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豢兽》by麦旋风不加冰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豢兽 作者:麦旋风不加冰
养兽为患,色令智昏。

Original Novel – xL – 短篇 – 完结
现代 – 小甜饼 – 养成 – 年下
秦追养的豹子变成了人。
花豹攻×人受
吸猫脑d+写x练笔,没啥剧情逻辑,馋人身子就完事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概要:秦追养了只豹子。

秦追是个动物园饲养员,前的,额……大概算不上前,他虽然从动物园辞职回家继承家产了,但其实现在还养着一只大猫。不是那种只会喵喵喵的萌宠,是嗷嗷叫的猛兽——一只名叫西萨的亚成年花豹。
能私人豢养这种大型猫科动物不是因为秦追有多目无王法,西萨是动物园送给他领养的,林业部门也批准了。至于原因,大概得问离开秦追就绝食,换了几个饲养员都不管用,还差点伤人的豹祖宗。
以上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春天要来了,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西萨今年三岁,马上进入性成熟期,秦追是个很疼孩子的老父亲,不打算让西萨打一辈子光棍。且他自认没勇气独自面对一只发情期的雄性花豹,哪怕西萨在他面前乖得像只小猫咪,所以秦追打算陪西萨回动物园和小母豹们一起度过这个春天。然而就在秦追联系好园长的第二天,西萨跑掉了。
秦追是个富二代,家里有地的那种,为了养西萨他特意找了个人少风景好的山头,用铁丝网圈起来做围场,并不担心西萨跑出去会引起什么x乱。而且说失踪也不准确,西萨身上有定位项圈,秦追知道它在哪,小家伙窝在后山,离家不是很远。
秦追是早上起床发现西萨不在别墅里的,花豹没有像往常一样摇着尾巴过来把x他,直到太阳光刺的人眼疼秦追才睡醒起床,他下楼时发现一楼的落地窗开着,西萨不在。秦追叫了半天西萨的名字也没叫来它,翻监控发现凌晨的时候西萨趁着他睡着自己打开落地窗跑出去了。
不愧是我儿子,开窗还是我教的呢!秦追不合时宜地骄傲了一下,随即才头疼起西萨的反常举动。
西萨跟秦追回家一年多,他们两相处时间更是和小豹子的年龄一样长,西萨一向驯服得不像只以喜怒无常著称的花豹,除了秦追刚辞职那会儿神经质到不让任何人靠近,三年来它从没有出过任何意外。
这是离家出走?豹子也有叛逆期吗?还是发情期提前到了小崽子出去找豹妹妹?秦追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先顺着手机上的定位出门找儿子,不管怎么样这种猛兽不太好长时间离开他的视线,更别说西萨还没吃早饭,饿着肚子呢。
手机的定位停在一棵高大的刺槐树底下,秦追眯着眼往树上瞧,找了半天才在斑驳的树影间看到一个矫健的身影。西萨属于波斯豹亚种,它刚出生没多久就被偷猎者带离故土,之后被缉私警察送到秦追工作的动物园,由秦追一手带大。
波斯豹有着花豹中最大的体型和最淡的皮毛,浅x色毛发加上布满全身的梅花斑点让它轻而易举地隐匿在树上,要不是那条乱晃的大尾巴,秦追真不一定能发现它。
“西萨你在树上g嘛呢,快跟我回家吃饭!”秦追仰头大喊,西萨从树g上探出头,大爪子搁在身前不动如山,就静静地趴着看秦追,目光深邃面无表情,一张板着的豹脸明明凶相十足,但秦追愣是从它的眼神里读出了委屈。
“哎呦我的宝儿啊,怎么不开心呢?谁惹你生气了?”秦追估摸了一下这棵树的高度,觉得自己应该爬不上去,只好叉腰仰头朝树上说话。西萨瞅着秦追不错眼,大尾巴啪地在树g上抽了一下,抖下来几片叶子糊了秦追一脸。
“呸呸呸,可别有虫!”秦追低头吐口水,西萨从喉咙里发出愉悦的呼噜声。
“臭小子敢欺负你爹!”秦追生气了,指着它训斥:“赶紧给我下来!偷偷溜出门还这么嚣张,我治不了你是不是!”
西萨今天吃了豹子胆……哦不,它本来就是豹子。西萨今天像是突然想起来自己的物种般,倔强地粘在树上和树下的饲主对峙,任秦追又骂又哄就是不挪窝,就睁着一双金色的猫眼死盯着秦追,时不时还呼噜两声。秦追在树底下急得团团转,从威严老父亲变成孝子贤孙,还有点哄女朋友的直男小伙的意思在里头。
“宝宝你可快下来吧,不然我爬上去接你?”秦追没法子了,西萨第一次这么不听话,往常是恨不得变成狗皮膏药贴在自己身上的。我最近也没撸别的猫啊?总不会真是发情期带动叛逆期?可是西萨并没有展现出攻击性,还是懒洋洋的样子。秦追搜刮了脑海中所有的动物学知识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最后终于打算撸起袖子上树和西萨面对面谈判。
秦追爬树不是很利索,虽说哪个男孩子小时候没上树打鸟,下河抓鱼,秦追在人嫌狗厌的年纪里也算熊孩子翘楚,但是这技术十几年没练,有点生疏。
他刚扒上树的时候西萨就从趴着变成了站着,等他笨手笨脚地往上爬出几十厘米,西萨刺溜一下就从另一边蹿了下来,那动作快得秦追都没看清。
毛茸茸的大脑袋蹭到秦追腿边,西萨还在不停用爪子虚空扒拉,眼神透着紧张。目标下树了,秦追也不勉强自己做不熟练的事,gg脆脆地跳到地上,蹲xx怒搓豹头:“臭小子还知道担心你爹啊!我以为你不要爸爸了呢!”西萨从喉咙里发出发动机轰鸣似的低吼,爪子搭在秦追膝头,带着倒刺的舌头x了秦追满脸。秦追龇牙咧嘴,一张脸皱巴成痛苦面具,疼,但是快乐,真是甜蜜的负担。
孩子离家出走,按理说应该找找原因,但西萨只是只不会说话的大猫猫,要是能从它嘴里问出什么,那才稀奇,秦追当过饲养员,可又不是德鲁伊。本来秦追都放弃追究西萨的异常了,反正回家以后它的表现没什么不对,躺在地上露肚皮撒娇的姿势也很标准。但这天晚上,真相自己送到了他眼前。
吃完晚上后,一人一豹正在进行每x亲子活动,具体内容为用大型逗猫棒钓豹,墩布改造的逗猫棒被咬得缺胳膊少腿,却还在兢兢业业地工作,西萨在客厅跑来跑去发泄精力,一切都很和谐,直到秦追的电话响了。
“喂,园长。”秦追接起电话,按下免提,手上动作没停,但西萨像被定住一样不动了,他的圆耳朵抖了抖,锐利的目光投向秦追拿着的手机,眼里全是不善。秦追没注意,见西萨不玩还以为是体贴他让他好好接电话,然而没说两句,西萨突然猛地扑过来,大爪子拍在秦追左手上,手机啪嗒掉下去,西萨顺便一xx坐住了手机。
老园长的声音从西萨大圆xx底下传出来,还在说配种的事,西萨听得懂似的低头吼叫,看起来很暴躁。秦追疑惑地挑眉,试探性伸出手,想从花豹档下掏手机,被一巴掌推了回去,西萨端坐着,严肃极了,园长说一句它吼一声,声音越来越大。
“秦追?你在听吗?是西萨在叫吗?”园长被吼懵了。
手机眼看着是救不出来,秦追也瞧出点门道,无奈地扯着嗓子朝西萨的大xx喊:“园长您先挂了吧,西萨抢我手机玩儿呢,配种的事不着急,咱们下次再说。”
园长好脾气地应了,挂断的嘟嘟声响起以后,西萨才挪动它尊贵的臀部,放出那支手机,毛绒绒的长尾巴晃了晃,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是不想去动物园啊?”秦追知道西萨通人性,但不知道这么灵,连他们说什么都知道,看这情况,今早的离家出走也是为了逃避配种。
西萨呼噜一下以示赞同,站起来踱了两步后跳上沙发,贴在秦追身上黏糊,溜圆的脑门在他下巴上蹭来蹭去,娇气又粘人,说是豹子都给种族丢人。
秦追抚摸着它柔软的腹部,一时愁坏了:“可你发情期咋办啊,我总不能借只母豹子给你吧?儿啊,你不能这么任性!”不听不听,王八念经。西萨专心卖萌,当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猫咪,本来嘛,豹子哪能听懂人话呢?
到最后,秦追还是没拗过自家祖宗,不管他在哪里和园长打电话,西萨都会背后灵似的出现,用苦大仇深的眼神盯着他,也不知道它怎么用那张毛脸表达出这种情绪的。秦追做惯了孩奴,宠起儿子来不知道底线是什么,看西萨这么不愿意,也就歇了去动物园的心,二十一世纪不兴包办婚姻,秦追自己代入了一把被父亲x着相亲的角色,果断停止封建家长行为。
至于春天怎么办?西萨既然愿意单身,秦追也不是很怕西萨会伤害自己了,毕竟这是西萨,和他玩都不会蹭破他皮的乖宝宝,养猫尚且会被抓,他养只豹子居然从来没受过伤,秦追相信西萨,正如西萨依赖秦追。再说,实在不行还可以绝育么。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