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逐影》by等风流颜色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追风逐影 作者:等风流颜色
又名被老男人强制的小狼狗,比较狗血

Original Novel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狗血 - 强制爱 - 年下
荤素均衡

本文不适合双洁党❌
不适合雷反攻雷狗血人士❌

——————————阅读全文伽薇❤:xiaonew6,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chapter 1

概要:无

秦风第一次见到傅扬是在Z大的球场,少年人身姿矫健扣下一个篮板,迎着六月的骄阳笑得快意,连发梢未滴下的汗珠都洋溢着蓬勃朝气。整个人神采飞扬,令人炫目。
秦风示意司机停车,打开车门走到球场边。夏日的阳光过于刺眼,向来娇贵的秦少爷顺手掏出墨镜架在鼻梁上。
傅扬打完球灌了一瓶水,抱着球往场边走。一眼瞥见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戴着墨镜的秦风,骂了一声傻逼。走了几步却被傻逼拦住,道貌岸然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傅扬上下打量了一番秦风,眉毛一拧不屑道:“傻逼啊你!”
那张被墨镜挡了一半的脸看不出什么表情,抓着他的胳膊却是更使劲了,“跟我走!”
傅扬震惊地看向他,青天白日要绑架?他一条胳膊被秦风抓着,一手又抱着球,实在施展不开,于是只能用脚奋力踹过去。
没踹中。
秦风差点挨了一脚,知道来硬的恐怕不行,遂坦诚道:“我想跟你谈谈,我车就在前面,十分钟。”
“傻逼,有事就在这里说,谁知道你车里有什么?”
话音刚落,就见他亲叔叔气喘吁吁跑过来,“秦风,你怎么在这?还没走呢?”
又看了一眼傅扬,“傅扬你也在这儿?怎么你们认识?”
“不认识!”傅扬见机甩开秦风的手,“叔叔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别走啊傅扬,”这下拉着他的人变成了他叔,“既然这么巧就一起吃个饭吧!你不是准备去美国留学吗?正好秦风刚回来,你们又是一个专业,一起聊聊。”
“是啊傅扬,”秦风自来熟得很,恐怕连傅扬两个字怎么写的都不知道,但叫起人来一点不含糊,“想不到你还是我学弟呢,学长一定知无不言!”
傅扬心里暗骂,面子上却得顾及他叔,“真不去了,我刚打完球一身汗,回去洗个澡先。”
谁知秦风压根无视他,一边推他一边跟他叔叔讲话:“闻先,我车就在那边,坐我车走吧。”
傅扬就这样被压上了车。
一路上他都坐在后座闷闷不乐,秦风跟他叔叔相谈甚欢,几乎无视了他的存在,让他不知该高兴还是郁闷。
傅扬耍了个心思,把叔侄两人带回了家,眼睛余光看着傅扬吃瘪的脸心情甚好,面上倒是绅士得很,“傅扬不是想洗澡吗?刚好阿姨今天多煮了饭,闻先你不嫌弃吧?”
他叔拍着老友的肩膀,“怎么会!好久没叙旧了,机会难得啊,今天不醉不归啊!”
傅扬头疼,他叔喝起酒来可以从山顶洞人聊到满汉全席,从K线说到林徽因……也不知道秦风一开始找他是干嘛,总归是不怀好意,看来他今天真的应该果断一点不跟他们来。
“浴室在哪里?我先去洗澡。”
秦风指了指他的卧室,“你用主卧的吧,外面的平时阿姨用得多。”
傅扬“哼”了一声,奔着秦风指的方向去了。秦风的卧室很大,风格性冷淡得很,跟他身上的装逼样如出一辙。傅扬一边打开花洒,一边在心里骂秦风,认识这个人没有几个小时,可是潜意识里就是很排斥,觉得这人不是个善茬。
洗到一半傅扬听到敲门声,“傅扬?”
是秦风的声音,“我给你拿了干净的衣服,放外面了啊。”
他懒得回,自顾自洗完澡,一拉开浴室门却正跟秦风大眼瞪小眼,“你有病啊,站这儿干嘛!”
“等你啊。”秦风从上到下慢悠悠地打量他,“很有料啊……”
傅扬被视奸得极不舒服,把人推到一边往外走,“神经病……”
下一秒一个黑影扑过来,傅扬被压在床上动弹不得,“你他妈干嘛?”
“干你啊!”秦风看着他的眼睛,低头亲了亲傅扬洗完澡后红润的嘴唇,“年轻人,火气这么大的吗?”
傅扬像一头炸毛的狮子,奋力抵抗,“我操你变态啊,给我滚下去!”
但秦风这可不是普通的压制,他挑挑眉,“我会柔术啊,你挣不开的。”
傅扬怒目而视,试图搞清楚秦风究竟想干嘛,危险系数有几分,怎么才能离这个人远远的……
“秦风?傅扬?你俩在里面干嘛啊,怎么还不出来?”傅闻先在外面敲门。
秦风终于放开他,“来日方长,先吃饭吧。”
眼看着傅闻先在饭桌上喝了一杯又一杯,傅扬也越来越警惕,他想了想还是站起身,“叔叔,我晚上还有课,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聊啊!”
“我送你吧。”秦风说。
“不用,我打车。”
“那怎么行!”说着秦风也站起身来,边朝大门走边说,“怎么也要把你送上车。”
“去吧去吧,快点回来陪我喝酒。”傅闻先摆手。
傅扬心里憋了一口气,气呼呼跟着秦风往外走。
秦风按了电梯下行健,“我今天在操场边想跟你聊十分钟,现在能听我说了吗?”
“有屁快放!”
“年轻人,真的不要火气这么大啊。”秦风无奈。
傅扬无视他。
“你真好看,”秦风回忆着下午那一幕,心跳都变快了,“在球场上我一眼就看到你了,有时候心动就是这么简单,你知道吧?”
傅扬瞟了他一眼,十分鄙夷,“白痴!”
“随便你怎么想。”秦风语气平淡,“我知道你不喜欢男的,对我更没什么好感。但是我想得到的东西,一定会得到,而且我没什么兴趣玩追求的把戏,也没什么耐心陪你适应,我只要得到就可以了,过程不重要。”
“呵!口气真大!”傅扬简直想笑,“我是有个负债累累的爹还是有个身患绝症的妹妹?还是马上就要破产等你来救?”
傅扬“哈哈”笑了两声,“我既不会主动卖身也不会受你要挟,你脑子是有坑吗?”
秦风摇摇头,“傅扬你太简单了,我得到你根本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
电梯门开了,秦风率先走进去,按了下行健,“傅扬我不是要包养你,更不想跟你谈恋爱,我只是想得到你,占有你。”秦风凑近他,“你懂吗?”
傅扬一拳挥过去,被秦风堪堪避过,他怒火中烧,从小到大的骄傲张扬甚至自尊,在这一刻被挑衅得彻底,“有本事你就来,我还怕你不成!”
“叮……”电梯门再次打开,傅扬快步走出去,一秒也不想跟这个人多待。
秦风不疾不徐跟在他后面,在傅扬等车的空档里,他终于再次开口,“傅扬,你还太简单了。”他笑了笑,那张英俊的脸忽然收敛了所有神情,“只要不择手段,我什么得不到!”
傅扬下意识退了一步,恐惧从心底里蔓延开。网约车在他身旁停下,他连车牌都没有看就迫不及待拉开了车门。
秦风就是一头眼发绿光的狼,他已经被盯上了。不知道为什么是他被盯上,但无疑现在想这个问题已经毫无意义了。跟疯狗是讲不了理的,跟饿狼也是求不了情的,自求多福吧,他想。

——————————阅读全文伽薇❤:xiaonew6,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chapter 2

概要:无

傅扬不知道秦风的不择手段会是什么手段,但是他不想坐以待毙,只是整件事过于离奇和羞耻,他暂时还不想向任何人求助。
第二天他打通了他叔的电话,旁敲侧击询问秦风的来历,只知道他也是Z大经济学院的毕业生,后来留美深造,这几年事业有成,刚刚回国,昨天是回母校商讨捐赠事宜。没错,这个号称要不择手段得到他的人渣在旁人看来是金光闪闪的成功人士。
傅扬委婉问了秦风的家庭和感情状况,傅闻先十分敏锐,问他怎么对秦风这么感兴趣?
他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大概傅闻先也不太信他的说辞,只告诉他秦风的身份比较敏感,让他最好不要过问,又说人家现在是钻石单身汉,让他身边有所觊觎的人省省心。傅扬有苦说不出,只能匆匆挂了电话。
傅扬心里已经有了结论,秦风恐怕不仅仅是个成功的商业人士这么简单,在现在这个社会,金钱远远比不上权利,这大概也是他能面不改色地说出不择手段也要得到他的底气。傅扬的父母都是高知,虽然他从小嚣张又任性,但是他正直、善良并且认可一切宣扬自由与公平的制度。他从小生活在阳光下,尽管他知道这片天空多得是不见阳光的角落,但是他无知无畏。他闭上眼想起秦风最后那句话,不禁遍体生寒。更可怕的是,他是一个健康强壮的成年男人,根据现有的规则,他甚至无法向法律求助。
在意识到他身处怎样绝望的处境之后,他网购了一些微型摄像头,这几天他一直穿衬衫,将摄像头藏在衬衫的纽扣里面。然后跟傅闻先说周六要去他家吃饭,让他跟婶婶说一声,如果找不到他就打给室友邱舒,半真半假说叔叔如果找不到我记得报警啊!另一边他告诉邱舒如果到了门禁时间他还没回来,就给他叔叔打电话。傅扬每天尽量跟朋友一起不落单,期望一切都是他杞人忧天自作多情,或许秦风早就把他忘了。
周五晚上体育部要聚餐,一群男生喝起酒来毫无顾忌,傅扬喝多了几杯去卫生间排泄,上完厕所习惯性用冷水洗脸, 突然眼前一片晕眩便失去了意识。
再睁开眼是在秦风的卧室,连床单还是他上次来的那副,他想伸手才发现手脚已经全被秦风栓上了链子,怒不可遏,“操!你他妈真是个变态!”
秦风端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喝了口水,又问:“你喝吗?”
没等他拒绝,秦风已经噙了一口水捏着他的下巴喂了过去,傅扬想咬他被他躲过去,喉结滚动那口水最后还是进了他的胃。秦风不作声,又继续喂了他几口。
“有什么想问的吗?趁你现在还清醒。”
傅扬看着手腕上的链子,压抑着怒气:“能不能把这些链子解开!”
“过一会儿,你这会儿精神好我制不住你。”秦风看着他,“等药效上来了,我自然会给你解开。”
“操!你给我下了什么药!”
“春药啊。”秦风笑,“还能是什么药。”
傅扬眸光似火,死死盯着秦风。
“几点了?”他问。他八点多离席,现在怎么也得九点多了,门禁时间是十一点,不知道他等不等得到那时候。
事实上时间远比他预料得过得快,他到这里的确才九点。但是药效让他昏睡了一个多小时,这会儿已经快到十一点了。
但是秦风似乎知道他有什么打算,故意吊他胃口,“夜还长着呢,不着急。”
傅扬扭过头,不想再搭理他。他要保持精力,秦风说了待会儿药劲上来了就会给他解开链子,那杯水,秦风也喝了的。
没过一会儿他的手机铃声就响起来,秦风从善如流从他裤子口袋掏出手机来,盯着他的胸口看了一阵,当着傅扬的面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果不其然是邱舒,问傅扬为什么还不回寝室。
秦风在傅扬身边坐下,笑着说:“傅扬跟我在一起啊,我是他叔叔的朋友,他今天晚上酒得太多了,刚好被我碰到,吐了我一身,我急着回来换衣服就把他一起捎回来了。”
傅扬依稀听得到手机里邱舒的声音,他很想大声说他被这个号称他叔叔的朋友的人绑架了,快点报警。但是警察来了他药劲早犯了,而且秦风想强奸傅扬这个假设,警察根本不会信。他只能让邱舒给傅闻先打电话,看秦风会不会顾及傅闻先。
秦风跟邱舒聊了起来,抱怨傅扬的酒品真差,还说让他放心,明天一早就把傅扬送回去。
傅扬大声喊,“邱舒,给我叔叔打电话,让他来带我回去!”
电话里邱舒似乎听见了,秦风叹口气:“看到没,还在发酒疯呢!要不你打电话让闻先把这个酒鬼接回去算了。”
他们又聊了一阵,最后秦风说服了邱舒,让他至少给傅闻先打个电话,报一下平安。
在挂掉电话的那段时间,他们四目相对,一言不发,傅扬不知道怎么有如此厚脸皮阴险狡诈不择手段的人。药劲开始上头,他浑身发热,但愤怒占据了他的头脑,他想一旦秦风给他解开链子,他一定要立马咬断他的喉咙。
电话铃声在无声的对峙中突兀地响起,这一次是秦风的手机。
“喂,闻先。”
“对啊,傅扬在我这里。醉得疯言疯语的,你要不把他接回去吧。”
傅闻先不知道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惹得秦风一阵笑,“那行吧,我今天就收留这小子一晚,明天再把他丢回去。”
秦风挂了电话,对上傅扬怒火中烧的眼。
“没用的,傅扬。”他跨坐在傅扬身上,把玩着他衬衫上的纽扣,“我早就说了,我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你最好赶紧放弃。”
一阵“叮叮咚咚”,傅扬身上的扣子尽数被扯下,药效这会儿完全上来了,傅扬从脸红到了脖子,喘气声大得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你全都知道。”他咬着牙,问:“好玩吗?”
“我不在乎。”秦风拉下他的裤子,昂扬的性器气势汹汹地指着他的脸。
他伸手摸了一下,“很精神嘛,谈过几个女朋友?都上床了吗?”
傅扬瞪他,“关你屁事!”
秦风的脾气今晚格外好,傅扬说什么他都不生气,反而是握着他的性器上上下下地替他抚慰,眼神从始至终都盯着那根东西看,仿佛特别认真地在做一件特别正经的事。
傅扬内心屈辱,药性叠加快感都不能让他沉浸其中,他重重地喘息试图做最后的抵抗,“你放过我,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我不会报复你,你放过我。”
秦风终于抬起头来,被欲望烧红的眼粘在他身上,说出的话却格外平静,“只是上个床,我又不会囚禁你,明天一早就送你回去。”
傅扬这一刻才真正体会到秦风的可怕,他想往后退,却毫无退路,“还有下次吗?”
“有吧。”秦风答得漫不经心。
“如果我反抗会怎么样?”
“你没办法反抗,你只能选择自己走进我的房间,还是被人抬进我的房间。”他强迫傅扬跟他对视,“我不会囚禁你,也不会干涉你的生活,你谈恋爱跟女朋友上床都可以,如果你结婚,我也会彻底放过你。但是现在,不可能,你懂我的意思吧?”
“你也不要想逃,毫无意义。你马上就大四了,要准备出国,你的人生按部就班,一片大好,如果要逃的话太不划算。况且,只要我想要,你还是会被抬进来。把你从市中心抬回来,还是从边境线抬回来,对我来说毫无差别,你不如好好打算自己的人生。”
秦风显少说这么多的正经话,傅扬看着他的眼,苦涩地笑了,“你怎么看上我的……”
秦风十分认真地看着他,“你运气不好。”他从抽屉里拿出钥匙,给傅扬解开脚链和手链,又冲他笑了笑,“但是我运气很好。”
秦风巴掌大的脸上点缀着一双水盈盈的桃花眼,欲望从白净的皮肤底下透出艳红的色彩。药劲使人欲望高涨,傅扬盯着秦风红彤彤的嘴唇,眼神慢慢变了味道,“上床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喉咙干渴,嗓音都变得沙哑,“我要上你。”
秦风揍了揍眉,“今天不行。”说着剥掉了傅扬的衬衫和裤子,俯下身去亲他。

xiaonew6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微信,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微信搜索“xiaonew6”或者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微信。

赞(1)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