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慕手追》by水割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心慕手追 作者:水割
“闭上眼睛的时候,反而能看到平时看不见的东西。”

Original Novel – xL – 长篇 – 完结
未来 – xE – 治愈 – 浪漫主义
科幻
发生在2078年的故事,xE。
一场温柔浪漫事故。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概要:“闭着眼睛的时候,反而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

楔子
“闭着眼睛的时候,反而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
第一章
他坐在那,像是一个人,形单影只。
“有感觉吗?”他坐在阳台上,面向落x的方向,有温热的触感附着在他的手腕上,他的手指敏感地动了动。手腕上的触感下移,那是一只手,然后分开了他的,x到五指间,再聚拢,松弛而亲密无间地与他牵在一起。
有个人坐了过来,肩膀靠着肩膀,手臂贴着手臂,他们的耳廓亲切地触碰着,他因为发痒轻轻地笑了一声。
“还是没有感觉吗?”信枫握紧了他的手。
“没有光感。”他轻声说,反握住对方。对方的拇指在他手心轻挠了一下,就好像在告诉他,我在这里。那个人挪动了下`身体,用耳朵蹭着他的鬓角,然后靠在他的肩膀上。柔软的头发就这样躺在了他的颈窝里,他歪了歪脖子,松弛着一侧的肩膀,也靠过去,两具身体磨合出最舒服的姿势。
“依然是黑色的。”顾退之客观地描述着,“纯粹的黑色,像在关着门的地下室里被被子蒙着眼睛,再把边边角角都压实了,比较冷,还很闷。”他睁着眼睛,转头的时候,像是有玻璃球跟着滚动,瞳仁里反s出流光溢彩的景色。
“隔壁屋檐上的那窝小鸟飞回来了。窝里一共有三只幼鸟,我听到了它们的叫声。”顾退之讲着。
“鸟是彩色的,是极乐鸟。”信枫补充到,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雄鸟比雌鸟好看。”
那些幼鸟还在巢中叫着,信枫望了一眼。“我在实验室呆了一天。”他讲着,“整理完了上个十年整个栎树属的资料。”
顾退之惊喜道:“效率这么高?”
信枫摇摇头说:“进度已经很慢了,这个项目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进行太久了。大环境变了以后,很多树种是缺失的,鲜红栎和无梗花栎的现存资料寥寥无几。”
顾退之闻言沉默了一瞬,他握了握信枫的手,把他的手指分开,一根一根数过去:“结束之后就要告一段落了,你需要放松。”
信枫无可无不可地“嗯”了一声。转头问道:“今天都g了什么?”
顾退之仿佛想起什么有趣的事,说:“吃完饭以后我去照看植物,它们都长地很好,很旺盛,文竹窜高了一点点,落地生根的种子洒出来不少,我忙了很久。”在阳台的一侧有座花架,无水栽培的植物绿意盎然,生机勃勃。顾退之指着那个方向说,“就是那棵,应该是红色的花盆,在橡皮树的后面。”
信枫站起来走过去,拨开橡皮树的叶子,找到花盆上的标签,上面是植株的基本信息:“落地生根,Kalanchoe daigremontiana,蔷薇目,虎耳x亚目,景天科。”信枫翻到了背面,看到自己写着:“多子多孙,送给Julian,2081年3月12x。”
“这盆还是你送给我的。”顾退之笑着,脑海中出现植物的形状,“它长了特别多的种子,如果我没猜错,橡皮树的花盆里应该有很多小绿芽了。”
花盆里不仅有新芽,还散布着许多黑褐色的种子,伸长着白色的须妄图落地生根。有种子落到了橡皮树的枝g上卡住,信枫伸着手,一片一片叶子拨弄过去,他矮着身子把种子一颗一颗捡出来,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做这一切的时候,顾退之还在说:“第三年的礼物。第一年是文竹,第二年是君子兰。”
对于这些带有纪念意义的小事物,他们都格外珍惜,信枫记得很清楚。
这棵生命力旺盛的植物曾经寄托了他对顾退之的诸多期许,后来他才发现,旺盛的生命力带来了无穷无尽难缠的麻烦,种子总是漫无规矩四散在其他植株中,侵占对方的领地。
顾退之叫,“信枫。”
信枫起身,看到顾退之朝他招招手,他走过去,弯下腰询问什么事,顾退之用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站起来。他比他矮,于是他就微微仰着头,吻了一下信枫的脖颈,靠着他歪头问:“跳舞吗?”
信枫低头啄吻他,扶了扶他的腰走开,过了一会儿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一具身体贴过来,热气迫近让他有些痒,他缩了下脖子, 听到乐曲忍不住讶异了一下,转而了然笑笑,挑眉道:“Lambada?”
信枫没说话,只是牵他到空旷处,拉了他的手扶在自己腰上摆好姿势。顾退之当仁不让,手放上的那一刻,他就动了。他快速提腰顶了一下胯,身体贴合,信枫移步撑起身体,迅疾拉开一丝间隙,礼尚往来地紧揽他转了半个圈。
这一下出其不意,顾退之略失重地向前栽去,他顺着力道调整了重心,扭腰撞向信枫,那动作很霸道,强悍而有攻击性,在将要人仰马翻时候猛地定住,g脆利落,力道全被收起来化作虚无,收了筋骨没有支撑,缠缠绵绵,半张脸埋入了信枫的肩窝里。
这样他们又紧密地贴在一起了。
信枫接手节奏,扭着肢体后退一步,把顾退之的手拉向空中扣在一起,然后弯折划出一道圆形的弧。
他们你来我往,踩着点晃动身体,期间顾退之的腿贴着他伸到他两腿间的空隙中,曲着腿重心前倾,他脚步前移又后退,点着脚尖擦过对方的脚踝。一触即分,等他站稳之后,双方对节奏掌控的较量隐隐又开始了。
节奏空了一拍,顾退之晃了晃腰,贴到信枫的小腹上,“专心。”
语气间带着轻微的得逞的笑。
信枫一步步后退,拉开和他的距离,带着他又在空气里划了一个圈,用力扯着他,x膛摩擦,脚步错乱,最后猛地顿住。顾退之猝不及防,只能扑到了他的怀里,做出依偎的姿势。
音乐过了半,节奏热烈雀跃。顾退之似乎是被感染,得了乐子,他突然推开信枫,自己在原地转了好几圈,然后在逐渐失控的方向感里一下子坐到了地上。他喘着气,享受酣畅淋漓之后的余韵,直接用手臂向后撑着身体,仰头摆手笑道:“累…我不跳了。”
信枫朝他移动过来,托起他的手心落了个吻,然后在腰肢摇曳的音乐里,若即若离地围着他跳完了后半段。
顾退之想着他舞动时候的样子,情不自禁,嘴角频频划开笑容。
后来信枫又把他拉起来,下一首是很慢的曲子,他们放松着身体,跟随对方亦步亦趋晃动,平缓舒展四肢,在晚辉里慢慢消散疲惫。
顾退之跳的有些不专心,他的舞技其实也称不上好,仅仅停留在普通人因为好奇或者别的心思消遣娱乐的水准。偶尔跳一曲于他们的而言,更像是沟通交流的美好方式。在这期间他频频踩到信枫的脚,或者撞到他的膝盖,他踉跄着扑抓向前,胡乱扑腾,信枫弯曲手肘晃在他周围,或者直接停在那,让顾退之推测自己的位置,看他试探着前行,期待又窃喜,等他扑倒在自己怀里。他们偶尔哑然怔住,无可奈何弯着腰抱作一团大笑。
一舞终于结束,信枫牵着他落座,自己关掉音乐,走回他的身边坐下,吻了吻他的眼睛:“我们看落x吧。”
他换了姿势,曲着腿躺在顾退之的腿间,头靠在他的膝盖上,仰头望着他。顾退之感觉到了那束目光,于是微微低着头望过去。
信枫开始讲,今天天气很晴,有飞机飞过去所以天上有线,夕阳是橘色的,比昨天多一点点金色。
顾退之想象了一下,问,云彩还是一团一团的吗。
信枫想了想,说,像是海的女儿跳出海面的时候浪花的样子。
顾退之就说,你继续说。
信枫为他讲着琐事,他本来看着远处,后来他的眼睛紧盯着上方,看着顾退之的眼睛,后来他转了转身体,仰躺着一动不动地望着头顶的天空。巨大的天幕从远处蔓延开,由绚烂的暖色过渡到深蓝。那片蓝色的天空下,是暖白色的屋檐,顾退之坐在檐下望着他。
可是顾退之看不见。
“闭着眼睛的时候,反而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顾退之突然捂上了他的眼睛,温柔地笑着,那只手滑开抚摸着他的头发,就好像在安慰他:“相信我。”过了一会儿,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弯唇补充了句:“比如说,雄鸟很好看。”
于是信枫闭上了眼,放松着身躯等夜色变浓郁。
空气慢慢变安静下来,又渐渐喧哗,他能听到两个人越来越清晰的呼吸声,藤架上树叶合拢的声音,飞虫掠过花朵时嗡嗡的振翅声,夕阳拖着余迹滑落,光亮消失的一瞬间,他感到胳膊上的温度降了些许。
星星渐渐爬满夜空,笼罩着他们。第一阵夜风吹起来的时候,他感觉呼吸声靠近了,有人低下头,额头贴着他的额头,然后他不自禁张开了口,抬起手臂拥抱着对方,有笑声从上方笔直地滚落入他的喉间。
温热气息传过来,那是一个吻。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