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昕》by紧依sub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何昕

原创 / 男女 / 现代 / 高H / 悲剧 / 强攻强受 / 美人受
寒假过后回学校的第一个夜晚,我按照论坛里某位主人的要求,穿上了风衣,风衣里面是自己在宿舍床铺上对着网上图片研究了好一会儿才绑好的龟甲缚,然后是乳夹,带着铃铛的夹子。“记得出门塞好假阳。”“好的,主人。”不过说是这么说,假阳这样的器具,塞进去一定会导致走路的姿势变得怪异并且会随着走路迈开的步伐而往下滑。我并不能想象自己边走路边用手放到身下往里面塞器具的样子。所以,想了一会儿我决定带一个小包,把那个已经装好电池的器具随身携带。还有手链,手链上是一个M的字母和铃铛。不可以穿内裤,最好裸腿。这也是要求,但是现在这样的天气,裸腿出门会被围观吧。我还是选择穿上一条丝袜。晚上九点,离宿舍关寝还有两个半小时。我的时间还很足够。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身体喜欢就好
任务

寒假过后回学校的第一个夜晚,我按照论坛里某位主人的要求,穿上了风衣,风衣里面是自己在宿舍床铺上对着网上图片研究了好一会儿才绑好的龟甲缚,然后是乳夹,带着铃铛的夹子。

“记得出门塞好假阳。”“好的,主人。”不过说是这么说,假阳这样的器具,塞进去一定会导致走路的姿势变得怪异并且会随着走路迈开的步伐而往下滑。我并不能想象自己边走路边用手放到身下往里面塞器具的样子。所以,想了一会儿我决定带一个小包,把那个已经装好电池的器具随身携带。还有手链,手链上是一个M的字母和铃铛。不可以穿内裤,最好裸腿。这也是要求,但是现在这样的天气,裸腿出门会被围观吧。我还是选择穿上一条丝袜。

晚上九点,离宿舍关寝还有两个半小时。我的时间还很足够。出门的时候还是受到了室友的关怀。“诶,你去哪啊?这么晚了。”“出去一会儿,给我留门,晚上要回来的。”“你的手链声音一到我们就知道你回来了,去吧去吧,早点回来。”

如果不戴着手链,也就没有办法解释铃铛声的来源,虽然选择穿了一件宽松的风衣,可能是由于兴奋吧,也可能是风大,刚出门就感受到衣服摩擦胸口前的乳夹,不很疼,可是很刺激。“拍照。”任务是这样要求,难度也不是很大,所以我接受了。

南方的早春比冬天要冷,出了宿舍楼我还是结实的打了个抖,似乎高估自己的抗冻能力了。往操场走,学校新建的操场,离宿舍大约要走上十五分钟,我在那上过体育选修课。休息时就在想,这样的场地真是很适合意淫,特别是夜晚,寂静空旷,随便找个角落。

一个人要拍全身照需要镜子,选这个操场也是因为,操场里的卫生间建得很特别,单独的隔间,隔间的门里外都是镜子。九点过一刻,我走到了操场,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人,有往宿舍楼方向走回去的一两对情侣。看情形估计是亲热完了回去的吧。操场的门正对着办公楼,这是学校老师的办公楼,主要是理化那类学科的老师,和我这样的艺体类毫无关系。所以即便有加班的老师从里面出来,也不会遇到相熟的面孔。

总之,我自觉选了个好位置可以满足自己的兽欲。可到了操场我还是挺迷茫的,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论坛仅仅是论坛,消息来回发了两次,也会有延迟。从操场的偏门进去以后,看不到人,也没声音。我没有想直接去卫生间里拍完照就回去,很难得有机会尝试一下自己的渴望,当然不会想要迅速的结束。

在操场随意的走了几分钟吧,渐渐地把自己带入常常幻想的情景里去了,然后开始觉察不到冷。要脱下丝袜不难,我走上操场主席台旁边的台阶,扶着栏杆脱掉脚上的一只短靴,然后脱掉一边丝袜,幻想现在是白天,操场上有很多人,都看得到我,现在手上的动作,一举一动都能被看见。

回宿舍的条件
随着这样意淫,脱掉丝袜以后,我已经感受到身体的湿润。

暴露欲,我也不敢真的尝试被人看见,也不知道假如真的被看见会不会有强烈的反应,但只以意淫来说,是会有的。

丝袜放进随身带着的小包里以后,我摸出假阳,没立刻塞进身体离去,只是在想它发出的声音会不会太大,在这样空旷的场地上,又会不会被不知道在哪处角落里的人听见,然后循声而来。不过最开始的犹豫,直到幻想有人会听到震动声并且找过来,我就已经变得迫不及待了,撕开一个安全套戴到假阳上。我按下开关,嗡嗡的声音,不太大,不过在安静的环境里,还是听得很清楚。手从风衣下伸进去,还要稍微调整一下陷进下体的绳子,然后放进假阳。

我并没有常常自慰和做爱,即便是自慰也往往是通过摩擦阴蒂取得快感,而不是由阴道,所以放进假阳,还是会有异物感。尝试走下台阶,果然如同预料一般,会往下滑。单是走了几节台阶,这过程里就重新把假阳往里推进入了好几次。到台阶下以后,我试着把绳子抵住器具,但是再走几步,还是会下滑,绳子都阻挡不了。

我在事先也将这个问题发给了发出指令的对方。“这样不好么?想想看,被人看见你穿着风衣,光着腿,时不时把手伸进衣服里塞好阳具。”也是,我在看到这样的回答时很动心,这回真正做了,却发觉除了身体不可抑制所产生的反应以外,还有一闪而过觉得麻烦的排斥感。

所以,我干脆就已经给自己今晚的行动预设好了结束剧情,就这样走到操场主席台背后的卫生间,然后在里外各拍一张照片就算结束。这么想着,我已经开始以挪动的速度移向目的地。卫生间有还算光亮的灯,旁边是体育器材室,已经关了门,里面也没有灯光。上课时也会想,假如能在器材室里…右边是女厕,我犹豫了下,还是走向了左边。既然没有人就还是选个刺激点的场所吧。男厕多了便池,同样也有单独的隔间,进了隔间以后,我才发觉,与女厕隔间不同的是,男厕的隔间门,里面是木板,没有镜子,外面才有。

本来想做的是在隔间里脱掉风衣拍照,然后卫生间外的洗手台前敞开衣服再拍。这么一来,我得脱光了走到隔间外对着镜子拍,顺便似乎还能拍到便池的样子。这样好像也不错。实践和理论的差距太大,虽然想是这么想,但真正准备做的时候,我还是站在男厕隔间里始终走不出去。然而等我摸出手机看到时间指向九点四十分,我突然就急迫了。最后还是出去敞开衣服拍了照,也没有脱光,还是会担心有人看见,拍照了几张都不是很满意,也就算了。

然后回到隔间里重新穿上了丝袜,假阳没有拿出来,穿上丝袜以后,它虽然还会往下滑动,不过始终不会掉出来。乳夹已经被我取掉了,取下的瞬间疼得不行,然后是冰凉的触感,揉了一会儿我扣好风衣的扣子。十点钟,准备回宿舍。绳子绑得不是很紧,即便这样,现在也觉得有些不舒服,想到随身的小包放不下这一捆绳子,只能等回去再解掉。我想着这个点也不会有人,所以没听动静直接开了隔间门就出去。迎面却撞见一个匆匆忙忙走进来的男人。

他看到我也很是不解,甚至退了出去。我没有心理准备,直接愣在那,然后想到,我要赶紧出去。到了门口,那男人还在那。“不好意思是我走错了。”我侧身从那男人身边走过,身体里还在转动的假阳让我没法走得太快,下两节台阶都让我提心吊胆的,回头看到那男人已经进了男厕,我这才放心调整了下器具的位置。十五分钟就能走回宿舍了,除开被人撞见这个插曲,我还是很满意自己这次所完成的“任务”。

慢慢磨蹭出操场,对面办公楼里还有灯光。刺激感褪去以后冷风吹过都难以接受了,体内还在缓缓转动着的器具也同样变得难以接受。不然,拿出来吧。我前后看了看,没有人,远处有车灯,路旁边是草地和树。我拐进草地,脱下丝袜,然后把假阳取了出来。欲壑难填,在取出假阳的刹那又想被填满。所以我还是蹲在草地里,用关掉了的假阳自慰,捂着嘴不发出声音,等这股欲望消弭才站起身小心走出草地。

十点二十分,我走出操场那条路,向左拐再走十分钟就能到宿舍楼了,在我想要转弯的时候,身后响起车喇叭的声音,我向路旁又让了让,那车却不通过,直接停在我身边。然后车窗摇下,我呆立在那竟然也忘记了我应该继续向前走。

“请问,有事吗?”车窗内的男人看着我也不开口说话,又刮了一阵冷风,我打了个哆嗦。“你在操场边草丛里呆了十分钟,后边是停车场。”他平静地看着我,似乎丝毫察觉不出他这句话对我产生了多大的冲击力,我是知道后边是停车场的,但在这样的黑夜里,又怎么会被看见。

我呆呆地望着他,没想过意淫的东西就要变成实际,我真的被人发现在做什么了。“上车。”他是这样说的,我后来回想,在这样的情景下控制一个处于被冲击状态里的M属性的女生有多难?事实是一点都不难。我茫然地上了他的车,坐在副驾驶位上。

他没有关上车窗,反而是点了根烟,手半搭在车窗外吞云吐雾。

我觉得冷,抖得不行,还是那种控制不了自己的打颤,甚至连牙齿都需要用力咬紧才不至于发出咯吱的声音。太害怕,我猜他也感觉到了我的害怕。不过显然他的举动并不是为了安抚我。“你的包里放着什么?”他说话,然后右手放上我死死抓紧的小包。

我不说话,也是抖得太厉害,说不出话。“你是哪个系,几几级的学生?”他的手轻轻敲了我的手背,我如临大敌地放开手,他便顺势拿过我的小包。然后我转头看他把包里放着的假阳拿出来,打开,看他调档,认真地调试举动,像是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玩具。

而他这样的动作,让我觉得羞耻,十分钟前,这个物件还在我的身体里转动,在我的身体里抽插着。现在它却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手里,被把玩。“不说话?”我倒是想说话,我想说“你还给我”,或者说“你要干吗”。

“你刚才就是用这个在玩…”他停顿了一下,“你自己?”他拿着假阳,轻轻地抵在我的下巴上。很轻佻的动作,我有些抗拒地扭开头。“你,我不知道你是谁。”我缓了口气,尽力用平静的语气问他,“我做什么都是我的事,现在我要回宿舍。”“回宿舍?”他似乎觉得有趣,扔掉了手里的烟,侧身靠近了我些,“我送你回去?顺便让你舍友看看你在草丛里做了什么?”

“我自己会回去。”我咬着牙反驳。“那这个你不要了?”他晃了晃手里的东西,还在嗡嗡地转动。

我转头看着假阳,然后看他,这是第一次细细打量他。车里没有开灯,借着路边不太明亮的灯光看他,我并不认识他,他又有什么必要这样为难我。想想觉得胆气足了,我想伸手拿回包。他却用手里的器具打了我的手背,用力很重,我疼得收回手,愤怒地瞪向他。

“你的手要是再动一次,我会把你扒光了扔下车。”他话里并没有威胁的意思,反而是如同做一件很寻常的事一样。

如果真的动了,被脱光扔下车,我要怎么办。我只好揉着手继续低头,那就不动。

“何昕?”我听他叫着我名字,先是吃惊,然后猛然想起我的包里随身都会带着身份证。

“你还给我。”倘若意淫只归意淫,那么最让人不能接受的就是意淫突然与现实接轨了。我像是被揭开面具的困兽,浑身赤裸到没秘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别动。”我伸出的手在他的呵斥中僵持下来,想到刚才他说的,我顿时没有勇气去抢他手里拿着的身份证。我眼睁睁看着他拿出手机拍了我的身份证。“留个底。”他晃了晃身份证,将它重新放回我的包包里。我也不知道他的“留底”是什么意思。

“刚满二十岁,怎么会做这种事?”听他的问话像是询问犯人,语气正直到我都要想想我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没有做什么。”我继续低头,手机也在包里,看不到时间,心里还是着急的。我怕进不去宿舍,但算算时间,估摸着现在大概是十点半左右。“我要回宿舍。”我再次和他说,声音软弱得不行,满满都是底气不足。“手机里这个,我也传到我手机上了。”他锁了屏幕,我在屏幕变黑的一瞬隐约看见那是我在男厕拍得那几张照片。

为什么?我问不出来,也不知道问了有什么意义,只能眼看着他把我的身份证和我的照片通通留存到他的手机里。

“哟,十点四十了。”他语气轻松地说,“你们宿舍十一点半门禁吧?”我点头,他不满意我只是点头。

“说话,没长嘴巴?”“是十一点半。”我回答他。

他点了点头,然后打了火,调了个方向,车往右边开去。由新操场出来往右直走是学校正门方向,学校的正门位置很偏,那条路上左右两边全是树林和草丛,没路灯,到了这个点,根本没有人会往这边去,除开偶尔来往的私家车,行人寥寥。我以为他要开出校园,我甚至想,假如他以此威胁我,要我陪他一晚上,我也是会点头同意的。不过这回是我想得太天真了。开到半道上他又靠边停了车。

“冷吗?”他摇下靠我这边的车窗,风还是大,我只穿着一件风衣,虽然说是风衣,可宽松得透风。我不明白他问这话什么意思,索性也没有回答,就咬唇看着他。

“想回宿舍?”他又问我。“是,我要回宿舍。”我言辞恳切,妄想对方能因此被打动。

“可以。”他凑近我些,几乎是贴近我的耳朵,对着我说话,“回宿舍,有个交换条件。”我忍住颤栗,不得不承认我的耳朵敏感度很高,加上对方还算有磁性的声音,贴近之后即便不想,也克制不了略微的动情。

“条件?”我无意识重复他的话。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