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蘭瓷》by小眼睛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白兰瓷
作者小眼睛
内容简介
对妳百般凌辱了,妳肯正视我侍奉在侧的私心了吗?

—–
– 1V1, xE
– 开头走剧情,后半x会变多的!三观间中走歪(稍微加x:黑化、重口、血腥、舅甥、NP)但未至崩坏啦。

繁体版1V1xSMxG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0001 第一章 (1) 护卫很木讷
圪登登、圪登登…

乏味的马蹄声敲动耳膜已有两天,本已疲累的她更是烦上加烦。跟邻国商议的商务条约,因为反对派的守旧迂腐,一星期不休止的议论害她来来回回几番辩驳才能达成协议。气也还没透过来便得马不停蹄地赶回城堡,举行明天的宴会。

坐马车总是把她晃得头痛晕眩。

她揉着太阳x,把暗红的天鹅绒窗帘拉开挂起后,往外推开窗户,让渗雾的空气透进马车厢里来。下午三时许,太阳仍高照,但浓雾使森林一片迷蒙,空气中重重的潮气反s阳光,闪烁着灰银色寒光。

紧贴在车厢旁,骑坐栗棕色马背上的,是皇家护卫统领。一身钢甲,配戴长剑,神情严肃与警惕。

她盯着银灰的钢甲发呆出神。那躯体随马步律动,在头盔的遮掩下,她只能看见熟悉的鼻尖。心头上一阵暖意,规矩地放大腿上的手便抑压着心上什么,捏成了拳。

高度警惕的统领察觉到窗户的动静,反s性转过头来,不经意就接上了她的目光。

「陛下。」他见没异状,稍放松了,点一点头以示恭敬。

「加特。」她倒是慌张了,迅速地点头回应后,彷彿被识穿了什么一样,把视线从他身上调往路旁的密林,正色道:「雾很大,行程会受阻么?」

加特认真估量:「如陛下所言,今天天气不理想,我已着手足提高警觉。但若一切顺利,这点雾不会有影响。」她放心微笑:「那就好。」轻叹一声,收起一点笑容:「明天的宴会齐集四国元首,不能有任何差池。」喃喃的语声,未知是否对他说。

「当然了。」他仍点头应道。

对话来到自然的终结,他重新抬头往前路看,脸上亦回复肃正神态。她却未能将目光移离他,瞧看良久,咬咬下唇开口:「加特。」他又再望向主子:「是的。」淡灰的眼珠冰凉如溪流,也如溪流般难以捉摸,看似平静的表面下总是翻着暗涌、让她看不清底蕴。

望进那双清冷的眸子,她道:「几天以来辛苦第一护卫小队了,回去后可以休假几天,你安排一下,减省不必要的职务,必要的分派给其他小队,自己也好好休息一下吧。」

「谢谢女皇陛下。」他又是颔首:「陛下却是x理万机,没有喘息的机会。请趁现在好好休息、关好窗户以免着凉。」

虽然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建议,但听在女王耳中却彷彿吃了闭门羹一样,她语气不免稍y:「比起温暖,我更需要新鲜空气。」

「我多事了。」他并无半分惶恐,只是淡淡道,但合上嘴后,又不由得回看她深绿如翡翠的眼睛。

精致小巧的五官,生来甜美本该备受呵护,但自坐上皇位开始,那张从来只会灿烂大笑的嘴巴便总是权威地抿着,明亮的眼眸也充塞着缠身的政务思绪。

再待一会,他意识到这对视过久,禁不住问:「陆下可有别的吩咐?」闻言,如梦初醒的她道:「没别的了。」他点一点头,拉马步离马车两米,她也靠着皮革椅背一挨,目光向前放在对面一棑椅子的椅背上,皇家徽号的印压花纹。

望着印压花纹,却默默注视着眼角余光中那副钢甲。

<i>「维克!」

「维克!你在哪!」

「维克!我来了!快出来!」

「…」

「…主…」

「公主!」

树与树之间闪出一个小人影,用力挥着手,然后大叫:「公主!这边来!」然后再往林里深处跑。
心里一急,提起裙襬也追着跑起来:「不是说叫我名字吗?」

跑在前的小人影却似乎听不到,只回头摊出手,减慢步伐。

一跑一追逐,两阵步声朝着密林欢快奔去。</i>

女王慢慢睁开眼,暗想:原来还会梦起旧事来呀…

揉一揉眼,她又感奇怪:怎马车不走了?难道已回到城堡…?

车外传来「哐当」一声,她这才惊觉自己是被外面的纷扰吵醒的。

事态不妥…

咬一咬牙,她向门把伸出了手,门把却已自转动起来,下一秒,车门便被猛力甩开。

「山贼乘雾突袭,陛下请下车。」加特握要交待完,一手便拉住了她的手。她敏捷跃身跳下车,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

一群穿着简陋木甲,手持刀剑的山贼将车队团团包围,与护卫刀剑相交,打个你死我活。「哐哐铛铛」等剑击之声不绝于耳。护卫和山贼各有负伤倒地的,亦有奋战不休的;定睛一看,车伕颈上x着一支弩箭,气息随着颈上汩汩流泻的鲜血消失。

「汤姆……!」她倒抽一口气低喃,眼眶已发热。

<i>作为受保护目标,妳的职责是完全配合护卫队,将自己的性命放在第一位。</i>

加特在演练时多番的提点在脑中响起。她一把抹去凝在眼眶中的泪,追视着加特,紧贴在他身边。
说时迟,那时快,一支箭已穿过车窗,xx她一刻前还靠着坐的椅背中,深入得就剩箭羽外露。如此光景叫她双目大瞪,冷汗自颈后渗出,脑筋刷的空白一片。

演习中她都完美的配合计划逃生,然而那跟目睹手无寸铁的下属被杀、被箭头指住是全然不同的两回事。

冷静、冷静…

她心中喃喃自劝,却毫无效用。

「<b>别发白x梦</b>!」

话音一落,她头顶一重已被x上钢盔。把自己的头盔x在慌张失措的女皇头上后,加特把她蛮力拉到身前,以身体掩护她背心、手臂护她心口。抬眼见了是他,她惊魂甫定已见他抑抑下巴:「那边的长盾,拾起来。」

y生把目光扯离血腥混战中,她听命地身子一矮,伸手向长盾爬去。加特一直贴着她的步伐,用剑打下朝她飞来的箭。搆到盾牌,她没半分迟疑立即将它竖起,好让他顺势将手臂穿进臂x、握住握柄。拿稳了盾牌,他一揽把女皇困在盾牌和身体之间,形成一个密封的保护空间。

第一次陷入混战之中,她再也承受不住重敲耳膜的「哐铛」、「隆隆」声,下意识紧瞇了眼,双手抓在加特臂上,随他向左便向左、向右便向右。

为免听着战斗声而无力前行,影响他护驾,她集中注意力听着加特挡刀时咬牙的低哼,感受他从盔甲下传导的热力,嗅闻他奋斗中流淌的汗水。拼尽一切利用他封闭自己的观感,已是她能帮上的最大忙。

「陛下,准备向下跳。」加特在她耳边低声留下一句话,再没一声警告,便把她向旁边推。

她脚下一踏空,身子翻侧便下向滚。

失去林路的视野前,顶上响起「轰」的一下火枪声,然后有子弹擦过钢甲或铁剑的星星火光。她惊徨瞪一瞪眼,已滚下斜坡。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0002 第一章(2) 疗伤
沙尘、头发、碎石、树丛、天空……

眼前的世界在翻动,彩色混糊成一片。在瞥见一片灰蓝的一刻,人已「噗通」一声沉进那片水里。

水底一片黑,被她打进水中的气泡一大团的挡在眼前,她冷不防吞进一口水。慌乱的又踢又拨,好不容易挣扎回水面,连连咳出已涌进气道的水。双腿蹬数下,终于摸索到河床,踮起脚,她节节走回岸边。

踩到石地的一刻,她立时四看,找到一石d,便迅速躲进内。

找到石d的掩护,她仍未放松,在地上拾起一块砖头大的石块,贴近d壁屏息站着。

河流翻翻流水声和着乱扫树林的狂风,盖过远在丘顶上的混战声,令她难以掌握形势。

倾听良久,一阵谨慎的步声悄悄偷到d外。

x发黏在女皇脸颊,她却没有撩开的闲情,紧捏着石子,用劲呼气压下起伏不定的x口,无息地更贴近石壁,另一手已成抓状,预备砸空时还能尝试扣捏对方喉咙。

举起到半空的一只手缓缓从石壁旁突出,提着双臂示意「没敌意」的加特移步到d口:「陛下,是我。」

全身绷紧的女皇,闻言放软双手,石头也落地、发出一声闷响。她僵y的脸容闪过一刻欲哭的脆弱,脸庞低垂,身体便如绵絮飘晃一下。

加特手臂才动一动欲接着陛下,她却已自伸手一扶石壁站稳了。

深深透一口气抬头,虽然脸色苍白,但她已回复一贯的高雅庄严,赞赏地颌首:「谢谢你,加特。」摊手引向d内。

王座是一张单脚椅,无论遇上多大挫折,要稳坐其中,就不能挨倚向任何人。

她不会让亡父失望、不会让下属失望。

他望她良久,垂臂在身体两侧、先立正敬礼才随她进d中。

「其他人呢?」

「回陛下,我随着您到丘下来时混战尚未平息,有的卫兵亦已分散。根据演练,生还的人会回宫集合,再行商讨对策。现在天已黑,该待明早清晨再起行。」

「宴会赶得及吗?」她立时问。

发生了意外,她仍念着职责安排;加特对这份固执没半分意外。

强悍的女皇,国家的问题、自身的烦恼从不败露人前。

而作为护卫统领、她的下属,他会尽一切配合她。

「若陛下能在第一线曙光时起行,还能在宫中稍作休息。」加特边计划边道。她闻言满意点头:「就照你意思办。」说着,曲膝要坐下。

大腿稍动、肌x一拉扯,便突然撕裂般剧痛起来,叫她腿一软,失衡撞向石壁。

加特出手如迅电,一把抓她手臂便往回拉,让她反向怀内倒。

确定已把她稳抱怀中了,才将痛得咬牙无声的她轻放到石地上。

他脱掉身上的钢甲跪在她身侧:「恕我保护不力,让陛下受伤了。」语气平静,眉头却已深深锁起。看着染污裙子的鲜血,她咬龈摇头:「少少皮外伤。」小小的抖颤从喉间偷出,但她始终没有承认痛楚。

瞟她一眼,他把手袖卷起到肘子,便提着她的裙摆,开始慢慢往上退。

由足踝到小腿,看着皮肤逐寸裸露在人前,头脑再冷静的她还是会害羞,按住了他的手,心里怦然乱跳。木然望着搭在自己手背的纤纤小手,他x前也微微升温,识相地避免注视她,没有强行再往上,却也没有把裙襬覆回。

在这胶着状态中,唯有她急促的气息,吹过他脖畔,气流温暖潮x。

慢慢地,吹在他脖上的气息平静下来,遗下一层沁凉,小手也随之放开。

像个内疚的小孩一样低了头,她小声道:「请继续。」

「冒犯了。」他简短道,再次把裙子向上拉。

她的肌肤粉嫩且滑不溜手,两条白皙细致的腿随着裙襬缩起而一寸一寸展露在他眼前,犹如解封的精品,将他的目光紧紧吸引住。他指尖所到之处,引发她大腿微烫,泛起的红晕泄露兴奋。
再把裙子掀开,伤口便表露无遗。

她才瞥见血口,心脏便徨恐惊揪一下,虽然努力按捺了一切表情,但她的目光也迅速调向一旁,不敢看清那模糊的一片。

大腿外侧,六寸长的伤口向上延展至近乎腿部顶端,伤口周围沾着泥巴碎砂。腥红的血在她淡色的肌肤上形成强烈对比,也染红了点缀xx的蕾丝围边。强x自己从恐惧之中冷静下来,她终意识到最私密的地方快要暴露人前,虽知疗伤要紧,但还是不动声色地伸手掩捂了蕾丝围边,捍卫矜持的底线。

面对她掌下半掩半现的诱惑,他脖子温烫了,却只脱下衬衫,规矩地让目光锁在手中的布料上,把它撕成长布条。

衬衫下的赤裸上身,刻划着肌x线条;壮健的手臂似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的腿轻柔抬起来,放自己腿上。x积月累的训练给予他一副强蛮野性的身躯,方才战斗中流下的汗水遗存雄纠纠的气味,使她脑筋混沌了。

加特的身体、气味……

这就是「男人」……

她呆望那张不知从何时起已成熟、起了棱角的脸出神,直至心脏猛然一跳,才窘困低头,自责地咬了唇,紧皱了眉。

身为女王,在谁人面前产生如此虚弱感,都不该。

不知有否留意到她的窘态,他只面不改容地继续用布条为她包扎伤口,指尖不经意轻划过她大腿内侧,在她的私密花园外徘徊,若即若离地挑逗。

连x舟车劳顿,加上衣服x漉的寒冷、受袭的惊徨、未能帮上忙的挫败……

各种状况早已教她身心俱疲,现在又陷入如此尴尬的局面,连在贴身护衞面前也得也得竭力保卫私处,再强悍的她终究一点点崩溃了。

眼前逐渐模糊了,但打转在眼眶中的泪,她无论如何不能任之垂下。

瞥瞥倔强地睁大着眼的她,他用布条好好打了个结。

厚大的手掌覆在布上,温度传导至她皮肤下:「多得了陛下,今天的任务很顺利。」如一贯平板的声线,在这刻却透着温柔:「因为陛下勇敢的保护了自己,我和手足才能成功确保您的安全。」

「我……恐怕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受保护……」她心中的郁结却在低沉柔和的嗓子里无声无息地松开。

「皇家护卫就为陛下而活,为您拼上性命是我们的职责。陛下若要拥有最精悍的护卫队,必先尽责的照顾自己。」他一脸理所当然,毫不怯畏的直视她尊贵的翠眸,敲动她心灵。牢牢看她须臾,他的表情放松了,嗓音也更轻更软:「我的命,属于陛下。」

明明只是聊表忠诚的话,嗓子中却有一种她从未听过的磁力,使心脏轻快跳动一下,耳畔至脖端也酥麻起来。

他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脸庞向她倾拢,直至两唇相隔不过一寸,彷彿已能传递唇温。

本稍为平静下来了的心跳,又逐秒加速,她紧抿着嘴咽一口唾,不知所措地等待,却连等待的尽头是什么也无从想象。

这距离流连了悠长的一瞬,他终垂下目光,身躯便缓缓远离,翻身在她另一侧靠墙坐着。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