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发》by蓝椋鸟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蒸发 作者:蓝椋鸟
受伤的小狗遇到一只爱晒太阳的猫猫,呼啦,痛痛飞走啦

Original Novel – x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治愈 – 虐文 – AxO
年上
司耀x林朝
爱你,蒸发也可变旅程
——
含违禁词,详细预警见首章
he

写在前面

概要:o

本文存在如下
(1)不同程度的
(2)少量(不能剧透的)
(3)少量互攻描写(主CP攻受确定,
同时存在如下
(1)AxO世界观,男O,也就是
(2)基本为
(3)前期受视角为主,后期攻视角为主;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1

概要:蛋糕

司耀开门的时候,林朝正窝在沙发上放空。
他面前的茶几摆满切件,每块都随意咬了几口。听见开门声,林朝径直从沙发上起来,回房间,关门,落锁,从头到尾没看司耀一眼。
司耀已经习惯他脾气,跟到房门,隔着房门说,开门,你知道我有锁匙。
在司耀允许的沉默时间里,林朝打开门,他就站在门口,视线往下,避开司耀。
林朝,抬头。司耀命令道。
林朝仍然不肯抬头,司耀失去耐性,直接抬起他脸就落吻——林朝攥起拳头,瘦薄的皮肤上可看到血管在跳。以前他会毫不犹豫挥拳,哪怕没有一次打赢。但现在不会了。不知道为什么不会了。
接吻让人作呕——林朝被人标记过,但标记他的人不是司耀,所以每次身体接触都让人反胃,生理兼心理的反胃……又想起骑在身上的男人了,双手反绑到毫无知觉,声音叫到哑……
你到底在看哪里!
林朝猛地回神,眼睛映入司耀背后的走廊灯,暖x色,他恍惚地松了口气,但一时之间想不起现在在哪里——
林朝看我!
林朝颈上的项圈被猛地扯起,难受,林朝手指扎进项圈企图让自己呼吸轻松些,眼前,眼前是无限贴近的一张脸,愤怒的眼睛,太近了太近了,司耀的声音在面前爆炸,反而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林朝不自觉将脸撇向一边,随之身体被猛烈摔到地上,他痛得缩起来,肩膀的骨头咯咯作响,好在有地毯做缓冲,也使地面不那么冻。司耀摔门而去,光随之熄灭,林朝疼痛地躺在地上。
他并不怕黑,房间也不是完全没有光线,房间有一整面都是玻璃幕墙,外面各处的灯光照s进来,在天花板上留下各色纹路,且这些花纹会变,好像万花筒。林朝躺在地上看着看着,觉得有些困倦。
司耀摔门后,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平静地走去厨房煲汤。林朝不爱吃饭,基本上天天抱着蛋糕饱。台面上的蛋糕是他买给林朝试味道的,明知道林朝已经有喜欢的蛋糕口味,还是忍不住一直一直买新口味,觉得不将全部试过就不能算最喜欢。
焯血水,放汤料去瓦煲煲,大火沸腾一阵转小火慢慢熬炖。等汤好的时间里,司耀吃了一块林朝吃剩的蛋糕,果然味道一般,索性将剩下的全部丢进垃圾桶,毕竟x油过夜口味就会差,也不卫生。林朝不在乎它们卫不卫生,任由它们在台面摆,想起来就用手指捉来咬,然后吮手指,唯有他在的时候他会象征性用叉。
汤快好的时候,司耀打开房门预备叫林朝,却发觉他已经躺在地上睡着了。蜷成一只猫咪。身上穿着衬衫和牛仔裤,还有明x色的绣着牛x猫的袜子,脚底gg净净,没有穿鞋出门的痕迹。
林朝来这里已经有两年了,除了被救护车送进医院,他从未踏出过这房子。司耀允许他出去,买了许多鞋子衣服,林朝也会,每天尝试出门——从衣柜翻出衣服,搭配,站在镜子前,然后变成坐在镜子前。
镜子里的林朝,在林朝的幻想里,大大方方地走出这扇门,然后融入楼下的车水马龙,就像从不曾离开过。而现实里的林朝,坐在镜子前,焦虑,恐惧,抱着蛋糕不停吃不停吃,直到抱着马桶呕g呕净。
林朝是司耀捡到的孩子。那时,有个行李箱被人当礼物塞进司耀的车后座,箱子散发着浓郁的蜂蜜香。司耀厌嫌地打开,见到一个像礼物一样绑好手脚的赤裸的孩子,xx流溢发情的体液——那就是林朝了。
司耀给林朝盖了一层被子,去厨房关火。盛两碗汤,椰子x,xx炖得软烂,味道很清甜,碗底沉几粒煮烂的红枸杞。摊凉了叫林朝起来就可以喝了。
这时,林朝从房间走出来,他睡眠一向很浅,司耀给他盖被的时候他就醒了,只是不想直面司耀,特意错开几分钟起身。出到饭台的时候,他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茶几,又看了一眼垃圾桶,拉开椅子坐到司耀对面。
不说话。低头饮汤。碗里的汤一定要喝完,包括司耀给的一切食物。如果有剩,就代表不合口味,不合口味就要全部倒掉,不管林朝真的不喜欢或者吃不下。说真的,有时候,他们的关系就像司耀给予的食物,一句不要,就是全盘否定,但其实林朝并不在乎他倒不倒。
司耀通常是不动筷子的,他已经在别处吃过,他享受的是坐在林朝对面看他起筷。林朝倔强地不抬头,视线始终在那碗汤。屋内突然变得很安静,就像司耀在的每一餐饭,只有林朝的啜汤声,吞咽声,司耀手指缓慢叩击台面的声音,还有中央空调极其轻微的轰鸣,轻到好像幻觉。
司耀看着林朝的手拎起碗,他的手腕和颈一样圈着醒目的黑色皮革,上面的锁扣不时碰到饭台发出声音。
司耀盯着他手,提议道,吃完我们下楼散步吧。
林朝继续低头喝汤,好像没听见。台面司耀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嗡嗡,嗡嗡,林朝瞥见一个熟悉的名字,司耀拒接。
喝完汤了,碗底还剩枸杞,其实有了蛋糕垫底,他已经觉得饱足。他起身将碗放到厨房的洗碗机,司耀跟在他后面拦截,我们走吧。
捞起他肩膀就将他往门口带,打开鞋柜问,想穿哪双?还未等林朝作答,就已经勾出一对鞋摆在他脚边。关上鞋柜。关上里面吃灰的崭新的鞋。
林朝还保留着很多很幼稚的习惯,比如说坐在地上绑鞋带。鞋带绑着松松垮垮,看着出来对于绑鞋带这件事很生疏。司耀笑着蹲下来,拆开林朝绑的结,拉紧鞋带,绑了一个漂亮的结,又拉林朝起身。
嗡嗡,嗡嗡,电话又来了,还是那个名字。
司耀继续拒接,但对方竟然又继续打来,只好接通。
耀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里的声音问。
有什么事?
找你还能有什么事。声音突然变得很暧昧。
林朝了然,他开始脱刚刚穿好的鞋,动作很慢,右脚踩左脚的鞋跟,很慢,弯腰将另一只鞋脱掉,司耀截住他手臂,对话却仍在继续,林朝听见他说,我等下过去。
说完一把将林朝扯进怀里,林朝木然地撞进他x膛,随之又是吻,比方才更浓烈的吻,林朝紧闭口唇以示拒绝,但他一点都不在乎,他有的是方法撬开林朝的嘴。但他并没有继续,而是很快松开,说,等下记得吃药,老师明天会来。
很简单的交代,关门的时候甚至没有回头。
林朝也往房间走,走了几步,发现还有一只鞋挂在脚上,又倒回去,将那对鞋摆进鞋柜原来的地方。有些失重。走进房间。又从房间走出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做什么。突然感到饥饿。他想起垃圾桶的蛋糕。
垃圾袋是保洁新换的,g净的,里面没有其他垃圾——林朝朝垃圾桶走去。
手指扎进绵软的蛋糕,塞进嘴里,不知道停地一口又一口塞,心里知道这件事是不正常的,但是他饿极了,他不能控制自己的饿,也许并不止是饿,x口有比饥饿更猛烈的什么袭来,那里有一个不断坍塌不断扩大的黑d,他在拼命填满那个d。
他不想承认,司耀拥抱他的时候,有那么一刻,他想,很想,放下所有警惕。但结果总是,一次又一次强x自己认清,司耀其实和标记他的男人一样,他们都只是将他当成宠物,在无聊时候泄欲罢了。
他记不清被男人关了多久,他甚至不记得自己几岁,记住时间对关在房间里的宠物是残酷的。他理所当然抱有很多恶意恨意,关于他被强行夺走的人生,在人身下的暴行和羞辱,这种生活烙下痕迹,无法抹除。
但是他会活下去。他选择活下去。无论用如何的方式。
林朝永远永远怀着美好的愿望。
——垃圾桶空了,林朝捂紧嘴巴奔向厕所。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