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骨》by姒悄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蝴蝶骨 作者:姒悄
“都疯了”

Original Novel – x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xE – 第一人称 – xx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01 · 无言

概要:宋巧如一定想不通,为什么我会提出分手。

宋巧如一定想不通,为什么我会提出分手。老实说,放在前几个月,我都可能说不出这种话来。
宋巧如也很惊讶。那张漂亮的脸上满是困惑与不解。“我做错什么了吗?”她只是轻声地询问我。
我摇摇头,“是我不好。”
“那是你背叛了我?”
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犹豫不决。
“说啊——”宋巧如提高了音量,她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上前抓住了我的胳膊,我闻到了熟悉的香水味儿,甚至还听出了哭腔,“不分手好不好?我们不是一直好好儿的吗?为什么忽然提分手?我哪里不好你直说啊,直接说不可以吗?”
我感觉呼吸有些困难,空气灼热,居然还能感受到几分冷意。
我看不得她哭泣的模样,我最怕女人哭。
但我不能反驳,只能缓缓将胳膊xx来。
“……是我不好。”我还是重复着这句话,她却又固执地抓住我的手腕,“不会的,不会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告诉我啊!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的,我会帮你的!”
她看起来很美,很执着,也很纯粹。
与我已然肮脏腐坏的灵魂格格不入。
“没有发生什么事。”我试图平静地说着,将尾音的颤抖咽下去,“就是我烦了,我腻了,我不喜欢……”
“我不喜欢你了。”
其实从没有喜欢过,我只是贪图她的钱。
我疯狂地自己洗脑,好像自己都要信了。
宋巧如的神色一定很受伤,我垂下眸不敢看她。她对我这么好,我还不满足,反而嫌腻了提分手。我就是个渣滓,我自己也知道,我现在更希望她能忽然恍然大悟,而不是哭诉着挽留我。
我怕自己心软。是我自己的问题,按理说不该让她这种小姑娘替我流泪。她有多喜欢我我也知道,可我真的不能跟她在一起了。
我太累了,又不能说出真实的理由。
只能编出敷衍的理由试图应付过去。
宋巧如迟迟不回应,我微微抬起眼。微风拂过宋巧如的脸庞,些许的阳光。我只看到了她眼角的泪痕,以及微抿的唇,鲜艳欲滴。得体漂亮的衣裙,散落的发丝都带着余香。
她是特意打扮了一番才来见我的。
从交往到现在,她一直都是这样。
她家境优渥,性格温柔又长得漂亮。很多人喜欢她——她却偏偏看上了我,倒追了我大半年,我实在受不住了才勉强答应跟她在一起。我告诉过她我不喜欢她,她也不会询问为什么,只是笑着给我递好吃的。我就像她养的一只仓鼠,腮帮子永远被塞得鼓鼓的,不会饿着我。
为什么我这种性格古怪的人也能被她喜欢?
她还幻想过我们的未来,老跟我讲新鲜事。
她眉飞色舞地自言自语,很开心跟我独处。
可我的心不长她那儿,我的心早给了别人。
那个人,现在向我讨债来了。
“你到底怎么了?”宋巧如沉默许久后的问话。
这该是最不体面的分手了。
她也完全不相信我刚才说的。
我能说什么?我告诉她一切?
告诉她我身为一个男人,被强暴还被威胁了?
那我是什么?
“没怎么。”我听到自己这样说着,“刚刚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就是烦你了,讨厌你了,听得懂吗?”
语气很僵y,我将她的手甩开,“不要再联系了,也不要再跟着我了。”
她一向听我的话。
我转过身离开,还是听到了后方她隐忍许久的哭声。我听到她叫我:“黎杏……别走……”
我没有停顿也没有回头,走进了黑暗里。
黑暗的尽头,我知道有谁在等着我。抬起头来,只看到了西装笔挺的陆檀。
他的身形修长,一只手夹着烟,背靠着墙,朝着我的方向微微眯眼,哼笑出了一阵烟雾。
他说:“事情处理完了?”
“嗯。”我回应道,“处理完了。”
“还会跟她联系吗?”
我顿了顿,苍白着一张脸摇头。
陆檀一只手手覆上了我的后颈,感受到了一股冰凉,下意识抖了抖。
“抖这么厉害g嘛。”他有些好笑地说着。
“饿不饿?吃饭了没?”
我摇了摇头,丧失了所有的语言能力。
“乖,带你吃饭去,想吃什么?”陆檀又将手移到我的手背,缓缓收紧攥住,“说话啊,哑巴了?”
“都、都可以……”
“这才对嘛。”陆檀微微一笑,“把你的小嘴喂饱了,晚上才有力气啊。”
“是不是?”
“……”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下意识闭上眼,任由他牵着我的手离开这个地方。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02 · 听话

概要:我看着与陆檀交握的手,脑海里迷迷糊糊地想着今晚得把宋巧如的联系方式给删掉。

我看着与陆檀交握的手,脑海里迷迷糊糊地想着今晚得把宋巧如的联系方式给删掉。
不然按照陆檀的脾气……
我有些后怕地缩了缩脖子。
漫无目的地跟着,不知道他要将我带去哪里吃饭。一路上他都没有说话,我试图凑他近一点观察他的神情,很平静,甚至还带了点笑意。这着实令我感到不安。几个月以来我见惯了他的冷脸,很少笑,他天生就长着一张冷峻的面庞。
我小心翼翼地猜测着他的心思。
他却忽然顿住,我撞到了他的胳膊,连忙害怕得后退了好几步,习惯性地用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头。
接着便听到陆檀说:“到了。”
他还笑了我一声:“胆小鬼。”
我更加无地自容了。
几个月以来,我真的对他只剩下害怕。
害怕碰到他,害怕他生气,害怕被骂。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陌生的房子。
我目光呆滞地看向陆檀,陆檀也低垂着眉眼看我,他的五官深邃,眼睛很黑很深。他告诉我这x房子是送给我的,他有需要会直接来。房子会有阿姨来打扫,我只需要安安静静地待在里面就好。
房子很大,里面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自由。
他告诉我自由于我而言是无关痛痒的。
因为这些都是我欠他的,我理应接受。
是接受还是承受?
我仔细地思索着,总觉得这番话有另一种意思。
走进房子里,里面依然如我想象中的庞大华丽,格格不入,也依然没有任何归属感。我只是茫然地看着四周,看着面前餐桌上早已摆好的美食,色香味俱全。
陆檀一字一句地跟我介绍着菜式,低沉的嗓音都带着笑意,心情似乎特别好。我被他拉着坐到了位置上,就坐在他的旁边。
我看着陆檀将烟蒂碾在烟灰缸里,清理过后又凑过来,用刀叉帮我切着一份儿牛排,优雅熟稔的姿态,一边切一边说着:“跟我讲讲今天是怎么处理的?”
我看着眼前的山珍海味,原本勾起的食欲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消失殆尽。
我缓慢地吞咽口水,试图平复心情。
“想好怎么回答我了吗?”陆檀将一块切得薄薄的x片递到我的嘴前,“乖,张嘴。”
“……”
我沉默着咽下,味道很好,只是不太习惯被喂着。这些年来我学会了沉默以及顺从。若是像从前对待外人那样,直言拒绝甚至别过脸。陆檀便会强制性地将食物塞到我嘴里,不管我有没有吞咽进去,尽数,一下一下地塞进我的嘴里。就跟重逢后第一次见面便强迫我口交那样,动作十分c暴,我痛苦得皱眉,眼前乱花一片,看着他同样皱着眉,却显得可怕。
一阵恍惚过后,我开始学乖。
他很满意,于是又对我说了个“乖”字。
我麻木地吃着他喂给我的食物,他很享受这个过程,接着,他又问了一遍:“想好了吗?”
问了第二遍,必须得回答。
“提了分手……”我x了xxx来的汁液,回答。
“嗯……”陆檀沉吟片刻,“还有呢?”
“还有……什么?”
“联系方式。”
“……有。”我抿了抿唇,“我等下就删掉——”
接着我说不出话来了。
陆檀放下刀叉,擦了擦手指,温柔地握住我的右手:“还疼不疼?”
他的情绪转变一直都令我毛骨悚然。
上一秒还在问一件事下一秒就换了。
我艰难地呼着气:“……不疼,不疼了,已经。”
右手的指骨在昨天晚上被他踩了好几下,他那个时候心情不好,没控制住力度,几乎一整天都在疼痛跟麻木之间徘徊。
陆檀一副好心好意地替我吹吹,接着又说:“不疼啊?不疼的话……要不左手也踩一下?”
“……”
“这么怕g嘛?这可不像你。”陆檀微笑着说,“知道疼了,不就乖了?”
“我很乖的。”
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光用说?”陆檀似乎满意地点了点头,“用行动啊。”
我垂了垂眼帘,试探性地伸出还能有知觉的左手,探到他的身下。他保持着微笑,脸色不变,我y着头皮继续将手摸到那炙热的地方,虽然隔着衣物裤子,却还是能感知到的渴望。
颤了颤手指,我有些魔怔地抬眼看向陆檀,眼里闪过一丝晦暗,“……先生,我渴了。”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