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庚星在黄昏中璀璨》bywagon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长庚星在黄昏中璀璨 作者:wagon
bkpp, 德欧确定关系后的一次小约会

以你的心诠释我的爱 - 德欧
Fan Fiction - BL - 中篇 - 完结
轻松 - 高H
这是我以爱的第二篇文。
想写哭包攻啦!当然一切也只是为了开车!
算是第五集后的续写吧,没什么文笔剧情逻辑的甜饼约会。有黄色废料和洞洞裤

——————————阅读全文伽薇❤:xiaonew6,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0~1

概要:我们去还愿吧

0.
蓬贴海角,德与欧儿彼此相拥,暖调的天幕由橙黄幻变黛蓝,他们的爱情化成了黄昏时最初最耀眼的长庚星。
1.
在街灯亮起时,德和欧儿已经回到了马路上,他们一步跟着一步,慢吞吞踩着自己的影子,向普吉老城区走去。
有时候欧儿会用眼角抛去一个缱绻的眼神,德接住了,扯起嘴角就是傻笑。有时候德会在不经意间用食指拉一下欧儿的尾指,皮肤轻刮皮肤,在指尖分离的瞬间,又若有似无的重新勾连,延长彼此纠缠的时间,完成一个甜蜜的心灵感应。
在第十次的心灵感应完美结束后,德笑着开口:“一会去我家吃面吧。”
“好。”欧儿笑着回应,他用食指轻轻搔刮了德的掌心一圈。
德的笑意更甚,这次他的食指紧紧勾住了欧儿的食指,不再分离。
为了响应两人此刻的心情,草丛中的虫鸣声适时响起,声音时轻时重,是求偶的信号。德听着听着,脸烧红了一片,他觉得虫子在催促他向欧儿发送约会请求。
德偷偷瞄了欧儿一眼,内心踌躇,约会这种事,是正式一点,还是自然一点的说出来呢?之前他们还是朋友的时候,他什么狗屁事儿都能说个不停。现在成了情人,反而局促得像个语言能力归零的婴儿。
话语在德的嘴里反反复复咀嚼了几十次,就在他将说未说时,欧儿的声音幽幽响起。
“除了考上大学的愿望,其实我还向佛祖许了一个愿。”欧儿直视前方,自顾自的说着话,“是在我们吵架后许的愿。”
“啊?”德正想着约会的事情,反应有点跟不上,听到欧儿的话直接懵了。
“我向佛祖许愿,希望我跟你能和好,重新成为朋友。”欧儿突然停住脚步,正在向前走的德也被带着一起停下。
欧儿转身看着德,暖黄的街灯从他头顶洒下,把他笼罩在一团温柔的光晕里。欧儿眼里星河漫漫,嘴角扬起一抹笑,是一个心愿达成的幸福笑容。“佛祖听到了我的许愿啦,我们不但重新成为了朋友,还成为了彼此的男朋友,我好高兴好幸福哦。”
德傻愣愣的看着欧儿,他觉得此刻的欧儿美得让人心颤,他伸出手忍不住抱住他,他吸着欧儿头发里甜甜的椰子味,眼角泛起泪光。德温柔而坚定的回应:“我也好高兴好幸福。”
欧儿回抱他,甜甜的说:“既然我的愿望实现了,我还要再还愿一次。”
“是不是要再一次在太阳落山前,从我家跑到蓬贴海角?”
“不是。”欧儿放开德,把双手贴在对方的胸膛上,看着他的眼睛,柔声说:“这次的还愿方式是,在日出降临时,我们两个人到佛祖面前上香,从寺庙开始,然后重走一次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地方。”说完,欧儿都脸红了,因为这太像一个约会邀请了。
德听完后也脸红了,这是欧儿在向他邀约!他看着欧儿,激动得想立马答应,但出口的话却是:“有这样的还愿方式吗?”
欧儿眯着眼睛,气呼呼瞥了德一眼,他收回手,扔下某个不懂情趣的傻子,大踏步向前走了。
看到欧儿生气的表情,德瞬间惊慌失措,他焦头烂额的辩解道:“不是!我不是想说这句话!你约我出去我太高兴了!我只是想打个趣!”
欧儿停住身影,低头背对他。阴影覆盖了欧儿的整张脸,德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在难耐的焦急中,等待男朋友的消气。
时间静止了一秒钟。
突然,欧儿的肩膀开始抖,接着是再也压抑不住的笑声。欧儿转过身,脸上全是恶作剧成功的得意。
德看到欧儿孩子气的神情,心情放松的同时,心里也跟着高兴。他大跨步走到欧儿旁边,二话不说拉起少年的手,与他十指紧扣。
被欧儿这样一捣乱,德那些不知道如何开口的邀请,终于找到了方向破土而出。他仰头看着头顶那颗最耀眼的长庚星,缓缓道出了他这晚最想说的话:“欧儿,能跟我来一次,情人之间的正式约会么?”他顿了一下,换了个说辞:“或者说,我们以情人的身份一起还愿吧。”
十指相贴的皮肤传递着对方身体的温暖,欧儿的内心化成了一片柔软的安达曼海。

——————————阅读全文伽薇❤:xiaonew6,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2

概要:德埋葬了一个秘密

2.
还愿的日子约在两天后。
虽然这两天两人都一如往常的见面吃饭瞎聊天,德还是忍不住为即将到来的正式约会紧张不已。
在约会来临的前夜,他打开自己的衣柜,从层层叠叠的衣服里拿出了一条深蓝色牛仔裤。裤子被熨得笔直,小心翼翼地保存在一个透明袋子里。德看着手上的裤子,内心泛起柔情蜜意的波澜,它是他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那时候德刚加上欧儿的IG,晚上他躺在床上,整个人缩在被子里,黑暗包围了他,让他很有安全感。他点开IG,打开已关注人的名单,他把名单向上划,直到划到欧儿的名字才停下来。这一系列明明最正常不过的动作,硬是让他做出了一种类似在偷窥的紧张感。他怀着忐忑情绪,点开了这个对他有异常吸引力的账号。
最新动态是一张欧儿穿着白色衣服,撑着脑袋,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头的相片。德看得有点呆,欧儿比以前成熟了许多,眉眼也比记忆中更漂亮精致,周身弥漫了一股独特的诱人气场。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少年人,德突然想把他们分开的这几年,他没看过的对方的所有身影都找出来。他拼命的划动手指,把欧儿在不同场景表现的情绪,放大缩小,缩小放大。每看完一条动态,他的情绪就会高涨一点,但随即而来的却是,心底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个小坑洞。
德曾经是欧儿最好的密友,他认为他们会永永远远的好下去,他能感觉欧儿对他的需要,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为欧儿牺牲一切。直到嫉妒冲昏了他的头脑,说出了伤害欧儿的话,他才惊醒原来他也只是个胆怯自私的人而已。这些年,德一直是内疚的,所以重遇欧儿,他会忍不住想靠近他,想跟他重新交好,更想知道他这些年来经历的事情。
今晚,德通过IG认识了一个不再需要他的欧儿,他过得很好,他成了拥有一大群粉丝的网红博主,他还拥有了新的朋友。德不知道这种空落落的心情算是什么,他有种想哭的冲动。
从看完欧儿的所有IG动态起,这种失落难过的情绪每时每刻都在困扰着德,直到再次成为欧儿无话不谈的密友,它才逐渐消散,然后被他也搞不懂的暧昧和酸楚取代。再在后来某个阳光明媚的夏日午后,这股暧昧酸楚更成了他鬼使神差的一次冲动。
那天,德与丹去买画材,经过一家专卖二手衣服的店铺,一条洞洞牛仔裤安静地挂在橱窗上,像在等待一场迟来的命中注定。其实德一开始也没注意到它,是丹在一旁兴奋的喊道:“这不是off-white的那条牛仔裤么?!真好看呀。”
德顺着丹的目光看去,定住了,他见过这条牛仔裤,在欧儿的IG上,它上面有三个洞,刚好漏出一片肉色春光。
他径直走过去,站在橱窗前看着那条裤子,内心涌上一股难言的焦躁。
丹跟在他身后,抱怨道:“可惜这条是男款啦。”
男款?德听到丹的话,突然注意到橱窗里的这条裤子,跟欧儿穿在身上的那条有点不同。他转头看着丹,问:“这条裤子还有女款?”
“对哦。”丹被德这样一问,也起了兴致,她拿出手机,一边打开off-white的官网,一边笑着说:“我找出来给你看。”
不一会,丹就把那条洞洞裤的女款找出来了。德看到女模特身上与欧儿那条一模一样的裤子,只感觉全身血液直冲大脑,在瞬间达到沸点。他冲进店里,让店家把那条裤子取下来,他走进试衣间,慢慢脱掉自己的校裤,又慢慢套上牛仔裤,裤子的尺寸刚刚好,就像为他量身定做一样。他走到试衣镜前,看着洞里漏出来的肉,心脏在砰砰打鼓。他在过响的心跳声中,看到了欧儿穿着女款裤子的幻觉。
欧儿在一片黑暗中对着他笑,笑得如一朵羞涩的扶桑花,花在启明星的光芒中绽放,绚烂得让人移不开眼,诱惑人去摘下它。当指尖碰触到冰冷的镜面时,德才如梦初醒,他手忘脚乱脱掉裤子,走出试衣间,沉默着把裤子买下来。
走出店后,丹还调笑他:“想不到你也喜欢这个牌子的衣服。”
德含糊的应了个是。丹不知道,他其实没听说过这个服装品牌,他只是因为知道欧儿有一条,才起了一时的冲动。而且这条二手的裤子很贵,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的零花钱。
后来回到家,德用手把裤子洗了一次,等裤子晾干后,又认认真真用熨斗熨好。他把它小心翼翼地装进透明袋子里,挂在衣柜的最里面,好好的藏在黑暗中。
柜门被慢慢关上,柜里成了晨星昏星的坟场,它埋葬了一个躁动不安的少年秘密。
那时候,德以为裤子会烂在袋子里,然后在某天被翻出来,像一件赤裸裸的罪证,指认他一如既往的胆怯与自私。
但幸好,因为爱,他终于勇敢了一回。他会穿上这条裤子,在阳光里拥抱他的欧儿。
把明天约会要穿的衣服,好好试着一番后,德拿起手机,给欧儿发了条line。
“明天记得穿off-white的洞洞牛仔裤。”
“为啥?”欧儿秒回,接着又是一条,“你怎么知道我有这条裤子的?”一个大大的兔子疑问表情跟在后面。
“之前在你IG上看到的。”德发了一个害羞的兔子表情。“我也有一条同款的。”“我想,我们明天可以穿个情侣装一起去还愿。”
发完这条line,德已经羞红了整张脸,他紧张地看着欧儿的line头像。
过了两秒后。
一个大红脸的兔子表情从欧儿的气泡里弹了出来。

3

概要:他们在日出时接吻

3.
天还没亮,德就醒了。他穿好衣服,抓了个自认为帅气逼人的发型,在穿衣镜前臭美了一顿后,怀着轻快的步调跑下楼。他在冰箱里拿出袋装果冻放进背包,走到前门戴好头盔,骑上他家的那辆破三轮,向着奥波码头出发。
德迎风撞上清凉快意的晨露,皮肤立起一个个激动的小疙瘩。在寂静的大街上,三轮车奏起了聒噪的“突突突”乐章,最终在降调中画下休止符,车到了奥波码头,他给欧儿发了条line。
“到了,等你。”一只笑脸的早安兔子。
“我在船上,一会就到。”欧儿也回了只笑脸的早安兔子。
看着欧儿的那条line,德笑得像吃了十斤糖果的幸福傻子,他把手机收进口袋里,走到船只专属的停泊位,面朝白色渡轮开来的方向遥望。
海与天空是难分彼此的昏黑色,海水随着夏风翻滚,拍出连绵不断的浪潮声。时间在少年雀跃的心情中飞逝,远方的海平线终于吐出一线模糊的淡蓝,天空的星辰逐渐熄灭,启明星成为天地间唯一的一颗晨星,在达到最大亮度的-4.75时,白色的渡轮由远及近,停在了码头。
欧儿从船舱里走出来,他穿着白色的短袖上衣,下半身是那条off-white的洞洞牛仔裤。现实与当时的幻觉重合了,一样的黑暗,一样的启明星,还有欧儿脸上那如扶桑花般的明亮笑容。德迫不及待迎上去,他想说点赞美的词句,却因极度的兴奋一时组织不起语言。
欧儿看着前面手足无措的傻子,笑着向前跨出几步,牵起他的手,语调轻扬:“快点走吧,不然要来不及在日出前赶到定光堂了。”
德傻傻的任欧儿拉着,他看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打量着两人身上同款的情侣裤,心脏包裹进蜜里,甜甜的漫上舌尖。他被动变主动,五根手指缠上去,来了个密不透风的十指紧扣。
手掌贴合的热度把海风吹来的微凉驱散,他们都没有说话,嘴角上扬出快乐的弧度,享受缓步到停车场的超短途蜜旅。
到了三轮车旁,两人的手还难舍难离。
“上车。”
“嗯。”
说话换来了一点勇气,他们同时放开对方的手,
德帮欧儿把头盔戴好,轻刮了一下他挺翘的鼻尖,欧儿回以一个甜笑,然后坐上了车。
德戴好头盔,也骑上了小三轮,转动手柄发动马达,向寺庙出发。
“吃早饭了没?”德迎着凉风问。
“还没呢。起太早了,家里没人做早餐。”欧儿抱着膝盖答。
“我背包里有果冻,你先垫垫肚子,一会给佛祖上完香,再到我家吃面。”
欧儿从德的背包里翻出了袋装果冻,都是椰子味的。他笑着调侃:“你不是最讨厌椰子味么?”
德支吾了一会,强装从容:“改变口味了,现在最爱椰子味。”
欧儿听得心里甜丝丝的,他拧开瓶盖,吸溜吸溜的吃起了香浓的椰子味果冻。他吸得很慢,尝试把口里的椰香延续得更久。
等到了寺庙,天边已变成鱼肚白,再不快点太阳就要出来了。
德从背包里摸出昨天向补习班老师借的钥匙打开铁门,两人快步走进殿里,点燃两柱香,把万寿菊花环置于虎口,双手合十,跪在佛祖前,开始诚心地默念感激之词。
就这样跪了一会儿后,他们对着佛像俯身轻磕一下,将万寿菊郑重的放在神台上,才站起来走出寺庙。
刚把铁门重新落锁,天际泻出第一缕晨曦,渐渐的,白云染上红霞,太阳冉冉攀升,光芒驱散了黑夜,启明星变回了金星,在还没亮透的天空上若隐若现。
两人手牵手看完了整个日出,德回头看他的恋人,欧儿的脸蛋覆上一层柔和的晨光,桃红的脸蛋让他心房轻轻发颤。他似乎明白了欧儿为何要两个人在日出前,到寺庙里上香的用意了,除了对佛祖表达诚意外,还想在佛祖的见证下,把他们从暗角中拉出来,重新一起沐浴到阳光下。
德利用还牵在一起的手,向自己的方向一扯,借力抱住了欧儿。
欧儿微微一愣,很快的,他反应过来,举起双手回抱对方,把头埋在散发着清新阳光味的颈窝里。
德的鼻尖贴着欧儿的发丝,清淡的椰香味充斥整个鼻腔,让他从头到脚都柔软得厉害。
两具滚烫的身体互相贴合,传递彼此强烈的心跳声。德微微拉开些距离,看着欧儿眼里自己的倒影,他有种灵魂住进对方身体的错觉,他想看得更清楚一点更真实一点,于是缓慢把头靠近。
鼻尖点上鼻尖,灼热的气息在一呼一吸间交换,他们闭上双眼,让皮肤贴合皮肤,嘴唇碰上嘴唇。
因为两人还在寺庙外,也不敢太逾矩,两片嘴皮轻轻磨了几秒就分开了。虽然没足够深入,甜味却足够回甘很久。
德笑着捏了一下欧儿柔软的脸蛋,才开口说:“跟上次咸味的吻好不同啊。”
欧儿摸摸德后脖子上短短的发茬,笑着回应:“的确挺不同的。”
看着欧儿漂亮的眼睛好一会,德又问:“刚才你对佛祖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感谢他听到我祈祷之类的。那你呢?”
“保佑我们接下来的还愿能顺利完成。”
“我相信一定会的。”

xiaonew6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微信,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微信搜索“xiaonew6”或者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微信。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