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泪狂情(重发)》by法老的爱猫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天然无公害大叔受和帅气男高音小攻的x常生活
职场,写实向,大约是本人06年的作品,很白目!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安俊其人
“齐轩,我走了。”阿秀提着行李箱推门走了出去,淡淡的说。
男人轻轻点点头,没说什么,眼底尽是无奈和哀愁。
房门关上了,墙上的挂钟指到了六点,又是一个清晨。
他坐到破旧的布艺沙发上,点了支烟,揉了揉零乱的头发,抱着胳膊低声抽泣着……
母亲还没有醒,要是她知道阿秀和从家里搬走了,会怎么说呢?他不知道怎样应对母亲的质问,也许她什么也不会说吧,毕竟除了这x父亲生前留下的旧楼房,他们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
一个二十九岁的男人,至今无所做为,连一份微薄收入的工作也保不住,他还能期盼女友对自己留恋么,放手大概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拼命抽着烟,嘴唇颤动着,两年多的感情就这么结束了,到底谁付出的更多些,谁又获得的最多,思忖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毕竟一个正值青春的女人陪伴了自己近千个x夜,他应该感到欣慰了了!
男人抽完烟,走进卫生间,一边洗漱一边对自己轻声说:“今天一定要找到工作……。”失业两个月,每周要到人才市场去两三次,每次都是高兴而去败兴而归:
“对不起我们只要大专以上学历的。”
“对不起,您年龄太大了。”
“你有会计证么?”
齐轩只有中专学历,人不聪明,没有任何特殊技能,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中很难找到稳定的工作,最长的也不过做了一年多,于是雍和宫的人才市场成了他经常光顾的地方,每块砖头,每盏灯他都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男人抬起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清秀的脸,淡棕色的眼睛,写尽了沧桑和忧郁,薄薄的嘴唇,圆滑的下颚,挺直的鼻梁,那是一张典型东方男人的脸。淡淡的桐色皮肤,身形随了母亲家的人算不上魁梧,由于常年从事食品业务员这样比较消耗体力的工作,经常搬箱子,摆放货物,身体到是很结实,腰腹没有一丝赘x。除了这副皮囊外,他大概没有什么算得上合格的东西了。
他刮g净稀疏的胡子,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上了g净的白色衬衫,穿了条他最贵的蓝色西裤,那还是商场打三折里母亲给自己买的。
他提着帆布包,走出了家门。
早早出门自然好处多,首先公车不会太挤,更不会吵醒母亲。他走到小区南边的出口,再一次踏上了求职的旅程,这次他一定要找到工作……
也许是上天对自己的眷顾吧,他居然得到了一份饮料业务员的工作,而且不是跑街边零售店,而是大商场超市,虽然薪水只有一月1500块,但对齐轩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他高兴了好几天,连刚刚失恋的痛苦也淡忘了一大半。
“妈,我上班去了。”他笑着对母亲说,提着包奔出了家门。
“小轩,中午别忘记好好吃饭啊!”陈兰大声对儿子说,她觉得这孩子太懂事了,当年因为自己一个人抚养他放弃了上高中的机会,学了个计算机中专,要不是因为他们太穷,也不至于让儿子活得这么辛苦,想到这儿她就一阵难过!
齐轩的公司每天早报道,小食品饮料公司一般会在批发市场旁边办公,他的公司也不例外,就在双清路边上租了两间平房当办公地。
“今天咱们来划分下区域,谁跑哪,都记住了。”业务经理指指墙上那张落满尘土的北京地图,大声说。
齐轩掏出个小本,拿笔记录下来,他负责的是从东四十条到定福庄附近的所有超市,当然那些A类连锁大超市自然轮不到他,这些重要的客户都是由业务主管亲自维护的。齐轩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业务主管。
“咱们的清幽茶系列饮料在好多地方都有销售的了,大部分客户只需要你们来维护,以前呢公司的产品都是交给批发商来做,今年为了扩大产品线,在北京设立了分公司,大家也是第一批清幽茶系列的业务精英啊,这个季度我们推出新品梅子乌龙茶,大家要把这个单品推销出去,尽量多让店方订货,因为马上就要进入淡季了。”业务经理托了托酒瓶底的眼镜,说了一大堆话。
十分钟后,齐轩拿了几瓶样品茶和其他几个业务员走出了公司的小平房,他看到几辆大卡车往下卸货,东边就是产品的仓库了,大概过年过节的福利也就是这些茶饮料吧。以前他的公司就经常发些即期品(快过期的产品)充当福利。
“小齐原来是哪个公司的啊?”一位河南口音的中年男子问。
“我啊,原来是X师傅的。”他不好意思的一乐,那是自己做的时间最长的一份工作了。
“哎呀大品牌啊,你也是跑商场的吧?”河南人有点羡慕的神情。
“哪儿啊,批发的,专门跑小卖店。”他微微一笑,两个多月前还骑着自行车在东直门一带穿梭呢,那些开小店儿的大妈大叔都和自己混得很熟了。
虽然那份工作相当辛苦,每天要把跑过十几家小店进货的资料,品种一一体现在厚厚的表格上,还要监督小经销商送货,搞普销(新品上市的推广),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烈x当空都要天天在外面不辞辛苦的奔波。可就是这样辛苦的工作还因为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丢掉了。查店的督导发现几家小店门的海报被别的品牌覆盖了,这种事情其实是无法避免的,谁让他撞到枪口儿上了呢,结果此事传到了他的所长耳朵里,在压力下他只好辞职了……
“那很辛苦啊,我以为你们北京人g不了这种工作呢,真看不出来。”河南大哥豪迈的笑了,掏出一盒叫不上名儿的烟递给他。
“谢谢。”他接过烟,对方帮他点上,两人就站在公车站边等车边抽烟。
“我来北京都四年了,什么小卖店啊,批发市场啊,商场啊都跑过,饮料,方便面,饼g,糕点,没有我没g过的了,去年老婆也来北京了,找了份理货员的工作,我们在北京有家了。”河南大哥说道,额上的皱纹由于拧着眉显得更多了。
“那不错啊,我还是单身呢。”他苦笑着。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