只是让他们知道,要为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负责。”玉雁回笑,“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