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愿替身》by温火炖排骨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情愿替身 作者:温火炖排骨
我爱我哥,可我发现,他的男友好像喜欢我

Original Novel – x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三观不正 – 第一人称 – 强制爱
1v1
“哥哥死后,我情愿当他的替身和他前男友在一起。”
“我爱我哥,可我发现,他的男友好像喜欢我。”
替身梗/强制爱/情敌变情人/伪渣攻真贱受/xE
三观不正×三观不正×三观不正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1.我哥死了.

概要:我哥死了.

我哥死了。
汪叔把我叫来医院,说我哥没了。
我立在太平间里,瞧着眼前血x模糊的人,有些不敢相信,可他手腕戴着的手链又的确是我送给他的,还有他手腕的那两颗痣,是我曾趁他睡着时偷偷吻过的。
那是我对他贪婪却又禁忌说不出口的爱。
我哥的脸已经成了一摊烂x,我甚至看不清他的眼睛在哪,说不定其实已经炸没了。
汪叔说。
三天前,我哥和他的男友一起去旅游,回来的路上发生事故,车子因为雨天地x打滑不慎撞树实货,根据残损修补好的行车记录仪显示,我哥在生命最后一刻都是护着他那个好了很多年的男友顾曳声,以至于自己被烧的不堪入目,而那个顾曳声留了一条小命进了ICU。
我有些想笑,顾曳声,我早知道这人不是个好东西,可我哥偏偏钟意他,这下好了,为了他连命都搭进去了。
我替我哥换了件新衣服,他生平最喜欢穿漂亮衣服,像个姑娘家一样,衣柜里的衣服永远多的数不完,还是后来和顾曳声在一起后被训才有所收敛。
我拾掇了一沓衣服交给殓葬师,托他火化时把衣服也烧去,不然我哥肯定会觉得我连衣服都不给他穿。
殓葬师点点头,把衣服收了起来。
我出了太平间,就像平静后的止不住溃堤,幽长的走廊里响彻着我的嚎哭声,我终于意识到,我没有哥哥了。
我再也没有家了。
顾曳声仍旧躺在ICU,医生的意思伤的挺严重,还不一定好醒过来,病人呼吸羸弱,右手被异物穿透,将来是写不了东西的。
透过玻璃窗我看着病床上身上x满管子的顾曳声,对医生说,务必要极力救治过来,不论任何代价。
我哥拼死也要留下的人,不醒过来怎么对得起他?
医生说他手掌以后会有问题,据我所知,顾曳声是个画家,既然手有问题,那以后就再也捡不起画笔了?我不禁有些同情他,如果一觉醒来他发现自己恋人死了手也坏了,会不会想不开寻了短见。
为此,我决定在他醒来前先照顾他,等他醒来后再以不刺激的方式慢慢告诉他,至于怎么个不刺激法我还没想好,毕竟自己老婆死了不是什么小事。
我把工作地点设置在了医院,巧的是,我是个作家,我和顾曳声,都是靠手吃饭的。
每天听着仪器的滴滴答答声我进入创作状态,最近手头写的一本正是以我哥为原型的主角,其实,我的每一部小说都是以我哥为原型的,在我构想中的他,可以是将军,披荆斩棘为国御敌的英雄,也可以是穿着白大褂,治病救人的医生,甚至是我一直向往着的为民除害的警察,可他唯独不会是我的恋人,即使在我笔下。
因为,我哥恨我。
因为我,曾经差点拐走他最爱的人。
也就是顾曳声。
四年前我和我哥大学毕业,那时候我哥和顾曳声刚谈上恋爱,也不算刚谈上,我哥单方面暗恋顾曳声就暗恋了好些年,成天在我耳边念叨,美术系的顾曳声他好喜欢,可顾曳声对外说心里有人,我哥才不管心里有没有人,只要没在一起就是单身,偷偷摸摸的整天给人送牛x,有时候忙了还让我去送,还不准人发现。
我原以为这场暗恋最终的结局是以顾曳声和心里的人在一起无疾而终,然后我哥失恋。
可没想到毕业前夕,我哥通知我说他和顾曳声在一起了。
过后我还和我哥,顾曳声一起吃了顿饭,我哥和顾曳声还挺配,两人坐在一起还有模有样,顾曳声是那种冷酷型的帅哥,一头寸头,穿着高领衫,我哥靠在他怀里,我不小心把筷子掉地上,拾筷的瞬间我看见桌下我哥牵着顾曳声的手,那虎口的两颗小痣被顾曳声的手揉搓着,我闭了闭眼,压制住心里的那阵酸疼。
我喜欢我哥,已经记不清喜欢多久了,等待发觉自己喜欢的时候已经深陷进去了。
我不敢让我哥知道我对他怀的是哪种心思,可我又克制不住自己的心,自打知道我哥心里有喜欢的人后更是难受万分,我哥和顾曳声在一起后,我主动和我哥切断了联系,去了外地工作。
我哥发现我的反常后给我陆续打过几个电话,以我的工作忙敷衍告终,后来我哥识趣的也不怎么打电话了。
那不久后我哥不小心摔了腿,我电话听到一半就急忙挂了找老板请假回去看我哥。
做了两小时飞机二十分钟计程车终于到了医院。
医院一股作呕的浓浓的消毒水味道,我哥住在双人间,我进去的时候顾曳声也在,他向我点点头以示礼貌,我“嗯”了一声开始关心我哥,他的腿打了石膏吊着,我上前摸了摸,问我哥,“这……怎么回事啊?怎么伤成这样了?”
我哥看了看顾曳声,说,和他玩的时候不小心摔了。
我瞪了顾曳声一眼,心里不由得骂道,“看起来就不靠谱,我哥怎么会看上这种人?”当然嘴上不会这么说,“你和我哥在一起就该好好照顾他,怎么能让他受伤?”
顾曳声陪着笑脸,道着歉说,“是我不对,疏忽了大意了。”
我本就没有意为难他,可我哥不知道怎么听出来了我讽刺之意,有些没好气的说,“阿声也不是故意的,是我没注意。”
我听着我哥这么强烈的护短之意,心里有些郁闷,抬头看了眼顾曳声,半晌后说我抽根烟就出去了。
我前脚刚走没想到顾曳声跟了上来,我站在楼梯间点了支烟,烟味呛鼻,我抽了两口咳得不行,没了兴致,正打算灭掉顾曳声站到我身边捏过烟头塞自己嘴里抽。
我看了他一眼,问,“出来透口气吗?”
“是啊。”顾曳声单手搭在我肩上,吸了口烟,往我眼前呼,说,“是啊。”
我有些反感他的动作,总觉得有些轻浮,可没想到还有更浪荡的,烟雾缭绕间,他捏着我的后颈,吻上我的唇。
我立马推开他,抹了抹嘴,狠狠瞪了他一眼,“你g什么?”
顾曳声笑笑,说,“亲你啊?虽然两张脸一模一样,但你比你哥好亲啊?”
对,忘记说了,我和我哥是双胞胎。
我直接怒了,猛的把他摁在墙上,“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是好惹的,我和我哥不一样,他喜欢你,我讨厌你,这一次就算了,如果被我发现你在外边偷吃,我就替我哥“清理门户”,滚。”
那时候的我不知道,其实在顾曳声亲我的时候我哥就看见了,我们的楼梯口,正对着我哥的病房,而我哥不经意的一抬眼,看见了他难以置信的事情,也为了与我的将来的断绝关系奠定了更深的沟壑。
所以,从那时候,我哥就开始恨我。
而我其实喜欢的是他,对他怀的是何等龌龊心思。
可他通通不知道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